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銀 (1) 作者:一拳四指

.

【銀】

作者:一拳四指 2021-5-2發表於S8

第一章

初涉世事惡當道,文起偏門現風騷 鰥父投奔無緣起,父女不倫弄纖腰

我叫溫雅晴,一名初入社會的女大學生,我在一家雜誌社工作,我的志向是做一名出色的編輯,可現在我只是個小小的職員,幫社裡打雜,雖然我向主編投過我寫的稿子,可都是被不冷不熱的擱置了,說我需要歷練和沉澱,安心做好目前的工作。

從小到大,我的樣貌都是大家讚許的焦點,是父母最為驕傲的方面,可惜母親很早就過世,有些親戚甚至說我紅顏禍水,剋死了自己的母親,時間一點點過去,我已長大成人,出眾的外表似乎並沒有給我帶來好運,反而招致不少麻煩,因此也有很多女人都很不喜歡我。

我希望能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不只是一隻美麗的花瓶,但這樣的機會對我來說卻是那麼的虛無縹緲。

「雅晴,你進來一下。」主編隔著他半開的辦公室們,在裡面向我招了招手。

「來了!」我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向主編的辦公室走去。

我還沒進門,主編都走到門口迎上了我,伸手拉住我的手,將我拉進了房間。主編比我大十幾歲,雖然我有些反感他過於親昵的動作,但也沒立刻掙脫他的牽手。

「主編,你找我有什麼事?」我慢慢用力,試圖抽回自己的手。

「雅晴啊,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個飯吧。」主編的手不肯放,而且還開始揉捏我的手,那動作十分猥瑣。

「主編,我晚上。。。。。不行。」我用盡全身力氣才抽出了自己的手。

「哈哈哈,年輕!」主編不覺尷尬,反倒開心大笑,用手指了指我後,又向我靠了過來。

主編靠近我,這次竟然伸手摟住了我的腰,一個猛力將我攬入他的懷裡,那油膩的大臉向我湊近,肥厚的嘴唇開始親吻我的臉頰,我用力掙扎,可他的雙手到處亂摸,一會揉捏我的胸脯,一會摩挲我的腰背,突然一隻手鑽入我的裙下,我正陷入驚恐之際,主編竟然撥開內褲襠部,手指立刻捏住了我的陰唇,並開始肆意揉搓。

「啊!混蛋。。。。。。」我拚命掙扎,最後在他小腿前狠狠踢了一腳才逃脫他的魔掌。

我逃出主編的辦公室,頭髮凌亂,衣裙不整,看到的同事有的驚訝錯愕,有的嗤之以鼻,我忍著屈辱的淚水,跑回了自己的工作檯,思前想後我還是決定去社長那裡告發主編的無恥行徑。

到了社長的辦公室門口,秘書高傲的攔住了我的去路,說我沒有預約社長不會見我,我與秘書爭執起來,秘書台上的電話響起,那個還算漂亮的秘書立刻收回了她的囂張氣焰,就像她身上有個遙控器,只要一按下鍵,她立刻就會從一個野蠻潑婦變回高冷知理的精英。

「社長讓你進去。」

秘書接完電話,回身冷冷的上下打量了我一遍,向我白了一眼回到了她的座位上,就好似方才的爭吵從未發生。

空曠的辦公室里,遠處巨大的辦公桌後,社長正在看著什麼東西,並沒有抬眼看我,豪華的內飾和超遠的距離讓我感覺社長是那麼的高高在上,不可接近。我緊張的站在原地,方才與秘書爭執的勇氣瞬間消失,變成了一隻戰戰兢兢的羊羔。

「哦?雅晴啊,你方才不是挺有底氣的嗎,見到我怎麼不說話了?」

社長抬頭,一副剛發現我的樣子,他輕鬆的語氣卻讓我更加緊張尷尬了。

「我。。。我。。。。。」內心的緊張尷尬和方才的屈辱憤怒讓我難以整理自己的思緒,順暢表達,情急之下,我感覺鼻根泛酸,眼中淚意翻滾。

「呦呦,這是怎麼了,誰惹我們溫大美女了?我懲治他!」

社長拍了一下桌子,立刻小跑到我身邊,將手摟在我的肩頭,輕輕撫摸。

「社長,主編他。。。。。」

我話未說完,想起方才的屈辱和胸前被抓捏的疼痛,眼中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的奔涌狂飆。

