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銀 (2) 作者:一拳四指

.

【銀】

作者:一拳四指2021-5-8發表於S8

第二章

蕩女初嘗禁忌果,賊父助力文思多;弄巧成拙飲烈藥,父女酣戰體力脫。

沖了澡,洗去父親射在我陰道里的精液,穿上寬鬆的T恤,保持著下體的真空,主要是為了能快速風乾私處,否則合上雙腿時總感覺濕噠噠,黏糊糊的,我打開電腦,回憶著方才與父親做愛的體會和細節,我飛快的敲擊鍵盤,整個人很快就進入那個瘋狂的時光回溯。

不知道是父親睡得時間很短,還是我寫作的時間過於投入,等父親的話在我耳後響起,我意識到父親已經睡醒了。

「就是為了寫這個?能給很多錢嗎?」父親站在我身邊,赤裸著身體,下面的東西晃蕩著,手指了指我初寫的文稿。

「還可以。。。。。」我脹紅了臉,從牙縫擠出幾個字。

現在想掩飾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我根本不知道父親在我身後站了多久,我懷疑他已經看完我寫的內容了,我尷尬欲死,好似小時候撒謊自己等了一百分後,被父親發現那分數是自己寫上去的,和老師的筆跡完全不一樣的那種尷尬。

「怎麼不寫了?我看著不方便寫?」父親的口吻和當年監督我寫作業一模一樣。

「沒有。。。。。。剛剛和你就。。。。做了這麼多。。。。。。。」我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乎細不可聞。

「我當是什麼原因呢,這個簡單。」父親說完,邁腿騎跨在我椅子的後邊,坐在了我和椅背之間。

我立刻感覺雙臀後被父親肉乎乎、溫暖的下腹貼緊,那根軟踏踏的條狀物就貼在我的腰臀上,他一手繞到我私處前,指肚輕輕按壓在我的陰唇上,輕輕撫摸;另一手從我的腋下繞過,輕托住我的豐乳,玩味的輕掂。

「。。。。。爸。。。。。。。」我身體一抖,手在鍵盤上按了一串錯亂的字符。

「怎麼,這不就是新的素材嗎,你可以寫了啊。」父親探頭在我耳邊,吻了一下我的臉頰後,用下頜指了指我的電腦,讓我繼續寫稿。他的動作很輕柔,並不像方才那般瘋狂蠻橫。

「。。。爸。。。。我這樣。。。。。怎麼寫啊。。。。。。。」我從未被這樣上下其手,赤裸撩撥,即便輕柔我也同樣招架不住。

「小晴,不管你怎麼寫,可別把你爸寫成壞人,我可沒有強迫你這樣,你明白吧。」父親手上的動作停了一瞬。

「爸。。。對不起。。。。。」我聽到父親的話,心中升起無限的愧疚和懊悔。

「不用道歉,發生這樣的事,可以說我們都有錯,也都沒錯!」父親的手再次開啟,停留在私處的手,一根手指輕輕探入陰道里,緩緩攪拌;摸在胸脯的手輕輕抓捏,指尖按住我的乳頭緩緩劃圈,手法嫻熟自如,沒有絲毫猶豫。

「爸。。。。。你什麼時候成哲人了?」我扭頭驚訝的看向父親。

「什麼哲人,聽不懂。」父親滿不在乎的搖了搖頭。

我站立轉身,騎跨在父親的腿上,將自己的私處前頂,把他已經勃起的陰莖夾在彼此的下腹間,雙臂摟在父親的頸後,送上自己的朱唇,與父親深情相吻。

父親的話似乎立刻融化了心中的鬱結,在我面的父親完全變成了一個身份,我毫無顧忌的送出自己的軟舌,輕咬父親的厚實的嘴唇,私處同時不斷前頂,用自己的私處摩擦父親的陰莖,享受了完十分投入的熱吻,我與父親相視一笑。

