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惡魂覺醒 (9) 作者:PitGod

【惡魂覺醒】(9)

作者:PitGod2021年5月14日發布於sis001

第九章:

「啊!!!!!!」辦公室內迴蕩著陸一雯的驚嚇聲,她的雙乳被一雙來自身後的手抓著,想回頭看看背後的人是誰,但是手的主人躲在視線死角,沒成想自己的身體還慢慢的發熱,最後疲軟的趴在桌子上,身體已經沒有反抗的力氣,當背後的那個人撩起OL裙子扒下她的蕾絲內褲時,她只能流出來淚來,嘴上無力的喊道:「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啊」,這一切沒有讓身後的男人停下,他扶著陰莖在陸一雯的淫穴入口摩擦著。

此刻陸一雯想起了昨天那個賦予她新生活的男人,如果背後的男人是他該多好,為了不讓自己被玷污,便想咬舌自盡。

「才過去一天,就認不出我了嗎?」

背後的男人當然是我,我在休息室看著陸一雯那曼妙的背影,就想調戲一下她,沒想到這妮子性子還有點烈,剛剛聽到她內心寧願被我強姦也不想被其他人玷污,還想咬舌自盡,我就急忙的開了口表明身份,陸一雯聽到是那個讓她想了一天的男人,艱難的回頭看了我一眼,確定身份以後便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似乎暈了過去。

「好傢夥,這直接就嚇暈過去」

我露出苦笑,這玩笑似乎開的有點大,把陸一雯收拾好抱到沙發上讓她躺著,她的肚子響發出一陣怪叫,這個女人似乎忙了一上午都沒時間吃飯,這讓我的內心有些愧疚,坐在旁邊掏出手機撥通了習慧語的電話。

「喂,李先生,您好」

「你吃過午餐了嗎?」

我的話似乎有一些讓習慧語誤會,畢竟哪個男人會平白無故的問一個女人有沒有吃午餐,特別是昨天還在這個男人面前高潮了,她略微緊張的回道:

「還沒有呢,我這也剛忙完」

「那你現在去買一些吃的送來我辦公室,記得多買一點」

「好的」習慧語內心不能平靜,眼下自己還沒有吃過東西,電話那頭的我竟然讓她買午餐到他的辦公室中,腦袋開始胡思亂想起來,而內心有些無法平靜。

而另一邊的我等待的過程中有些無聊,看到沙發旁桌子上竟然是一本成人雜志,剛想翻開看,手臂穿來一陣疼痛,原來是陸一雯清醒之後咬在我的手臂上,撕咬的部位滲出血液把她的嘴染紅,我的內心還有一些愧疚,就沒有阻止她,陸一雯咬完,兩眼帶淚的坐在沙發上,死死的盯著我,我用手臂把她攬了過來,抱在懷裡與她解釋道:

「剛剛我和你開玩笑的,別生氣了好不好,你生氣的樣子很不好看」

但是這妮子竟然不吃我這一套,身體掙脫開我的懷抱,想就此離開辦公室,我心想軟的不行那我就來硬的。

「別忘了,你付出了什麼才換來了這個位置,甚至連男朋友都不要了,現在就這麼放棄了嗎?那似乎有一些可惜啊」

我看似漫不經心的一句話有很大的效果,讓陸一雯停下了腳步,我再一次說道:

「我的女人里你是最幸運的一個,你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要報復那個男人,換回工作崗位,所以我才給你機會,雖然我很好說話,但不代表我沒有脾氣,認清你自己的位置,服侍好我,我會給你更多」,說完我再一次拿起成人雜誌翻開查看,似乎一點也不關心陸一雯的去留。

陸一雯沒有哭,她是一個要強的女人,也明白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強迫她做過任何事情,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換來的,如果現在離去,那她所做的一切全部都白白浪費了。

沉默一會後,內心下定決心接受了現實,隨後扭身走到我的面前,把自己的全身衣物脫下,她明白自己的黑絲大腿有多誘人,所以只穿著弔帶黑絲站在我的面前,我的目光被她健碩的黑絲大腿吸引著,兩條腿在照進來的陽光下閃閃發光,我迫不及待的摸了上去,愛不釋手的把玩著,有些不過癮的抓向她緊實的翹臀,輕輕的抱了過來,她本有些抗拒的站著,但隨後放鬆了身體,兩腿張開站在我的面前,我的鼻子聞到她下體傳來一股微微的清香,這讓我的陰莖死死的頂著褲子。

