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原名:糾結) (21) 作者:zhaozhimo

失魂落魄的我就這樣神思恍惚地在路上走著,走著,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走 到家裡。看著自己用半輩子心血打造的豪華宮殿家園只有冷冷清清的我一個人無 力地呆坐在客廳地板上,想起自己和妻子曾經的各種美好溫馨,想起妻子曾經在 身邊各種呢喃撒嬌,想起妻子跪在身邊可憐兮兮哀求我原諒她的不忠,腦海不時 閃現著妹妹筆記本電腦里阿龍挺著硬直陰莖奮力抽插妻子陰道兩人淫靡穢濫的性 交視頻在腦中反覆交替出現,不由得滿腹辛酸,悲從心中來,大顆大顆的眼淚無 聲地沾濕了胸襟,也許是受妻子出軌的打擊,太傷心了太累了,一陣疲倦襲來, 我居然靠著沙發睡著了。

「啊」被一陣噩夢驚醒的我睜開沉重的眼皮,發現自己穿著睡衣躺在臥室的 床上,身上蓋著充滿薄荷香味的秋被,腦子裡空白一片,我明明衣服沒換,睡在 客廳的沙發上,怎麼會……正當我努力地想回憶起是怎麼一回事時。「咄咄」臥 室門響起了一陣敲擊聲,並沒等我回應妻子便推門而入。

此時妻子明顯剛剛沐浴過,頭裹毛巾,身披半透明黃色絲綢繡花睡衣,若隱 若現中可以看出睡衣內的胴體一絲不掛,伴隨著妻子的走動,一股股夾雜著沐浴 露香味和妻子體香的香風鑽入我的鼻子,也許是太久沒與妻子親熱品嘗她漂亮胴 體的緣故,這香味居然讓我綺念頓生,感覺小腹處有如一團火似的,因受妻子出 軌打擊而一直呈疲弱狀態的下體,居然慢慢地抬起了頭。由於睡衣太薄,我下體 的變化並沒有瞞過妻子讓她盡收眼底,而她那雙漂亮的鳳眼裡不禁閃過一絲得意, 將手裡的兩盤分別裝著酸奶以及蛋糕的碟子擺在我的面前後,對我微笑道:「老 公,你餓了吧,先吃點點心,然後再出去吃飯吧。」我的嘴角微搐了下,伸手拿 了個蛋糕,咬了一口。見我沒出聲的她轉而側著身子,體態撩人的跪坐在床邊整 理床鋪,精美的絲綢睡衣繃緊貼在大腿上,顯示出誘人大膽的姿態,兩團沉甸甸 的碩大乳房毫不遮掩,紫葡萄似的大乳頭似乎挺立起來了,誘惑的意味非常明顯。

而此時我已經抬頭的陰莖開始充血硬得發燙,妻子就是有這種魔性般的魅力, 即使這美麗性感的胴體不再專屬於我曾經讓阿龍各種肆意享受過,玩弄過,盡情 蹂躪的情形讓我感到非常非常地不舒服,但她還是成功地挑起了我作為男人最原 始最強烈的慾望。精蟲上腦的我忍不住伸手摸上了妻子的大腿,輕輕地揉捏著, 感受著肌膚那滑膩如脂的手感。而妻子則身子微微一顫猛地反身抱著我,粉嫩紅 唇封上了我的嘴,右手則熟練地扯下了我的內褲,一把握住硬得發燙的雞巴輕輕 套弄著,刺激著,同時溫香柔軟的舌頭在我的嘴裡追逐著,翻滾著帶給一絲絲妙 不可言的滋味。我掙扎著脫離妻子的香唇,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而妻子卻不肯 罷休,一把扯開我的睡衣,用潔白的皓齒輕輕咬住我右邊的乳頭,舌尖則圍繞著 乳頭時而不停打轉,時而用舌尖力點乳頭,同時作惡的右手則用指尖刮磨著我左 邊的乳頭,那種既痛苦又帶著酥麻的感覺刺激著我的身體微微顫抖,妻子不甘寂 寞的左手則順著睡袍的邊緣滑進我的屁股溝用指尖時而輕時而重的摩擦著,輕按 著,麻醉著我的快樂神經,下身的小兄弟愈發堅硬,全身的肉慾不斷聚集。不, 我不能讓她這麼輕易的征服我,不能像以前夫妻吵架被她用這種手段糊弄過去。

我竭盡全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仔細想著阿龍和她淫戲令人嘔心的場景讓自 己的小弟弟軟下來,同時想用力掙脫妻子的擁抱。我的掙扎反而讓妻子更用力的 抱著我,同時悲哀的發現在妻子嫻熟高超的調情手法下我的小弟弟不斷沒軟下去, 反而更加堅挺,自己再怎麼胡思亂想也無法阻擋慾望的集中爆發。既然無法逃脫 被她淫戲的命運,那就好好享受她的胴體,發泄一下自己的慾望。我反客為主, 一把扯掉那薄紗睡袍,把妻子雪白細膩的美麗胴體壓在身下,用手和舌頭舔弄著, 吸吮著,褻瀆著妻子每一個部位,每一處肌膚,那飽滿挺翹的美乳,豐腴的美臀 在我雙手撫摸揉捏下變換著各種形狀,那幽幽蜜谷前肥嫩的陰唇,那精緻嫩紅的 菊花蕾被我的舌頭來回舔舐刮擦著,而妻子見我主動服待她,則停止挑逗我的雙 手,閉上眼睛嘴角帶著微笑,享受我的撫摸舔舐,只是在我舔她的菊花蕾時用手 輕推我的頭,妖呼著:「不要舔那兒,太髒了,你是老公,不是男妓,不要啊哦 ……」

妻子的言語讓我猛地想起阿龍和妹妹做愛時說過想要奪取妻子的處女屁眼, 用手指在妻子深藏在臀肉中的肛蕾上揉了揉,然後稍用力伸了進去,隨意攪動了 一下,深切的感受到肛蕾的壓迫和緊緻,以舔弄菊花時妻子的反應,斷定還沒有 別人用過。嘿嘿,阿龍你沒機會享用妻子的處女屁眼了,妻子想用性愛生活來緩 和緊張關係,我正好利用這個大好時機好好享受妻子還沒被男人開發過的菊花。

(待續)
貼主:stonefei3582於2019_12_10 21:23:33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