「你和我媽也這樣做愛嗎?」我眨了眨自己機靈的眼睛,試圖窺探父親的從前的隱私。

「那時候我什麼都不懂,哪裡會這麼多花樣,你算偏得了。」父親伸手在我鼻子上颳了一下。

「我看是您偏得了吧。」我裝模作樣的冷眼看著父親。

「哈哈哈,那就偏得一下吧。」

父親爽朗一笑,然後雙手托起我的雙臀將我抱起,我也立刻明白他的意圖,雙臂摟緊他的脖子,私處挺起尋找碩大的龜頭所在,父親雙手鬆力,我便順利的坐在了他豎直勃起的陰莖上,潮濕的穴口順利的吞下了他的陰莖。

「嘶。。。」

「嗯。。。」

父親與我同時一聲呻吟,兩人的性器再次交合在一起,私處緊貼。父親摟住我的腰身,不斷挺起下體,將陰莖送入我的陰道中,可能是因為重力的原因,我感覺陰莖插得更深了,每次都會頂到我的宮口,那強烈的推擠碰撞讓我感覺異樣。

「不舒服嗎?」父親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情緒。

「也不算是。。。。。就是太頂了。。。。。爸你插的太深了。。。。。。。。。。。」我扶著父親的肩膀,雙臀忍不住抬起,不敢全部放下,十分忌憚那插入我下體中的硬物。

「小晴,你這需要鍛鍊,要是我沒猜錯,你這是第一次和男人做愛吧。」父親嘴角浮現出十分得意的微笑。

「這麼。。。。明顯。。。。。嗎。。。。。。。。。」我感覺自己的雙頰如火燒般炙熱。

「當然,我插進你陰道里時,緊的一塌糊塗,我差點直接射了。就像和你媽洞房那晚,一模一樣。」父親誇張的樣子讓我想起了自己作文得滿分時的得意和吹噓。

「爸。。。。。」我撒嬌推搡父親,實在消受不了如此赤裸裸的誇獎。

「害臊了?我說的是真的,爸特開心你把第一次給我,不誇張的說,能小晴做愛,死了都值了。」父親越說越激動。

「住口!爸。。。。你怎麼什麼。。。。。。。都說啊!」我立刻捂住了父親的嘴。

「那句詩怎麼說來著,什麼牡丹啊,風流啊,死了的啊。。。。」父親一邊思考,一邊撓了撓頭。

「那是:問君何所欲,問君何所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君亦無所欲,君亦無所求,不讓寂寞女,入帳解千愁!」我將詩背誦給父親聽。

「我女兒就牡丹中的牡丹,哈哈哈。」父親爽朗大笑,雙手重新托住我的雙臀,將陰莖深插入我的陰道中。

「嗯。。。。。。。。。。。。。嗯。。。。。。。。。。。。。。嗯。。。。。。。。。。。。。。。。」即使我不想發出不堪的呻吟,也無奈父親超深的插入還是讓我無法抑制。

「小晴。。。。爸又要。。。。射了。。。。。。。。」父親說完便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

我也更加抱緊了父親的身體,雙臀被父親上挺的下體撞得啪啪作響,陰道傳來的陣陣摩擦和隱痛讓我難以區分是痛是爽,這有些怪異的體會就是性愛的快感嗎?

父親越插越快,他雙臂強壯有力,幾乎抱起了我整個身體,超快的抽插讓我猶如坐在瘋狂篩動的機器上,胸前的蜜桃搖曳晃動。

「額!」父親發出一聲有些痛苦的低吟後,瘋狂的抽插戛然而止。

我陰道內的硬物再次跳動,一股股暖流卻不如第一次那般強烈明顯,我枕在父親的肩頭,急促的呼吸著,彼此的性器依然交合著。

「。。。。。小晴,你真是要爽死爸了。。。。。。」父親一手撫摸我的秀髮,一手摩挲腰臀,側頭在我耳邊輕聲的感嘆著。

父親是第一個進入我身體的男人,他對我身體的那份貪戀和沉醉讓我倍感驚訝和得意,我忽然有些理解主編的造次和社長的偽善,難怪主編會冒著被開除的風險也要冒進,社長擺出豐厚的條件欲要偷養情人。

