银 (2) 作者:一拳四指

.

【银】

作者:一拳四指2021-5-8发表于S8

第二章

荡女初尝禁忌果,贼父助力文思多;弄巧成拙饮烈药,父女酣战体力脱。

冲了澡,洗去父亲射在我阴道里的精液,穿上宽松的T恤,保持着下体的真空,主要是为了能快速风干私处,否则合上双腿时总感觉湿哒哒,黏糊糊的,我打开电脑,回忆著方才与父亲做爱的体会和细节,我飞快的敲击键盘,整个人很快就进入那个疯狂的时光回溯。

不知道是父亲睡得时间很短,还是我写作的时间过于投入,等父亲的话在我耳后响起,我意识到父亲已经睡醒了。

“就是为了写这个?能给很多钱吗?”父亲站在我身边,赤裸著身体,下面的东西晃荡著,手指了指我初写的文稿。

“还可以。。。。。”我胀红了脸,从牙缝挤出几个字。

现在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父亲在我身后站了多久,我怀疑他已经看完我写的内容了,我尴尬欲死,好似小时候撒谎自己等了一百分后,被父亲发现那分数是自己写上去的,和老师的笔迹完全不一样的那种尴尬。

“怎么不写了?我看着不方便写?”父亲的口吻和当年监督我写作业一模一样。

“没有。。。。。。刚刚和你就。。。。做了这么多。。。。。。。”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细不可闻。

“我当是什么原因呢,这个简单。”父亲说完,迈腿骑跨在我椅子的后边,坐在了我和椅背之间。

我立刻感觉双臀后被父亲肉乎乎、温暖的下腹贴紧,那根软踏踏的条状物就贴在我的腰臀上,他一手绕到我私处前,指肚轻轻按压在我的阴唇上,轻轻抚摸;另一手从我的腋下绕过,轻托住我的丰乳,玩味的轻掂。

“。。。。。爸。。。。。。。”我身体一抖,手在键盘上按了一串错乱的字符。

“怎么,这不就是新的素材吗,你可以写了啊。”父亲探头在我耳边,吻了一下我的脸颊后,用下颌指了指我的电脑,让我继续写稿。他的动作很轻柔,并不像方才那般疯狂蛮横。

“。。。爸。。。。我这样。。。。。怎么写啊。。。。。。。”我从未被这样上下其手,赤裸撩拨,即便轻柔我也同样招架不住。

“小晴,不管你怎么写,可别把你爸写成坏人,我可没有强迫你这样,你明白吧。”父亲手上的动作停了一瞬。

“爸。。。对不起。。。。。”我听到父亲的话,心中升起无限的愧疚和懊悔。

“不用道歉,发生这样的事,可以说我们都有错,也都没错!”父亲的手再次开启,停留在私处的手,一根手指轻轻探入阴道里,缓缓搅拌;摸在胸脯的手轻轻抓捏,指尖按住我的乳头缓缓划圈,手法娴熟自如,没有丝毫犹豫。

“爸。。。。。你什么时候成哲人了?”我扭头惊讶的看向父亲。

“什么哲人,听不懂。”父亲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

我站立转身,骑跨在父亲的腿上,将自己的私处前顶,把他已经勃起的阴茎夹在彼此的下腹间,双臂搂在父亲的颈后,送上自己的朱唇,与父亲深情相吻。

父亲的话似乎立刻融化了心中的郁结,在我面的父亲完全变成了一个身份,我毫无顾忌的送出自己的软舌,轻咬父亲的厚实的嘴唇,私处同时不断前顶,用自己的私处摩擦父亲的阴茎,享受了完十分投入的热吻,我与父亲相视一笑。

“你和我妈也这样做爱吗?”我眨了眨自己机灵的眼睛,试图窥探父亲的从前的隐私。

“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哪里会这么多花样,你算偏得了。”父亲伸手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

“我看是您偏得了吧。”我装模作样的冷眼看着父亲。

“哈哈哈,那就偏得一下吧。”

父亲爽朗一笑,然后双手托起我的双臀将我抱起,我也立刻明白他的意图,双臂搂紧他的脖子,私处挺起寻找硕大的龟头所在,父亲双手松力,我便顺利的坐在了他竖直勃起的阴茎上,潮湿的穴口顺利的吞下了他的阴茎。

“嘶。。。”

“嗯。。。”

父亲与我同时一声呻吟,两人的性器再次交合在一起,私处紧贴。父亲搂住我的腰身,不断挺起下体,将阴茎送入我的阴道中,可能是因为重力的原因,我感觉阴茎插得更深了,每次都会顶到我的宫口,那强烈的推挤碰撞让我感觉异样。

