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 (27-28)

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 27-28建议以粤语方式阅读

作者:babe阿心日期:11/2009发表于:不详字数:29559

第二十七集 - 司机大佬的真面目

我要冷静D思考下,宜家我可以点做呢?

于是我右手摆系面上,扮到成个‘神探伽俐略’咁,坐系后楼梯度思考!

‘叮’有办法啦!打俾条‘仆街司机’同佢讲‘条女既男朋友返紧屋企’咪得啰!系㖞!掂丫!咪住如果妈妈抢司机个电话,咪知道个号码系我?

丫!有计!用133咪得啰啦!

于是我即时打电话俾个‘仆街司机’(DO…DO…DO…)

‘B……B……’顶你个肺丫!CUT左我线!

再多打次,点知又再CUT多我一次!连电话都唔听,唔通……已经……?

币啦,点算呢?仲有乜计呢?点样先可以阻止今次既威胁事件呢?

我要再冷静D,继续扮‘神探伽俐略’,既然司机大佬落唔到手,即系唯有系妈妈度落手啦。

腥信息俾妈妈?唔得!咁咪间接话俾妈妈知道我跟踪佢?唔WORK!

咪住,唔一定由我亲手打㖞,可以叫第二个人通知妈妈架㖞!

但揾边个好呢?依个人一定要系妈妈识,如果唔系妈妈唔会信架㖞!

洪爷?唔得!依个奸既!啊…!啊…!有啦OK仔啦!

于是我即刻打腥信息俾OK仔

‘小心眼前依个骗子,根本唔系私家侦探,根本唔识你老公,小心中计!’

于是我腥完俾OK仔,就顺手打电话俾OK仔。

一打就好快有人听

OK仔“喂,伟哥!”

我讲得超快“喂,OK哥,帮我即刻!系即刻打俾我阿妈,同埋将我腥俾你条SMS腥俾我妈妈!”

OK仔“下…发生乜事丫?”

我“你唔好理住啦,快D啦,我老母就俾人强奸啦!拿拿林打俾我老母啦!然后腥埋条SMS啦!”

OK听到之后即时回应“得得得!冷静D,我宜家即刻打俾你妈妈!”

我“好!唔该你OK哥!拜托哂你!”

收左线之后,宜家既我无野做,唯有可以做既就系坐系后楼梯度等…等…等…

等…等…等…

望一望时间,妈妈同司机大佬,已经入左去成五分钟,五分钟真系可以做好多野。

依个时候我醒起,寻晚我只系在自己间房度安装左针孔镜,但忘记系厅同妈妈间房安装,不过都要试一试!系后楼梯距离我间房应该接收到。

于是我开番蓝牙,连接房里既镜头,果然接收到,但系无人既!但竟然听到声音。

哎呀笨左!成间屋都无人静英英,收音梗系靓啦,点解我唔一早开定呢?

于是我较到最大声,然后放系耳边度,静静听下入面既情况。

一埋到耳边,就听到妈妈好大声,劲大声既一句“唔得!”

“依度又唔得,果度又唔得!咁你想点丫?”司机大佬把声好唔满意咁。

“喂!唔准入果间房架!”妈妈。

“哗…依件旗袍咁鬼淫贱既!你架?”司机。

“唔系!”妈妈好大声讲。

“唔系?喂,著黎睇下丫!”司机。

“你都痴线!”妈妈。

“丫…我记得啦,我好似见过你著住依件野同果个契家佬搞野!”司机。

“做咩丫?无声出心虚丫?”司机。

“你究竟想点丫!贱人!”妈妈。

“想点?你又唔帮我吹?又唔俾我摸!样样都SAY NO,我问你想点就真!”司机。

仆街啦,都偷听左成两分钟啦,个OK仔唔通仲未打电话?

突然间,听到电话铃声,一听就知系妈妈既铃声。

“做咩丫你!警告你!唔准听!”司机。

“喂!”妈妈。

左右十秒钟,就听到“啊”一声惨叫声,一听就知系司机大佬啦!

“你话我老公叫你黎查我,咁我老公姓咩?”妈妈。

“丫!丫!阿嫂,你冷…静D,最多我唔爆俾你老公知!”司机。

“我问你我老公姓咩丫?”妈妈好恶好大声咁。

“喂,好痛丫,咪咁大力扭啦,你放手先啦,我再话你知啦,阿嫂!”司机。

“即系答唔出啦,你根本唔系私家侦探!你究竟系咩人?”妈妈。

“唔讲丫嘛?”妈妈。

‘呀……’司机又再次惨叫啦,哈哈,听到都开心!

“系丫我系唔识你老公丫,但我一样可以将你段片摆上网!”司机大佬。

“段片已经俾我删左啦!”妈妈。

“哈哈!我一早都话SD哂俾我D老友!”司机仲死撑!

“你……”妈妈好嬲咁。

“即刻叫你D老友删左佢!”妈妈。

“呵呵,叫佢地摆上网就得,删左佢,我谂好难啦!”司机。

(唔系挂,阿妈丫!佢根本无BACK UP到架,唔好信丫!)

突然间有成十秒无人出声,之后听到妈妈把声好嗲咁“咁你想点唧靓仔!”

“哈哈,咁先系架嘛!”司机大佬。

(究竟发生咩事丫入面?点解会咁?)

“哗…好大丫!”妈妈把声变到好姣咁。

“劲呢,大唔大过你个契家佬丫?”司机。

“大丫,大好多啊,佢果条牙签仔黎咋!”妈妈仍然好嗲。

“睇得出睇得出!”司机。

“咁大条,我唔得架,不如我用手帮你啦!”妈妈。

“唔试过点知唔得唧!”司机。

“野…我唔制丫,一黎就叫人用口!”妈妈把声愈黎愈嗲。

“咁用手先啰!”司机把声好似好开心。

(又隔左成十几秒无人出声)

“超!…扮哂野咁!识功夫又点唧!咪又要帮我打飞机!”司机突然发声好串嘴咁讲。

“野!做咩咁话人㖞,咁人地头先唔知你条宾州咁大条嘛!”妈妈好嗲咁讲。

“呵,算你识货啦!”司机。

“舒唔舒服唧?”妈妈唔通帮司机打紧飞机?

“嗯…几舒服!如果用埋你个小嘴仔就更加爽啦!”司机。

“野…唔制丫,你都未冲凉!臭宾宾!”妈妈。

“哦咁就简单啦,咁我地一齐去冲凉啰!”司机。

“野…人地冲左凉啦!你唔信闻下!”妈妈把声仍然好嗲。

“哗…连对波都香过人!”司机。

“野…又乘机摸人既!你仲唔去冲凉,快D啦!”妈妈。

“好!好!等我丫大美人!”司机。

“嗯,记得慢慢洗,洗干净条大宾州丫,唔系唔帮你含架!”妈妈。

“梗系啦!大美人!”司机大佬。

(妈妈搞乜丫?唔系真系帮佢吹萧丫?唉丫,洗鬼淆佢底咩!一野踢落佢春袋度,再后面锁住佢手臂,然后开门一野踢佢出门口咪得啰!妖…!真系听到火都黎埋!)

隔左一分钟,妈妈又出声“顶!宜家先黎唔听电话!”

唔听电话?唔通妈妈打俾洪爷?无理由打俾老豆丫!

(唔通妈妈系度拖延时间?但有咩用呢?)

之后我望一望手机画面,竟然见到妈妈入左我房,然后,上身件衫D钮解开左四粒钮,搞到成个BRA完全见到哂,而下身条黑皮短裙仲著住,妈妈仲开声讲“喂丫,咁迟先听倾电话架!救命丫!快D上黎救我丫!”

“死啦今次,我俾个仆街威胁紧!点算好丫?”妈妈。

“我都唔知点讲好,条友跟踪我地,偷影左我同你咩丫!点算好丫宜家?”妈妈。

“点冷静丫?佢宜家系我屋企冲紧凉丫!点算好丫?”妈妈。

“唔得丫,佢话佢将条片俾哂D朋友丫!如果唔照做就将段片摆上网丫!到时全世界都知架!”妈妈。

“引佢落楼下?点引丫?”妈妈。

“我点识起佢底㖞,咪玩我啦!”妈妈。

“哦…!尽量啦我!”

从画面睇黎,妈妈放底左个电话,应该收左线了,之后妈妈企左系沈思!

隔左一阵,画面中见到司机大佬出现,仲要赤裸裸放轻脚步,一步一步咁行埋妈妈背后,然后一野胸袭妈妈,好似仲猛渣妈妈对波。

妈妈即时‘啊’一声,然后推开司机大佬“野…好衰架!想吓死人咩!”

之后妈妈走左去我张床坐,司机大佬又走埋去坐!

(我顶!仆街唔系挂!我张床连我老豆都未坐过,俾你个麻甩佬坐左!仲要乜衫都唔著成个屎忽坐落去,SHIT!点训丫我今晚!)

司机大佬坐系妈妈旁边回应“哗…你曳曳啦,咁心急,仲上埋床等我添!”

“野…你有冇洗干净架?”妈妈超淫贱咁望住司机下面。

(依个司机大佬我谂应该大约三十几岁到啦,个样呢…吾算靓仔,但都吾可以叫样衰,身材吾算肥亦吾算瘦啦,总之就平平无奇,不过不失,普通男人一个啦!咪住!当我Zoom近司机大佬下体,发现佢左脚大脾内侧仲有一块胎记,仲要系心形既红色胎记,咁得意既!望番佢下面既小弟弟,哗!唔系小弟弟讲错左,系大弟弟先岩,真系大抽野㖞,真系人不可以貌相,仲以为妈妈讲笑㖞,依个司机大佬唯一有优势可取之处就系依度!其余我谂都不值一提!)

“你奶下咪知啰!”司机大佬竟然一野将妈妈个头塞落佢双脚之间。

“唔…唔…唔…!”妈妈即时讲吾出野,右手狂拍打司机大佬大脾!

司机个样好享受咁,然后右手猛质妈妈个头,“wo…!温笠笠咁!用口真系零舍不同!爽丫!!”

