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魂觉醒 (9) 作者:PitGod

【恶魂觉醒】(9)

作者:PitGod2021年5月14日发布于sis001

第九章:

“啊!!!!!!”办公室内回荡着陆一雯的惊吓声,她的双乳被一双来自身后的手抓着,想回头看看背后的人是谁,但是手的主人躲在视线死角,没成想自己的身体还慢慢的发热,最后疲软的趴在桌子上,身体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当背后的那个人撩起OL裙子扒下她的蕾丝内裤时,她只能流出来泪来,嘴上无力的喊道:“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啊”,这一切没有让身后的男人停下,他扶著阴茎在陆一雯的淫穴入口摩擦著。

此刻陆一雯想起了昨天那个赋予她新生活的男人,如果背后的男人是他该多好,为了不让自己被玷污,便想咬舌自尽。

“才过去一天,就认不出我了吗?”

背后的男人当然是我,我在休息室看着陆一雯那曼妙的背影,就想调戏一下她,没想到这妮子性子还有点烈,刚刚听到她内心宁愿被我强奸也不想被其他人玷污,还想咬舌自尽,我就急忙的开了口表明身份,陆一雯听到是那个让她想了一天的男人,艰难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确定身份以后便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似乎晕了过去。

“好家伙,这直接就吓晕过去”

我露出苦笑,这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大,把陆一雯收拾好抱到沙发上让她躺着,她的肚子响发出一阵怪叫,这个女人似乎忙了一上午都没时间吃饭,这让我的内心有些愧疚,坐在旁边掏出手机拨通了习慧语的电话。

“喂,李先生,您好”

“你吃过午餐了吗?”

我的话似乎有一些让习慧语误会,毕竟哪个男人会平白无故的问一个女人有没有吃午餐,特别是昨天还在这个男人面前高潮了,她略微紧张的回道:

“还没有呢,我这也刚忙完”

“那你现在去买一些吃的送来我办公室,记得多买一点”

“好的”习慧语内心不能平静,眼下自己还没有吃过东西,电话那头的我竟然让她买午餐到他的办公室中,脑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而内心有些无法平静。

而另一边的我等待的过程中有些无聊,看到沙发旁桌子上竟然是一本成人杂志,刚想翻开看,手臂穿来一阵疼痛,原来是陆一雯清醒之后咬在我的手臂上,撕咬的部位渗出血液把她的嘴染红,我的内心还有一些愧疚,就没有阻止她,陆一雯咬完,两眼带泪的坐在沙发上,死死的盯着我,我用手臂把她揽了过来,抱在怀里与她解释道:

“刚刚我和你开玩笑的,别生气了好不好,你生气的样子很不好看”

但是这妮子竟然不吃我这一套,身体挣脱开我的怀抱,想就此离开办公室,我心想软的不行那我就来硬的。

“别忘了,你付出了什么才换来了这个位置,甚至连男朋友都不要了,现在就这么放弃了吗?那似乎有一些可惜啊”

我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有很大的效果,让陆一雯停下了脚步,我再一次说道:

“我的女人里你是最幸运的一个,你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报复那个男人,换回工作岗位,所以我才给你机会,虽然我很好说话,但不代表我没有脾气,认清你自己的位置,服侍好我,我会给你更多”,说完我再一次拿起成人杂志翻开查看,似乎一点也不关心陆一雯的去留。

陆一雯没有哭,她是一个要强的女人,也明白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强迫她做过任何事情,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换来的,如果现在离去,那她所做的一切全部都白白浪费了。

沉默一会后,内心下定决心接受了现实,随后扭身走到我的面前,把自己的全身衣物脱下,她明白自己的黑丝大腿有多诱人,所以只穿着吊带黑丝站在我的面前,我的目光被她健硕的黑丝大腿吸引著,两条腿在照进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我迫不及待的摸了上去,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有些不过瘾的抓向她紧实的翘臀,轻轻的抱了过来,她本有些抗拒的站着,但随后放松了身体,两腿张开站在我的面前,我的鼻子闻到她下体传来一股微微的清香,这让我的阴茎死死的顶着裤子。

