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 (19-21)

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 19-21建议以粤语方式阅读

作者:babe阿心日期:11/2009发表于:不详字数:23996

第十九集 - MAY姐被偷窥

但系收铺前十分钟,有四个靓仔入黎食野,我认得依班靓仔,日日都系机铺蒲,蒲完就走黎我铺头食野,仲要坐埋最近我水吧果张!唉…无计又要做埋去。

开始食果阵,大家都好静,但食食下,无几耐佢有个金毛突然讲野。

“喂…又估下今日May姐个Bra同UNDER咩色啦!”

“好丫!”其他三个异口同声。

“咁赢左果个点先?”金毛问大家。

“每人俾五十佢!”有个突然出声!

“好”其他人又出声。

“好…我估先…我估黑色。”金毛。

“我估白色!”有个著黑色背心既。

“咁我估个Bra黑色…条Under白色…”有个中间分界讲野。

“喂…你新黎架!”黑色背心突然拍?指住中间分界。

“咩丫…”中间分界望住黑色背心。

“系人都知May姐,bra同底一套架啦,点撚样又黑又白丫。”黑色背心望实中间分界讲。

“咩唧…你吾俾佢今日著鸳央丫”中间分界个样明显死撑

“够啦…咪理佢啦…我估黄色!”有黑框眼镜既出声

“好…食完开估!”金毛。

等佢食完野,都等左廿分钟。

“拿…食完啦…大家打醒十二分精神绩实啦”

金毛讲句野系裤袋拎左成堆1蚊出黎,放系台面。

“拿…我出发啦”金毛将全部1蚊渣系手上

“喇喇声啦…”黑色背心做哂手势

我心谂搞咩丫你地。

我睇住金毛慢慢一步一步行去阿妈收银柜度…

突然间去到收银柜前面,将手上既1蚊掉哂落地下,然后“吊…仆街啦…”

妈妈听见D 1蚊跌落地下既声,走出去帮个金毛汁钱。

“哎呀…乜咁吾小心丫!”妈妈蹲下地下,乌低身。

“系啰…吾该哂你丫May姐!”金毛一样蹲系地下汁钱

依个时候金毛眼神望左去妈妈屁股个位,我老远都见到妈妈条低腰牛仔裤露左大半条条黑色Under出黎。

三条靓仔见到妈妈条底即时“吊”左声,因为金毛估中左。

“喂,MAY姐个趸都几大㖞,玩推车应该一流丫。”黑色背心突然细声讲

“哂气啦你,玩都唔同你玩啦,傻仔。”黑框眼镜

金毛同妈妈继续汁紧钱,金毛好似仲未绩够,绩完后面,竟然借D意系妈妈乌低身时,望入妈妈件T入面,绩左起码十秒,个金毛仲吞左淡口水。

之后金毛为左绩得更加清楚,企起身,正所谓《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企系妈妈正前方再绩过,但妈妈过多五秒左右汁完钱企埋起身,点知妈妈一起身个头好似撞到D野,“哎呀”坐左落地下。

坐左落地下,妈妈第一时间望下撞到D咩黎。

估吾到个金毛扯左旗,个金毛仲著波裤无著底裤,所以特别凸出,原来妈妈个头就系撞到佢条野。

妈妈坐住地下望到个金毛扯旗,第一时间“哗”左声,之后仲吞左淡口水,呆左坐系度。

同一时间三个靓仔都见到,仲齐齐讲“哗…乜搞到咁激丫!”

依个时候金毛仲走埋去妈妈前面扶妈妈起身,吾通佢连自己扯左都吾知?

个金毛企系妈妈前面伸只左手出黎,但眼睛仍然望住妈妈件衫入面,而妈妈对眼好豆鸡眼咁望实金毛条裤凸起左既部分,妈妈嘴仔同金毛条野距离只有5Cm左右。

依个时刻,好似时间停顿左咁。

妈妈眼都吾眨望住眼前既巨物,而金毛亦都一样由高望落妈妈心口度。

两个都俾对方既性器官吸引住,虽然大家望住大家,但大家都吾知对方望住自己,妈妈同金毛明显呼吸开始急促了,佢?仲不停吞口水。

突然有个奇怪现像出现左,金毛条野好似一直向前伸展咁,原本距离妈妈嘴仔5cm变到4cm,吾系3…都吾系…系1cm,更加吾系…原来已经贴到妈妈个嘴度啦,哗…妈妈又再一次俾条金毛条巨物非礼多次啦。

老远既我,见到妈妈个嘴系痴住金毛条撚,只系多左条波裤系度咁解。

依个情景由妈妈坐落地下到宜家已经维持左成三十秒。

突然间金毛竟然下体向前推左一下,好似想隔住条波裤将条野塞入妈妈个口度,但好彩妈妈终于醒觉啦,条野最终只系嘴角擦过去右边脸。

妈妈突然出声“吾洗啦…我自己起身得啦!”

“拿…”妈妈企起身将手上既N个1蚊,交俾金毛。

“吾该哂,may姐…你真系好人丫…”金毛从妈妈手上拎番D钱。

“吾洗”妈妈D钱一甩手,即刻走番入收银柜度,竟然用食指仲轻轻由嘴角抹到右边脸,然后摆系鼻度索两索,再拎张纸巾抹下手指。

原来金毛条野早就分秘出D体液,由于无著底裤,透过波裤向外渗出,最终有部分擦左落妈妈块脸度,妈妈真系好惨丫。

而金毛就一路扯紧旗,一路V字手势向住班FD走返埋位,我仲见到佢波裤前面湿左,起码有五蚊咁大。

“哗…你洗吾洗咁激丫?”黑色背心。

“呵…如果你地唔系度,成间铺无哂人,我肯定条野宜家仲系佢个口度。”金毛。

“如果…如果…吃屎啦你…”黑色背心冷笑。

“你知唔知我仲昅到D乜丫?”金毛企左起身。

“知,你昅撚到人地对咪咪嘛。”黑框眼镜。

“佢对奶真坚正,我仲绩到佢件Tee胸前穿左两个窿丫顶…”金毛双手指自己个乳头位。

“下…”三位异口同声好惊讶咁既样,即刻望去妈妈果边。

“车…都睇吾到…”黑色背心。

“梗系啦…咁撚远,你地是但揾个去埋单,咪知我有冇吹水啰!”金毛好鬼串咁讲。

“好…我去…昆我,你大柠乐!”黑色背心。

黑色背心拎起张单朝住妈妈方向去,去到柜面交张单同两张100蚊纸俾妈妈,妈妈禁计数机既时候,黑色背心全程眼都吾眨望实妈妈胸部。

“靓仔…有无36丫!”妈妈望住计数机讲。

黑色背心望实妈妈胸部竟然话“有丫…有丫…起码36D…”

妈妈听到36D,个头望住黑色背心,见到背心对眼望住自己胸部,即刻双手挠埋,吾俾佢继续睇。

“靓仔…我系问你有无36…蚊丫…系蚊丫!”望住黑色背心讲。

“哦…我知丫…无丫!”黑色背心终于回魂。

“咁找番64蚊…多谢哂”妈妈放钱系台面。

当背心行番黎果阵,下面又扯左㖞。

“哗…咩你下面又咁激丫…”金毛指住佢下面笑!

“真系有两个窿㖞!好似烟头烧出黎㖞”黑色背心好认真。

“拿…都话啦。”金毛好招积咁。

“佢两个窿仲要好对称㖞,好平均㖞!吊,真系劲撚诱惑丫!”黑色背心。

“我都见到,系专跟烧烂,一定系。”金毛。

“系丫系丫,可能专跟烧烂俾我睇,哈哈”黑色背心好兴奋。

“咪住…听闻May同佢老公都吾食烟㖞!”黑框眼镜。

“吾俾第二个男人烧佢乳头架,哈哈”中间分界插嘴。

“下…咁咪即系May姐红杏出墙?”金毛细声左。

“九成九啦!”黑色背心。

“咁…边条蛋散咁撚好彩沟到我地女神丫?”黑框眼镜。

“错…依条友应该系调教高手。”中间分界突然扮哂神探咁,左手托住下巴。

“下,调教高手?”黑框眼镜。

“系㖞,唔记得左你成日睇AV,Av专家一定学唔少野啦。”黑色背心搭住中间分界膊头。

“唔敢当唔敢当,拿…佢烧乳头位,通常玩暴露多,著住T-SHIRT,然后入面唔戴BRA,你话会点?”中间分界好专心讲解中。

“咪个LIN头露左出黎啰。”金毛唔耐烦咁。

“无错,咁条女如果一路系条街行,一路俾人望住,一路俾风吹住粒乳头,会点呢?”