「真有那麼爽嗎?」我還是半信半疑的,微笑看向父親。

父親雙手捧起我的臉,將我額前的碎發弄到耳後,嘴唇湊近,再次吻住了我,下體上頂,將正在變軟的陰莖試圖送入我的陰道深處,我暗覺好笑,父親到底是有多不想離開我的身體,可即便他再戰心切,終究抵不過滑出我陰道外的命運。

「現在有題材可寫了吧。」父親鬆開我的嘴唇,伸手輕撫在我臉旁,拇指徐徐摩挲,眼中充滿了疼愛。

「對了,把我寫的猛一點,就是。。。。」父親陷入詞窮的思考中。

「器大活好,金槍不倒?」我有些無奈的看著他。

「對,對,你先寫著,我去喝口水。」父親連連點頭,然後將我放在椅子上。

父親光著身子走向了客廳,我腦海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冒泡,可又想不起什麼內容是和父親有關,剛剛結束的性愛給我很多靈感和素材,我無暇顧及其他,抬手敲擊鍵盤可是編寫我與父親做愛的第二次場面。

「你從小作文水平就高,沒想到長大了,用在這個方面了。」父親充滿笑意的感慨從我身邊傳來。

我抬頭看向父親,驚愕的發現他正拿著半杯牛奶,悠閒的站在我身邊,抬手正要將剩下的牛奶喝下,我立刻起身奪過他手中的牛奶。

「怎麼了?」父親被我突然的舉止嚇了一跳。

「沒,沒怎麼。」我握著半杯牛奶,不知該如何是好。

「牛奶有問題?」父親驚訝的看向我,眼中開始泛出猜疑。

「沒有,我也渴了。」我怕父親生疑,立刻喝光了剩下的牛奶。

父親拿走我手中的空杯,沒有多想,轉身去了客廳。我看向父親的背影,又舔了舔唇邊殘留的牛奶,心中的不安漸漸濃重起來,原本心中完成的構思也被這突發事件打斷了,不過,好消息是,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可能會有更多的素材可以寫了,我在內心捂臉流淚。

果不其然,我餘光發現父親的下體正在復甦,他坐在我身邊又開始動手動腳的,我假裝專心寫作,不回應他的撩撥和召喚,可我的身體也出現了變化,周身開始燥熱,乳房跳脹,乳頭漸漸勃起,下體更是惱人的麻癢難忍,我夾緊雙腿,想抑制住身體內的慾望涌動,可很快我就感覺到穴口在淋漓流淌,臀下漸漸被浸濕,椅子面上的黏濘讓更加坐立不安。

「小晴,你買的什麼牛奶啊,感覺有點霸道啊。。。。。。」父親摸向我的大腿,但卻沒有探入內側,否則他會立刻發現我早已泛濫成災。

「。。。就是普通的鮮奶。。。。。。。」我感覺雙頰在燃燒,喉嚨里乾涸如裂,周身向進了桑拿房般燥熱難忍。

「小晴,我又硬了,忍不了了,你一會再寫吧。」父親說完拉我站起來,一腳踢走了椅子,單手壓低我的腰身,另一手向我的後臀一抓。

「小晴?」父親摸到了我濕透的豐臀,不免驚訝反問。

「爸,快進來吧,我也受不了。」我配合父親的手,壓低了腰身,同時翹起雙臀,朝著父親扭動胯部,搖尾求插。

「我操!」父親直接爆出粗口,手握陰莖,將龜頭塞入我的臀溝,挺腰便刺。

「嗯!」

「唔。。。」

這是一天中,我與父親的第三次交合,我手扶著桌子,雙腿岔開,父親雙手握緊我的腰身,瘋狂頂撞,如果說前兩次是我為了體驗不倫性愛的感受,那麼這次我完全是在期盼父親將陰莖插入我的身體,在被徹底填充的瞬間,陰道內的麻癢立刻緩解,大力蠻橫的抽插也變得十分痛快。

