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魂觉醒 (10) 作者:PitGod

【恶魂觉醒】(10)

作者:PitGod2021年5月16日发布于sis001

罗淑雅(男主后妈)复仇番外篇,我想单独写一篇(有可能也不写),因为剧情跟男主没有很大的关系,这里面涉及的是罗淑雅和男主父亲还有第三方之间的事情,我很犹豫,不清楚坛内兄弟们的接受程度,我想写后妈被别人上的情节,所以只能先空着,希望坛友们能积极反馈一下意见,如果不希望被别人玷污的话,麻烦在回复中提出(虽然可能会没人有回复,但是我还是提一嘴吧),顺便可以猜一猜这一章我最后写的是谁。

------------------------------

第十章

我驱车赶往市内最豪华的一个私人医院(就是当时男主父亲来打针的那个),这所医院曾经只是一个中等的医院,直到父亲买下来之后,出资赞助了大量的钱给它引进了最好的设备以及招募了技术顶尖的医生,随后送给了曾经是医学生的后妈,而她入驻当了院长,而这所医院现在成为了市里面的贵族医院,只招待VIP。

当我赶到医院门口时,看到罗淑雅(后妈)带着女医生和护士等待着,我在电话里特意强调了不希望有男性在场,可能是我的自私心理在作怪吧,虽然罗淑雅有很多话想问我,但听到我电话中急促的语气就没有询问那么多。

停好车以后我把习慧语抱了出来,她的身上还披着我的衣服,罗淑雅看着我把一个昏迷的女人放在担架上,她的脸上还有红掌印,脖子上留有痕迹,有些急忙的问道:

“这是怎么了?”

“应该是窒息晕过去了,淑雅你先帮忙看看她有没有出什么事情吧,详细的后面再跟你说,”

我的私心又开始作怪,罗淑雅现在是我的女,在外人面前我不想暴露她是我后妈的身份,而罗淑雅听到自己的儿子在外人面前称呼她的名字,脸色一红,随后察觉到现在不是较真这个的时候,便脸色一正,带着手下回到医院中开始为习慧语检查。

来到顶层,这是罗淑雅的私人楼层,也配有完善的医疗设施,但除了治疗我的父亲以外,并没有任何人使用过,而习慧语是第二个。

“你先去我的办公室等著吧”

“淑雅,好好治疗她”

淑雅看着我急促的表情,心中有些不高兴,“自己好不容易接受一个刻菲菲,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个狐狸精”,脸色一暗,没有回应我的话,带着一众手下进入了急救室,虽然她们很好奇我和院长是什么关系,但出于职业素养,并没有多问,更多的是关注在担架上的这个女人。

淑雅的心声我当然是听到了,脸上漏出苦笑,看着已经关闭的急救室门口,在这等也不是个办法,转身进入了办公室。

办公室带有一股香味,那是后妈身上独有的玫瑰体香(在这给后妈加个香味细节,前面都没有写),我走过坐在后妈的凳子上,静静的呆着,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嗡……嗡……”

过了几分钟,我的手机响起,是陆一雯打来的电话。

“喂,雯雯”

“公子,你有没有受伤?”陆一雯紧张的询问我的情况,毕竟事情发生的太急促,她又没有见识过我别的本领,只是看到林书满头是血的被送往了医院,而我安慰她之后,她又问起习慧语的情况“那……习慧语现在怎么样了?”,我并不想让陆一雯担心所以开始转移话题“没事的,现在公司应该很忙,你不用太担心这个问题”,“那公子你小心一些,雯雯等你的消息”。

与陆一雯通完电话以后,内心有一股冲动,指引着我看向了身后的一幅画,我走到画的面前,上面画着一朵娇艳带刺的红玫瑰,我仔细端详著,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内心的指引就在这个方向没有错,我伸手抬起了画的底部,漏出了它挡住的保险柜,上面需要输入密码才能进入。

“这是父亲的还是后妈的?如果打开,会不会不太好?”

