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 (65-70) 作者:性与情

.

【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

作者:性与情2020年8月11日本文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第六十五章

“额……恩……恩……恩~~~~~~~~~~~~~ 啊………………”随着父亲的吸吮和舔弄,格格的呻吟根本停不下来,每次她咬住红唇,想把自己的呻吟给忍耐回去,但是都无法做到,只能尽可能的压低自己呻吟的音量,免得被父亲听出来。格格和我新婚燕尔,我俩还没有来得及享受性爱的多样和乐趣,就一下子分割两地,别说给格格口交,我连一个高潮都没有给过格格,早早的插入,早早的射精结束,就仿佛是在完成造人的任务一般。格格初为人妇,怎么能够扛得住父亲这样的性爱老手?所以很快,她就忘记了羞涩,忘记了痛苦,忘记了挣扎,全身心的抵抗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尤其是父亲在她阴道口不断搅动的舌头,还有长满胡渣的嘴唇亲吻。

“啵……咻咻咻……”父亲此时也情动了,蹲在地上双手掰开格格的臀瓣,让格格中间的菊花和阴道口大常四开,父亲口舌并用,不断的亲吻,各种花样都用在了初为人妇的格格身上,格格哪里受得了?尤其是父亲吸吮的声音,和身体的感官一起刺激着格格。

“啊……啊…………啊~~~~~~~~”很快,格格就再也忍受不住了,她已经放弃了压制,也不在乎父亲是否会听出来她的声音了,她大声的呻吟着,身体也在颤抖着。

“不……不…………”而格格在高潮来临的那一刻,终于忍受不住,一下子口误说出了中文,只不过墙壁的隔音很好,父亲吸吮的声音也大,所以根本没有听到格格的话,父亲反而感受到格格要高潮了,反而舔弄的更加的卖力了。

“啊~~~~~~~~~~”没多久,随着格格的双腿挺直,玉足抬起往后一蹬,她顿时发出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声呻吟,而身后吸吮的父亲赶紧闪开躲到一边,差点被格格的玉足给踹到。当父亲躲开的瞬间,他的嘴唇也离开了格格的臀沟,发出了“啵……的吸吮声,而离开的一瞬间,格格的臀沟处,也就是紧闭的阴唇中间,喷射出了一股清流,淋到了父亲的身上。

“潮吹?果然敏感,果然是初花……”父亲躲开后就起身说道,此时他呼吸急促,而且活动着自己因为蹲着而酸麻的双腿,胯部的阴茎随着活动而晃动着。自己美丽的儿媳,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她弄上了高潮,而且还是格格人生中第一个高潮,这个高潮原本应该是我给她的,只是我还没有来得及……

“呀……”当潮吹停止后,格格发出了最后一声犹如绝望一般的娇吟,扬起的下巴低落,秀发垂下,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一般,脸上带着极致舒爽的表情,但表情中还带着一丝痛苦,纠结,还有那么一丝懊悔。AV中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之中,只有格格和父亲粗重的喘息声。

而高潮余韵退却后,格格无力的抬起了头,看向了眼前的屏幕,看着那个给了自己第一次高潮的男人,格格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缓缓的滑落,高潮过后带来的是清醒,清醒过后的格格,所有的负面情绪接踵而来,一下子击垮了坚强的格格。此时格格看着父亲,恨吗?不应该恨,因为父亲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她。而此时的父亲正在抚摸着自己完全勃起的阴茎,此时阴茎的马眼已经分泌了粘液,一会就要插入她的阴道,和她交配,而她的身体将属于第二个男人,将要彻底背叛自己的丈夫,将会是不洁之身。

“停……”当父亲扶着阴茎,掰开格格的屁股准备插入的时候,黑崎舞果断喊停,小鹿女孩把父亲的阴茎拨开到一边,再晚一秒钟,父亲就会把粗长的阴茎操入格格的阴道之中。

“到此为止,把他带走,你去陪他……”黑崎舞对着耳麦说道,小鹿女孩赶紧安慰着父亲,之后把父亲给领出了房间,而父亲恋恋不舍的走了。

“哎……”黑崎舞看着默默哭泣的格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如果格格还处在情欲的迷失之中,或许黑崎舞不会喊停,现在已经被父亲给占有了,但是黑崎舞看到格格绝望的样子,心中还是不忍,或许在这种情况下,格格和父亲有了交合,似乎缺少那一丝完美。

