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乳荡妇(续写) (16.2) 作者:robert5870

作者: robert58702020-8-14 时间: 2020-8-14 15:06 标题: 豪乳荡妇 第十六章 第二节

豪乳荡妇

第十六章 第二节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四人重新回到处刑大厅,看着一个个被摧残到满身大汗,不住抽搐的女奴们不禁又开始兴奋起来。很多女奴已经被折磨到失神,好似烂泥一般的任人摆弄。还有一些女奴在药物的作用下依旧亢奋的接受着游客们的蹂躏。

惨遭蹂躏,失去意识的女奴好像垃圾一般被丢在地上,随着颤抖着身体,发出一声声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呻吟。烂泥一般的女奴们无法激起游客的欲望,所以游客们开始相互玩弄。一个健壮的男扮女装的人妖,四只着地狗爬在地上,撅起肥硕的大白屁股接受别人的抽插。正在抽插他屁股的是一个女扮男装的肌肉女,下体穿着一条黑色的带有粗壮假阳具色的皮质丁字裤,肌肉女双手扶着人妖的腰,将假阳具一下又一下的深深地,狠狠地刺入人妖的屁眼里,全部拔出,在狠狠地一下起根没入,令狗爬在地上的人妖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甜美的呻吟。还有的游客,已经赤身裸体,一对一的交战在一起,解决着自己的肉欲。

整个处刑大厅已经变成了一个肉欲的海洋,如果不是脖子上的项圈标识,根本分不出谁是女奴谁是游客。有的女奴被三五成群的游客按在地上奸淫,有的游客被两三个女奴夹在中间,被女奴们穿着带有假阳具的黑色丁字裤贯穿身体,用三穴为女奴服务。

随着时间的流逝,尽兴的游客们开始离开,从原来的游客多,变成了女奴多的情况。我和高原他们四人挑选了自己最喜欢的女奴,让女奴们单独为自己服务。我终于享受到了人生第一次莺歌燕舞的大爷生活。四五个女奴围绕在我身边,正抢着为我进行服务的感觉,实在是难以言表。

我右手搂喜欢的那个四十岁老女奴,左手搂着一个身材纤细,矮小的菲律宾一带的深肤色女奴,不停的吸允几下她们的乳头,分开的双腿间,两个混血黑女奴,为我吸允舔弄鸡巴和蛋蛋,还有那个黑色头发的德国格格巫女奴,正被我坐在屁股下,伸长舌头舔弄我的屁眼。

这梦幻般的生活只维持了一个小时,我就再也射不出来了。虽然很遗憾,但是我已经无能为力。虽然我不想离开女奴们的温柔乡,虽然我还想再体验体验女奴们温软湿滑的香舌在身上游走挑逗的滋味;虽然我还想沉醉在鸡巴和屁眼被双重刺激的感觉里,虽然我还想再试试左手扣逼,右手捏乳的感觉,虽然左拥右抱,吸允鸡巴,舔弄蛋蛋的感觉很美好,但是被舌头进入屁眼的感觉更好,尤其是这两种滋味混合在一起的时候,真的让人欲罢不能,飘飘欲仙。但是,真样的生活是我无法支付的,所以我注定是要离开的。于是,在我用蹩脚的英文知道了老女奴的名字和国籍后,疲累的回到了房间,沉沉睡去。

迎接我的是第三天清晨的阳光,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的全身上下的虚弱无力和酸痛,以及饥肠辘辘。在一番忙碌后,我虚弱的走出了房间,遇到了同样腰酸背痛的阿强和总监,一起向餐厅走去。在询问之后才知道,高原那小子那天晚上遇到了一个中年美妇,跟人家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搞在了一起,已经住进了那个中年美妇的房间。其实也难怪,人家高原长的比我好看,再加上一身的腱子肉,虽然比不过那些黑人的结实,粗大,但是胜在年轻,有活力,人家美妇要的就是肉欲,至于交流,有没有的也就那样了,肢体语言足够了。

在我们来到餐厅后,看见高原正在和一个中年的金发美妇面对面的坐着有说有笑。我们一脸的吃惊看着身穿一身西服,打扮的风流潇洒,一副精明干练,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的模样。

等来到高原身边才知道,不是高原会了外语,而是金发美妇从小到大生长在香港,所以会中文,只是说的不太好而已。中年美妇举止大方,体态婀娜,充满风情,令人垂涎欲滴,引起我和阿强心里一阵阵的羡慕嫉妒恨。

