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魂覺醒 (10) 作者:PitGod

【惡魂覺醒】(10)

作者:PitGod2021年5月16日發布於sis001

羅淑雅(男主後媽)復仇番外篇,我想單獨寫一篇(有可能也不寫),因為劇情跟男主沒有很大的關係,這裡面涉及的是羅淑雅和男主父親還有第三方之間的事情,我很猶豫,不清楚壇內兄弟們的接受程度,我想寫後媽被別人上的情節,所以只能先空著,希望壇友們能積極反饋一下意見,如果不希望被別人玷污的話,麻煩在回覆中提出(雖然可能會沒人有回覆,但是我還是提一嘴吧),順便可以猜一猜這一章我最後寫的是誰。

------------------------------

第十章

我驅車趕往市內最豪華的一個私人醫院(就是當時男主父親來打針的那個),這所醫院曾經只是一個中等的醫院,直到父親買下來之後,出資贊助了大量的錢給它引進了最好的設備以及招募了技術頂尖的醫生,隨後送給了曾經是醫學生的後媽,而她入駐當了院長,而這所醫院現在成為了市裡面的貴族醫院,只招待VIP。

當我趕到醫院門口時,看到羅淑雅(後媽)帶著女醫生和護士等待著,我在電話里特意強調了不希望有男性在場,可能是我的自私心理在作怪吧,雖然羅淑雅有很多話想問我,但聽到我電話中急促的語氣就沒有詢問那麼多。

停好車以後我把習慧語抱了出來,她的身上還披著我的衣服,羅淑雅看著我把一個昏迷的女人放在擔架上,她的臉上還有紅掌印,脖子上留有痕跡,有些急忙的問道:

「這是怎麼了?」

「應該是窒息暈過去了,淑雅你先幫忙看看她有沒有出什麼事情吧,詳細的後面再跟你說,」

我的私心又開始作怪,羅淑雅現在是我的女,在外人面前我不想暴露她是我後媽的身份,而羅淑雅聽到自己的兒子在外人面前稱呼她的名字,臉色一紅,隨後察覺到現在不是較真這個的時候,便臉色一正,帶著手下回到醫院中開始為習慧語檢查。

來到頂層,這是羅淑雅的私人樓層,也配有完善的醫療設施,但除了治療我的父親以外,並沒有任何人使用過,而習慧語是第二個。

「你先去我的辦公室等著吧」

「淑雅,好好治療她」

淑雅看著我急促的表情,心中有些不高興,「自己好不容易接受一個刻菲菲,現在怎麼又多了一個狐狸精」,臉色一暗,沒有回應我的話,帶著一眾手下進入了急救室,雖然她們很好奇我和院長是什麼關係,但出於職業素養,並沒有多問,更多的是關注在擔架上的這個女人。

淑雅的心聲我當然是聽到了,臉上漏出苦笑,看著已經關閉的急救室門口,在這等也不是個辦法,轉身進入了辦公室。

辦公室帶有一股香味,那是後媽身上獨有的玫瑰體香(在這給後媽加個香味細節,前面都沒有寫),我走過坐在後媽的凳子上,靜靜的呆著,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嗡……嗡……」

過了幾分鐘,我的手機響起,是陸一雯打來的電話。

「喂,雯雯」

「公子,你有沒有受傷?」陸一雯緊張的詢問我的情況,畢竟事情發生的太急促,她又沒有見識過我別的本領,只是看到林書滿頭是血的被送往了醫院,而我安慰她之後,她又問起習慧語的情況「那……習慧語現在怎麼樣了?」,我並不想讓陸一雯擔心所以開始轉移話題「沒事的,現在公司應該很忙,你不用太擔心這個問題」,「那公子你小心一些,雯雯等你的消息」。

與陸一雯通完電話以後,內心有一股衝動,指引著我看向了身後的一幅畫,我走到畫的面前,上面畫著一朵嬌艷帶刺的紅玫瑰,我仔細端詳著,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內心的指引就在這個方向沒有錯,我伸手抬起了畫的底部,漏出了它擋住的保險櫃,上面需要輸入密碼才能進入。