“会好撚HIGH啰”黑色背心。

“无错啦,依种暴露愈多人条女就会越兴奋,下体就会长时间都保持湿润,捉实个箩一推就入左。”

“好似讲到似层层咁㖞”黑色背心。

“一推就入,咁系咪著裙好D呢?”黑框眼镜好认真听紧书咁。

“无错!仲要入面系真空既!”中间分界举哂手指。

“wow…谂起都High hIgh丫”黑色背心。

“咁你估错哂啦,我地黎食咁耐May姐都系著牛仔裤,你话May姐著短裙仲要吾著底裤,你真系发紧梦!”金毛指住中间分界。

“可能听日着呢?”中间分界。

“哈哈…听日著?同你赌乜都得丫!”金毛仰天大笑。

“赌Jar丫?”中间分界。

“惊你丫!”金毛。

“都系吾系吾好…废事你无左条J啦,就赌你赢左既150蚊!”

“淆底丫?要赌就赌1500丫!”

“咁大?”黑框眼镜。

“超…赢硬既…惊条毛丫…点丫…赌吾赌丫?”

“好丫…”中间分界好似无咩信心咁。

“多谢㖞…老板”金毛捉住中间分界。

“唉…你真系傻系,咁样送钱俾佢洗!”黑色背心望住中间分界。

“我深信依条蛋散一定系调教高手!”

“车…计我话边条蛋散唔重要,最重要条蛋散碌撚唔好短过我,唔系我会SO SAD架。”金毛卑鄙佢。

“唉丫,哂气啦…MAY姐会睇上你个小朋友咩……”黑色背心。

“呵…有机会有机会…迟D就沟俾你睇!”金毛沾沾自喜。

“有既你,不过系下世啰,哈哈。”黑色背心搭住金毛膊头。

“阿龙哥,我地附近三间学校既校花,都俾你沟哂啦,独食难肥丫!”

“唉…人地送到上门,吾通吾食咩?有食吾食,罪大恶极!”金毛串巢巢咁指住张台讲。

“丫…咁撚串…兄弟捉住佢剪左佢条野!”黑色背心。

“好…”黑框眼镜。

“喂,咪玩啦11点半㖞,走未丫?”中间分界望一望个手表。

“行啰”其他三个企起身。

佢地终于走人啦,当佢地出到门口果度,四条友轮住望下妈妈个胸部一下,但可惜妈妈背住佢地,乜都睇唔到,抵死,哈哈。

俾班死靓仔搞一搞,搞到收工迟左半小时。

不过谂番起,头先两条靓仔个Size都几大下,特别系个金毛仔好似同坚哥差吾多,但几粗就真系睇吾到啦。

第二十集 - 口爆MAY姐,玩69

无几耐阿爸系厨房走出黎同妈妈讲“老婆,汁好哂D野未丫?”

“未丫未丫,老公你搞点啦?”妈妈计紧数

“系丫,一早搞点啦。”

“咁你同阿仔走先啦,我计埋数就走啦。”

就系咁我同阿爸走左,行到一半,我扮哂要去7仔买饮品,叫阿爸返上楼先。

于是我就跑番去铺头,跑到铺头附近,竟然见到洪爷部黑色宝马,停泊系铺头门口。

洪爷落车,但手上拎住袋野,走左去铺头门口拍左几下门,妈妈就开门俾佢入去,仲鬼鬼祟祟左望右望先关左。

死火啦依个时候,我一定快D入去铺头先得,吾可以miss左任何一个环节,但系一定要系后门入去架㖞。

于是我当然即刻9秒9跑到后巷,然后慢慢将条锁使插入个铁闸,开左度门之后,我仲要超慢速度拉开度门,唔系D声俾佢地听到,就大获了。

几经辛苦,我终于潜入左自己铺头,真系搞笑,返自己铺头都要好似做贼咁。

一入去我即刻躲埋一边,进行偷窥,果然不出我所料。

洪爷趁妈妈计紧数果度,系后面一野又揽住妈妈条腰。

“啊…喂丫…你又做咩丫…”妈妈竟然无咩反抗,继续禁计数机。

“计数机边够我飞机好玩丫!”洪爷好似发哂姣咁,把声温柔左。

“唉丫…咪烦住啦!讲明丫净系帮埋你今次咋。”妈妈好似好认真咁。

“系啦…系啦…契女。”洪爷一路讲一路奶住妈妈个脸上

“依丫…咪lam啦…”妈妈左闪右避

“依,你曳曳啦,我好似索到有另一阵精味㖞。”洪爷系妈妈右脸边索左几下。

“下…咁都闻到?唔系挂”妈妈停左手上工作,拧转头好认真望住洪爷

洪爷突然一野咀左落妈妈个嘴度,双手揽实妈妈条腰,唔俾佢乱郁。

然后好明显见到洪爷不停伸条利落妈妈度,而妈妈当然想反抗啦,但点反抗都摆脱唔到洪爷既进攻。

洪爷一路同妈妈湿吻,突然间,右手伸左入妈妈件TEE背脊度,拍左一声。

然后右手一拉,妈妈成个BRA俾洪爷除左落黎㖞。

妈妈终于反抗成功,推开洪爷,望到自己件TEE露哂点,即时双手掩住自己个胸。

“喂丫,顶你,俾番个BRA我丫…”

“唔俾㖞”洪爷好得戚咁拎住妈妈个BRA ,FING黎FING去,一野就FING到我前面,妈妈竟然跑黎我依边,想汁番个BRA,但竟然俾洪爷一手捉住,好似跳舞咁,一拉妈妈又返回洪爷既怀抱里。

“妖…你玩咩唧,讲明净系帮你打飞机啰。”妈妈俾洪爷揽实左,个头岳高啤实洪爷。

洪爷又一野咀落妈妈个嘴度,然后双手极速渣落妈妈个胸度,今次系真空架。

“哗…真系好好渣…”洪爷一路渣住妈妈个波,手指竟然系个窿度,迫粒LIN头出黎,然后狂用手指捽妈妈两粒LIN头。

“喂,契爷唔……。”妈妈都未讲完,洪爷又咀落妈妈度

洪爷一路咀,双手一路捽妈妈LIN头,足足捉住玩左妈妈成分钟,两粒lin头都硬哂。

妈妈仍然唔甘心,双手不停郁黎郁去打洪爷,但好似无乜力水㖞。

之后洪爷只右手又向下进攻,竟然解开妈妈条牛仔裤钮,拉开条裤链。

但妈妈好似唔多发觉咁,俾洪爷咀到傻傻下咁,无出手阻止,洪爷成功解开妈妈裤钮同拉链,系自己裤袋拎左个绿色震蛋静鸡鸡放入妈妈条底底度。

“哗…湿到咁啦…”洪爷右手一入妈妈条裤入面

“呀…做咩你…唔好丫…契爷…拎返出黎丫”妈妈终于发觉下体被侵犯啦。

“殊…殊…殊…”

洪爷好冷静咁系妈妈下体拎番只右手出黎,突然手上拎住个开关制禁一禁。

“啊…啊…啊….唔好…丫…..快…D….整停佢丫….”妈妈忍唔到叫,双手即刻掩住下面。

“岩岩开始咋,傻猪。玩多阵先啦。”洪爷见妈妈对手放左落下面,又渣番妈妈对波。

“你无…口…始……啊…啊…唔……好……震……啦……”

“好…难…顶…丫…契爷。”妈妈呼吸开始急促啦。

“唔好再叫我契爷啦…依一分钟开始,我地关系要进一步突破啦。”洪爷一路捽住妈妈粒LIN,一路望住妈妈好辛苦既样。

“啊…啊…求下你……关左先啦…”妈妈喘哂气咁。

“好啦…好啦…”洪爷拎住手上个制关左,妈妈当堂累到坐左落地上。

洪爷依个时候又系裤袋度,拎左个锁扣出黎,趁妈妈唔发觉之际,捉住佢两只手扣埋一齐,妈妈拧转头一发现,已经太迟,锁左了。

“做咩锁住我丫…放开我丫…契爷。”妈妈坐系地上,不停摇动双手。

“因为你唔乖啰…”洪爷摸住妈妈个头。

“我都话帮你打飞机啰…你解开左我先啦…我帮你打飞机好唔好…”

“唉丫…飞机几时都有得打啦…!”洪爷。

“咁你想点丫?”妈妈突然好惊咁。

“想帮你高潮啰。”

妈妈听到即刻企左起身,向住我依边想逃跑过起开关制,一启动,妈妈即刻“啊…”脚仔软哂,企系原地,双手又掩住下面。

“阿MAY你又吾乖乖啦。”洪爷走埋去妈妈背后,双手又渣落妈妈对波度。

“啊…啊..啊…唔好摸…丫..”