「他怎麼你了?他小子敢動你一根指頭,我開除他!」

社長突然變得怒不可遏,然後摟著我的肩膀,讓我坐在了沙發上。

「雅晴,我知道你工作很努力,也想成就一番事業,但現在這社會哪裡有那麼容易成功,你看哪個成功的人士沒個靠山,沒有人支持你,你永遠也無法達成願望。咳咳。。。」

社長輕咳了一聲,伸手擦去了我臉頰上的淚水。

「我是一社之長,如果有我幫你,你想做編輯就做編輯,你想辦新欄目,就可以辦新欄目,我在其他行業朋友也很多,你要你喜歡我都可以幫你,我在郊區還有空著一棟別墅,雖然我大你幾十歲,但身體也算健壯。。。。。。。。」

「社長,你在說什麼。。。。?」

社長沒頭沒腦的話讓我越聽越糊塗。

「雅晴啊,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願意跟我,我擁有的一切,便是你擁有的一切。」

社長說完,將手掌輕輕放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感覺社長的手掌猶如一隻燒紅的烙鐵,那份燙在我自尊上的劇痛讓我難以承受,我不敢置信的看向眼前這位慈祥的長者,枉我還相信他能為自己伸張正義,我真是太天真了。

我離開雜誌社的那天,有人為我打了社長耳光而大讚,有人背後嘲笑我矯情做作,也有人絲毫不避諱的惡意中傷,我剛入職場就被各種污穢和偽善勸退,一個人窩在出租屋中開始了自由寫作人的生活。

我自信滿滿的開始起筆撰稿,可數天內未得到任何回復,各大文學網站都是大咖眾多,高手雲集,我一個初出茅廬的作家,根本沒有機會出名,正在我萬般無奈時,我意外發現了一個色情網站在招募寫手,而且待遇優厚。

這讓積蓄微薄,近乎走投無路的我看到了一絲希望,我看了一些黃文,學了一些套路,可發表的同模式文章一樣平平無奇,索性我就將自己職場受辱的事,添油加醋的寫成了黃文,可能因為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幾乎是一氣呵成完成了一篇靈感之作。

疲憊的我倒頭便睡,手機聒噪的響聲將我從夢中拖回現實,看來一眼螢幕發現是父親的來電。

「爸?什麼事啊。」我迷迷糊糊接起了電話。

「小晴,你住哪裡啊,我剛下火車。」父親的聲音很焦急。

「啊?爸你來H市了?你怎麼不早說啊。」

我十分震驚,看向桌子上的時鐘,已經是夜裡十點多了。

「。。。。。。。。」

「我馬上去接你。」

我等不及父親的猶豫,直接掛斷電話,穿衣服出門。

到了火車站,見到父親,看到他神情有些憔悴,衣衫也有些髒亂,好似逃難般可伶。問父親為何如此匆忙來找自己,得到的答案只是家鄉太難過活,就來大城市碰碰運氣。看到他可憐的樣子,我也沒有再追問,做上回出租屋的地鐵,便一路和父親沉默並肩而坐。

父親昏昏欲睡的倚靠著椅背,我無聊的環顧車廂,深夜的地跌里人很少,我們坐在車廂的一端,在遠處的車廂一端做著一對男女,男人不斷的摸著女人裸露出的一截大腿,可女人似乎並不情願,這對怪異的『情侶』引起了我的注意,在男人動作更大些的時候,我發現男人的另一隻中閃過一絲寒光-----刀?!

天哪,那男人是色狼嗎,竟然如此放肆,我驚愕的看向男人,不知道是我的什麼舉動竟然引起了男人的注意,他惡狠狠的目光直接射向我,我頓時感覺後脊一涼,不禁打了個哆嗦,立刻收回了自己驚訝的目光。

我驚恐的看向自己的腳下,到了站點,我立刻喚醒父親,連忙逃離了恐怖的車廂,父親對我慌張的樣子十分不解,我也沒有解釋,只想立刻逃回住處。侷促狹窄的出租屋沒有第二間臥室,一張寬大的雙人床,起初我還覺得浪費無用,房主也沒因此加價,如今看來倒是賺到了。

我讓父親脫下了布滿灰塵髒污的外衣,讓他先睡了,我幫他洗了衣服,回到臥室發現父親四肢伸展,呼呼大睡,讓我倍感意外和苦惱的是父親只穿著內褲和背心,而且父親的襠部被某種硬物高高支起,我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再加上最近在色情網站看到了很多亂倫的父女交歡的黃文,我內心無法平靜從容躺在父親身邊入睡。