司机质左妈妈个头成分钟,终于舍得松手,妈妈即时起哂身狂‘咳咳咳’声。

“咳…野!你咁心急做乜㖞!想整死人咩!”妈妈竟然仲可以继续扮到好姣咁。

“哗,真系爽撚到丫,再黎多次啦!!”司机谂住再捉住妈妈个头。

“哎唷!唔好咁心急啦,我地倾下计先啦!”妈妈好姣咁推开司机。

“倾计?好丫!好丫!倾咸湿野丫?”司机。

“野…好衰架!人地连你个名都唔知!起码话俾我知你叫咩名先啦!”妈妈竟然望住趴系司机大佬大脾,然后望住司机大佬个胸部,主动伸手摸司机大佬个胸部。

“哦,大宾州啰!”司机大佬。

“野…好衰架,边有人叫自己做大宾州架?呃人既!”妈妈一路讲一路系司机大佬粒LIN度打圈。

“真架,咁你又叫乜名唧!”司机低头望住妈妈。

“唔话你知,自己估下!”妈妈。

“哈哈!我知啦你叫大波波,系咪呢?”司机指住妈妈个波阴阴嘴笑。

“野…乜野大波波㖞,咁难听!”妈妈又乘机推开司机只手。

“咁你究竟叫乜名唧?”司机被妈妈推开,又再摸番。

“野…咁都估唔到!人地咪…叫淫西啰!”妈妈突然含情密密咁望住司机碌宾州系度CHOK下CHOK下。

“哗!淫西,摸下个西系咪咁淫先!”司机听到即时伸手妈妈裙内。

“野…唔摸得丫,人地姨妈黎左丫!”妈妈即时捉住司机只手令佢无法再进一步入侵!

司机听到好似好失望咁“唔系挂!唔紧要啦,用住口先啦!”

“野…我点知你会唔会又偷拍俾你D朋友㖞!我唔制丫!”妈妈。

妈妈突然企番身,行到我镜头前面,司机亦起身行埋妈妈后面,将条宾州顶落妈妈条皮裙度,妈妈即时打左个冷震。

“唉唷,乜你真系信架,我呃你咋嘛,傻猪黎架!点会腥俾朋友丫!黎啦快D继续啦!”司机大佬听到妈妈咁讲,好惊讶

妈妈听到,突然眼神好凶狠咁,但好快又回复番淫贱,然后转身望住司机。

“真架?你真系无腥俾朋友咩?”妈妈望住司机讲。

“梗系啦!你又令又索,点舍得益人㖞!”司机。

“野…好衰架!你呃我既!”妈妈听到又转身背住司机眼神回复正常,但声音仍然好嗲。

“咁含得未唧?”司机。

“未丫,不如落街搞啦!”妈妈咁讲。

“落街?唔系挂!”司机见到好惊讶个样。

“系丫,刺激D嘛!”妈妈。

“哦,曳曳啦你,唔怪得你系露台度搞啦!”司机。

“野…仲讲,快D著衫啦!”妈妈即时推左司机出房。

“好好好!即刻着!即刻着!”司机。

之后一直都无人出声,成间屋好静好静,无几耐我就听到铁闸声,见到妈妈同司机大佬系我屋企出黎!

妈妈仍然著左一件白色既衫,上面扣少两粒钮,下身系黑皮短裙,但竟然著番对黑色既丝袜,明明一早已经系洪爷部车度除左落黎啦,乜屋企有丝袜架咩?点解我唔知既,即系同今朝衣着一模一样。

但竟然走向我防烟门方向,我见到连跳几级楼梯,闪上一层!

跟住就听到D推门声,哗…真系劲惊险!差D俾佢地发现。

我偷偷望下一层楼梯,竟然见到司机大佬右手一路摸住妈妈屁股,一路落楼梯,妈妈用手FING开佢只手,但司机大佬又将右手移上去妈妈个波度。

“野…你咁样人地点行㖞!”妈妈又劲嗲咁讲,由于楼梯真系回音好劲,听得劲清楚。

“咁不如…吾好行就系度啦!”司机突然停下来,拉底条裤链。

妈妈见到即时禁住佢,唔俾佢拉,然后讲“唔好啦,后楼梯好污糟架!”

“咁不如上我部的士啦!”司机又继续摸住妈妈屁股行啦

“的士?乜你渣的士架?”妈妈。

“系丫!”司机大佬。

“哗…你好叻丫!”妈妈扮到好可爱咁。

(唔系挂,渣的士都叻?吹胀!妈妈你唔好再假D!)

“阵间我仲叻丫!”司机讲完仲用力渣妈妈屁股一下。

“野…!又非礼人!”妈妈竟然好挑逗咁拍左司机大佬心口一下。

“你著到咁鬼SEX,系男人都忍唔住啦!”司机。

“野…!”妈妈哼完就好似扮嬲咁,愈行愈急。

行左差不多四分钟,终于由十九楼落到地下,见到妈妈同司机推门离开大厦,而为左安全我等多十秒左右,先再推门出去。

出到去,我行番去刚才的士停泊既位置,见到妈妈指住部的士司机讲“就系依部丫?”

“系丫!”

“哎呀,我突然好急丫,我想去一去洗手间丫!”妈妈。

“咁丫,我陪你去丫!”司机。

“唔好啦,你系车度等我丫!”妈妈。

“唔得,我点知你会唔会呃我架!”司机突然好醒咁。

“野…你仲唔信人既,最多阵间帮你夹肠仔啦!”妈妈。

“夹肠仔!哗…好丫好丫!快D番快D番!”司机听到即时笑到见牙唔见眼咁。

妈妈听完即时扮哂急尿咁,掩住个肚,然后跑走,好似跑紧返去铺头方向。

于是我望一望个司机大佬,见到佢笑淫淫咁番上车,于是我梗系跟番妈妈啦,仲洗理个司机大佬,等佢等到天黑啦!白痴仔!

当我转身离开既时候,突然听到好大声既‘碰’一声,我好奇柠转头望见到司机大佬俾后面部白色货VAN撞左一下,之后司机大佬即时落车,仲好大声讲左一句‘吊!你点渣车架!’,点知白色货VAN开门出现两个好型既‘白毛飞仔’,手上仲拎住条好长既‘铁通’,司机见到知道唔对路,立即上番自己部车,然后开车走人,而白色货VAN亦即时尾随追上,哗…睇黎应该会展开一场好激烈既头文字B,最衰我无车,唔系我都想跟埋去睇,睇下个‘仆街司机’点死都好嘛!嘻嘻。

依个时候我都要狂跑追番妈妈,跑到返铺头,妈妈第一时间就冲入厕所度!原来妈妈真系急尿㖞!唔怪得D戏咁真啦!

于是我即刻除番顶帽,入去水吧扮做野,突然间听到厨房窗口传来一阵好贱格既笑声。

于是我系水吧个传菜位度,慢慢望入厨房度,竟然见到…见到……洪爷同老豆系度搭哂膊头笑到‘格格’声咁。

老豆手上拎住一张野,然后讲:“哗…好正㖞!”

“正呢!认吾认得边个丫?”洪爷问老豆。

“唔…明星?”老豆谂左一阵,然后摇头。

“哈…明星边有咁正丫!淫贱住家菜黎架!”洪爷听到笑左一声。

“哗…身材好正㖞!”老豆望住张野入哂神。

“正呢,有波又有箩,你睇下个箩几鬼翘呀!”洪爷指住老豆手上既张野。

“真系睇见都流哂鼻血丫!”老豆突然变到好似D咸湿阿叔一样。

“哈哈,掂呢!”洪爷举起拇指狂赞。

“睇得出睇得出,睇佢D皮肤就知又白又滑啦,阿洪哥系边道识到咁高质素既住家菜先?”老豆好似好怕羞咁。

(呀!太远啦,实在睇唔到究竟佢地睇紧乜野相呢?)

“你再睇下依张,哗…系地下爬黎爬去,一睇就知淫啦!”洪爷。

“咦…张张都无样既!”老豆睇完一张又揭下一张。

“嘘,放心㖞,个样仲好鬼靓添!”

“唔系挂,人又靓身材又正?”老豆听见笑到傻左。

突然洪爷系袋度拎左部机出黎,禁两禁,然后递俾老豆睇“拿…俾段片你睇下啦!”

之后部机传出一段唔太清楚既女人声,唔系!系一把大陆口音既广东话女声。

(洪爷俾老豆果D相唔通系……?无理由㖞,如果系老豆无理由会唔认得架!)

“哗…好淫贱㖞!”老豆望住部机。

“点丫?把声淫吾淫贱丫?”洪爷个样好奸咁。

“淫丫!好淫添丫!”老豆望住洪爷奸笑。

“哈哈!钟意咪齐齐去汁佢一剂啰!”洪爷回应。

“唔系瓜!唔好既!我有老婆啦!睇就够啦!”老豆面都红埋咁。

“唔好?你老婆身材应该都无佢咁正啦!”洪爷眼神好古惑。

“咁…梗系…无啦!依个直头系美源发彩!”老豆仲可以系度搞GAP。

洪爷呆左反问“即系咩丫?”

“无得弹啰!”老豆讲完狂笑。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收埋D相先啦!哈”洪爷听到都笑,搭住老豆膊头扮哂好似好FD咁。

之后老豆竟然真系将D相袋埋入裤袋度,老豆回复正常既谈吐“丫洪哥…倾番D正经野先啦,你话开分店谂住点搞先?”

“拿咁啦…听晚落黎我个场,一路唱k一路慢慢倾!”洪爷。

“都好!但听晚丫,我唔知得唔得㖞,我老婆后日生日丫!你知啦,一年一次点都要陪佢庆祝嘛!”老豆。

“哦…哦…原来阿嫂后日生日丫!咁顺便叫埋佢去庆祝啰!”洪爷扮哂惊讶咁。

“但倾生意叫埋个女人去好似吾系咁方便㖞!”老豆。

“嘘,点会唔得唧,话哂都系老板娘,多个人多个意见嘛!”洪爷。

“都好既,哎唷,系厨房成阵抽烟味,搞到洪哥你成身都系烟油味,真系唔好意思!”老豆。

“好!我地出去倾”洪爷搭住老豆膊头慢慢咁行出厨房,好似好老友咁

(开分店??唔系挂,完全无听老豆妈妈提过!但听到依度我已经99%肯定老豆睇既相应该系妈妈刚才拍既相啦,依个洪爷真系老奸巨滑,竟然用妈妈既相去呃老豆,但最低能白痴既系老豆竟然连妈妈既身体都唔认得,真系…真系…唉…吃蕉啦!)

我望住佢地慢慢咁行出黎楼面度,一路行一路倾,究竟乜野原因搞到佢地第一次见面就咁鬼老友呢?依度时候我亦见到原来妈妈一早已经去完厕所,返回收银台度。

而妈妈望到老豆同洪爷搭哂膊头走出黎,有讲有笑咁,妈妈面上既表情表现得好惊讶又奇怪,之后妈妈慢慢咁行埋老豆身边,然后三个人齐齐走到收银台隔离张台度坐,水吧距离果张台实在太远啦,根本听唔到佢地说话既内容只系见到妈妈坐埋老豆身边,而洪爷就坐系老豆对面,开头妈妈都好疑惑既眼神望住老豆洪爷倾计,倾下倾下突然洪爷递左袋纸袋俾妈妈,妈妈接收左洪爷袋野,但脸上好似苦笑咁,而老豆就好感激咁既样,老豆完全唔觉得洪爷系坏人咁,有无搞错?究竟洪爷俾左袋乜野俾妈妈呢?