“舒唔舒服丫?”洪爷一路渣住对波一路系妈妈耳仔边讲。

“啊…啊…唔…知…丫…啊…啊…”妈妈个样好似好难受咁。

之后洪爷将妈妈慢慢扶落地下坐,然后推妈妈落地下训系度。

依个时候洪爷又将个开关制拎系手上,禁左一下。

妈妈即时“啊…啊……唔…好……丫……唔好………丫…吾好开…咁劲…丫…”

妈妈下体不停扭动紧,洪爷就系依个时候,拉高妈妈件衫,妈妈一对坚挺既美乳即刻表露无遗,系洪爷眼前。

“哗…正呀…点解你粒LIN仲可以咁粉红既…”洪爷即系啜落妈妈个波度,系咁啜,啜完又奶下LIN头

“啊…啊…唔好丫…好痕丫……”妈妈俾上下夹攻咁,呼吸又急促,呻吟更加系不停。

“点丫,HIGH唔HIGH丫…”洪爷条利不断系妈妈LIN头打圈。

“嗯…啊…顶唔顺丫……停一停啦……洪爷…”妈妈个样愈来愈难受。

“唔得…唔得啦……真系唔得啦…黎啦………”妈妈好似发出高潮警告咁。

“真系?咁我要落力D啦。”洪爷讲完不停狂啜妈妈粒LIN,另一只手亦不停捽第二粒LIN。大约啜左廿秒左,妈妈双脚突然伸到好直,大声“啊左一声。”

我谂应该系高潮左啦,洪爷见到妈妈高潮左,即刻关左个震蛋,然后训左落妈妈隔离,眼甘甘望实妈妈高潮后个样。

而我亦见到妈妈条牛仔裤开始渗D水出黎,好似赖尿咁,几秒后成条裤湿哂,原来又潮吹。

洪爷依个时候亦都见到妈妈下身湿左,眼甘甘望住妈妈高潮后既样。

“丫…我真系好少见女人成日潮吹,你次次都潮吹既,果然系极品。”

妈妈根本就无力气再应佢,但眼神好似系啤住洪爷,不停咁喘气,件衫仍然系拉高左,对波仍然系出哂黎。

洪爷企左起身,走左去拎袋野过黎,系入面拎左条超低牛仔裙出黎,摆左台面。

之后洪爷走埋妈妈身边伸只手入妈妈条裤度拎番只震蛋,然后扶佢起身,然后拖住妈妈去台面,拎起台面上既牛条裙啦,交俾妈妈。

“休息完啦,快d去换啦。”

“下…换黎做咩丫…”妈妈接过d衫。

“你条裤都湿哂…你点着返屋企丫?”

“返屋企?你都未射?”妈妈望住洪爷

“哈…你都知我未射呢!次次都系你高潮先!”

“咁点丫?”

“转地点!”

“下…去边丫?”好无奈。

“阵间你咪知啰!”

“下…我警告你丫!射左以后无下次丫!”

“得啦…快D换左条裙啦。”

“你解开个手扣先换到!”妈妈举起双手。

洪爷又系裤袋拎出一条Key出黎,帮妈妈解锁。

“条裙咁短丫”双手获得自由之后妈妈拎起条裙望两眼。

“放心㖞,你睇下宜家都成点钟啦,边会撞到熟人!”洪爷望住铺头个钟。

“哦…”妈妈好似好听话咁…拎住条裙走埋黎我依边,谂住去厕所换。

“你去边丫?”洪爷见妈妈,走左厕所。

“换裙啰。”妈妈无奈地。

“系度换咪得啰…”洪爷指住地下。

“下…痴线…你再乱黎吾洗指意我帮你!”妈妈好恶咁。

“好…好…!”洪爷怕左妈妈咁。

妈妈依个时候就走埋黎我依边汁返个bra,然后我即时躲入厨房稳阵D,之后妈妈就入左厕所换衫啦!

隔左三分钟,我听到开门声,系厨房伸个头出去见到妈妈出黎,一路行一路拉住条裙。

哗…真系超索丫…第一次见阿妈著超短牛仔裙,长长既直发,再加上又白又滑既长腿,依个背影唔讲真系唔知系我妈妈,真系就算性无能见到都变性有能!

洪爷见到妈妈出黎,即刻拍哂手奖!

然后走埋去妈妈身边近距离望两眼,之后一手伸入妈妈条裙入面摸左一下。

妈妈又即时啊一声。

“喂…你点可以咁架…”双手掩住下面。

“你曳曳啦…连底裤都吾著”洪爷笑淫淫咁。

“咁条底裤湿哂嘛。”妈妈。

“下…点解条底裤会湿哂架?”洪爷扮哂傻咁。

“唉…你好烦丫…去边丫宜家!”妈妈好吾耐烦咁。

“好…吾讲啦…俾条裤我帮你袋埋啦!”

洪爷系妈妈手上拎左条裤,放入带黎个袋度。

之后洪爷系妈妈身边行个圈“嗯…咁著咪几好睇…你应该著多d裙嘛。”

无几耐,见阿妈走去熄电制,出面d灯就熄哂,仲听到关门声。

我梗系即时系后门走佬,继续跟踪佢地啦。

走到出铺头正门,见到洪爷一路揽住妈妈条蛇腰,一路行。

而妈妈竟然唔推开佢既,吾怕撞到熟人?

望住佢地依个方向应该系返紧屋企。

我一路跟,跟到去自己屋企楼下,睇住妈妈同洪爷入左去我屋企楼下大堂。

洪爷走去我屋企做咩丫?

依个时候,我梗系静鸡鸡入埋去大堂啦,入到去见到洪爷继续揽住妈妈条腰系度等电梯,原来个看更阿伯训著左,难怪咁大胆啦!

无几耐电梯到左,我见佢地入去。我梗系等下一部啦,我走去看更阿伯度望个闭路电视,竟然见到洪爷只手仲渣落妈妈个屁股度。

而妈妈只系扭黎扭去,无特别反抗既。

之后竟然佢地系19楼出,即系我住果层,唔系挂,搞咩丫阿妈!

我依个时候,梗系搭第二部电梯上18楼啦。

上到18楼,我即刻走去后楼梯,无发现,于是再走去另一边后楼梯,行到埋去开始见到d声,慢慢走去个防烟门望入去,竟然无发现,唯有行楼梯上19楼啦。

行到19楼既防烟门准备出去果阵听到好大声拍一声,好似打屁股既声,我望出去竟然又无人既,之后我系19楼慢慢行,正当行到转入屋企条走廊果阵。

竟然见到妈妈蹲左系自己屋企门口,帮洪爷含撚㖞!!!!!!!

洪爷仲要挨住我屋企个铁闸,仆街咁点我返屋企丫??

依…妈妈几时戴左幅黑框眼镜架,突然望落好似个OL㖞...

“唔…唔…唔…”妈妈一路含住洪爷条撚,一路望住洪爷个样。

“呀…呀…呀…”洪爷双手撑住腰,系咁发出好舒服既声。

但依条走廊有8户,如果是但有人出街或返屋企,一定走吾切㖞!

之后妈妈将洪爷条撚含出含入,好似好enjoy咁,仲不时伸利奶洪爷个龟头。

搞到洪爷都忍唔到“正丫…继续…唔好停…”

妈妈听到洪爷奶龟头感觉好爽,条利就不停系龟头上面打圈。

净系奶龟头妈妈都奶左成5分钟,之后洪爷忍唔住将妈妈扶起,然后即刻伸条利入妈妈个嘴度打车轮,一路打车轮,妈妈只手仍然无偷懒,渣住洪爷条撚系咁chok,系咁Chok,而洪爷只手亦都伸入妈妈条短裙度,不停咁用手指撩妈妈个私处。

由于走廊黎,佢地讲咩野,都有回音,乜都俾我听到。

两个轮住发出呻吟声…

“啊…啊…啊…吾好摸啦……boss!”

“咁你舒唔舒服丫…淫贱女秘书”

“嗯…啊…啊…阵…间有人……经过点算丫?…”

“有先算啦…”

点解叫洪爷做Boss既?叫妈妈做秘书?玩角色扮演丫?