可臥室里除了電腦桌旁的椅子,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可以湊合睡,我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會,胳膊很快就麻了,那種酸痛讓我無法繼續入睡,萬般無奈下,我只好對父親硬挺的下體熟視無睹,閉眼入睡。

寫稿子的疲憊和折騰半夜的辛苦讓我睡得很深,清晨即將醒來時,我感覺周身泛冷,身體蜷縮,隨手摸向身周,觸手可及一片溫暖,我便如貪婪的幼崽向溫暖你靠近,身體貼緊溫熱傳來,驅散了討人的寒冷,我邁腿騎上那舒心的溫暖,直到感覺自己的胸脯好像被人握住,偶爾傳來的力道讓我想起了主編的猥褻。

我突然從睡意中驚醒,發現自己正如八爪魚般纏在父親赤裸的上身,自己的T恤也堆積在領口,胸脯大露,一隻豐滿尖翹的乳房還握在父親的手掌中,我屏住呼吸看向父親,發現他還沒醒,我立刻縮身退出他的懷抱,伸手提起他的手腕,從我乳房上拿開。

整理好我狼狽的睡衣,我慌忙去洗手間洗漱,對著鏡子刷牙洗臉,加速的心跳久久不能平靜。尤其父親清晨勃起的慾望讓我不敢直視,鏡子中的女子雙頰泛紅,容顏嬌嫩,即便是凌亂的秀髮也增添了一抹初醒的性感。

走出洗手間,正遇到父親半弓著腰,挺著高高支起的內褲襠部,快步繞過我,衝進了洗手間。我回到房間,打開電腦,昨夜趕出來的稿子還在審核中,網站最近在搞以近親相交為主題的徵文,獎金頗豐,我仍未完全平復的悸動再次被激起,但轉念就感覺自己的想法太瘋狂了。

父親正好從洗手間出來,我連忙合上了電腦,生怕他發現自己的女兒在瀏覽色情網站。

「小晴,早餐吃什麼?」

父親站在門口,剛剛高鼓的內褲已經平整松垮了。

「哦,我去買。」

我立刻收回自己看向父親下體的目光,心虛的穿上外衣,開門去了樓下。

跑下樓,小區旁邊的早市還沒散,一處賣豆漿油條的攤位是我喜歡光顧的,攤主是個小哥哥,感覺年紀與我相仿,幫忙的不知是他的女朋友還是媳婦,每次我去買早餐,小哥哥都特別熱情,滿臉的笑容讓我想起了初中時與我分到一組跳舞的男生,那種真摯和發自內心的開心似乎可以融化一切,攤主姑娘也很熱情,卻總是在提醒小哥哥不要給我太多分量,那份難以掩飾的醋意和焦急讓我感覺又好笑又羨慕。

我起初剛來到這裡時,攤主們就都記住了我,很多大哥十分熱情和我打招呼,阿姨大娘更是直接感嘆我長得天生麗質,自嘆家中無人能比,讓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我很多時間都宅在住處埋頭寫稿子。

買完早餐,我回到住處,進了臥室發現父親正專注的看著我的電腦,一聲嬌喘浪蕩的呻吟聲從我的電腦外放音箱傳來。

「爸。。。。」我尷尬的站在門口。

「草!」父親一驚,立刻合上了我的筆記本,那誇張的浪叫嬌喘好似被扼住了脖子般掙了幾下後,才停住收聲。

我和父親默默無語吃完早飯,我沒有責怪他私自打開我電腦,他也沒追問我為何會瀏覽色情網站。我想了好久才想到轉移的話題。

「爸,你工作。。。。」

「小晴,你的工作。。。。。。」

父親和我幾乎同時脫口而出,又同時被噎住一般閉嘴不言,四目相視,然後又低頭看向自己的飯碗,又陷入尷尬的沉寂。父親吃完早飯便外出了,沒有說他要去哪裡。我已經是個失業的人,過著朝不保夕的寫手日子,完全沒有資格要求父親如何。 父親走後,我打開自己的電腦,短視頻被激活,誇張的浪叫再次響起,讓我更為吃驚的是,父親看的視頻正是父女通姦的題目,這讓我深深吸了一口冷氣,腦子裡變得更加凌亂了。