(老豆!寻晚洪爷先系你厨房迫妈妈帮佢含撚同乳交,仲迫妈妈著埋唔三唔四既夜总会衫,依D咁既人,老豆你应该即刻入厨房拎把刀,然后系佢个头一野斩落黎,就先爽架嘛!仲同佢有倾有讲!唉…我真系愈睇愈嬲!)

三个人倾下倾下,突然见到洪爷倾住个电话企起身,然后慢慢行出后巷,而妈妈见到洪爷行开左,即时就捉住老豆系咁讲讲讲,唔知讲乜,依个时候我好奇心搞到我跟出去后巷偷听下洪爷乜事。

“吊!点做野架你地!一部的士都搞唔点!”洪爷倾到好激动。

“咁咪揾多几部去围佢啰!”洪爷。

“咩话?炒哂?唔撚系丫你地!条友咩料咁巴闭丫!”洪爷一路倾系后巷行黎行去咁,但都仍然好激动。

“唉!咪撚同我解释咁多,总之揾多部劲野去围佢啦!”洪爷渣实哂拳头咁好激动讲,然后终于收左线。

“痴撚线!成班都系废柴!”一路行返黎一路发脾气。

我见到洪爷返黎后门,亦即时返回水吧,洪爷一入返间铺,个样又回复番笑容咁行番埋妈妈老豆张台度坐,大家又继续吹水,唔知吹乜Q咁,三条友系咁笑笑笑。

吹左十分钟到,铺头终于有班客人入黎,老豆亦都要入厨房做野,依个时候见到妈妈原本脸上既笑容,随住老豆既离开亦都消失左,换上怒啤既眼神,一路啤实洪爷,一路返埋收银柜度,然后拎起个手机打电话,而洪爷个电话随即响起,亦起身向住后巷方向行左出去。

(唔系挂,咁近都要倾电话咁神秘,搞到我又忍唔住要偷听下。)

“搞乜丫,无啦啦开乜分店丫!”一禁入去偷听就听到妈妈把声。

“做咩唧,开分店唔好咩?”洪爷。

“好你个头,你根本系度呃我老公!又搞乜丫你!”妈妈。

“你老公应承左我听晚去唱K啦!”洪爷。

“痴线!我唔去!”妈妈。

“你无得唔去㖞!你老公头先先睇完你影D相!”洪爷。

“咩话?你痴线架,你做乜俾佢睇丫?”妈妈。

“放心㖞,佢都认唔出系你,哈哈,连自己老婆都唔认得!真系笑死我!哈哈”洪爷。

“有无搞错丫,万一认得咁点算丫?”妈妈。

“放心啦,佢连你拍段片都认唔出把声系你,点会认得出丫!”洪爷。

“咩话,连段片都睇过?你系咪痴线架!”妈妈。

“嘘,你应该开心先系嘛!你老公望住你影D相,望到佢扯哂旗丫!不知几鬼兴奋丫!”洪爷。

“下,唔系嘛,咁我老公有无问相入面个女人系边个丫?”妈妈。

“有丫!”洪爷。

“咁你点答丫?”妈妈。

“我咪话系人地老婆啰!”洪爷。

“唔系丫嘛,点可以咁讲架你!”妈妈。

“咁唔系点答,咁你真系人地老婆嘛!”洪爷。

“痴线,你话条女做鸡好过啦,痴线架你!”妈妈。

“哗…乜你话自己做鸡都有架!你好钟意做鸡咩…”洪爷。

“痴线!唔系丫!咁我老公先唔会怀疑我嘛!”妈妈。

“算吧啦,喂,头先袋衫听晚记得着㖞!”洪爷。

“唔系丫嘛,原来又系衫黎架,你又整D乜衫俾我著丫!”妈妈。

“总之你老公见到一定会扯到爆既衫啦!”洪爷。

“咁做乜要著俾你睇唧,你傻傻地既!”妈妈。

“咪咁孤寒啦,总之听晚先好著㖞,今晚千其唔好著俾你老公睇。”洪爷。

“哼…睇下点啦!”妈妈。

“喂,话时话头先条友有无咩你丫!”洪爷。

“你仲好讲!最衰都系你!同亲你一齐都无好野架!”妈妈。

“我无叫你系露台俾我含撚㖞,系你自己发哂姣咁话要帮我含㖞!”洪爷。

“咁…我惊……你咩呀嘛!”妈妈讲到口疾疾咁。

“惊我咩丫?哈哈”洪爷。

“惊你影相果阵搞我啰!”妈妈。

“哦,咁点丫?”洪爷。

“咁咪整到你射左,你咪唔会搞我啰!”妈妈。

“呵呵,咁你都谂到丫!”洪爷。

“系丫,我老公射左之后,要休息成两粒钟架!”妈妈。

“哗…唔系挂!哈哈,两粒钟?哈哈!”洪爷笑到好贱格咁。

“笑乜唧,唔俾丫!!!连笑都笑得衰过人!”妈妈。

“俾!俾!我要吊鸠你一早就吊鸠左你啦,真系丫!白痴!”洪爷。

“妖,仆街啦你,唔讲啦收线!”妈妈。

“喂,唔好住啦,你都未讲头先果条友点对你?”洪爷。

“关你咩事唧!你系铺头同我老公吹水都唔上黎帮拖!正一衰人黎!”妈妈。

“喂,你又话你空手道黑带八段!谂住你搞得点嘛!”洪爷。

“咁一个女人惊架嘛,搞到我差唔多成身都俾佢摸过哂啦,仲俾佢咩左一下丫…”妈妈。

“哗…咁爽!俾佢插左一下?”洪爷。

“你去死啦,帮佢含左一野丫!顶!谂起都核突!”妈妈。

“哗…咁蚀底!咁佢碌野大唔大丫?”洪爷。

“肯定大过你条牙签仔啰!”妈妈。

“哗…咁大唔大过阿坚果碌先?”洪爷。

“唔知丫!收线啦,好多野做丫!”妈妈讲完即刻CUT左线。

咁就佢地就倾左成十五分钟啦。

(从对话当中,我先知道原来妈妈主动帮洪爷发射目的系惊洪爷搞佢,不过都吾难理解既,反正妈妈已经吾系第一次帮洪爷含撚,再含多次可能觉得无咩咁大不了。)

而我亦见洪爷走左入厨房好似同老豆道别,两个人揽头揽颈咁,好似识左十几年咁,之后老豆好客气咁送埋洪爷出铺头门口。

(哗,睇见依个场面,我就黎激死了!坏人当好人!唉,无言!)

望一望时间,原来已经六点二十分,已经到左晚饭夜市既时候,D客人唔知系咪知道妈妈返左黎,愈黎愈多,最奇怪既现象又系全场都系男人,即系全部都系麻甩佬。

每一个麻甩佬入到黎,都以咸湿既眼神望左妈妈一眼,然后先去揾位坐。

不过我都理唔到咁多,今晚又有排做了,做左唔够十分钟,突然听到电视机传出句。

‘欢迎收睇六点半新闻,先同大家报导几宗交通意外,一部的士导致全港多个地方发生严重既交通意外’

俾依句吸引到,唔通讲紧司机大佬,即时望实个电视机。

“今日下午大约四点钟既时候,观唐绕道发生一宗八车连环相撞意外,意外中怀疑一辆的士系观唐绕道沿住旺角方向以高速不停转线,导致一部摩托车收制不及即时翻侧,摩托车司机跌倒地上,被尾随既白色货VAN辗过,而白色货VAN辗过摩托车司机后亦当时急速收制,但尾随既六部车辆全部收制不及,搞到最后八车连环相撞,而涉案中既的士,系五分钟后,亦发现系弥敦道,与三部法拉利,两部波子互相追逐,导致现在弥敦道交通严重瘫痪,我地宜家交俾现场既‘林美香记者’报导一下,林美香丫,现场宜家既情况系咪都系咁挤塞呢?”

画面即时转播到弥敦道既现场,现场环境非常混乱,D车全部反哂肚咁。

“你好‘胡杰’,虽然车祸已经发生左成两小时丫,但现场既交通情况仍然系好严重架!就咁睇呢,起码有成三四十部车辆炒埋一碟架,咁我地好幸运揾到几个目击证人,问下当时既情况究竟系点先!”

依个林美香小姐系度访问紧一个二十岁左右既青年“你好,请问你目击到当时发生意外系点呢?”

二十岁青年双手渣实拳头,好兴奋狂跳“哗…好似睇紧头文字B咁啰!我好肯定果个一定系拓海!一定系!!!我无睇错架!”

林美香小姐都俾佢搞到头都大埋“请问边个系拓海呢?你指果个人系边个人呢?”

二十岁青年做哂动作咁继续讲“拓海你都唔识?唔系瓜!果部的士丫,‘蕉’一声就唔见左,后面三部法拉利,二部波子完全唔够追㖞!你话仲唔系拓海?”

林美香对住镜头好尴尬咁笑“唔好意思,睇黎我地访问错人啦,我地再访问过第二个。”

林美香镜头突然访问第二个系一个阿婶黎“请问,你见唔见到当时既情况呢?”

阿婶全身抽哂根咁,好兴奋回应“见到见到丫,当时个情况就好似我个仔系屋企打果只游戏咁啰!”

林美香又头都大埋“游戏?”

阿婶谂左一阵‘叮’一声“丫,我记得啦,叫Crazy Taxi丫!”

林美香又反问“Crazy Taxi?”

阿婶“咪疯狂的士啰!”

林美香强颜欢笑“喔!好!现场情况报导完毕,交番俾胡杰!”

画面又转番电视台果边啦!

“睇黎发生咁严重既车祸,现场既观众都相当之兴奋丫,好啦我地睇番的士最后去到既位置先,根据最后警方报称该辆的士最后系青马大桥以时速超过400km行驶,而警方亦一早系青马大桥上部署以一字型排开准备截停该辆的士,但该辆的士竟然以高速飘移冲向青马大桥桥边,直插落大海,警方经过一小时既打捞,终于将该辆的士捞番上桥,但发现车内司机离奇失踪,到目前为止的士司机仍然系下落不明。”

睇到依度,新闻都差唔多讲完,但突然出面楼面有个阿伯大声讲“一定系公主道车神!”

