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原名:纠结) (10)作者:zhaozhimo

第十章扑朔迷离 “哥,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原来进门的是我的亲妹妹刘茜。 “快起来,嫂子现在苏姐晶辉宾馆打牌,她要晚点回来吃饭,市委伍部长不 喜欢吃宾馆的饭菜也要到家里吃。我先回来帮你打下手做准备。” “吃饭,嘿嘿………。。” “哥,你怎么笑的这么恐怖?啊!哥你哭了,怎么了?” 我抬头望着有着精致妆容,充满成熟女人风情的妹妹:“嫂子?你嫂子死了, 再也回不来了,嘿嘿哈哈……。。” “哥,你今天怎么了,嫂嫂好好的,现在为了拿下体育馆装饰工程正陪市领 导在苏姐晶辉宾馆打牌。你疯了不成,这样咒嫂子?” “那个女人不再是你的嫂子了,哈哈………,我的心好痛,我到底做错了什 么,她要这样对我。呜呜………。。” “哥,别吓我,你这样子好可怕。” “呜呜………”我的眼泪就像瀑布止不住地流,小妹急忙拿出手帕帮我擦眼 泪。 “哥,别哭了,你一个女儿都这么大了的男子汉还像个小孩一样哭,让你家 铃铛看到了好笑你。有什么事大不了的,天塌下来还有高个撑著,用得着这样吗? 你说说嫂嫂怎么对你了?” 我擦干了眼泪,定了定神对妹妹苦笑着:“你哥头顶绿了。呵呵” “啊!这…………”小妹吃惊地看着我。 “哥,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尤其是这方面,你可别犯浑,听小人无中 生有造谣,搞不好会影响你和嫂子的感情。” “不是听别人说的,是我亲眼看到你嫂子和阿龙到金辉宾馆开房” “啊,哥你没看错吧。” 我把在金辉宾馆所看到的一切很详细地告诉了妹妹。妹妹听了后显得很震惊, 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毕竟妻子这些年的成功让妹妹引以为荣, 十分崇拜视妻子为自己的偶像。 “不可能,哥你看错了吧。嫂子年龄和阿龙妈一样大,阿龙只不过是个小屁 孩,不可能。” “可事实如此,我眼睛没瞎没看错。” “我觉得不太可能,你并没有捉奸在床,在证据上说不过去。我回来时,嫂 子在苏姐宾馆陪市领导打牌,她的指甲和嘴唇都和平时一样没有涂什么东西,连 涂抹痕迹都没有;也没穿黑色的衣裤,平时我也没看见过嫂子有穿黑色服装;我 拿你家钥匙时翻了她的皮包没发现什么假发,蛇皮口袋。哥你在宾馆客房有没有 发现这些东西?” “那时我脑袋一片空白,没注意仔细看。嗯,好像没发现那些东西。” “当时你就应该拦住嫂子,一起到房间叫醒阿龙当面对质这样才能搞清状况。 现在这都是你在胡思乱想。” “唉!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心里很不舒服,哪会想到那么多的事。” “对了,我和嫂子在郊区农家乐吃完午饭已经是下午二点了,怎么有可能她 会化妆和阿龙开车二点钟到晶辉宾馆开房偷情?哥你是不是早就怀疑嫂子了,所 以今天跟踪她,然后就…。。” “今天只是偶然遇到,并不是有意跟踪。怀疑吗,还记得我到香港,星马泰 旅游回来你,阿龙,你嫂子三个来接我那次。” “嗯。记得。” “就是从那次我开始怀疑佳铃。” “为什么?” “我打她手机时,她说还没到机场。” “没错啊。当时我在场,阿龙在换胎。” “但离开机场时,我无意听到机场保洁员说车子那天整个上午在机场停车场 来回转圈交了好多的停车费。对了,你那天是不是早上就和你嫂子在一起?” “没有。那天我不在市里,在下面县里出差。早上你打我手机说要回家了, 给我买了礼物。我就要嫂子到县里来接我一起去机场接你。嫂子是到11点多来 接的我,在路上车子轮胎没气了,然后阿龙换胎,就这样。