我犹豫一会后,下定决心,还是要打开看不看,要不然我的内心也不会指引让我打开它,我先尝试输入了父亲的生日号码。

“密码错误,剩余次数2”

“难道是后妈的生日?”我尝试输入后妈的生日。

“密码错误,剩余次数1”

我开始紧张起来,大脑飞速的运转,内心浮现起一个日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后妈的日子,我开始输入那一串数字,手有些紧张的发抖,毕竟如果在错误,我不知道保险柜会发现什么样的事情。

“密码正确”

“呼……”我的头不知不觉的已经布满汗液,内心产生一种紧张又兴奋的感觉,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保险柜的门,里面有一些文件,还有几盒我看不懂的药物,还有两张,一张是被撕毁的照片,上面是年轻的后妈带有幸福感和笑意的抱着妹妹,另一半不见所踪,还有一张后妈紧紧抱着我的照片,后妈散发着母性光辉一脸愁容,带有一丝笑容的看着我,而我的后脑勺埋在后妈巨乳中,一脸冷漠的看着照相机的方向。

我放下照片,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拍的了,看向旁边的文件,上面写有我父亲的名字,我打开查看里面的内容,上面记载的是我父亲在什么时候进行过什么治疗和身体状况,我越往后翻,父亲的身体也就越差,而主治医生不是罗淑雅,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我放下文件,看向了旁边的日记本,查阅过后,里面的内容让我害怕!!!

“儿子?”

我全神贯注的在看着日记,而后妈的呼声吓了我一大跳,我站起身子,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这个女人,日记中的她与往日相处的她产生了强烈的反差感,而罗淑雅看到保险柜打开以后,惊慌失措的大喊道: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说着还跑过来想要解释些什么,但被我闪开了,望着我变得冷峻的脸庞,瘫坐在地上,在我冰冷的眼神中晕了过去。

我看着晕倒的后妈,内心一软,晕倒前她的内心还在不停的重复著“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话语,或许还有一些不同的隐情也说不定,而且对于目前的我来说,父亲的死,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想起我对后妈许下的诺言,脑袋冷静了下来,抱起后妈坐在沙发上,用纸巾擦净她的眼泪。

“你真他妈的不是个男人,还说不会再让后妈哭泣,才看了一个日志就把后妈吓成这样”

后妈躺在我的怀中,我的左手与她的右手十指相握,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清醒过来抬起那泪眼朦胧的鹅蛋脸,脸上还有着急的神情,我没有让她说些什么,朝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她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沉沦儿子温柔的吻中,这熟悉的感觉让她非常的迷恋,甚至已经开始往痴狂转变。

我听着后妈内心的变化,不想去改变后妈的想法,或许她从家破人亡的那一天开始,整个人都已经转变了,现在让她做一只母狗可能更合适她,而她自己早已做好了思想工作,我对于她的身份,是一个儿子,是一个丈夫,更是一个高高在上但爱她的主人。

而陆一雯就是例子,我没想到一句话威力竟然会这么大,就这样让陆一雯跟她男友分手,而且还能接受在前男友电话前被我操的命令,她表面上或许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但或许思想早已经被我操控了。

想到这,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画面,后妈罗淑雅,妹妹罗雨筠,性奴刻菲菲,还有陆一雯,她们的躯体浮现在我的眼前,下腹位置的印记闪闪发光,我就像帝王一样可以操纵她们,而陆一雯的印记因为我曾改变过她的想法颜色显得更深一些,我看着其他三个女人的印记一切正常,放松一口气,我可不是每个女人都变成一个被操纵的躯壳。

“主人?主人?”