我騰出一隻手,將父親的手從腰間移到胸前,鼓勵他揉捏自己的乳房。父親立刻明白了我的需求,雙手立刻離開我的腰身,左右手各握一隻乳房,大力揉搓起來。

「嗯。。。。啊。。。。。嗯。。。。。啊。。。。。。哦。。。。。。」我大聲浪叫,喉嚨里不斷抒發著得到的痛快。

父親的下體撞擊在我的後臀時,發出啪嘰啪嘰的濺水聲,大力的撞擊激起了我兒時被父親打屁股的回憶,記得那時父親就曾在手掌啐口唾沫,重重的拍在我的小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記憶依然清晰。

而如今父親在我臀後拍擊卻不再因為懲罰,引發震響的也不再是父親的手掌,兒時父親的慈愛變了味道。粗長的陰莖不斷插入我的陰道,前頂的下體猛烈撞擊我的雙臀,我臀後的不再是父親,而是一個被性慾掌控的貪婪男人。

父親在身後越插越快,力度也出奇的大,我聽到他粗重的喘息聲,猜到他即將射精,可我麻癢的陰道和燥熱的身體完全沒法冷卻下來,我扭頭伸手推向他的下腹,不想他停止,只是不想他如此快的射精了事。

「爸。。。。。你慢點。。。。。你插這麼快。。。。會。。。。。射精的。。。。。。嗯!」我正在擔心時,突然感覺父親的陰莖突然開始跳動,那熟悉的搏動再次出現在我陰道里。

「唔。。。太爽了。」父親下體死死頂在我的後臀,將陰莖深深插入我的體內。

我甚至感覺到了父親身體輕微的抖動,停止抽插後,我的陰道又開始隱隱泛癢,那種可怕的預兆讓我繼續保持著姿勢,希望父親不要立刻抽出他的陰莖。可臀後一陣空虛,陰道瞬間失去了填充,我差點衝動的回手抓住那根粗物,希望它不要離開我的身體。

「小晴,你老實說,那牛奶摻了什麼?」父親的追問在我背後傳來。

我轉過身材發現,父親正盯著他尚未變軟的下體吃驚,那個挺立的樣子一看就是硬度非凡,根本不像是剛剛射精完畢的模樣。

「爸,我。。。。。」我癟著嘴,十分抱歉的看向父親。

「真搞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都在想什麼?」父親沒有生氣,倒是顯出了十足的無奈。

「爸,你能。。。。再和我做一會嗎?」我尷尬欲死,可下體的麻癢完全無法讓我保持半點矜持。

「上來吧!」父親有些生氣的拍了怕自己的大腿。

「哦。」我應了一聲,上床爬到父親的大腿上,邁腿騎跨在他的下體上。

看到父親沒有主動插入我的意圖,我便一手扶在父親肩頭,一手兩指輕輕提捏陰莖,調整胯部和穴口的位置,小心下坐,直到龜頭抵住我的陰唇,確認位置適合後,便緩緩下坐將父親的陰莖吸入陰道中。

「爸?。。。。」我將父親的陰莖全部吸入,卻沒有等來他的上挺抽插,不免疑慮的看向他。

「自己動!」父親的語氣變得很嚴厲,好似我做了錯事,自己要承擔一起後果一般。

我無奈只好雙手扶在父親肩頭,雙腳踩在床面上,慢慢升起身體,將陰莖漸漸外拔,我低頭看向外露的陰莖,感覺差不多就再次坐下,經過幾次練習後,我便了解了父親陰莖的長度,開始自如的套弄起來。