“呜呜呜……”黑崎舞走到隔壁房间,把格格从墙壁的孔中放出来,格格坐在地板上抱着膝盖开始哭泣着。而上次我看到这里的时候,AV就结束了。原来我上次看的AV是剪辑过的,而且父亲的脸被打了马赛克,还给他配音,把我给蔓的死死的。原本在渔场看到父亲和格格交合,我还有那么一丝幻想,或许当时的格格是藤原纯子假扮的?格格还在国内,一切都是骗局,但是这个视频,却把我所有的幻想和可能,全部破灭了,格格就是藤原纯子,藤原纯子就是格格……黑崎舞从旁边拿了一张湿巾递给了格格,触碰着格格的胳膊,但是格格裸体晃了晃身体,表达了自己的拒绝。黑崎舞只能安静的等着。

“久子,你先别开始,等等……”黑崎舞不由得对着脖子上带着的一个小话筒说了一句,让我不由得云里雾里,久子是谁?是那个刚刚领着父亲进来和出去的小鹿面具女孩吗?而听到黑崎舞的声音,格格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这一关你迟早要过的……”黑崎舞轻声的对着格格说了一句。

“你对他还有感觉吧?他是我们这的常客,性手段不错,经验也丰富,通过对你和他以往的了解,发现你们之间还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感觉,所以女王大人选择了他。”黑崎舞对着格格说道。

“刚刚你的反应很强烈,而且高潮来的很快,还潮吹了,以前你潮吹过吗?这就是性爱的美妙,你换一下心态,或许就不会这么痛苦和纠结了……”黑崎舞在一起把纸巾递给了格格,而格格这次没有拒绝,接过了纸巾,露出了梨花带雨的容颜,轻轻擦拭了起来,而她的妆容,此时已经被眼泪给弄花了。之后黑崎舞又和格格说着什么,只不过静音了,把黑崎舞的这段话给隐藏了过去。而格格也想到了什么,虽然还十分的忧伤,但是也逐渐的平复下来,表情也逐渐坚定了下来。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黑崎舞对着格格说道,同时把刚刚进来时候的和服给格格披上了。

“久子……可以开始了……”而黑崎舞在格格穿上和服后,对着脖子上的话筒再次说道。

格格在黑崎舞的搀扶下缓缓的起身,之后走路的时候,双腿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有些走不稳。格格没有被父亲插入,所以不可能是疼痛,那就是刚刚的高潮让格格身体的快感还没有消失。而摄像机也跟随者移动着,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人,只不过拿着摄像机,我之前的视频没有发现罢了。格格和黑崎舞走着,走过了走廊,之后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这个房间没有床,只有一个沙发,旁边还有桌子,就仿佛是一个休息室一般。而进入房间后,旁边的墙壁带着一个窗帘。

“哗……”黑崎舞走到窗帘跟前,之后把窗帘拉开了,而里面的场景让格格不由得呆住了,我也呆住了,原来窗帘后面不是墙壁,而是一块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对面的房间。而对面的房间里,此时有一对赤裸的男女正在爱抚和温存。而格格看到那边一幕的时候,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脸,同时赶紧转身。

“这是一个单透镜子,他们那边看过来就是镜子,只有咱们这边才能够看透他们那边,你不用担心的……”黑崎舞看着格格的反应,轻声的说道。

在透明玻璃的那一边,此时的父亲和那个小鹿女孩,正在爱抚亲热着……

【未完待续】

第六十六章

听到黑崎舞的话,格格小心翼翼的转身,之后从捂脸的指缝中看向了对面的房间,结果脸颊顿时羞红。此时的父亲躺在床上,而那个小鹿女孩已经摘下了面目,容貌清纯,虽然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绝对配得上美女二字,年纪比格格还要小,可能还不超过二十岁。而此时这个叫久子的女孩,正趴在床上不断的舔弄着父亲的身体。久子的舌头在父亲的脖子和锁骨轻轻的舔弄着,鲜红的香舌充满了柔韧,十分的灵活。