我被后妈的叫声拉回思绪,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对我的称呼就是主人,我把后妈抱紧在怀中,与后妈十指相握的左手一直没有松开过。

“淑雅,和我说说文件上的事情吧”

夜晚,习慧语经过一番抢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此刻已经清醒,两只望着天花板,脑袋晕乎乎的不断的回放着我破门而入把她救下的那一刻,就像是一个王子把她从反派手中救出,内心已经沦陷,随后丈夫抱着女儿出现在视野中,丈夫虽然事业上支持她,但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喜欢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习慧语有一天看见丈夫宁愿拿着别人老婆的私拍照自慰,也不愿意跟她做爱,内心充满了苦涩,她还暗自打开丈夫的电脑,调取了他经常浏览的网站,习慧语便被看到的事物震撼整个神经,不敢相信自己丈夫竟然喜欢看一些男人老婆被别人操的图片和视频,上面还详细的写有男人藏在家中,看着老婆和别人做爱,满足自己的私欲。

而丈夫竟然还在帖子回复希望老婆当着自己的面被别的男人操之类的话语,这样的帖子让习慧语连忙退出了网页,逃离了丈夫的书房,从此埋下了阴影。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的我站在习慧语的旁边,她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出现了一个人,但她内心的想法呈现在我的面前。

“原来如此,没想到习慧语的老公好这一口,这就是突破口”,我心生一计。

“慧语、慧语”

她扭头看着我,眼前的男人和脑海中王子的形象重合在一起,随后看见男人的手向她伸去,抚摸着她的脑袋。

“慧语,你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我温柔的话语让习慧语第一次体会到人生中第一次恋爱的滋味,她因害羞发红的脸说明很喜欢我这样对她。

“没……没事”她很小声的回应了我一句。

我抚摸着她,低下头,脸对脸近距离的端详着她,她望着另一边,不敢对视我的眼睛。

“那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这句话让她彻底放下防备,害羞到了机制,我趁机吻了上去,她瞪大眼睛看着我,随后被我的舌头攻略,闭上眼睛迷失了自己,我又得寸进尺的抚摸上了她那媲美后妈的巨乳,随后便被她用力的推开了身子。

“不行,我……我……已经结婚了,我是有家室的女人”

我微微一笑,看着她道:

“那你的老公,爱你吗?”

这一句话就让习慧语破防,她开始思考着自己与丈夫之间的感情,只因是媒妁之言,便嫁给了现任丈夫,但似乎自己的丈夫一点也不爱自己,随后她扭过头看着我,哭了出来,苦涩的说道:

“在怎么样,我也是他的妻子”

我马上吻了上去,双手把她抱在怀中,这一次没有去占习慧语的便宜,只是让她感受到我的爱意,这一次两个人彻底沦陷在亲吻中,两条舌头疯狂的交合著,过了许久,我主动退出,两条舌头暴露在空气中,却又因唾液相连着,习慧语用力的呼吸著。

“抱歉,我才想起来,今天你才受了伤”

习慧语脸上浮现笑容,轻轻摇头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

“你笑的样子,真的很美,以后要多笑一些”

我继续攻势,说完拿起旁边的粥,想亲手喂给她吃,但被她拒绝了,自己接过去吃了起来,房间内安静了下来。

“滴……滴……”

习慧语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丈夫发来简讯询问还要不要吃晚饭,习慧语常年工作的原因,经常加班到夜里,所以才会有这个简讯,习慧语回了一句不吃了,手机便没了动静,从这看得出来他们俩之间的早已经习惯了这样,这也说明我的计划更容易实施了。

“你先在吃,我出去一趟”

“哎……你……”

习慧语或许是害怕我把她丢下,鼓起勇气说道:

“你不要离开我”

我内心高兴的跳了起来,直呼上钩啦,脸上浮现出笑容。

“不会,放心吧,我出去打一个电话”

听到这,习慧语才放心下来,我走出门外,院长办公室没有人,不远处的前台留有一名医生和两个护士,这是后妈专门留下来的人,而她去接妹妹回家去了,我也提前说明了要留下照顾习慧语,虽然她有些吃醋,随后便被我的甜绵蜜语哄走了。

“嘟……嘟……谁啊?”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你是不是想看你老婆被别人操的样子?”我开门见山的说完,安静的等待着答复。

“你是谁?不要胡说”对方激动的语气暴露了自己的内心,我继续重复:

“你是不是想看你老婆被别人操的样子?”

“你是……那个网站上的?”

“我最后问一次,是还是不是?”

