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 (25-26)

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 25-26建议以粤语方式阅读

作者:babe阿心日期:11/2009发表于:不详字数:34775

第二十五集 - MAY姐被差人非礼

(本集内容虚构,如有巧合实属不幸。)

妈妈讲完无耐,就行返出去公园入口度!

但我竟然见到公园外面果两位阿SIR

当妈妈出到公园果阵,竟然走埋去果两位阿SIR度!

我心谂大获啦,唔系要拉妈妈返差馆丫嘛,吾通要告妈妈公众地方行为不检!定系会吾会以为妈妈系果D企街,告佢卖淫架!麻烦啦今次,最衰都系我啦,为求自保,害死妈妈啦!真系仆街黎!

我吾系讲我自己,系讲果两个死杂差。

依个时候都无哂计啦,唯有跟住佢地尾,睇下两个杂差带妈妈去边先!

走出公园,沿住马路边跟住佢地,保持大约十米距离,我远距离留意佢地一举一动。

马路边既街灯今晚特别光猛,黄色既灯光照射落妈妈度,显得妈妈身上件旗袍更加抢眼,依个背影真系非常养眼,妈妈件短裙旗袍超贴身,包到个屁股实一实,搞到又翘又挺,加上著埋依对黑色‘豆令?’既高跟鞋,明显高左好多,大约有1米75高,令到成对白滑既美腿显得更加修长,搞到行路既姿态左扭一下右扭一下咁,真系好似诱惑紧人咁!

而果两位阿SIR一个杂差A就同妈妈并排行,双眼仲不时望向妈妈心口。

另一位杂差B就行系妈妈后面,仲保持二米左右既距离,双眼一直停留系妈妈既屁股度,突然仲拎部手机出黎,仲将部手机对住妈妈下半身,好似偷拍妈妈屁股同美腿?咁大胆死差佬!

之后跟下跟下,竟然又返去自己铺头后巷!究竟返黎做咩丫呢?

依个时候我又系刚才俾差佬逗既位置继续进行监视!

但系我第一件事件就系拎部手机出黎将部野较番静音,废事又重蹈覆辙,又俾人发现我。

较好之后我呆左望住部手机,有个奇想!我部手机都有摄影功能㖞,点解佢地偷拍得,我吾偷拍番佢地,你拍阿妈,我拍番你,依招就系传说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哈哈,我正是那只聪明的‘黄雀’,如果拍到你地非礼我妈妈,你两条蛋散肯定革职都似!

禁好左摄影功能,镜头对准佢地,从手机画面上,睇到佢地行到后巷我铺头度铁门度,就停下来,而差佬b就收埋部手机。

“拿…系咪依度丫,拿拿林入去拎身份证…吾好玩野!”差人A望住妈妈讲。

“得啦,系度等我啦阿SIR!”妈妈就拎条锁匙出黎开门入去。

(哦!好彩查身份证,原来妈妈刚才无带手袋所以无得查身份证先返黎铺头。)

妈妈入左去之后,差佬A同差佬B讲“喂,开灯啦咁撚夜!”

差佬B突然拎出电筒开着左,然后直立放系地下,令到铁闸门果个位光左,我手机画面都清楚左,太好了。

约三十秒左,妈妈拎住个手袋行出黎,然后锁门,系袋内拎出个银包。

“拿…阿Sir 身份证丫…”妈妈递上身份证给差佬A。

“哗…三张几,真定假丫?”差佬A拿出电筒照住手上既身份证。

“阿Sir…你宜家赞我定弹我先?”妈妈挠住手摆出好串既样。

“两样都吾系,宜家怀疑张身份证吾系你既!”差佬A。

“阿Sir…你吾系呀嘛…我个样黎㖞!点会吾系我丫!”

“伪造都可以做埋你个样唧!”差佬A。

“痴线…阿sir你吾好咁离普㖞!总之百分之百系我既!”妈妈抢番差佬A手。上既身份证,放返入银包内,收埋系手袋内。

“咁头先你系度做咩丫?”突然间到差佬B质问妈妈。

“头先……头先…咪收铺锁门…走人啰…”妈妈讲到吞吞吐吐咁。

“哦…系咩!你系依间铺头做野呀?”差佬B。

“我系依度既老板娘!OK?”妈妈理直气壮地讲。

“你系老板娘?”差佬B鄙视既眼神望住妈妈。

“系丫…有咩问题先!”

“老板娘洗著成咁…?依排生意好差丫?”差佬B眼神扫落妈妈全身。

“阿Sir 你讲咩丫!我著成点,关你地咩事唧!”

“拿…你吾好咁串丫…!你话你系依度老板娘,有咩证据先?”

“咩?证据丫…阿Sir! 我系度开铺开左好多年㖞,全部街坊都识得我既!吾信咪问下D街坊㖞!睇下佢地识吾识得我!”妈妈开始好吾耐烦。

“三更半夜边度揾个街坊出黎丫!小姐!讲乜都得啦!”差佬B好得戚咁讲。

“咁你即系吾信我唧…我吾系依间铺,点会有依间铺锁匙丫!阿Sir!”

“打工都得可以有锁匙既,你话你系老板娘呀,咁拎个商业登记睇下系咪你个名!”

“吾好意思,系我老公个名㖞!”

“咁持牌人吾会又系你老公咁桥丫!”

“阿Sir 我一个女人边识依D野…我老公搞有咩问题先?”妈妈又挢住双手。

突然间差佬B拎出手机禁两禁,然后递俾妈妈睇“依位系咪你老公丫?”

妈妈一望部手机,神色凝重,然后指住差佬B“喂…有冇搞错丫!你点可以咁做架!你系差人黎㖞!”

“阿Sir宜家系问你…!依位系咪你老公!你净系答系或者吾系就得!”差佬B好似命令语气。

“系丫!咁点丫!”妈妈瞪大对眼啤实差佬B回答!

“系就得啦!宜家打电话叫佢返黎!”

“下…点解丫?”

“对质啰…你话个商业登记持牌人系你老公名嘛!叫佢返番对下咪知你有冇玩阿Sir啰!”

“阿Sir你吾系嘛,洗吾洗搞到咁复杂丫!”妈妈好吾耐烦咁。

“吾敢打丫?即系身有屎啦!”差佬B个样好串。

“咩身有屎啊,阿SIR!咁…咁…夜我老公训左啦,点叫佢落黎丫!”

依个时候,我见到差佬A鬼鬼祟祟行埋一边伸手入裤袋,然后渣实个拳头。

唔通收埋左D野系拳头入面?

而差佬B就愈行黎前,靠近妈妈旁边。

“小姐你都几多大话㖞!叫你证明你系老板娘又证明唔到,叫你老公黎唔敢打,其实你系咪做鸡架?几钱丫开价丫!”差佬B好猥亵望住妈妈。

“咩做鸡丫!痴线架你!我都系话系依度老板娘啰!你地究竟想点丫!”

依个时候突然差佬A指住妈妈个手袋:“小姐,你个手袋入面有乜丫?”

“私人野啰,阿SIR,你唔系咁丫!”妈妈回应。

“我宜家怀疑入面有危险药物!麻烦你打开黎睇下”差佬A继续指住手袋。

“麻鬼烦!”妈妈讲完就打开左俾佢睇!

差佬A左手入袋内,逐件拎出黎用电筒照一照!

突然手上拎住一包药丸咁既野!质问妈妈“依包乜黎架?”

妈妈双眼望住包野一阵,然后就话“哦,依包感冒药啰!”

“感冒药?我睇唔似㖞!系咪K仔黎架?”差佬A。

“咩K仔丫痴线!阿SIR,你唔好屈得就屈㖞!”

“咁你食粒黎睇下啰!我咪信你啰!”差佬A队包药埋妈妈前面。

“唔系呀嘛,无病无痛食乜鬼丫!”妈妈无奈地说。

“唔敢食,即系K仔啦!”差佬A。

妈妈听完,竟然即刻系差佬手上抢番袋野,打开拎左一粒,然后吞左入去。

但两个差佬依个时候竟然眼尾互望打眼色!嘴角微微奸笑!

“拿…阿SIR食左啦,OK?走得未丫?”

“未㖞!仲未CHECK完㖞!”差佬A好似好串咁。

然后继续系妈妈手袋内,又逐件拎出黎检查!

死火啦,究竟妈妈食左果粒系乜黎架!点解两个差佬会奸笑呢?

“依!入面仲有格㖞,麻烦你自己打开!”差佬A照住袋内。

“唔得!…果格都系私人野黎咋!阿SIR”妈妈突然好紧张!

“咩私人野咁紧要丫!阿SIR叫你开就开啦!”差佬A说话愈黎愈恶。

我见到妈妈无奈地慢慢打开袋内条拉链。

差佬A“入面乜黎野,拎出黎睇下!”

妈妈摸两摸回应“无野㖞!”

之后差佬A好似唔多信,自己伸手入袋摸两摸,突然拎出一支黑色柱状物体出黎,咁似自慰棒既?

“呵…依样乜黎架小姐!”差佬A拎住支黑色柱状物体质问妈妈。

妈妈竟然柠埋一边面,望住地下,唔敢正视差佬A。

差佬A指住支野好认真咁讲:“拿…宜家你藏有攻击性武器,知唔知最高罚款$5000同埋监禁2年架!”

“痴线架你,依个都叫攻击性武器!”妈妈一听到,突然眼都大埋。

“咁你话我知,依样系乜黎?”差佬A继续拎住个黑色野。

“咪……咩啰,阿SIR你唔好明知故问㖞!”妈妈双眼又望住地下。

“咩丫?阿SIR真系唔知系乜㖞,你好讲啦!”差佬A拎住支野对住妈妈度。

“……棒啰”我都见唔到妈妈讲野,实在太细声。

“听唔到啰咁细声!大声D!”

“自慰棒丫,得未丫?阿SIR”妈妈迫于无奈讲出事实。

咩话自慰棒?妈妈点解会袋住支自慰棒系个袋度架!有无搞错丫?

“哦,原来系自慰棒,咁点用架?”差佬A手上既自慰棒,突然间阴茎部分自动系度转动。

“唔知㖞,你想知返去问你老母啰!”妈妈开始发恶了!

“呀…咁拿串…!阿SIR都敢串!”差佬A一讲完一手搭住妈妈膊头,推妈妈趴系度铁闸度。

妈妈都黎唔切反应,差佬A随即单手按住妈妈背脊,令到妈妈双手按住个铁门,双脚分开!

“喂,你想点丫!做咩丫你!”妈妈伏系门度,即时大嗌。

“搜你身丫,我怀疑你…身体仲藏有危险物品同埋攻击性……呀…呀..!”

差佬A都未讲完,伏系门既妈妈听到搜身,右脚即时向后一踢,刚好踢中差佬A下体重要部位,身体即时向后弹开左!

“呀…!你……你…袭警!顶你个肺丫!”差佬A手指指住妈妈右手掩住下面。

突然间差佬B左手系腰间拎出又一支棍状物体,左手一挥,即时变长左2倍。

大约由20CM变到60CM左右,唔通依支野就系传说中既伸缩警棍?

然后一野FIT落妈妈屁股度,搞到妈妈即时跳番一下“呀…”一声。

“阿SIR都敢郁!你都算大胆㖞!”差佬B。

“唔关我事,系佢非礼我先!我都……”妈妈想转身既时候,又俾差佬B推番落门度,继续伏系门度!

“喂,你无事丫嘛?”差佬B望住痛苦中既差佬A讲。

“无野,小事唧!”差佬A掩住裤浪讲。

“小姐!你知唔知袭警可以坐两年架!”差佬B向住妈妈讲。

“咁点丫,你地男人够唔可以搜女人身架㖞!”妈妈伏系门度继续反抗。

但差佬B今次醒左,竟然左右双脚压住妈妈既左右脚,唔再俾妈妈起到脚!

而左右手亦都禁实妈妈左右手,令到妈妈全身不能动弹!

另一方面,差佬A又好似无咩事,竟然又系腰间度拎出警棍!然后一挥又变长左,走埋去妈妈身边!

“我地无话亲手搜你身㖞!”差佬A系妈妈耳边讲。

“喂!你地想点丫!”妈妈只系得个头可以郁动到!

突然间差佬A将碌警棍队埋去妈妈既腋下,慢慢扫到落条腰间度,妈妈即时打冷震,“啊”了一声,碌棍又扫落上去,不停来来回回咁!

“你地究竟想点丫,快D放开我啊…!”妈妈不停反抗,但只系得个头系度柠黎柠去!

