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妻五年 (1-2) 作者:lucas123

.

【賣妻五年】

作者:lucas1232021/05/15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一章:春雨夜

「第一條:本契約期限五年

第二條:契約期間內,李宛若與其夫杜明的性愛需要經過牛剛批准

第三條:契約期限內,李宛若在生理期外必須滿足牛剛性需要

第四條:無論何時何地,只要牛剛提出要求,則性交過程必須產生也必須被完成,除此之外牛剛提出的要求李宛若可以拒絕

第五條:李宛若週五下班到周日日落必須和牛剛住在一起,並且承擔家務

第六條:李宛若和其夫杜明每次違反上述條款則契約剩餘時間翻倍

第七條:牛剛可以賜予李宛若杜明夫婦臨時豁免權:即短時間內不必遵守某些條款

第八條:契約結束後,杜明欠款三百萬元人民幣及產生利息不需要歸還

2020.5.1」

……

又是一個雨夜,細雨打在窗戶上,啪嗒啪嗒讓人煩躁的很。A市幸福社區13樓的一個房間內,燈光昏暗。一個名叫杜明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面無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裡保存的這份很不正式,更沒有法律效力的所謂「契約」不知在想些什麽。而書房外主臥的方向一直有一些「奇怪」的聲音傳來。這聲音讓男人更煩躁了,他果斷關掉了文檔,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這才平靜下來。

已經一年多了,現在這種事情也早就變成他和親愛的妻子生活的一部分了,他和妻子似乎都已經習慣了這些了——這讓他隱隱感到不安。但是更令他失望的是他自己的表現——他現在下面硬的厲害,更不用說那個被打開的隱藏在電腦深處的 隱藏資料夾,那裡面是宛若跟老闆牛剛做愛的影像,這是他用各種辦法拍下來的。曾是他留下的最後一道保險,一個保護妻子人身安全的工具,沒想到卻被他用來干這些事。甚至在為數不多他被允許和妻子親熱的時候,他腦中也總是閃過妻子和牛剛的畫面,這反而讓他在做愛時更加勇勐了……

「我怎麽會變成這樣了?」杜明懊悔地抓住自己的頭髮,「不能這樣,真的不行……」但是他又實在忍不住,就伸手握住自己的下身,用力摩擦著。

「啊……」十幾分鐘後,杜明長歎一聲倒在書房的床上,他再一次在妻子被人玷污的同時釋放了自己。杜明不禁露出苦笑:「真窩囊啊,妻子被惡霸操,我自己卻只能在這裡用手。」就在他沉浸在賢者時間裡懊悔不已的時候,主臥那邊也漸漸平靜了下來。窗外的雨也停了,月亮不知何時露了出來,狡黠的月光灑在他產生的污穢之上。杜明趕緊起身快速把痕跡都清理一新——至少不要讓牛剛發現,這是他作為男人最後的尊嚴了。

過了三五分鐘,一個黑胖的四五十歲的男人從主臥走了出來,看著起碼得有兩百多斤,肚滿腸肥,滿臉橫肉,一看就不是個好相與的角色。此人就是牛剛,杜明夫婦所在公司的董事長,資產上億,在A城黑白兩道通吃。平日裡最愛別人叫他牛總。

「喲,杜明你在啊?你不用候著,我搞完就走,都一年了你還不懂嗎?」牛剛輕蔑一笑,點了根煙,走到杜明面前,故意把煙吹向杜明。

「咳咳咳,牛總……」杜明從不抽菸,被嗆得不停咳嗽。

「走了走了,下周我要去B城,讓宛若歇一周吧,這周搞了十幾次,也差不多把下周的補齊了。」牛剛沒等杜明說完,擺擺手,就不緊不慢地離開了。

杜明在牛剛轉過身後突然變得臉色鐵青——是的,剛開始的時候牛剛對他夫婦還算尊重,一周都搞不一次,哪怕妻子跟他同住他表現也算老實。可是牛剛卻越來越得寸進尺,到了最近幾月,每週末的幾乎都要乾上一整夜,就算在辦公室,慾望來了,牛剛也會強迫妻子給他瀉火。李宛若起初也想著反抗,可是越反抗,做的時候宛若就越受到折磨,並且杜明還總是「恰巧」被道上的小溷溷找麻煩。

