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妻五年 (1-2) 作者:lucas123

.

【卖妻五年】

作者:lucas1232021/05/1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春雨夜

“第一条:本契约期限五年

第二条:契约期间内,李宛若与其夫杜明的性爱需要经过牛刚批准

第三条:契约期限内,李宛若在生理期外必须满足牛刚性需要

第四条: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牛刚提出要求,则性交过程必须产生也必须被完成,除此之外牛刚提出的要求李宛若可以拒绝

第五条:李宛若周五下班到周日日落必须和牛刚住在一起,并且承担家务

第六条:李宛若和其夫杜明每次违反上述条款则契约剩余时间翻倍

第七条:牛刚可以赐予李宛若杜明夫妇临时豁免权:即短时间内不必遵守某些条款

第八条:契约结束后,杜明欠款三百万元人民币及产生利息不需要归还

2020.5.1”

……

又是一个雨夜,细雨打在窗户上,啪嗒啪嗒让人烦躁的很。A市幸福社区13楼的一个房间内,灯光昏暗。一个名叫杜明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里保存的这份很不正式,更没有法律效力的所谓“契约”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书房外主卧的方向一直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让男人更烦躁了,他果断关掉了文档,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这才平静下来。

已经一年多了,现在这种事情也早就变成他和亲爱的妻子生活的一部分了,他和妻子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些了——这让他隐隐感到不安。但是更令他失望的是他自己的表现——他现在下面硬的厉害,更不用说那个被打开的隐藏在电脑深处的 隐藏资料夹,那里面是宛若跟老板牛刚做爱的影像,这是他用各种办法拍下来的。曾是他留下的最后一道保险,一个保护妻子人身安全的工具,没想到却被他用来干这些事。甚至在为数不多他被允许和妻子亲热的时候,他脑中也总是闪过妻子和牛刚的画面,这反而让他在做爱时更加勇勐了……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杜明懊悔地抓住自己的头发,“不能这样,真的不行……”但是他又实在忍不住,就伸手握住自己的下身,用力摩擦著。

“啊……”十几分钟后,杜明长叹一声倒在书房的床上,他再一次在妻子被人玷污的同时释放了自己。杜明不禁露出苦笑:“真窝囊啊,妻子被恶霸操,我自己却只能在这里用手。”就在他沉浸在贤者时间里懊悔不已的时候,主卧那边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窗外的雨也停了,月亮不知何时露了出来,狡黠的月光洒在他产生的污秽之上。杜明赶紧起身快速把痕迹都清理一新——至少不要让牛刚发现,这是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了。

过了三五分钟,一个黑胖的四五十岁的男人从主卧走了出来,看着起码得有两百多斤,肚满肠肥,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此人就是牛刚,杜明夫妇所在公司的董事长,资产上亿,在A城黑白两道通吃。平日里最爱别人叫他牛总。

“哟,杜明你在啊?你不用候着,我搞完就走,都一年了你还不懂吗?”牛刚轻蔑一笑,点了根烟,走到杜明面前,故意把烟吹向杜明。

“咳咳咳,牛总……”杜明从不抽烟,被呛得不停咳嗽。

“走了走了,下周我要去B城,让宛若歇一周吧,这周搞了十几次,也差不多把下周的补齐了。”牛刚没等杜明说完,摆摆手,就不紧不慢地离开了。

杜明在牛刚转过身后突然变得脸色铁青——是的,刚开始的时候牛刚对他夫妇还算尊重,一周都搞不一次,哪怕妻子跟他同住他表现也算老实。可是牛刚却越来越得寸进尺,到了最近几月,每周末的几乎都要干上一整夜,就算在办公室,欲望来了,牛刚也会强迫妻子给他泻火。李宛若起初也想着反抗,可是越反抗,做的时候宛若就越受到折磨,并且杜明还总是“恰巧”被道上的小溷溷找麻烦。

杜明永远也忘不了去年耶诞节的事情:

杜明就是在耶诞节跟宛若相识相恋,也是在耶诞节结的婚。就在刚刚庆祝完结婚三年的纪念日,他在路上就被几个小溷溷打得几乎丢掉了半条命。而牛刚在一旁肆无忌惮地搂着宛若:“小宝贝,救你的丈夫只需要你一句话,嘿嘿,你自己考虑吧!”而一旁的杜明则被按在地上,身上几乎没一处好肉。他只能愤怒而无奈地看着妻子屈服,并且在外面就被仇人慢慢脱光了衣服亵玩。那是噩梦般的三个小时,也是妻子为了自己无限迎合的开始。