究竟依个时候我可以做D乜呢?点样可以赶走依两个差佬丫!依两个差佬,根本就唔系搜身,系抽水!麻烦了!

差佬A终于扫完妈妈侧旁,竟然向上进攻,系妈妈颈度游黎游去,仲不时利用碌棍最前端部分塞入妈妈既耳仔度,搅两搅,搞到妈妈耳仔好似好痕咁“啊…停手丫!变态架你。”

“都未搜完…等多阵啦!”差佬A,而差佬B竟然递埋自己支警棍俾差佬A,一粒声都无出,一直欣赏差佬A搜妈妈身体!

于是差佬A今次双手同时一齐攻击妈妈耳仔,两碌野同时撩入妈妈耳仔度,搞到妈妈个头一边扭柠摆脱一边发出“啊…啊…停丫…你宜家根本吾系搜身!”

差佬A大约玩左三十秒,突然开声“好啦,到检查胸部有无违禁品!”

“唔好啊…仆街!”妈妈好似开始变声。

差佬A走到妈妈侧边,然后将其中一碌警棍,系妈妈件旗袍心口个心形窿度,喵准慢慢队入去好似仲队入埋个胸围入面,然后只手不停咁上下郁动支警棍!

妈妈又黎嗌“啊……痴线架你…唔好……丫…非礼丫救命!!”

“依…入面好似有粒野㖞!乜黎架!丸仔丫!”差佬A个样扮野无知咁。

“痴线…无丫!无丫!”妈妈俾佢支野搞到猛咁摇头。

“无?明明FEEL到入面有粒野㖞!咩黎架!系咪收埋左粒K仔丫?”差佬A右手不停咁系妈妈个BRA度撩!

“你宜家系咪玩野丫?你…都…有…啦…果粒!”妈妈好似开始喘哂气。

“我都有?你唔好扯开话题!阿SIR问你入面果粒乜黎架!”差佬A扮到好无知。

“啊…停丫唔好再撩啦…救下你…!”妈妈双脚不自然地扭动。

“你讲系乜野咪得啰!”差佬A望到妈妈双脚扭动,微微奸笑。

“咪…果粒啰!”妈妈。

“果粒丫?即系边粒丫!…讲清楚D!”差佬A。

“乳头丫!仆街!”妈妈向住差佬A大嗌。

“哦…唔好意思,原来系乳头!即系左边无事,到右边!”

差佬A竟然松手,由得支野继续插左系妈妈右边胸围度,然后走去妈妈右边,又重复刚才一样,将另一支慢慢队入妈妈左边胸围入面,搞到两支警棍形成一个大叉形!然后右手又拎住警棍系入面扫黎扫去!

“啊…啊…唔好丫…停手啦!阿SIR!”

‘仆街了’再系咁落去,一定会出事架!点解我睇咁耐都无人经过架!

点先可以吓走佢地呢?唔通真系要打电话报警?唔得住!

一打电话,我手机就要停止拍摄,宜家拍到既野,仲未足够!

唯有睇多阵,拍到佢地更加离普既行为,我打电话报警!到时佢地两条友解释都无用!炒硬!

“依边...又有粒㖞!乜黎野!”

“啊…啊…啊…唔好丫…乳………头…丫!”妈妈开始把声好似无气咁。

“小姐,你做咩系度呻吟丫!想勾引阿SIR丫?阿SIR唔受依套架!”差佬A左手仍然不停咁撩紧妈妈右BRA度。

“唔系丫…啊…救下你拎番出黎啦!”妈妈唔只双脚不停磨擦,连屁股都开始左右摆动。

差佬A系右边撩左一阵就讲“依…两边都好似无野!”

慢慢将两碌警棍抽返出黎,然后走到妈妈后面!

“放开我啊…你地!两个仆街!”妈妈突然好大声大嗌!

“好啦,到下面啦!”

“痴线架你…你仲想点丫!好放开我啦!”

“我点知你会唔会将D野收埋系下面丫!”

之后差佬A蹲系地下,双眼由下向上,望入妈妈件短裙旗袍度,之后将碌警棍由妈妈小腿以超慢速度扫到大脾内侧,令到妈妈打冷震又“啊”一声!

“哗…性欲强㖞小姐你”差佬A望住妈妈短底讲。

“你好放开我㖞!死仆街!”

“啊…好痕丫仆街!”妈妈仍然好清醒,但双脚不停系度郁黎郁去。

“鸡…我都见得多,未见过你依种咁撚串!真系吾打吾得!”

“我都话我系依度老板娘啰…吾系鸡丫!仆街!”

“咪撚扮野啦!吾系做鸡洗咩著成咁丫,仲随身带埋自慰棒!讲都无人信啦!”差佬A讲完,示意叫差佬B退后少少,然后走埋妈妈后面,右手手上既警棍一野Fit落妈妈屁股度!

妈妈即时痛到惨叫一声“呀”。

“咁串丫拿!”差佬A。

“变态架你…!痛架!仆街…喂…”妈妈未讲完,差佬又打第二下,但今次明显轻力左,但妈妈仍然继续叫“呀…!停手…仆街!…”

“凸起个屁股快D!”差佬A再打第三下命令妈妈。

之后妈妈微微翘起个屁股。

差佬A连续轻力打左妈妈屁股再命令妈妈“再凸高D!”每打一下妈妈屁股就凸高少少,同时亦“呀”一声!大约打左一分钟。

差佬A竟然将两条碌警棍合埋握系右手,移到妈妈双腿之间,贴住条底裤度,不停拉出拉入磨擦妈妈条底裤!就好似拉小提琴咁!

妈妈感觉到下面被侵犯,即时想跳起避开,同时大声呼喝“你…做…咩丫!!”

“检查完上面,梗系到下面啦!”差佬A笑淫淫回应。

“非礼丫…救命丫!差人非礼丫!”妈妈听完,即时超大尖叫,今次真系超大声,我谂就算楼上十八楼都听到!

差佬A听见妈妈咁大声尖叫,即时将刚才既自慰棒塞入妈妈口里! 然后再系裤袋中拎出一条‘橡筋’,拉到最劲笠落妈妈个头度,然后套住个自慰棒底部,等到条自慰棒捆住系妈妈口里,令到妈妈尖叫吾到,只能发出“唔…唔…”既声音。

之后差佬A利用双警棍继续磨擦妈妈下体,听吾到妈妈任何说话,只见妈妈屁股不停扭动着,想摆脱下面两碌棍!

依个时候,我将镜头Zoom到最近,帮两个差佬黎近镜!再拍埋佢制服上既编号,之后镜头再Zoom到妈妈侧面,见到妈妈俾条自慰棒塞住个口,搞到下巴不断滴D口水落件旗袍度,个样好辛苦咁。

如果再系咁,妈妈一定会被佢地被强奸都似,一定要谂办法赶走依两个差佬,所以我决定报警!

但系报警点讲好呢?照事实讲?有差人强奸?等其他差人黎捉佢地差人?

如果再黎多两个差人都系坏人,咪仲大获?唔得!

定系报假案呢?话隔离街发生事,等电台call佢地,引走佢地呢?

好啦,试一次啦,于是我关左拍摄功能,打电话报警。

系通话中我细细声讲野话‘隔离再隔离再隔离条街,有大约十名青少年系度围抽!’

电话中既女声‘放心啦,好快有警员会过去架啦!’

于是我收线之后,我即时又较番拍摄功能,再继续拍。

再望番妈妈果边,差佬A右手仍然继续用双警棍系妈妈条底裤度,前前后后咁磨擦妈妈下面个小妹妹,而妈妈个屁股好似开始左右摆动咁。

“哗,扭哂萝咁,算点丫小姐,又想勾引阿SIR丫?”差佬A双眼望住妈妈屁股。

“……”妈妈根本就出唔到声,只系不停摇头反对。

突然间佢地两个对讲机发生声音,但太远好沙,我听唔到,真系估唔到效率咁快,收左线30秒左右,佢地就接到任务,太好了。

依个时间差佬B双手仍然禁实妈妈双手,唔俾佢反抗。

“喂,有野搞㖞,点算?”差佬B突然对住差佬A。

“吊,真系麻烦!喂,不如你去先啦!”差佬A右手不停磨擦紧妈妈回应。

“唔撚系丫,你去先唔好!”差佬B好似唔多愿意咁。

“喂!你唔系咁丫!”差佬A。

“咁一齐去啰!”差佬B。

“咁佢点丫?”差佬A望住妈妈背影同差佬B讲。

“用‘孖叶’啰”差佬B。

妈妈听到佢地话锁住,就算含住碌野都猛咁摇头咁反对!

“又系㖞!好!”差佬A点点头应同。

之后差佬A突然拎出手铐,差佬B帮手捉住妈妈左手,然后扣起妈妈左手,然后将锁扣穿去铁门门柄个窿度,再锁埋右手。

“over over..xxxx我地过去!”差佬A左手拎起对讲机讲。

之后差佬A右手终于系妈妈下面拎番两碌警棍出黎,然后望两眼手上既警棍‘哗…搞到两碌棍湿鸠哂!’,再将两碌警棍系贴系妈妈件旗袍屁股,抹番干净,再收番埋两碌警棍,之后突然右手放落妈妈个屁股度,渣左两下,然后望住差佬B“够弹手㖞!”

“唉…行啦!阵间先啦!”差佬B望住差佬A无奈地讲。

“乖乖地系度等我地丫!”差佬B仲摸摸妈妈个头讲。

妈妈个头即时向下,将口中既自慰棒吐落地上,而被锁起既双手不停咁拉住门!

“喂,放左我丫!仆街!喂!!!!!!!!”妈妈怒啤佢地大声讲!

佢地好似当听唔到咁,即时跑出后巷,向住我讲既地址出发。

而妈妈无奈地望住佢地既背影离开后,双手仍然不停咁chok度门,好似想chok烂个门柄。

依个时候,我梗系跑入去后巷帮妈妈手啦。

“阿妈…!”当我走到妈妈身边,妈妈竟然高过我少少,发觉妈妈后面条裙有少少折起左,仲见到少少黑色内裤添。

“点解你系度架!唉…唔好讲咁多啦,快d入去拎个‘螺丝批’出黎!”妈妈见到我样子好惊讶,但好快又回番正常。

“下…?哦”我听完妈妈好心急,即时系地上拎起妈妈的手袋,然后拿出锁匙,开铁门,然后慢慢拉开,因为妈妈双手扣系度门度。

我拎左‘螺丝批’出黎,然后问妈妈点做?

“快d扭开门柄既螺丝!”妈妈双眼望住门柄。

“哦!”

我望到门柄上下有两口螺丝!即时快速九秒九松开哂,妈妈双手终于脱离度门。

但左右手仍然扣住。

“快d整番好个门柄!”妈妈松开双手即时说。

我即时将门柄上番螺丝,然后将螺丝批放番入铺内,出到后巷后见到妈妈系度整理条短裙旗袍,我就锁门。

“阿妈宜家点丫?”我望住妈妈讲。

“走啦梗系!”妈妈回应完我,双手放系前面奔跑,依个背影好搞笑!

于是我都马上拎起妈妈个手袋,仲见到地上有支自慰棒,我都汁番起,放入妈妈手袋内,望入手袋内见到有两包药丸,我望一望两包差唔多一样㖞!咁头先妈妈食边包呢?不过唔理住啦,于是向前奔跑,追番妈妈。

沿路妈妈一直跑系我前面,我就一路跑一路回头望有无差佬追黎,一直跑到公园度,我忍唔住停下来,然后向前呼叫妈妈。

“阿妈…!唔得啦,休息下…先啦!”我企系度喘气。

“妖…无鬼用架你个衰仔,叫左你唔好食咁多烟啦!”妈妈跑番转头埋黎我度闹我。

“阿妈宜家点丫?去边丫?”我扯开话题问。

“咪返屋企啰!”妈妈答得好快。

“但个手铐…….”我望住妈妈双手。

“um…”妈妈亦都低头望住自己双手苦恼紧。

“系㖞,揾火sir咪得啰!”妈妈脑袋‘叮’一声谂到计仔咁。

“下…火sir?唔系挂!”我听到惊讶地。

依位‘火sir’我都认识,倾过一两次计啦,我都听过佢既事迹,佢经常都会黎我铺头买外卖,然后系收银同妈妈吹阵水,佢系一位CID,即系便衣探员,身高都有1米8以上,身型健硕,个样亦都唔错,几阳光feel,经常著运动装,可以话同‘坚哥’有得比,只系一黑一白,佢平时对人无乜野几nice既,系粗口多左d啰,但做事就心狠手辣,非常狼死,对住‘死飞仔’‘道友’‘烂仔’‘犯人’就判若两人,对佢地拳打脚踢迫供,无所不用其技,所以好多‘衰人’听到佢个名都‘腾哂鸡’‘淆哂底’!亦都因为咁,经常俾犯人投诉,所以佢仲有个花名叫做‘火爆’。

“拎个手袋黎啦”妈妈系我手上抢番个手袋。

“拿…我返去先啦,废事等你啦,你慢慢系度抖饱佢!”妈妈好赶咁一支箭咁冲走。

“下!”

