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原名:糾結) (10)作者:zhaozhimo

第十章撲朔迷離 「哥,你坐在地上幹什麼?」 原來進門的是我的親妹妹劉茜。 「快起來,嫂子現在蘇姐晶輝賓館打牌,她要晚點回來吃飯,市委伍部長不 喜歡吃賓館的飯菜也要到家裡吃。我先回來幫你打下手做準備。」 「吃飯,嘿嘿………。。」 「哥,你怎麼笑的這麼恐怖?啊!哥你哭了,怎麼了?」 我抬頭望著有著精緻妝容,充滿成熟女人風情的妹妹:「嫂子?你嫂子死了, 再也回不來了,嘿嘿哈哈……。。」 「哥,你今天怎麼了,嫂嫂好好的,現在為了拿下體育館裝飾工程正陪市領 導在蘇姐晶輝賓館打牌。你瘋了不成,這樣咒嫂子?」 「那個女人不再是你的嫂子了,哈哈………,我的心好痛,我到底做錯了什 麼,她要這樣對我。嗚嗚………。。」 「哥,別嚇我,你這樣子好可怕。」 「嗚嗚………」我的眼淚就像瀑布止不住地流,小妹急忙拿出手帕幫我擦眼 淚。 「哥,別哭了,你一個女兒都這麼大了的男子漢還像個小孩一樣哭,讓你家 鈴鐺看到了好笑你。有什麼事大不了的,天塌下來還有高個撐著,用得著這樣嗎? 你說說嫂嫂怎麼對你了?」 我擦乾了眼淚,定了定神對妹妹苦笑著:「你哥頭頂綠了。呵呵」 「啊!這…………」小妹吃驚地看著我。 「哥,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說。尤其是這方面,你可別犯渾,聽小人無中 生有造謠,搞不好會影響你和嫂子的感情。」 「不是聽別人說的,是我親眼看到你嫂子和阿龍到金輝賓館開房」 「啊,哥你沒看錯吧。」 我把在金輝賓館所看到的一切很詳細地告訴了妹妹。妹妹聽了後顯得很震驚, 嘴巴張得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畢竟妻子這些年的成功讓妹妹引以為榮, 十分崇拜視妻子為自己的偶像。 「不可能,哥你看錯了吧。嫂子年齡和阿龍媽一樣大,阿龍只不過是個小屁 孩,不可能。」 「可事實如此,我眼睛沒瞎沒看錯。」 「我覺得不太可能,你並沒有捉姦在床,在證據上說不過去。我回來時,嫂 子在蘇姐賓館陪市領導打牌,她的指甲和嘴唇都和平時一樣沒有塗什麼東西,連 塗抹痕跡都沒有;也沒穿黑色的衣褲,平時我也沒看見過嫂子有穿黑色服裝;我 拿你家鑰匙時翻了她的皮包沒發現什麼假髮,蛇皮口袋。哥你在賓館客房有沒有 發現這些東西?」 「那時我腦袋一片空白,沒注意仔細看。嗯,好像沒發現那些東西。」 「當時你就應該攔住嫂子,一起到房間叫醒阿龍當面對質這樣才能搞清狀況。 現在這都是你在胡思亂想。」 「唉!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心裡很不舒服,哪會想到那麼多的事。」 「對了,我和嫂子在郊區農家樂吃完午飯已經是下午二點了,怎麼有可能她 會化妝和阿龍開車二點鐘到晶輝賓館開房偷情?哥你是不是早就懷疑嫂子了,所 以今天跟蹤她,然後就…。。」 「今天只是偶然遇到,並不是有意跟蹤。懷疑嗎,還記得我到香港,星馬泰 旅遊回來你,阿龍,你嫂子三個來接我那次。」 「嗯。記得。」 「就是從那次我開始懷疑佳鈴。」 「為什麼?」 「我打她手機時,她說還沒到機場。」 「沒錯啊。當時我在場,阿龍在換胎。」 「但離開機場時,我無意聽到機場保潔員說車子那天整個上午在機場停車場 來迴轉圈交了好多的停車費。對了,你那天是不是早上就和你嫂子在一起?」 「沒有。那天我不在市裡,在下面縣裡出差。早上你打我手機說要回家了, 給我買了禮物。我就要嫂子到縣裡來接我一起去機場接你。