杜明叹了口气,接了盆水,拿着毛巾推开了主卧的门。一股精液的臭味扑面而来,他忍着臭味走到床前。

床上躺着李宛若——一个美丽的女人,看着就像是二八的少女。皮肤白皙好似凝固的乳汁,胸前的双乳挺拔,不大不小,刚好能被人一手掌握,五官哪怕分开来看也是极美的,更重要的是有一双美丽的长腿,腿的末端则是一双小巧的脚丫,女人的双臀也如蜜桃一般诱人。可惜这么美丽的女子却如同残花败柳一般躺在床上:腰下垫著一张枕头,双腿被摆成一字;粉色的小穴已经红肿不堪,并被完全撑开,一直没能合拢,从中不断涌出白色的精液;女人的嘴角也挂着精液,身上到处都是红色的指印和吻痕,尤其是那双挺拔的酥胸,被糟蹋的不成样子,布满齿痕和唾液。而宛若就和以前一样沉沉睡去,直到现在她还是承受不了牛刚的狂暴操弄,每次到都会被榨干所有精力,到最后结束就会很快睡去。

杜明轻轻地抽出枕头,用水打湿毛巾,温柔地擦拭著除下身外的爱妻的身体。从脸到脚,从双乳到下身,每次只要稍稍碰到下身或者乳头,沉睡中的妻子都会轻轻呻吟出来。杜明也知道,妻子越来越敏感了。

“或许我们都再也回不去了。”杜明有些绝望地想着,他躺在妻子身边,久久无法入睡,他再一次失眠了。“看来只能和往常一样靠发泄精力入睡了。”杜明无奈起身,轻轻地下床,悄悄地来到书房,打开了电脑,熟练地点进那个隐藏在深处的资料夹。

总资料夹里都是一个个小资料夹,小资料夹则以日期命名,第一个就是以“2020.5.1”命名的,那也正是噩梦的开端。杜明双眼通红,颤抖著点开了一个资料夹,开始播放资料夹里的视频并且脱下了裤子。

……

第二章:前夜

2019秋,A市中心医院,病房区1206。

“明哥,你看这窗外的树苗,多可怜,还没长大都要经受这暴雨,不过它还在坚持呢。”

李宛若坐在病床边上,面露微笑看着床上颓唐的男人。她左手端著一个精致的瓷碗,碗上冒着数缕青烟,散发出澹澹的溷合著鸡肉和香料味的清香,让人食指大动。李宛若右手拿着汤勺,温柔地挖出一块儿带着汤汁的鸡肉,放在樱唇边上轻轻吹了吹,然后用下唇碰了碰鸡肉,“温度刚刚好呢,明哥,你不是最喜欢我做的饭了吗?吃一口吧,养好身体才能早早出院啊。”

“你怎么还在这里?别来看我了!”杜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我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了!”却不慎打翻了瓷碗,汤汁洒了一地,瓷碗也摔得粉碎。幸亏李宛若即使躲开,不然肯定会被烫伤的。

李宛若也没有生气,“我知道明哥你心里不舒服,但是还得活下去不是吗?钱没了可以挣,撑不下去了 咱们就回家乡。不论如何咱们都能好好过日子的不是吗?”她耐心地说着,语气轻柔,似乎生怕再刺激到眼前的男人。

“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杜明失神地低着头,“咱们买下三环内的房子已经欠下几千万贷款,这三百万就是最后一根稻草,这钱咱们拿什么还?”他喃喃自语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皱着眉头,快速瞟了眼差点被烫到的宛若左臂,认真地盯着自己心爱的妻子“我说过了,这是我工作失误造成的损失,这已经涉嫌违法犯罪了,不要再管我了,我不会把你拉下水的,你还年轻,不能被这件事耽误了。”

“这就是你抛下我自杀的理由吗?”李宛若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情绪,她从病床边沿上跳起,站在地上,一双媚眼流下珍珠串似的泪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我也是成年人,我也是咱们家的主人!不就是三百万吗?我帮你一起还!那怕我晚上再找一份夜班工作呢?你当年救了我,这次该换我拯救你了!”

“你还记得你当年说的话吗?哪怕是地沟里阴湿的老鼠,他们渴望着吃饱穿暖而不得,还要面临人类和天敌的追杀,但是它们依然可以组建家庭,依然可以坚强地活下去追求幸福。你对你自己为什么这么让人失望?你把那个阳光乐观的明哥还给我!”

因为是在病房里,宛若的语调并不高,但是杜明依然可以从妻子的话语里听出她的愤怒,伤心与坚定。不过杜明却没有看宛若一眼。直到听见宛若摔门而去的声音,他才缓缓抬起头来望向病房门。身为一个男人,他却压抑不住心底的情绪,泪水不住地从眼中流出,像是绝了堤的洪水似的。杜明哽咽著尽量不发出声音,他近乎弯曲著匍匐在自己的腿上,像是一个可怜的驼背,可他本来却是一个在30岁前就靠着自己买下房产的青年才俊。“对,生气吧,不要再来,今晚我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他依然哭着,手里却握紧了从护士站偷的针头。

八年前,A市中心医院,病房区1206。

“小猪猪,几天不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变成小瘦猪了?”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杜明,代表着学生会以及他自己来看望他这个青梅竹马的小妹妹。可是床上的少女却似乎没有生机,一句话都没说。