之后有个阿叔听到回应阿伯“公主道车神?死左十年啦㖞!阿伯咪讲笑啦!”

阿伯又回应番佢“当年丫…条尸丫…烧到连差佬都证实吾到系乜水,你点可以…肯定系公主道车神先!”

阿叔又继续反驳“虽然系咁,但警方都估计条尸九成系佢啦!!”

阿伯继续讲“车…香港既差佬做野不留是是但但啦!”

(咩话…?个司机大佬竟然会系公主道车神!吾系挂,横睇直睇点睇都吾似㖞!)

依个时候我亦留意到妈妈原来都同我一样望住阿伯,听紧佢地讲解‘公主道车神’既威水史。

妈妈突然间走埋阿伯度问“阿伯丫,你讲果个车神,如果未死今年几多岁丫?”

阿伯伸出右手屈指一算“失踪果阵先得廿五岁,到宜家成十年,应该都大约三十五岁到啦!”

妈妈个样好惊讶“唔系挂!咁佢个样点架?”

阿伯答番妈妈“咪普普通通男人样!”

妈妈继续再问阿伯“咁有无咩特征咁呢?”

后面既阿叔突然间搭嗲“有丫阿MAY姐,当年D囡囡个个都叫佢做大宾州架!唔知依样算唔算特征呢,哈哈。”

妈妈听到即时脸都红埋“无野啦!”,讲完即刻走番埋收银台度。

阿叔见到妈妈转身走人,仲大大声讲“哗…MAY姐怕羞脸红㖞!”,而全场既客人听到即时“哈哈哈哈”大笑,依个阿叔真系离哂普!

(乜话‘大宾州’?个司机大佬头先都自称‘大宾州’,咁司机唔通真系当年既公主道车神?但真系难以置信啰!)

突然电话响起铃声(差一些可一起 你与我那点距离 怎么可以收窄 至可亲你 拿手机闲谈也避忌……)

望一望原来系老婆仔阿怡打黎!系㖞寻晚老婆仔系我绩紧野既时候,突然间打黎坏我大事,之后Cut左佢线,我都忘记打番俾老婆仔!

我拎起电话即时接听“喂…老婆!”

另一边有把女声好温柔地回应我“先生!我吾系你老婆!”

我即时面都红埋“吾好意思!请问你系…?”

女声好温柔好认真咁“请问你系锺家怡既男朋友?”

我回应“我系丫!请问乜事呢?”

女声仍然好认真“你女朋友撞车入左黎医院!”

我听到撞车两只字劲紧张回应“乜话?系边度撞丫?严吾严重丫!宜家点丫!”

女声好慢好认真咁讲“先生,请你有心理准备,佢宜家情况好严重啊,手手脚脚全部断哂丫!麻烦你尽快黎医院见佢最后一面啦!”

我听到‘心理准备’依句,双眼开始流泪“咩话断哂?最后一面?咁宜家系边间医院丫?我即刻过?!”

“加尔斯医院!你尽快过黎啦!”

“请问佢屋企人知道左未架?”

“UM…系度,佢爸爸妈妈都系哂度!你唔需要再通知佢地架!”

我一收线双眼仍然眼湿湿咁,真系好惊,一定系个仆街司机搞到全港交通乱哂,阿怡先会出事!我拿拿林拎埋银包手机,连妈妈都废事通知声,就行后门走人。

系搭车期间,脑海中都系谂紧阿怡,我暗恋左老婆仔咁多年,岩岩先一齐左都唔够半个月,无可能咁就玩完架,老天爷你唔好咁残酷啊!我仲要同阿怡结婚生BB架,千其唔好俾佢死丫!

一落车,我直奔入医院去,入到去医院正口见到劲多人系度,有d系度喊,有d系度狂拍地下,有d个样好似死老豆咁,但我无理会佢地,冲埋去询问处度。

然后问护士“请问钟家怡系几号房丫?”

护士对住个电脑禁两禁,然后对住我讲“先生,无依位病人㖞!”

我好紧张拍哂?继续问“无理由架,头先撞车入黎架,你地既护士头先打俾我通知我架!”

“先生,今日撞车既伤者,有成102位,暂时依102位伤者都无一位叫钟家怡㖞!”

“下!”

“唔好意思先生,我地宜家好忙,或者你试下再打俾佢问下!”个护士一路做一路应我。

“唉!”我都废事理佢,一D都唔尊重人既。

于是我系医院行黎行去,好紧张一路行一路打电话俾阿怡,究竟发生乜事丫!

系我最徬徨既时候,突然间后面传黎一声‘老公’,好熟识丫依把声,阿怡?

我即刻转身一望,真系阿怡,原来阿怡坐左一直坐系后面轮筹位度。

(哗…老公依两只字有成五日未听过,自从星期日之后,一直都挂住跟踪妈妈,未曾见过阿怡。)

我见到眼前既阿怡,即时开心到飞起,跑埋阿怡前面,然后揽实阿怡,不停转圈。

一路揽住阿怡一路眼有泪光“老婆仔,我几惊以为你死左丫!吓死我啦!”

“哈哈,傻瓜,我真系撞车架,不过只系小事咋嘛!”

我松开手放低阿怡,然后上下左右望佢全身,都唔见有损伤“咁你撞亲边道丫?”

阿怡听到慢慢拨开佢前额既头发,然后指住额头红肿既位置,扁哂嘴好可爱咁对住我讲“依度丫!好痛丫!唔知会唔会毁容呢?”

我望住阿怡额头红哂仲肿左,真系好心痛,但都仍然系咁靓女,然后搭住佢膊头,好情深问佢讲“傻猪好小事咋嘛!就算你变成点,我都爱你架嘛!”

阿怡听到即时揽实我,然后系我耳边讲“我都爱你丫老公!”

突然间有个女仔系隔离出声“喂丫,当我死架!洗唔洗咁痴缠丫!”

我低头一望,原来系坐系阿怡隔离果位女仔,哗…个样化哂妆,但几鬼靓㖞!

阿怡听到果位女仔出声,即时放开我,然后坐番埋去安慰个女仔讲野“做咩丫??”

“睇到我眼冤!”个女仔扮哂嬲咁。

“眼冤?咁咪快D揾番个男仔啰哈哈!”阿怡。

“痴线!咪搞我!”个女仔。

之后佢地齐齐企起身,依个时候先发现佢地两个既衣着一模一样,上身白色外套,下身系一条牛仔短裙,黑色长boot!两个身高一样,就连头发大家都系长既直发,真系劲似孖生姐妹咁。咪住依个LOOK咁熟口面既?突然间醒唔起系边道见过呢!

之后阿怡突然系我面前搭住果个女仔膊头,然后介绍个女仔“老公丫,依个我个Fd系阿莹丫!”

我最怕依种介绍场面,脸都红埋向住个女仔微微笑口都震埋“哈…佬…你…好…!”

而果个女仔好牵强咁对住我笑左一下“嗯!得架啦!走得未丫!”

阿怡“走啦,不过陪埋我去Toilet先啦!老公你系度等我丫!”

“哦”果个女仔应完就挠住阿怡行开左。

望左佢地两个人背影,真系好难分边个系阿怡,唯一办认到就系阿怡系拎住个白色手袋,而果个女仔阿莹系空手既,之后我就唯有企系原地等佢地返黎。

就系咁,等下等下,等左成十五分钟佢地都未返,去个厕所唔洗咁耐挂?

于是我决定揾佢地,沿住指示牌,去到厕所门口先见到原来地下洗手间清洁中,要上二楼先有洗手间,所以我亦搭电梯上到二楼,沿住洗手间指示牌,一转左就见到白色外套牛仔短裙既女仔,拎住个白色手袋,背向我企系洗手间门口,拎住手袋即系阿怡啦,突然我醒起前两日果班‘死飞仔’系公园度极速揭起妈妈条短裙果一幕,于是见成条走廊都好静无乜人,决定吓一吓老婆仔,极速除左佢条底裤。

于是我慢慢一步一步咁行到佢背后,乌低身慢慢欣赏阿怡对脚真系好白好修长,然后慢慢伸只手入阿怡条短裙入面,然后一野就将条under扯落下佢对boot度,仲要系白色既蕾士under添,哈哈。

阿怡即时“尖”叫一下,跟住转身兜巴昇埋黎‘拍’一声,就系佢转身依一刹那我先见到原来唔系阿怡黎,系果个女仔阿莹,仆街了认错人!我即时呆左系度!

果个女仔阿莹打完我一巴之后,即时拉番起条白色under,然后双眼怒啤住我“变态架你!贱格”讲完‘贱格’两只字,随即再‘昇’多我一巴又‘拍’一声,结果我左右两边脸都俾佢打左一巴。

我俾佢连‘昇’两巴,我都完全唔知俾乜反应,因为我从来未试过咁既情况。

我唔敢直视佢双眼,因为真系怒啤得我好劲,我只能望住个地下,慢慢对住佢讲“对唔住丫!我以为你系阿怡丫…”

“痴线!我入去话俾阿怡知!”果个阿莹一讲完即时转身推门。

我见到佢想入女厕,即时捉坐佢只手,然后双眼充满悔意望住阿莹讲“唔好丫!我真系无心架,求下你,唔好讲啦!我真系唔知系你架!我见你拎住个手袋先以为你系阿怡咋!”

阿莹企左系度听我讲哂全句,之后fing开我只手,然后无再推门入去,但双手挠住,双眼仍然怒啤住我。

阿莹无回应到我,搞到我都唔知讲乜好,唯有望住个地下继续等阿怡出黎!

大约等左三十秒,阿怡终于系厕所出黎,阿怡一见到我即时扑埋黎我度“咦…老公你上左黎既!”

阿怡咁热情扑埋我,我望左果个阿莹一下见到佢眼神好似好鄙视咁,然后我苦笑咁回应阿怡“系…丫系丫!”

阿怡突然望住我,摸住我块脸问“老公你块脸做咩红哂既?”

我又望果个阿莹一下,见到果个阿莹自己一个向前行左,然后我先敢答“无丫无丫,你揽住我我咪脸红啰!”

“哈哈,傻瓜老公!”阿怡讲完,拖住我只手继续行,跟住果个阿莹行。

沿住楼梯一路行落地下,阿怡就一路拖住我只手,但前面既阿莹完全一眼都无向后望过我地,一个人自己行好似好cool咁。

突然间阿怡问我“老公,有无男仔介绍俾阿莹识丫?”

我听到当堂“下”一声。

阿怡继续讲“佢大个女仲未拍过拖架!”

