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乳蕩婦(續寫) (21.1) 作者:robert5870

【豪乳蕩婦(續寫)】 (21.1)

作者: robert58702021-5-14發表於SIS

芬奴在一個星期的時間裡不但學會了如何服侍女人,讓女人快速進入狀態,快速獲得快感的能力,而且對於肉慾的忍耐力也獲得了提升。

為了折磨芬奴,女人們用帶著軟刺的硬橡膠圓箍套在芬奴的乳頭和陰蒂上,令芬奴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始終處於發情狀態。為了快點得到性釋放,發泄肉慾,芬奴必須儘快的完成女人們的任務。作為完成任務的獎勵,女人們就會狠狠地姦淫凌辱芬奴一番,如果任務失敗,芬奴不但要延長禁慾的時間,更要強逼著芬奴選擇增加性慾的方式。

口服春藥,或者將混有春藥的灌腸液注入芬奴的腸道,最令芬奴痛苦懼怕但是又有些期待的是將帶有刺激性藥液注入膀胱的懲罰,雖然每次注入量都很少,而且刺激性也並不大,但是隨著失敗次數的增加,經常讓芬奴感到小腹部和尿道猶如烈火灼燒一般的痛苦難忍。尤其是在經歷了一天的磨難後,頭暈眼花,全身肌肉酸痛,全身骨骼尤其是腰部好像已經碎裂的刺痛感覺,再加上腸道和膀胱好像就要被張破一般的那種火燒火燎的感覺,令芬奴整夜的輾轉難免。這樣的經歷讓芬奴對於這種懲罰懼怕不已。

但是等到每天唯一一次盡情排泄的機會,將體內所有的脹痛和灼燒感覺一口氣排出體外,充滿快感的排泄過程,令芬奴感到這是比高潮餘韻還要甜美的感覺。

那種久違的快感和感動往往令排泄中的芬奴又哭又喊,噴薄而出的藥液刺激著尿道口和肛門的那種快感,被藥液衝擊的尿道括約肌和肛門括約肌一起痙攣的感覺,在排泄後全身一松的甜美,都令芬奴欲罷不能。

在調教芬奴的這段時間裡,芬奴就好像馬戲團里的動物一般,做的好就會得到少許獎賞,做不好或者失敗,就會遭受吞吃強烈短效春藥的懲罰。這種短暫的強烈春意對於芬奴這種一天都離不開人凌辱姦淫的淫娃蕩婦來說,確是比疼痛來的更加有效。

為了儘快緩解一下對於肉慾的渴望,哪怕只是隔靴搔癢般的被玩弄幾下,芬奴也要強迫自己壓下強烈的性慾,維持清醒的頭腦,全身心為女主人服務,以便得到女主人滿意的獎勵。

如果芬奴完成任務,女主人會視自己的滿意程度給與芬奴不同的獎勵,比如玩弄一會兒芬奴的性器官,抽打幾下芬奴身體的敏感部位,或者用情趣玩具刺激一會兒芬奴的性器官,最高評價就是允許芬奴用全橡膠假陽具來安慰自己一會兒。

但是這些刺激都只是短暫的一段時間,如果芬奴做完一個任務就去享受片刻,然後來接下一個任務,就永遠不會得到高潮,甚至連隔靴搔癢都做不到,只會越弄越癢,還不如不弄。所以為了獲得高潮,芬奴必須在女主人玩弄自己的時間里快速的,高質量完成另一個女主人的命令,才有可能獲得足夠的快感來達到高潮。

但只是得到連續兩個女主人的滿意肯定是絕對不夠的,尤其是對於芬奴這種飽經了姦淫凌辱調教對於普通性愛幾乎沒有感覺的蕩婦來說更是不值一提。要想得到高潮所需的刺激,芬奴必須同時完美的完成兩個女主人的命令,而且還必須連續獲得滿意的評分才有可能得到期待許久的高潮。

為了讓芬奴知道自己的做的對不對,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對錯的程度,女主人們往往都會用她們獨特的方式告訴芬奴。

如果芬奴令自己非常的不舒服,她們就會咬牙切齒的一邊責罵芬奴,一邊用充滿侮辱性的詞彙一邊咒罵芬奴,一邊讓她們的女奴做出示範動作讓芬奴繼續為自己服務直到滿意至少是及格為止。而她的同伴也會根據自己夥伴的言辭和反應對芬奴做出懲罰或者獎勵的措施。