一顿饭吃完,高原又屁颠屁颠的跟在中年美妇身后一起走了,只留下我们三个坐在椅子上面面相觑,不住地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咒骂。

吃完饭后,我们三人实在无聊,商量起如何打发时间。于是总监提出一起去看看调教女奴,为以后做打算。如果我们的女奴被留下了,我们也可以自己再找女人进行调教,这就是所谓的技不压人吗。而且还可以吧调教女奴的过程全部记录下来,刻录成光盘来换取钱财。总监的提议整合我们的想法,我们欣然同意。

我们三人开始向女奴训练基地走去。我们在去训练基地的路上,总监开始给我们进行科普。所有的女奴,不管是性奴还是畜奴,在进入庄园后,都要完成初级训练。就像上学一样,先从最基本的开始。对于一个女奴最重要的事情既不是长相也不是身材,更不是性技巧,而是服从性,对于主人的所有命令都要毫不犹豫,毫无怀疑的马上执行。而且不管主人在不在,都要忠实执行主人的命令。这对于一个女奴来说,才是重中之重。其次才是体能性技巧之类,可以在后期训练的附加能力。女奴的基础训练包括很多项目,比如女奴怎么走路,怎么下蹲,怎么跪坐,总而言之一句话,女奴的所有日常行为都有其标准姿势,就连怎么上厕所也有标准动作,更何况那些如何求欢,乞求惩罚的动作,更是规定的详细。

听着总监的介绍,我们更是想要尽早的到达训练基地,尤其是我。因为我心里带着些许侥幸,希望可以在畜奴训练地看见那个名叫布莱恩来自英国的四十岁老女奴,虽然知道这并不可能,但我还是充满希望的加快脚步,走向训练基地。

来到训练基地,出人意料之外,居然遇到了高原,打听一下才知道,原来高原的女伴想要跟高原一起来看女奴调教,结果女伴有事先行离开,只留下高原。那就正好,我们四人一起在训练基地转转看看。

转了一圈才知道,说是基地,其实就是个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除了整洁之外,跟基地压根就不沾边,有一种进了地下停车场的感觉。昏暗的灯光,灰白色的大块石头磊起来的墙壁,十分的简陋,女奴宿舍就更别提了,就是一些站不起身,不能平躺的狗笼子,狗笼子外面还有一层厚厚的黑布,在不用的时候可以被卷起来,用的时候可以放下来,将狗笼子遮盖的密不透风。

在我个人认为,这狗笼子也属于一种折磨。狗笼子的地面上坑坑洼洼,估计就是被这么设计出来的,躺在上面相当的不舒服。大大小小的金属凸起和小圆柱,让躺在上面的人异常难受。尤其是将布帘放下之后,黑暗随之而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狭小空间里,令人感觉更加的闷热,难受。

女奴身上穿的衣服,虽然是标准的哥特风格女仆装,但这衣服我宁可不穿,不知道是什么粗糙的布料,穿在身上就好像有无数的小针在扎皮肤一般,就是用这衣服擦屁股都嫌拉屁眼。这么好的庄园,为啥就不舍的给女奴弄好一点?非要这么扣吗?

总监在听到我的不满后,总监也是一脸困惑。询问调教师之后才知道,这是女奴的课程之一,是故意这么做的。粗糙的制服令女奴们非常难受,在长期的穿着中逐渐产生对衣物的厌恶感觉,从而喜欢裸露。在黑暗闷热的环境中让女奴产生孤独和绝望的感觉,从而产生对调教或者伺候他人的想法,进而喜欢上被人调教或者奸淫。

随着等级的提高,女奴的生活环境也会随之改变,这些措施即是一种鞭策也是一种攀比,既能提高女奴进步的效率也能强化女奴们的耐受力,一举多得。尤其是在女奴心里,这些都是自己产生的想法,而非主人强加给自己的,所以接受起来更加容易,再加上类似于催眠洗脑一般的宗教思想,可以让女奴更快的进入状态,成为身心意识以及思维都成为极品玩物。