我回味她淫穴中传来的幽香,脸上的表情要多享受就有多享受,陆一雯看着眼前男人那淫荡的神情,脸色微微一红,仿佛自己得到这个男人赞扬般心中充满了兴奋感,淫液分泌出来。

“嗯~~”呻吟声从她嘴中漏出,原来我的舌头已经开始舔她开始湿润的粉穴,眼睛看向她发红的脸庞,戏谑的说道:“在我面前,不用压抑自己”,接着靠回沙发上,什么也不说,阴茎直挺挺的对着她。

陆一雯明白这是要服侍眼前的这个男人,但自己的性经验特别少,只是和前男友做过几次,其他的都来源于色情电影中,想了想,便学着其中一部影片里,跪在地上,趴在我的两腿之间,脸和阴茎快要贴在一起,虽然自己昨天尝到了它的滋味,但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闻着它散发出的腥臊味,上面似乎还有一股香气,脸上再一次浮现出惊讶的神情,回过神来时两只手已经不由得握住了阴茎的根部,瞥了一眼我正等待着服侍的神情,双手开始套弄起来。

陆一雯的内心在我面前暴露无遗,她似乎还有些不能接受把阴茎吃进嘴里,我呵斥道:

“把它放进你的嘴里”

陆一雯被我的命令吓到了,停下套弄的双手,两只眼睛委屈的看着我,嘴巴离我的阴茎越来越近。

她嘴唇先是包裹住我的龟头,随着我阴茎的深入,她的嘴巴被撑开,两排牙齿磨着我的小兄弟,脸色变得涨红,嘴上不断发出“嗯~~~嗯~~”的叫声。

“把牙齿张开,不要磨着我的阴茎”

我引导着她,她口交的天赋似乎很不错,我的阴茎贯穿到她的喉咙竟然都没有让她产生想要呕吐的现象,这让我忍不住夸了她一句:“很好,表现的很不错”,我赞扬的眼神让她得到满足,随后她扶着我的大腿,开始吞吐我的阴茎,每一次都能贯穿到她的喉咙,我的龟头还被她的喉咙刺激著,而她神情也越发的淫荡,随后退出深喉,学着影片低下头开始舔我的阴囊,时不时的还用嘴包裹住吸一口,右手套弄着我的阴茎。

我享受着她的口交,虽然有些生疏,但她的表现让我感到非常惊讶,我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口交,就连她前男友都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嘴上忍不住的说道:

“真是一直天生的母狗,就连你前男友都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吧?”

陆一雯先是舌头从阴囊往上舔到龟头处,舔着我的马眼,随后左手套弄著阴茎,右手抚摸著阴囊,眼睛瞥向我,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淫荡,一边舔著一边回应道:

“这是~~~第一次~~口交~~~李公子你。”

“别叫我李公子。”

她还没说完便被我打断了话语,但陆一雯有些不依不饶,坚持对我使用这个称呼。

“李公子~~~人家~~~就喜欢叫你~~~李公子~~~嗯~~~。”

我站起身子,并没有反驳陆一雯的话,站在办公桌旁,命令她爬过来趴在桌子上。

陆一雯已经不会反抗我的命令了,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反抗我的命令,刚刚的小插曲只不过是因为我把她吓著了,随后她听话的趴在桌子上,两条黑丝大腿直立起来,没有一丝赘肉的翘臀扭动着,而粉穴早已经被淫液布湿,仿佛在等待着宠幸,要不是我个子够高的缘故,可能连站着操她都做不到。

“啪~~~啪~~~~”看着性感的屁股,我的手掌直接拍在上面,每一次拍击上面都会弹出波浪,慢慢的变的越来越红

而臀部不断传来的疼痛让陆一雯发出似惨叫似快感的声音:“啊~~~嗯~~~~”,她扭头看向我,脸上早已充满了淫靡,汗水从额头滑落到下巴,嘴上求饶到:

“李公子~~嗯~~~不要在~~ohh~~~啊~~~打人家~~~~~了~~~嗯~~~~人家~~~求求你~~~快操死~~我这只~~~母狗吧~~~。”