為了讓芬奴儘快的學會如何服侍自己,令自己得到快感,女人們不禁會如實的反應自己的表情,讓芬奴知道自己是否愉悅,更會在滿意的時候對芬奴給與額外的獎勵。比如用和善的眼光看著芬奴,並且愛撫芬奴的頭髮,或者玩弄一會兒能夠碰的得到地方,比如屁股和臉頰。對於芬奴這種已經被調教出特殊體質和變態心理的性奴來說,女主人的最高獎勵就是暴力地抓緊自己的頭髮,強逼著自己仰起臉後,狠狠地給自己幾個耳光。如果女主人非常滿意,獲得了完美的評價,她們不禁會打自己的耳光,還會用一邊用最惡毒的詞彙羞辱自己,一邊往自己的嘴裡和臉上吐口水。

這些令所有正常人都倍感屈辱和憤怒的舉動對於芬奴這個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被慾火燒的全身發燙,急需解決釋放肉慾的淫娃母狗來說這簡直是女神的恩賜,主人的恩澤,母狗的福祉。為了繼續追求這樣的福祉和恩賜,芬奴強忍著遍布全身針刺一般的酸痛以及撕裂一般的灼痛感,努力的付出一切能夠付出的努力,全身心的投入到討好女主人的服務里。

剛開始的兩天裡,芬奴沒有摸到訣竅,也沒有服務女性的經驗,被女主人們強灌了不知多少春藥,肚子鼓起到極限,可以看見皮膚下的青色血管,膀胱更是被女主人們注入超過常人極限三分之一的刺激性藥液,令芬奴在整整兩天的時間里不停的哭嚎哀求,為了不讓芬奴有少許的釋放,她們將芬奴禁錮在拘束架上,拳打腳踢,增加芬奴的痛苦,直到芬奴終於放棄哀求,老老實實的強忍住體內的慾火和排泄的慾望,為女人們服務為止。

為了不再遭受令人難忘的肉慾處刑,在第三天,芬奴終於可以強迫自己拋開一切,全身心的服務女主人們。而換來的獎勵則是拖著自己精疲力竭的身體,忍受著雙腿的酸痛,腰部的刺痛和脊椎撕裂的劇痛,騎在那個被她們暫時稱之為大雞吧猛男的假人身上,通過深蹲和扭動腰部,在十分鐘的時間裡盡情的享受性愛的樂趣,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玩弄自己的身體,刺激自己的性敏感部位,用各種情趣玩具刺激自己,折磨自己,抓揉自己的乳房,揉搓自己的陰蒂,用假陽具抽插自己的嘴巴和喉嚨,用沾滿自己乳汁的雙手抽打自己的耳光,還可以要求女主人的女奴拿著馬鞭抽打自己的身體,幫助自己快速高潮。

而作為請求幫助的代價則是被巨大的沒有任何多餘功能的假雞巴頂在子宮頸上整整一晚。芬奴的身體被鐵鏈固定,只能向下,無法向上,所以重量全部由子宮頸承擔,那種脹痛和撕裂的感覺,再加上膀胱,尿道,肚子的脹痛灼燒感覺,再加上不管自己如何扭腰也無法緩解分毫的強烈肉慾將會折磨芬奴整晚,但是折磨的時間越長,早上起來排泄時的那種快感也就越強烈。

這種在痛苦和絕望中期待幾個世紀的折磨,一但得到宣洩的出口,就如火山爆發一般,形成令人嘆為觀止的噴射景象,在這時,倒立著排泄的芬奴也被這強烈的排泄快感刺激的芬奴雙眼反白,面容扭曲,眼淚鼻涕口水不受控制的在芬奴那張嬌好的面容上留下骯髒但是卻令人振奮的一筆。

最令觀眾津津樂道的確是芬奴一臉的悽苦神色,垂淚的雙眼滿含哀求之色,像小狗般蹲在地上做乞求妝,被女主人打耳光打出了高潮的情景。

在沒有任何其他刺激的情況下,只依靠打耳光就能高潮的蕩婦在性虐論壇里引起一番轟動,令觀看芬奴調教過程的觀眾數量激增,付費用戶再創新高。

在這一個星期的調教後,芬奴身疲力累,再也無法刺激出一點體能的芬奴被重新裝回了玻璃小棺材之中,就好像來時一般,全身都被泡在乳白色的藥液中,各種刺激用具將芬奴的敏感部位沾滿,對已經虛脫無力的芬奴繼續刺激,讓芬奴在班昏迷狀態下也要強迫她維持發情狀態。

