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乳荡妇(续写) (21.1) 作者:robert5870

【豪乳荡妇(续写)】 (21.1)

作者: robert58702021-5-14发表于SIS

芬奴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不但学会了如何服侍女人,让女人快速进入状态,快速获得快感的能力,而且对于肉欲的忍耐力也获得了提升。

为了折磨芬奴,女人们用带着软刺的硬橡胶圆箍套在芬奴的乳头和阴蒂上,令芬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始终处于发情状态。为了快点得到性释放,发泄肉欲,芬奴必须尽快的完成女人们的任务。作为完成任务的奖励,女人们就会狠狠地奸淫凌辱芬奴一番,如果任务失败,芬奴不但要延长禁欲的时间,更要强逼着芬奴选择增加性欲的方式。

口服春药,或者将混有春药的灌肠液注入芬奴的肠道,最令芬奴痛苦惧怕但是又有些期待的是将带有刺激性药液注入膀胱的惩罚,虽然每次注入量都很少,而且刺激性也并不大,但是随着失败次数的增加,经常让芬奴感到小腹部和尿道犹如烈火灼烧一般的痛苦难忍。尤其是在经历了一天的磨难后,头晕眼花,全身肌肉酸痛,全身骨骼尤其是腰部好像已经碎裂的刺痛感觉,再加上肠道和膀胱好像就要被张破一般的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令芬奴整夜的辗转难免。这样的经历让芬奴对于这种惩罚惧怕不已。

但是等到每天唯一一次尽情排泄的机会,将体内所有的胀痛和灼烧感觉一口气排出体外,充满快感的排泄过程,令芬奴感到这是比高潮余韵还要甜美的感觉。

那种久违的快感和感动往往令排泄中的芬奴又哭又喊,喷薄而出的药液刺激著尿道口和肛门的那种快感,被药液冲击的尿道括约肌和肛门括约肌一起痉挛的感觉,在排泄后全身一松的甜美,都令芬奴欲罢不能。

在调教芬奴的这段时间里,芬奴就好像马戏团里的动物一般,做的好就会得到少许奖赏,做不好或者失败,就会遭受吞吃强烈短效春药的惩罚。这种短暂的强烈春意对于芬奴这种一天都离不开人凌辱奸淫的淫娃荡妇来说,确是比疼痛来的更加有效。

为了尽快缓解一下对于肉欲的渴望,哪怕只是隔靴搔痒般的被玩弄几下,芬奴也要强迫自己压下强烈的性欲,维持清醒的头脑,全身心为女主人服务,以便得到女主人满意的奖励。

如果芬奴完成任务,女主人会视自己的满意程度给与芬奴不同的奖励,比如玩弄一会儿芬奴的性器官,抽打几下芬奴身体的敏感部位,或者用情趣玩具刺激一会儿芬奴的性器官,最高评价就是允许芬奴用全橡胶假阳具来安慰自己一会儿。

但是这些刺激都只是短暂的一段时间,如果芬奴做完一个任务就去享受片刻,然后来接下一个任务,就永远不会得到高潮,甚至连隔靴搔痒都做不到,只会越弄越痒,还不如不弄。所以为了获得高潮,芬奴必须在女主人玩弄自己的时间里快速的,高质量完成另一个女主人的命令,才有可能获得足够的快感来达到高潮。

但只是得到连续两个女主人的满意肯定是绝对不够的,尤其是对于芬奴这种饱经了奸淫凌辱调教对于普通性爱几乎没有感觉的荡妇来说更是不值一提。要想得到高潮所需的刺激,芬奴必须同时完美的完成两个女主人的命令,而且还必须连续获得满意的评分才有可能得到期待许久的高潮。

为了让芬奴知道自己的做的对不对,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对错的程度,女主人们往往都会用她们独特的方式告诉芬奴。

如果芬奴令自己非常的不舒服,她们就会咬牙切齿的一边责骂芬奴,一边用充满侮辱性的词汇一边咒骂芬奴,一边让她们的女奴做出示范动作让芬奴继续为自己服务直到满意至少是及格为止。而她的同伴也会根据自己伙伴的言辞和反应对芬奴做出惩罚或者奖励的措施。