我抖左一分钟左右,我都要追番妈妈,追到自己屋企楼下,系远方妈妈系我前面,谂住大叫妈妈等埋我,点知佢已经入左去,度门关埋,搞到我又禁多次密码入去。

入到大堂,谂住妈妈会等埋我啦,点知妈妈已经入左电梯,系关门果一刹那,我见到电梯入面仲有个男人。

于是我唯有走埋去,果个‘训紧教既看更阿伯’度偷睇‘闭路电视’,见到电梯入面,妈妈企系前面,手袋掩盖双手,而果个男人企系后面,一直望住妈妈双脚,我仲留意到妈妈双脚不自然地扭动咁,大脾好似不时系前后摩擦咁!究竟咩事呢?

而个男人竟然伸手落自己下面自摸,一路望一路Chok,好似好high咁。

之后妈妈系19楼出左电梯,好彩个男人无跟埋佢出电梯,之后我即时搭另一部电梯上去,上到去,一出电梯,就见到妈妈企系度打电话。

我望住妈妈双手拎住部电话禁制,然后双手抱住部电话黎听,亦留意到短裙下既双腿仍然不时摩擦。

妈妈柠转头见到我,突然用凌厉既眼神啤住我讲“你望咩野丫…仲吾入屋!”

“哦”我无奈地行先一步,行去自己单位期间,不时柠转头望下妈妈。

入到屋,铁闸同木门都唔关住,等妈妈入黎。我望望老豆间房,见到老豆原来已经训到成只猪咁,我再即时返房关埋度门,收埋D针孔野先,搞点好之后出番厅,原来妈妈已经入左黎。

我见到妈妈问“阿妈,点丫?”

“唉…打左十几次都无人听!”妈妈无奈地应我,然后成个手机抛落sofa度。

“下,咁点算好丫?”我都无奈地。

“唉,好辛苦丫两只手,宜家搞到换唔到衫,冲唔到凉!”妈妈摇哂头叹哂气。

“唉…”我都忍唔住叹息,然后我望住sofa度上妈妈既手机奸笑!

“唉乜鬼,你快D同我冲凉训教!”妈妈又回复平时既妈妈。

“阿妈,不过我帮你打住先啦,你休息下啦,打通再叫你听啦。”我即时系sofa度抢左妈妈部电话。

“唉,是但你啦!”妈妈讲完,就入左房了。

我亦第一时间冲入房度,然后即时锁埋门,其实我又点会打俾火sir丫,我只系帮妈妈部手机做手脚咋,哈哈。

但第一时间我梗系试一试D高科技野先啦!

于是我拆一个针孔机试玩下,首先装既位置一定要影到电脑画面,我绕视一周,发现衣柜上面就最适合不过了!

之后我打开手机,根据四眼珍既指示下戴某个software,之后安装,再启动程式,然后需要开启蓝牙进行search好快就揾到我针孔镜头发出既蓝牙,连接左打埋密码,成功之后果然有画面出现,之后我望住镜头‘依’起棚牙笑,估吾到连我D‘烟屎牙’都睇到一清二楚,画面质素吾错㖞。

为左测试埋分辨率有几劲,镜头由高至低处距离电脑大约五米,我不停ZOOM大,竟然连电脑桌面右下角既时间钟都睇到,利害利害!依件野一千蚊真系物超所值丫!!!!咁妈妈玩msn既对话咪乜都睇到哂,哈哈,爽死!

之后到妈妈部手机,我将妈妈部手机插usb线连接落电脑,然后即时安装‘四眼珍’俾我既程式落妈妈手机内,之后轮到我部手机安装,搞左大约十分钟终于搞点。之后我做左个实验,将妈妈部手机打电话去问天气,然后即时启动我手机入面偷听既程式,果然听到妈妈手机内既内容,利害!真系无呃我㖞,依个‘四眼珍’真系高手!

突然间听紧天气报告期间,听到‘噜’‘噜’声,望一望妈妈手机画面,竟然系‘火sir'打返入黎!唔系挂依个时候先打返黎!

咁难得先打黎,我决定听左先,然后我一路行出厅俾番妈妈听。

我一禁左接听,电话另一边就传黎火sir既声音。

“喂……你地揾果边!我揾依边,一定要刮到条女出黎丫!”

我听到…刮条女出黎?脚步停下来,之后就火sir就出声“喂…女神!唔好意思,岩岩做紧野!哈哈!”

(咩话!女神?妈妈系火SIR既女神?咁大获!)

“喂…唔好意思,你系咪揾我妈妈丫?”我听到即时却步,返回自己房。

“哦,你系佢个仔阿伟系咪丫?”火sir。

“系丫系丫,你好丫!火sir!”我扮哂好有礼貌咁。

“喂,头先有野做,所以听唔到你阿妈电话!”火sir。

“哦!我知丫,我岩岩都听到你讲,好似追紧个犯咁,系咪发生系我地依区架?”我扮哂好了解咁。

“系丫,发生左件大获野,我地有两个伙计重伤,怀疑同女人有关!所以宜家周围刮紧条女!”火sir好鬼劳气咁。

“条女…?”我听到唔系挂,唔通系头先非礼妈妈果两个?

“无错!我地系其中一个伙计部手机见到佢有段片,偷拍紧一个女人,怀疑同依个女人有关。”火sir。

“咁大获?系呢果个女人著咩衫架?”我心谂偷拍女人?咪头先果个差佬b!

“哦,果条女好易认咋,著住‘中华夜总会’既制服!”火sir。

“‘中华夜总会’?即系点丫?”我又唔明。

“旗袍啰细路,件野好撚短既,中间个胸度仲要有个窿咁既!点丫有无见过丫细路?”火sir。

我听到非常震惊,旗袍?中间有个窿?好撚短?岂不是讲妈妈?原来果件旗袍系夜总会既制服!

“无丫!”我梗系话无见过啦!

“系呢,你阿妈头先打左十几次㖞,揾得我咁急咩事丫?”火sir。

“下…唔知呢…!”我回应。

“咁好啦,唔讲住啦,做野先!有事叫佢再打俾我啦!”火sir。

“哦…”我哦都未哦完,佢就收左线。

今次大获,头先我仲谂住放段片上网,等两条差佬炒硬,点知咁快就有后应,究竟发生咩事呢?点解会受伤呢佢地!

突然间门外传来好大声,原来妈妈狂拍我度门大叫

“喂,做咩锁埋度门丫!!!!”

我即时回应“黎啦黎啦!”

一开门,妈妈即时问我“点丫?打唔打得通丫?”

“岩岩火sir打左黎!”发生到咁大获,无理由再骗妈妈了。

“唔系丫嘛,你唔叫我听?”妈妈行埋黎一手就抢左部电话。

“唔系丫,果个火SIR原来头先捉紧你丫!”我慢慢解释俾妈妈。

“捉我?点解丫?”妈妈听到一头雾水。

“因为佢话有两个差佬受左伤丫!”我好细声讲解俾妈妈听。

“咁关我咩事?”妈妈听了都呆左。

“佢话系个受伤差佬手机入面见到段片,见到个著旗袍既女人,怀疑同佢有关丫!”

“即系我?”妈妈无奈地指住自己。

“系丫!梗系你啦!”我点哂头。

“佢睇段片,认得我丫?”妈妈双手十指紧扣好紧张。

“就系唔认得丫!佢净系话条女系夜总会度做咋!”我。

“咁都好d!”妈妈听完终于安心些少。

“咁阿妈你仲打算揾火sir帮手丫?”我奇怪眼神望住妈妈。

妈妈听完呆系度沈思左一阵“嗯,咁都系唔好打稳阵啦!”

“嗯!”我都安心d。

“咁如果揾到你咁点算丫?”我再问妈妈。

“我都唔知…见步行步啦!”妈妈叹哂气咁。

睇黎果段片,应该拍到关于咸湿野,所以妈妈都怕了,唔敢揾火SIR,如果揾火SIR解释,亦都间接话俾火SIR知道妈妈既秘密,但系咁手铐点算呢?唉!

之后妈妈拎住部手机,个样好似好多野谂咁,系我间房望黎望去。

隔左一阵,妈妈突然走埋我电脑台下面个柜度拎出个‘斜口钳’,然后叫我帮佢剪烂个手铐。

我望住个‘斜口钳’无奈地回应“下,阿妈,依个钳我砌高达果阵先用咋㖞!”

“得啦,净系剪中间条铁链咋嘛!”妈妈好似好清楚咁应我。

之后妈妈坐系我张床度,即时露底,仲见到妈妈换左条紫色底裤,不过我望左一眼无再望,之后我对准两个手铐连接埋中间果条链剪落去,第一下唔得,第二下都唔得,系咁用力剪,唔记得第几下,终于成功将手铐分开了,妈妈双手得到自由了,妈妈即时举高双手伸番个懒腰,就好似我平时起身一样。

但左右仍然俾手铐扣住,就好似戴左手镯咁,我问妈妈点算?妈妈话听朝叫我落去五金铺借个‘剪钳’返黎好易搞点,之后妈妈就好开心咁跳下跳下咁跳入自己房,仲一路跳一路LALA咁声,我见到都O哂嘴。无奈!痴妈根,仲可以咁鬼开心,女人真系好难捉摸!

头先妈妈双脚系咁磨,我仲以为妈妈真系食左春药,睇黎应该系条底裤太湿,所以搞到唔舒服唧!

就系咁,俾妈妈烦左成半小时,搞搞下原来已经二点几,我都顶唔顺,即时冲去冲凉先。

冲完凉出黎,一开门就竟然见到妈妈仲著件旗袍坐系sofa度讲电话。

成三点钟啦,究竟同边个讲电话呢?妈妈望左我一眼,见到我从厕所出黎,眼神好似有多少闪缩咁,即时起身行入厕所内。

于是我即时冲入自己房,拎番自己部手机进行偷听,究竟同乜水讲电话呢?

开启程式进行偷听…

妈妈好细声:“痴线架你…俾人查到坐监架!”

依把声咪系洪爷:“放心啦,无人知㖞,好快有人去自首架啦。哈哈”

妈妈:“打差人㖞,好大获架。”

洪爷:“傻啦,又唔系我地打!惊乜撚野丫你!”

妈妈细声又嬲:“我都未闹你,做咩整件夜总会既衫俾我著,你痴线架!”

洪爷:“哈哈,我都估唔到会咁好彩遇到两个仆街差佬架!”

妈妈:“好彩?好你条命丫!搞到无喇喇俾两个仆街非礼!离哂普架!”

洪爷声线变到好贱格:“哈哈哈哈…话时话丫,头先被人搞你果阵,你有咩感觉唧?”

妈妈应得好快:“无丫,乜感觉都无,痴线!”

洪爷:“无?我明明听到你搞到人地两碌棍都湿哂㖞!”

妈妈:“咁你头先做咩唔出黎帮我丫?”

洪爷:“点帮唧?人地有炮架!所以我咪帮你报警,解左围啰。”

妈妈好讽刺地:“哼,咁我宜家系咪要同你讲多谢丫,契爷!”

洪爷:“咁又唔洗,哈哈,只要你星期日一齐出黎唱K唧!”

妈妈:“唔去!仲同你去唱K,同亲你一齐都无好野!”

洪爷:“去啦,叫埋你老公去啦!”

妈妈:“呵,你叫得佢郁我咪去啰!”

洪爷:“拿…你话架!咁你放心都得啦,佢实去!”

妈妈好嚣张地说:“呵!你叫得郁佢咪去啰!”

洪爷:“好丫!睇下点!”

妈妈:“好…我冲凉啦…吾同你讲啦!”

洪爷:“吾好住啦…你都未答我头先有咩感觉…?”

妈妈:“都话无啰!”

洪爷:“无?无会湿哂…!”

妈妈:“哎呀……咁…依D…咁系人都会架啦!”

洪爷:“系人都会?系人都好似你咁淫贱丫?”

