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原名:纠结) (21) 作者:zhaozhimo

失魂落魄的我就这样神思恍惚地在路上走着,走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 到家里。看着自己用半辈子心血打造的豪华宫殿家园只有冷冷清清的我一个人无 力地呆坐在客厅地板上,想起自己和妻子曾经的各种美好温馨,想起妻子曾经在 身边各种呢喃撒娇,想起妻子跪在身边可怜兮兮哀求我原谅她的不忠,脑海不时 闪现著妹妹笔记本电脑里阿龙挺著硬直阴茎奋力抽插妻子阴道两人淫靡秽滥的性 交视频在脑中反复交替出现,不由得满腹辛酸,悲从心中来,大颗大颗的眼泪无 声地沾湿了胸襟,也许是受妻子出轨的打击,太伤心了太累了,一阵疲倦袭来, 我居然靠着沙发睡着了。

“啊”被一阵噩梦惊醒的我睁开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穿着睡衣躺在卧室的 床上,身上盖着充满薄荷香味的秋被,脑子里空白一片,我明明衣服没换,睡在 客厅的沙发上,怎么会……正当我努力地想回忆起是怎么一回事时。“咄咄”卧 室门响起了一阵敲击声,并没等我回应妻子便推门而入。

此时妻子明显刚刚沐浴过,头裹毛巾,身披半透明黄色丝绸绣花睡衣,若隐 若现中可以看出睡衣内的胴体一丝不挂,伴随着妻子的走动,一股股夹杂着沐浴 露香味和妻子体香的香风钻入我的鼻子,也许是太久没与妻子亲热品尝她漂亮胴 体的缘故,这香味居然让我绮念顿生,感觉小腹处有如一团火似的,因受妻子出 轨打击而一直呈疲弱状态的下体,居然慢慢地抬起了头。由于睡衣太薄,我下体 的变化并没有瞒过妻子让她尽收眼底,而她那双漂亮的凤眼里不禁闪过一丝得意, 将手里的两盘分别装着酸奶以及蛋糕的碟子摆在我的面前后,对我微笑道:“老 公,你饿了吧,先吃点点心,然后再出去吃饭吧。”我的嘴角微搐了下,伸手拿 了个蛋糕,咬了一口。见我没出声的她转而侧着身子,体态撩人的跪坐在床边整 理床铺,精美的丝绸睡衣绷紧贴在大腿上,显示出诱人大胆的姿态,两团沉甸甸 的硕大乳房毫不遮掩,紫葡萄似的大乳头似乎挺立起来了,诱惑的意味非常明显。

而此时我已经抬头的阴茎开始充血硬得发烫,妻子就是有这种魔性般的魅力, 即使这美丽性感的胴体不再专属于我曾经让阿龙各种肆意享受过,玩弄过,尽情 蹂躏的情形让我感到非常非常地不舒服,但她还是成功地挑起了我作为男人最原 始最强烈的欲望。精虫上脑的我忍不住伸手摸上了妻子的大腿,轻轻地揉捏著, 感受着肌肤那滑腻如脂的手感。而妻子则身子微微一颤猛地反身抱着我,粉嫩红 唇封上了我的嘴,右手则熟练地扯下了我的内裤,一把握住硬得发烫的鸡巴轻轻 套弄著,刺激著,同时温香柔软的舌头在我的嘴里追逐著,翻滚著带给一丝丝妙 不可言的滋味。我挣扎著脱离妻子的香唇,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气。而妻子却不肯 罢休,一把扯开我的睡衣,用洁白的皓齿轻轻咬住我右边的乳头,舌尖则围绕着 乳头时而不停打转,时而用舌尖力点乳头,同时作恶的右手则用指尖刮磨着我左 边的乳头,那种既痛苦又带着酥麻的感觉刺激着我的身体微微颤抖,妻子不甘寂 寞的左手则顺着睡袍的边缘滑进我的屁股沟用指尖时而轻时而重的摩擦著,轻按 著,麻醉着我的快乐神经,下身的小兄弟愈发坚硬,全身的肉欲不断聚集。不, 我不能让她这么轻易的征服我,不能像以前夫妻吵架被她用这种手段糊弄过去。

我竭尽全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仔细想着阿龙和她淫戏令人呕心的场景让自 己的小弟弟软下来,同时想用力挣脱妻子的拥抱。我的挣扎反而让妻子更用力的 抱着我,同时悲哀的发现在妻子娴熟高超的调情手法下我的小弟弟不断没软下去, 反而更加坚挺,自己再怎么胡思乱想也无法阻挡欲望的集中爆发。既然无法逃脱 被她淫戏的命运,那就好好享受她的胴体,发泄一下自己的欲望。我反客为主, 一把扯掉那薄纱睡袍,把妻子雪白细腻的美丽胴体压在身下,用手和舌头舔弄著, 吸吮著,亵渎著妻子每一个部位,每一处肌肤,那饱满挺翘的美乳,丰腴的美臀 在我双手抚摸揉捏下变换著各种形状,那幽幽蜜谷前肥嫩的阴唇,那精致嫩红的 菊花蕾被我的舌头来回舔舐刮擦著,而妻子见我主动服待她,则停止挑逗我的双 手,闭上眼睛嘴角带着微笑,享受我的抚摸舔舐,只是在我舔她的菊花蕾时用手 轻推我的头,妖呼著:“不要舔那儿,太脏了,你是老公,不是男妓,不要啊哦 ……”

妻子的言语让我猛地想起阿龙和妹妹做爱时说过想要夺取妻子的处女屁眼, 用手指在妻子深藏在臀肉中的肛蕾上揉了揉,然后稍用力伸了进去,随意搅动了 一下,深切的感受到肛蕾的压迫和紧致,以舔弄菊花时妻子的反应,断定还没有 别人用过。嘿嘿,阿龙你没机会享用妻子的处女屁眼了,妻子想用性爱生活来缓 和紧张关系,我正好利用这个大好时机好好享受妻子还没被男人开发过的菊花。

(待续) 贴主:stonefei3582于2019_12_10 21:23:33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