回到莊園後,已經虛弱無力,徹底昏迷的芬奴被人從棺材裡拖了出來,在帶好封閉五感的頭罩後,被丟進一個裝滿透明色液體的玻璃缸里。

在玻璃水缸里的芬奴好像重症監護室里的病人一般,臉上帶著呼吸面罩,嘴裡塞著一根幾乎插入到胃裡的粗大管子,好像屍體一般被浸泡在透明色液體里,調理回復早已不堪重負的身體。

根據調教師茶的介紹,這是專門為租借之後的女奴回復身體用的,這些藥液中含有多重礦物質,好像火山溫泉一般,可以讓那些疲累不堪,傷痕累累的女奴們儘快回復健康,尤其是芬奴這種沒有外傷,但是內傷遍布的女奴效果最好。

這些內傷雖然絕對不致命,但如果醫治不及時將會留下病根,影響健康,會令這些出色的女奴們提早步入老年。

不僅僅是身體的健康問題,更大的問題在於皮下的淤血等會讓女奴的外表提早鬆弛老化,進入老年階段。所以不管是出於人道也好,為了商業利益也罷,讓女奴維持較好的容貌,細膩的肌膚,健康的身體,是高級調教師最關心的。畢竟女奴已經為了主人拋棄一切,甚至是人的尊嚴來取悅主人,要是主人也將她們視為一次性的工具未免說不過去。即使不是芬奴這種難得一見,不僅奴性大,樣貌好的女奴,就是一般女奴調教到一定程度也實屬不易,沒人會願意看到她們提早報廢的事情。

所以調教師一般都擁有較高的醫學常識,雖然比不得那些專業醫生和心理治療師,但是跟一般的醫生相比,調教師掌握的醫學基礎知識未必會比那些醫生們差。

聽到茶的介紹後,不不禁想要跟他學習,成為一個合格的調教師,即使不是為了錢,為了左擁右抱也要好好學的上一學,畢竟贊在學校里的學習成績也不是全班墊底的不是嗎。

但是聽到茶的建議後我不禁有些吃驚,不是因為茶不願意教我,或者收費高,而是因為茶建議我先進入莊園的調教師學習班先系統的學習一下再自己找老師跟著學。

經過茶的解釋我才知道,這座莊園不但陪徐女奴,還有男奴和調教師的培訓,從初級到高級的都有,還能點名指定老師跟著學習,但想要指定老師指導自己的前提是先要取得一定專業知識,像我這種與門外漢相去不多的調教師是在不適合跟著調教師學習。

在茶的介紹下,我才知道我看到的這些女奴只是正做性奴莊園的冰山一角。這座莊園從性奴那裡得到的營收占比連一半都不到,而且女奴的收入遠不如男奴高,其中最大的收入來自於調教師的培訓課程。

每年進入莊園學習的人都有過千之數,參加性奴調教的人不過上百之數,而且男女奴都有。換句話說在這上千人里,參加調教師學習的人數遠比性奴要多的多,而他們所支付的學習費用更是驚人。尤其是去掉那些醫療費用,服裝費化妝品這些必不可少的額外支出之後,調教師的純收入更使得性奴的收入難望其項背。到了最高級調教師的課程,一堂課居然要一萬多塊,一個調教師一天的純收入收入遠遠的超過性奴的收入,要是再去掉性奴所必須的一些花費,高級性奴的租借價格甚至都趕不上一個調教師一天所能賺取到的零頭多。

這樣的收入刺激更堅定了我要成為一名高級調教師的信念。為了打成我的目標,我將所有的事情拋之腦後,將所有的影視業務交給總監打理,一定要在短期內成為一名高級調教師。

對於金錢的渴望和豪華生活的渴望,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調教師的學習中,廢寢忘食的學習中,我不但忘記了詢問為什麼自從我回來以後就再也沒見過阿強和高原他們兩對母子,更忘記了參加旁觀芬奴確定女奴等級的評定過程。