我们四目相对,我看着她那一脸潮红的表情,耳边传来她求饶的呻吟,我邪魅一笑,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满足这一只母狗,扶著自己的阴茎插入两条黑丝大腿的内部,在阴蒂和阴道外来回摩擦,“啊~~求求你~~~李公子~~~快插进来吧~~。”陆一雯被我不断摩擦著,嘴上再一次发出求饶声。

“咚……咚.咚”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口响起敲门声,我停下了动作,有些不耐烦的喊道:“谁啊?”,门外习慧语发出微弱的声音:“李先生,是我,习慧语”,心里回荡著敲门时听到的呻吟声,“刚刚的声音,难道是陆一雯的?”,我当然听到了习慧语的心声,心生一计,扶著自己的鸡巴对准陆一雯的粉穴,陆一雯仿佛知道要发生什么,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兴奋,真是一只天生的母狗。

“进来”

在习慧语进来的同时,我把鸡巴捅进了陆一雯的粉穴开始活动,“ohhh~~~操死我了”陆一雯发出了超大的满足声,这让习慧语愣在了门口,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淫荡的场景,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即扭头到一旁,但是眼神还时不时的瞄着我和陆一雯的活塞运动。

我操着陆一雯,她还一脸满足的看着习慧语,仿佛习慧语看着她让她产生了莫大的快感,嘴上更加的卖力喊道:“ohh~~~李公子~~~要操死~~~~我了~~~好爽~~~嗯~~~嗯~~~嗯~~~快~~在用力~~。”我胯下的动作没有停止,阴茎和阴道撞击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把东西放进休息室吧”

习慧语听到我的话语,连忙的走进休息室,把午餐放在了桌子上,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电话里我要让她买那么多东西,听着陆一雯越来越近传来的呻吟声,有些心不在焉的把午餐放到桌子上,随后呻吟声出现在门口,她不敢回头看,原来我抱着陆一雯的黑丝大腿出现在休息室门口,下体还交合在一起,每当我走一步阴茎就抽出在深入陆一雯的阴道,我走到桌子旁,在习慧语旁放下了陆一雯,随后让她狗爬式趴在桌上。

“ohh~~~好爽~~~公子要操死雯雯了~~~~嗯~~~~雯雯~~~要高潮了~~~~”

陆一雯一脸满足带有挑衅的表情和习慧语对视了一眼,随后开始翻白眼,舌头伸出,唾液在空气中飞洒,有一些还滴落在习慧语的OL服上,习慧语艰难的忍受着快感,看着陆一雯像一只母狗一样高潮,两眼翻白,趴在桌子上,身体不停的抽搐,“这是有多爽?”想到此处自己竟也忍不住射出了一道淫液,与陆一雯一同高潮,嘴上发出微小满足的呻吟“嗯~~啊~~”。

我得益于身体上的优势,早上和刻菲菲已经满足了几次,这一次没有射出来,趁着陆一雯高潮的时候我还扶着她的峰腰,阴茎在高潮射出的淫液中还在不断的冲刺,温暖又潮湿的阴道死死的夹着我的鸡巴,每当我抽出就会急剧收缩一次,仿佛每一刻都不想脱离阴茎,随后又被我的巨大的阴茎撑开,突破到深处。

看着已经趴在桌子上享受着高潮余温的陆一雯,我拔出自己的阴茎,转向习慧语,用手抓上她的屁股,想拉起她的裙子,但她被我的动作吓的惊醒过来,连忙后退,盯着我巨大的阴茎,嘴上喊道:

“李先生,不对,李公子,请你自重,我是一个有家室的女人,不要强求我做这些事情,否则....”