妈妈:“你就淫…依D正常反应黎架嘛!”

洪爷:“哦…正常人既正常反应…乜正常人会随身带备碌棒既咩…哈哈!”

妈妈:“咩棒丫…我吾知你讲咩丫!我要冲凉丫!吾同你讲啦”

洪爷:“哎呀…你个淫贱老板娘丫仲扮野!”

妈妈恶得黎又好细声咁:“喂…你把口可吾可以吾好咁贱…!开口又淫贱埋口又淫贱!”

洪爷:“好!好!好!咁你做咩放碌假狗落手袋呢?阿小姐!”

妈妈:“唔系呢,我还番俾个朋友咋!”

洪爷把声真系好贱格:“哦,朋友!乜朋友黎架,咁好人借碌野俾你既?”

妈妈:“关你咩事唧,讲你都唔识架啦,咁八卦!”

洪爷:“想你介绍我识唧,乜朋友黎架,有冇男朋友架?”

妈妈:“结左婚啦,有老公啦,你死心啦!”

洪爷:“嘘…咁你呢?”

妈妈:“我咩丫?”

洪爷:“你够有老公啦,够帮我咩啦!”

妈妈好恶咁:“喂,你唔好再讲啦,总之永远以后一定唔会再帮你!”

洪爷:“好!好!好!永远无下次丫契女!咁你个朋友叫咩名唧,可能我识呢!”

妈妈:“阿红丫,你点会识丫!痴妈根!唔同你讲啦,冲凉啦!”

洪爷:“下,阿红,我识㖞!短头发架嘛!”

妈妈好惊讶把声:“下,系丫,你又会识佢既?”

洪爷:“嘘…我条令阿坚条女黎既,点会唔识丫?”

妈妈:“痴线!无可能,你肯定认错人!”

洪爷:“系咩,短头发,三十岁左右,成日著得好鬼性感㖞!”

妈妈:“你咁讲,我记得佢地两个之前一齐黎过我铺头㖞!”

洪爷:“系啦,都话我识佢啦!”

妈妈:“咁点唧,佢点会系果个阿坚条女丫,乱咁嗡!”

洪爷:“哗,做哂爱搞埋一齐都唔系佢条女丫?”

妈妈:“咩话,你讲真定假丫?边有可能丫!”

洪爷:“亲眼目击,仲有假?”

妈妈应得好快:“哗,唔系挂,系边道见到丫?”

洪爷把声真系好贱格吊哂引咁:“嘘,关你咩事唧,又话冲凉,快D去冲凉啦!”

妈妈把声变到好紧张咁:“唔冲住啦,讲埋先啦!系边道见到丫?”

洪爷:“哗,做乜丫?咁八卦做乜丫?”

妈妈:“你讲啦,佢地系边道搞丫?”

洪爷:“嘘…咪你上次救你果度啰!”

妈妈:“唔系挂!阿红无反抗架咩?”

洪爷:“哈哈,开头咪有啰,后尾不知几ENJOY丫!哈哈”

妈妈:“点会咁架,无可能架,你由头讲过啦!”

洪爷:“哗,你咁关心阿坚做乜丫?你唔系好憎佢咩!”

妈妈:“我都唔系关心佢,我关心我朋友阿红咋,痴线!”

洪爷:“哦,系咩,咁我讲故仔俾你听,我有咩着数先?”

妈妈:“你又要咩着数丫?”

洪爷:“你话俾我知,你俾过几多个男人扑过先?”

妈妈:“痴线,梗系得我老公啦!”

洪爷:“哗,真定假丫?”

妈妈:“你唔信咪算啰,快D讲啦!”

洪爷:“信,梗系信啦!你宜家仲着紧黑色底裤丫?”

妈妈:“一早换左啦,讲得未丫?”

洪爷:“换左咩色丫?”

妈妈:“唉丫,紫色丫!快D讲啦!佢地点搞野唧?”

洪爷:“一开始咪坐系个SOFA度打下K轮啰!”

妈妈:“哗,咁阿红无反抗咩?”

洪爷:“开头都有少少架,之后阿坚一路咀一路搓佢对奶,果个阿红原来想推开都搞到无力推。”

妈妈:“哗,唔系挂咁都得丫!咁之后点丫?”

洪爷:“跟住梗系伸手落下面摷啦!”

妈妈愈听愈紧张咁:“下,边个摷边个丫?”

洪爷:“梗系男摷个女啦,咁大个人都傻下傻下既。”

妈妈:“咁又系,咁之后点丫?”

洪爷:“之后!果个阿红咪欲火焚身啰,仲鬼死咁主动添丫!”

妈妈应得超快:“下…点主动丫?”

洪爷:“喂,话时话丫,你帮过几多个男人含撚丫?”

妈妈:“妖…痴线架咩,成日问埋依D野!”

洪爷:“你唔讲我知,我唔继续讲架!”

妈妈:“哎呀,咪你同我老公两个咋嘛!”

洪爷:“净系我同你老公两个?我唔信,你唔讲真话我唔讲架!”

妈妈:“哎呀,三个啦,得未丫?”

洪爷:“哗,咁第三个系边个丫?”

妈妈:“咪你岩吾岩讲果个啰!”

洪爷:“哦…阿坚系咪呢?”

妈妈:“系丫系丫…讲啦阿红点主动丫唧?”

洪爷:“果个阿红趴系阿坚个裤浪位度,劲鬼候琴咁除左人地条裤…”

妈妈忍吾住“哗”一声

洪爷:“之后顺手两条裤一齐除落黎,阿坚下面成揪野当堂露哂出黎,果个阿红谂都唔谂就成揪野……”

妈妈:“阿红做乜丫?”

洪爷:“哈…你估下…”

妈妈:“下…含入口度?”

洪爷:“咁叻女既,咁都估到!真系含入个口度丫!”

妈妈:“哗…真系睇唔出阿红会咁,咁之后点丫?”

洪爷:“之后阿坚咪好爽咁睇住条女驳哂命咁吹啰。”

妈妈:“咁阿红佢含左几耐丫?”

洪爷:“梗系含到碌野硬一硬,唔系点吊丫?”

妈妈变哂声好爹咁:“依…唔系挂,快D讲啦之后点唧!”

洪爷:“之后咪推阿红落SOFA,然后MARK大佢对脚,轮到阿坚服侍佢啰。”

妈妈:“下…点服侍丫?”

洪爷:“咪轮到阿坚驳哂命咁狂奶佢个西啰,系咁啜又奶咁,D水声丫老远都听到丫。”

妈妈:“哗咁激丫,咁阿红有无叫丫?”

洪爷:“何止叫丫,舒服到反哂白眼添!”

妈妈:“咁之后点丫?快D入正题啦!”

洪爷奸笑咁:“哗,睇见你咁鬼紧张,系咪想做女主角呢?”

妈妈:“痴线,我…我…关心我个朋友…阿红咋嘛!”

洪爷:“喂,你宜家条底底有无湿哂丫?哈哈”

妈妈:“痴线…湿你个头…!”

洪爷:“系咩…真系无湿咁纯情,哈哈”

妈妈:“讲啦,继续讲啦之后点唧?”

洪爷:“之后?哗…不得了,奶完个西之后阿坚挺起胸膛,对准阿红果个水塘一野就队落去!”

妈妈又‘啊’一声

洪爷:“阿红当堂惨叫,真系睇到我扯哂旗丫!”

妈妈:“哗…人地痛到咁你都扯旗,你变态架咩!”

洪爷:“岩岩开始果阵,梗系唔习惯咁大条啦,但俾阿坚吊左一阵,不知道enjoy丫,仲愈叫愈大声,愈嗌就愈淫贱,睇到我差d射丫!”

妈妈:“哗…咁阿坚哥射左入去丫?”

洪爷:“你都傻下傻下,插左一阵点会咁快射丫,有名你嗌啦‘坚哥坚哥’,下面不知几鬼坚,无半个钟都唔会指意佢射丫!”

妈妈:“唔系挂,咁阿红咪好惨?”

洪爷:“惨?你就惨,不知几鬼开心,俾阿坚吊左一阵,即时揽住阿坚条颈换第二招丫!”

妈妈:“唔系挂,换乜花式丫?”

洪爷:“哗,利害啰依招,包你估唔到,无番咁上下大只,同埋下面唔够坚,都随时碌鸠会断丫!”

妈妈:“下…系咪果招龙舟挂鼓?”

洪爷:“e..e..e..,识d野㖞,睇唔出你连依招都识㖞,系咪成日玩呢?”

妈妈:“梗系唔系啦,我听过咋,都唔知系乜黎。”

洪爷:“哦,依招咪系男既企系度,而女就熊抱咁,双手揽住男既颈,双腿夹住男条腰,个男就不断用腰力狂吊条女啰,真系完全高难度动作。”

妈妈:“哗…咁阿红顶唔顶得顺丫?”

洪爷:“哈哈,你试下咪知啰!”

妈妈:“妖!讲啦阿红个样点丫?”

洪爷:“爽到卑丫!”

妈妈:“唔系挂,有咩可能架,咁大条野应该好会痛架㖞!”

洪爷:“哈哈,都话你亲身试过咪知啰,哈哈”

妈妈:“痴线,我先唔试丫!”

洪爷:“话时话丫,系咪听到你下面湿哂,系度自慰唧?”

妈妈:“咩丫…边有丫,梗系无啦…!变态架你”

洪爷:“仲听唔听丫?”

妈妈:“唔听啦,冲凉啦!”

洪爷:“唔好后悔㖞!”

妈妈:“系啦,系咁啦,88!”

哗,顶佢个肺,足足倾成粒钟!

原来头先系后巷既时候,洪爷竟然都在场,究竟佢几时系度呢?

同埋系边一个角度偷睇呢?洪爷有无发现我呢?

更加估唔到既系原来果两个蛋散系洪爷揾佢ko佢地,但如果两个蛋散一醒番,妈妈既身份就会俾人知道㖞!

星期日既生日party,洪爷话约埋老豆去,究竟搞乜丫?

如果老豆都去,妈妈实去架㖞,到时点阻止坚哥落手呢?

系我自己房度,谂到尿都急,但妈妈冲紧凉,唯有等一阵。

大约等左十五分钟,妈妈终于出黎喇,我终于可以去厕所了。

入到厕所,小解完,竟然见到妈妈条紫色under,妈妈岩岩先换咋㖞,咁快又换过条新?

于是我决定拎上手睇下,一拎上手竟然成条under都湿哂,哗…唔系挂,唔通真系俾洪爷个咸故搞到咁?唉,就算系我有可以点做呢?

算啦唔谂了,已经四点了,都系训教,听朝再谂计!

第二十六集 - MAY姐性感狂拍喷血照

(最后的三天)星期六

(咯…咯…咯…)

晨咁早,九点钟,又俾自己咯咯鸡闹钟,嘈醒左。

‘弊’忘记左一件事添,唔记得落五金铺问人借个‘剪钳’帮妈妈剪烂个手铐,出到房谂住入妈妈房度,点知无人,成间屋都无哂人既?

妈妈仲未解开手铐㖞,咁去左边丫?

于是我打俾妈妈决定问佢系边,妈妈原来已经系铺头,仲话个手铐已经解左了。

唔系挂,唔通老豆帮妈妈剪?唔理了反正都搞点左。

于是我拿拿林刷牙洗脸落铺头,落到铺头…既门口,竟然又爆哂棚,又有一大堆人系门口等位!

于是我真系超级辛苦先迫到入自己铺头度。

入到去,竟然第一眼我竟然见到火SIR,点解晨咁早会出现系我铺头度架?

火SIR仲要坐系收银台前面既,眼神不时望入去妈妈收银台下面,究竟有乜好望丫?连我入左铺头都见我唔到。

我望左妈妈一眼见到妈妈不停系度计数,无理会到,但咪住!

我再回头一望,望真D,竟然妈妈今日著左件白色裇衫,仲有上面头两粒钮系无扣到,睇多些少妈妈既事业线,唔系无扣到,原来系迫到扣唔到头两粒钮,而且近距离睇仲要若隐若现见到裇衫入面既黑色BRA,哗,搞乜丫阿妈?

由于入去收银台,只系有一块板,揭起块板就入到去,而板下面更加可以望到妈妈下半身,于是我好奇地行到水吧入口位,远距离望向收银台下面,竟然见到妈妈今日着丝袜,仲要黑色丝袜,下身着左条又短又窄既黑色皮裙,著住对黑色高跟鞋。依个咪传说中既OL?

点解妈妈有套OL既衫架?