我回味她淫穴中傳來的幽香,臉上的表情要多享受就有多享受,陸一雯看著眼前男人那淫蕩的神情,臉色微微一紅,仿佛自己得到這個男人讚揚般心中充滿了興奮感,淫液分泌出來。

「嗯~~」呻吟聲從她嘴中漏出,原來我的舌頭已經開始舔她開始濕潤的粉穴,眼睛看向她發紅的臉龐,戲謔的說道:「在我面前,不用壓抑自己」,接著靠回沙發上,什麼也不說,陰莖直挺挺的對著她。

陸一雯明白這是要服侍眼前的這個男人,但自己的性經驗特別少,只是和前男友做過幾次,其他的都來源於色情電影中,想了想,便學著其中一部影片里,跪在地上,趴在我的兩腿之間,臉和陰莖快要貼在一起,雖然自己昨天嘗到了它的滋味,但近距離的看著這個龐然大物,聞著它散發出的腥臊味,上面似乎還有一股香氣,臉上再一次浮現出驚訝的神情,回過神來時兩隻手已經不由得握住了陰莖的根部,瞥了一眼我正等待著服侍的神情,雙手開始套弄起來。

陸一雯的內心在我面前暴露無遺,她似乎還有些不能接受把陰莖吃進嘴裡,我呵斥道:

「把它放進你的嘴裡」

陸一雯被我的命令嚇到了,停下套弄的雙手,兩隻眼睛委屈的看著我,嘴巴離我的陰莖越來越近。

她嘴唇先是包裹住我的龜頭,隨著我陰莖的深入,她的嘴巴被撐開,兩排牙齒磨著我的小兄弟,臉色變得漲紅,嘴上不斷發出「嗯~~~嗯~~」的叫聲。

「把牙齒張開,不要磨著我的陰莖」

我引導著她,她口交的天賦似乎很不錯,我的陰莖貫穿到她的喉嚨竟然都沒有讓她產生想要嘔吐的現象,這讓我忍不住誇了她一句:「很好,表現的很不錯」,我讚揚的眼神讓她得到滿足,隨後她扶著我的大腿,開始吞吐我的陰莖,每一次都能貫穿到她的喉嚨,我的龜頭還被她的喉嚨刺激著,而她神情也越發的淫盪,隨後退出深喉,學著影片低下頭開始舔我的陰囊,時不時的還用嘴包裹住吸一口,右手套弄著我的陰莖。

我享受著她的口交,雖然有些生疏,但她的表現讓我感到非常驚訝,我知道這是她第一次口交,就連她前男友都沒有享受過這個待遇,嘴上忍不住的說道:

「真是一直天生的母狗,就連你前男友都沒有享受過這個待遇吧?」

陸一雯先是舌頭從陰囊往上舔到龜頭處,舔著我的馬眼,隨後左手套弄著陰莖,右手撫摸著陰囊,眼睛瞥向我,臉上的表情已經變得淫蕩,一邊舔著一邊回應道:

「這是~~~第一次~~口交~~~李公子你。」

「別叫我李公子。」

她還沒說完便被我打斷了話語,但陸一雯有些不依不饒,堅持對我使用這個稱呼。

「李公子~~~人家~~~就喜歡叫你~~~李公子~~~嗯~~~。」

我站起身子,並沒有反駁陸一雯的話,站在辦公桌旁,命令她爬過來趴在桌子上。

陸一雯已經不會反抗我的命令了,或者說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反抗我的命令,剛剛的小插曲只不過是因為我把她嚇著了,隨後她聽話的趴在桌子上,兩條黑絲大腿直立起來,沒有一絲贅肉的翹臀扭動著,而粉穴早已經被淫液布濕,仿佛在等待著寵幸,要不是我個子夠高的緣故,可能連站著操她都做不到。

「啪~~~啪~~~~」看著性感的屁股,我的手掌直接拍在上面,每一次拍擊上面都會彈出波浪,慢慢的變的越來越紅

而臀部不斷傳來的疼痛讓陸一雯發出似慘叫似快感的聲音:「啊~~~嗯~~~~」,她扭頭看向我,臉上早已充滿了淫靡,汗水從額頭滑落到下巴,嘴上求饒到:

「李公子~~嗯~~~不要在~~ohh~~~啊~~~打人家~~~~~了~~~嗯~~~~人家~~~求求你~~~快操死~~我這隻~~~母狗吧~~~。」

我們四目相對,我看著她那一臉潮紅的表情,耳邊傳來她求饒的呻吟,我邪魅一笑,當然不會這麼容易就滿足這一隻母狗,扶著自己的陰莖插入兩條黑絲大腿的內部,在陰蒂和陰道外來回摩擦,「啊~~求求你~~~李公子~~~快插進來吧~~。」陸一雯被我不斷摩擦著,嘴上再一次發出求饒聲。

「咚……咚.咚」就在這時,辦公室門口響起敲門聲,我停下了動作,有些不耐煩的喊道:「誰啊?」,門外習慧語發出微弱的聲音:「李先生,是我,習慧語」,心裡迴蕩著敲門時聽到的呻吟聲,「剛剛的聲音,難道是陸一雯的?」,我當然聽到了習慧語的心聲,心生一計,扶著自己的雞巴對準陸一雯的粉穴,陸一雯仿佛知道要發生什麼,臉上的表情更加的興奮,真是一隻天生的母狗。

「進來」

在習慧語進來的同時,我把雞巴捅進了陸一雯的粉穴開始活動,「ohhh~~~操死我了」陸一雯發出了超大的滿足聲,這讓習慧語愣在了門口,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淫蕩的場景,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表情,隨即扭頭到一旁,但是眼神還時不時的瞄著我和陸一雯的活塞運動。

我操著陸一雯,她還一臉滿足的看著習慧語,仿佛習慧語看著她讓她產生了莫大的快感,嘴上更加的賣力喊道:「ohh~~~李公子~~~要操死~~~~我了~~~好爽~~~嗯~~~嗯~~~嗯~~~快~~在用力~~。」我胯下的動作沒有停止,陰莖和陰道撞擊不斷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

「把東西放進休息室吧」

習慧語聽到我的話語,連忙的走進休息室,把午餐放在了桌子上,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剛剛電話里我要讓她買那麼多東西,聽著陸一雯越來越近傳來的呻吟聲,有些心不在焉的把午餐放到桌子上,隨後呻吟聲出現在門口,她不敢回頭看,原來我抱著陸一雯的黑絲大腿出現在休息室門口,下體還交合在一起,每當我走一步陰莖就抽出在深入陸一雯的陰道,我走到桌子旁,在習慧語旁放下了陸一雯,隨後讓她狗爬式趴在桌上。

「ohh~~~好爽~~~公子要操死雯雯了~~~~嗯~~~~雯雯~~~要高潮了~~~~」

陸一雯一臉滿足帶有挑釁的表情和習慧語對視了一眼,隨後開始翻白眼,舌頭伸出,唾液在空氣中飛灑,有一些還滴落在習慧語的OL服上,習慧語艱難的忍受著快感,看著陸一雯像一隻母狗一樣高潮,兩眼翻白,趴在桌子上,身體不停的抽搐,「這是有多爽?」想到此處自己竟也忍不住射出了一道淫液,與陸一雯一同高潮,嘴上發出微小滿足的呻吟「嗯~~啊~~」。

我得益於身體上的優勢,早上和刻菲菲已經滿足了幾次,這一次沒有射出來,趁著陸一雯高潮的時候我還扶著她的峰腰,陰莖在高潮射出的淫液中還在不斷的衝刺,溫暖又潮濕的陰道死死的夾著我的雞巴,每當我抽出就會急劇收縮一次,仿佛每一刻都不想脫離陰莖,隨後又被我的巨大的陰莖撐開,突破到深處。

看著已經趴在桌子上享受著高潮餘溫的陸一雯,我拔出自己的陰莖,轉向習慧語,用手抓上她的屁股,想拉起她的裙子,但她被我的動作嚇的驚醒過來,連忙後退,盯著我巨大的陰莖,嘴上喊道:

「李先生,不對,李公子,請你自重,我是一個有家室的女人,不要強求我做這些事情,否則....」

習慧語學著陸一雯改口喊我李公子,想威脅我但聯想到昨天開除的那個副經理,便停下了話語。

我停下了動作,聽到了習慧語內心的所有想法,原來她早已經有了家室,甚至還有了一個孩子,她三十齣頭的年紀,就坐上了集團人事總經理這個位置,是因為之前有頂層有個人看上了她,幫助她坐穩了這個位置,但是習慧語沒有從了那個人,而那個人竟然也沒有利用職位強行占有習慧語,只是單純的追求她,最後直到習慧語結婚才放棄追求,但還是默默的在背後支持這習慧語的事業,內心總想著有一天習慧語會投入他的懷抱中。