直到總監將一份芬奴的評價結果放在我面前時,我才想起來我提出讓芬奴參加性奴連考評定的事情。在看到芬奴的性奴評級之後,我才如夢初醒的意識到我居然埋頭苦學了將近大半個月。

我一邊收拾著堆放在桌子上的光碟和書籍,一邊裝出漫不經心的樣子,懷著興奮和自豪的心情詢問總監芬奴的評級結果。

我之所以敢給芬奴報名評級連考,就是處於對芬奴的絕對信心。芬奴不管在奴性上還是容貌上都屬於絕對的高品質,這不是我自誇,而是論壇里的那些觀眾們對她的評價,其中還有不少性虐屆的資深人士都對芬奴提出了相當高的評價。甚至還有人私信我願意付出幾百萬的代價來購買芬奴。

對於這些傻X我的回答一律是不,就給這麼點錢就想從我手裡獲得這麼一隻能下金蛋的母狗,未免太小看人了。雖然以目前的收入來看,幾百萬美元夠我忙活三四年的,但是只要芬奴獲得了名氣,再加上布萊恩,一年弄個幾百萬絕對不是難事。要是再加上我調教師的收入,哼哼,一年怎麼不能弄個小几千萬花花?

腦子裡的美夢還沒做完,就被總監的一句中級女奴勉強及格,高級女奴幾乎零分的回答驚回了現實。看著總監一臉輕蔑充滿嘲笑的嘴臉,聽著總監幸災樂禍,充滿鄙夷的話語,我不假思索的大喊了一聲他們是不是作弊了。

可是喊完我就後悔了,真要是作弊芬奴的評級應該是越高越好,最好是滿分,畢竟租金與評級是掛鉤的。這年頭商家都在大力鼓吹自己的商品有多麼好,哪有批評自家商品短處的道理?

雖然網上對芬奴的評價都是在說芬奴淫蕩下賤不知廉恥,但是對於性奴來說,這是最好的讚揚啊?而且那些評論都在說芬奴是個天生的性奴,不做終身性奴真的太屈才了。而且有好多人都說芬奴的資質是在太好了,簡直就是極品性奴。

就是因為看到這些評論我才決定讓芬奴進行評級連考的,可為什麼兩者之間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總監看到我疑惑的眼神不禁語帶嘲諷的說道:「你以為被人操得時候不反抗,被人打幾個耳光就能高潮的女人就是極品性奴了?真要這樣的話,妓女們可就都是極品性奴了,這極品性奴也就爛大街了。」

「那你說為什麼芬奴的得分才是個位數?」我不服氣的看了看總監,又看了看桌上被翻開的評分,讓總監給我個說法。

「看見沒?評級的得分可是有要求的。作為初級性奴,只要被人凌辱姦淫抽打的時候不反抗,就能拿到高分,所以芬奴在初級性奴這裡拿到了滿分,但是性奴的等級越高,要求也就越嚴格。對體能耐受力,性技巧的要求也就越高。」總監一邊說,一邊指著芬奴得了零分的性技巧一項,進行翻譯和解釋。

經過總監的解釋和翻譯我才終於知道為什麼芬奴在極品女奴等評級中,滿分五十六分,才得了三分。

就像總監說的,女奴等級越高,相應的要求也就越多,而且越來越嚴格。

就性技巧一項而言,不僅僅要求女奴有過硬的床上功夫和口交技巧,而且對自己身體的必須有嚴苛的把控能力。

比如在高潮這一項上,就有幾種要求,而且每一種都近乎不可能,一小時之內連續高潮十五次,要想拿到滿分,必須每小時高潮三十次以上才行。在這樣的基礎上,女奴還要堅持兩小時才算合格,三小時以上才能拿到滿分。這樣的要求無疑不僅僅要求女奴有敏感的身體,在無形之中,對女奴的體力和耐力也提出了嚴苛的要求。

再比如性技巧,初級女奴只要能讓六個人在一小時之內在自己體內射精就能拿到滿分,但是從高級女奴開始,所謂的一小時之內讓六個人在體內射精的意思就變成了必須同時射精,而極品女奴必須要做到所有人射精的同時自己也必須用高潮配合才行。換句話說,作為一個極品女奴,她不僅要對自己的身體把控自如,還必須擁有豐富的性經驗和技巧才。對於極品女奴來說,不管插入自己身體的雞巴有多少根,要麼誰都別高潮泄身,要麼就一起高潮泄身。這種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對於極品女奴來說,是必須的,而且還必須成為一種習慣。