听到解释,我们不禁咋舌,原来调教一个女奴是这么麻烦的事情,既花钱又费心,我们不断地庆幸自己的好运气,更庆幸自己做出了让女奴加入庄园学习的决定。

现在这时间女奴们在哪里?我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调教师微微一笑,推着一个放满金属器具的小推车,示意我们跟着他走。我们跟着这位法国本土,叫做本的英俊男调教师来到一间闷热的健身房,看到了正在健身的女奴们。女奴们的脖子上挂着标识的项圈,正按照健身塑身教练的命令做着动作。身穿一身大红色健身短衣的健身女教练的身材纤细匀称,挺巧的屁股,平滑的小腹,鼓起的胸部,修长的大腿,无一不令人羡慕。女教练的手臂,双腿上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浑身充满了生命力和活力,让我不禁想入非非。

尤其是女教练的屁股下坐着的椅子,更是让我产生了一种将教练推走,自己坐坐的冲动。女教练身下的座椅,是两个头下脚上的女奴。两个女奴背对背靠在一起,低着头,肩膀抵着地面,双臂撑着自己的腰,双腿甚至,用双脚脚趾瞪着地面。在她们的阴道和肛门里正塞着两根巨大的假阳具,女教练坐着的平板,就架在这四根假阳具上。女教练盘膝而坐,将身体全部重量施加在屁股下的坐垫上,坐垫在女教练的重压下推挤着刺入女体内的巨大假阳具,更深的进入女奴体内。她身下的女奴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巨大的撕裂感和难以呼吸的痛苦令女奴们涨红了脸,连胸脯都是一片绯红。女奴们身上的汗珠不断涌出,将身下的白色地毯沾湿一大片。女教练坐在人肉椅子上,对站成一排的女奴们发号施令,好不意气风发。

在女教练的面前站着好几个女奴,芬奴,玉奴,红奴赫然在列,在她们面前站着的居然是我朝思暮想的布莱恩,在见到她们时不禁让我心里一阵兴奋。

身穿蓝色紧身短衣的布莱恩,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辫,未施脂粉的脸上挂满汗水,让她的微笑看上去更加灿烂,手臂和,大腿和腰部的水珠令布莱恩看上去更加性感迷人。在布莱恩的对比下,我们的女奴看上去就有些过于丰满和粗壮,虽然跟别的女性相比,我们女奴的身材已经算是不错的,尤其是带点婴儿肥的芬奴。但是脂肪毕竟是脂肪,虽然摸上去感觉不错,但是岁月不饶人,随着年龄的增加,芬奴她们的皮肤开始松弛,不像前两年的那般紧致,开始出现微微的下垂,所以为了增加我们女奴们的使用年限和使用寿命,健身已经迫在眉睫,现在成为一项必修课,那是再好不过了。

所有的女奴们穿着健身用的紧身衣,在女教练的口号声中做着统一的动作。女奴们在教练的口号声中蹦蹦跳跳,随着跳跃,女奴们的双臂和双腿伸展向身体两侧,然后再跳跃中并拢。在反复二十次之后,再做十个俯卧撑,站直身体后,再做左右转体运动三十个。做完一组运动后,女奴们在教练的命令下转身,昂首挺胸的起步向前走。

女奴们在走路时,高高抬起腿与身体形成九十度夹角,腿弯也是九十度,脚面与小腿形成平面,提起的腿微微向外分开,将自己的下阴部若隐若现的展露出少许。落地时,两只脚的呈一条直线,将自己的私处隐藏起来,随着女奴的走动,女奴的阴部时隐时现,更加激起男性一窥究竟的心理。在走完一圈后,女奴们向后转身,狗爬在地上,将自己的屁股高高撅起,压低腰部,昂起头,好像一条骄傲的小母狗一般,面带微笑的等待着主人的命令。女教练一声令下,小母狗们的动作整齐划一。在膝盖离开地面时,抬起的腿微微向外分开,将自己的阴部裸露出来,但是在落地的时候,膝盖的落地与后膝盖呈一条直线,将女奴自己的下体甚至肛门全部展露出来,然后再藏起来。

两种前进方式都是从女模特的梯台猫步改进而来,目的无非就是强化女奴们对视觉的冲击。一个漂亮的女人,挺着傲人的胸部,扭着小蛮腰,晃动着大屁股,向你款款走来,是个啥感觉?视觉的最高享受也不过如此了。既满足男人的心理,更能激起男人的生理反应。