“不舒服吗?”父亲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情绪。

“也不算是。。。。。就是太顶了。。。。。爸你插的太深了。。。。。。。。。。。”我扶著父亲的肩膀,双臀忍不住抬起,不敢全部放下,十分忌惮那插入我下体中的硬物。

“小晴,你这需要锻炼,要是我没猜错,你这是第一次和男人做爱吧。”父亲嘴角浮现出十分得意的微笑。

“这么。。。。明显。。。。。吗。。。。。。。。。”我感觉自己的双颊如火烧般炙热。

“当然,我插进你阴道里时,紧的一塌糊涂,我差点直接射了。就像和你妈洞房那晚,一模一样。”父亲夸张的样子让我想起了自己作文得满分时的得意和吹嘘。

“爸。。。。。”我撒娇推搡父亲,实在消受不了如此赤裸裸的夸奖。

“害臊了?我说的是真的,爸特开心你把第一次给我,不夸张的说,能小晴做爱,死了都值了。”父亲越说越激动。

“住口!爸。。。。你怎么什么。。。。。。。都说啊!”我立刻捂住了父亲的嘴。

“那句诗怎么说来着,什么牡丹啊,风流啊,死了的啊。。。。”父亲一边思考,一边挠了挠头。

“那是:问君何所欲,问君何所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君亦无所欲,君亦无所求,不让寂寞女,入账解千愁!”我将诗背诵给父亲听。

“我女儿就牡丹中的牡丹,哈哈哈。”父亲爽朗大笑,双手重新托住我的双臀,将阴茎深插入我的阴道中。

“嗯。。。。。。。。。。。。。嗯。。。。。。。。。。。。。。嗯。。。。。。。。。。。。。。。。”即使我不想发出不堪的呻吟,也无奈父亲超深的插入还是让我无法抑制。

“小晴。。。。爸又要。。。。射了。。。。。。。。”父亲说完便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

我也更加抱紧了父亲的身体,双臀被父亲上挺的下体撞得啪啪作响,阴道传来的阵阵摩擦和隐痛让我难以区分是痛是爽,这有些怪异的体会就是性爱的快感吗?

父亲越插越快,他双臂强壮有力,几乎抱起了我整个身体,超快的抽插让我犹如坐在疯狂筛动的机器上,胸前的蜜桃摇曳晃动。

“额!”父亲发出一声有些痛苦的低吟后,疯狂的抽插戛然而止。

我阴道内的硬物再次跳动,一股股暖流却不如第一次那般强烈明显,我枕在父亲的肩头,急促的呼吸著,彼此的性器依然交合著。

“。。。。。小晴,你真是要爽死爸了。。。。。。”父亲一手抚摸我的秀发,一手摩挲腰臀,侧头在我耳边轻声的感叹著。

父亲是第一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他对我身体的那份贪恋和沉醉让我倍感惊讶和得意,我忽然有些理解主编的造次和社长的伪善,难怪主编会冒着被开除的风险也要冒进,社长摆出丰厚的条件欲要偷养情人。

“真有那么爽吗?”我还是半信半疑的,微笑看向父亲。

父亲双手捧起我的脸,将我额前的碎发弄到耳后,嘴唇凑近,再次吻住了我,下体上顶,将正在变软的阴茎试图送入我的阴道深处,我暗觉好笑,父亲到底是有多不想离开我的身体,可即便他再战心切,终究抵不过滑出我阴道外的命运。

“现在有题材可写了吧。”父亲松开我的嘴唇,伸手轻抚在我脸旁,拇指徐徐摩挲,眼中充满了疼爱。

“对了,把我写的猛一点,就是。。。。”父亲陷入词穷的思考中。

“器大活好,金枪不倒?”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对,对,你先写着,我去喝口水。”父亲连连点头,然后将我放在椅子上。

父亲光着身子走向了客厅,我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冒泡,可又想不起什么内容是和父亲有关,刚刚结束的性爱给我很多灵感和素材,我无暇顾及其他,抬手敲击键盘可是编写我与父亲做爱的第二次场面。

“你从小作文水平就高,没想到长大了,用在这个方面了。”父亲充满笑意的感慨从我身边传来。

我抬头看向父亲,惊愕的发现他正拿着半杯牛奶,悠闲的站在我身边,抬手正要将剩下的牛奶喝下,我立刻起身夺过他手中的牛奶。

“怎么了?”父亲被我突然的举止吓了一跳。

“没,没怎么。”我握著半杯牛奶,不知该如何是好。

“牛奶有问题?”父亲惊讶的看向我,眼中开始泛出猜疑。

“没有,我也渴了。”我怕父亲生疑,立刻喝光了剩下的牛奶。

父亲拿走我手中的空杯,没有多想,转身去了客厅。我看向父亲的背影,又舔了舔唇边残留的牛奶,心中的不安渐渐浓重起来,原本心中完成的构思也被这突发事件打断了,不过,好消息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可能会有更多的素材可以写了,我在内心捂脸流泪。