我關掉視頻,查看自己撰寫的帖子,看到驚人的回覆和閱讀數目,還有網站版主的私信,主要的意思就邀請我充當他們的專職寫手,佣金分配也說的很詳細,而且說我的文章寫的特別真實,很有代入感,全站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好文了。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認可,我痛快的接受了網站的邀請,而且第一筆稿費瞬間到帳,這完全顛覆了我對色情網站的認知,這簡單粗暴的方式比雜誌社來的更直接,更實惠。

網站向我推薦了最近的近親交歡的主題,並且十分看好我的能力,闖進前三甲很有希望,我的信心被極大的鼓舞,興奮開心過後我又開心擔心起來,如果說我的處女文獲得了好評和成功,那是因為有我的真是經歷,可寫近親交歡的主題,我哪裡有這樣的體會啊,如果隨便幻想編寫一文,恐怕難以進入前列,更別說奪魁了。

就在我愁苦萬分的幾天中,父親找到了一份在夜店做更夫的工作,從此父親便開始了晝伏夜出的黑白顛倒的生活,我也有了在夜裡安靜構思,斟酌文稿的時間,但反覆推敲研究總感覺自己的文字乾澀,情節生硬,我寫了刪,刪了又寫。

一天,父親剛出門,就回來敲響了房門。

「忘記了什麼嗎?。。。。」

我立刻起身打開門,卻發現站在門口的是房東大哥,而不是返回的父親。

「小妹兒在家啊。」

房東大哥沒等我同意,推門就走了進來。

「是啊,在家,大哥。。。。有事?」

我謹小慎微的跟在他身後。

「你這裡又住進來人了?」

房東大哥用腳撥了撥父親的男士皮鞋。

「哦,不是別人,是我爸過來了。」我連忙解釋道。

「老爺子啊,給你送房租來了?」

房東扭頭滿眼期待的看著我。

「額。。。沒有,房租我會給你的,不過要在等兩天。。。。。。」

「上次就說兩天,我看你人長得漂亮,給你面子,過了一周我才來,你這又說兩天,妹子,你有點不講究啊。」

房東大哥臉色一變,將我逼退到牆邊,單手拍在我臉龐的牆壁上,力氣大的嚇人。

「大哥,我不會賴帳的,我一定能交上房租。。。。。」

我側頭躲避男人咄咄逼人的目光。

「其實大哥也不是差那點錢,要不妹兒跟我去吃個飯?然後一起玩玩,什麼房租不房租的,只要哥一高興,那還是事兒?」

房東大哥身體靠過來,前胸向我的胸脯壓過來,嘴裡吹出的口氣也噴到了我的臉上。

「大哥,別!」

我伸手到彼此的面前,隔住了他湊過來的嘴唇。

「哞啊」房東大哥在我掌心誇張的親了一下。

我頓時感覺胃裡一陣翻湧,卻沒有膽量縮回手,躲在男人雙臂和牆壁圍成的窄小空間內,瑟瑟發抖。

「哈哈,行,親一下就緩兩天。」

男人撤回身體,放下雙臂,得意的原地轉了一圈,好似想重新觀察一下房間裡的環境。

「謝謝大哥體諒。」

我感恩戴德的連連鞠躬。

「別急著謝,兩天後我再來,我要是還看不到錢,這房子可是我的,我要是想再這兒住一晚,你也攔不住我吧。」

男人說完,色眯眯的目光將我從上到下打量一遍,舔了一下嘴唇,然後大咧咧的走出了房門。

我靠在牆邊,驚恐後的身體一下軟了下來,癱坐在地上,看著敞開的房門,我的倍感無助和絕望,那厚重的防盜門根本隔絕不了我所畏懼的怪物,城市的鋼鐵叢林中竟沒有棲身避雨之所,父親的工作收入我完全不了解,那樣的工作根本不能在兩天內拿到錢,我該怎麼辦。

這一夜,我的內心在不斷鬥爭糾結著,一面是傳統道德的約束,一面是生活窘迫的艱難,看到房東男人的苦苦相逼,我絲毫不懷疑他會惱羞成怒而強行占有我,我又如何反抗,難道真的要流落街頭嗎。朋友圈姐妹們里是敗家炫富的高調,是嫁給老頭的噁心恩愛,在人們眼中始終都是恨人有笑人無的市儈,我一個走投無路的小姑娘,不拼,難道等死嗎?