「這是父親的還是後媽的?如果打開,會不會不太好?」

我猶豫一會後,下定決心,還是要打開看不看,要不然我的內心也不會指引讓我打開它,我先嘗試輸入了父親的生日號碼。

「密碼錯誤,剩餘次數2」

「難道是後媽的生日?」我嘗試輸入後媽的生日。

「密碼錯誤,剩餘次數1」

我開始緊張起來,大腦飛速的運轉,內心浮現起一個日期,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後媽的日子,我開始輸入那一串數字,手有些緊張的發抖,畢竟如果在錯誤,我不知道保險櫃會發現什麼樣的事情。

「密碼正確」

「呼……」我的頭不知不覺的已經布滿汗液,內心產生一種緊張又興奮的感覺,迫不及待的打開了保險櫃的門,裡面有一些文件,還有幾盒我看不懂的藥物,還有兩張,一張是被撕毀的照片,上面是年輕的後媽帶有幸福感和笑意的抱著妹妹,另一半不見所蹤,還有一張後媽緊緊抱著我的照片,後媽散發著母性光輝一臉愁容,帶有一絲笑容的看著我,而我的後腦勺埋在後媽巨乳中,一臉冷漠的看著照相機的方向。

我放下照片,已經記不清是什麼時候拍的了,看向旁邊的文件,上面寫有我父親的名字,我打開查看裡面的內容,上面記載的是我父親在什麼時候進行過什麼治療和身體狀況,我越往後翻,父親的身體也就越差,而主治醫生不是羅淑雅,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難道,這裡面有什麼隱情?」

我放下文件,看向了旁邊的日記本,查閱過後,裡面的內容讓我害怕!!!

「兒子?」

我全神貫注的在看著日記,而後媽的呼聲嚇了我一大跳,我站起身子,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一樣看著這個女人,日記中的她與往日相處的她產生了強烈的反差感,而羅淑雅看到保險櫃打開以後,驚慌失措的大喊道: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說著還跑過來想要解釋些什麼,但被我閃開了,望著我變得冷峻的臉龐,癱坐在地上,在我冰冷的眼神中暈了過去。

我看著暈倒的後媽,內心一軟,暈倒前她的內心還在不停的重複著「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話語,或許還有一些不同的隱情也說不定,而且對於目前的我來說,父親的死,也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想起我對後媽許下的諾言,腦袋冷靜了下來,抱起後媽坐在沙發上,用紙巾擦凈她的眼淚。

「你真他媽的不是個男人,還說不會再讓後媽哭泣,才看了一個日誌就把後媽嚇成這樣」

後媽躺在我的懷中,我的左手與她的右手十指相握,她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清醒過來抬起那淚眼朦朧的鵝蛋臉,臉上還有著急的神情,我沒有讓她說些什麼,朝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她緊繃的身體終於放鬆了下來,沉淪兒子溫柔的吻中,這熟悉的感覺讓她非常的迷戀,甚至已經開始往痴狂轉變。

我聽著後媽內心的變化,不想去改變後媽的想法,或許她從家破人亡的那一天開始,整個人都已經轉變了,現在讓她做一隻母狗可能更合適她,而她自己早已做好了思想工作,我對於她的身份,是一個兒子,是一個丈夫,更是一個高高在上但愛她的主人。

而陸一雯就是例子,我沒想到一句話威力竟然會這麼大,就這樣讓陸一雯跟她男友分手,而且還能接受在前男友電話前被我操的命令,她表面上或許是一個正常的女人,但或許思想早已經被我操控了。

想到這,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畫面,後媽羅淑雅,妹妹羅雨筠,性奴刻菲菲,還有陸一雯,她們的軀體浮現在我的眼前,下腹位置的印記閃閃發光,我就像帝王一樣可以操縱她們,而陸一雯的印記因為我曾改變過她的想法顏色顯得更深一些,我看著其他三個女人的印記一切正常,放鬆一口氣,我可不是每個女人都變成一個被操縱的軀殼。

「主人?主人?」

我被後媽的叫聲拉回思緒,在沒有外人的時候對我的稱呼就是主人,我把後媽抱緊在懷中,與後媽十指相握的左手一直沒有鬆開過。

「淑雅,和我說說文件上的事情吧」

夜晚,習慧語經過一番搶救,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此刻已經清醒,兩隻望著天花板,腦袋暈乎乎的不斷的回放著我破門而入把她救下的那一刻,就像是一個王子把她從反派手中救出,內心已經淪陷,隨後丈夫抱著女兒出現在視野中,丈夫雖然事業上支持她,但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她,喜歡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習慧語有一天看見丈夫寧願拿著別人老婆的私拍照自慰,也不願意跟她做愛,內心充滿了苦澀,她還暗自打開丈夫的電腦,調取了他經常瀏覽的網站,習慧語便被看到的事物震撼整個神經,不敢相信自己丈夫竟然喜歡看一些男人老婆被別人操的圖片和視頻,上面還詳細的寫有男人藏在家中,看著老婆和別人做愛,滿足自己的私慾。