嫂子是到11點多來 接的我,在路上車子輪胎沒氣了,然後阿龍換胎,就這樣。但這也不能說明什麼 呀/ 」 「那天我在車上聞到了一股精液混雜著女人體液的腥味。雖然你嫂子說那是 魚腥味,但我一個結了10多年婚的成年男性魚腥味和精液腥味還是分得出,更 何況那味道還比較新鮮。」 「那可說不準,接你前一天爸爸和他戰友到阿龍家鄉大水庫吊了上百斤魚, 是我開嫂子那台奔馳裝的魚,雖然洗了車,但味道還是有的,爸爸可以作證,可 能你有錯覺吧。」 「還有那天阿龍看我的眼神充滿得意嘲諷的意味,平時健壯如牛力氣很大的 人拿行李都很費氣力,好像很疲勞。上次你嫂子宴請台灣那個何老闆喝多了點紅 酒有點暈暈乎乎,阿龍就不懷好意,眼睛裡滿是肉慾,下面那玩意翹得很高扶她 的時候趁機揩油,如果我沒在場的話,搞不好你嫂子就要受他污辱。」 「居然有這等事?那阿龍的膽子不小,哥你什麼時候變得比女孩子還要心細, 觀察得這麼細微?」 「這不是阿龍膽子大的問題。你嫂子平時在公司女王范十足,尤其在我那哥 們走後更是如此,就連妹夫這樣的副處級領導幹部在她面前氣場都被壓得死死的, 更何況阿龍這種沒什麼背景從鄉下來的小屁孩。呵呵」 「好了,哥現在都是你在猜測,沒有證據。等嫂子回來你再觀察她,想辦法 打探她,但你不能激動,要沉得住氣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我幫你把關。」 「好吧,其實我也希望是我在胡思亂想,不是真的,你嫂子沒有背叛我。」 「咔嚓」一聲響,門打開了。 「啊,老爸,姑姑你們都在家。」進來的是小名「鈴鐺」正在讀高中二年級 寶貝女兒劉睿琳。 「寶貝,你怎麼今天回來?不是說要月考嗎。」我疑惑地看著女兒。 「明天公司要開董事會,月考我對老師請假了。我先去洗個澡,老爸你有什 麼疑問問媽咪。」鈴鐺說完便回自己臥室洗澡。 「哥,明天嫂子要開董事會討論體育館項目以及一些資金人事調整。鈴鐺明 天參會做記錄。」小妹見我一臉疑惑便解釋道。 「啊,她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學習,哪能這麼早參與公司事務。」 「現在學校能學到什麼知識,嫂子創下的這份事業早晚得讓鈴鐺接班,讓她 早點接觸沒什麼不好。哥這事你就別管了,嫂子早有安排。況且鈴鐺對公司管理 興趣很大。嫂子快回來了,我們趕快準備吧。你和嫂子之間的事暫時先放一放。」 吃完晚飯,小妹在廚房收拾衛生,鈴兒則在她的書房準備資料去了,而妻子 在送走伍部長等一干市委領導後很愜意地坐在沙發上優雅地品嘗著我給她泡的美 容茶。雖然小妹認為在證據不充足的情況下不應該和妻子談這事,但我認為夫妻 之間應該坦誠相待,老是把疑惑憋在心裡會讓人發瘋,這麼多天的跟蹤和猜測已 經讓我精神不堪重負,快到漰潰的邊緣這樣下去我會瘋的。 「老婆,我和你談個事可以嗎?」 「怎麼啦?老公,你現在看上去怪怪的,有什麼事說吧。」 「今天中午到下午4點鐘你幹什麼去了,我打你電話一直占線。」 「你問這個幹什麼?我今天上午和小妹到市郊白雲採石場檢查一直工作到下 午一點多鐘,然後到農家樂吃的午飯,剛吃完的時候你還打了我的電話呀?」妻 子優雅地拂了拂耳邊的短髮很輕鬆地說著,秀麗端莊的面容稍帶著一絲疑惑看著 我。 「我問的是之後,大約下午二點半以後你手機一直是占線或者打不通。」 「在農家樂吃完飯後,我和小妹分手到鑫源廣場買東西準備下午和伍部長體 育局那些領導的聚會,你也知道體育館裝飾工程即將招標我要抓緊才行,一直在 聯繫伍部長還有安排公司小衛和小劉工作。我看到了你的末接電話,本想回你, 後來忙事去了就忘了。」 「你吃完飯和小妹分開後就到鑫源廣場?」 「老公你今天好奇怪,懷疑我在騙你?