打完一阵车轮,洪爷训落地下,个头向我依边,然后示意妈妈坐落洪爷对脚度。

妈妈慢慢Mark开对脚慢慢坐落洪爷对脚度,然后个身趴落洪爷下体度,又继续帮洪爷再含过…!

我咁远都听到妈妈含撚D口水声,可想而知含得几落力,仲见到妈妈一路含,双眼一直望实洪爷。

“舒吾舒服丫…Boss?”眼神好淫贱咁望住洪爷…

“嗯…爽到震!”

“咁你几时射丫…契爷”妈妈把声变番正常。

“都话叫Boss啰!”

“嗯…boss丫…你几时射丫…!”妈妈把声又变淫左。

“都未够high。”

洪爷训系度突然双手放系头下面度,望住妈妈含撚个样。

“下…咁你仲想点丫?boss”

“不如试下夹肠仔啰!”洪爷望住妈妈心口。

“吾得!”妈妈吐出条撚即刻反对,又含番入口。

“咁玩69啰…!”洪爷继续托住个头训系度。

“下…咩黎?”妈妈又吐左条撚出黎。

“下…咩你吾识架?”洪爷好似好兴奋。

“吾识丫…”

“好易咋…拿…那撚你继续含,但个身掉转,个屁股向住我!”

“下…点解要咁…”妈妈停哂手望住洪爷。

“好好玩架…快D将个Patpat转过黎向住我啦!”

“下…咁咪俾你望哂我个PATPAT…”妈妈即刻企起身。

“你知唔知我快D射丫?”

“想。”

“咁你又想唔想你老公今晚同你咩咩丫?”

“想丫…好想…”

“咁照做啦…”

调掉坐落洪爷心口度拧转头问洪爷“之后点丫?boss”

“含啰…!”

“唔…………唔………”妈妈就趴落洪爷下面,再含过。

依个时候洪爷将妈妈个屁股擡一擡起,将个私处即时暴露系我地眼前。

“哗…d毛真系好撚多,d水又多到,你一坐落黎我心口即刻湿哂!”洪爷好似系度观摩紧一件宝物。

“喂丫…唔准望丫,合埋对眼。”妈妈好嗲咁…

之后洪爷伸只中指入妈妈成堆毛之中,妈妈即时“啊”一声。

但洪爷只中指插左入去就不停撩,每撩一下,妈妈就啊一声,撩多两撩,妈妈淫水开始滴落黎,而洪爷即刻Mark大口接哂妈妈D淫水。

“丫…吾好……你好核突丫…”妈妈原来已经拧转头。

“再核突都得丫…………”

洪爷突然双手渣住妈妈个屁股,成个头塞入短裙入面,驳哂命咁奶!

“啊………吾………啊………好………痕…丫…你做咩野……丫”妈妈嗌哂出声。

“啊…………啊……………吾好…再….lam……啦………契爷”妈妈停哂手,俾洪爷奶到完全做吾到野…净系识呻吟!

“啊………求……停……啦……啊…………boss…好…污糟…啊………”妈妈屁股左扭右扭。

“喂……啊………吾好………啜……啊…啊……啊…………………”

“喂…吾好嗌到咁大声啦…丫秘书…成条走廊都听到啦…”洪爷对住妈妈私处讲。

“…啊………你吾奶…啊………我咪…吾…嗌………啊…………”

“塞我条入口…咪无声啦……”

“唔…唔………啊………………吾………得……咁…好痕……唔………!…”妈妈努力含紧,迫自己唔嗌,但仍然我都听到。

“唔…唔…唔…唔…”妈妈开始习惯俾人奶西既快感。

洪爷奶左几分钟,好似开始累累地,转慢速度,然后一边奶,一边用中指狂捽妈妈阴核。

“啊…啊…啊…….唔好…搞果度…丫…”妈妈又开始黎料啦。

“点解唧….点解你连个西都好味过人架…”

“啊…啊…啊……停丫………….顶唔顺啦……boss…”

“黎高潮丫?”洪爷突然停左

“唔…唔…唔…嗯…就黎…啦…”妈妈继续含紧。

突然妈妈拧转头望左洪爷“你做咩…啦…boss”

“我做咩….?”洪爷。

“你做咩唔lam我丫!”

“lam你?lam你边道丫?”

“下面啰。”

“下面边道丫?”

“依度丫…”妈妈竟然向推将个屁股自动坐落洪爷个头。

“唔…唔...唔”洪爷俾妈妈个屁股坐落左…搞到连野都讲唔到。

妈妈竟然自己坐落洪爷个头度,然后不停上面左扭右扭,好似想将洪爷杀人灭口咁“啊…啊…好舒服…boss……”

“……”洪爷竟然俾妈妈反客为主…搞到声都出唔到…笑死。

“再奶快d…就黎…啦…唔得丫……再快d…boss…啊…啊…系啦…系咁啦…”

依个时候妈妈好似发左癫咁,个屁股起势系洪爷个头系咁扭,而右手就继续帮洪爷打飞机。

“点丫boss…啊………做咩唔出声啊………啊…”

“啊…啊…好鬼舒服丫…你lam到我…啊…”

依个系咪我妈妈黎架?食左春药丫?

“boss丫…啊…你射未唧…啊…”妈妈讲完又将条含返入口度。

“唔…唔…唔…..呀”突然妈妈个头停左…之后洪爷都停左。

“顶…又射哂落我个口度。”妈妈把声又变番正常。

原来洪爷射左…仲要口爆我妈妈…,唉…终于搞点。

之后妈妈想起身,点知洪爷又捉住妈妈个屁股,唔俾佢走㖞。

“喂…做咩丫你…”

“你个死淫系丫…想杀人灭口丫…搞到我差d窒息死…”之后洪爷今次轮到佢起势咁狂奶妈妈个屁股啦

“啊…啊…啊…对…唔……住………丫…我想………你快d………射………咋…”妈妈又再次呻吟过啦。

“啊…啊…啊……唔…好…啦…好痕丫…”

“喂啊……啊……你…无…口…齿……丫……boss…”

洪爷大约奶左成5分钟,之后伸手入裤袋又拎只震蛋出黎,又再塞入妈妈个阴道,又启动过。

“啊…啊…啊…你……你………你…”妈妈唔知痛定high只打,狂打洪爷对脚,但都系无咩力水啰。

“唔出绝招都唔得既…”洪爷

“快d…停左…佢丫…衰人………贱人…”妈妈把口就骂紧人,但个屁股好似系咁震咁

之后洪爷系妈妈下面,趴起身,企系度,扶妈妈起身,然后将妈妈挨落屋企个铁闸度,即刻咀落去,而右手就渣落妈妈个波度。

“唔…………唔…唔………唔…唔…”妈妈俾洪爷咀到出唔到声。

“点丫…舒唔舒服丫…”洪爷咀完…左手

“啊…啊…啊…啊…………唔得啦…黎啦…黎…啦…”妈妈双手紧握住自己铁闸。

“又黎啦…咁我要落力d啦…”洪爷听到妈妈既高潮警告,即刻再较大个震蛋,即刻双手狂捽左右lin头。

“啊……啊……啊……黎啦……boss…bos………boss……奶我lin头……啦…黎啦…”

“收到……”洪爷听到妈妈指示即刻奶lin头。

洪爷奶左只系30秒,妈妈就黎料啦。

“啊…啊……啊……黎…黎…黎………啦…啊…………………………”

妈妈个头仰高呻吟,好似狼叫咁………

仲喷到门口成地都系淫水…

“呼…又喷水…你系得既…may姐”洪爷望住下面d水。

妈妈已经累到慢慢坐落地下,仲要坐落自己淫水果度。

突然间听到开铁闸声,我左望右望,究竟边道呢?

而洪爷同妈妈都听到,即刻扶妈妈起身,妈妈即刻整埋返衣服,而洪爷就拉番条裤链。

原来系我条走廊最入果个单位,系果个黄太走出黎掉垃圾。

即系朝朝都同阿妈打招乎果个丫!

黄太出到黎见到妈妈同洪爷企系自己门口,竟然拎住袋垃圾走埋去同妈妈打招乎。

黄太一路行仲一路望落妈妈地下果堆水度。

“早晨㖞,阿MAY…乜咁早系度做运动丫”黄太笑得好奸,好似好调刺咁

“唔系丫…唔系你谂咁架…你误会啦….黄太”妈妈好紧张解释

“系丫,我地系度扑野丫,点丫!师奶你要唔要玩埋一份丫,好刺激架”依个时候洪爷竟然揽住妈妈条腰。

“痴线架你!”黄太俾洪爷吓到即刻走,走去防烟门掉垃圾,然后即刻走返入屋。

“唔系咁啦,黄太….”妈妈望住黄太背影仲想解释

黄太入左屋了,妈妈即时打左洪爷心口一下“痴线架你!”