而丈夫竟然還在帖子回復希望老婆當著自己的面被別的男人操之類的話語,這樣的帖子讓習慧語連忙退出了網頁,逃離了丈夫的書房,從此埋下了陰影。

從院長辦公室出來的我站在習慧語的旁邊,她雙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絲毫沒有注意到旁邊出現了一個人,但她內心的想法呈現在我的面前。

「原來如此,沒想到習慧語的老公好這一口,這就是突破口」,我心生一計。

「慧語、慧語」

她扭頭看著我,眼前的男人和腦海中王子的形象重合在一起,隨後看見男人的手向她伸去,撫摸著她的腦袋。

「慧語,你怎麼樣?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我溫柔的話語讓習慧語第一次體會到人生中第一次戀愛的滋味,她因害羞發紅的臉說明很喜歡我這樣對她。

「沒……沒事」她很小聲的回應了我一句。

我撫摸著她,低下頭,臉對臉近距離的端詳著她,她望著另一邊,不敢對視我的眼睛。

「那你的臉怎麼那麼紅?」

這句話讓她徹底放下防備,害羞到了機制,我趁機吻了上去,她瞪大眼睛看著我,隨後被我的舌頭攻略,閉上眼睛迷失了自己,我又得寸進尺的撫摸上了她那媲美後媽的巨乳,隨後便被她用力的推開了身子。

「不行,我……我……已經結婚了,我是有家室的女人」

我微微一笑,看著她道:

「那你的老公,愛你嗎?」

這一句話就讓習慧語破防,她開始思考著自己與丈夫之間的感情,只因是媒妁之言,便嫁給了現任丈夫,但似乎自己的丈夫一點也不愛自己,隨後她扭過頭看著我,哭了出來,苦澀的說道:

「在怎麼樣,我也是他的妻子」

我馬上吻了上去,雙手把她抱在懷中,這一次沒有去占習慧語的便宜,只是讓她感受到我的愛意,這一次兩個人徹底淪陷在親吻中,兩條舌頭瘋狂的交合著,過了許久,我主動退出,兩條舌頭暴露在空氣中,卻又因唾液相連著,習慧語用力的呼吸著。

「抱歉,我才想起來,今天你才受了傷」

習慧語臉上浮現笑容,輕輕搖頭表示自己已經沒事了。

「你笑的樣子,真的很美,以後要多笑一些」

我繼續攻勢,說完拿起旁邊的粥,想親手喂給她吃,但被她拒絕了,自己接過去吃了起來,房間內安靜了下來。

「滴……滴……」

習慧語的手機響了起來,原來是丈夫發來簡訊詢問還要不要吃晚飯,習慧語常年工作的原因,經常加班到夜裡,所以才會有這個簡訊,習慧語回了一句不吃了,手機便沒了動靜,從這看得出來他們倆之間的早已經習慣了這樣,這也說明我的計劃更容易實施了。

「你先在吃,我出去一趟」

「哎……你……」

習慧語或許是害怕我把她丟下,鼓起勇氣說道:

「你不要離開我」

我內心高興的跳了起來,直呼上鉤啦,臉上浮現出笑容。

「不會,放心吧,我出去打一個電話」

聽到這,習慧語才放心下來,我走出門外,院長辦公室沒有人,不遠處的前台留有一名醫生和兩個護士,這是後媽專門留下來的人,而她去接妹妹回家去了,我也提前說明了要留下照顧習慧語,雖然她有些吃醋,隨後便被我的甜綿蜜語哄走了。

「嘟……嘟……誰啊?」電話那頭響起了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

「你是不是想看你老婆被別人操的樣子?」我開門見山的說完,安靜的等待著答覆。

「你是誰?不要胡說」對方激動的語氣暴露了自己的內心,我繼續重複:

「你是不是想看你老婆被別人操的樣子?」

「你是……那個網站上的?」

「我最後問一次,是還是不是?」

「嗯……是」

「那就沒問題了」

說完我便掛斷了電話,臉上浮現出邪惡的笑容,從透明玻璃往裡看了一眼習慧語,她也看了我一眼,用笑容回應了我,我轉身走進後媽的辦公室,從裡面拿出一套蕾絲透明連衣裙,還背了一個包走進習慧語的病房,把東西放在地上,散發出魔力並低頭親了她一下。

習慧語心中本有一些疑問,但被我親了以後,渾身開始發熱,那種讓她高潮的感覺又來了。

「難不成,他真的是我的天命之子?我光是接近他就已經想要高潮了,哎呀,好羞恥啊!」習慧語心中冒出各種小九九

我沒有理會她的小九九,因為我已經把病服脫下,隨後帶來的蕾絲透明連衣裙和黑絲給她穿上(腦補不出來可以淘寶搜一下情趣衣服),她反應過來時,已經成為了一個渾身散發著性感的少婦,臉色有些病態,但多了一絲另類的美,巨大的奶子撐著上衣,兩顆粉中帶紫的櫻桃聳立著,竟比後媽的還要大,肚子上的刀疤破壞了軀體的美感,我摸上去,「嗯……好癢」習慧語輕輕呻吟,整個臉已經紅的像蘋果一樣。

「待會一切都聽我的,配合我好嗎?我的慧語」

我貼著習慧語的臉龐,王子般帥氣俊朗的面容讓她產生不了任何拒絕的理由,她只能用細小的聲音回應我「嗯~ 」,內心又開始犯起了花痴:「我的王子,你的要求我都答應你」。

第一個目標達成,我轉身打開地上箱子,裡面擺放著三腳架和一個超清攝像機,我組裝完成後,擺在床尾側部對準了習慧語,還讓她試著擺了幾個姿勢照了相片,她一開始有一些害羞,但由於是我提出的請求,也艱難的擺起了姿勢。

測試完成後,我開啟了錄像,走到了習慧語的旁邊,跟她商量著某些事情,但她有些緊張,第一次在攝像頭面前展示自己軀體,因為生過孩子的緣故還有些自卑,我安慰她不用緊張,待會跟著我的表演來就行。

我離開了鏡頭,因為魔力的侵蝕,習慧語渾身開始發熱,她艱難的忍耐著,手指放入自己的嘴巴,另一隻手抓住乳頭揉搓著,身體側躺在床上,充血的陰蒂在兩條腿來回摩擦著,只有這樣才能讓她舒服一些,她的眼神已經變得迷離,嘴裡哼著「嗯……好難受……」的低吟。

就在這時,我重新出現在鏡頭中,習慧語迷離的眼神看著我,伸出一隻手喊著:「我要……快來操我」,我沒有回應,脫下褲子漏出疲軟的陰莖,習慧語仿佛見到了能緩解自己痛苦的良藥,趴在床上,嘴巴含住了我的雞巴。

我享受著習慧語的口交,嘴上說道:

「你個騷貨,有沒有給你老公舔過雞巴?」

「嗯……沒有……嘶溜……揪……」神情迷離的習慧語已經不知道我在詢問些什麼,只能下意識的回應我。

我伸手拍在習慧語的翹臀上,一個巴掌印呈現在上面,粉穴上的淫液被震盪滴到床上,這一幕被超清攝像頭完完全全的拍攝下來。

「真是個騷貨,沒舔過雞巴都這麼厲害」

「嗯……嗯……」

我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把習慧語的嘴巴完完全全的撐住,她已經沒有說話的空間,我退後讓她結束了口交,神志不清的她喊著:「不要……不要離開我……」,我把她重新推到在床上,她又恢復了一隻手含在嘴巴中,另一隻手抓著自己的巨乳,眯著眼看著我對她進行的侵犯,我沒有讓她失望,上了床,趴在她兩條黑絲大腿中間,舌頭用她肚子上的傷口,慢慢的舔到陰蒂的上方

「啊!……」這一舉動讓她發出呻吟,她的表情從迷離逐漸變成忍耐的表情,我的舌頭到了陰蒂的位置,先圍著轉了兩圈,隨後牙齒輕輕的咬在上面。

「嗯啊……」她的身體開始急促的顫抖,「人家……要高潮了!……ohhh……」,說完頭往後仰,兩個眼睛翻白,嘴巴撐開,兩隻手死死的抓著自己的巨乳,兩條腿立在空中繃著,粉穴中流出了大量的淫液,我的手配合著她的高潮,在她陰蒂和陰道中來回快速摩擦,「啊啊啊啊……要死了……」。