而習慧語的老公也全力支持著她的事業,做了一個家庭煮男,自己在家帶著孩子,但她老公是個性冷淡,常言道,女人三十如狼,在這個年紀習慧語要不是泡在職場裡面轉移視線,恐怖早就離婚了,但內心還是對自己的老公充滿了怨言,而他們的婚姻,也不過是因為父母的安排,連孩子都是因為父母想抱外孫了,所以才生了一個。

直到我來面試的時候,用神力再一次激發了習慧語的慾望,讓她當場泄身,心中烙下了我的影子,但出於負罪感,還是有一些抗拒眼前的這個男人。

當我回過神來時,習慧語的頭扭在一旁,偷偷的看著陸一雯舔著我的雞巴,我抱著陸一雯的頭開始衝刺,最後突破到喉嚨深處,「嗯嗯~~~~嗯~~」陸一雯發出呻吟聲,我精關一開,精液全部射入陸一雯的喉嚨中,而習慧語偷偷看著陸一雯頸部突出的棍狀物射出精液,喉嚨重複著吞咽的的動作,這個動作持續了將近一分鐘,這畫面再一次震撼了她的內心。

「行了,吃飯吧,剛好我也餓了」

陸一雯躺在地上用力的喘氣,嘴角留有精液,我穿好褲子坐到了桌子旁,把飯菜擺放在桌子上,呼喚她們倆趕緊過來吃飯,陸一雯緩過勁來以後,爬過來在我的旁邊開始享用著午餐,而習慧語沉默不語的坐在不遠處,肚子裡發出「咕嚕~~~咕嚕~~~~」的叫聲。

「你也沒吃午飯,趕緊過來一起吃吧」

我說著便走過去拉起習慧語,她有些緊張,渾身發抖,生怕我對她做出一些什麼出格的事情,但還是沒有抗拒我,隨後覺得渾身開始發熱,坐在桌子旁。

  「吃吧,不要餓了自己」我邊說著邊夾起一道菜放到習慧語的碗里,「公子~~雯雯也要」陸一雯有些吃醋的發出嗲嗲的聲音,看到我也夾了一份給她之後,「謝謝公子」她臉上才又重新充滿了高興的表情。

在我們幾個享用午餐之後,辦公室響起了敲門聲,門外還發出一個聲音:「習經理,你在這裡嗎?」,我們三人走出休息室,陸一雯穿好衣物後,站在我的身邊,而習慧語坐在辦公桌前,門外又響起了「咚.咚.咚.」的激烈敲門聲,我看陸一雯穿好衣物後,不耐煩的喊道:

「進來」

門外的人得到答覆後,迫不及待的打開門,映入他眼帘的是坐在主位上的陌生男子,還有旁邊的陸一雯以及前面習慧語,他的鼻子抽動著,聞到了空氣中那淫靡的味道,身為男人他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味道,但看著習慧語身上的衣物非常整潔,只是陸一雯身上的衣物有些混亂,心中那顆躁動不安的心冷靜了下來,或許不是他想的那樣。

「來我這有什麼事嗎?」

我當然知道他是誰,他就是林書,集團股東之一,但是最小的那一個,也是話語權最弱的那一個,而他也就是苦苦追求習慧語,幫助習慧語坐在人事部總經理位置上的那個男人,但我此刻並沒有給他面子,我現在的身份就是這個公司最有話語權的人。

林書並沒有理會我,剛剛也不過是因為不確定習慧語在不在我的辦公室才敲門,以他的身份強闖進來或許也造成不了什麼後果。

他無視我,走到習慧語的面前,有些諂媚的問道:「今天怎麼不在辦公室,來這幹什麼?」,習慧語內心有些混亂,沒有接林書的話,站起身子,對我說了一句「林公子我先走了」,隨後離開了我的辦公室,而林書追到門口,回頭惡狠狠的對我說道:「小子,你給我小心一點,別打她的注意」,之後也離開了我的辦公室。