唔怪得果个火SIR望到入哂神咁啦!原来系咁狂昅妈妈对脚!

当我谂到入哂神既时候,突然水吧内面财叔大声呼叫我“喂,太子仔仲唔快D入黎帮手!好多单丫!”

搞到我当堂醒左,“系,黎啦!”即时冲入水吧帮拖。

入到水吧望一望张?,哗…真系劲多单,起码成四十杯茶未冲,廿几件面包未整,我即时埋头苦干,而财叔就企系我旁边齐齐整面包。

突然财叔低头,切紧面包皮既时候“喂,你阿妈依排搞咩丫?”

我一路冲紧茶回应佢“下,做咩?”

财叔突然眼神望左我一眼,然后望向楼面瞪左一眼,示意叫我望出楼面,我即时望出楼面,原来妈妈从收银走左出黎楼面。

我依个时候都估到财叔想讲乜了,但都仍然扮无知回应财叔“做乜事?”

财叔叹左一口气“唉,你个衰仔真系一D都唔关心你阿妈!”

我边冲茶边回应“做咩丫?”

财叔好似好无隐咁“唉,咁都睇唔出!”

我听到财叔咁讲,即时回应“哦,你想讲阿妈著衫丫?”

财叔即时回应“咪系啰!”

我“哦,咁有咩问题呢?”

财叔“咁都无问题丫,你阿妈以前边会著成咁架!”

我扮哂唔在意咁,继续狂冲凉“著成点丫?”

财叔“你睇下你阿妈今日著到成个…果D…写字楼返工咁!”

我其实又点会唔知财叔讲乜丫“咁点丫?”

财叔“阿太子仔,依度茶餐厅黎架,点会著成咁唧,我识你阿妈成五年啦,日日都系T裇-牛仔裤架!”

我仍然扮哂唔在意咁,睇下财叔究竟想讲乜野!“哦,咁改变下唧有咩问题?”

财叔“咁你都唔明丫,傻仔,我怀疑丫…拿…系我怀疑咋!”

我即时插嘴“下,你怀疑咩丫?”

财叔“我怀疑你阿妈可能识左第二个男人!”

我听到依句即时停哂动作,望住财叔回应“傻啦,点会唧!”

我心谂财叔真系醒字派㖞,咁都睇得出,连老豆都唔知,财叔留意衣着已经猜到。

财叔叹哂气“除非…唉,我希望自己估错啦!”

我“除非咩丫?”

财叔“除非系你老豆叫佢咁著啦!”

我“咁如果唔系呢?”

财叔仰望天花板谂紧咁“如果唔系丫……如果…唔系…就真系大获了”

我即时扯开话题,废事财叔再估了,因为佢已经估中左。

“财叔丫,你话依几日咁忙呢,会唔会系因为我阿妈呢?”

财叔即时信心爆棚回应“哈,你真系傻仔黎,问黎都多旧余!”

我“哈,咁即系点丫?”

财叔“太子仔,你知唔知年中有几多客,走黎问我拎电话丫!”

我望住财叔“问你拎电话?”

财叔停哂手,指住自己“问我拎你阿妈电话丫,差唔多日日都有人黎求我丫,太子仔!”

我即时惊讶“唔系挂!”

财叔“呵,你知唔知有几个丫仲‘塞’钱俾我,叫我爆俾佢听丫!”

我听到更加惊讶亦都停哂手望住财叔好紧张讲“咁你有无俾丫?”

财叔“呵,我梗系无俾啦,拆散人D咁仆街既野,我做唔出!”

我心内几惊佢有俾“咪系,果D人真系离哂普既,明知我阿妈结左婚都要沟我阿妈!”

财叔“唉,无得怪人既,你阿妈真系几鬼正豆既!”

我听到财叔赞阿妈,望住财叔问“财叔你咁讲,唔通你……?”

财叔即时眼神回避,转身行去我后面“嘘…点会唧,傻仔黎既!”

我见到财叔咁既动作故意再试探“咁你又赞我阿妈,你唔洗呃我㖞!我唔系蠢到咁既!”

财叔听到我咁讲,即时行番埋黎我身旁解释“唉,太子仔,无错你阿妈的确系好正豆,初初我黎到果阵,见到你老豆阿妈咁恩爱,我就谂起我老婆。”

我好奇问“你老婆?未听你提过既。”

财叔叹哂气咁“唉,好早就离左婚啦。”

我开始慢动作冲茶细心聆听财叔讲野“点解既?”

财叔一路讲一路回忆一路笑咁“我记得果阵仲系廿岁左右,我老婆丫…哈…都好鬼散镜架,好鬼多人追架果阵佢,我不知几辛苦先追到佢丫,佢第一次拖我手果晚,搞到我成晚都开心到训唔著,之后我好努力揾钱同佢结婚,好啦结左婚啦,我地齐齐开间粥铺,我就负责煮,佢就负责收钱,日子真系过得好开心。哈哈”

“哗,原来财叔你以前卖粥架!咁后尾点解离婚既?”我听到都好开心。

财叔听到开始双眼开始眼湿湿“因为我太大意啰,以为结左婚,努力揾钱,佢就会一心一意跟我一世啦。”

“嗯。”我点了一下头。

财叔继续细说当年:“有一排我老婆著D好鬼性感既衫做野,开头我都无咩留意,以为佢想打扮得靓D俾我睇,直到有一晚…”

我听到依度,已经停哂手好紧张望住财叔:“果晚做乜事?”

财叔一路抹牛油落面包一路眼湿湿讲“唉…!咪系见到D唔该见到既野!”

我好想问究竟发生过程,但点好意思问呢。

我“咁之后点丫?”

财叔“果阵时我真系好戆居,我当睇唔到,因为我真系好爱佢,点知佢地愈黎愈离普,有次仲系我屋企张床搞,果次我终于忍唔住…哈哈,你话我系咪好戆居丫!太子仔!”

依一刹那大家停哂手,系度倾计,完全无视出面有几咁忙了。

我“下…唔系挂,咁你有无打佢地丫?”

财叔“无…!我净系赶走左佢地!”

我“咁之后你老婆无返黎啦?”

财叔“无啦.......。”

我“财叔丫…咁佢去左边丫?”

财叔“嫁左俾果个男人啰。”

我“唔系挂!咁贱格既!”

财叔“唉…又唔怪得佢既,可能我份人真系比较闷,无情趣留唔住个女人,俾第二个男人沟紧,我又唔知。”

我“唉…!”

我留意到财叔眼内流出一滴眼泪,微微笑向住我“哈哈,咪仲好,跟住个有钱佬,唔忧柴唔忧米,跟着我咪有排捱。”

我“下…有钱佬黎架?”

财叔“宜家咪好撚有钱啰,几间上市公司,亿亿声,呵呵。”

我“哗…”

财叔突然双手搭住我膊头,眼神好坚定望住我“所以你一定要睇实你阿妈丫!”

我俾佢突如其来既举动,吓到我唔知讲乜“哦!”

财叔“你阿妈仲索过我当时果个老婆,一定大把人沟佢,你老豆成日系厨房,根本唔知发生咩事,你更加要睇昅你阿妈,唔好俾人乘虚而入,知道未?”

我“哦!”

其实我点会唔知丫,我日跟夜跟妈妈既一举一动,我都算了如指掌,只系我又唔系神,点阻止丫!唉!

财叔拍拍我膊头“好啦,快D做野啦!讲到大把单未整添!”

望一望台面,原来又几十张单系台面,于是又继续做野噜。

做下做下,不知不觉原来已经十点钟,望一望收银台旁边,原来火SIR仲坐系度,有无搞错!一杯冻啡饮成粒钟,仲见到不时撩紧收银台入面既妈妈吹水。

突然间望去门口又见到前两日果四个阿叔其中两位,入到黎两位阿叔绕视一周,见到我水吧前面有张卡位空左,结果又坐番上次果张台。

如果无记错,依两位就系前两日阿叔A,同埋阿叔D。

“哗…你见唔见到丫你!”阿叔A一坐底就好鬼兴奋咁。

“见到,点会见唔到唧!”阿叔D坐系阿叔A对面笑笑口咁讲。

“哗…又系黑色丫,顶你个肺,仲要见到果条线丫!好撚正丫!”阿叔A真系好似前世未见过女人咁,仲兴奋到狂拍手奖。

“我知!依个老板娘真系利害,专登拣件细码裇衫,对波迫到连钮都扣唔到,真系识著衫丫!正!”阿叔D眼睛望向收银台方向讲。

“咪系啰!”阿叔A。

“喂,拿拿声叫野食,等老板娘过黎昄下佢对靓腿先啦!”阿叔D。

“是但啦,你话事啦,食乜都有胃口啦!”阿叔A

于是阿叔D就向住妈妈方向挥手,示意落单。

谁知楼面既娟姐走左埋黎阿叔张台度,帮佢地落单,两位阿叔即时笑容都无埋,无哂MOOD咁,真系好笑。

“点丫,要咩两位!”娟姐一黎到就讲。

“哎呀…都系等阵先啦!”阿叔D低头望住个餐牌。

“哦”娟姐听见即时行开一边。

之后两位阿叔不停望住娟姐一举一动,等左一阵娟姐行左入厨房,佢地即时向妈妈方向举手叫写单。

今次佢地好成功,妈妈真系慢慢走出收银?,行去佢地张台度落单。

当妈妈行到佢地果一行台度,佢地对眼突然瞪到大一大,双眼好似发光咁,就好似见到黄金一样。

妈妈每踏出一步就发出‘嗒’既高跟鞋声,就系咁……一步一步…‘嗒嗒’‘嗒嗒’…咁行埋去佢地张台度。

“喂…两位…爱D乜呢?…”妈妈一行埋去阿叔D旁边就问。

“哗…老板娘你今日果两盏灯咁鬼光猛既?”阿叔D把声劲鬼猥亵咁望住妈妈心口。

“哈哈…咪系啰,直头光到残死人啦!”阿叔A听到D叔咁讲即时和应。

于是妈妈仰高头望一望天花板上既灯,然后回应“吾系丫…同平时一样丫!”

(唉…阿妈你真系蠢到无得救!)

两位阿叔见到妈妈咁既天真回应,即时你眼望我眼合埋个嘴,狂忍住笑出来。

“老板娘你都几搞笑㖞!”阿叔D一路讲一路笑。

“有冇咁好笑?咁真系同平时一样㖞!”妈妈听到莫名其妙。

“吾紧要啦!要两个A餐,两个饮热奶茶。”阿叔D边讲边望住妈妈心口。

而妈妈就一路拎住本簿一路写,写写下突然妈妈柠转身背脊向住我同阿叔。

原来望去部电视,我随身望向电视,先睇到系特别新闻报导。

‘昨夜凌晨时份,观塘xx街有两名警员在当值期间被一名男子疯狂追斩,两位警员分别身中七十多刀,随即送往广西医院急救,现时两位警员仍然危殆,而该名男子事后三小时去到观塘警署自首。’

依个时候,我望哂全场包括火 Sir,可能发生系隔离街,所以每一个人双眼都留意紧依单新闻,唯独两个人无望到电视,就系阿叔A同阿叔D,因为妈妈睇电视睇到入哂神,成个屁股挨左落张台角度,而两位阿叔就望住妈妈条黑皮短裙望到入哂神流哂口水咁,突然间阿叔D好大胆用手指轻轻督左妈妈屁股一下,随即缩手,然后成个人兴奋到震哂,望向阿叔A举起拇指表示弹手既意思,但妈妈竟然完全Feel吾到。

阿叔A见到阿叔D咁兴奋既表情,举起食指,蠢蠢欲动想亲自摸一次,于是两个阿叔做哂手语,读哂唇咁,好似系度商量紧,之后齐齐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慢慢…慢慢咁…伸埋去妈妈个屁股度,我见到佢地只手终于贴埋去妈妈条皮裙度,阿叔D就右手就贴住妈妈左边屁股,而阿叔A就左手贴妈妈右边屁股,两人微微奸笑,仲更加大胆,五指用力?左妈妈屁股几下,两条阿叔即时露出兴奋既笑容,好似汁到金咁。

依个场面真系经典,系我依个角度望就系一清二楚见到妈妈被非礼,但妈妈竟然仲挠住手睇电视睇到入哂神,完全感觉吾到自己屁股正在俾两个咸湿阿叔抚摸紧,真系离哂普。

“新闻报告完毕。”原来新闻终于讲完,妈妈突然企番直,与此同时两位阿叔只手即时缩落台底,扮哂无事发生咁,而妈妈就转身问番两位阿叔“吾好意思丫,岩岩你地系咪话两个A餐,两杯热茶丫?”