過了一會,她的身體放鬆了下來,躺在床上用力的喘氣,她這輩子第一次體會到,原來在喜歡的人面前高潮,是多麼讓人身心愉悅的一件事,特別是這一切被旁邊的攝像頭清清楚楚的記錄下來。

「怎麼樣,我的慧語」

她沒有說什麼,撲進我的懷裡,在我的懷中喘氣,貪婪的吸著我散發男子氣息、

「原來和喜歡的人做這件事,是這麼爽的一件事」

隨後察覺到她的下體被一根擎天柱死死的頂著,想要趴下幫我釋放,我攔住了她。

「一切按照我們剛剛說好的來哦」

說完我重新把她推回床上,恢復了她高潮以後的動作,她先是裝作回味著高潮的餘溫,隨後察覺到了自己眼前有一個男人,臉色嚇得變得緊張起來。

「你是誰?我老公呢」

在她眼前的當然是我,只不過我和習慧語商量好的,她扮演一個被強姦的少婦,所以才有了這一幕。

「我是誰不重要,讓你爽才重要」

「啊啊啊,不要啊,老公,你在哪啊?」

「你的老公?就是你的老公讓我來操你這個騷貨的,剛剛舔我的雞巴爽不爽啊,騷貨」

我按住了習慧語的雙手,因為下半身在她的兩腿之間,她沒有辦法合上,但她不斷的在掙扎著,導致我沒有辦法順利的插入她的體內,我鬆開一隻手想要扶住我的陰莖對準她的粉穴,她可能是入戲太深,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臉上,隨後驚訝的看著我,我眼神示意她繼續,她略微帶有歉意的繼續喊著:

「不要啊!求求你,老公!老公!你在哪啊?」

「啊!!!快拔出去,求求你,不要啊!!!」

我順利的插入了習慧語的粉穴中,她的陰道非常緊,讓我想起了妹妹的陰道。

「嗯……你的陰道真緊啊~ 是不是你老公的小雞巴不能滿足你」

說著我壓著習慧語的雙手下半身開始抽動起來。

「嗚嗚嗚……求求你……求求你」習慧語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嘴上不停的低語著,或許是真的因為她和丈夫的真實情況,所以演技才這麼的逼真,而我雖然很想佩服她的演技,但她的陰道實在是太緊了,(因為魔力的原因,所以習慧語不會和妹妹一樣難受),只能慢慢緩慢的抽動著。

「嗯……嗯……嗯……」

過了一會,習慧語適應了我的大雞吧,但為了表演,還是一副預拒還迎的模樣。

「噗嗤……噗嗤……噗嗤」我鬆開了壓著她的雙手,一隻手托著她的臉,讓她看著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中來回抽插,「啪!啪!」另一手拍了她的奶子。

「你這個騷貨,老老實實給我看著我操死你」

說著鬆開了她的臉,每當她想扭開的時候,我就往她的巨乳上甩上兩巴掌,刺耳的「啪!」充斥著整個房間,她的奶子已經發紅,我開始有些不忍,她察覺到了我抽插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帶淚的眼睛看了我一眼,漏出了一個笑容鼓勵我,隨後又恢復了那一副被強姦的模樣。

我獲得了許可般,抬起她的黑絲雙腿,抓住她的巨乳支撐著我的身體,「噗嗤。噗嗤。噗嗤」下體開始猛烈抽動,「嗯~ 嗯~ 嗯~ 嗯~ 」她的呻吟也開始變得急促。

「騷貨,怎麼不喊了,不是在找你的老公嗎?」

「嗯~ 嗯~ 嗯……」習慧語的神情再一次變得迷離,沒有聽到我刺激她的話語,隨後我停下了抽插,她的身體還隨著剛剛的幅度不停的在擺動。

「給我,不要停……」

習慧語神志不清的看著我,而她的內心告訴我這是真的動情了,並不是演出來的。

「求求你,快把雞巴插進來,操死我這個騷貨」

她從求我放過她,變成了求我操死她,我扶起她的身子,讓她以跪姿的狀態臉對著攝像頭,陰莖對準她的粉穴「噗嗤啪!」,她因為粉穴中被填滿的緣故,兩個眼珠上翻,舌頭漏了出來,我把她身子往下壓,臉部保持著表情,抓住她的兩隻手,就想馬車的韁繩一樣。