就這幾樣芬奴就完全無法做到,更何況之後還有耐久力和忍耐高潮和排泄的要求,那些事情對於芬奴,尤其是現在的芬奴來說更是不可能。比如在多種情趣用品的刺激下堅持四小時不高潮這一項,芬奴就無法做到,更何況想要拿到滿分必須堅持是個小時呢。

對於體能,芬奴就更是不用提,在蹲著馬步,雙手抱頭的情況下,進行連續深蹲扭腰一個半個小時,滿分為三小時,而且期間還必須每小時高潮至少六次才能拿到滿分。

聽完總監的解釋之後,我無奈的看了看評級結果,我得情緒一落千丈,自信心更是被打擊的支離破碎,近乎變成粉末,更何況極品女奴不禁對身體和經驗有要求,對於語言著裝以及氣質也有相當的要求。

我垂頭喪氣的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不禁安安盤算芬奴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拿到極品女奴的評價,因為對於現在的芬奴來說,她除了容貌和手感兩項以外,簡直一無是處。

當我想起芬奴被人姦淫凌辱了這麼多年都白被玩弄了的時候,不禁發出哈哈的無奈大笑:「沒想到呀沒想到,還是洋鬼子會玩啊,這麼多年的調教居然全白費了。嘿嘿嘿~~哈哈哈~~~」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笑,反正就是在大笑,笑的好像還很開心的樣子。

「先別笑了,要不要我跟莊園的人說說?增加芬奴的訓練量?讓她早點成為極品女奴?」總監帶著些許關切的眼神看著我問道。

「能行?」我止住笑聲,咳嗽了兩聲問反問總監。

「行是行~不過~~」總監有些為難的說道:「嗯~~很辛苦,而且要一定的花費,跟莊園談談吧。」

「也好,要是他們要收費的話,我可就不幹了。」我斬釘截鐵的回答道。

「行,我試試去,看看套交情能不能管用。」總監嘬著牙花子狠狠地說道:「不過別有太大信心,感情什麼的對洋鬼子可不一定好使。」

我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示意總監趕快去談,而我則需要思考一下以後得對策和收入問題,更主要的是儘快知道他們怎麼訓練女奴,只要知道怎麼訓練女奴,即使不用他們,我也能把芬奴訓練出來,獲得極品女奴的評級。所以當務之急是趕快找到阿強和高原,跟他們商量商量,大家一起努力偷師學藝,然後再綜合一下所見所學,調教出三個極品女奴,那之後的豪華生活將唾手可得。

為了這個目的我決定等在找到阿強和高原之後再仔細商談一下,但頭等大事則是先弄清楚他們訓練女奴的辦法,所以我又找到調教師茶,提出讓他帶我到處看看的請求。出乎意料之外的簡單,聽完我的請求,茶居然一口答應下來。

在第二天見面時我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訓練調教女奴應該屬於商業機密,為什麼還會允許別人觀看呢?茶哈哈一笑向我不厭其煩的詳細解釋了一番。從茶的解釋中我終於明白他們為什麼不怕泄露機密了。

調教這種事情,其實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強迫不來,雖然有人為了金錢會資源成為性奴,但那種為了某種目的強迫自己變成性奴,和因為愛好而成為性奴的人有本質區別,就像妓女和蕩婦的區別差不多,雖然床上技術都差不多,但是跟人的感覺卻有天壤之別。而且性虐這種事情的基礎是信任,如果彼此失去了信任,只是純粹的基於發洩慾望或者利益而言,是絕對調教不出高級女奴的。

在調教的過程中,女奴必然要付出相當的努力,但是調教師也必須付出相應的經歷,調教師必須時刻陪伴在女奴身旁,如果只是給女奴布置好功課和功課,然後自己跑出去玩樂,或者只是將女奴當做發泄的工具,對女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種發泄的舉動根本算不上調教,只能讓女奴變成一局沒有思想的行屍走肉。

真正的女奴應該有血有肉,有自己獨立的思想和自己的風格,在保留這些特點的同時,在主人面前展示自己淫蕩下賤的一面,這是只屬於主人的領域,別人無權享有。而這一切的基礎在於信任。比信任更進一步的就是相互的愛,而這也正是調教極品女奴的基礎。