“哦…………”而此时的父亲享受着久子的舔弄,不断发出轻轻的呼声,久子的舌头来到父亲乳头舔弄吸吮的时候,父亲不由得全身颤抖起来。这是一项十分高级的服务,全身漫游,如果要付费的话,价格可是不菲啊。

“叽咕……”很快,久子的舌头来到了父亲的胯部,久子用玉手抓住了父亲的阴茎,轻轻的撸动了一下,喉咙吞咽了几下后,就张开红唇一口把父亲粗长的龟头和半根茎身给吞入了口中,发出了十分清晰的声音。而眼看着久子一口把父亲的阴茎吞入,正在观看的格格不由得娇躯颤抖了一下,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带着惊讶还有羞涩,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好奇,但是眼中似乎没有了嫌弃。

“哦……嘶……”父亲此时枕在枕头上,阴茎被久子吸吮住,父亲顿时仰头挺动了一下胯部,抬头看着久子不断的给他口交,父亲不断的倒吸凉气,同时看向了玻璃这边,但是父亲没有任何发现的表现,所以格格也就放心了下来,在黑崎舞的要求下,格格放下了捂脸的手,被黑崎舞牵着手领到了玻璃跟前,近距离的看着那边正在亲热的男女。

“房子是完全隔音的,你在这里声音再大,那边也不会听到,现在咱们听到的声音是那边的扩音器传过来的……”黑崎舞指了指这个房间的墙角说道,上面挂着两个音响,父亲和久子的声音无比清晰的传来。

“叽咕叽咕叽咕……”久子不断的吞吐着父亲的阴茎,父亲白里透红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成一个巨大的钩子,在久子的吞吐下闪闪发亮,格格此时脸颊通红,看着那边的父亲,而格格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此时格格就是在看一场AV大片,只不过是现场直播,而且是亲临现场,男主角却是她的公公。久子在父亲的阴茎上来回的舔弄吸吮着,十分的细致,可以说父亲的整个阴茎全方位无死角,都被久子舔弄到了,甚至还有父亲的阴囊皮,久子都舔弄吸吮过了。看得出来,久子是一位床技十分高潮的女优,如果是我的话,此时或许已经受不了射出来了。

“滋……啵……”大约过了两分钟后,久子吐出了父亲的阴茎,而父亲的手此时正在抚摸久子不低于D 罩杯的嫩乳。

“避孕套呢?”父亲此时说着中文,而在刚刚的过程中,久子也和父亲说中文,只不过有些绕口而已,似乎中文也不算太熟练,但让人听懂还是没有问题的。

“久子是樱花会里少有的会中文的,平时都在S1接待一些中国的客户……今天特殊,她才会陪你的公公……”黑崎舞对着格格说道,似乎察觉到格格的情绪已经稳定,所以不再称呼父亲为他,而是直接称呼为公公,而格格听到“公公”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还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睛闪过了一丝忧伤,但随机转瞬即逝。

“你害怕我有疾病吗?”听到父亲的话,久子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对着父亲说道,很自然的露出微笑,却显得风情万种,充满了诱惑,这就是专业的风尘女子,举止投足都带着魅惑。

“不是的,我……我没有那么多的钱……”父亲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尴尬说道,带套性交和无套内射,这是有价格差别的,而且差别还不小呢。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心中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父亲是总嫖妓缓解性欲,但是却不会乱花钱,这让我应该感动吗?心中真的有些复杂。

“放心,价格不变,当做给你的优惠吧……”久子说完之后,就缓缓的骑上了父亲的身上,双腿分开跪在了父亲的腰部两边,手伸到了胯下扶住了父亲的白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口后,久子缓缓的往下坐。

“啊……………………”久子的头部扬起,发出了一声黏黏的呻吟声,果然是训练过的,声音十分的悦耳,光听现在悠长的呻吟声,就让人心中痒痒的,却不显得虚假和做作。而父亲那根粗长的阴茎,也弯曲着缓缓的插入到久子的阴道之中。当久子的屁股完全坐在父亲胯部上的时候,父亲粗长的阴茎已经尽根没入了。而格格脸颊羞红的看着这一幕,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中带着羞涩、惊讶,还有淡淡的情欲,却没有了刚刚的那种尴尬。此时竟然看着自己公公和别的女人做爱,格格心中复杂的心情可想而知。