“咩唧,我讲事实唧。”洪爷好轻佻咁

“事实你个头,个黄太把口好臭架,一定唱通街啦,死啦今次。”

“怕咩唧…”

“死啦..俾老公听到就大获啦….呀…..!!!!!”妈妈嬲到狂踩地下

“好啦…我走啦…记得听日继续著依条裙㖞。”

“着你条命丫…”妈妈系裙袋拎出锁使,准备入屋。

“好啦…走啦,阵间打俾你丫,maymay”洪爷向住妈妈乳头度讲再见

依个时候洪爷走埋黎我依边准备搭电梯,我又要即刻躲去防烟门度。

隔左5分钟,电梯到左,我先出返黎。

依个时候,我终于可以返屋企啦。

第二十一集(上) - MAY姐性感上班

当我行到屋企门口既时候,只鞋吾小心踩左落妈妈D淫水度,望落地下,的确系劲多啰,如果唔知,真系以为有人倒舍成支水。

之后正想插锁使开门既时候,突然有人帮我开门,系妈妈,手上仲系拎住把地拖,原来妈妈想抹返出面D水!

“阿妈。”妈妈一开门见到我。

“你又滚去边黎丫?”妈妈拎住把地拖推开我,然后走出走廊拖个地下。

“下…我去左麦当劳啰!”我近距离望住妈妈全身,哗…真系好离普。

条Tee凸左两粒粉红LIN头出黎,件衫迫爆更加吾洗讲,下面条牛仔超短裙短就吾洗讲,仲睇到条裙湿湿地,原来系喷水做成!

咪住,我仲见到条绿色电线,系妈妈条短裙入面伸出黎,原来个震蛋仲未拎走,肯定头先匆匆忙整理衣服忘记左。

“你仲望乜鬼丫,仲吾入去冲凉训教。”阿妈见到我望住佢,好似好吾耐烦。

“哦…”我即刻冲番入自己间房。

当我拎住底衫裤去冲凉既时候,见到妈妈已经入左房了。

冲完凉出黎既时候,突然见到爸妈房度有声㖞,又走埋去偷听。

“黎啦…老婆。”

“依…老公丫…做咩今晚咁主动丫?”

“系你主动先㖞…”

“我边有㖞…老公。”

“仲话无…条裙几时买架?”

“今日啰!好好睇咩?”

“超好睇…劲好睇!”

“咁以后都咁著好无丫?”

“好…!好…!”

“真系架?你吾觉得太短咩条裙。”

“短又真系短左D,但系好正,见到想即刻同你做爱。”

“真系架?老公!你无呃我?”

“嗯…快D快D…用个嘴帮下我…!”

“哼…都吾明点解个个男人都要人用嘴既…!”

“你点知个个都系…你帮过其他男人丫?”

“下…咩丫…你讲咩你…痴线架你…!我做咩要…帮其他人…丫…乱咁话我!吾帮你啦…”

“吾系丫老婆…讲笑咋…!唔洗咁大反应㖞。”

“讲笑?你宜家话我帮其他人即系话我勾佬啦系咪丫?下…系咪丫?”

“边系唧…!你点会勾佬㖞!你咁辛苦同我捱左咁多年,你对我点,我只会吾知㖞!”

“哼…你知就最好啦!”

“梗系啦…黎啦…快D用口帮我先啦!”

“唔……唔……唔……”

“哗…好热丫…老婆……!”

“唔…唔…舒吾舒服丫…老公…”

“无得顶…老婆…”

“唔…唔…唔…”

“wo…点解好似仲舒服过上次既……”

“唔…唔……你好傻丫…老公…”

“哗…吾得啦…老婆…吾好咁快…顶…吾顺…!”

“下…老公…你射啦…?”

“系丫…好似就黎啦…!”

“唔…唔…唔…”

“丫…老公丫…你咁快射架!”

“吾得啦…实在顶吾顺啦!”

“依…成日都系咁…五分钟都无…咁我点丫?”

“唉丫…老婆丫…乖啦…听晚帮你啦!”

“听晚…听晚…哼…下次吾用口帮你!”

“好…好…听晚插死你个衰婆!……”

“吾同你讲,我去冲凉!”

依个时候我又要即刻冲番入房啦。

见到老豆终于懂得欣赏妈妈既身材真系好开心。

洪爷又搞掂左,坚哥又几日无揾妈妈,妈妈又同老豆咁恩爱,总算老怀安慰啰!

但今日阿妈蚀底哂啰,俾洪爷渣波兼奶lin,连个西都都佢奶埋,上下面都失守…唯一好彩就系无插到妈妈,插埋真系分分钟多个契弟丫。

我同阿怡一齐左半个月有多啦,都未做过依D野,但妈妈同洪爷识左几日,就已经……咁。

谂谂下,成两日无打俾阿怡,决定打俾佢,但宜家深夜3点几,打去应该训紧教,都系明天先打啦。

(最后的六天)

朝朝都九点自动弹起身,今朝都唔另外,起身刷手洗面,落铺头做野。

落到条街度冷清清既无人行,咁恐怖!通常依种情况只会出现系八号风球,但今日风和日丽㖞!再行过附近几间茶记都系无乜人,直头水静鹅飞。

咁即系我铺头都应该无生意啦。

算啦!睇怕铺头都系无人架啦,都系返屋企再训过!

当我柠转身返归,突然俾两个后生仔超高速撞埋黎,撞到我原地转左个圈先停低。

“喂…sorry丫…靓仔”其中一个走黎拍下我膊头。

“顶…洗吾洗咁赶丫!”我俾佢地撞到晕晕下。

“喂…快撚D啦…个老板娘劲撚索架!…”另一个已经系前面大声呼唤我隔离果位。

“黎啦…你老味!”

“喂…”我正想问咩?老板娘咁索,佢地好似一阵风咁消失系我眼前。

听佢地讲一讲,引起我既好奇心,我跟住佢地既方向行,行行下,去到自己铺头门口竟然睇到爆哂棚㖞,连门口都企爆人等紧位,仲见到头先果两条靓仔等紧位!

“阿伟哥,咁迟先返工,想做死你老母丫!”门口有个熟客等紧位同我打招乎。

“梗系唔系啦,唔好意思丫,好快有位!”

真系好奇怪平时早餐最多系坐满八成位唧,今日竟然爆到门口仲企左廿几人,发生咩事丫,真系百年难得一见。

几经辛苦,我终于迫到入铺头了,见到阿妈出埋去楼面,帮手写单,传菜。

咪住,我系咪发紧梦丫?等我自掴一巴先,哗…痛㖞!真系现实㖞。

哗…唔系挂…我系咪眼花…妈妈竟然………妈妈…

妈妈仲著住寻晚条超短牛仔裙既…条裙咁短咪俾人睇蚀哂…上面换左件黄色紧身Tee,胸前仲要写住Kiss me,依获更加千年难得一见。

吾通就系今日爆棚既原因?仲有原来头先果两条靓仔真系系讲我阿妈!

“仲唔快D帮手,入去冲茶啦。”阿妈拎住杯冻茶见到我,即刻喝我。

“哦..哦..”我即时返水吧帮手。

入到水吧,见到财叔都做到手忙脚乱,我即刻走埋去帮手,一路冲茶,但我双眼一直都望出楼面,继续留意妈妈,见到妈妈今日心情好似几好咁,可能系寻晚同爸爸既事挂。

另一方面,我亦留意到,全场99%既客人系男人黎架。有老有嫩,老既去到80岁,嫩既去到15岁左右都有。唔系挂,15岁咁细个就咁咸湿黎昅野?