习慧语学着陆一雯改口喊我李公子,想威胁我但联想到昨天开除的那个副经理,便停下了话语。

我停下了动作,听到了习慧语内心的所有想法,原来她早已经有了家室,甚至还有了一个孩子,她三十出头的年纪,就坐上了集团人事总经理这个位置,是因为之前有顶层有个人看上了她,帮助她坐稳了这个位置,但是习慧语没有从了那个人,而那个人竟然也没有利用职位强行占有习慧语,只是单纯的追求她,最后直到习慧语结婚才放弃追求,但还是默默的在背后支持这习慧语的事业,内心总想着有一天习慧语会投入他的怀抱中。

而习慧语的老公也全力支持着她的事业,做了一个家庭煮男,自己在家带着孩子,但她老公是个性冷淡,常言道,女人三十如狼,在这个年纪习慧语要不是泡在职场里面转移视线,恐怖早就离婚了,但内心还是对自己的老公充满了怨言,而他们的婚姻,也不过是因为父母的安排,连孩子都是因为父母想抱外孙了,所以才生了一个。

直到我来面试的时候,用神力再一次激发了习慧语的欲望,让她当场泄身,心中烙下了我的影子,但出于负罪感,还是有一些抗拒眼前的这个男人。

当我回过神来时,习慧语的头扭在一旁,偷偷的看着陆一雯舔着我的鸡巴,我抱着陆一雯的头开始冲刺,最后突破到喉咙深处,“嗯嗯~~~~嗯~~”陆一雯发出呻吟声,我精关一开,精液全部射入陆一雯的喉咙中,而习慧语偷偷看着陆一雯颈部突出的棍状物射出精液,喉咙重复著吞咽的的动作,这个动作持续了将近一分钟,这画面再一次震撼了她的内心。

“行了,吃饭吧,刚好我也饿了”

陆一雯躺在地上用力的喘气,嘴角留有精液,我穿好裤子坐到了桌子旁,把饭菜摆放在桌子上,呼唤她们俩赶紧过来吃饭,陆一雯缓过劲来以后,爬过来在我的旁边开始享用着午餐,而习慧语沉默不语的坐在不远处,肚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

“你也没吃午饭,赶紧过来一起吃吧”

我说着便走过去拉起习慧语,她有些紧张,浑身发抖,生怕我对她做出一些什么出格的事情,但还是没有抗拒我,随后觉得浑身开始发热,坐在桌子旁。

  “吃吧,不要饿了自己”我边说着边夹起一道菜放到习慧语的碗里,“公子~~雯雯也要”陆一雯有些吃醋的发出嗲嗲的声音,看到我也夹了一份给她之后,“谢谢公子”她脸上才又重新充满了高兴的表情。

在我们几个享用午餐之后,办公室响起了敲门声,门外还发出一个声音:“习经理,你在这里吗?”,我们三人走出休息室,陆一雯穿好衣物后,站在我的身边,而习慧语坐在办公桌前,门外又响起了“咚.咚.咚.”的激烈敲门声,我看陆一雯穿好衣物后,不耐烦的喊道:

“进来”

门外的人得到答复后,迫不及待的打开门,映入他眼帘的是坐在主位上的陌生男子,还有旁边的陆一雯以及前面习慧语,他的鼻子抽动着,闻到了空气中那淫靡的味道,身为男人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但看着习慧语身上的衣物非常整洁,只是陆一雯身上的衣物有些混乱,心中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冷静了下来,或许不是他想的那样。

“来我这有什么事吗?”

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他就是林书,集团股东之一,但是最小的那一个,也是话语权最弱的那一个,而他也就是苦苦追求习慧语,帮助习慧语坐在人事部总经理位置上的那个男人,但我此刻并没有给他面子,我现在的身份就是这个公司最有话语权的人。

林书并没有理会我,刚刚也不过是因为不确定习慧语在不在我的办公室才敲门,以他的身份强闯进来或许也造成不了什么后果。

他无视我,走到习慧语的面前,有些谄媚的问道:“今天怎么不在办公室,来这干什么?”,习慧语内心有些混乱,没有接林书的话,站起身子,对我说了一句“林公子我先走了”,随后离开了我的办公室,而林书追到门口,回头恶狠狠的对我说道:“小子,你给我小心一点,别打她的注意”,之后也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我有些无奈,自己啥也没说,莫名其妙的就被威胁了一番,陆一雯的手机响起打破了这尴尬的环境

“喂,你好”

“雯雯,你到底怎么了?”