「偷雞不成蝕把米,是不是?」父親雙臂叉在胸前,完全拿出了一副家長訓話的姿態,任憑我上下移動,套弄他的陰莖。

「爸,你是不是太小氣了?。。。。。。。。」我有些委屈的低聲抱怨著,偷瞄他一眼後,又低垂著頭,看向彼此交合的部位。

「我小氣?你爸我都多大歲數了,一口氣做了三次,你還不讓我歇歇啊?」父親倒是理直氣壯。

「誰說你歲數大了?」我抬起頭,看向父親成熟的臉龐。

「我都五十多歲了,還不老啊。」父親嚴肅的表情漸漸緩和的許多。

「不老!我爸是年輕小伙!」我抓住機會立刻拍起父親的彩虹屁。

「就你嘴甜。」父親露出了微笑,伸手在我臉蛋上捏了一下。

「甜不甜,不嘗嘗能知道嗎?」我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竟說出如此虎狼之詞。

「哈哈哈哈。。。那就嘗嘗!」父親開懷大笑,雙手從胸前放開,將我一下攬入懷中,厚實在嘴唇立刻吸住我的唇舌。

父親與我熱情相吻,摟在我腰後的手滑到了臀上,下體也開始挺動,陰莖插入的深度也增加了許多。

「唔。。。。唔。。。。。唔。。。。。。唔。。。。。。」我摟緊父親的脖子,不時扭頭回應他的熱吻,我主動送出軟舌,供父親品嘗輕咬。

我與父親對坐相擁,做了許久他再次射精,我卻依舊不依不饒的繼續所求,父親疲態百露,反向我開始求饒放過,我同意他可以躺下休息,但我仍任性的坐在他的下體上,自顧自地貪戀著他依舊挺立的陰莖。

春藥的藥力果然十分恐怖,折騰了整個白天后,我才感覺周身的燥熱退去,下體的麻癢消散,再次父親的陰莖也恢復了萎蔫的正常的狀態。

不知道父親何時起來去工作,我直接昏睡在床上,漸漸進入了夢鄉,夢中我已長大,抬頭是蔚藍的晴空,眼前是鮮花禮台,身邊是洋溢著祝福笑容的人們,這是?婚禮嗎父親突然出現在我身邊,牽著我手,走向禮台,我好奇的看向新郎的位置,卻只能依稀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我暈暈乎乎的跟隨父親的腳步,當聽到『你可以親吻新娘了』的時候,湊到我臉龐的卻是父親,我懵懂中絲毫沒有抗拒便送上了自己的朱唇。

濕潤的親吻如蜻蜓點水,我看向父親慈祥的面容,下身卻感覺一隻手在摸的私處,我驚訝的低頭觀察,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退去了長裙,下身赤裸,一隻男人的大手正在我私處翻雲覆雨。

我驚慌的看向四周,發現觀禮的人們早已不見,只有我和父親在一處無人地方,相互親吻撫摸,似乎是現實的變故讓我不再牴觸父親的愛撫,便張開雙腿熱情迎合父親的撫摸,蜻蜓親吻忽然飛到了我的胸前,越發大力的吸吮讓我情慾大增。

還未讓我期盼等待,一股蠻力便插入了我的下體,微涼的陰莖讓我感覺新奇欣喜,經過幾次抽插,我和父親的陰莖便獲得了相同的體溫,雖然夢中父親並沒有顯示那樣粗壯,但當他射精時搏動依然清晰真切,只是沒有感到精液湧入子宮的那種炙熱。

隨著父親在夢中消失,我便睡得更深沉了,到了凌晨我被尿意憋醒,起身去洗手間,當我打開燈時,我發現住處的房門竟然是虛掩的,慢慢靠近門口,我伸手將房門關緊,心中的緊張和不安才漸漸消退,難道是父親走時忘了關門?這也太恐怖了,我熟睡在家中,要是來了壞人,那豈不是毫無察覺?

查看了住處所有角落,我和唯一值錢的電腦,並沒有任何財物丟失,我慶幸自己醒來的及時,沒有因為疏忽造成損失,當我如廁完事,對著鏡子發現自己的胸脯上印著一朵殷紅的吻痕,想起工作的父親臉頰不覺發熱。

經過房門未鎖的驚嚇,我也再沒睡意,索性打開電腦,開始整理思緒,寫下這一天與父親的瘋狂性愛經歷。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