我有些無奈,自己啥也沒說,莫名其妙的就被威脅了一番,陸一雯的手機響起打破了這尷尬的環境

「喂,你好」

「雯雯,你到底怎麼了?」

原來是陸一雯的前男友打來電話。

「沒什麼,我們都分手了,不要在打電話過來,」

我聽到是陸一雯的前男友的聲音,雙手攀上了陸一雯的巨乳,隨後撩起陸一雯的裙擺,站在身後。

「那你總得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吧?」

「嗯ohhh~~~沒有~~~為什麼~~」

陸一雯潮濕的陰道再一次被我的陰莖填滿,話語上也變得有一些不利索。

「說了~~~分手~~~嗯~~~就分手了~~~~不要在~~~嗯~~打電話~~~來了」

陸一雯前男友聽著她發出的呻吟,內心思緒萬千,大聲的喊道:

「你是不是在和別的男人做愛啊?!!!」

我聽到這,用力一頂。

「嗯啊~~~主人要操死雯雯了~~~」陸一雯知道滿不了多久,便不再隱忍,在和前男友電話中漏出聲來

陸一雯前男友不能接受現實,大腦一片空白,帶有哭腔的質問:

「不要啊~雯雯,你為什麼要這樣?」

「因為~~~嗯啊~~~主人~~比你強~~~~操的雯雯~~~好爽~~嗯~~~」

「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哭出聲來,無法接受這一切,但沒有掛斷電話,一直聽著電話的另一頭陸一雯傳來的呻吟聲

「嗯~~主人~~雯雯~~頂不住了~~~主人要~~~操死雯雯~~~這只母狗了」

「操死你這隻母狗,真的是下賤,天生就是做母狗的料,在自己前男友面前被操成這樣,是不是很滿足啊」

「雯雯~~~很滿足~~~快操死~~~雯雯~~~這隻母狗吧~~~~」

「兄弟,雯雯的身材真不錯啊~特別是那雙黑絲大腿,夾著我的雞巴,逼又緊~~以後就歸我了」我用言語刺激著陸一雯前男友的神經。

他果然大怒:「我他媽要殺了你!!!放開她啊!!!嗚嗚嗚~~雯雯~~不要這樣好不好....」

「嗯~~~嗯啊~你沒有~~~權利管我~~~主人~~~雯雯要高潮了~~~~」

「不要啊!!!雯雯~~~不要啊!!!不要這樣對我!!!」

「嗯~~啊啊啊~~~主人~~~雯雯不行了~~~~」

我聽著陸一雯的呻吟,放在桌子上的電話還在不斷傳來陸一雯前男友的嘶吼聲,胯下的動作越來越用力

「操死你這隻母狗」

「主人~~~射在雯雯~~~的體內吧~~~~」

陸一雯說完便翻了白眼,趴在桌上,嘴上發出「啊啊啊啊~~~~~」充滿快感的呻吟,身體開始用力抽搐,陰道的肌肉開始收縮,似乎在前男友面前高潮獲得了更多的快感,此刻更死死的夾著我的陰莖,我拍了兩下陸一雯的屁股發出「啪~啪~~」,嘴上發出「oh」的叫聲後,隨後死死抓著陸一雯的翹臀,用力一插,頂在她的子宮口,射入渾濁的精液。

        電話那頭陸一雯的前男友不敢相信,前兩天還和自己恩愛的女友,今天竟然變成別人胯下的母狗,還發出他們做愛時從來沒有發出過的叫聲,最後在他的面前高潮了。

而他雙眼已經布滿了血絲,一手握拳,一手死死的抓緊手機,身體隨著喘氣不停的晃動,最後怒火攻心,倒在房間裡暈了過去。

我沒有理會那頭髮生了什麼,陰莖拔出以後,走到另一頭,伸進陸一雯的嘴巴里讓她清理雞巴上的污垢,而她作為一隻母狗非常的有天賦,用嘴巴賣力的清理著上面的污垢,最後我穿好衣物坐在辦公桌上,而陸一雯沒有放過自己淫穴,用手接住了粉穴中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雖然氣味讓她還有些適應不了,但她還是全部吃了下去。