你不信可以問寶貝啊,她可以作證, 下午她在廣場看見了我。」 什麼?下午鈴鐺在鑫源廣場看見了妻子,這怎麼可能?鑫源廣場離金輝賓館 開車都要50分鐘才能到,坐摩托至少也要半個小時以上。如果兩點半以後妻子 從鑫源廣場離開她趕到金輝賓館至少是下午3點半以後。難道我下午二點左右在 金輝賓館門口看到的黑衣女子不是妻子,可她…………這世上難道有鬼不成?? 我不敢想下去了。 「老公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我定了定神,深呼一口氣,「那你在鑫源廣場買好東西後到哪裡去了?」 「伍部長她們在晶輝賓館619開房打牌,我便到那兒去。只是伍部長沒有 說清楚,我以為還是上次的吳老闆金輝賓館,便到了那裡的619房。」 「哼哼,恐怕不是伍部長,是另有他人吧。伍部長只是你的幌子而已。」 「老公,你什麼意思?今天老是這樣陰陽怪氣的?」 「今天下午二點鐘左右我在吳老闆金輝賓館看見阿龍和一個長得很像你的黑 衣女人在619開房偷情。而我親眼看見你三點半左右從619出來,這怎麼說?」 「對你說了我是走錯了賓館,伍部長是在蘇姐的晶輝賓館開的619不是吳 老闆的619。我一進去發現情況不對立刻退了出去。等等,你懷疑我和阿龍偷 情?老公你是不是瘋了?」妻子露出怒意,唇齒開關之間更是帶著一股凌冽的寒 氣,被睡衣包裹勾勒出層巒疊嶂的飽滿胸脯也是上下波動,起伏不定,顯然妻子 被我的話氣得不輕。 「難道不是嗎?你沒否認你進了619。」我絲毫不讓,針鋒相對。 「我根本就不知道619里是什麼情況。我一進619就發現房裡有股怪味, 地上全是男人女人的衣服,床上好像躺著個人。我就知道搞錯了,這時伍部長打 電話催我,就退了出去,情況就是這樣。也不知道躺在床上的人是阿龍。」 「你狡辯。」我被妻子的振振有詞激怒了。 「好好的吵什麼?」我和妻子的爭吵驚動了妹妹和女兒。在了解一番情況後, 我的寶貝女兒說:「老爸,這個有誤會,伍志龍應該是和別的什麼女人在約會。 我的確在鑫源廣場看見了媽咪和另外一個女人,並且打了她的手機想搭便車,只 是媽咪說有急事讓我打的就掛了。喏,我手機上有通話紀錄,那時是下午二點四 十分鐘,所以你在賓館看到的黑衣女人肯定不是媽咪。」說著鈴鐺就把手機給我 看,妻子也把手機給我看,上面確實有她們的手機通訊紀錄,並且妻子手機在下 午二點到三點多這段時間通話次數很多,基本隔個三至五分鐘就有通話,通話時 長也很長,尤其她和公司辦公室以及公關科的幾個辦事員通話時長短則10分鐘, 長的則有20多分鐘,這怎麼回事,妻子不是神,她不可能在這短短的二小時來 回鑫源廣場和金輝賓館之間,就算她爭分奪秒做到,也沒足夠的時間來和阿龍做 愛,也不可能一邊和部下長時間在手機里部署工作一邊和阿龍做愛啊。可我在賓 館看到的那個黑衣女人真的很像妻子,可以肯定80% 是妻子,這是一個和妻子 朝夕相處同床共枕18年男人的直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啊!!!(待續) *********************************** PS:由於本人不是專業碼字者再加上劉總在清明節後會被市檢察院監視居 住,所以前段時間事情比較多沒有時間來更新。這章依然無肉,但我寫得比較吃 力,因為所有的信息都是來自男主的述說,而男主對那次夫妻爭吵談得很含糊只 是說吵了一架被劉總和身邊的親人騙了,是怎麼騙的還是後來和劉總攤牌時才知 道一點,所以和真實事件細節方面可能有出入,下章:鐵證如山女主和阿龍的肉 戲登場。還是那句話保證100% 真實。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