「求我動啊,你這個騷貨」

「她的下巴壓在床上,艱難的開口求我:「求求你,快操死我」

「噗嗤」

我拔出在用力的插了進去後,調教到:「繼續求我」

「啊嗯……好爽……求求你」

「噗嗤」

「啊……求求你」

「噗嗤」

我下體開始抽動,兩隻手抓著她的手,支撐起她的身體,讓她的臉被拍的清清楚楚

「怎麼樣,你老公的雞巴,沒我大吧」

「嗯……沒……你……嗯……的……大……ohhh」

「嗯……好爽……要去了……我要高潮了……」

我鬆開一隻手,她失去重心側躺在床上,那隻手又甩在了她的黑絲屁股上,「啪……啪……啪……」,隨後也鬆開了另一隻手,扶著她的屁股幫助抽插。

「啊……騷貨……你的小穴好緊啊……a……是不是你老公都沒操過你」

「嗯……對……我……我老公……不喜歡……操我……」

「那你~ 喜不喜歡讓我操啊……」

「喜歡……快操死我……最喜歡讓王子操了……ohh……」

我察覺到習慧語的陰道開始收縮,「要死了……又要死了……」,本來就緊的小穴死死的夾著我的陰莖,讓我有些敗下陣來,她的粉穴一波又一波的淫液沖刷在我的龜頭上,我加速衝刺

「操死你這個騷貨」

「對……王子要操死我這個騷貨」

我用力一挺,她的臉再一次變成了高潮臉,發出巨大的呻吟:「啊啊啊啊……」,我的身體繃緊,趴在她的身上,死死的抓著她的巨乳,精關沒把持住,在她的陰道中射入一波又一波的精液。

「呼」過了一會清醒的我,呼出一口濁氣,懷中的習慧語還在高潮的快感中,她的雙乳已經發紅,而屁股上也布滿了手掌印,我的魔力不自覺的散發出來。

「嗯……」一聲長長的呻吟,習慧語剛剛覺得自己和王子活在了天堂中,清醒以後察覺到我在她的身後,陰道中還插著我的陰莖。

「好大」這是她腦海中冒出的第一個想法。

「慧語寶貝,你真美」

我嘴甜的喊了她一聲,手臂繞過她的身軀,抱緊她,讓兩個人的軀體貼合的更緊,兩人享受著狂歡後的幸福。

幾分鐘後,習慧語有些緊張的問我:

「我的表現怎麼樣?」

「表現的很不錯」

想起剛剛習慧語的表現我的陰莖再一次勃起,她的內心驚訝道:「怎麼又變大了」

「慧語寶貝,我們再來一次」

說著我抱著習慧語起床,她看見床單上一大灘潮濕的液體,聯想到剛剛的瘋狂,身體竟又開始有感覺了起來,動情的說了一句:「王子,好好的愛我」

我抱著習慧語兩條黑絲大腿,她雙手往後纏繞我的脖子,兩人的私密處還連接在一起,每當我走一步,「嗯~ 啊」雞巴便會抽出在深深的插入她的粉穴,摩擦她的陰道,而上面附著的液體就會滴落在地上,當我們走到落地鏡後,看著鏡子裡她,病態的臉此刻是迷離的表情,嘴巴發出「嗯啊……嗯……」的呻吟,脖子上的痕跡已經退去,巨乳隨著雞巴的抽動在空中甩動。

「睜開眼睛看看你淫蕩的樣子」

我命令習慧語,她睜開迷離的雙眼,嘴上配合的喊道:

「oh……王子老公在操騷貨……」

「操死你……你還要不要原來的老公了……」

我抽動著,當喊道老公的時候還特意加重了力度,剛剛和習慧語射出的液體隨著抽動把地板染濕

「不要……原來的老公了……我要王子老公……ohhh……騷貨要被操死了……」

我保持著抱著習慧語的姿勢,移動到鏡頭前,

「對著鏡頭,快說是誰在操你」

習慧語看著鏡頭,有些歇斯底里又充滿快感的喊道:

「王子老公……在操我……你他媽的……不珍惜……現在老婆……被別人強奸……還泄身了好幾次……ohhhh……啊啊啊……」

習慧語喊完,老公這些年的無視的情緒統統爆發出來,讓我把她放在地上,在鏡頭前,繼續充滿快感的嘶吼道:

「嗯……以後我……就是……王子……老公……的騷貨了……」

「你真他媽的……不是個男人……我跟你結婚……這麼多年……如果……不是為了孩子……你連碰都……不碰我……現在我……遇上了……心中的……那個王子……」

「他……正在操你的……老婆知道嗎?……你老婆是心甘情願……被她操的知道嗎?~ 」

我聽著習慧語發泄的怒吼,陰莖又腫脹了幾分,察覺到身體的能量在極速飛漲,而習慧語的下腹部也浮現出了印記,無意中催發著魔力

「好熱……好漲……王子老公的雞巴……比我老公的還大……把騷貨操死吧!」

「不行了……騷貨……又要泄身了……騷貨要……懷王子老公的……寶寶」

肉棒又一次被習慧語的粉穴肌肉緊緊包裹著,像似有什麼吸力般吸著我的雞巴,

「你這騷貨……陰道好緊啊……不行了……」

「王子老公……射到騷貨的體內……騷貨要懷你的寶寶……啊……啊……啊」

一股淫液從習慧語的陰道中射在我的龜頭上,因為陰道的收縮又產生了一股吸力,我沒有承受住,扶著習慧語被黑絲包裹著的屁股,腰部一挺,精關打開往她的子宮射出一股又一股白濁的精液。,

「啊……王子老公的精液……射到……騷貨的子宮了……」

深夜,距離我和習慧語的交合結束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我坐在病房的電腦凳子上,習慧語在我的懷中不肯離去,我只好讓她躺在我的懷中,今天的她的神經像坐過山車一樣,加上受傷的原因,此刻在早已經深深的睡去,而我操控著電腦剪輯著某個視頻,半個小時後,從黑客那裡弄了一個程序,朝一個號碼發去了視頻,然後抱著習慧語來到另一張床上休息(病房陪護也有床)。

習慧語生怕我的離去,在睡夢中的她夢見她和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還生了很多孩子,現實中的臉上漏出一絲甜蜜幸福的笑容。

過了半個小時,某個人給我打了電話,但我開著靜音,並沒有去理會,手機足足亮了一個多小時,幾十個未接電話,而我已經沉入了睡眠當中。

不遠處,我看到有一個身影站在那裡,那個模樣讓我感到熟悉,我邁開腳步,走了過去,當我靠近仔細端詳她,只看到女子全身懷繞一層雲霧,長得很高,身材姣好,特別是奶子,比後媽的還要大,屁股也是高高的挺起,全身上下沒有一絲贅肉。

隨後女子的臉看向了我,她的表情好像突然間變得痛苦了起來,而我全身仿佛被枷鎖鎖著,不遠處冒出了一個同樣是全身雲霧環繞的男子,他先是追求了女子,但女子沒有答應,但他沒有放棄,時間飛快的流逝,我看著男子一步一步的朝女子靠近,腦袋逐漸失去理智,想要大吼起來。

在某一天,女子答應了男子的請求,這是這麼多年女子第一次答應男子的邀約,她赴約趕往了一個私人餐廳,全場只有她和男子,我察覺到女子其實並不開心,今天來到這個地方是想徹底的拒絕男子,隨後我看到男子在食物中下了某種藥物,我瘋狂的嘶吼著,下意識的想提醒那個女子,但她並沒有聽到我的怒吼,把帶有藥物的食物吃了下去。

男子的臉上漏出邪惡的笑容,把昏迷的女子帶到了樓上的房間中,看著她癱瘓在沙發上,男子脫下全身的衣物,把昏迷的女子強姦了一遍又一遍,我痛苦的看著這一切,仿佛某個重要的人被玷污了一般,血淚從我眼睛中流出。

女子在過程中醒了過來,渾身無力,扭頭看向我,血淚同樣從眼睛中留出,她默默的承受著這一切,不久後,房間出現了幾個男人,與第一個男子無異,開始強姦癱瘓在沙發上的女子,不久後女子身上已經布滿了鮮血,最後朝我一笑,竟直接自絕身亡。

「不!!!!!!!!!!!!!!!!!!!!!!!」我的怒吼響徹整個天地。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