女奴對於主人的絕對服從必須處於愛,由愛生敬,由敬生畏。而這種畏,不是畏懼,而是依賴,是在精神和肉體的絕對依賴下產生的畏,是敬愛的表示,而不是對於主人懲罰的驚恐。

所以想要調教出一個極品女奴,主人的要履行的責任和義務遠比女奴要多的多,這也是為什麼極品女奴難得一見的原因,要不是想要看看芬奴有沒有成為極品女奴的潛力,在完成初級女奴考試之後,也就停止了測驗了,絕對不會再浪費時間接著考驗下去了。

如果不是看在芬奴還依然保留自我風格的份上,在評級時網開一面,芬奴連中級女奴的評價都拿不到。所以,芬奴現在要做的訓練是從中級女奴開始,而不是從高級女奴開始,對於這一點茶希望我最好有所準備。

我和茶兩人坐在高爾夫球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但雖然談話還算愉快,但是茶給我的感覺確是他有些事情沒告訴我,不知道是因為以我現在的知識理解不了,還是話題比較深入,以他目前的中文水平表達不準確,令他難以開口。不管什麼原因,既然人家不想開口也就算了,沒必要非要追根究底。那樣做有害無益,令人反感,還不如給人家留個好印象來更好些。

我在茶的帶領下開始參觀莊園的調教訓練基地,一圈轉下來不但大開眼界,還發現了好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一直以為性奴都是那些為了錢將自己出賣的人,所以有錢有勢的人絕對不會成為性奴,但是在這座莊園裡,我發現有好多人花費巨資讓別人凌辱玩弄自己,更有人出錢讓別人把自己的身體抽打的青紫一片,更有甚者甚至被真正的皮鞭抽打的皮開肉綻。

還有好多社會名流,站在經濟或者整治的金字塔頂尖的人,居然會在這裡四肢著地,全身赤裸,被人牽著項圈到處爬,而且還非常謙卑的低下頭,按照性奴的標準動作親吻主人的雙腳,他們的動作表情甚至比性奴還要標準流暢。

這些社會名流的舉動令我是在震驚,而更震驚的是,這座莊園不但有男女性奴,還有人妖。我就親眼看到一個帶著能夠封閉五感頭套的男人,全身赤裸著,像實驗室的青蛙一般被固定在一個高腳座椅上。

在高腳椅上的人妖被一男一女兩個人夾在中間,女人用雙腿間的巨大假陽具狠狠地抽插著他的嘴巴,男人則狠狠地抽插著他的肛門。在他們周圍的人手裡拿著各種情趣用具,不停的刺激著人妖的敏感部位,強烈的刺激讓人妖不住地射精。

每次人妖射精後,他周圍的那群人就會用更加刺激的方法刺激他的身體,玩弄他的雞巴和睪丸,令人妖再次進入狀態射出精液。

當人妖再也無法勃起時,玩弄他雞巴的女人就會拿出一個針管,將針管里的藥液注射進入人妖的雞巴或者睪丸里,然後再次開始刺激他的敏感部位,繼續射精。

看著躺在高腳椅上,被人強逼著不斷射精的人妖不禁有些震驚,生怕他會被這些性虐狂們給弄死,但轉念一想,莊園的性奴死了也不關我的事,更何況,莊園的性奴都是有保護措施的,頂多就是躺在床上個把星期而已,真要被人玩死,還沒那麼容易,也就將這件事忽略過去。畢竟我對男人還是沒多少興趣的。雖說他的胸部和身材確實不錯,但他畢竟是同性,可憐他一下意思意思也就算了,實在不值得我浪費腦細胞記住他。

跟著茶在基地轉了整整一天,轉的我身心俱疲,但是有用的真沒看來多少,整個莊園就像個大型的健身房,各種健身器械一應俱全,那些不知道是主人還是女奴的男女們都在專人指導下,在健身器材上揮汗如雨。打網球,游泳的人也不在少數,實在不知道這算是什麼調教。

原本還想去看看芬奴怎麼樣了,但是在有些疲憊,而且茶告訴我明天芬奴就修養好了,而且還可以參加女奴調教,讓我明天再找她也不遲,我想想也是,所以就回到了住所,為第二天的觀摩學習做準備。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