但是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女奴们都穿着衣服。如果全身赤裸的接受训练不是更好吗?总监也在多方询问之后才知道,因为一个女人习惯了在陌生人面前赤身裸体后,她的羞耻心就会逐渐消失,一个没有羞耻心的女奴就不会对男人产生多少吸引力。比如妓女,皮肉交易,爽完就走,不会有多少回味。但是有羞耻心的女人就不同,在淫辱的时候会更有趣,更能激发男人们的欲望和兴趣,所以如非必要,在所有的调教中,都不会让女奴全裸。这所庄园出产的女奴之所以受人欢迎,就在于女奴们的质量高,淫荡的身体,贞洁的思想,完全服从主人的意志,将身体与灵魂全部交给主人的信念,这些才是一个极品女奴该有的品质。所以在所有的生活训练中,将这些东西潜移默化的灌输给女奴,让她们不知不觉的接受这些,然后被自己烙印在灵魂深处,成为彻彻底底的女奴或者说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美丽玩具。

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但是在目前,我们也只是奇怪,但并没有深究,只是因为没有看到更多的裸体而有些遗憾。

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奴们浑身大汗,背着双手,昂首,挺胸,收腹,撅起屁股,面带微笑站成一排。推着小推车的调教师本,来到女奴面前,开始在女奴们的身上安装金属器械。本拿出小推车上带着铅坠的金属夹子,隔着衣服夹在女奴们的乳头上,然后将夹子上的金属螺丝拧紧,将金属夹子牢牢的夹在女奴的乳头上,在全部工作做完后,女奴们又在女教练的命令下开始做第二轮运动。女奴们乳头上的金属夹子随着女奴们的运动不停地摇摆,让女奴们不住地发出嘶嘶的忍痛声音。

在几轮运动后,女教练从人体椅子上下来,开始让女奴们自己进行训练,而那两个作为椅子的女奴,也在其他女奴的搀扶,颤抖着双腿,站立起来,和同伴一起进行训练。

芬奴,玉奴和红奴被女教练带到一边,进入厕所,开始进行特别指导。因为语言不通,所以布莱恩也被教练留下,由布莱恩进行现场演示。调教师本,推着小推车来到芬奴她们身边,将小推车上的东西丢在地上,让女奴们自己穿戴。

布莱恩站在最前,芬奴她们三个在布莱恩身后站成一排,有样学样。

只见布莱恩先脱掉自己所有的衣物,赤身裸体的站在三个女奴面前,三个女奴也跟着布莱恩脱衣服的时候,被布莱恩制止,三个女奴停止了动作后,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布莱恩,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布莱恩脱衣服,是因为主人的命令。你们要是想要脱衣服必须先学布莱恩,向主人发出请求,然后才能脱。这是女奴的基本常识,可别忘了。”总监及时解释道。

在听到总监的解释后,三个女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看向芬奴,让芬奴先跟着做。芬奴一脸的兴奋,在扭捏几下后,迅速下跪,双腿大大的分开,如果不穿衣服,芬奴的下阴部将会一览无遗。芬奴的双手放在大腿上,昂首挺胸的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快速完成指令的芬奴得到的是女教练的一声呵斥,虽然听不懂,但是根据女教练的口气和声调来判断,一定是很严厉的责骂。但是被责骂的芬奴一脸惊愕,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在布莱尔的示意下,芬奴明白了,是自己的动作有问题。因为自己的腿分的太开了,因为含羞带骚,若隐若现才是勾引他人欲望的最佳方法。如果一下子全部展现出来,虽然很刺激,但是却缺少了偷窥和探秘之类的感觉,会比直接全部展现要有趣的多。总监如是解释道。

芬奴在女教练的马鞭拍打下,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姿势,跪坐在地上。红奴和玉奴也在快速跪好在女教练面前。女教练在看到三个女奴的跪好后,满意的笑了笑,以示鼓励。然后三个女奴学着布莱恩的腔调一字一音,好像小孩子呀呀学语一般,说着法语。虽然知道是自轻自贱,太高主人的话,但我还是想知道到底说的什么。“卑贱的奴仆…恳求…高贵的…主人…允许…贱奴…嗯~那词咋说来着?哦~对了~宽衣…裸露全身。”总监看到我的眼神时马上翻译道。

“这么文绉绉的干吗?”阿强马上问道。

“就是这么说的好不好?”总监不耐烦了。“文明的说法,显得高贵有涵养。”

“我操…高贵~?涵养~~?”我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女奴,又看了看总监,怀疑这老小子在忽悠我。