原来是陆一雯的前男友打来电话。

“没什么,我们都分手了,不要在打电话过来,”

我听到是陆一雯的前男友的声音,双手攀上了陆一雯的巨乳,随后撩起陆一雯的裙摆,站在身后。

“那你总得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吧?”

“嗯ohhh~~~没有~~~为什么~~”

陆一雯潮湿的阴道再一次被我的阴茎填满,话语上也变得有一些不利索。

“说了~~~分手~~~嗯~~~就分手了~~~~不要在~~~嗯~~打电话~~~来了”

陆一雯前男友听着她发出的呻吟,内心思绪万千,大声的喊道:

“你是不是在和别的男人做爱啊?!!!”

我听到这,用力一顶。

“嗯啊~~~主人要操死雯雯了~~~”陆一雯知道满不了多久,便不再隐忍,在和前男友电话中漏出声来

陆一雯前男友不能接受现实,大脑一片空白,带有哭腔的质问:

“不要啊~雯雯,你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嗯啊~~~主人~~比你强~~~~操的雯雯~~~好爽~~嗯~~~”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哭出声来,无法接受这一切,但没有挂断电话,一直听着电话的另一头陆一雯传来的呻吟声

“嗯~~主人~~雯雯~~顶不住了~~~主人要~~~操死雯雯~~~这只母狗了”

“操死你这只母狗,真的是下贱,天生就是做母狗的料,在自己前男友面前被操成这样,是不是很满足啊”

“雯雯~~~很满足~~~快操死~~~雯雯~~~这只母狗吧~~~~”

“兄弟,雯雯的身材真不错啊~特别是那双黑丝大腿,夹着我的鸡巴,逼又紧~~以后就归我了”我用言语刺激着陆一雯前男友的神经。

他果然大怒:“我他妈要杀了你!!!放开她啊!!!呜呜呜~~雯雯~~不要这样好不好....”

“嗯~~~嗯啊~你没有~~~权利管我~~~主人~~~雯雯要高潮了~~~~”

“不要啊!!!雯雯~~~不要啊!!!不要这样对我!!!”

“嗯~~啊啊啊~~~主人~~~雯雯不行了~~~~”

我听着陆一雯的呻吟,放在桌子上的电话还在不断传来陆一雯前男友的嘶吼声,胯下的动作越来越用力

“操死你这只母狗”

“主人~~~射在雯雯~~~的体内吧~~~~”

陆一雯说完便翻了白眼,趴在桌上,嘴上发出“啊啊啊啊~~~~~”充满快感的呻吟,身体开始用力抽搐,阴道的肌肉开始收缩,似乎在前男友面前高潮获得了更多的快感,此刻更死死的夹着我的阴茎,我拍了两下陆一雯的屁股发出“啪~啪~~”,嘴上发出“oh”的叫声后,随后死死抓着陆一雯的翘臀,用力一插,顶在她的子宫口,射入浑浊的精液。

        电话那头陆一雯的前男友不敢相信,前两天还和自己恩爱的女友,今天竟然变成别人胯下的母狗,还发出他们做爱时从来没有发出过的叫声,最后在他的面前高潮了。

而他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一手握拳,一手死死的抓紧手机,身体随着喘气不停的晃动,最后怒火攻心,倒在房间里晕了过去。

我没有理会那头发生了什么,阴茎拔出以后,走到另一头,伸进陆一雯的嘴巴里让她清理鸡巴上的污垢,而她作为一只母狗非常的有天赋,用嘴巴卖力的清理著上面的污垢,最后我穿好衣物坐在办公桌上,而陆一雯没有放过自己淫穴,用手接住了粉穴中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虽然气味让她还有些适应不了,但她还是全部吃了下去。

“很好,以后操你的时候,你就打电话给他,我很喜欢在他面前操你的感觉”

陆一雯依偎进我的怀里,没有任何迟疑的回应道“只要公子高兴就好,雯雯做什么都乐意”

“哈哈哈哈哈,表现的很不错”

我高兴之余,拨通了习慧语的电话。

“喂,你好....李公子”

“谁啊?慧语”