“啪啪啪啪……”久子用女上位把父亲的阴茎吞入阴道后,开始上下起伏起来,比格格稍小的翘臀不断的撞击着父亲的胯部,发出了清脆的肉体撞击声,久子一看就是一个惊艳十分丰富的女优,细腰扭动的十分的顺畅,一点都不紊乱,十分的均匀。

“噗呲噗呲噗呲……”而久子的阴道顿时出了不少的水,和父亲的粗长摩擦着,发出了阵阵的淫水摩擦声,而久子的阴道中似乎积攒了不少的空气,被父亲的阴茎被缓缓的挤出,发出了轻轻的屁响。

“好大……好舒服……”久子扶着父亲的肚子快速的起伏着,同时动情的呻吟着,而父亲此时抓着久子的双乳,不断的喘着粗气。而格格此时已经不用黑崎舞要求,看着父亲与久子不断的交合,看着公公那根粗长的阴茎不断在久子的阴道中进进出出,格格的呼吸已经不可控制的急促起来。而旁边的黑崎舞看着格格的反应,面目下的嘴角不由得扬起,露出了笑容。看来这个办法以后很好的促进作用,至少格格看到父亲做爱的样子,她的身体有本能的反应。

“哦…………”久子骑在父亲身上起伏了大约三分钟后,父亲突然扶住了久子的细腰,让久子不得不停止起伏,之后父亲不由得起身,把久子推到,一下子变成了久子躺在床上,而父亲此时跪在了久子的双腿中间。

“滋……”而父亲不由得弯腰,低头一口含住了久子的乳房吸吮了起来,让久子仰头发出了一声动听的呻吟。此时久子的脑袋就冲着格格他们这个方向,而格格他们也可以看到父亲的脸,此时父亲趴在久子身上吃奶。而久子仰头反方向看向了镜子这边,露出了一丝陶醉的表情,似乎是故意给格格看的。而格格此时羞涩的看着那边,呼吸十分的紊乱。在和服下丰满的胸脯剧烈的喘息着,不管怎么说,格格都是女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情动的,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理解,因为我此时也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的阴茎在睡裤中已经勃起很久了,甚至已经涌出了淡淡的粘液。

“啪啪啪……”在两个乳房上吸吮了一番后,父亲不由得扛起了久子的双腿,之后扶着久子的细腰开始前后晃动胯部抽送起来,而父亲的洗漱阴毛已经被淫水弄湿黏在了阴茎根部,仿佛就像没有长阴毛一般,而父亲白阴茎此时在久子的阴道中进进出出,父亲干的十分的卖力,胯部的撞击,他腹部和久子大腿的撞击,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远比刚刚久子的起伏声音要大。格格此时透过久子的双腿间,清晰的看着父亲的阴茎在她双腿间进进出出着,抽送的幅度很大,速度也快,力度也猛。

【未完待续】

第六十七章

“他真的好厉害呢,我们这最年轻的男优,有的都比不上他……”黑崎舞此时也动情的说道,呼吸也略微急促了起来,带着羽毛胸罩的酥胸,此时也起伏比较快。

“不过他算是我们接待的客人中,最有素质的一位了,不像有的客人,玩法变态,满嘴脏话,你公公做爱猛烈,但是对我们还是很有礼貌的……”黑崎舞此时继续的说道。

“久子,来到镜子前……”黑崎舞和格格说完之后,对着脖子上的耳麦说道,而此时久子被父亲干的双乳翻飞,此时还是听到了黑崎舞的话,手在耳朵上抚摸了一下,那里有一个小巧的耳机。

“停……停一下……”父亲越干越快,越干越猛,久子突然一边娇吟一边说道。父亲虽然感觉到奇怪和不尽兴,但还是停止了抽送。

“先拔出来……”久子对着父亲说道,父亲也乖乖的拔出了阴茎。

“今天我有的是时间陪你……”久子起身在父亲的乳头上轻轻一吻后说道。

久子慢慢的下床,之后走到了玻璃跟前,在那里有一个椅子。而久子走到玻璃前后,与格格他们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而久子此时趴在了椅子上,双手撑着椅子,双腿站在笔直,侧身对着格格他们,久子看向了父亲,父亲眼中露出一丝了然,之后赶紧下床跑到了久子身边,离格格只有咫尺的距离……