“嗯……是”

“那就没问题了”

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从透明玻璃往里看了一眼习慧语,她也看了我一眼,用笑容回应了我,我转身走进后妈的办公室,从里面拿出一套蕾丝透明连衣裙,还背了一个包走进习慧语的病房,把东西放在地上,散发出魔力并低头亲了她一下。

习慧语心中本有一些疑问,但被我亲了以后,浑身开始发热,那种让她高潮的感觉又来了。

“难不成,他真的是我的天命之子?我光是接近他就已经想要高潮了,哎呀,好羞耻啊!”习慧语心中冒出各种小九九

我没有理会她的小九九,因为我已经把病服脱下,随后带来的蕾丝透明连衣裙和黑丝给她穿上(脑补不出来可以淘宝搜一下情趣衣服),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成为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性感的少妇,脸色有些病态,但多了一丝另类的美,巨大的奶子撑著上衣,两颗粉中带紫的樱桃耸立著,竟比后妈的还要大,肚子上的刀疤破坏了躯体的美感,我摸上去,“嗯……好痒”习慧语轻轻呻吟,整个脸已经红的像苹果一样。

“待会一切都听我的,配合我好吗?我的慧语”

我贴著习慧语的脸庞,王子般帅气俊朗的面容让她产生不了任何拒绝的理由,她只能用细小的声音回应我“嗯~ ”,内心又开始犯起了花痴:“我的王子,你的要求我都答应你”。

第一个目标达成,我转身打开地上箱子,里面摆放着三脚架和一个超清摄像机,我组装完成后,摆在床尾侧部对准了习慧语,还让她试着摆了几个姿势照了相片,她一开始有一些害羞,但由于是我提出的请求,也艰难的摆起了姿势。

测试完成后,我开启了录像,走到了习慧语的旁边,跟她商量著某些事情,但她有些紧张,第一次在摄像头面前展示自己躯体,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还有些自卑,我安慰她不用紧张,待会跟着我的表演来就行。

我离开了镜头,因为魔力的侵蚀,习慧语浑身开始发热,她艰难的忍耐著,手指放入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抓住乳头揉搓著,身体侧躺在床上,充血的阴蒂在两条腿来回摩擦著,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舒服一些,她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嘴里哼著“嗯……好难受……”的低吟。

就在这时,我重新出现在镜头中,习慧语迷离的眼神看着我,伸出一只手喊著:“我要……快来操我”,我没有回应,脱下裤子漏出疲软的阴茎,习慧语仿佛见到了能缓解自己痛苦的良药,趴在床上,嘴巴含住了我的鸡巴。

我享受着习慧语的口交,嘴上说道:

“你个骚货,有没有给你老公舔过鸡巴?”

“嗯……没有……嘶溜……揪……”神情迷离的习慧语已经不知道我在询问些什么,只能下意识的回应我。

我伸手拍在习慧语的翘臀上,一个巴掌印呈现在上面,粉穴上的淫液被震荡滴到床上,这一幕被超清摄像头完完全全的拍摄下来。

“真是个骚货,没舔过鸡巴都这么厉害”

“嗯……嗯……”

我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把习慧语的嘴巴完完全全的撑住,她已经没有说话的空间,我退后让她结束了口交,神志不清的她喊著:“不要……不要离开我……”,我把她重新推到在床上,她又恢复了一只手含在嘴巴中,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巨乳,眯着眼看着我对她进行的侵犯,我没有让她失望,上了床,趴在她两条黑丝大腿中间,舌头用她肚子上的伤口,慢慢的舔到阴蒂的上方

“啊!……”这一举动让她发出呻吟,她的表情从迷离逐渐变成忍耐的表情,我的舌头到了阴蒂的位置,先围着转了两圈,随后牙齿轻轻的咬在上面。

“嗯啊……”她的身体开始急促的颤抖,“人家……要高潮了!……ohhh……”,说完头往后仰,两个眼睛翻白,嘴巴撑开,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巨乳,两条腿立在空中绷着,粉穴中流出了大量的淫液,我的手配合着她的高潮,在她阴蒂和阴道中来回快速摩擦,“啊啊啊啊……要死了……”。