我好细声继续答番阿怡“下…边有唧!咪理人地啦!”

阿怡“哎唷,唔好咁衰啦,你睇佢几惨成日自己一个行街睇戏!”

我“哎唷,人地咁靓女,你洗咩担心人唧!”

阿怡“你死啦,系我面前赞第二个女仔”

我即时知道又讲错野啦,即时口哑哑回应“唔系丫…”

阿怡“咁你话我靓d定佢靓d丫?”

我谂都唔洗谂就答番阿怡“咁梗系你啦。”

阿怡听到阴阴嘴笑“哼算你啦。”

我同阿怡系走廊转弯一刹那,突然俾一位护士姐姐撞埋黎,‘BOOM'一声阿怡被护士姐姐撞到坐左地上,护士姐姐见到阿怡跌倒即时走埋去扶佢起身讲“对唔住妹妹!”,我亦帮手扶住阿怡手臂。

系我弯腰扶阿怡依一刹那我鼻闻到阵好独特既‘女人味’,哗…好香…真系好香,依阵香味足以令我0.03秒内扯旗,阿怡既身上既香味绝对吾系咁,我相信依阵香味系由眼前依个‘护士姐姐’散发出黎,香味由鼻哥直接传送进入大脑再运送到各大小神经再直迫眼部神经,令到我双眼不自主地望向依位‘护士姐姐’既胸部,哗…好大好美丫,虽然眼前依件护士裙非常密实,一点都吾性感甚至可以话一点都吾起眼,但俾依位‘护士姐姐’穿上身,即时变成极之性感既一件护士裙,因为平平无奇既护士裙根本难敌护士姐姐‘骄人既身材’‘魔鬼既线条’!

‘啊天呀’!!世间上竟然仲有第二个女人可以同妈妈‘神级’既身材一较高下,简直就不可思议,再望真护士姐姐丰满既胸部,原来挂住个‘小名牌’,‘小名牌’上写住三个英文字母,叫做‘E'V'A'’。

‘护士姐姐’扶完阿怡又讲左声“唔好意思丫妹妹!”,又继续向前奔跑。

哗,就连奔跑既姿态都与众不同,睇黎依位护士姐姐我谂应该系全间医院最正果位啦,咪住‘E'V'A'’,咪系‘Eva’?唔通佢就系传闻中……哈哈!

不过我理会唔到咁多,而前面既阿莹竟然连阿怡跌倒都唔知,真系……洗唔洗咁嬲㖞!好彩阿怡发现唔到我下面扯哂旗。

之后我地一路行出到医院门口等小巴,突然有部‘平冶’驶到我地面前,然后有个黑色西装既男人落车,走到后座度打开度门,再走到个阿莹面前点一下头,然后讲“小姐!”

果个阿莹“嗯”左一声就上车,上车之后望住阿怡讲“阿怡丫,上车啦!”

阿怡听到想上车,我即时拉住佢“唔好啦,我地自己搭车返去得啦!”

果个阿莹好似听到我讲野,仍然怒啤住我应左一句“是但啦你!”

但阿莹望住阿怡就微微笑“掰掰啦阿怡!”

“嗯掰掰阿莹下次见!”

当部‘平冶’开走左后,阿怡望住我o哂嘴,捉住我讲“做咩丫老公,有靓车都唔坐,悭番d车钱嘛!”

我当然知道啦,但刚才既尴尬事件,搞到唔敢再望多佢一眼。

“我想两人世界嘛。”我即时揾左个借口

“又好!”阿怡又捉住我只手好开心咁傻笑

系回家坐车既途中,我同阿怡不停倾计,倾倾下倾到刚才果个女仔阿莹既事,先知道原来果个女仔系有超级有钱女,因为太有钱既关系,再加上屋企管教太严,就算佢靓到仙女咁,都无男仔敢追佢,所以直到目前为此仍系处女之身。听到之后我都觉得好内疚,一个又靓又有钱既女仔拖都未拍过,就俾我一野除左佢条底裤,谂起都觉得自己贱格,唔怪得佢咁嬲,唉!sorry丫!

但谂落佢对脚真系几正,不过我都有阿怡啦,而阿怡身材已经够哂靓,仲谂咁多做咩…!

落左车之后,决定捉阿怡去我屋企度,然后汁番佢两剂,因为我到宜家先搞过佢一次,仲要系公园度,实在唔够过隐,但点知阿怡突然电话响,阿怡望左个来电一眼,竟然行埋一边先听,好似唔想俾我听到咁,我净系听到一句“下…宜家丫?好啦!”

之后阿怡就行埋黎我身边“老公丫,阿妈叫我返屋企食饭㖞!我陪你唔到啦!”

我听到无奈地应佢一句“哦,好啦!”

之后阿怡锡左我一淡,就急急脚咁跑番去自己屋企,望住阿怡依个背影好熟口面,但总系记唔起系边道见过呢,之后我望下手机原来已经八点几,反正无野做,唯有返铺头帮下手啦,继续昅实妈妈啦。

第二十八集 - May姐在老公面前sex phone

当我返到铺头入门口既时候,就听到好多客人系度呱呱嘈。

甲客:“May姐,我碟饭系咪漏左单丫?”

乙客:“May姐,我杯丝袜奶茶呢?”

丙客:“老板娘…我碟猪排肠饭条肠呢?系咪俾你收埋左丫?”

丁客:“MAY姐…我碟干牛河呢?”

每个客人你一句我一句,妈妈根本答吾切佢地,只能不停向住客人点头不停讲“吾好意思呀!”“吾好意思呀!”“黎啦!”“黎啦!”

我见到妈妈仍然著住高跟鞋,行到婀娜多姿咁,手上仲拎住干炒牛河递俾客人丁,客人丁见到非常之咁开心,但开心并唔系碟牛河有得吃,而系妈妈走埋佢身边,因为我见到佢双眼系盯住妈妈短裙下既美腿。

当妈妈转身见到我第一句骂我,“我真系俾你个衰仔激死啦!明知晚饭夜市,爆哂棚,你仲可以周围走!快D同我返埋位做野!”,骂完之后转身继续忙,完全唔知不停俾客人视奸。

“对吾住啰阿妈!”我吾知妈妈听吾听到,但我就见到妈妈对黑丝后面竟然穿左个窿,个窿有成五蚊硬币咁大,搞到黑丝美腿上露出小小雪白肌肤出黎。

刚才我离开既时候,妈妈既黑丝仍然完整无缺架,究竟发生乜事呢?

返入水吧见到财叔做到戆居居咁,我亦即时埋位做野。

一路做一路留意楼面出面既事,同妈妈既一举一动,都无乜特别事发生。

直到做到九点半钟左右,妈妈竟然唔俾客人再入黎,所以客人就有出无入,到十点钟全场客人都清哂,突然果班四条友既‘靓仔’入左黎,妈妈见到即时走身佢地身边,好有礼貌地对住佢地讲“唔好意思,我地收铺啦。”

四位听到异口同声“唔系挂!咁早?”

最后四条友仔望住妈妈全身一眼,依依不舍咁无奈地离开我间铺。

我奇怪地走去收银度问妈妈“阿妈呀,做咩今日咁早收铺既?”

“累咪早D收铺啰!”妈妈一边计数一边应我

“少有㖞阿妈!”因为系铺头咁多年,都未试过早收既,除非去饮啦,否则都系11点先会收铺。

“拿拿林汁埋D野,走人啦!”妈妈。

“下,阿妈有地方去呀?”唔通有街去?

“返屋企!算唔算丫?”妈妈望住我‘戚’起一边嘴笑,系一种好无奈既笑容。

于是我拿拿林汁野走人,临走既时候我去厕所痾尿,竟然又系成个垃圾筒都系纸巾,今次仲离普,多到连垃圾筒都爆满,有部分都掉到地上,真系唔明,点解纸巾唔冲落厕所?唉!然后同老豆阿妈返屋企。

系搭电梯期间,我企系后面,妈妈挠住老豆只手好恩爱咁企系我前面,依个时候我先发觉妈妈对丝袜又多左两个窿,又好似五蚊硬币咁,究竟发生咩事?

返到屋企,我第一时间就返入自己房,睇下有无俾个司机大佬整到乱哂。

我行埋自己张床度,近距离望见到床边竟然有几条阴毛系度,真系好核突,于是我将床单拆出黎,然后拎出去洗。

出到厅,见到妈妈‘栋’起只脚坐系SOFA度,我拎住张床单望到呆左,因为妈妈条短裙系已经够,再加上咁既坐姿,唔露底就奇,但因为有黑丝,所以都睇唔到妈妈条底,但系妈妈见到我企定定望住佢,妈妈即时换坐姿,挠住脚坐番正,然后问我“你做乜拎住张床单丫?”

我扮哂傻咁答妈妈“唔知点解有阵怪味!寻晚都无既!”

妈妈听到即时望番部电视,扮哂野咁“系咩,咁快D拎去洗啦!”

(心谂阿妈自己都知发生咩事!哈哈)

正想拎床单入厕所既时候,电视突然播新闻“昨晚系观店XX街受重伤既两位警员,入院即时抢救,经过二十小时既抢救,其中一位警员王XX于今晚晚上九点五十分宣布不治,而另一位亦于十点十分宣布不治。”

妈妈望住电视,望到入哂神,见到两个衰人终于死左,个样好似放下心头大石咁。

之后谂住放张床单入厕所,点知发现厕所锁左,我拍门“边个系入面丫?”

“等阵啦!”原来系老豆系厕所入面。

于是我坐系SOFA度陪妈妈睇电视,点知我一坐落去妈妈就企起身行入房,但俾我发现SOFA上有袋野系度,于是我静鸡鸡打开黎睇,究竟今次又乜野衫呢?

点知一打开,入面有条黑皮短裙,裙既前后都有个十字架既图案,而十字架系透明,即系望入个十字架,就知条底裤系乜色,哗,依条裙系人著架?

再望望里面有乜先,仲有一件黑色小背心,一对长筒丝袜,一条黑色既T-BACK,一对黑色高跟鞋,仲有一件黑色长褛,咪住仲有一包药既,入面起码成百粒丸,唔系春药丫嘛?系都唔洗咁多呀嘛!