「很好,以後操你的時候,你就打電話給他,我很喜歡在他面前操你的感覺」

陸一雯依偎進我的懷裡,沒有任何遲疑的回應道「只要公子高興就好,雯雯做什麼都樂意」

「哈哈哈哈哈,表現的很不錯」

我高興之餘,撥通了習慧語的電話。

「喂,你好....李公子」

「誰啊?慧語」

習慧語那頭傳來林書的聲音,這個男人似乎還在因為剛剛的事情糾纏著她。

「要不要我幫你解決他?」我當然不會客氣,在我內心裡,習慧語早已經是我的獵物,不容別的男人去冒犯他。

「不用,謝謝李公子,李公子有什麼事嗎?」習慧語客氣的跟我說到,但她內心的想法被我的窺心能力全聽到了,我的內心有了一個想法。

「什麼李公子的,叫來叫去的,不就是一個副經理嗎?值得你這麼客氣,我回去馬上就開除他,在這個公司,你不用對誰那麼客氣」

林書有些自大的說道,素不知自己的話被我全部聽到,我讓習慧語把電話給他,習慧語看著林書,拒絕了我的請求,畢竟林書在職場上幫了自己那麼多,雖然在結婚前經常性的來辦公室以追求的名義騷擾自己,但畢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特別是見到我一句話就讓之前有關係的副經理滾蛋的實力後,內心還是有些擔心林書會因為幾句話惹上了我。

「林總,你先別說話,李公子找我是有工作上的事情」

隨後習慧語對著我說:「李公子,有什麼事您吩咐」,但被林書打斷了。

「什麼狗屁李公子,自從你從他辦公室出來以後整個人變了一樣」

我聽到這句話以後,再一次命令到:

「把電話給他!」

習慧語有些不忍心,但夾在中間是最難做人這個道理她還是懂的,便把電話遞給了林書。

「怎麼?所謂的李公子.有什麼指教啊?」

「指教不敢當,我給你一個機會給我道歉」

「道歉?」林書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這個公司,還沒有幾個人可以讓我道歉的」

林書想了想,臉上漏出猙獰的表情。

「你也看上了習慧語這婊子是嗎?這個婊子,我追求她這麼久,竟然跑去跟別的男人結婚,這我都忍了,現在卻又跟你這種狗雜種勾搭上,給老子滾!」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我聽著林書逐漸變得瘋狂的語氣,向陸一雯問清楚習慧語辦公室位置以後,急忙趕了過去,手上撥通了一個電話。

而習慧語這一邊,她看著林書逐漸變得瘋狂的表情,以及那暴露內心想法的話語,內心對林書的僅存的一絲愧疚感瞬間消散的蕩然無存。

然後眼前這個癲狂的男子突然間走向她,並輕微嘶吼到「你這個婊子,今天我他媽的要操死你」,林書說完把發出尖叫的習慧語逼到了辦公室角落。

「林總,請你自重,這樣你是會坐牢的」

「坐牢?大不了找個替死鬼進去,現在我只想操死你」

        林書看著被逼在角落裡倔強的習慧語,一巴掌甩在了習慧語的臉上,嘴上惡狠狠的說道:

「你這個臭婊子,在我面前一直裝清高,現在還裝不裝了?」

習慧語呆住了,沒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變得如此癲狂,眼下真的打在自己的臉上,雙眼泛紅的看著林書,不吭任何一聲。

林書可沒有理會習慧語的狀態,雙手暴力撐開了習慧語的OL上衣,漏出一大片白花花的奶子,以及那白色純棉的內衣。

「沒想到你這婊子身材底下那麼有料啊?哈哈哈哈哈」

習慧語不堪侮辱,此時想起就連我(男主)都沒有這樣羞辱她,只能發出輕微的求饒聲:

「求求你,林總,放過我吧....」

「什麼?大聲點,我沒聽見」

眼淚從習慧語的臉上滑落。

「求求你,林總,放過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書發出猙獰的笑聲,「放過你?怎麼可能,我恨不得馬上把我的雞巴塞進你的嘴巴還有你的陰道中,看看你這個婊子是不是被別的男人玩壞了!!!」

林書便說著便撕扯下了習慧語的胸罩,彈出那一對巨乳,因為生過孩子的緣故,粉色的乳頭有些微微發紫,隨後扯爛了習慧語的裙子,漏出自己的陰莖,扒開了習慧語的內褲。

「沒想到你這個婊子喜歡被人強姦啊,竟然都濕了」(濕了剛剛和男主相處)

習慧語沒有說話,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內心只期待著有人能救她。

林書兩手握著習慧語的巨乳,下體對準了習慧語的陰道,準備貫穿進去。

「砰!」辦公室外面傳來巨大的響聲!,嚇得林書雞巴一縮,再也起不來(沒錯就是陽痿了)