为了让芬奴尽快的学会如何服侍自己,令自己得到快感,女人们不禁会如实的反应自己的表情,让芬奴知道自己是否愉悦,更会在满意的时候对芬奴给与额外的奖励。比如用和善的眼光看着芬奴,并且爱抚芬奴的头发,或者玩弄一会儿能够碰的得到地方,比如屁股和脸颊。对于芬奴这种已经被调教出特殊体质和变态心理的性奴来说,女主人的最高奖励就是暴力地抓紧自己的头发,强逼着自己仰起脸后,狠狠地给自己几个耳光。如果女主人非常满意,获得了完美的评价,她们不禁会打自己的耳光,还会用一边用最恶毒的词汇羞辱自己,一边往自己的嘴里和脸上吐口水。

这些令所有正常人都倍感屈辱和愤怒的举动对于芬奴这个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被欲火烧的全身发烫,急需解决释放肉欲的淫娃母狗来说这简直是女神的恩赐,主人的恩泽,母狗的福祉。为了继续追求这样的福祉和恩赐,芬奴强忍着遍布全身针刺一般的酸痛以及撕裂一般的灼痛感,努力的付出一切能够付出的努力,全身心的投入到讨好女主人的服务里。

刚开始的两天里,芬奴没有摸到诀窍,也没有服务女性的经验,被女主人们强灌了不知多少春药,肚子鼓起到极限,可以看见皮肤下的青色血管,膀胱更是被女主人们注入超过常人极限三分之一的刺激性药液,令芬奴在整整两天的时间里不停的哭嚎哀求,为了不让芬奴有少许的释放,她们将芬奴禁锢在拘束架上,拳打脚踢,增加芬奴的痛苦,直到芬奴终于放弃哀求,老老实实的强忍住体内的欲火和排泄的欲望,为女人们服务为止。

为了不再遭受令人难忘的肉欲处刑,在第三天,芬奴终于可以强迫自己抛开一切,全身心的服务女主人们。而换来的奖励则是拖着自己精疲力竭的身体,忍受着双腿的酸痛,腰部的刺痛和脊椎撕裂的剧痛,骑在那个被她们暂时称之为大鸡吧猛男的假人身上,通过深蹲和扭动腰部,在十分钟的时间里尽情的享受性爱的乐趣,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玩弄自己的身体,刺激自己的性敏感部位,用各种情趣玩具刺激自己,折磨自己,抓揉自己的乳房,揉搓自己的阴蒂,用假阳具抽插自己的嘴巴和喉咙,用沾满自己乳汁的双手抽打自己的耳光,还可以要求女主人的女奴拿着马鞭抽打自己的身体,帮助自己快速高潮。

而作为请求帮助的代价则是被巨大的没有任何多余功能的假鸡巴顶在子宫颈上整整一晚。芬奴的身体被铁链固定,只能向下,无法向上,所以重量全部由子宫颈承担,那种胀痛和撕裂的感觉,再加上膀胱,尿道,肚子的胀痛灼烧感觉,再加上不管自己如何扭腰也无法缓解分毫的强烈肉欲将会折磨芬奴整晚,但是折磨的时间越长,早上起来排泄时的那种快感也就越强烈。

这种在痛苦和绝望中期待几个世纪的折磨,一但得到宣泄的出口,就如火山爆发一般,形成令人叹为观止的喷射景象,在这时,倒立著排泄的芬奴也被这强烈的排泄快感刺激的芬奴双眼反白,面容扭曲,眼泪鼻涕口水不受控制的在芬奴那张娇好的面容上留下肮脏但是却令人振奋的一笔。

最令观众津津乐道的确是芬奴一脸的凄苦神色,垂泪的双眼满含哀求之色,像小狗般蹲在地上做乞求妆,被女主人打耳光打出了高潮的情景。

在没有任何其他刺激的情况下,只依靠打耳光就能高潮的荡妇在性虐论坛里引起一番轰动,令观看芬奴调教过程的观众数量激增,付费用户再创新高。

在这一个星期的调教后,芬奴身疲力累,再也无法刺激出一点体能的芬奴被重新装回了玻璃小棺材之中,就好像来时一般,全身都被泡在乳白色的药液中,各种刺激用具将芬奴的敏感部位沾满,对已经虚脱无力的芬奴继续刺激,让芬奴在班昏迷状态下也要强迫她维持发情状态。