过了一会,她的身体放松了下来,躺在床上用力的喘气,她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在喜欢的人面前高潮,是多么让人身心愉悦的一件事,特别是这一切被旁边的摄像头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

“怎么样,我的慧语”

她没有说什么,扑进我的怀里,在我的怀中喘气,贪婪的吸着我散发男子气息、

“原来和喜欢的人做这件事,是这么爽的一件事”

随后察觉到她的下体被一根擎天柱死死的顶着,想要趴下帮我释放,我拦住了她。

“一切按照我们刚刚说好的来哦”

说完我重新把她推回床上,恢复了她高潮以后的动作,她先是装作回味着高潮的余温,随后察觉到了自己眼前有一个男人,脸色吓得变得紧张起来。

“你是谁?我老公呢”

在她眼前的当然是我,只不过我和习慧语商量好的,她扮演一个被强奸的少妇,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我是谁不重要,让你爽才重要”

“啊啊啊,不要啊,老公,你在哪啊?”

“你的老公?就是你的老公让我来操你这个骚货的,刚刚舔我的鸡巴爽不爽啊,骚货”

我按住了习慧语的双手,因为下半身在她的两腿之间,她没有办法合上,但她不断的在挣扎著,导致我没有办法顺利的插入她的体内,我松开一只手想要扶住我的阴茎对准她的粉穴,她可能是入戏太深,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随后惊讶的看着我,我眼神示意她继续,她略微带有歉意的继续喊著:

“不要啊!求求你,老公!老公!你在哪啊?”

“啊!!!快拔出去,求求你,不要啊!!!”

我顺利的插入了习慧语的粉穴中,她的阴道非常紧,让我想起了妹妹的阴道。

“嗯……你的阴道真紧啊~ 是不是你老公的小鸡巴不能满足你”

说着我压着习慧语的双手下半身开始抽动起来。

“呜呜呜……求求你……求求你”习慧语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嘴上不停的低语着,或许是真的因为她和丈夫的真实情况,所以演技才这么的逼真,而我虽然很想佩服她的演技,但她的阴道实在是太紧了,(因为魔力的原因,所以习慧语不会和妹妹一样难受),只能慢慢缓慢的抽动着。

“嗯……嗯……嗯……”

过了一会,习慧语适应了我的大鸡吧,但为了表演,还是一副预拒还迎的模样。

“噗嗤……噗嗤……噗嗤”我松开了压着她的双手,一只手托着她的脸,让她看着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中来回抽插,“啪!啪!”另一手拍了她的奶子。

“你这个骚货,老老实实给我看着我操死你”

说着松开了她的脸,每当她想扭开的时候,我就往她的巨乳上甩上两巴掌,刺耳的“啪!”充斥着整个房间,她的奶子已经发红,我开始有些不忍,她察觉到了我抽插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带泪的眼睛看了我一眼,漏出了一个笑容鼓励我,随后又恢复了那一副被强奸的模样。

我获得了许可般,抬起她的黑丝双腿,抓住她的巨乳支撑着我的身体,“噗嗤。噗嗤。噗嗤”下体开始猛烈抽动,“嗯~ 嗯~ 嗯~ 嗯~ ”她的呻吟也开始变得急促。

“骚货,怎么不喊了,不是在找你的老公吗?”

“嗯~ 嗯~ 嗯……”习慧语的神情再一次变得迷离,没有听到我刺激她的话语,随后我停下了抽插,她的身体还随着刚刚的幅度不停的在摆动。

“给我,不要停……”

习慧语神志不清的看着我,而她的内心告诉我这是真的动情了,并不是演出来的。

“求求你,快把鸡巴插进来,操死我这个骚货”

她从求我放过她,变成了求我操死她,我扶起她的身子,让她以跪姿的状态脸对着摄像头,阴茎对准她的粉穴“噗嗤啪!”,她因为粉穴中被填满的缘故,两个眼珠上翻,舌头漏了出来,我把她身子往下压,脸部保持着表情,抓住她的两只手,就想马车的缰绳一样。