「習慧語,習慧語你在哪裡!!!」外面傳來我的呼叫聲,習慧語聽到以後,渾身獲得力量般推開了林書,跑向辦公室門口,邊跑還便喊到「我在這裡,快來救我」,準備跑到門口時,便被反應過來的林書捂住口鼻,另一隻手還死死的環在頸部,讓習慧語不能呼吸,她的手距離門把手處也就兩節手掌的距離,此刻卻被林書控制著,不能拉開辦公室的大門。

林書癲狂的看著門口,低下頭猙獰的低語道:

「你這個臭婊子,喊你媽的喊,老子掐死你信不信」

習慧語此刻無法呼吸,兩眼泛白,身體逐漸的疲軟了下去,內心最後想的不是自己的老公,也不是自己的孩子,是只見過兩次面的李公子。

「砰!」的一聲,辦公室的門破了一塊洞,那一塊缺失的木板砸向了林書的頭部,讓他發出了慘叫聲,隨後鬆開了已經窒息昏迷的習慧語,而他自己也倒在地上,頭部開始流出大量的血液,也昏迷了過去。

把門破開的當然是我,因為習慧語還沒有成為我女人的緣故,我只能預測到她大致的位置,沒想到這樓層辦公室竟然這麼多,還好最後聽到了習慧語的心聲,確定了位置以後,用拳頭破開了辦公室的大門,雖然有一些冒險,但如果再晚來一步,習慧語可能就這樣死去了!

習慧語只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眼前,隨後便暈死過去。

我進入辦公室以後,看到衣衫不整的習慧語暈倒在我的眼前,脫下衣服包裹住習慧語,隨即抱起她了跑向電梯處,當私人電梯打開時,裡面站著一個老頭,但我沒時間跟他解釋太多,按下了負層的按鈕後,便盯著電梯急速的往下降。

他見我渾身散發著一種要殺人的氣息,也不敢說話,直到負層時,老頭先一步走出了電梯門口,像一個服務生一樣領著我走到我的車前,我把習慧語放在副駕駛,用安全帶系好後,走到老頭的面前,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老頭,但想到習慧語還等著我送去醫院,便撂下一句「我要林書死!!!」,驅車揚長而去,而電梯里出現了一對姐妹花和陸一雯的身影,陸一雯在電梯中碰巧正在往下坐電梯的姐妹花,當出現在地下室時,整個地下室還迴蕩著我那一句:「我要林書死!!!」,仿佛在死神在宣判某個人的死亡一樣。

三人走到老頭前,六隻眼睛和老頭兩隻眼睛對視著,老頭髮出哀嘆,嘆氣道:「你們回去工作吧」隨後便什麼也沒說,離開了地下車庫,留下三個美女站在車庫中不知道要做些什麼,也都只能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

老頭去到林書想要猥褻習慧語的辦公室中,看著地上一片狼藉,還有那個因為頭部被砸暈倒在地上的林書,臉上留下了眼淚,隨後撥通了報警電話。

內心不由的有些後悔,把林書培養成這樣的一個人,原來老頭看著顯老,是因為年輕時創業熬的,其實才五十歲,而林書是從老頭創業初期從路邊撿來的一個孩子,當時林書才十來歲,隨後老頭創業時便帶著林書,特別是老頭被同事出賣,把公司的核心出賣給了別的公司,最後導致破產,那一段時間熬壞了整個身子,隨後便遇到了我的父親,父親幫助老頭東山再起,出資打造了一個帝國般的企業,唯一的條件就是安排好那一對姐妹花。

而老頭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這些年讓姐妹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頂層的位置,並沒有讓任何人看出她們是靠關係進入的,當然她們也不知道自己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完全是因為這個老頭或者說是我的父親,只是認為自己能力出眾,所以心安理得的坐在了頂層這個位置上,難免有一些清高孤傲,但對老頭很是很尊敬,但林書就不一樣了,跟了老頭十幾年,最後變得越來越有錢,甚至還坐擁集團的股份,雖然這股份小到可以忽略,但也因為老頭的原因,在集團里也是橫著走。

本來他想對姐妹花下手,但被老頭警告以後深知這背後的嚴重性,就盯上了習慧語,當時的習慧語不過一個小職員,但對林書沒有任何感覺,在林書猛烈的追求和升職的情況下,卻嫁給了家裡安排的一個男人,這讓林書又愛又恨,甚至產生了扭曲的心裡,最後在今天終於忍受不住爆發出來,想要強姦習慧語。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