回到庄园后,已经虚弱无力,彻底昏迷的芬奴被人从棺材里拖了出来,在带好封闭五感的头罩后,被丢进一个装满透明色液体的玻璃缸里。

在玻璃水缸里的芬奴好像重症监护室里的病人一般,脸上带着呼吸面罩,嘴里塞著一根几乎插入到胃里的粗大管子,好像尸体一般被浸泡在透明色液体里,调理回复早已不堪重负的身体。

根据调教师茶的介绍,这是专门为租借之后的女奴回复身体用的,这些药液中含有多重矿物质,好像火山温泉一般,可以让那些疲累不堪,伤痕累累的女奴们尽快回复健康,尤其是芬奴这种没有外伤,但是内伤遍布的女奴效果最好。

这些内伤虽然绝对不致命,但如果医治不及时将会留下病根,影响健康,会令这些出色的女奴们提早步入老年。

不仅仅是身体的健康问题,更大的问题在于皮下的淤血等会让女奴的外表提早松弛老化,进入老年阶段。所以不管是出于人道也好,为了商业利益也罢,让女奴维持较好的容貌,细腻的肌肤,健康的身体,是高级调教师最关心的。毕竟女奴已经为了主人抛弃一切,甚至是人的尊严来取悦主人,要是主人也将她们视为一次性的工具未免说不过去。即使不是芬奴这种难得一见,不仅奴性大,样貌好的女奴,就是一般女奴调教到一定程度也实属不易,没人会愿意看到她们提早报废的事情。

所以调教师一般都拥有较高的医学常识,虽然比不得那些专业医生和心理治疗师,但是跟一般的医生相比,调教师掌握的医学基础知识未必会比那些医生们差。

听到茶的介绍后,不不禁想要跟他学习,成为一个合格的调教师,即使不是为了钱,为了左拥右抱也要好好学的上一学,毕竟赞在学校里的学习成绩也不是全班垫底的不是吗。

但是听到茶的建议后我不禁有些吃惊,不是因为茶不愿意教我,或者收费高,而是因为茶建议我先进入庄园的调教师学习班先系统的学习一下再自己找老师跟着学。

经过茶的解释我才知道,这座庄园不但陪徐女奴,还有男奴和调教师的培训,从初级到高级的都有,还能点名指定老师跟着学习,但想要指定老师指导自己的前提是先要取得一定专业知识,像我这种与门外汉相去不多的调教师是在不适合跟着调教师学习。

在茶的介绍下,我才知道我看到的这些女奴只是正做性奴庄园的冰山一角。这座庄园从性奴那里得到的营收占比连一半都不到,而且女奴的收入远不如男奴高,其中最大的收入来自于调教师的培训课程。

每年进入庄园学习的人都有过千之数,参加性奴调教的人不过上百之数,而且男女奴都有。换句话说在这上千人里,参加调教师学习的人数远比性奴要多的多,而他们所支付的学习费用更是惊人。尤其是去掉那些医疗费用,服装费化妆品这些必不可少的额外支出之后,调教师的纯收入更使得性奴的收入难望其项背。到了最高级调教师的课程,一堂课居然要一万多块,一个调教师一天的纯收入收入远远的超过性奴的收入,要是再去掉性奴所必须的一些花费,高级性奴的租借价格甚至都赶不上一个调教师一天所能赚取到的零头多。

这样的收入刺激更坚定了我要成为一名高级调教师的信念。为了打成我的目标,我将所有的事情抛之脑后,将所有的影视业务交给总监打理,一定要在短期内成为一名高级调教师。

对于金钱的渴望和豪华生活的渴望,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调教师的学习中,废寝忘食的学习中,我不但忘记了询问为什么自从我回来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阿强和高原他们两对母子,更忘记了参加旁观芬奴确定女奴等级的评定过程。