哗,依袋野入面样样都咁性感,叫人拍AV咩!之后我睇完拿拿声放番原位。

于是我唯有入房慢慢等老豆出黎,然后打俾阿怡。

(D..D..D..)竟然个手机关左机!再打多次又关电话。

之后我唯有打去佢屋企,点知系阿怡妈妈听,仲话佢训左教㖞,搞到我无哂MOOD,唯有出番厅睇电视啦,点知出到厅老豆就出黎,我就入去厕所度将床单放入洗衣机,点知俾我见到洗手盘度竟然有一大叠相片,一望竟然系妈妈今日系洪爷屋企度影既相,‘哗’有成几十张相。

于是我忍吾住拎上手欣赏下,‘哗’依张OL制服诱惑,下一张‘哗’依张由低炒上去搞到好似有少少露底,再下一张‘哗’系凸起个屁股系地下爬,‘哗’跟住依张真系不得了,坐系SOFA度M字脚分到开哂,条T-BACK根本包唔哂阴部既毛,粗略估计起码有八成阴毛露哂出来,‘哗’‘哗’‘哗’,跟住落黎张张都系喷血照,张张相身材都Fit爆,诱惑到爆,随便睇是但一张,已经令到我下面硬哂,痴线!

之后我再望望厕所既地上,竟然有唔少阴毛铺系地上,难道老豆刚才系度打飞机?

唔系咁搞笑嘛?成个真人系你面前都唔搞,竟然打飞机?唉唷!死蠢老豆!

不过如果我唔系亲身睇住妈妈影相,我都唔信依D喷血照系主角系妈妈。

因为就算日本AV界最红果个都未必张张都可以令到我硬!但竟然眼前依叠相可以做到咁,再一次证明妈妈身材真系极品!

于是我都系当睇唔到,放番原位,老豆应该系打完飞机太兴奋忘记左拎走。

之后我出到厅,见到妈妈间房锁埋门,于是我走埋去偷听下啦。

“唉丫,咪搞啦好累啦!”老豆把声?

“妖…特登早D收铺架,死人头!”妈妈

“咩唧,咁真系好累丫嘛!”老豆

“累累累!成日都话累!”妈妈

“哎丫!老婆你去冲凉先啦!”老豆

“好!冲凉完你就知死!”妈妈

结果妈妈真系去左冲凉,币!咁妈妈咪睇到厕所入面D相,死火!

依个时候,我先醒起要将D针孔镜安装番好,之后我拎左两个出黎,一个安装系厅度,令到成个厅都观察到,另一个就妈妈房度,于是我慢慢打开老豆间房,见到老豆竟然已经训著左,咁就更加方便,安装系老豆间既衣柜上,成个床都影到哂,之后我安完梗系拿拿声入房啦。

而妈妈冲左大约15分钟,听到厕所开门声,于是我系自己房内条门隙偷睇出黎,妈妈包住件浴袍走出黎,但竟然坐左系厅度打电话。

于是我又要偷听。

“你有无搞错丫,俾哂D相我老公!”妈妈一打通第一句说话就骂洪爷。

“做咩唧,你老公钟意睇嘛。”洪爷。

“你搞到个衰佬宁愿睇住D相打飞机,都唔理我丫!”妈妈。

“唉,咁鬼死蠢架你老公!成个真人系面前都唔识搞!”洪爷。

“妖!”妈妈好似细路女咁坐系SOFA发牌气。

“如果听晚肯黎既话,我就教你点做啦。”洪爷。

“车…个衰佬岩岩先射完!”妈妈。

“我有办法令佢即刻硬!”洪爷。

“咩办法呀?”妈妈好紧张。

“你听晚一定要着我俾你果套野㖞!仲有入面条T-BACK一定要著㖞,得唔得先?”洪爷。

“好,你有办法令到佢即刻硬,我咪著啰!”妈妈。

“拿…你话架,如果你昆我呢,你老公就知道D相…哈哈”洪爷。

“妖…得啦得啦,快D讲啦!”妈妈。

“今日果袋野入面有袋药丸,拿…你俾一粒佢食,佢就即刻生生猛猛架啦,仲有㖞女人唔食得架!”洪爷。

“系咪架?”妈妈。

“梗系啦!”洪爷。

“好啦我宜家试下先!”妈妈。

妈妈收左线之后果然系袋野入面揾到包药丸,然后拎左一粒出黎,冲左入房度。

依个时候,我梗系拿拿林打开电话偷睇会发生乜事先。

一打开就见到妈妈将老豆叫醒左。

“咩黎架!”老豆望住妈妈手上既药丸。

“食左先啦!”妈妈将粒丸递向老豆个嘴度。

“痴线无啦啦食咩药唧”老豆推开妈妈只手。

“黎啦老公,食一粒啦!”妈妈好嗲咁再将粒丸递入老豆口度。

之后老豆好快就吞左粒丸,之后妈妈趴系老豆身边问“点丫老公,有咩感觉丫?”

“无啊!咩感觉唧。”老豆。

“无?无理由㖞!”妈妈。

“痴妈根,神神化化咁,训教啦!”老豆讲完。

隔左成分钟,妈妈突然起身,走出厅度。

依个时候我又系门隙度偷睇,见到妈妈又再打电话。

当我正想转‘偷听程式’既时候,点知见到画面中老豆突然起身,下面扯到硬哂,冲出厅度。

依个时候妈妈仲打紧电话“喂!都唔得!”

点知老豆系后面一野揽住妈妈,然后除左妈妈件浴袍,妈妈即时全身赤裸,妈妈俾老豆突如其来既袭击,吓到‘啊’一声,搞到手机都掉埋落个SOFA度。

“老婆,我成身好热啊!”老豆揽住妈妈好热情咁讲。

妈妈转身望住老豆下面,然后再摸住“哗…点解硬哂既!”

“唔知丫,老婆快D帮我啦!”

妈妈听到即时蹲系地上度,然后张开口就含哂入口,不停发出“唔…唔…唔…!”

老豆个样非常舒服,合埋双眼享受紧妈妈既口技,老豆仲舒服到不时发出‘呀’‘呀’‘呀’声,妈妈含左一阵,吐出老豆既肉棒,妈妈即时尖叫“哗…大左咁多既!老公”

于是我望真D老豆条宾州真系变粗左,变长左,哗…只药真系咁劲? 起码大左1.5倍,不过都系无‘坚哥’咁劲。

“唔知丫!我辛苦呀老婆,快D俾我入啦!”老豆个样真系好似好辛苦咁,将妈妈扶埋去SOFA度。

妈妈即时坐落SOFA度,然后打开双脚,形成M字“老公丫,我都未得…你帮我奶啦!”

“下,奶下面?”老公望住妈妈下面,有D犹豫好似唔想咁。

妈妈见到老豆望住下面呆哂咁,竟然双手捉住老豆个头,然后塞落自己下面“黎啦…老公伸条利奶啦!”

老豆果然真系无反抗,因为妈妈双脚夹到老豆个头实一实。

依招‘夺命交剪脚’,原来系咁用!

“啊…系啦…啊…………奶啦老公!……”妈妈。

妈妈交叉脚夹实老豆个头,双手开始渣自己对大波波,仲不停狂捽自己两粒LIN头,仲不停呻吟“啊…啊…老公…好舒服啊…继续……奶…啦………唔准…偷………懒………啊…啊………啊…系啦…嗯……大力…奶…啦………………啊……………”

老豆俾妈妈夹实左成几分钟,妈妈终于舍得松开对脚,俾老豆吸下氧气啦。

之后妈妈企起身,竟然将老豆推落SOFA度,等老豆训落张SOFA度,然后企上SOFA,慢慢坐落老豆大脾度,捉住老豆条宾州,眼神好淫贱咁对住老豆讲“老公…我黎啦…”

老豆望住妈妈一举一动已经HIGH到喘哂气“嗯…”一声,妈妈?住老豆既肉棒对准自己下面小妹妹,慢慢坐落去,只入左一半已经细声地淫叫“啊…好热…老公…啊……”

妈妈坐左落去之后,开始慢慢咁上下上下咁Lun。

“啊……老………公……舒吾舒…服……啊…”

“嗯……呀……老婆…舒服到爆啊……好…正…老婆!…”老豆喘哂气。

妈妈听到老豆既赞许,开始加速不停Lun下Lun下,不停将老豆既肉棒系自己个西度套出套入,之后双手仲不停抚摸自己对波,再用好淫贱既眼神望住老豆“啊…………老公……啊……啊………啊………我爱………你………!”

“嗯……我都………爱你…老婆………”

妈妈骑左老豆五分钟好似仲未够候咁,突然双手禁住老豆个肚腩,个屁股好似开行左turbo咁,不停用力上下上下咁狂lun,好似想坐爆老豆咁,搞到上身对奶就不停上下咁摇晃。

“啊………啊……啊…老公啊…好劲丫…你今晚……”妈妈边lun边呻吟

“老婆……你……唔好咁快啦…我顶…唔…顺架!”老豆都俾妈妈骑到开始顶唔顺,把声都震埋。

但妈妈好似发左癫咁,越骑越快,把声仲愈叫愈淫贱“唔制……啊…停唔到…啊…………好…舒……服…啊…啊……啊………老公…”

(依个时候我都知道原来妈妈既骑乘位系咁利害架,话哂第一次睇妈妈老豆真人骚!)

老豆喘哂气咁“啊…唔得啦…就黎射啦…老婆…停啦…!求…下你………你…”

妈妈上下lun完,仲要前后不停咁lun,睇住老豆既肉棒不断系妈妈个阴穴出出入入,好似务求要老豆快D中出佢咁。

“啊…………啊………好爽…我未试……过咁……啊…老公…………吾准……射……啊……………”

突然老豆咆吼左一声,妈妈亦“啊”一声,然后声音回复番正常好吾满意闹老豆“妖…咁快就射…!”

老豆仍然喘紧气回应妈妈“你…郁得咁…快…系人…都…射…啦!”

妈妈仍然坐住老豆条野,扭哂计咁,狂拍老豆个肚腩“吾制啊…我仲未得丫……”

老豆把声好似死死下望住妈妈“咁……你…想…点丫………?”

之后妈妈将老豆条野抽番出黎,然后走埋去个纸袋度拎多粒药出黎,再递向老豆个嘴,然后好温柔咁望住老豆“老……公…再食多粒啦…!”

老豆见到粒药,柠哂头话“吾好啦…老婆…真系好累啦…!”

妈妈继续向老豆施软功“野!一次啦老公…我真系差少少咋……黎啦…………”

老豆仍然吾受落“吾好啦…放过我啦…老婆…!再系咁会死架…”

妈妈见老豆吾妥协,竟然右手强行Make开老豆个嘴,左手将粒药丸塞入老豆个口度,用好凶狠既眼神望住老豆讲“吾得丫!”。

之后用力合埋老豆个嘴,又好温柔地,好似?细路咁“快D同我乖乖地吞左佢!”