经过多年既专业分析,我双眼告诉我,差唔多张张?既客人都系讨论紧妈妈。

特别系前面张台有班阿叔(大约4X岁左右啦),依班阿叔好生面口,平时应该系隔离铺头食,四条友齐齐一路食蛋挞,一路望住妈妈。

“掂丫…掂丫…掂丫…样靓身材正,难得难得…”阿叔A好鬼兴奋咁。

“我终于知道乜叫索啦…依个老板娘!三只字!无…得…顶…!”阿叔B兴奋到伸出三只手指。

“唉…早知一早过黎帮亲啦。”阿叔A叹哂气。

“你睇果对脚…起码42吋丫…依D场面平时净系电视机先见到咋!”阿叔A对眼好似金睛火眼。

“系丫..系丫…净系俾对脚我玩,都玩成粒钟啦…”阿叔C双手不停搓。

“咁你玩对脚,我玩上面啦,你睇上面对奶都唔野小架。”阿叔D。

“上下你地两个玩哂啦,咁我地玩乜丫。”阿叔B。

“咪住…仲有..你睇老板娘个嘴,一睇就知吹萧一流。”阿叔A。

“嘘…你仲有个西玩架嘛,你睇佢个趸都几坚挺架。”阿叔C。

“系㖞,真系几大个趸㖞,唔知个西有无帮人吊到松呢?”阿叔B。

“唔出奇架,咁靓女大把男人抢住吊佢啦,分分钟下面松到爆架。”阿叔A。

“嘘…嘘…咁我唔吊啦…咁松吊黎把鬼咩…”阿叔B柠哂头。

“我睇又未必,你睇佢行路个款,好似处女咁行,对脚合埋。”阿叔D 扭哂头,指住妈妈对脚。

“咁点丫?”阿叔A。

“咁即系个西仲系窄啰。”阿叔D。

“嘘…你话丫?行两步就知!”阿叔A。

“信我啦,就算系俾人吊开,果条友仔都系牙签仔。”阿叔D。

“点解丫?”阿叔A。

“如果系大碌丫,肯定痛撚到,行路成只蟹咁啦。”阿叔D。

“信佢啦,佢鸡虫黎架嘛,乜撚野都逃唔过佢法眼。”阿叔C。

“呵呵,洗乜讲!”阿叔D 好自信挢住双手。

“你对眼咁撚劲,你又睇唔睇得佢对野几大丫?”阿叔A。

“咁远梗系睇唔到啦,除非叫佢埋黎,俾我昅番几秒,一定估到。”阿叔D。

“系咪架,系就我叫佢埋黎俾你昅到饱。”阿叔B 笑笑口。

“要系心口望落去先估到佢几大㖞。”阿叔D。

“好容易唧!”阿叔B。

之后阿叔B无啦啦,手指点一点D野落个蛋挞度,然后举高右手挥手“老板娘,麻烦你过一过黎!”

妈妈见到阿叔B挥手,就做埋手上既野,走埋去佢地张台度。

“系…要咩野呢咁多位?”妈妈好有礼貌。

“老板娘,你睇下果D乜黎!”依个时候阿叔B,将?上既蛋挞推到妈妈面前。

依个时候妈妈乌低身去望个蛋挞,同一时间依班阿叔就郁手啦。

四位阿叔,即时望落妈妈个心口度,仲“哗”左一声,妈妈又蚀底左啦!

妈妈望左几秒,个身企番直,“无咩野㖞?”

“唔系呢…你望真D…依度呢。”阿叔再指落个蛋挞度。

妈妈再次鸟低身,只眼再次贴住个蛋挞望多次,四个阿叔,个身企高左少少,8只眼,眼都唔眨,再望入妈妈心口入面。

“真系无咩野㖞,唔系污糟野黎架,放心啦。”妈妈企番直。

“哦,系咩,人老眼花,咁麻烦哂你啦老板娘!”阿叔B扮哂野。

“唔紧要,慢慢啦咁多位!”妈妈仲好礼貌咁点点头,继续做野。

“哗…依个老板娘D皮肤都几白净㖞!”阿叔A。

“对车头灯真系OK㖞。”阿叔C。

“果条事业线都唔浅架。”阿叔B。

“系丫系丫…乳交真系爽死丫。”阿叔C。

“点丫…佢个波几大丫?”阿叔B。

阿叔D好似系度心算咁,手指屈指一算“应该系35D!”

“系咪架?咪乱吹㖞!”阿叔B。

“车…你唔信都无计架!”阿叔D

又系35D?当日坚哥又系估35D,但妈妈自己话自己36E㖞。无理由妈妈自己都会错架!

依个时候,阿叔后面班靓仔突然拍阿叔D,依班靓仔睇落20岁都无,分分钟未够秤添,睇佢地个款好明显系街童啦。

“喂…你班死老野都几狼死㖞!”街童D好似好恶咁。

“咩事丫你班死令仔!”阿叔D柠转头见到街童咁恶,即时变脸斗恶。

“无咩野既,头先你地讲既野我地听到哂,想大家交流下心得唧。”街童D。

“交流心得?唔系挂,你们死靓仔毛都未生齐,识条春咩!”阿叔D。

“拿…阿叔你咁讲就唔岩啦,我地个个都吊个西架!”街童D。

“超…吊个西好撚叻丫?我好似你咁大,成班学生妹都俾我吊哂啦。”阿叔D。

“系真唔系丫?”街童D。

“呵…唔系你估!我后生果阵一日7次丫!你老味丫!大我丫宜家你班死靓仔丫!”阿叔D愈讲愈激。

“哗…唔系挂一日7次?”街童D眼都大埋。

“唔系你估!睇你个款瘦到条柴咁,你一日顶多3次唧。有无讲错?”阿叔D眼尾望下个街童。

“咁都俾你估到?”街童D。

“呵…老板娘个波几大我都睇得出啦,何况你?碎料碎料!”阿叔D愈黎愈招积。

“系咪咁坚丫?同你赌样野呢阿叔。”街童D。

“赌咩丫?”阿叔D。

“同你赌依个靓女老板娘帮我夹肠仔!”街童D。

“呵,帮你夹肠仔?………老板娘帮你夹肠仔?”阿叔笑到傻左。

“系!”街童D好认真。

“好,你赢左乜都得!”阿叔D好有自信咁。

“好,你睇住啦!阿叔。”

依个时候,阿叔后面班靓仔突然拍阿叔D,依班靓仔睇落20岁都无,分分钟未够秤添,睇佢地个款好明显系街童啦。

“喂…你班死老野都几狼死㖞!”街童D好似好恶咁。

“咩事丫你班死令仔!”阿叔D柠转头见到街童咁恶,即时变脸斗恶。

“无咩野既,头先你地讲既野我地听到哂,想大家交流下心得唧。”街童D。

“交流心得?唔系挂,你们死靓仔毛都未生齐,识条春咩!”阿叔D。

“拿…阿叔你咁讲就唔岩啦,我地个个都吊个西架!”街童D。

“超…吊个西好撚叻丫?我好似你咁大,成班学生妹都俾我吊哂啦。”阿叔D。

“系真唔系丫?”街童D。

“呵…唔系你估!我后生果阵一日7次丫!你老味丫!大我丫宜家你班死靓仔丫!”阿叔D愈讲愈激。

“哗…..唔系挂一日7次?”街童D眼都大埋。

“唔系你估!睇你个款瘦到条柴咁,你一日顶多3次唧。有无讲错?”阿叔D眼尾望下个街童。

“咁都俾你估到?”街童D。

“呵…老板娘个波几大我都睇得出啦,何况你?碎料碎料!”阿叔D愈黎愈招积。

“系咪咁坚丫?同你赌样野呢阿叔。”街童D。

“赌咩丫?”阿叔D。

“同你赌依个靓女老板娘帮我夹肠仔!”街童D。

“呵,帮你夹肠仔?………老板娘帮你夹肠仔?”阿叔笑到傻左。

“系!”街童D好认真。

“好,你赢左乜都得!”阿叔D好有自信咁。

“好,你睇住啦!阿叔。”

依个时间,街童D又挥手叫妈妈过黎。

“喂,靓女,唔该过黎!”

同一时间,四个阿叔再加埋三个街童,同一时间眼都唔眨,究竟街童D玩乜野呢?

妈妈又急急脚走埋去街童张?度,然后又好礼貌问“要D乜丫?靓仔。”

个街童D突然系碗面度,用食指拇指拎起条芝华力肠,递去妈妈面前。

“靓女,条肠咁既?”

“条肠无野丫㖞,靓仔”妈妈又乌低身望实条肠,左望望右望望。

“无野?你闻下!”街童继续拎住条肠,递去妈妈个鼻度。

“真系无野㖞!”妈妈好用力索左面前条肠仔几下

“咁你LUM下啰…我觉得条肠好有问题㖞。”街童好认真咁超好戏。

“下…?LUM下?”妈妈望住个死街童D。

“梗系啦…你唔LUM真D,点知条肠有无事丫?”