果不其然,我余光发现父亲的下体正在复苏,他坐在我身边又开始动手动脚的,我假装专心写作,不回应他的撩拨和召唤,可我的身体也出现了变化,周身开始燥热,乳房跳胀,乳头渐渐勃起,下体更是恼人的麻痒难忍,我夹紧双腿,想抑制住身体内的欲望涌动,可很快我就感觉到穴口在淋漓流淌,臀下渐渐被浸湿,椅子面上的黏泞让更加坐立不安。

“小晴,你买的什么牛奶啊,感觉有点霸道啊。。。。。。”父亲摸向我的大腿,但却没有探入内侧,否则他会立刻发现我早已泛滥成灾。

“。。。就是普通的鲜奶。。。。。。。”我感觉双颊在燃烧,喉咙里干涸如裂,周身向进了桑拿房般燥热难忍。

“小晴,我又硬了,忍不了了,你一会再写吧。”父亲说完拉我站起来,一脚踢走了椅子,单手压低我的腰身,另一手向我的后臀一抓。

“小晴?”父亲摸到了我湿透的丰臀,不免惊讶反问。

“爸,快进来吧,我也受不了。”我配合父亲的手,压低了腰身,同时翘起双臀,朝着父亲扭动胯部,摇尾求插。

“我操!”父亲直接爆出粗口,手握阴茎,将龟头塞入我的臀沟,挺腰便刺。

“嗯!”

“唔。。。”

这是一天中,我与父亲的第三次交合,我手扶著桌子,双腿岔开,父亲双手握紧我的腰身,疯狂顶撞,如果说前两次是我为了体验不伦性爱的感受,那么这次我完全是在期盼父亲将阴茎插入我的身体,在被彻底填充的瞬间,阴道内的麻痒立刻缓解,大力蛮横的抽插也变得十分痛快。

我腾出一只手,将父亲的手从腰间移到胸前,鼓励他揉捏自己的乳房。父亲立刻明白了我的需求,双手立刻离开我的腰身,左右手各握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来。

“嗯。。。。啊。。。。。嗯。。。。。啊。。。。。。哦。。。。。。”我大声浪叫,喉咙里不断抒发着得到的痛快。

父亲的下体撞击在我的后臀时,发出啪叽啪叽的溅水声,大力的撞击激起了我儿时被父亲打屁股的回忆,记得那时父亲就曾在手掌啐口唾沫,重重的拍在我的小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记忆依然清晰。

而如今父亲在我臀后拍击却不再因为惩罚,引发震响的也不再是父亲的手掌,儿时父亲的慈爱变了味道。粗长的阴茎不断插入我的阴道,前顶的下体猛烈撞击我的双臀,我臀后的不再是父亲,而是一个被性欲掌控的贪婪男人。

父亲在身后越插越快,力度也出奇的大,我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猜到他即将射精,可我麻痒的阴道和燥热的身体完全没法冷却下来,我扭头伸手推向他的下腹,不想他停止,只是不想他如此快的射精了事。

“爸。。。。。你慢点。。。。。你插这么快。。。。会。。。。。射精的。。。。。。嗯!”我正在担心时,突然感觉父亲的阴茎突然开始跳动,那熟悉的搏动再次出现在我阴道里。

“唔。。。太爽了。”父亲下体死死顶在我的后臀,将阴茎深深插入我的体内。

我甚至感觉到了父亲身体轻微的抖动,停止抽插后,我的阴道又开始隐隐泛痒,那种可怕的预兆让我继续保持着姿势,希望父亲不要立刻抽出他的阴茎。可臀后一阵空虚,阴道瞬间失去了填充,我差点冲动的回手抓住那根粗物,希望它不要离开我的身体。

“小晴,你老实说,那牛奶掺了什么?”父亲的追问在我背后传来。

我转过身材发现,父亲正盯着他尚未变软的下体吃惊,那个挺立的样子一看就是硬度非凡,根本不像是刚刚射精完毕的模样。

“爸,我。。。。。”我瘪著嘴,十分抱歉的看向父亲。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在想什么?”父亲没有生气,倒是显出了十足的无奈。

“爸,你能。。。。再和我做一会吗?”我尴尬欲死,可下体的麻痒完全无法让我保持半点矜持。

“上来吧!”父亲有些生气的拍了怕自己的大腿。

“哦。”我应了一声,上床爬到父亲的大腿上,迈腿骑跨在他的下体上。

看到父亲没有主动插入我的意图,我便一手扶在父亲肩头,一手两指轻轻提捏阴茎,调整胯部和穴口的位置,小心下坐,直到龟头抵住我的阴唇,确认位置适合后,便缓缓下坐将父亲的阴茎吸入阴道中。