两位阿叔好似心虚咁,齐齐低头回应“系丫…!系丫!”

“ok.”妈妈说完,就转身走人了

妈妈走开左,阿叔D即时劲兴奋狂索自己右手讲“哗…真系劲弹手!”

阿叔A亦一样动作“咪系,真系好撚舒服丫佢个箩,吊…同我个女人完全无得比丫!”

阿叔D好激动一掌打落张台“吊…吾系咁多人,我真系好撚想一野打落去!”

阿叔A做埋手势“我想?下佢对波多D㖞。”

阿叔D“你估我吾想咩?肯定又系弹手到仆街!”

阿叔A“我净系望住佢下身条裙仔包到个屎忽实一实,加埋对丝袜,已经睇到我扯哂丫,你话佢似唔似果D中环返工既女人…?”

阿叔D“唉…咩野中环返工,你真系大陆佬黎…佢依套野叫OL。”

阿叔A头都大理“OL?即系乜丫?”

阿叔D“唉丫…!中文咪即系办公室女郎…定系办公室女秘书…um…差吾几啦…!总之平时要系写字楼先见到人地咁著…”

阿叔A“但平时见到果D都吾够佢正,果D条裙长撚到落脚趾尾丫,完全无感觉架,边有好似佢依条裙咁鬼短丫!”

阿叔D“我梗系知啦…著到成个淫贱女秘书咁既款,平时系睇日本咸片先睇到咋。”

阿叔A笑得好淫咁“系丫系丫…!你话佢老公系吾系变态呢,要个老婆著到咁都有既。”

阿叔D笑到见牙吾见眼咁“理得佢变吾变态丫,最紧要日日都咁著,益下我地D街坊嘛,哈哈!”

阿叔A点哂头“岩听!岩听!”

我突然眼尾望到火Sir倾电话㖞,而妈妈就眼定定望住火Sir倾电话,好似好紧张咁…倾左无耐,火sir就急急脚起身同妈妈Say 个bye就闪人。

究竟个电话咩事呢?会吾会同寻晚既事有关呢?唔同两个差佬醒左?

不过宜家实在太多野做,要驳命做野先得。

大约做到下午二点左右,终于可以休息下,于是我决定问妈妈火SIR既事。

行到埋去收银柜,问妈妈“阿妈,火SIR头先做咩走得咁急丫?”

“我都想知啊,净系话有急事走先㖞!”妈妈仲好冷静咁系度计数。

“哦,系呢阿妈,你个手铐几时剪架?”我忍唔住问妈妈手铐既事。

“作死你丫,咁大声,想俾人知丫!”妈妈啤住我闹我。

“哦…咁你几时剪架?”我将声音收番细。

“今朝啰!”妈妈。

“老豆帮你剪架?”我问。

“唉…!唔系丫唔系丫,咪咁多事啦,快D返埋去做野啦。”妈妈做哂手势赶我走咁。

“哦!”我无奈回应。

突然间妈妈电话响,我望住妈妈,妈妈即时听左讲左句“你等我一阵先丫!”

然后妈妈竟然向住厕所方向行左入去。

死火究竟同边个倾电话咁神秘呢?

依个时候我先醒起,我有偷听功能㖞!即时开我手机程式进行偷听!

“点丫!今日多唔多人望住你唧?”把声咪又系洪爷?真系把声劲鬼猥亵啰!

“妖…最衰都系你!”妈妈把声唔知真嬲定假嬲咁。

“做咩咁鬼嬲丫?”洪爷。

“哎唷…搞到我俾D客摸丫!”妈妈把声好似发牌气咁。

“哎呀咁惨丫,摸你边度丫!”洪爷好似赠兴咁。

“摸我PATPAT丫!顶!”妈妈。

“哎呀,咁有无吊鸠佢地丫?”洪爷。

“梗系无啦,我D客黎架,我扮唔知咋。”妈妈。

(原来妈妈真系知道架,仲要扮唔知添!)

“哦…系咪俾人摸得好舒服,所以先扮唔知咋!”洪爷贱贱格格咁。

“痴线!梗系唔系啦!”妈妈细声得黎好恶。

“咁条友有无伸入去摸到你无著底裤先?”洪爷。

“无丫无丫!死仆街,仲讲!”妈妈又细细声但好恶既语气。

“咁有无俾人搞你对奶唧!”洪爷。

“你仲好讲,你个死人头,做咩件衫又系咁细件架,搞到上面两粒钮扣唔到!”妈妈。

“咁先性感丫傻女。”洪爷。

“搞到今日劲多人望我心口啰!”妈妈。

“咁咪证明你有吸引力啰,傻女!”洪爷。

“痴线!我先唔要咁丫!”妈妈。

“我先唔要咁丫!哗,净系听你依把声,都搞到我硬哂!”洪爷

“唔系牙嘛!”妈妈。

“真架!扯到行哂,宜家听住你把声打飞机!快D呻吟几声黎听下啦!”洪爷。

“痴线!发梦啦你!”妈妈。

“好啦好啦!”

“喂丫,究竟几点影相丫?快D啦!”妈妈。

“差唔多啦,等埋个摄影师就得啦!”

“仲要摄影师?唔系挂!你影咪得啰!”

“吾得吾得!我影吾靓架!摄影师影专业嘛。”洪爷。

“妖…咁鬼麻烦架!我吾想咁多人知丫,你影算啦!”妈妈。

“好啦!我影啦!”洪爷。

“咁你几时黎丫?”妈妈。

“一早黎左啦!系你后巷丫!”洪爷。

“下…咁快手!”妈妈。

“好啦!快D出黎啦!拜拜!”洪爷。

(咩话,原来个手铐系洪爷剪!咁系几时剪架?套OL都系洪爷俾,吾怪得咁性感啦,依个死洪爷,整亲D衫都系性感到不得了!仲有头先听到妈妈好似无著底裤?搞咩丫?同埋毛啦啦影乜野相丫?影黎做咩呢?!)

依个时候妈妈即时系厕所出黎,然后走向铁闸,我亦静鸡鸡跟随睇下咩情况先。

一望出去就见到洪爷企正系铁闸度,妈妈见到洪爷即时将洪爷拉埋一边,搞到我睇唔到,我亦即时尾随行去铁闸附近进行偷睇,一望出去见到洪爷竟然蹲系地下猛咁摸妈妈条皮裙,摸下前又摸下后面,摸下摸下突然企起身,一野打落妈妈个屁股度,妈妈即时细细声咁‘啊’一声,然后转身同洪爷讲“痴线架,日光日白,条街好多人架!”

“哎唷,惊咩唧!差佬都唔惊啦,傻女黎架!”洪爷好自然咁系裤袋拎包烟出黎,然后点着佢。

而妈妈就好惊咁“死啦,唔知果两个差佬点丫!”

“放心啦!”洪爷一路喷烟一路搭住妈妈膊头,边行边讲。

而妈妈一路望住地下,双手好紧张咁互搓讲“点放心㖞。”

“放心啦死硬㖞两条友!”洪爷。

妈妈即时双脚即时停下来“咩话!唔系瓜!”

“嘘…唔系点丫,佢唔死,就你死架啦!”洪爷。

“下…唔系挂,咁果个人咪有排坐监?”妈妈呆滞望住洪爷。

“应该坐成世架!好惨架!”洪爷好似讲得好轻松咁,真系听到都无奈。

“唔系瓜,点解你完全无感觉既?”妈妈。

“嘘…放心㖞,条友都唔知几撚自豪,‘林’差佬㖞,宜家成班兄弟将佢神咁拜。哈哈。”洪爷。

“唉…咁佢D屋企人点算丫?”妈妈。

“做咩丫你,内疚丫你?”洪爷。

“有少少啦!”妈妈。

“拿…咁你就拿拿林同我影番几辑张帮下我手,就唔会内疚架啦!”洪爷又搭住妈妈膊头一路行。

“好啦,我入去交代埋就行得啦。”妈妈。

“OK,我上车等你。”洪爷讲完仲拍左妈妈屁股一下。

依个时候妈妈就行紧入黎,我即时0.1秒冲番入厨房先,因为走向水吧一定黎唔切,唯有扮岩岩系厨房出黎。

而妈妈入到铺头,就行返埋去收银度,我就即时‘鼠’番入水吧,而妈妈就拎左个手袋行出黎,跟住同娟姐讲两句野,又走入黎水吧同财叔讲“财叔丫…我出去一阵丫,帮我睇实个衰仔丫!唔好俾佢出去打机丫!”

财叔亦即时回应番妈妈“得啦,放心啦!”

我亦行前两步,企系财叔旁边回应“阿妈你去边丫?”

妈妈“出去买野丫,你得闲帮下娟姨收钱丫,唔好周街走丫!”

我无奈回应“哦”

妈妈讲完,就由正门离开,我亦留意到全场既男客人都望住妈妈背影离开,同时亦有唔少客人起身埋单走人,就系咁眼白白睇住妈妈走左,想跟埋去又无得跟埋去。

财叔突然走埋黎我身边“喂,太子仔,你仲唔跟埋去!”

我呆左望住财叔“下!阿妈叫你睇实我㖞!”

财叔“放心啦,快D跟埋去睇下你阿妈去边啦,依度我一个人搞得掂!拿拿林去啦,唔系跟唔到啦!”

我听到财叔咁讲非常之感动,然后即时拥抱财叔一下‘好多谢你丫,财叔,你真系好伟大丫!’

之后拎齐银包,戴番顶CAP帽同财叔“拜拜”就冲出门口。

出到门口,我系条街周围望黎望去,揾紧妈妈既迹影,终于俾我眼尾望到妈妈企系街尾度,见到妈妈企系好远好远既街尾,然后倾紧电话。

(咦…咦…又同边个倾电话呢?偷听下先!)

一禁自己禁手机,一听“喂,你去左边丫”妈妈把声

“黎啦,岩岩D黄脚抄牌,搞到我兜左个圈,转个弯就到啦。”洪爷。

“哦,我系街尾等你啦!”妈妈。

(就咁就收左线。)

我跟踪一定要坐的士,于是我周围望下有无的士,始终望到有辆的士系我迎面驶紧过来,我即时挥手截停驾的士,上左部车后,即时回头望番去街尾,终于见到洪爷部车停左系街尾,而妈妈就上左车啦。

突然司机问我“喂,哥仔,去边丫?”

我回头望番司机“司机…等阵跟住后面部车。”

司机望实我个样“咦…你咪上次果个丫!”

我亦望真D司机个样,咪又系上次去尖咀果位“丫…丫…咁岩既司机,又系你既。”

司机望望自己个倒后镜“哈哈,我多数系依区架,做咩今次,又玩跟踪丫细路!”

我“系丫系丫!”

依个时候司机大佬驶埋一边,等洪爷同妈妈部车驶番系我地前面。

当洪爷部车同我地部的士擦身而过,我就马上同司机大佬讲“司机大佬,就系依部黑色宝马啦,麻烦跟贴D丫。”

“MC88咦…依部咪又系上次果部?”司机大佬望住洪爷部车。

“系丫系丫司机!咁都记得!果然好记性!”我都淆淆地底,唔敢坐直个身,废事俾洪爷同妈妈系倒后镜发现到我。

当洪爷部车驶到第一个灯位时,司机大佬竟然同洪爷部车并排,大家部车都系第一位,搞到我成个身缩埋一旧趴系个SET位度。

于是我乘机慢慢伸个头出黎偷偷望下洪爷部车既情况,见到妈妈坐左系车头,由于我坐系后面,所以就算两部车并排都睇唔清楚,唯一清楚就系司机大佬,可以水平线直望过去。

突然司机大佬“哗”一声,我即时望向司机大佬,见到司机大佬原来已经昅紧洪爷果边。

我即时问“咩事司机大佬!”

司机大佬“宜家D人咁鬼狼死都有既。”

我“咩狼死丫……你见到咩丫司机?”

司机大佬“个男人系咁渣条女㖞”

我听到‘渣’字,即时回应“下…唔系挂!渣边度?”

司机一路望一路流哂口水咁既款“哗…好似好靓咁㖞条女!梗系渣波啦,话时话丫,你识得架条女?”

我无理由同司机讲我阿妈黎㖞“下…识得识得,佢系我个朋友条女叫我跟踪佢。”

司机大佬一路望住洪爷车里回应:“哦,咁睇个款你老友九成九戴硬绿帽啦,唉…真系阴公!”