我穿上外衣,深夜去了情趣性用品店買了春藥,手攥著藥瓶好似握住一顆即將爆炸的手雷,即將在某刻炸裂我的理智,粉碎我的品格,只要我鬆手,那個軟弱了二十幾年的女孩便從這個無藥可救的世界中化為菸灰碎屑。

夜裡,我夢到了兒時的時光,年輕帥氣的父親,還在人世母親,他們的面容依稀,微笑深刻,一家三口在綠茵茵的草地歡聲笑語,父親的白襯衫總是帶著一股淡淡的菸草味,隨風飛曳的衣角不時抽打我的臉蛋,我笑了,開心的笑著,笑到太陽耀眼,露珠璀璨。

清晨,我醒的很早,聽到父親開門回家,我也沒有起床,刻意裝睡,翻身將自己只穿著窄小的內褲下身暴露,一腿做騎跨狀,一腿伸直,我心裡明白這樣的大幅度動作,一定會讓我的內褲擰扯,私處半露。

果然我聽到父親走到臥室門口,站立久久沒有聲音,我猜父親在偷瞄我的私處,良久,他才去了洗手間,裡面想起了嘩嘩的水聲,父親在沖澡,可能是看到我的春光外泄,在用水壓制他難以平復的慾望吧。

我立刻翻身起來,將昨晚買好的春藥放入了一杯牛奶里,準備在父親出來時,就送給他,騙他喝下去,然後。。。就是等待了。

過了一會,父親從洗手間走出來,看我在門口好似嚇了一跳,尷尬的扯了扯嘴角,向我笑了一下,父親的表現讓我更加確定他偷看了我的私處,我的內心竟然有些得意,囑咐父親喝奶後,我也進了浴室,準備將自己弄個香香狀態,就不行父親忍得住。

我洗了個澡,將體毛退去,特別是私處的陰毛,我清理的特備仔細,雖然我並沒有性愛經驗,但從那些性愛視頻中已經學到了很多,我甚至在考慮要不要學著那些女優的聲音,發出那種誇張的浪叫喘息,雖說我信心滿滿,但畢竟我要面對的男人是自己的父親,心中那種拒絕和糾結始終縈繞不散。

畫上淡妝,吹乾頭髮,將浴巾圍在胸前,露出香肩和雙腿,走出了浴室,看到臥室的父親,我不禁一愣,父親四仰大字的閉眼躺著,睡著了?那可就枉費了所有的計劃,按理說喝了那東西應該想睡也睡不著了吧。

正在我煩惱時,我發現父親緊閉的眼皮頻繁跳動,我忍住笑意,立刻明白他在假裝入睡,放下心來後,我背對父親坐在電腦前,開始漫無目的的打字,心思和注意力全都在身後,很快我就聽到了身後的父親翻了身,又折騰了幾次,那聲音仿佛距離我越來越近。

突然,父親從身後抱住了我的腰身,不斷親吻我的後頸,摟在我小腹的手掌不斷撫摸,但卻只限於我的胸脯下,濕噠噠的親吻在頸後越漫越遠,原本應該為此得意興奮的我卻變得萬分緊張恐懼,那種想立刻推開父親的衝動好似一顆即將爆炸的氣球,隨時失控。

父親吻了良久,手掌有些顫抖的上移,觸碰到了我的胸,展開的手掌回抓,罩住了我整個乳房,我看著父親隔著浴巾抓捏我胸的手,一陣陣誇張的揉捏擠壓傳向我的大腦,那力道和猥瑣程度遠超主編,暗想被慾望控制的男人竟如此可怕,完全不是我能想像得到。

我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股極大的力道拉扯向後,胸前的浴巾被父親一把扯掉,整個人便跌倒了床上。

「啊!」我發出一聲驚叫,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麼。

等我回過神,看向壓在我身上的父親時,彼此已經赤裸相對,父親吻住我的嘴唇,瘋狂吸食,我的舌頭不受控制的被送入了他的口中,彼此的肉體緊緊磨蹭,一根硬物在我雙腿間左頂右戳,我心中的驚恐更加誇張,雙腿本能的開合掙扎。

「唔 。。。。唔唔。。。。。唔。。。。。。。唔。。。。。。。。。。」

我想說話卻已經完全被堵住了口唇。

父親瘋狂親吻撫摸著我的胴體,我乳房被他抓捏的陣陣作痛,伸手阻止卻絲毫不起作用,父親猶如一頭瘋狂的野獸,對我狂吻亂摸,我的舌根被父親吸得隱隱作痛,我甚至懷疑自己的舌頭都快被父親吸掉下來了。