“求我动啊,你这个骚货”

“她的下巴压在床上,艰难的开口求我:“求求你,快操死我”

“噗嗤”

我拔出在用力的插了进去后,调教到:“继续求我”

“啊嗯……好爽……求求你”

“噗嗤”

“啊……求求你”

“噗嗤”

我下体开始抽动,两只手抓着她的手,支撑起她的身体,让她的脸被拍的清清楚楚

“怎么样,你老公的鸡巴,没我大吧”

“嗯……没……你……嗯……的……大……ohhh”

“嗯……好爽……要去了……我要高潮了……”

我松开一只手,她失去重心侧躺在床上,那只手又甩在了她的黑丝屁股上,“啪……啪……啪……”,随后也松开了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屁股帮助抽插。

“啊……骚货……你的小穴好紧啊……a……是不是你老公都没操过你”

“嗯……对……我……我老公……不喜欢……操我……”

“那你~ 喜不喜欢让我操啊……”

“喜欢……快操死我……最喜欢让王子操了……ohh……”

我察觉到习慧语的阴道开始收缩,“要死了……又要死了……”,本来就紧的小穴死死的夹着我的阴茎,让我有些败下阵来,她的粉穴一波又一波的淫液冲刷在我的龟头上,我加速冲刺

“操死你这个骚货”

“对……王子要操死我这个骚货”

我用力一挺,她的脸再一次变成了高潮脸,发出巨大的呻吟:“啊啊啊啊……”,我的身体绷紧,趴在她的身上,死死的抓着她的巨乳,精关没把持住,在她的阴道中射入一波又一波的精液。

“呼”过了一会清醒的我,呼出一口浊气,怀中的习慧语还在高潮的快感中,她的双乳已经发红,而屁股上也布满了手掌印,我的魔力不自觉的散发出来。

“嗯……”一声长长的呻吟,习慧语刚刚觉得自己和王子活在了天堂中,清醒以后察觉到我在她的身后,阴道中还插着我的阴茎。

“好大”这是她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慧语宝贝,你真美”

我嘴甜的喊了她一声,手臂绕过她的身躯,抱紧她,让两个人的躯体贴合的更紧,两人享受着狂欢后的幸福。

几分钟后,习慧语有些紧张的问我:

“我的表现怎么样?”

“表现的很不错”

想起刚刚习慧语的表现我的阴茎再一次勃起,她的内心惊讶道:“怎么又变大了”

“慧语宝贝,我们再来一次”

说着我抱着习慧语起床,她看见床单上一大滩潮湿的液体,联想到刚刚的疯狂,身体竟又开始有感觉了起来,动情的说了一句:“王子,好好的爱我”

我抱着习慧语两条黑丝大腿,她双手往后缠绕我的脖子,两人的私密处还连接在一起,每当我走一步,“嗯~ 啊”鸡巴便会抽出在深深的插入她的粉穴,摩擦她的阴道,而上面附着的液体就会滴落在地上,当我们走到落地镜后,看着镜子里她,病态的脸此刻是迷离的表情,嘴巴发出“嗯啊……嗯……”的呻吟,脖子上的痕迹已经退去,巨乳随着鸡巴的抽动在空中甩动。

“睁开眼睛看看你淫荡的样子”

我命令习慧语,她睁开迷离的双眼,嘴上配合的喊道:

“oh……王子老公在操骚货……”

“操死你……你还要不要原来的老公了……”

我抽动着,当喊道老公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力度,刚刚和习慧语射出的液体随着抽动把地板染湿

“不要……原来的老公了……我要王子老公……ohhh……骚货要被操死了……”

我保持着抱着习慧语的姿势,移动到镜头前,

“对着镜头,快说是谁在操你”

习慧语看着镜头,有些歇斯底里又充满快感的喊道:

“王子老公……在操我……你他妈的……不珍惜……现在老婆……被别人强奸……还泄身了好几次……ohhhh……啊啊啊……”