我“下…唔系挂”

司机大佬“条女俾个男人狂渣都唔反抗既,你唔讲我仲以为佢地系情侣黎添。”

突然间听到‘砵’‘砵’‘砵’既声,一望后面原来系后面既车,不停咁狂‘砵’司机大佬,同洪爷两部车,原来已经转左绿灯了,洪爷一定挂住渣阿妈个波搞到无留意,而司机大佬挂住昅野搞到都无睇灯位。

一开车,司机大佬慢慢驶,尽量跟番贴洪爷部车,跟下跟下,转几个弯终于又到左下一个灯位。

今次洪爷部车系我地前面,于是我向前望向妈妈个SET位,竟然唔见左阿妈个头既,无理由架,阿妈无理由落左车㖞。

于是我问司机大佬“司机,唔见左条女既?落左车咩?”

司机大佬向前望真D“唔系,仲系度,你唔见到咩?”

我再望真D,洪爷个位同妈妈个位之间条隙,见到妈妈个身好似训左系度咁。

司机大佬“哗…好似吹紧萧咁㖞!”

我听到即时O哂嘴“咩话!!!!”

司机“似系啦,唔通趴系个男人大脾度训教咩,唉!早知唔好跟系佢后面啦!哂料!”

我都系咁话,最币睇唔清楚,一日无亲眼睇到,我都唔信妈妈会咁做。

讲讲下又转灯,又可以开车啦,今次洪爷好快手就开车。

之后我地继续跟下跟下,沿路一直都唔见妈妈个身坐番身,唔通真系一直趴系洪爷个大脾度,跟下跟下始终停左车,望一望周围环境,依度咪系洪爷屋企九龙城?洪爷带妈妈去佢屋企做乜丫?

大约30秒,我终于见到妈妈趴番起身,坐番直个身,无几耐妈妈就落左车,而洪爷就驶左部车入自己车房。

依个时候司机大佬亦睇到整个过程“哗…条女对脚咁拿白既,条裙又鬼死咁短,真系好鬼养眼㖞!”

我亦望左一眼,真系几白既阿妈对脚,果然有哂我遗传嘛,皆因我皮肤都系好白,呵呵。

“好啦,唔该司机大佬,我系度落啦唔该。”

“喂,哥仔,下次有D咁笋野,再CALL我啦!唔收你钱又点话丫!”司机大佬笑淫淫咁

于是我谂落都好㖞,反正又唔洗钱,我就拎左司机个手机号码啦。

“好啦,今次唔收你钱啦。靓仔”司机大佬好爽快咁讲

之后我亦落车,系远距离见到妈妈站系洪爷屋企楼下等佢。

无几耐洪爷泊完车返黎,走埋妈妈身边度,然后好自然咁揽住妈妈条腰行楼梯上去。

(哗…依下动作好似当左妈妈系佢老婆咁㖞!你老板丫!)

依个时候我放轻步伐,吊住佢地尾,一路上楼梯一路望住佢地背影,突然向上望见到妈妈黑色皮裙下既美腿,先醒起妈妈无著黑丝既!几时除架?难道系车上除?为乜要除呢?

上到一楼,突然见到洪爷主动帮妈妈拎住个手袋放慢步伐行系妈妈后面,而妈妈就继续行楼梯,突然洪爷拎左部类似相机出黎,帮由下至上对准妈妈裙下春光‘喀嚓’一声,“你老尾呀,竟然影妈妈裙底”。

突然妈妈拧转头望到洪爷偷拍,即时“妖”一声,双手掩住后面条裙“有冇搞错丫!”

“怕乜唧,又影唔到你个样!”洪爷贱贱格格咁继续拍。

“唉…真系变态!”妈妈竟然又继续行。

洪爷一于少理阿妈,继续‘喀嚓’‘喀嚓’‘喀嚓’,上到三楼就是洪爷屋企。

到左洪爷屋企门口,佢地就入左去,但系我点算呢?死火!

我点入去丫?大获啦今次。

究竟佢地入去做乜呢?无理由我禁钟入去㖞!

洪爷果栋楼,系属于豪宅式,一层只系得两个单位,即系一上楼,唔系左就右。

依个时候我好戆鸠鸠坐上一层系楼梯度等,即系四楼,唉…等等等等等。

等下等下,等左大约十五分钟,听到d开门声,于是我慢慢伸个头出黎望,见到洪爷间屋有个老女人走左出黎,拎住一袋二袋,好似掉垃圾咁,然后落楼梯。

睇黎依个阿婶应该系洪爷既工人,阿婶一落楼梯一路自言自语“唉…咁后生咁靓女好做唔做,走去做鸡,唉…”

(咩话,做鸡?阿婶唔系讲紧我阿妈挂?)

但同时间我发现阿婶竟然无关门就咁冲左下面,于是我慢慢走近洪爷个单位,慢慢昅入去,见到成个厅都无人,死火入唔入去好呢?

我…我…唔得啦,我真系顶唔顺,忍唔住啦,如果洪爷真系强奸阿妈就大获啦!

好,于是我战战兢兢踏出第一步,死就死啦!!!!!

一入到去,我走围摸索洪爷间屋,其实都唔系第一次入黎,之前洪爷受伤我都系送佢返黎依度,但果次我完全无望清楚间屋。

以防个阿婶返黎,我都系唔好停番系个厅度,于是我周围走,尽量揾下妈妈究竟系边呢,发现间屋都几鬼大,应该过千尺。

突然我行到一个转弯位,听见洪爷同妈妈把声㖞,我一转弯见到间房,但度门无关埋,仲有条门隙,我慢慢‘鼠’埋去偷望,一望竟然真系见到妈妈同洪爷系房度。

我仲见到妈妈企系度摆post,俾洪爷影相,咪住!

妈妈又换左第二套衫既,上身着左件白色间条短袖?衫,下身换左条黑色短裙,仲著住长筒既黑色鱼网丝袜,哗…点解要妈妈著成咁架!行出街仲得了既!痴线架!

而洪爷就单脚跪系地下,手上仲拎住好似好专业既相机讲:“系啦无错无错!宜家坐系张床度啦!”

“系啦系啦,无错啦!VERY骨!”洪爷部机不停发出‘喀嚓’‘喀嚓’‘喀嚓’声

妈妈好斯文慢慢咁坐落张?度,洪爷“拿…做个挠脚既动作先,慢慢咁挠…左脚搭右脚咁…系啦系啦…无错无错…”

“之后呢?”妈妈终于出声啦,

“好啦,宜家起身走去窗口边度!”洪爷,

妈妈又听话咁,起身行埋去窗口度。

“好啦,宜家好慢好慢咁除左条裙佢!”洪爷又拎起相机,对准妈妈开始狂拍。

(唔系挂,妈妈唔系无著底裤咩?除左咪俾洪爷睇哂?)

妈妈果然照做,好似慢动作咁,慢慢…慢慢咁,系条裙既旁边拉开条拉链,之后将条短裙慢慢咁除落黎,依个动作足足用左成二十秒,条裙终于跌落妈妈双脚下面。

我忍唔住望去妈妈果度,竟然见到妈妈著左条T-BACK,仲要系黑色既T-BACK。

“宜家双手禁落张床度,慢慢凸起个PAT!”洪爷继续命令妈妈,

妈妈又照做,慢慢双手按住张床,然后轻轻凸起个屁股。

“唔得,再凸起少少,你平时点引诱你老公架!”洪爷。

妈妈‘哦’完一声,再慢慢凸高少少个屁股,而洪爷就继续对准妈妈屁股疯狂‘喀嚓’‘喀嚓’。

突然间,洪爷走埋妈妈后面,一野打落妈妈个屁股度‘啪’一声,妈妈即时‘啊’一声。

“唔得丫,再凸起D,咁既款D麻甩佬睇完,点会扯丫小姐!”洪爷好似好燥咁。

“咁鬼麻烦架你!”妈妈竟然无嬲,仲继续听洪爷差遣,继续再凸高D个屁股。

“系啦系啦!咁样D麻甩佬睇完先会黎架嘛,真系丫!”洪爷好兴奋咁又再拎起相机‘喀嚓’‘喀嚓’。

(咪住,究竟讲紧乜丫?乜撚野麻甩佬丫?妈妈唔系真系要走做鸡挂!)

洪爷突然间除低部相机,然后同妈妈讲“好啦!OL搞点啦,影过第二样!”

妈妈“下,又黎丫,唉丫!”

洪爷突然系地下拎起袋野,然后递俾妈妈,妈妈拎上手即时系袋内拎件野出黎!

拎到出黎,原来又系一件黑色连身皮裙,妈妈望住条裙“哗…依系咁鬼短丫!”

“唔短,点引D鸡虫丫!你真系无脑丫!”洪爷好串咁讲。

“系啦系啦,最醒系你啦!好未?”妈妈竟然系洪爷面前就系咁除左件?衫,跟手著上条黑色连身裙。

几经辛苦妈妈终于换左连身裙,哗我一望,真系不得了,仲系要劲紧身,有少少肚腩都唔洗指意著,真系好似为妈妈度身订做咁,上面仲要露左成个北半球出黎,下面更加短到差唔多见到底裤。

妈妈换完好开心咁对住块镜,左照右照话“咦…又会咁岩身既!”

“呵…你全身我都摸过哂,点会唔岩身丫,傻猪黎!”洪爷亦眼甘甘咁望住妈妈全身。

妈妈听到即刻露啤洪爷“你再讲丫!即系唔帮你影!”

“好!好!唔讲唔讲!”洪爷。

“即刻‘奖’打自己个嘴两巴!然后讲对唔住”妈妈怒啤住洪爷讲。

“下…”洪爷听到即时呆左。

“唔打拿?咁我唔影啦!”妈妈好似坚系嬲咁。

“好啦好啦,我打我打!”洪爷讲完即时,企系度右手轻轻咁打自己个嘴两下,然后讲“对唔住丫阿MAY姐,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啦!”

妈妈见到洪爷自掴个样,即时掩住个嘴笑“哈哈,好啦好啦,今次就原谅你啦!”

“多谢你啦MAY姐”洪爷声都变埋,真系劲好戏啰。

“好啦,跟住点丫?”妈妈。

“换埋对BOOT先啦!”洪爷又系地上拎起对长BOOT出黎俾妈妈著。

妈妈好快手就除左本身对高跟鞋,然后换上对黑色长BOOT,差唔多对膝头,然后企个身,哗,妈妈即时高左唔少,搞到对脚好似变长左咁。

“哗…真系劲似果D赛车女郎!”洪爷又系度狂望妈妈全身。

(我心谂似赛车女郎?我觉得好似果D SM女郎多D啰,又系成身都系黑皮!)

妈妈即时无奈既表情“点丫,今次又要摆咩POST屎丫!”

“今次要出厅影!”

(我听到出厅影,唔系挂!)我即时揾地方再躲埋先得,继续直行,见到个露台就躲埋系度啦!

隔左三十秒,我慢慢偷望出去,见到洪爷同妈妈出左去厅,我都慢慢一步一步咁行出去厅,睇下佢地到底搞乜科!

行到条走廊见到个厅,我就停低左,依个角度应该睇我唔到,依个时候我见洪爷同果个阿婶讲“夏姐丫,你落街行个圈先啦,半个钟先好返黎丫!”

“哦,知道啦!”夏门听到好无奈咁就出左门口。

(哗…连阿婶都要赶走,究竟搞边科丫!)

“好啦,你满意啦,宜家影得未丫!”洪爷望住妈妈

“咁系丫嘛,要人做埋D咁既野,有外人系度我做唔出嘛!”妈妈挠住双手。

“系啦系啦!快D趴系地下啦!”洪爷。

妈妈竟然趴系地下,然后竟然系地下度爬,而洪爷就立刻拎起相机又‘喀嚓’‘喀嚓’

“WOW…爽丫!无错无错!个屎忽再凸高少少!”洪爷一路影住一路讲。

“哦”妈妈一路爬一路回应。

“未够丫!再爬得淫贱D!”洪爷继续指挥。

“点淫贱D丫!”妈妈望住洪爷。

“一路爬一路扭你个箩啦!”洪爷。

妈妈果然照做,慢慢系地上一路爬一路扭屁股,仲露哂条黑底出黎,场面真系好淫贱啊!

“真系好撚掂丫,好啦,慢慢爬到我镜头面前,个屁股向住我,然后摸住自己个PAT!”