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呀/ ” “那天我在车上闻到了一股精液混杂着女人体液的腥味。虽然你嫂子说那是 鱼腥味,但我一个结了10多年婚的成年男性鱼腥味和精液腥味还是分得出,更 何况那味道还比较新鲜。” “那可说不准,接你前一天爸爸和他战友到阿龙家乡大水库吊了上百斤鱼, 是我开嫂子那台奔驰装的鱼,虽然洗了车,但味道还是有的,爸爸可以作证,可 能你有错觉吧。” “还有那天阿龙看我的眼神充满得意嘲讽的意味,平时健壮如牛力气很大的 人拿行李都很费气力,好像很疲劳。上次你嫂子宴请台湾那个何老板喝多了点红 酒有点晕晕乎乎,阿龙就不怀好意,眼睛里满是肉欲,下面那玩意翘得很高扶她 的时候趁机揩油,如果我没在场的话,搞不好你嫂子就要受他污辱。” “居然有这等事?那阿龙的胆子不小,哥你什么时候变得比女孩子还要心细, 观察得这么细微?” “这不是阿龙胆子大的问题。你嫂子平时在公司女王范十足,尤其在我那哥 们走后更是如此,就连妹夫这样的副处级领导干部在她面前气场都被压得死死的, 更何况阿龙这种没什么背景从乡下来的小屁孩。呵呵” “好了,哥现在都是你在猜测,没有证据。等嫂子回来你再观察她,想办法 打探她,但你不能激动,要沉得住气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帮你把关。” “好吧,其实我也希望是我在胡思乱想,不是真的,你嫂子没有背叛我。” “咔嚓”一声响,门打开了。 “啊,老爸,姑姑你们都在家。”进来的是小名“铃铛”正在读高中二年级 宝贝女儿刘睿琳。 “宝贝,你怎么今天回来?不是说要月考吗。”我疑惑地看着女儿。 “明天公司要开董事会,月考我对老师请假了。我先去洗个澡,老爸你有什 么疑问问妈咪。”铃铛说完便回自己卧室洗澡。 “哥,明天嫂子要开董事会讨论体育馆项目以及一些资金人事调整。铃铛明 天参会做记录。”小妹见我一脸疑惑便解释道。 “啊,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学习,哪能这么早参与公司事务。” “现在学校能学到什么知识,嫂子创下的这份事业早晚得让铃铛接班,让她 早点接触没什么不好。哥这事你就别管了,嫂子早有安排。况且铃铛对公司管理 兴趣很大。嫂子快回来了,我们赶快准备吧。你和嫂子之间的事暂时先放一放。” 吃完晚饭,小妹在厨房收拾卫生,铃儿则在她的书房准备资料去了,而妻子 在送走伍部长等一干市委领导后很惬意地坐在沙发上优雅地品尝着我给她泡的美 容茶。虽然小妹认为在证据不充足的情况下不应该和妻子谈这事,但我认为夫妻 之间应该坦诚相待,老是把疑惑憋在心里会让人发疯,这么多天的跟踪和猜测已 经让我精神不堪重负,快到漰溃的边缘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老婆,我和你谈个事可以吗?” “怎么啦?老公,你现在看上去怪怪的,有什么事说吧。” “今天中午到下午4点钟你干什么去了,我打你电话一直占线。”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今天上午和小妹到市郊白云采石场检查一直工作到下 午一点多钟,然后到农家乐吃的午饭,刚吃完的时候你还打了我的电话呀?”妻 子优雅地拂了拂耳边的短发很轻松地说着,秀丽端庄的面容稍带着一丝疑惑看着 我。 “我问的是之后,大约下午二点半以后你手机一直是占线或者打不通。” “在农家乐吃完饭后,我和小妹分手到鑫源广场买东西准备下午和伍部长体 育局那些领导的聚会,你也知道体育馆装饰工程即将招标我要抓紧才行,一直在 联系伍部长还有安排公司小卫和小刘工作。我看到了你的末接电话,本想回你, 后来忙事去了就忘了。” “你吃完饭和小妹分开后就到鑫源广场?” “老公你今天好奇怪,怀疑我在骗你?