习慧语那头传来林书的声音,这个男人似乎还在因为刚刚的事情纠缠着她。

“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他?”我当然不会客气,在我内心里,习慧语早已经是我的猎物,不容别的男人去冒犯他。

“不用,谢谢李公子,李公子有什么事吗?”习慧语客气的跟我说到,但她内心的想法被我的窥心能力全听到了,我的内心有了一个想法。

“什么李公子的,叫来叫去的,不就是一个副经理吗?值得你这么客气,我回去马上就开除他,在这个公司,你不用对谁那么客气”

林书有些自大的说道,素不知自己的话被我全部听到,我让习慧语把电话给他,习慧语看着林书,拒绝了我的请求,毕竟林书在职场上帮了自己那么多,虽然在结婚前经常性的来办公室以追求的名义骚扰自己,但毕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特别是见到我一句话就让之前有关系的副经理滚蛋的实力后,内心还是有些担心林书会因为几句话惹上了我。

“林总,你先别说话,李公子找我是有工作上的事情”

随后习慧语对着我说:“李公子,有什么事您吩咐”,但被林书打断了。

“什么狗屁李公子,自从你从他办公室出来以后整个人变了一样”

我听到这句话以后,再一次命令到:

“把电话给他!”

习慧语有些不忍心,但夹在中间是最难做人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便把电话递给了林书。

“怎么?所谓的李公子.有什么指教啊?”

“指教不敢当,我给你一个机会给我道歉”

“道歉?”林书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这个公司,还没有几个人可以让我道歉的”

林书想了想,脸上漏出狰狞的表情。

“你也看上了习慧语这婊子是吗?这个婊子,我追求她这么久,竟然跑去跟别的男人结婚,这我都忍了,现在却又跟你这种狗杂种勾搭上,给老子滚!”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我听着林书逐渐变得疯狂的语气,向陆一雯问清楚习慧语办公室位置以后,急忙赶了过去,手上拨通了一个电话。

而习慧语这一边,她看着林书逐渐变得疯狂的表情,以及那暴露内心想法的话语,内心对林书的仅存的一丝愧疚感瞬间消散的荡然无存。

然后眼前这个癫狂的男子突然间走向她,并轻微嘶吼到“你这个婊子,今天我他妈的要操死你”,林书说完把发出尖叫的习慧语逼到了办公室角落。

“林总,请你自重,这样你是会坐牢的”

“坐牢?大不了找个替死鬼进去,现在我只想操死你”

        林书看着被逼在角落里倔强的习慧语,一巴掌甩在了习慧语的脸上,嘴上恶狠狠的说道:

“你这个臭婊子,在我面前一直装清高,现在还装不装了?”

习慧语呆住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变得如此癫狂,眼下真的打在自己的脸上,双眼泛红的看着林书,不吭任何一声。

林书可没有理会习慧语的状态,双手暴力撑开了习慧语的OL上衣,漏出一大片白花花的奶子,以及那白色纯棉的内衣。

“没想到你这婊子身材底下那么有料啊?哈哈哈哈哈”

习慧语不堪侮辱,此时想起就连我(男主)都没有这样羞辱她,只能发出轻微的求饶声:

“求求你,林总,放过我吧....”

“什么?大声点,我没听见”

眼泪从习慧语的脸上滑落。

“求求你,林总,放过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书发出狰狞的笑声,“放过你?怎么可能,我恨不得马上把我的鸡巴塞进你的嘴巴还有你的阴道中,看看你这个婊子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玩坏了!!!”

林书便说着便撕扯下了习慧语的胸罩,弹出那一对巨乳,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粉色的乳头有些微微发紫,随后扯烂了习慧语的裙子,漏出自己的阴茎,扒开了习慧语的内裤。

“没想到你这个婊子喜欢被人强奸啊,竟然都湿了”(湿了刚刚和男主相处)

习慧语没有说话,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内心只期待着有人能救她。

林书两手握著习慧语的巨乳,下体对准了习慧语的阴道,准备贯穿进去。

“砰!”办公室外面传来巨大的响声!,吓得林书鸡巴一缩,再也起不来(没错就是阳痿了)