直到总监将一份芬奴的评价结果放在我面前时,我才想起来我提出让芬奴参加性奴连考评定的事情。在看到芬奴的性奴评级之后,我才如梦初醒的意识到我居然埋头苦学了将近大半个月。

我一边收拾著堆放在桌子上的光碟和书籍,一边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怀着兴奋和自豪的心情询问总监芬奴的评级结果。

我之所以敢给芬奴报名评级连考,就是处于对芬奴的绝对信心。芬奴不管在奴性上还是容貌上都属于绝对的高品质,这不是我自夸,而是论坛里的那些观众们对她的评价,其中还有不少性虐届的资深人士都对芬奴提出了相当高的评价。甚至还有人私信我愿意付出几百万的代价来购买芬奴。

对于这些傻X我的回答一律是不,就给这么点钱就想从我手里获得这么一只能下金蛋的母狗,未免太小看人了。虽然以目前的收入来看,几百万美元够我忙活三四年的,但是只要芬奴获得了名气,再加上布莱恩,一年弄个几百万绝对不是难事。要是再加上我调教师的收入,哼哼,一年怎么不能弄个小几千万花花?

脑子里的美梦还没做完,就被总监的一句中级女奴勉强及格,高级女奴几乎零分的回答惊回了现实。看着总监一脸轻蔑充满嘲笑的嘴脸,听着总监幸灾乐祸,充满鄙夷的话语,我不假思索的大喊了一声他们是不是作弊了。

可是喊完我就后悔了,真要是作弊芬奴的评级应该是越高越好,最好是满分,毕竟租金与评级是挂钩的。这年头商家都在大力鼓吹自己的商品有多么好,哪有批评自家商品短处的道理?

虽然网上对芬奴的评价都是在说芬奴淫荡下贱不知廉耻,但是对于性奴来说,这是最好的赞扬啊?而且那些评论都在说芬奴是个天生的性奴,不做终身性奴真的太屈才了。而且有好多人都说芬奴的资质是在太好了,简直就是极品性奴。

就是因为看到这些评论我才决定让芬奴进行评级连考的,可为什么两者之间会有这么大的差异?

总监看到我疑惑的眼神不禁语带嘲讽的说道:“你以为被人操得时候不反抗,被人打几个耳光就能高潮的女人就是极品性奴了?真要这样的话,妓女们可就都是极品性奴了,这极品性奴也就烂大街了。”

“那你说为什么芬奴的得分才是个位数?”我不服气的看了看总监,又看了看桌上被翻开的评分,让总监给我个说法。

“看见没?评级的得分可是有要求的。作为初级性奴,只要被人凌辱奸淫抽打的时候不反抗,就能拿到高分,所以芬奴在初级性奴这里拿到了满分,但是性奴的等级越高,要求也就越严格。对体能耐受力,性技巧的要求也就越高。”总监一边说,一边指著芬奴得了零分的性技巧一项,进行翻译和解释。

经过总监的解释和翻译我才终于知道为什么芬奴在极品女奴等评级中,满分五十六分,才得了三分。

就像总监说的,女奴等级越高,相应的要求也就越多,而且越来越严格。

就性技巧一项而言,不仅仅要求女奴有过硬的床上功夫和口交技巧,而且对自己身体的必须有严苛的把控能力。

比如在高潮这一项上,就有几种要求,而且每一种都近乎不可能,一小时之内连续高潮十五次,要想拿到满分,必须每小时高潮三十次以上才行。在这样的基础上,女奴还要坚持两小时才算合格,三小时以上才能拿到满分。这样的要求无疑不仅仅要求女奴有敏感的身体,在无形之中,对女奴的体力和耐力也提出了严苛的要求。

再比如性技巧,初级女奴只要能让六个人在一小时之内在自己体内射精就能拿到满分,但是从高级女奴开始,所谓的一小时之内让六个人在体内射精的意思就变成了必须同时射精,而极品女奴必须要做到所有人射精的同时自己也必须用高潮配合才行。换句话说,作为一个极品女奴,她不仅要对自己的身体把控自如,还必须拥有丰富的性经验和技巧才。对于极品女奴来说,不管插入自己身体的鸡巴有多少根,要么谁都别高潮泄身,要么就一起高潮泄身。这种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对于极品女奴来说,是必须的,而且还必须成为一种习惯。