杜明永遠也忘不了去年耶誕節的事情:

杜明就是在耶誕節跟宛若相識相戀,也是在耶誕節結的婚。就在剛剛慶祝完結婚三年的紀念日,他在路上就被幾個小溷溷打得幾乎丟掉了半條命。而牛剛在一旁肆無忌憚地摟著宛若:「小寶貝,救你的丈夫只需要你一句話,嘿嘿,你自己考慮吧!」而一旁的杜明則被按在地上,身上幾乎沒一處好肉。他只能憤怒而無奈地看著妻子屈服,並且在外面就被仇人慢慢脫光了衣服褻玩。那是噩夢般的三個小時,也是妻子為了自己無限迎合的開始。

杜明歎了口氣,接了盆水,拿著毛巾推開了主臥的門。一股精液的臭味撲面而來,他忍著臭味走到床前。

床上躺著李宛若——一個美麗的女人,看著就像是二八的少女。皮膚白皙好似凝固的乳汁,胸前的雙乳挺拔,不大不小,剛好能被人一手掌握,五官哪怕分開來看也是極美的,更重要的是有一雙美麗的長腿,腿的末端則是一雙小巧的腳丫,女人的雙臀也如蜜桃一般誘人。可惜這麽美麗的女子卻如同殘花敗柳一般躺在床上:腰下墊著一張枕頭,雙腿被擺成一字;粉色的小穴已經紅腫不堪,並被完全撐開,一直沒能合攏,從中不斷湧出白色的精液;女人的嘴角也掛著精液,身上到處都是紅色的指印和吻痕,尤其是那雙挺拔的酥胸,被糟蹋的不成樣子,布滿齒痕和唾液。而宛若就和以前一樣沉沉睡去,直到現在她還是承受不了牛剛的狂暴操弄,每次到都會被榨乾所有精力,到最後結束就會很快睡去。

杜明輕輕地抽出枕頭,用水打濕毛巾,溫柔地擦拭著除下身外的愛妻的身體。從臉到腳,從雙乳到下身,每次只要稍稍碰到下身或者乳頭,沉睡中的妻子都會輕輕呻吟出來。杜明也知道,妻子越來越敏感了。

「或許我們都再也回不去了。」杜明有些絕望地想著,他躺在妻子身邊,久久無法入睡,他再一次失眠了。「看來只能和往常一樣靠發洩精力入睡了。」杜明無奈起身,輕輕地下床,悄悄地來到書房,打開了電腦,熟練地點進那個隱藏在深處的資料夾。

總資料夾裡都是一個個小資料夾,小資料夾則以日期命名,第一個就是以「2020.5.1」命名的,那也正是噩夢的開端。杜明雙眼通紅,顫抖著點開了一個資料夾,開始播放資料夾裡的視頻並且脫下了褲子。

……

第二章:前夜

2019秋,A市中心醫院,病房區1206。

「明哥,你看這窗外的樹苗,多可憐,還沒長大都要經受這暴雨,不過它還在堅持呢。」

李宛若坐在病床邊上,面露微笑看著床上頹唐的男人。她左手端著一個精緻的瓷碗,碗上冒著數縷青煙,散發出澹澹的溷合著雞肉和香料味的清香,讓人食指大動。李宛若右手拿著湯勺,溫柔地挖出一塊兒帶著湯汁的雞肉,放在櫻唇邊上輕輕吹了吹,然後用下唇碰了碰雞肉,「溫度剛剛好呢,明哥,你不是最喜歡我做的飯了嗎?吃一口吧,養好身體才能早早出院啊。」

「你怎麽還在這裡?別來看我了!」杜明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我給你說過多少遍了?我現在已經是孤家寡人了!」卻不慎打翻了瓷碗,湯汁灑了一地,瓷碗也摔得粉碎。幸虧李宛若即使躲開,不然肯定會被燙傷的。