“习慧语,习慧语你在哪里!!!”外面传来我的呼叫声,习慧语听到以后,浑身获得力量般推开了林书,跑向办公室门口,边跑还便喊到“我在这里,快来救我”,准备跑到门口时,便被反应过来的林书捂住口鼻,另一只手还死死的环在颈部,让习慧语不能呼吸,她的手距离门把手处也就两节手掌的距离,此刻却被林书控制着,不能拉开办公室的大门。

林书癫狂的看着门口,低下头狰狞的低语道:

“你这个臭婊子,喊你妈的喊,老子掐死你信不信”

习慧语此刻无法呼吸,两眼泛白,身体逐渐的疲软了下去,内心最后想的不是自己的老公,也不是自己的孩子,是只见过两次面的李公子。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破了一块洞,那一块缺失的木板砸向了林书的头部,让他发出了惨叫声,随后松开了已经窒息昏迷的习慧语,而他自己也倒在地上,头部开始流出大量的血液,也昏迷了过去。

把门破开的当然是我,因为习慧语还没有成为我女人的缘故,我只能预测到她大致的位置,没想到这楼层办公室竟然这么多,还好最后听到了习慧语的心声,确定了位置以后,用拳头破开了办公室的大门,虽然有一些冒险,但如果再晚来一步,习慧语可能就这样死去了!

习慧语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随后便晕死过去。

我进入办公室以后,看到衣衫不整的习慧语晕倒在我的眼前,脱下衣服包裹住习慧语,随即抱起她了跑向电梯处,当私人电梯打开时,里面站着一个老头,但我没时间跟他解释太多,按下了负层的按钮后,便盯着电梯急速的往下降。

他见我浑身散发着一种要杀人的气息,也不敢说话,直到负层时,老头先一步走出了电梯门口,像一个服务生一样领着我走到我的车前,我把习慧语放在副驾驶,用安全带系好后,走到老头的面前,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老头,但想到习慧语还等着我送去医院,便撂下一句“我要林书死!!!”,驱车扬长而去,而电梯里出现了一对姐妹花和陆一雯的身影,陆一雯在电梯中碰巧正在往下坐电梯的姐妹花,当出现在地下室时,整个地下室还回荡着我那一句:“我要林书死!!!”,仿佛在死神在宣判某个人的死亡一样。

三人走到老头前,六只眼睛和老头两只眼睛对视著,老头发出哀叹,叹气道:“你们回去工作吧”随后便什么也没说,离开了地下车库,留下三个美女站在车库中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也都只能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老头去到林书想要猥亵习慧语的办公室中,看着地上一片狼藉,还有那个因为头部被砸晕倒在地上的林书,脸上留下了眼泪,随后拨通了报警电话。

内心不由的有些后悔,把林书培养成这样的一个人,原来老头看着显老,是因为年轻时创业熬的,其实才五十岁,而林书是从老头创业初期从路边捡来的一个孩子,当时林书才十来岁,随后老头创业时便带着林书,特别是老头被同事出卖,把公司的核心出卖给了别的公司,最后导致破产,那一段时间熬坏了整个身子,随后便遇到了我的父亲,父亲帮助老头东山再起,出资打造了一个帝国般的企业,唯一的条件就是安排好那一对姐妹花。

而老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这些年让姐妹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顶层的位置,并没有让任何人看出她们是靠关系进入的,当然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完全是因为这个老头或者说是我的父亲,只是认为自己能力出众,所以心安理得的坐在了顶层这个位置上,难免有一些清高孤傲,但对老头很是很尊敬,但林书就不一样了,跟了老头十几年,最后变得越来越有钱,甚至还坐拥集团的股份,虽然这股份小到可以忽略,但也因为老头的原因,在集团里也是横著走。

本来他想对姐妹花下手,但被老头警告以后深知这背后的严重性,就盯上了习慧语,当时的习慧语不过一个小职员,但对林书没有任何感觉,在林书猛烈的追求和升职的情况下,却嫁给了家里安排的一个男人,这让林书又爱又恨,甚至产生了扭曲的心里,最后在今天终于忍受不住爆发出来,想要强奸习慧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