就这几样芬奴就完全无法做到,更何况之后还有耐久力和忍耐高潮和排泄的要求,那些事情对于芬奴,尤其是现在的芬奴来说更是不可能。比如在多种情趣用品的刺激下坚持四小时不高潮这一项,芬奴就无法做到,更何况想要拿到满分必须坚持是个小时呢。

对于体能,芬奴就更是不用提,在蹲著马步,双手抱头的情况下,进行连续深蹲扭腰一个半个小时,满分为三小时,而且期间还必须每小时高潮至少六次才能拿到满分。

听完总监的解释之后,我无奈的看了看评级结果,我得情绪一落千丈,自信心更是被打击的支离破碎,近乎变成粉末,更何况极品女奴不禁对身体和经验有要求,对于语言着装以及气质也有相当的要求。

我垂头丧气的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不禁安安盘算芬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极品女奴的评价,因为对于现在的芬奴来说,她除了容貌和手感两项以外,简直一无是处。

当我想起芬奴被人奸淫凌辱了这么多年都白被玩弄了的时候,不禁发出哈哈的无奈大笑:“没想到呀没想到,还是洋鬼子会玩啊,这么多年的调教居然全白费了。嘿嘿嘿~~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笑,反正就是在大笑,笑的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

“先别笑了,要不要我跟庄园的人说说?增加芬奴的训练量?让她早点成为极品女奴?”总监带着些许关切的眼神看着我问道。

“能行?”我止住笑声,咳嗽了两声问反问总监。

“行是行~不过~~”总监有些为难的说道:“嗯~~很辛苦,而且要一定的花费,跟庄园谈谈吧。”

“也好,要是他们要收费的话,我可就不干了。”我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行,我试试去,看看套交情能不能管用。”总监嘬著牙花子狠狠地说道:“不过别有太大信心,感情什么的对洋鬼子可不一定好使。”

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总监赶快去谈,而我则需要思考一下以后得对策和收入问题,更主要的是尽快知道他们怎么训练女奴,只要知道怎么训练女奴,即使不用他们,我也能把芬奴训练出来,获得极品女奴的评级。所以当务之急是赶快找到阿强和高原,跟他们商量商量,大家一起努力偷师学艺,然后再综合一下所见所学,调教出三个极品女奴,那之后的豪华生活将唾手可得。

为了这个目的我决定等在找到阿强和高原之后再仔细商谈一下,但头等大事则是先弄清楚他们训练女奴的办法,所以我又找到调教师茶,提出让他带我到处看看的请求。出乎意料之外的简单,听完我的请求,茶居然一口答应下来。

在第二天见面时我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训练调教女奴应该属于商业机密,为什么还会允许别人观看呢?茶哈哈一笑向我不厌其烦的详细解释了一番。从茶的解释中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怕泄露机密了。

调教这种事情,其实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强迫不来,虽然有人为了金钱会资源成为性奴,但那种为了某种目的强迫自己变成性奴,和因为爱好而成为性奴的人有本质区别,就像妓女和荡妇的区别差不多,虽然床上技术都差不多,但是跟人的感觉却有天壤之别。而且性虐这种事情的基础是信任,如果彼此失去了信任,只是纯粹的基于发泄欲望或者利益而言,是绝对调教不出高级女奴的。

在调教的过程中,女奴必然要付出相当的努力,但是调教师也必须付出相应的经历,调教师必须时刻陪伴在女奴身旁,如果只是给女奴布置好功课和功课,然后自己跑出去玩乐,或者只是将女奴当做发泄的工具,对女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种发泄的举动根本算不上调教,只能让女奴变成一局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真正的女奴应该有血有肉,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自己的风格,在保留这些特点的同时,在主人面前展示自己淫荡下贱的一面,这是只属于主人的领域,别人无权享有。而这一切的基础在于信任。比信任更进一步的就是相互的爱,而这也正是调教极品女奴的基础。