李宛若也沒有生氣,「我知道明哥你心裡不舒服,但是還得活下去不是嗎?錢沒了可以掙,撐不下去了 咱們就回家鄉。不論如何咱們都能好好過日子的不是嗎?」她耐心地說著,語氣輕柔,似乎生怕再刺激到眼前的男人。

「什麽都沒了,什麽都沒了!」杜明失神地低著頭,「咱們買下三環內的房子已經欠下幾千萬貸款,這三百萬就是最後一根稻草,這錢咱們拿什麽還?」他喃喃自語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皺著眉頭,快速瞟了眼差點被燙到的宛若左臂,認真地盯著自己心愛的妻子「我說過了,這是我工作失誤造成的損失,這已經涉嫌違法犯罪了,不要再管我了,我不會把你拉下水的,你還年輕,不能被這件事耽誤了。」

「這就是你拋下我自殺的理由嗎?」李宛若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情緒,她從病床邊沿上跳起,站在地上,一雙媚眼流下珍珠串似的淚水「你能不能不要這麽自私?我也是成年人,我也是咱們家的主人!不就是三百萬嗎?我幫你一起還!那怕我晚上再找一份夜班工作呢?你當年救了我,這次該換我拯救你了!」

「你還記得你當年說的話嗎?哪怕是地溝裡陰濕的老鼠,他們渴望著吃飽穿暖而不得,還要面臨人類和天敵的追殺,但是它們依然可以組建家庭,依然可以堅強地活下去追求幸福。你對你自己為什麽這麽讓人失望?你把那個陽光樂觀的明哥還給我!」

因為是在病房裡,宛若的語調並不高,但是杜明依然可以從妻子的話語裡聽出她的憤怒,傷心與堅定。不過杜明卻沒有看宛若一眼。直到聽見宛若摔門而去的聲音,他才緩緩抬起頭來望向病房門。身為一個男人,他卻壓抑不住心底的情緒,淚水不住地從眼中流出,像是絕了堤的洪水似的。杜明哽咽著儘量不發出聲音,他近乎彎曲著匍匐在自己的腿上,像是一個可憐的駝背,可他本來卻是一個在30歲前就靠著自己買下房產的青年才俊。「對,生氣吧,不要再來,今晚我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他依然哭著,手裡卻握緊了從護士站偷的針頭。

八年前,A市中心醫院,病房區1206。

「小豬豬,幾天不見你怎麽變成這樣了?變成小瘦豬了?」身為學生會主席的杜明,代表著學生會以及他自己來看望他這個青梅竹馬的小妹妹。可是床上的少女卻似乎沒有生機,一句話都沒說。

杜明也沒氣餒,而是壞笑著拿出一個鐵籠子,籠網細密,完全把裡面的「小傢伙」跟外界分割開來。「諾,病房裡多無聊啊,哥給你個小禮物,給我接著!」說著就把這東西扔向李宛若。宛若定睛一看,嚇得汗毛直豎,尖叫一聲,一巴掌把籠子拍飛「你幹嘛?到現在還欺負我?想死嗎?」李宛若怒目圓睜:她最厭惡老鼠了。

「這才是我的小豬豬啊,你看你都瘦了,這兩天都成啥樣了 ?」杜明這才坐到病床邊上,笑著揉亂少女的頭髮,「醫生說你康復得不錯,現在跟正常人沒什麽區別了不是嗎?快回來吧,大家都很想你。」

「你根本什麽都不懂!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在國家大劇院演出了!」李宛若淚如雨下,雙手掩面,毫不顧忌地大哭。杜明則什麽都沒說,把她摟在懷裡,「好好哭一哭,別憋著。」他如是說道。

過了半個小時,李宛若漸漸停止了哭泣。「就是要這樣發洩出來,是不是好受多了?」杜明笑著說「剛才被你打飛的傢伙,可是幾十隻小鼠的爹。你看不起人家,人家可不管這些,你瞧瞧」他引著李宛若看向籠子。此時由於籠子距離病床有數米遠,李宛若並不太害怕,所以她才敢藏在杜明懷裡看向角落裡微微變形的鐵籠