“一个目不识丁的乞丐,将高贵高雅的女王按在地上奸淫是不是很刺激?我说的是乞丐地心里。”总监解释道。

“哦~!”我们三个恍然大悟。

“所以说…”总监得意洋洋的卖关子。

“嗯~”我们做领导满意的点头状。

“…”总监一脸的无奈状。

三个女奴终于可以流利的说完一整句后,女教练点头,允许她们脱下全部衣物。三个女奴在布莱恩的指点下,将脱掉的衣物全部叠好,放在身旁,将双手背在身后,重新跪在地上,示意主人自己已经完成指令,准备好执行下个命令。

女教练微笑着点点头,发出了趴下的命令,在布莱恩的示范下,女奴们也双手撑地,胸部紧贴地板,分开双腿,挺起腰,高高的撅起屁股。在女教练的一声喝骂后,三个女奴没人屁股上多了一条红痕。不明所以的三个女奴下意识的抬起头一脸疑惑,带着一脸的布满看向女教练。因为布莱恩正爬在地上,看不见脸,所以三个女奴不知道要怎么做时,爬在地上的布莱恩张口向女教练说了些什么,只见女教练一脚踩在布莱恩的头上,拿起马鞭抽打布莱恩的屁股,在一通惩罚后,布莱恩雪白的屁股上多了七八条赤红色的鞭痕。

“别忘了请求啊,笨蛋,刚说完了。”总监出声提醒道,带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三个女奴马上开口,用刚学会的法语,向女教练提出脱衣服的话。女奴们刚说完,女教练先是一愣,然后恍然。三个女奴就会这一句,根本不知道怎么变通,所以三个女奴又在布莱恩的带领下,一个音一个音的学着话。因为有基础,所以这次只要学几个词就好,所以学习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四个撅着屁股的女奴脸贴着地板,分开双腿,等待着主人的命令,或者责罚。

女教练示意本开始进行调教,自己则一屁股坐在布莱恩的屁股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本调教三个中国女奴。

调教师本拿着一根塑料水管,接在水龙头上,开始给三个女奴灌肠,在灌肠的时候,本露出些许惊愕的表情,看了看总监,然后两人对答一阵后,本和女教练都露出一个惊愕的表情,然后啧啧赞叹了几声。

在问过总监之后,我们才明白,调教师本在扣弄女奴的屁眼时发现,这三个女奴的肛门都已经被玩弄过,但为什么还这么紧。总监随即就向本说出了女奴们接受过得调教,以及身体极限,在得知芬奴能够在被灌入八千毫升灌肠液后忍耐半个小时后才排泄的忍耐力表现出了惊奇之色,尤其是在得知芬奴曾经的灌肠记录为九千三百毫升时,更是惊讶不已。

在女奴的肛门里直接塞入一根细软管,在没有肛塞的情况下,每分钟注入二百五十毫升。灌肠挑战的难点不在于强烈的便意,而在于一边忍受强烈便意的同时,还要将肛门维持一定松紧度。太松,软管就会被水压挤出身体,太紧,肛门就会挤压软管的小机关,堵塞软管,停止灌肠液的注入。所以,灌肠挑战的难度就是在忍受剧烈便意的同时,维持肛门的松紧。而且芬奴能够忍受至少二十分钟的忍耐程度,是在令人咋舌。其他两个女奴虽然也能做到,到是忍耐的极限却都不如我的芬奴,就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很得意的。红奴的忍受极限是八千五百毫升,最低的是玉奴,七千四百左右。在知道玉奴的极限也比一般的女奴高出不少,甚至快要达到专业灌肠女奴时,不禁让我们精神一振。充满了民族自豪感的我们,颇为得意的看着眼前的两个调教师,得意洋洋。

调教师本在打开水龙头后,将塑料管直接插进芬奴的肛门里,站在一边仔细注视着芬奴的肚子,直到巨大的水压将软管喷出。多次的猛烈巨量灌肠,让爬在地上的芬奴气喘吁吁,已经分不清芬奴身上的到底是汗水还是清水的时候,本拿出一个金属底座的橡胶肛塞,塞进芬奴的肛门里,然后开始在肛塞里注入空气,将肛塞扩张到芬奴的肛门极限后,拔掉充气球,将肛塞牢牢的固定在芬奴的肛门里。然后又拿出一个连接着荧光屏的塑料软管,插进芬奴的尿道里,然后慢慢的推进,在荧光屏上出现的是芬奴尿道的情况,本看着屏幕不断的推送着软管,进入芬奴的尿道里,在看到一层肉壁后,确定了一下软管的长度,然后才将塑料软管拉出。在塑料软管进出芬奴的尿道时,芬奴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芬奴的双腿和腰部也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但是在女教练的命令下,一动也不敢动。