“爸?。。。。”我将父亲的阴茎全部吸入,却没有等来他的上挺抽插,不免疑虑的看向他。

“自己动!”父亲的语气变得很严厉,好似我做了错事,自己要承担一起后果一般。

我无奈只好双手扶在父亲肩头,双脚踩在床面上,慢慢升起身体,将阴茎渐渐外拔,我低头看向外露的阴茎,感觉差不多就再次坐下,经过几次练习后,我便了解了父亲阴茎的长度,开始自如的套弄起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是不是?”父亲双臂叉在胸前,完全拿出了一副家长训话的姿态,任凭我上下移动,套弄他的阴茎。

“爸,你是不是太小气了?。。。。。。。。”我有些委屈的低声抱怨著,偷瞄他一眼后,又低垂著头,看向彼此交合的部位。

“我小气?你爸我都多大岁数了,一口气做了三次,你还不让我歇歇啊?”父亲倒是理直气壮。

“谁说你岁数大了?”我抬起头,看向父亲成熟的脸庞。

“我都五十多岁了,还不老啊。”父亲严肃的表情渐渐缓和的许多。

“不老!我爸是年轻小伙!”我抓住机会立刻拍起父亲的彩虹屁。

“就你嘴甜。”父亲露出了微笑,伸手在我脸蛋上捏了一下。

“甜不甜,不尝尝能知道吗?”我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说出如此虎狼之词。

“哈哈哈哈。。。那就尝尝!”父亲开怀大笑,双手从胸前放开,将我一下揽入怀中,厚实在嘴唇立刻吸住我的唇舌。

父亲与我热情相吻,搂在我腰后的手滑到了臀上,下体也开始挺动,阴茎插入的深度也增加了许多。

“唔。。。。唔。。。。。唔。。。。。。唔。。。。。。”我搂紧父亲的脖子,不时扭头回应他的热吻,我主动送出软舌,供父亲品尝轻咬。

我与父亲对坐相拥,做了许久他再次射精,我却依旧不依不饶的继续所求,父亲疲态百露,反向我开始求饶放过,我同意他可以躺下休息,但我仍任性的坐在他的下体上,自顾自地贪恋着他依旧挺立的阴茎。

春药的药力果然十分恐怖,折腾了整个白天后,我才感觉周身的燥热退去,下体的麻痒消散,再次父亲的阴茎也恢复了萎蔫的正常的状态。

不知道父亲何时起来去工作,我直接昏睡在床上,渐渐进入了梦乡,梦中我已长大,抬头是蔚蓝的晴空,眼前是鲜花礼台,身边是洋溢着祝福笑容的人们,这是?婚礼吗父亲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牵着我手,走向礼台,我好奇的看向新郎的位置,却只能依稀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我晕晕乎乎的跟随父亲的脚步,当听到‘你可以亲吻新娘了’的时候,凑到我脸庞的却是父亲,我懵懂中丝毫没有抗拒便送上了自己的朱唇。

湿润的亲吻如蜻蜓点水,我看向父亲慈祥的面容,下身却感觉一只手在摸的私处,我惊讶的低头观察,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退去了长裙,下身赤裸,一只男人的大手正在我私处翻云覆雨。

我惊慌的看向四周,发现观礼的人们早已不见,只有我和父亲在一处无人地方,相互亲吻抚摸,似乎是现实的变故让我不再抵触父亲的爱抚,便张开双腿热情迎合父亲的抚摸,蜻蜓亲吻忽然飞到了我的胸前,越发大力的吸吮让我情欲大增。

还未让我期盼等待,一股蛮力便插入了我的下体,微凉的阴茎让我感觉新奇欣喜,经过几次抽插,我和父亲的阴茎便获得了相同的体温,虽然梦中父亲并没有显示那样粗壮,但当他射精时搏动依然清晰真切,只是没有感到精液涌入子宫的那种炙热。

随着父亲在梦中消失,我便睡得更深沉了,到了凌晨我被尿意憋醒,起身去洗手间,当我打开灯时,我发现住处的房门竟然是虚掩的,慢慢靠近门口,我伸手将房门关紧,心中的紧张和不安才渐渐消退,难道是父亲走时忘了关门?这也太恐怖了,我熟睡在家中,要是来了坏人,那岂不是毫无察觉?

查看了住处所有角落,我和唯一值钱的电脑,并没有任何财物丢失,我庆幸自己醒来的及时,没有因为疏忽造成损失,当我如厕完事,对着镜子发现自己的胸脯上印着一朵殷红的吻痕,想起工作的父亲脸颊不觉发热。

经过房门未锁的惊吓,我也再没睡意,索性打开电脑,开始整理思绪,写下这一天与父亲的疯狂性爱经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