妈妈“哦”完一声。

竟然又照做,爬到个洪爷镜头面前,然后个身U-TURN,屁股对准相机镜头。

“好啦,记唔记得对白丫?”洪爷望住妈妈个屁股讲。

“记得啦!”妈妈就凸起个屁股准备就绪。

“我录啦!”洪爷讲完就禁部相机。

妈妈突然左手伸后摸住自己个屁股,然后不停咁搓自己个PAT,然后竟然用D大陆口音广东话讲“脑细,唔好睇禾平屎斯斯文文丫,其实我内里好OPEN架,快D上黎啦,禾下面已经…已经…湿…鸠哂啦…,快D黎吊…鸠禾LA。”

妈妈仲故意将个‘吊’字读得特别大声特别长音。

“掂!一TAKE过!”洪爷即时禁部相机,好兴奋地讲。

而妈妈亦都即时起番身,拉一拉长番条短裙“唉,真系无聊!痴妈根!”

“哈哈,哗,依获真系不得了!摆上网一定大把大黎帮亲!”

妈妈听到就回应“唉,真系顶你唔顺,点丫快D影埋另一段啦,我要返铺头啦!”

“好!好!好!”洪爷笑到烚熟狗头咁。

妈妈突然走埋去个SOFA度坐落去,然后双手摸住自己个波,对住镜眼用D大陆口音既广东话继续讲“脑细,你睇下禾系咪好好波呢?含吹奶啜禾样样都SIT架,仲谂乜唧,快D上黎奶下禾LA。”

突然妈妈又MARK大对脚,搞到下面露出D黑色T-BACK“你睇下我几多冇,快D黎帮禾奶啦,脑细!”

洪爷之后又禁停部机,即时讲“哗,真系淫贱不能移丫,净系听到把声,都想去帮亲下,搞点哂!”

妈妈听到,即时起身然后走埋洪爷身边,抢左部机讲“俾我睇下有无影到我个样先!”

洪爷系妈妈旁边讲“梗系无啦,傻猪黎!”

妈妈睇完一阵“哗…真系影到咁鬼淫贱既!”

洪爷系身边笑淫淫“你都知你淫贱呢!”

“你唔好去死!”妈妈又露啤洪爷。

“好啦好啦,快D换番衫,车番你返去!”洪爷拎番部机,然后走入房,好彩唔系行我依边!

(究竟点解要影D咁野呢?妈妈为左坚哥既片,不知烦左几耐,宜家又冲个头埋去,为乜唧?虽然听到话影唔到妈妈个样,但系唔应该咁做㖞!仲有我从未听过妈妈扮大陆口音,不过又真系扮得几似!)

而依个时候,妈妈竟然系厅度,就咁除左条连身皮裙,全身得番个BRA同条T-BACK,然后走埋个SOFA度著番条皮裙,同埋衫,即系今朝系铺头果套野。

无几耐,洪爷系房出返黎,手上仲拎住袋野,走埋妈妈身边“点丫行得未?”

“得啦!”妈妈拉直条裙,整理好衣服拎番个手袋回应洪爷。

就系咁,佢地终于出左门口了。

我亦亲佢地走左三十秒之后,我先敢开门走,废事佢地返转头。

我落楼梯落到差吾到地下既时候,俾我见到妈妈企系大厦个铁闸度,但吾见洪爷㖞,可能去左开车!

大约三分钟,妈妈即时冲出去,应该系上车走人,依个时候我都无咩好再跟踪妈妈,反正妈妈头先都话返铺头!

于是我系条街度左望右望睇下有冇巴士返观塘,突然间听到‘砵’‘砵’既响安声,回头一望竟然见到司机大佬仲系度。

司机大佬系车上猛咁挥手示意叫我上车,于是我冲上车。

一上车,司机大佬即时开车,然后好开心好兴奋咁讲“喂…哥仔,你岩岩见吾见到丫?”

“见到乜丫?”我听到莫名其妙

“条女帮个男人含撚丫!”司机大佬继续好开心咁讲。

“下…含撚?几时丫?”我听到头大埋。

“系露台丫!”司机大佬。

我听到非常之震惊即时“咩话,系露台?几时丫?”

“咪系你上去之后啰,乜你睇吾到咩?”司机大佬。

“睇吾到丫,你有冇眼花丫?”我仲怀疑紧司机大佬既说话。

“傻啦,眼花㖞?片都拍埋丫!拿…俾你睇下!”司机大佬讲完即时递俾手机俾我睇。

我即时Play段片,见到一男一女企系露台度类似倾偈,当Zoom近D,虽然吾系好清楚,但睇衣着好明显系妈妈同洪爷,突然间妈妈跪左系地下,好主动咁拉低洪爷条裤链,然后好主动将抽小宾州拎出黎,然后毫不疑就将洪爷条宾州含哂入口度,而洪爷就双手撑腰,低头欣赏紧妈妈含撚既表情。

大约含左一分钟,妈妈终于吐出洪爷既宾州仔,唔系!依个时候宾州仔已经长大成人,变左条硬左既大宾州啦!

突然妈妈捉住洪爷既右手,然后慢慢伸落自己件?衫入面,唔通叫洪爷渣波?

果然无错,洪爷一路向下望住妈妈,一路猛咁搓妈妈个波,而妈妈就继续帮洪爷一路奶龟头一路CHOK,两人分头行事咁。

依个动作唔够二分钟,洪爷全身停哂,震左两震,妈妈即时成面都系洪爷既白色精液,哎呀,又颜射!不是吗!仲要日光日白系露台咁搞,妈妈点解会咁做呢?

之后洪爷再将妈妈面部既精泪抹哂入妈妈嘴边度,妈妈亦慢慢将嘴边既精液奶哂入口度,哗…点解会咁架?

“拿,系咪丫?”司机大佬见我睇完成套片即时问我。

“跟住点丫?”我好紧张问司机大佬。

“跟住丫,过左一阵,条女毛啦啦系窗口除左条裙,之后就再见唔到啦!”司机大佬。

“哦!”我明白司机大佬讲紧边一PART,因为我都睇到。

“系丫,好彩头先我无走唧,唔系又走宝啦。哈哈”司机大佬好兴奋地话。

“哈,系啰”我唯有强颜欢笑,无奈咁回应。

“喂,你估佢地跟住去边呢?”司机大佬望住倒后镜问我。

“下!”我望一望前面,原来司机大佬一直仲跟踪紧洪爷部车。

(依个时候我心谂,大获㖞,如果俾司机知道妈妈系铺头做,佢会唔会利用段片去威胁妈妈架?唉丫,希望个司机大佬系好人啦!)

司机大佬又出声“你个FD好明显戴绿帽啦!”

“下…”我都完全无野讲。

“我谂头先佢地可能上埋床扑埋野啦!”司机扮哂好醒咁。

“下,但条友岩岩射完,无理由咁快又硬㖞”其实我根本就知乜事。

“可能条友性欲强呢!哈哈”司机大佬。

“哈哈,可能啦!”我继续配合佢既讲野。

“不过话时话条女真系劲好身材,个样虽然睇唔清楚丫,但应该都好拿靓女!”司机大佬睇佢个样仲好回味刚才既事。

“系架系架!”我唯有照回应。

跟下跟下,司机大佬突然停车了,“喂,好似到左㖞。”

我望一望周围,竟然返到自己屋企楼下,竟然唔系返铺头?都好既,废事俾司机知道妈妈系老板娘啦!

依个时候洪爷同妈妈都落左车,但竟然两人分开行,妈妈就返上楼,而洪爷就走去另一边方向。

突然司机大佬,熄左部车,然后讲“喂,一齐落车啦!”

我奇怪地“下”左一声,“落车做乜丫?”

“条女自己一个㖞!”司机大佬望住我。

“咁点丫?”我仲未知道司机大佬究竟谂乜。

“睇下条女乜样都好丫!”司机大佬。

“下…唔洗啦,我睇过啦!”我听到梗系唔去啦,痴线。

“你睇过唧,我未睇过嘛!”司机大佬意志好坚定咁死都要睇。

“唔好啦,朋友妻,不可窥架!”我继续说服司机大佬。

“嘘…你朋友唧,唔系我朋友嘛!你唔行我行先啦!”司机大佬讲完即时落车,冲左入去我屋企既大堂度,竟然连我系车入面都唔理,哗,洗唔洗急成咁丫!佢唔惊我偷左佢部的士架?

今次又麻烦了,真系估唔到个司机大佬会咁!唉,我都即时落车先得。睇下个司机大佬搞边科先!

入到去大堂,见到唔少人系度等电梯,但系望黎望去都唔见司机大佬同妈妈!

于是我走埋去闭路电视睇,见到妈妈同司机大佬原来同一部电梯。

今次大获啦,咁咪俾司机大佬知道妈妈住个单位?

于是我唯有搭另一部冲上去,刚好有部电梯开门,谂都唔谂冲入去电梯内,然后上到20楼,于是我冲去楼梯度,落一层,行到自己果层楼(即系19楼)既防烟门时候,好似听到司机大佬把声,于是我慢慢系防烟门再偷望出去。

一望出去,见到妈妈企系屋企门口,而司机大佬企系隔离,距离妈妈一米左右,好似讲数咁。

“你唔信丫?阿嫂”司机大佬终于开声啦。

“证据呢?”妈妈好串咁。

司机大佬突然拎出部手机,然后禁禁禁,递俾妈妈睇。

妈妈一望,即时掩住嘴,然后“你偷拍我?”

司机大佬“拿…唔系我话事架,系你条仔叫我跟踪你咋!”

妈妈听到个样好惊讶“点会咁架,无可能!”

司机见到妈妈个样好惊咁,突然走埋妈妈后面伸出右手一野摸落妈妈屁股度。

妈妈一感觉到,即时转身左手捉住右手,然后反手绕实对方手臂,司机大佬即时俾妈妈锁住左,司机大佬当堂惨叫‘啊’。

妈妈一路锁实司机大佬,然后质问“你想点丫!”

司机大佬即时求哂情咁“阿嫂!阿嫂!万事有商量!”

妈妈左手突然用力扭司机大佬右手,继续质问“你究竟想点丫?”

司机大佬又惨叫一声,然后继续“放心放心!你条仔仲未知架!”

妈妈继续问“咁你究竟想点?”

司机大佬好冷静“你话呢,阿嫂!”

(大柠乐啦,X你个臭街,竟然借我过桥,你个司机大佬估唔到你系D咁既人,你老味丫,我宜家可以做D乜呢?继续偷睇先!)

妈妈继续单手锁住司机大佬,然后右手即时抢左司机大佬部手机,然后禁禁禁。

司机大佬见妈妈禁佢部手机,即时话“无用架,阿嫂,我一早SEND哂俾我D老友,你删左段片,仲有千千万万段片,你咪删啰!”

妈妈继续出力扭住司机大佬只手,然后问“你究竟想点丫?”

司机大佬突然好冷静,然后“哈哈,想做次段片入面个男主角唧!”

妈妈听到即时“痴线!发梦啦!”

“好!咁咪一拍两散啰,睇下你条仔见到会点!”司机大佬系妈妈锁住既情况下,仍然好冷静咁威胁妈妈。

“你究竟系乜人,我从来未听过我老公识得你!”妈妈继续质问。

“呵,唔识我好奇咩,我其实系个私家侦探,系你老公叫我跟踪你既!”司机大佬竟然讲大话。

“佢几时叫你跟踪我架?”妈妈个样好似开始信咁。

“呵呵,上次你同个契家佬去尖沙咀呢!记唔记得丫?”司机大佬竟然咁都记得。

妈妈听到突然好惊讶“下…你仲见到D乜丫?”

司机大佬仍然俾妈妈锁实,然后回应“仲见到你系车里帮个契家佬吹萧啰!仲想唔想听丫?”

妈妈突然放开司机大佬“得!唔洗再讲!你究竟想点丫?”

司机大佬终于企番身,然后FING一FING右手,可能太酸软,可能俾妈妈足足锁左成几分钟,然后走埋妈妈面前,望实妈妈对胸讲“咁就睇你识唔识做啦?”

妈妈谂左一阵,然后开声讲“你真系未同我老公讲?”

司机大佬“暂时就仲未讲,但我唔保证下一分钟会话俾你老公知㖞!”

妈妈听到司机大佬咁讲,竟然好冷静咁,系手袋拎出锁匙,然后开门“好,入屋再讲!”

司机大佬听到即时开心到震咁“好丫!”

唔系挂,妈妈谂紧乜丫,一睇就知个司机大佬吹水啦,仲拉佢入屋?咁咪引狼入室

但我宜家点丫?应该做乜好呢?我唔通跟埋一齐入屋?唉大碌鸠啦今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