在确定长度后,本拿出一根特制双层软管,插入芬奴的尿道,不停的推进,制止全部塞入芬奴的尿道里。在确定软管全部进入芬奴的尿道后,调教师本有又拿出一个充气球,插入尿道管的小孔里,开始充气。

在总监弄清楚本在做什么之后,开始跟我们解释起来。这根特制的双层塑料管是被插入女奴膀胱里的。在塑料软管的顶端,有一个充气小球,在注入空气后,小球会漂浮在膀胱的尿液上,只要女奴膀胱里的尿液无法漫过小球,女奴们就无法排尿。

本刚才观察的就是在计算芬奴的尿道长度以及膀胱的高度,在计算出芬奴的膀胱能够容纳的尿液后,调教师本将充气小球固定在八成多,不到九成的高度,芬奴的膀胱里的尿液,将始终维持在九成左右。九成的尿液带来的就是剧烈的尿意,就是我们常说的快要忍不住了。在今后的日子里这种强烈到快要忍不住的尿意,将会时刻伴随着着这三个女奴,直到毕业或者离开庄园。

在确定装好软管后,调教师本,又拿出两根软管连接在芬奴的尿道塞上,另一端连接在肛门塞上。看样子,女奴们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要用自己的尿液给自己灌肠了。在做完这些后,本又在输尿管上,靠近尿道口的地方安装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才将铜铁打造的贞操带固定在芬奴的下体上。

总监在一番询问后,跟我们解释道,这是时刻提醒着这些女奴们,你们的身体是属于主人的,包括排泄器官的控制权,也是属于主人的。

本刚才安装的是一个控制器,可以控制输尿管的闭合,在女奴做的出色时,就会将输尿管打开,让女奴进行排泄,如果犯得错误太多,就会让女奴涨尿作为惩罚。就好像马戏团里的小动物们一样,做的好给口吃的,做不好就要饿肚子。但女奴们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做得好就让排泄,做不好,就等着被憋死。

听完总监的解释,我们不禁对这群洋鬼子肃然起敬,为了玩弄女奴,他们居然能想出这么多的花样,是在令人钦佩不已。

在三个女奴全部装上贞操带后,本又特别拿出两条软管和一个金属乳罩带在芬奴的胸上。根据总监的解释,因为芬奴有奶水出产,所以,他特别的为芬奴准备了一套乳罩。在这套乳罩内部有一个小开关,在打开开关后,芬奴的奶水就流出,如果闭合,不管芬奴的乳房胀痛到什么地步,都不会露出一滴。芬奴产生的奶水会被存储在金属乳罩后方的小存储器内,用于之后的灌肠或者饮用。红奴和玉奴虽然也有金属乳罩,但目的确是阻止她们两个自慰用的手段而已。

三个第一次穿贞操带的女奴,开始还不太习惯,就连走路的姿势也有些怪异。在被女教练教训了几马鞭,屁股上留下了几处深红色的鞭痕之后,当个女奴才想起,女奴走路时的基本步态。踮起脚尖,走猫步。但是因为经常被忘,所以本又给她们三人穿上了一双特制的铁高跟鞋。高跟鞋鞋跟和脚心处各有几根针,如果女奴的脚跟低于一定高度,鞋跟里的长针就会刺女奴的后脚跟,如果还在向下,脚心处的短针就会刺向女奴的脚心,提醒女奴们要踮起脚尖走路。三个女奴在被针刺两会之后,彻底的记住必须踮起脚尖走路的事情,不敢再有丝毫的马呼。

女教练给芬奴带上了眼罩和口塞,侧身坐在芬奴的背上,让爬在地上的芬奴驮着自己巡视各个女奴训练的情况,驮着女教练的芬奴不住地大口喘气,口水顺着下巴流淌出来,滴在地摊上,女教练毫不在意,不时的用马鞭拍打几下芬奴的大屁股,催促着芬奴赶快爬。

红奴和玉奴在布莱恩的带领下加入健身的队伍,挥洒着汗水,燃烧自己多余的脂肪,我们跟随着女教练和总监的脚步,一路有说有笑,一步步走进深渊而不自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