女奴对于主人的绝对服从必须处于爱,由爱生敬,由敬生畏。而这种畏,不是畏惧,而是依赖,是在精神和肉体的绝对依赖下产生的畏,是敬爱的表示,而不是对于主人惩罚的惊恐。

所以想要调教出一个极品女奴,主人的要履行的责任和义务远比女奴要多的多,这也是为什么极品女奴难得一见的原因,要不是想要看看芬奴有没有成为极品女奴的潜力,在完成初级女奴考试之后,也就停止了测验了,绝对不会再浪费时间接着考验下去了。

如果不是看在芬奴还依然保留自我风格的份上,在评级时网开一面,芬奴连中级女奴的评价都拿不到。所以,芬奴现在要做的训练是从中级女奴开始,而不是从高级女奴开始,对于这一点茶希望我最好有所准备。

我和茶两人坐在高尔夫球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著,但虽然谈话还算愉快,但是茶给我的感觉确是他有些事情没告诉我,不知道是因为以我现在的知识理解不了,还是话题比较深入,以他目前的中文水平表达不准确,令他难以开口。不管什么原因,既然人家不想开口也就算了,没必要非要追根究底。那样做有害无益,令人反感,还不如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来更好些。

我在茶的带领下开始参观庄园的调教训练基地,一圈转下来不但大开眼界,还发现了好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一直以为性奴都是那些为了钱将自己出卖的人,所以有钱有势的人绝对不会成为性奴,但是在这座庄园里,我发现有好多人花费巨资让别人凌辱玩弄自己,更有人出钱让别人把自己的身体抽打的青紫一片,更有甚者甚至被真正的皮鞭抽打的皮开肉绽。

还有好多社会名流,站在经济或者整治的金字塔顶尖的人,居然会在这里四肢着地,全身赤裸,被人牵着项圈到处爬,而且还非常谦卑的低下头,按照性奴的标准动作亲吻主人的双脚,他们的动作表情甚至比性奴还要标准流畅。

这些社会名流的举动令我是在震惊,而更震惊的是,这座庄园不但有男女性奴,还有人妖。我就亲眼看到一个带着能够封闭五感头套的男人,全身赤裸著,像实验室的青蛙一般被固定在一个高脚座椅上。

在高脚椅上的人妖被一男一女两个人夹在中间,女人用双腿间的巨大假阳具狠狠地抽插着他的嘴巴,男人则狠狠地抽插着他的肛门。在他们周围的人手里拿着各种情趣用具,不停的刺激着人妖的敏感部位,强烈的刺激让人妖不住地射精。

每次人妖射精后,他周围的那群人就会用更加刺激的方法刺激他的身体,玩弄他的鸡巴和睾丸,令人妖再次进入状态射出精液。

当人妖再也无法勃起时,玩弄他鸡巴的女人就会拿出一个针管,将针管里的药液注射进入人妖的鸡巴或者睾丸里,然后再次开始刺激他的敏感部位,继续射精。

看着躺在高脚椅上,被人强逼着不断射精的人妖不禁有些震惊,生怕他会被这些性虐狂们给弄死,但转念一想,庄园的性奴死了也不关我的事,更何况,庄园的性奴都是有保护措施的,顶多就是躺在床上个把星期而已,真要被人玩死,还没那么容易,也就将这件事忽略过去。毕竟我对男人还是没多少兴趣的。虽说他的胸部和身材确实不错,但他毕竟是同性,可怜他一下意思意思也就算了,实在不值得我浪费脑细胞记住他。

跟着茶在基地转了整整一天,转的我身心俱疲,但是有用的真没看来多少,整个庄园就像个大型的健身房,各种健身器械一应俱全,那些不知道是主人还是女奴的男女们都在专人指导下,在健身器材上挥汗如雨。打网球,游泳的人也不在少数,实在不知道这算是什么调教。

原本还想去看看芬奴怎么样了,但是在有些疲惫,而且茶告诉我明天芬奴就修养好了,而且还可以参加女奴调教,让我明天再找她也不迟,我想想也是,所以就回到了住所,为第二天的观摩学习做准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