结果老豆当然再次吞多粒丸啦,而妈妈摸住老豆块脸好温柔讲“老公…你真系抵锡啊……!”,然后就轻轻锡左老豆一淡。

依个时候妈妈又开始做野啦,主动爬到老豆条宾州度,然后屁股向住老豆,依招咪系69式?

但系老豆宜家咁既状态点玩丫,老豆条宾州岩岩先软番,点可能咁快就再硬番架!阿妈你收手啦,放过老豆啦。

妈妈望住老豆已经软化既宾州,开始用?尖出黎奶老豆个龟头仔,就奶雪糕咁,而老豆已经好似一条死鱼咁,完全任妈妈鱼肉,但妈妈仍然好努力咁服侍老豆,奶完龟头,又奶春袋,奶完春袋又将老豆成碌野含哂入口,服务简直就好到‘加零一’,务求要老豆硬番。

大约三分钟后,妈妈终于系口里吐出老豆既肉棒,依个时候老豆条宾州仔,终于又再次变硬啦。

妈妈右手握实老豆既肉棒,不停咁上下上下咁chok,chok几下又奶一下龟头。

老豆开始出声“老婆…黎啦…快d啦…!”

妈妈竟然继续专心玩老豆既肉棒,唔理会老豆,仲将个屁股向后塞落老豆块脸度“唔准嘈啊,未得啊…都未够硬!”

老豆俾妈妈个大屁股质到完全出唔到声,而妈妈一路扭摆个屁股,一路讲“奶我啦!老公…!”

无几耐,妈妈就一路握住肉棒,一路发出好舒服既呻吟声“啊…嗯……老公…用力…d啜…啦…”

老豆有无努力奶妈妈个西,我就真系睇唔到,但妈妈既呻吟声开始愈黎愈high,一直不停发出好淫贱既声音“啊…啊…老公…唔系咁…架…再奶入d啦……!”

妈妈好似好唔满意咁,突然坐正个身,直接坐落老豆个头度,然后屁股又不停用力坐落老豆个头度,哗...搞到个sofa不停咁震,我仲听到发出水声,吾知系老豆既口水声定系妈妈既淫水声,不过已经溶为一体无乜分别啦。

“啊…啊…系啦…老公!用力d啜啦!老公!…啊…啊………好…舒…服啊…”

依个时候,我见到老豆既四肢一早开始无咩郁动过,好似死尸咁,但妈妈仍然好high好淫贱咁狂‘lun',双手又开始不停抚摸自己对波,屁股贴实老豆块面度左摇右摆“啊…老公……啊……好………唔…好…味…唧?……老公!”

“啊…………啊………………啊……吾应我………咁衰…………”妈妈已经合埋对眼享受紧俾老豆奶西。

(哗依个系咪我老母黎架?咁鬼淫贱既!老豆俾你成个西塞落块面度点应你丫妈妈,唉!咪玩啦!)

妈妈愈lun愈快,呻吟声都愈黎愈淫贱。

“啊…啊………………………啊………………啊…………老………………公……黎…………………啦……”

突然妈妈屁股抖震左一下,然后即时趴番落老豆下身,双手按住老豆双脚,屁股向住老豆个头,好高音淫叫一声‘啊…………’,即时有条透明既水柱直喷落老豆块脸度,喷到老豆成块面都系,妈妈竟然潮吹!

老豆望住左避右避,然后出声“呀…衰婆…你竟然痾尿啊!……”,但无奈点避都避唔到,因为妈妈按住老豆对脚,再加上水柱速度太快,最后妈妈全部淫水一滴不漏全数射哂落老豆块面度。

妈妈潮吹后,趴左系老豆条j度,不停地喘气,而屁股亦都震左几下。

但妈妈趴系老豆大腿之间休息左一分钟,右手又继续渣住老豆碌宾州开始慢慢咁chok,而老豆又开始继续“呀…老婆…呀呀……………吾好啦………我吾射啦……你放过我啦…………”

“点解无头先咁硬既…………”妈妈望住老豆条野不停Chok。

“唉……老婆……我真系好累啊………”老豆双眼已经开始训著咁……

“无理由架…都成十分钟啦………快D硬丫!!!!”

妈妈突然好似小朋友咁,好百厌咁左右手劲拍老豆条宾州仔,左打打右打打,但打都仲未够,妈妈突然右手拇指握住中指对准条宾州一野就弹落去!

妈妈边弹边望住老豆既宾州仔讲“小荣荣…快D变大啦。”

每弹一下就讲一句“快D变大啦!”

“小MayMay等紧你架…”

“哎呀…老婆既说话都吾听丫嘛!咁曳曳…”

妈妈弹左十几下,老豆既宾州都仍然处于半硬状态,同刚才既铁一般硬系差好远!

于是妈妈突然趴番起身,然后又走去袋度再拎多粒药,然后再一次强制Make开老豆个嘴“快D同我吞左佢丫………”

老豆已经毫无还击之力,开始合埋双眼,妈妈好轻易就将第三粒丸仔送入老豆嘴内,再迫老豆吞左去!

依个时候妈妈突然讲左句“币!”,然后系Sofa内边拎出部手机,摆埋系耳边“喂…”

“乜你仲未收线架?”妈妈眼都大埋。

妈妈左手收埋部电话系后面,行埋老豆身边,然后推一推老豆个头,系老豆耳边叫“老公!老公!老公!”,老豆竟然无哂反应,吾通死左?吾系!因为仲有呼吸声。好彩好彩…!

依个时候我亦要即时禁番个偷听程式,偷听下洪爷讲乜先!反正妈妈都系厅度,我系门隙度就可以偷睇到。

妈妈见老豆真系训著左,先敢拎起个电话出声,“喂…有冇搞错!你系度偷听!”

“偷听?乜你吾专跟俾我听架?”洪爷。

“痴线架!得鬼闲俾你听!”妈妈。

“喂…你老公呢?唔惊佢发现咩?”洪爷。

“唉…吾好提啦…食完粒药竟然训鬼左…激死人!”

估唔到妈妈岩岩高潮完,咁快就休息完,仲赤裸一路倾电话,一个系个厅度行黎行去,有无搞错,唔冻架咩!

“哎呀,咁阴公呀!咁阿小MAYMAY咪无人餵饱佢!”洪爷把声好似扮哂好可惜咁。

“餵你个头!”妈妈。

“话时话你D叫床声都几鬼正架㖞!听到我鸠都硬埋…哈哈”洪爷系度奸笑。

“妖!死仆街!”妈妈个样即时劲尴尬。

“喂,继续叫黎听下啦,我扯到硬哂㖞!”洪爷。

“妖,叫你个头,关我鬼事!自己打飞机啦!”妈妈。

“喂,你唔系岩岩迫你老公食左粒药咩?”洪爷。

“系丫!都训到成只猪咁啦,有乜用㖞!”

“超…佢训左唧,佢细佬仲未训架嘛!”洪爷。

于是妈妈走埋SOFA度,跪系地下,然后握住老豆碌野“咦…仲咁硬既?”

“梗系硬啦,一日未射,一日都硬!”洪爷。

“哗…依只药咁劲既!”妈妈。

“系架,黎啦,仲唔上马,继续骑啦!”洪爷。

“痴线,关你咩事唧!”妈妈一路望住老豆条宾州一路慢慢咁chok。

“帮你老公配音呀嘛!”洪爷。

“配音?”妈妈。

“你老公都训著左啦,听唔到架,我扮你老公咪得啰。”洪爷。

“咩丫,扮我老公?我都唔明!”妈妈。

“黎啦老婆,见唔见到小荣荣等紧你丫!”洪爷连声都变埋。

“妖…我老公把声都唔系咁!”

妈妈虽然话‘唔系咁’,但竟然慢慢坐上去老豆对脚度。

“有咩所谓唧,最紧要可以请救小荣荣嘛!”洪爷。

“但我未得㖞!”妈妈。

“哦…好简单唧!你合埋对眼先!”洪爷。

“嗯。”妈妈果然合埋对眼。

“老婆,我啜你对波啦!…唔…啜…啜…啜…”洪爷仲鬼马整埋d啜波既声出黎。

“啊…啊…………”妈妈坐系老豆对脚左手倾电话,右手开始不停抚摸自己右边波波

(哗,依个画面真系好淫贱丫,坐老豆对脚面前同第二个男人倾咸湿电话,仲要一路倾一路自摸!哗………想激死老豆咩…)

“啜…啜…啜…舒唔舒服丫…老婆!”洪爷仍然扮啜波。

“嗯……………啊………无食…饭啊你…大力D啜我啦…”妈妈开始投入啦。

“唔…啜…啜…………啜………啜爆你粒Lin”洪爷果然声音愈啜愈大。

“啊………啊………嗯……好正啊…………”妈妈右手狂捽自己粒Lin。

“啜………啜………啜…老婆粒Lin粒硬未啊………”洪爷。

“嗯……硬啦!啊………硬哂……啊………咁点算啊……啊……”妈妈。

“咁下面湿哂未啊?”洪爷。

妈妈伸手落下面摸自己妹妹就话“嗯。”

“咁快D骑上黎啦…”洪爷。

于是妈妈慢慢坐上老豆,再次黎招骑乘位,慢慢对准自己阴道,一野就滑左入去“啊…啊…老公…热…死我……啦…啊……”妈妈即时呻吟起黎。

“哗…D叫声淫到你啊。”洪爷。

“啊……啊…啊………好硬啊…老公………”妈妈开始慢慢咁上下上下咁骑。

“呀…我都好爽啊……舒服就叫大声D啦。”洪爷。

妈妈真系将呻淫声较大些少,然后继续上下咁lun“啊…啊……舒……服…啊…”

“哗…淫撚到你………”洪爷d声好贱格。

“啊…………乜淫啊…啊………啊………老公……舒唔舒服啊…”妈妈。

“呀…呀…好撚舒服…呀………再骑快D啦……老婆”洪爷。

妈妈开始双脚踏实个SOFA,然后屁股用力狂lun老豆碌野宾州。

“哦…啊………啊………啦……啊 ……”

“老婆…边骑骑自摸啦…”洪爷。

“啊…啊……唔得丫…无手渣丫…”妈妈左手倾,右手禁住老豆个肚平衡住。

“开speaker啦电话摆埋一边咪得啰……”洪爷。

“下……啊……咁………啊………”妈妈。

“咁咩丫摆埋你老公心口度,咁d声咪更加立体啰,好似你老公咁。”洪爷。

“哦…”

妈妈动作停左,禁左speaker,然后将部电话放系老豆心口“嗯…禁左啦!”