「爸。。。。。爸。。。。。。輕點。。。。。。。。你抓得我。。。。疼了。。。。。。。。」

父親終於放開了我的嘴唇,讓我得到了一絲喘息。

父親鬆開揉捏我乳房的手,將手送到嘴邊,吐了一大口口水,正在我疑慮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時,發現父親將那隻積滿口水的手探入了我的雙腿間,接著,我感覺父親正在用那口水塗抹我的私處,粗糙的手掌隱隱刺痛著我的陰唇,我萬分驚恐的意識到了真正的考驗就要來了。

「爸。。。。。爸。。。。。。別。。。。。我錯了。。。。。我不想。。。。。快停下。。。。停下。。。。。」

我急切的求饒,希望父親能恢復理智,不要對我做出那種可怕的舉動。

父親塗抹完我的私處後,欠了欠身,好像也在他的硬物上塗抹了少許,父親超大的力氣絲毫不允許抵抗逃離,我完全是咎由自取,羊入虎口,到了這個地步,我只能無助接受一切後果。

「爸。。。。。你醒醒。。。。。是我啊。。。。。。小晴。。。。。我是你的。。。。。啊!!!!」

我還未說完,頓時感覺一股極強的力道從我的下體貫入,破開我的陰唇,直插我的下體深處。

這就是真正的性愛嗎?這就是男人的東西嗎?父親強力撐開我的大腿,暴露我的私處,一根硬物蠻不講理的侵入了我的身體,那種擴張和撕扯讓我痛不欲生,節節插入的異物感更是要命般的羞恥。

父親不加停留的開始將那硬物一插一抽,不斷研搗我的陰道,推擠我的子宮,父親的下體每次在插入時都狠狠撞向我是私處,粗壯的陰毛不斷刺痛著我的私處肌膚。

我流下了眼淚,心中不知是悔恨,還是悲傷,我看著父親晃動的臉,充滿興奮的眼神,這一刻是那麼的不真實,我無法將熟悉的面孔和陌生的抽插聯繫在一起,經過起初的疼痛,父親的抽插即便越發大力,我也不再痛苦難忍。

父親插了一會後,身體慢慢坐直,雙手抓住我的腿彎,將我雙腿屈曲,推向胸前,下體的抽插一刻不放鬆。我漸漸聽到了我與父親性器相撞的咕唧聲,父親的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隨著父親的力度越來越大,他再次俯身向下,將我的雙腿壓向胸前,兩條小腿貼近我的耳邊,我幾乎要被父親對半摺疊,被迫弓起的腰身將私處高高翹起,父親的陰莖猶如豎直下插的打樁機,瘋狂鑽探深插著我的陰道,在陰莖抽出時星星點點的液體飛濺出我的穴口,落在我的雙臀和小腹上,微涼異常。

「額!」父親在瘋狂猛插幾下後,突然停止了動作,下體死死頂在我的穴口上,超深插入的陰莖填充了我整個肉腔,碩大的龜頭推擠著宮口,陣陣跳動清晰無比,一股股暖流向我身體深處噴射涌動。

整個瘋狂的交合很快就結束了,在父親一聲低哼後,一切動作都從瘋狂變得安靜,蠻橫的異物隨著父親的退身,退出了我的身體,寂靜的臥室內只有我和父親艱難或者痛快的喘息聲。窗外刺眼的陽光讓我不得不抬手遮在眼前,曬在我額頭的晨光如我子宮內蕩漾的精液一般溫暖。

「你跟你媽年輕時一樣美。。。。。。。」

父親躺在我身邊,慵懶地將手放在我的小腹上,輕輕摩挲,摩挲的力度越來越輕,越來越慢,最後手停在了我的胸上,很快我耳邊聽到了父親均勻的呼吸聲,然後輕鼾響起。

我側頭看向父親,他眉頭微皺,嘴角卻微揚,那樣子似愁似笑,不知道他這次夢中會見到什麼,是年輕時的母親,還是成年後的我?

在我思緒混亂時,穴口好似有什麼東西在在外涌,我伸手摸了一下,指尖沾染了一片粘稠的乳白,我拿開父親摸在我胸前的手,起身去了浴室,當我剛拉開門時,餘光里出現了一個十分吸引的東西。

一杯牛奶!?

滿杯的牛奶放在餐桌上,和我剛倒給父親時一模一樣,我愣在原地,好似孩子同大人做遊戲時,本以為自己聰明贏了一切,可到頭來只不過是自己的單純和可笑。

春藥?我才是真正的春藥。。。。。。。。。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05_03 1:52:26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