“好”妈妈突然伸条利出黎奶之际,个街童竟然松手搞到条肠跌左入妈妈件衫度。

“哎唷…真系唔好意思丫…靓女。”街童扮哂野咁。

“丫…好热丫…搞咩丫你班靓仔…”妈妈即时狂FING件衫,然后走去厕所。

依个角度我都见到条芝华力肠咁岩跌落妈妈个乳沟度。

“拿…阿叔见到啦,夹肠仔啦!”街童D好串嘴咁。

“呵…你个死靓仔…咁样夹肠仔,不过钟意…果然够姜丫!”阿叔D拍哂手奖。

“精彩!”阿叔B。

“有D料到㖞细路!”阿叔A。

“睇撚到我硬哂!”阿叔C。

“呵…洗你地讲!咁依餐阿叔你请啦㖞。”街童D。

“好!无问题,咁精彩既表演,抵请你细路!”拍落街童D膊头。

“咁多谢哂㖞,走啦兄弟。”街童D。

于是成班街童就直接离开我铺头,就系咁利用左我妈妈就呃左一餐,正一仆街仔黎!

当妈妈出黎既时候,见到街童走左,走番埋班街童张台汁台。

我见到妈妈心口湿左小小,明显见到条肠痕,相信班阿叔都见到。

“老板娘无野丫嘛!”阿叔D见到妈妈汁台。

“宜家D细路真系离哂普!”妈妈一路抹台。

“咪系!真系无家教!”阿叔D

“老板娘…鬼叫你咁索咩…细路哥都起啖丫!”阿叔C全路望住妈妈个屁股。

“哈哈哈哈。。。”四个阿叔齐齐笑起黎。

“边系呢……做野先啦!”妈妈随便应两句就走左了。

跟住落黎既时间,个个客人都系讨论妈妈,仍然有人扮食物有事呃妈妈埋去,但系妈妈已经醒目左,识得用右手掩住心口。

虽然识保护上半身,但下半身仍然俾好多贱格咸湿佬昅实。

就系咁D客人吾只无减少到,仲愈来愈多,我双手不停做,双眼亦都不停睇单做野!根本就无时间望出楼面!

不知不觉做做下已经系下午4点了,D客无咁劲,冲埋依三十杯茶,终于可以回一回气,连续企足七粒钟,就连尿都未痾过一滴,拿拿林走去厕所放一放水先。

入到男厕,一路放水,竟然发现成个垃圾桶都系纸巾。

依个垃圾桶平时由我清理,一个星期先清理一次,寻晚我先清完垃圾,今日又会咁多既?

当我再望真D个垃圾桶入面D纸巾,仲发现每张纸巾都附送1-2条毛。

唔洗问啦,一定有人打飞机!

但系睇个垃圾桶,起码有成百张纸巾,唔通………有成……….唔系挂!?

唔知女厕所情况会唔会有系咁呢?

之后我再静鸡鸡入女厕,望下个垃圾桶,虽然纸巾得几张,但竟然俾我发现左入面有条底裤,系粉红色既。

为左查下条底裤系乜水,基于卫生问题,我用左好多厕纸包住自己只手,然后先拎住起条底裤望两望,发现三样野!

第一条底裤明显女装既,第二好湿变到好坠手,第三橡筋果位断左,变到好松。

可能就系松左搞到著唔番,所以掉左!

但究竟条底裤边个呢?无理由妈妈挂,条短裙已经咁短,如果唔著底裤真系超危险㖞。

不过点查到乜水,算数都唔关我事,都系出去做野!

话就话无咁忙,但都系忙过平时好多好多倍,今日真系俾阿妈玩Q死,做果个半日野,等于做一星期。

做到5点左右,突然有个人拎住一束花走入黎,然后走去收银?度递俾妈妈。

之后妈妈签左个名收左束花,条友就走左。

哦,原来果条友只系送花佬,咁即系送花系另有其人啦,会唔会系老豆呢?

之后见到妈妈拎住束花好开心咁,慢慢欣赏,仲闻左两闻,竟然连续打左几个乞嚏添。

跟住妈妈系花入面拎出一封信,睇左一阵,竟然将佢渣烂佢,然后随手就掉左封信落垃圾桶,连束花都掉埋,哗…咁嬲既行为?白痴都知唔系老豆送啦。

咁即系洪爷?或者坚哥?

最衰我宜家仲系超忙,再加上妈妈系收银度,根本就行唔开!

唯有继续努力做野,等到时机来临,我就知道究竟边个送花,信中内容究竟讲乜!

时间一秒一秒咁过,我每秒钟既眼神都望住妈妈收银下面垃圾铺果束花,我非常想得到手!

几经辛苦做到10:20分啦,过多十分钟就收铺,到时我就有机会拎到!

望住水吧上面个钟,一秒一秒咁过,突然间听到推门声,我回头一望“顶”又系寻晚果4条靓仔!,顶你个肺,有无咁准时丫!又系寻晚果套衫,四条友唔洗冲凉架?第廿一集(下) - MAY姐请金毛食西饼

四条靓仔,入到黎,又坐番寻晚张?,睇黎佢地仲未知妈妈今日既性感衣着。

坐底左,四条友齐齐拎起个餐牌望下食乜。

其中一个黑框眼镜好似睇完食乜,就举手叫人落单。

“唔该,写野!”黑枉眼镜向住妈妈挥手。

“系,等等丫靓仔”妈妈禁完计数机,就走出去。

依个时候,妈妈一步一步行过去,黑框眼镜终于留意到妈妈既衣着。

黑框眼镜俾妈妈既衣着吓到,双眼呆左,眼都大埋,不停望住妈妈下半身条短裙。

“喂……喂……喂……”黑框眼镜眼神呆左,但左手不停摇紧坐隔离既黑色背心手臂

“咩撚野事丫…”黑色背心仲未留意到,仍然望住个餐牌。

“喂……大获啦…”黑框眼镜个样好似撞鬼咁。

“咩料丫”黑色背心望到黑框眼镜个样呆左,之后追踪黑框既眼神路线,终于发觉到前方啦,就系妈妈既衣着啦。

“哗…唔系挂!”黑色背心眼神都变得一样呆左。

同一时间,中间分界同金毛察觉到佢地眼神呆滞,亦转身望一望,发生咩事呢?

“哗!”中间分界同金毛望住行紧过黎既妈妈。

“系,食乜丫靓仔?”妈妈行到佢地面前,突然又打左个乞嚏!

四条友仔被面前既短裙美腿吸引到,仲吞左淡口水,完全听唔见妈妈说话!

“喂…食乜丫你地?收工啦。”妈妈说话大声左少少,佢地即刻回神。

“系!”四条友仔异口同声。

“炸脾饭,冻茶丫唔该!”黑框眼镜。

“X2!”黑色背心谂都无谂,眼神仍然放系妈妈既美腿。

“X3!”金毛一睇就知废事谂。

“X4丫唔该”中间分界连餐牌都无望就随口UP。

“OK,等阵啦。”妈妈写完单,又打左个乞嚏,就掉转头走人。

妈妈今晚做乜事?自从闻完果束花之后就狂打乞嚏,差唔多每1分钟就打一次。

“哗…我系咪发紧梦丫?”金毛仍然望住妈妈背影。

“喂…愿赌服输㖞!”中间分界搭住金毛膊头。

“点会咁架!无可能…无可能…”金毛。

“哈哈!真系难以置信!”黑色背心。

“依获你真系抵输啦!阿龙。”黑框眼镜。

“无可能…无可能…我一定发紧梦!”金毛好似死都唔信咁,摇哂头!

“唉....发梦又点会知自己发梦呢?低能仔”中间分界叹哂气咁

“你想知自己系咪发紧梦好简单唧,你走埋去非礼下MAY姐咪知啰!”黑色背心笑骑骑咁。

依个时候,妈妈企系好远既一张台度,抹紧台,金毛竟然真系企起身,条裤下面又凸起哂,好似做偷咁慢慢走埋去妈妈度。

同一时间,三条友仔,望住金毛一举一动。

“哗…阿龙真系HIGH大左。”黑框眼镜。

“直头ON9…我讲下笑佢咁认真!”

金毛走到妈妈后面贴身咁济,妈妈仍然弯紧腰,条腰贴住台抹紧,仲未察觉到金毛企系后面,金毛突然蹲下黎,只眼由下望到上面,哗…咁咪连阿妈条底都昅埋!