「欸?」

「這兩天跟導師研究市內的下水道,它被當作標本抓捕了,它可沒放棄希望哦。」只見缺了只後腿的老鼠拚命用已經泛黃的牙死死咬住籠子。「斷了條腿,再老鼠裡也是最底層的吧,但他依然建立了家庭,被鐵籠關著,卻仍不放棄希望。」

杜明放開宛若,面對面坐在病床上,認真地看著豬豬女孩的眼睛「我知道你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國家級的芭蕾舞演員,但是這並不代表這就是你人生的全部了。哪怕失去了一條腿的地溝裡陰濕的老鼠都能不放棄希望追求屬於他的自由與幸福,你個品學兼優的小美女更沒有自暴自棄的理由。想想伯父伯母,想想你的好閨蜜杜瑩瑩,想想你在舞團裡,在學校裡的好夥伴,你明明是這麽優秀,你的幸福明明唾手可得,不要鑽牛角尖了,我的小豬豬。」杜明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

「你看太陽多明媚啊,跟我出去走走吧?我偷偷給你買你最喜歡的小龍蝦吃怎麽樣」

如今,2019年秋,A市醫藥芝諾集團,120樓,董事長辦公室。

「牛總,我求你給我夫妻一個界限,我會幫我丈夫還上這筆錢的,不要告發我的丈夫好嗎?」李宛若身穿職業裝,在牛剛面前深鞠躬九十度「我丈夫被人騙了,他本意是為了集團好的,求您網開一面!」

「說起來你和你丈夫都是本地優秀員工,不但你丈夫被騙了,我也被騙了!」牛剛似乎十分生氣,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碗都被震動,灑了一桌茶水「不過三百萬隻是損失的一部分,本集團為A市龍頭企業,這次事件已經驚動有關部門了,不及時補上這三百萬哪怕我掩蓋也掩蓋不住啊。」牛剛眉頭緊皺,拿出一根煙抽了起來,「我知道你們的房子由於新政策也動不了,你們應該是還不上了。不過你要是不想讓你丈夫坐牢,我倒是有個點子。」

李宛若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岸上的繩索一般,激動的看著牛剛「牛總,謝謝您!」

「不能走銀行,就只能走私人籌錢,我認識一個道上的朋友,他借錢比較大方,就是利息有點高。不過有我在,我可以讓他幫你把利息降一級。」說著牛剛就拿出了一份文件,「你簽上名這事就算過了,我建議你好好考慮考慮,你丈夫進去了也就關不到十年;我可要提醒你,高利貸哪怕給你點優惠,也是不好還的。」

「這利率較高,政府不會認,不過這檔是道上人都認可的,在底下是有約束力的,你大可放心。」

李宛若十分猶豫,按照這上面的利率,她夫妻二人的工資基本上要被耗干,他們要成為月光族了。不過她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了,父母那邊也遭遇了危機,經濟上能自保就不錯了,根本無法幫助他們。她無奈之下只能簽上了自己和丈夫的名字。「難是難了點,不過還清就好了。」她現在只能這樣安慰自己,被丈夫氣到的她心裡充滿了複雜的情緒,她可不敢再留丈夫一個人獨處了,她不能讓丈夫自殺帶著債務和罪名離去。腦子遠不如以前清醒的她辦完手續很快就離開返回醫院去了。

「牛哥厲害啊。」不久後一個中年男推門進入董事長辦公室,「不愧是你,看人真准。」牛剛則倒了杯香檳,「這次合同的三千萬給你打點關係。剩下的一百個億咱們兄弟分了吧。」

「牛哥大氣!嘿嘿,剛才那個小娘們真正啊,牛哥有福了。」

「要不哥給你找幾個玩玩?」牛剛微微一笑,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滿臉自得,「爺現在要什麽女人沒有?不過就是想玩玩刺激的,玩膩了如果你想要就給你玩玩也一樣。」他喝完後放下酒杯,拿起文書,放在面前吹了吹,然後從中間把紙張分為了兩份,原來這居然是隱藏很深的雙層紙。「小宛若,就讓爺教你一課,好好看合同,哪怕是扉頁,激動的時候不要簽字。」說完了他看了看部下,兩人大笑。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