杜明也没气馁,而是坏笑着拿出一个铁笼子,笼网细密,完全把里面的“小家伙”跟外界分割开来。“诺,病房里多无聊啊,哥给你个小礼物,给我接着!”说着就把这东西扔向李宛若。宛若定睛一看,吓得汗毛直竖,尖叫一声,一巴掌把笼子拍飞“你干嘛?到现在还欺负我?想死吗?”李宛若怒目圆睁:她最厌恶老鼠了。

“这才是我的小猪猪啊,你看你都瘦了,这两天都成啥样了 ?”杜明这才坐到病床边上,笑着揉乱少女的头发,“医生说你康复得不错,现在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不是吗?快回来吧,大家都很想你。”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了!”李宛若泪如雨下,双手掩面,毫不顾忌地大哭。杜明则什么都没说,把她搂在怀里,“好好哭一哭,别憋著。”他如是说道。

过了半个小时,李宛若渐渐停止了哭泣。“就是要这样发泄出来,是不是好受多了?”杜明笑着说“刚才被你打飞的家伙,可是几十只小鼠的爹。你看不起人家,人家可不管这些,你瞧瞧”他引著李宛若看向笼子。此时由于笼子距离病床有数米远,李宛若并不太害怕,所以她才敢藏在杜明怀里看向角落里微微变形的铁笼

“欸?”

“这两天跟导师研究市内的下水道,它被当作标本抓捕了,它可没放弃希望哦。”只见缺了只后腿的老鼠拚命用已经泛黄的牙死死咬住笼子。“断了条腿,再老鼠里也是最底层的吧,但他依然建立了家庭,被铁笼关着,却仍不放弃希望。”

杜明放开宛若,面对面坐在病床上,认真地看着猪猪女孩的眼睛“我知道你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国家级的芭蕾舞演员,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就是你人生的全部了。哪怕失去了一条腿的地沟里阴湿的老鼠都能不放弃希望追求属于他的自由与幸福,你个品学兼优的小美女更没有自暴自弃的理由。想想伯父伯母,想想你的好闺蜜杜莹莹,想想你在舞团里,在学校里的好伙伴,你明明是这么优秀,你的幸福明明唾手可得,不要钻牛角尖了,我的小猪猪。”杜明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

“你看太阳多明媚啊,跟我出去走走吧?我偷偷给你买你最喜欢的小龙虾吃怎么样”

如今,2019年秋,A市医药芝诺集团,120楼,董事长办公室。

“牛总,我求你给我夫妻一个界限,我会帮我丈夫还上这笔钱的,不要告发我的丈夫好吗?”李宛若身穿职业装,在牛刚面前深鞠躬九十度“我丈夫被人骗了,他本意是为了集团好的,求您网开一面!”

“说起来你和你丈夫都是本地优秀员工,不但你丈夫被骗了,我也被骗了!”牛刚似乎十分生气,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碗都被震动,洒了一桌茶水“不过三百万只是损失的一部分,本集团为A市龙头企业,这次事件已经惊动有关部门了,不及时补上这三百万哪怕我掩盖也掩盖不住啊。”牛刚眉头紧皱,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我知道你们的房子由于新政策也动不了,你们应该是还不上了。不过你要是不想让你丈夫坐牢,我倒是有个点子。”

李宛若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岸上的绳索一般,激动的看着牛刚“牛总,谢谢您!”

“不能走银行,就只能走私人筹钱,我认识一个道上的朋友,他借钱比较大方,就是利息有点高。不过有我在,我可以让他帮你把利息降一级。”说着牛刚就拿出了一份文件,“你签上名这事就算过了,我建议你好好考虑考虑,你丈夫进去了也就关不到十年;我可要提醒你,高利贷哪怕给你点优惠,也是不好还的。”

“这利率较高,政府不会认,不过这档是道上人都认可的,在底下是有约束力的,你大可放心。”

李宛若十分犹豫,按照这上面的利率,她夫妻二人的工资基本上要被耗干,他们要成为月光族了。不过她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了,父母那边也遭遇了危机,经济上能自保就不错了,根本无法帮助他们。她无奈之下只能签上了自己和丈夫的名字。“难是难了点,不过还清就好了。”她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被丈夫气到的她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她可不敢再留丈夫一个人独处了,她不能让丈夫自杀带着债务和罪名离去。脑子远不如以前清醒的她办完手续很快就离开返回医院去了。

“牛哥厉害啊。”不久后一个中年男推门进入董事长办公室,“不愧是你,看人真准。”牛刚则倒了杯香槟,“这次合同的三千万给你打点关系。剩下的一百个亿咱们兄弟分了吧。”

“牛哥大气!嘿嘿,刚才那个小娘们真正啊,牛哥有福了。”

“要不哥给你找几个玩玩?”牛刚微微一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满脸自得,“爷现在要什么女人没有?不过就是想玩玩刺激的,玩腻了如果你想要就给你玩玩也一样。”他喝完后放下酒杯,拿起文书,放在面前吹了吹,然后从中间把纸张分为了两份,原来这居然是隐藏很深的双层纸。“小宛若,就让爷教你一课,好好看合同,哪怕是扉页,激动的时候不要签字。”说完了他看了看部下,两人大笑。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