“哗…个死仔都几大胆㖞!”黑色背心。

个死金毛个头仲要贴住妈妈大腿,然后仰高望入妈妈条短裙度,个样好惊讶咁,吞左几淡口水。

但当妈妈抹完台拎住块布企番直,个屁股只系向后轻微一推,就将金毛连头带身撞左落地下,妈妈随即转身走既时候,突然俾地上既金毛对右脚一 Kick,两人即时向后一齐跌,实在太快,只系两秒,妈妈跌底左,同时对脚 MARK开左,个屁股坐左落金毛个头度!条短裙仲要笠住金毛个头,而更加巧合就系妈妈渣住布既右手咁岩连埋块布渣落金毛扯起左既部分。

但妈妈好似仲吾知坐住个人,只系见妈妈好似晕晕地,左手系度按紧个头既太阳穴,而金毛就好似死尸咁训系度,但好明显未死,因为金毛胸口好大起伏,明显不停吸气呼气。

“哗…又搞到咁激丫!”黑色背心望住整个过程。

“真系一次激过一次㖞!”黑框眼镜。

如果依个时候有人入黎,真系会以为佢台系度搞野,依个姿势同69有咩分别?乜都吾知既人一望就以为男既帮个女奶西,女既帮个男打飞机。

妈妈按左太阳穴五秒左右,眼睛开始Mark大,然后望落地下先知道坐住左个人,“哎呀”左一声,好似以为自己做错事咁,即时左手禁落金毛个肚借力企起身。

当妈妈企左起身,我见到个金毛,MARK大个口,呼吸非常急促,眼睛放大,好似受到D极大刺激咁,而块布仲系金毛下体遮住左。

妈妈个样仲好似唔好意思咁,竟然伸手去扶起个金毛起身。

当个金毛企起身既时候,块布竟然仲挂住系条波裤度,但妈妈仲未发觉到。

“哎呀,唔好意思!有无撞到你边道丫?”妈妈望到金毛,满面歉意咁。

“个地下好污糟架!”妈妈走去金毛后面,竟然用手帮金毛拍尘,由背脊拍到个屁股度

“哎呀,我真系唔知你企系我后面架!对唔住!”妈妈由头再拍多次。

“点丫?你无事丫嘛,唔出声既?”妈妈终于拍完。

“你块布…”金毛望住自己下面!

妈妈沿住金毛眼神望落去,好惊讶咁左手掩住自己个口,然后伸出右手既手指轻轻咁拎番起块布。

当拎走块布,金毛下体凸起既部分,变到半透明,因为块布本来就系湿左,因此透哂入条波裤凸起既度。

妈妈见到金毛凸起部分,扮到若无其事问“我谂你无野架可?我返去做野啦。”

讲完即刻速番埋收银度做野扮计数,但我亦发现到妈妈眼尾不时留意住金毛慢慢行返埋去。

“哗…你条仆街仔今次爽撚死啦!”黑色背心见到金毛坐番埋黎细细声讲

“喂喂…点丫…昅到乜丫?”黑框眼镜。

“系啰!讲啦快D啦”中间分界搭住金毛膊头。

“呵…好撚正添,仲发现左个天大秘密,不过……唔想讲㖞!”金毛仔好似回复番精神,仲串串地。

“吊…你唔系咁丫嘛!”黑色背心举哂中指。

“讲都得,不过果1500蚊点计先?”金毛搭住中间分界。

“吊…唉…1200啦!”中间分界无奈地。

“500啦。”金毛还价。

“500?1500变500。”中间分界眼都大埋。

“咁点丫?想唔想知丫?”金毛好有自信咁。

“好,杀你!”中间分界指住金毛,好似好唔奋气咁。

“嘻嘻…嘻嘻…多谢哂!”

“咁你讲得未丫,仆街。”黑色背心。

“我岩岩奶左佢个鲜鲍咁啰!”金毛好招积咁。

“收皮啦,索就索啦!奶条底裤就有你份”黑色背心。

“咪系,咁都叫天大秘密!食屎啦你。”黑框眼镜。

“就系咁咋?”中间分界望住金毛。

“咁如果MAY姐无著底裤又点计丫?”金毛。

“下…”三个表情惊讶异口同声话。

“系真唔系丫?”黑色背心。

“呵,我蹲落地下昅佢条裙果阵都O哂嘴。”金毛。

三条友你眼望我眼,好似唔多信咁。

我宜家先醒起原来女厕所果条UNDER系阿妈架!

“咁之后点丫?”黑框眼镜。

“之后…我咪谂住昅多阵,点估佢会转身,一转身成个屁股撞我块面度。”金毛做哂动作咁。

“跟住我更加估唔到,佢会企唔稳,个屁股质落我块面度,哗果下跌落地下真系几痛架。”金毛七情上面咁

“不过当我一闻到佢个西果阵味,我当堂唔痛,HIGH撚到我,仲一路索一路奶……一路索一路奶……WOW……”死金毛合埋眼好ENJOY咁索两索。

“吊…都唔知真定假?”黑色背心。

“咪系,睇佢个样好似吹水咁。”黑框眼镜都点哂头。

“想知佢有无讲大话,昅下MAY姐系咪真空咪知啰。”中间分界。

“呵…唔信都无计。”金毛。

“讲大话你俾番1500我!”中间分界。

“好,阵间你地拎块镜照一照咪一清二楚啰!”金毛。

“好彩我有镜唧,呵呵。”黑框眼镜系裤拎左去镜出黎。

之后隔左15分钟,佢地终于食完野,但妈妈好似未行出过收银位半步,睇佢地个样好似落唔到手架啦。

“喂,MAY姐唔出黎点落手丫!”黑框眼镜等到好唔耐烦。

“呵,你地自己谂计啦!”金毛好似唔多在乎咁。

“放心啦,等MAY姐收工我有计”中间分界好有信心咁。

“你有咩计丫?”黑枉眼镜。

“阵间你咪知啰,宜家埋单先啦,唔好阻住人地收工啦。”中间分界。

依班死仔包,终于肯埋单走人,埋单果阵我仲见到妈妈同金毛讲左两句野,不过太细声听唔到,应该都系D道歉说话啦。

佢地走左无几耐,铺头终于可以落闸啦!

今日真系超累啰,希望听日妈妈唔好又整短裙啦,唔系真系大柠乐!

落左闸无几耐,我见妈妈去厕所期间,我即刻走埋去收银度,系垃圾桶入面揾到封信!同时我又拎起束花走去闻一闻,感觉几香丫,无咩野㖞。

点解妈妈闻左之后成晚系度打乞嚏既?

突然我听到厕所冲水声,我即时收埋封信落裤袋,返水吧拎番自己银包手机返屋企。

“依,阿仔你返屋企啦?”妈妈出黎果阵,见到我走既时候。

“系丫!”

“唔好走住,等埋我先!”妈妈走埋收银度禁计数机。

“下,等埋你做咩丫?”

“你老豆今晚要洗厨房丫,你同我一齐走啦。”

“下…哦。”我好奇怪好多时妈妈都系一个人返屋企架啦。

等左十分钟,妈妈终于计好数,汁好野。

我地妈妈就锁埋门,留底爸爸一个系铺头做野。

大约行到一半,经过个公园度,妈妈突然“喂,阿仔,同我去7仔买几个面包。”

“下…咁夜食面包?”我好无奈。

“系丫,我成日都无乜食过野,快D去买,我系度等你。”

“哦。”

就系咁,我走左去7仔买面包,而妈妈就企系公园度等我。

当我买完面包,行番去公园揾妈妈既时候,我竟然见到黑框眼镜同黑色背心仲有个中间分界3条友仔鬼鬼祟祟,系公园度外面昅住妈妈。

而中间分界仲戴住顶CAP帽,但衣着无变,所以一眼就认得出。

无几耐黑心背心手指好似倒数咁3 2 1,中间分界就行入公园,然后又轻又快既跑速,冲埋去妈妈后面,之后竟然双手一野就拉起妈妈条短裙,妈妈成个白雪雪既屁股露哂出黎,真系无著UNDER。

然后中间分界即刻向另一个方向跑,而妈妈亦同时尖叫左一声,然后即时走围望,好似发觉唔到有人,好狼狈咁拉番条裙落黎。

我远距离望到佢地三条友好似好兴奋咁,但听唔到讲乜野,无几耐佢地就走左,我都入番去公园揾妈妈。

“哎呀你咁鬼耐架!”妈妈好似好嬲。

“多人嘛!”

“你岩岩见唔见到有人系公园度跑出黎?”妈妈仲走围望黎望去。

“下…无㖞”我扮哂睇唔到咁。

“咁算啦,快D返屋企啦!”妈妈好似好惊咁。

就系咁,我同妈妈一路行返屋企,系搭电梯期间,妈妈又企系我前面,成对美腿又系我面前,搞到我又想望又唔敢望,最终决定唔望!

入到屋,我即时冲入房,就系要睇封信,究竟系乜个写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