“乖啦老婆!继续骑啦,等老公碌撚吊死你。”

‘哗’依个MOMENT,真系相当之紧张又兴奋,玩到开埋扬声器,咁老豆会唔会俾洪爷把声吓到醒架?咁咪家变?不过累成咁,应该都有排训。

妈妈由开始继续玩骑乘位lun下lun下,而双手就系双乳度不停咁自搓,加上妈妈个半反白眼既淫贱表情,搞到成间屋场即时充满一阵咸湿味。

“嗯…好呀……我好…钟意…俾老公…啊……吊啊……”

“正呢……大宾州梗系舒服啦…傻系!”洪爷。

“啊………系呀………好……舒………啊………服……啊………”妈妈。

“wo! 如果可以睇下你宜家个淫样,真系短几年命都制。”洪爷。

“野……啊……唔制………啊………啊……啊………”妈妈仍然继续骑。

“真系唔叫你淫西都唔得!”洪爷。

“啊……我…唔系……淫…西……啊……唔准……叫……啊……啊…”妈妈。

“我钟意叫啊,点丫!淫西!淫西!你明明就系淫西!淫西!”洪爷系咁淫西淫西咁讲。

妈妈听到淫西两只字,竟然愈骑愈起劲,妈妈屁股不停撞埋老豆大脾,搞到发出‘拍拍’声。

“啊…啊………唔…准………讲……啦……啊……!”妈妈。

“咦…好似愈骑愈快咁㖞……淫西……”洪爷。

“啊………啊……我唔……系…啊……啊……”妈妈。

“喂…继续叫啦…我就射啦……”洪爷。

妈妈突然趴系老豆心口对住个电话用淫贱既眼神但又好恶讲“唔准丫……我都未得……继续丫!”

“好好好…继续叫你淫西好无?”洪爷。

“啊……你钟意啦……啊……”妈妈又再次继续骑啦。

“淫西…快d坐爆契爷碌鸠啦!”洪爷。

“啊……啊…契爷…牙签仔…黎架……边有咁劲㖞……啊……啊……”妈妈。

“呀!顶你个肺啊…好…信唔信我叫阿坚拎碌大炮黎吊死你!”洪爷。

“啊…啊……唔好啊……契爷…”妈妈。

“点解唧…又话大碌d舒服d!”洪爷。

“…唔得啊……啊……点解无咁硬既!”妈妈动作突然慢慢停下来。

“唔系咁撚快射左丫?”洪爷。

妈妈动作停左,然后企起身将老豆碌野抽番出黎,见到白色液体沿住大脾边流落黎,然后就讲句“哎唷,老公又射左啦!”

“哎呀…咁大获!咁点算丫?”洪爷。

“算啦!训教啦系咁啦掰掰!”妈妈。

“唔好,我都未射!你又未高潮,继续搞。”洪爷。

“搞条命咩,唔搞啦,无心情啦。”妈妈又回番正常,然后坐左系sofa前面既茶几度倾电话。

(唔系挂,妈妈玩左成粒钟啦,竟然仲未够喉,真定假呀?)

“黎啦!拎碌野继续啦!”洪爷。

“唔丫……你自己睇咸片啦!”妈妈。

“黎啦,快d合埋对眼啦!我黎啦淫西!……啜………啜…啜……!”洪爷又继续发出d啜啜声。

“妖…你啜乜鬼啊…”妈妈。

“啜你对波啰!唔…好好味啊…你粒lin!”洪爷。

妈妈竟然俾洪爷啜啜声又挑起情欲,坐系茶几上慢慢make开对脚,然后将右手放上右边乳房开始抚摸,仲要系老豆面前自摸。

“…啊……唔准啜啊……契爷……”

“啜…啜…我宜家一路啜你左边,一路用手指玩你右边啦!”洪爷。

“啊…啊……啊……唔好啊…啜…啊……啊……”妈妈。

“啜…啜…点唧,舒唔舒服啊!”洪爷。

“嗯 …啊……舒服啊………”妈妈开始合埋对眼好陶醉咁自摸。

“舒服咪好啰淫西!”洪爷。

“嗯……继续啜啦……契爷!”妈妈。

“好丫…啜啜…爆你linlni…”洪爷。

“啊…好衰架………啜到人地好……咩啦……啊…”妈妈。

“好咩…啜啜啜啜………”洪爷。

“好痕啊…啊……啊……啊…”妈妈开始愈来愈投入。

“边度痕丫啊?淫西!”洪爷。

“下面好痕啊……啊……啊…”妈妈。

“痕咪拎碌野自队啰!”洪爷。

“啊...哦……等我一阵丫”妈妈突然企起身入左房,拎左盒野出黎打开,系入面拎左碌自慰棒出黎,然后再次继续自慰。

(依盒野咪之前坚哥含撚班果盒野?)

“点丫!返黎未丫?淫西”洪爷系电话中大嗌。

“嗯…返黎啦!继续讲啦!”妈妈。

“拎左自慰棒未丫?”洪爷。

“嗯!继续啜啦!”妈妈慢慢将碌自慰系自己粒lin度扫黎扫去。

“快d帮契爷含撚先!”洪爷。

“哦……唔…唔…唔…”妈妈果然慢慢将碌野放入口里。

“啜……啜………啜……好唔好味丫!”洪爷。

“唔…唔…好味啊……唔…唔……”妈妈不停又奶又啜碌假撚。

“宜家将契爷碌撚塞落下面啦!”洪爷。

妈妈“哦”完,就将碌野慢慢对准自己个妹妹,然后插入去“啊…啊……………入左啦…契爷”

“呀……我知啦…契爷宜家要插你啦!”洪爷。

“好丫……啊………啊………”妈妈开始将碌自慰棒不停抽出插入,双眼好Q淫贱咁呻吟声更加不断“契爷…啊……………好舒服啊……啊………………”

“呀…咁你老公果条碌定契爷果碌舒服啊………?”洪爷。

“啊………梗系契爷啦……啊………”妈妈。

“你个死淫西丫,系自己老公面前都可以咁淫贱!”洪爷。

“啊…唔好………讲……啦……啊……啊……”妈妈。

“对唔住丫荣哥,系你老婆大食咋,我都唔想架!”洪爷竟然仲讲风凉说话。

“啊………啊……对唔住……啊……老公!…好…舒服…啊……”妈妈。

“你个淫娃呀!”洪爷。

妈妈突然成个人训左落茶几度,make开对脚,将下面碌自慰棒调到自动旋转,然后双手又不停抚摸对波,再次发出极度淫贱既声音。

“啊………啊…………啊…………契爷啊………………叫淫西啦……啊…”妈妈已经神智不清竟然自称淫西。

“淫西!!吊撚死你呀!呀!插死你!呀…呀…呀…呀!!!!!!!!”洪爷讲得好激动。

“啊……………啊…………吾得啦……高潮啦!”妈妈既呻吟声突然升key。

“哗”妈妈又再次喷水,竟连插住果碌自慰棒都跟住水柱飞埋出黎啦,可想而知淫水既威力系几咁强劲。

“哗!淫西又高潮㖞!”洪爷。

“啊…啊…好累啊…嗯,好啦吾该哂你,收线啦拜拜!”妈妈讲完即刻收左洪爷线。

“喂……”洪爷都未喂完,妈妈已经禁制收左线。

(请问咁样系咪叫‘打完斋唔要和尚’呢?)

妈妈经过两次既高潮后,面上既表情已经话我知系‘超累’,慢慢将盒野收番入房里,再拎左张被出厅,然后趴上老豆心口度,揽住一齐训!真系好恩爱丫。

哗,望望个钟,原来妈妈搞左足足成两粒钟,即系十二点几啦。

而我梗系等多几分钟,肯定妈妈老豆训著左先敢行出厅。

出到去厅既时候,见到妈妈同老豆将被包到实一实,训得好林,但同时我都见到成地都系妈妈既淫水,就算sofa上淫水仲不停滴紧落地上,可想而知妈妈刚才流左几多淫水。

突然间我房传来电话响‘叮当…叮当……叮当…’

搞到我即时冲番入房听,废事嘈醒妈妈就大获。

一望手机原来系ok仔打黎,我即时接听“喂!”

“喂,伟哥!今日你阿妈无事呀嘛?”ok仔。

“唉,唔好提啦!”我。

“唔系俾条友扑左挂?”ok仔。

“痴线!梗系无啦!”我。

“咁都好d!不过今日果条友都算猛料啊!”ok仔。

“下,你又知?”我都奇怪ok点知司机大佬猛料架。

“今日坚哥洪爷真系损失惨重啊!激到佢地系咁爆粗!”ok仔。

“哦我都估到啦,我都有睇电视!”我。

“喂,仲有㖞,听晚你妈妈千其唔好黎啊!记得丫!黎左就大获啦!”ok仔。

“下…唉!我都想丫,但阿妈应承左洪爷一定去架,点算丫?”我。

“吊!总之扑晕佢又好,锁住佢又好啦,死都唔好俾佢出门口咪得啰!”ok仔愈讲愈大声。

“痴线,唔得架,果个死洪爷影左我阿妈d相丫,拎黎威胁佢丫,唔去既话老豆就乜都知道架!”我。

“吊!你同佢讲过多几日,就一天都光哂架啦!以后无人会威胁佢架啦!”ok仔好苦气咁。

“下,过多几日?唔通你有咩计仔?”我都听到莫名其妙。

“我宜家唔能够话俾你知,总之我帮到你系咁多!”ok仔。

“哦!”我。

“好啦,唔讲住啦!做野先!88”ok仔。

“哦”我。

Ok仔就咁收左线,但究竟发生咩事呢?叫妈妈死都唔好出现,佢究竟有咩计仔呢?我应该点同妈妈讲呢?点阻止佢去洪爷个场呢?

就系咁,依个晚上十二点几,系间屋行黎行去,行到出厅望住老豆阿妈两个人揽到实一实,训得好甜,谂住入阿妹间房度睇下阿妹,点知阿妹间房锁左,咁唯有入番自己间房度。

成间屋都静哂,静到有点恐怖,就好似暴风雨前夕咁,就连打开窗一阵风都无,搞到我成晚心絮不宁,不停训系床上谂野,谂谂下突然‘呀’先醒起阿怡今日套白色外套,咪系寻晚尖沙咀撞我果个?

咪住!但果个阿莹都系一样白色外套牛仔裙boot,唔一定系阿怡既!

但咪住万一果个系阿怡,咁果次个男仔系乜水呢?唔通阿辉?唉!最衰阿怡训左,唔系都可以质问佢,咁就一清二楚啦!

之后我系床上不停胡思乱想,竟然想到训著ZZZzzz…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