习慧语喊完,老公这些年的无视的情绪统统爆发出来,让我把她放在地上,在镜头前,继续充满快感的嘶吼道:

“嗯……以后我……就是……王子……老公……的骚货了……”

“你真他妈的……不是个男人……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你连碰都……不碰我……现在我……遇上了……心中的……那个王子……”

“他……正在操你的……老婆知道吗?……你老婆是心甘情愿……被她操的知道吗?~ ”

我听着习慧语发泄的怒吼,阴茎又肿胀了几分,察觉到身体的能量在极速飞涨,而习慧语的下腹部也浮现出了印记,无意中催发着魔力

“好热……好涨……王子老公的鸡巴……比我老公的还大……把骚货操死吧!”

“不行了……骚货……又要泄身了……骚货要……怀王子老公的……宝宝”

肉棒又一次被习慧语的粉穴肌肉紧紧包裹着,像似有什么吸力般吸着我的鸡巴,

“你这骚货……阴道好紧啊……不行了……”

“王子老公……射到骚货的体内……骚货要怀你的宝宝……啊……啊……啊”

一股淫液从习慧语的阴道中射在我的龟头上,因为阴道的收缩又产生了一股吸力,我没有承受住,扶著习慧语被黑丝包裹着的屁股,腰部一挺,精关打开往她的子宫射出一股又一股白浊的精液。,

“啊……王子老公的精液……射到……骚货的子宫了……”

深夜,距离我和习慧语的交合结束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我坐在病房的电脑凳子上,习慧语在我的怀中不肯离去,我只好让她躺在我的怀中,今天的她的神经像坐过山车一样,加上受伤的原因,此刻在早已经深深的睡去,而我操控著电脑剪辑著某个视频,半个小时后,从黑客那里弄了一个程序,朝一个号码发去了视频,然后抱着习慧语来到另一张床上休息(病房陪护也有床)。

习慧语生怕我的离去,在睡梦中的她梦见她和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还生了很多孩子,现实中的脸上漏出一丝甜蜜幸福的笑容。

过了半个小时,某个人给我打了电话,但我开着静音,并没有去理会,手机足足亮了一个多小时,几十个未接电话,而我已经沉入了睡眠当中。

不远处,我看到有一个身影站在那里,那个模样让我感到熟悉,我迈开脚步,走了过去,当我靠近仔细端详她,只看到女子全身怀绕一层云雾,长得很高,身材姣好,特别是奶子,比后妈的还要大,屁股也是高高的挺起,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

随后女子的脸看向了我,她的表情好像突然间变得痛苦了起来,而我全身仿佛被枷锁锁著,不远处冒出了一个同样是全身云雾环绕的男子,他先是追求了女子,但女子没有答应,但他没有放弃,时间飞快的流逝,我看着男子一步一步的朝女子靠近,脑袋逐渐失去理智,想要大吼起来。

在某一天,女子答应了男子的请求,这是这么多年女子第一次答应男子的邀约,她赴约赶往了一个私人餐厅,全场只有她和男子,我察觉到女子其实并不开心,今天来到这个地方是想彻底的拒绝男子,随后我看到男子在食物中下了某种药物,我疯狂的嘶吼著,下意识的想提醒那个女子,但她并没有听到我的怒吼,把带有药物的食物吃了下去。

男子的脸上漏出邪恶的笑容,把昏迷的女子带到了楼上的房间中,看着她瘫痪在沙发上,男子脱下全身的衣物,把昏迷的女子强奸了一遍又一遍,我痛苦的看着这一切,仿佛某个重要的人被玷污了一般,血泪从我眼睛中流出。

女子在过程中醒了过来,浑身无力,扭头看向我,血泪同样从眼睛中留出,她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不久后,房间出现了几个男人,与第一个男子无异,开始强奸瘫痪在沙发上的女子,不久后女子身上已经布满了鲜血,最后朝我一笑,竟直接自绝身亡。

“不!!!!!!!!!!!!!!!!!!!!!!!”我的怒吼响彻整个天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