你不信可以问宝贝啊,她可以作证, 下午她在广场看见了我。” 什么?下午铃铛在鑫源广场看见了妻子,这怎么可能?鑫源广场离金辉宾馆 开车都要50分钟才能到,坐摩托至少也要半个小时以上。如果两点半以后妻子 从鑫源广场离开她赶到金辉宾馆至少是下午3点半以后。难道我下午二点左右在 金辉宾馆门口看到的黑衣女子不是妻子,可她…………这世上难道有鬼不成?? 我不敢想下去了。 “老公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我定了定神,深呼一口气,“那你在鑫源广场买好东西后到哪里去了?” “伍部长她们在晶辉宾馆619开房打牌,我便到那儿去。只是伍部长没有 说清楚,我以为还是上次的吴老板金辉宾馆,便到了那里的619房。” “哼哼,恐怕不是伍部长,是另有他人吧。伍部长只是你的幌子而已。” “老公,你什么意思?今天老是这样阴阳怪气的?” “今天下午二点钟左右我在吴老板金辉宾馆看见阿龙和一个长得很像你的黑 衣女人在619开房偷情。而我亲眼看见你三点半左右从619出来,这怎么说?” “对你说了我是走错了宾馆,伍部长是在苏姐的晶辉宾馆开的619不是吴 老板的619。我一进去发现情况不对立刻退了出去。等等,你怀疑我和阿龙偷 情?老公你是不是疯了?”妻子露出怒意,唇齿开关之间更是带着一股凌冽的寒 气,被睡衣包裹勾勒出层峦叠嶂的饱满胸脯也是上下波动,起伏不定,显然妻子 被我的话气得不轻。 “难道不是吗?你没否认你进了619。”我丝毫不让,针锋相对。 “我根本就不知道619里是什么情况。我一进619就发现房里有股怪味, 地上全是男人女人的衣服,床上好像躺着个人。我就知道搞错了,这时伍部长打 电话催我,就退了出去,情况就是这样。也不知道躺在床上的人是阿龙。” “你狡辩。”我被妻子的振振有词激怒了。 “好好的吵什么?”我和妻子的争吵惊动了妹妹和女儿。在了解一番情况后, 我的宝贝女儿说:“老爸,这个有误会,伍志龙应该是和别的什么女人在约会。 我的确在鑫源广场看见了妈咪和另外一个女人,并且打了她的手机想搭便车,只 是妈咪说有急事让我打的就挂了。喏,我手机上有通话纪录,那时是下午二点四 十分钟,所以你在宾馆看到的黑衣女人肯定不是妈咪。”说着铃铛就把手机给我 看,妻子也把手机给我看,上面确实有她们的手机通讯纪录,并且妻子手机在下 午二点到三点多这段时间通话次数很多,基本隔个三至五分钟就有通话,通话时 长也很长,尤其她和公司办公室以及公关科的几个办事员通话时长短则10分钟, 长的则有20多分钟,这怎么回事,妻子不是神,她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二小时来 回鑫源广场和金辉宾馆之间,就算她争分夺秒做到,也没足够的时间来和阿龙做 爱,也不可能一边和部下长时间在手机里部署工作一边和阿龙做爱啊。可我在宾 馆看到的那个黑衣女人真的很像妻子,可以肯定80% 是妻子,这是一个和妻子 朝夕相处同床共枕18年男人的直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啊!!!(待续) *********************************** PS:由于本人不是专业码字者再加上刘总在清明节后会被市检察院监视居 住,所以前段时间事情比较多没有时间来更新。这章依然无肉,但我写得比较吃 力,因为所有的信息都是来自男主的述说,而男主对那次夫妻争吵谈得很含糊只 是说吵了一架被刘总和身边的亲人骗了,是怎么骗的还是后来和刘总摊牌时才知 道一点,所以和真实事件细节方面可能有出入,下章:铁证如山女主和阿龙的肉 戏登场。还是那句话保证100% 真实。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