而此时的父亲看到久子看向了镜子,也不由得看向了镜子,而格格赶紧吓的往后一退,因为格格这边看,这个镜子是透明的,仿佛父亲在隔着玻璃和她对视一般。不过随即平复过来,父亲看不到她,父亲看到的只是他和久子的倒影而已,不过格格还是十分的紧张,用手捂着自己的红唇。父亲走到了久子的身后,一手扶着久子的屁股,一手扶着自己的阴茎,这个动作格格很熟悉,因为刚刚在别的房间里,父亲就差点这样把她给插入了。

“呀…………”当父亲的胯部顺着阴茎的弧度弯曲着插入久子的时候,久子双手扶着椅子,扬起下巴,红唇张开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充满了舒爽和满足。

“啪啪啪啪……”父亲抱着久子的细腰,开始前后抽送了起来,父亲的胯部猛烈快速的撞击着久子不如格格丰满却也很大的屁股,掀起一阵阵臀波,而久子也十分丰满的双乳前后剧烈的摇晃着。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父亲粗长的阴茎在久子泥泞的阴道中进进出出着,淫水飞溅,沾染到父亲和久子性器周围的每一处,而这些声音都无比清晰的传到了格格的耳中。此时格格离着俩人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父亲和久子就在格格的眼前交合着。格格捂着红唇,眼睛看着父亲和久子的性器交合处,看着父亲那根不断进出抽插的大阴茎,一时间不由得入迷了。换成谁看到这一幕,都会情动吧,包括我……虽然我暗骂自己真的不争气。

黑崎舞一直偷偷用余光看着格格的反应,似乎十分的满意,不得不说,黑崎舞现在用的手段,真的是有冲击力和刺激性,这样一来,一下子就把格格对父亲的感觉调动起来了,以前格格对父亲可能有过那么一丝丝幻想,但是现在这一丝丝幻想,不由得更加的强烈了,为以后打好了坚实的基础。父亲此时干的很卖力,和久子一样,俩人都看着镜子,久子知道这边可以看到他们,是故意引诱父亲的目光,此时父亲看着镜子,看着自己操干久子的样子,只是父亲万万想不到,自己美丽的儿媳,此时正在看着他这一切,而且她的儿媳也微微情动了,眼中的忧伤已经残留无几,充满了淡淡的情欲,只不过被格格的羞涩和纠结给掩盖压制了。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着,父亲和久子换了好几个的姿势,金鸡独立,火车便当,站立后入……而格格此时仿佛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看着里面的一切,每当父亲换姿势的时候,格格的眼睛就轻轻睁大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简单的做爱应该有这么多的花样。最后在久子的要求下,父亲把久子给内射了,而内射的时候,久子躺在床上,而父亲站在床上,父亲扛着久子的双腿把久子内射了,射精完毕后,父亲拔出了阴茎,而久子分开双腿,阴道正对着格格这个方向,而格格清楚的看到又浓又白的精液从久子的阴道流出,滑过久子的菊花,最后滴落在地板上,就仿佛是一块块雪白的果冻。而当父亲射精的那一刻,格格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同时做了一个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深呼吸。父亲和久子平复了一会后,就进入了房间的浴室开始洗澡。而格格也终于从迷失中回复了过来,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黑崎舞没有说话,只是等待着格格。

“先洗个澡,之后好好休息一下,也给你时间好好平复考虑一下,等你平静下来了,咱们在继续……”黑崎舞对着格格说道,格格点了点头,之后和黑崎舞走出了房间。而父亲和久子就在浴室中洗澡,还是鸳鸯浴。画面切换了一下,而父亲和久子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父亲穿着来时候的便装,而久子穿上羽毛内衣裤,同时重新带上了面罩。

“先生,您愿不愿意做我们的兼职男优?”当父亲准备要走的时候,久子突然对着父亲说道 .“什么……什么男优?这个……还是算了吧,没这个意向……”正准备离开的父亲,听到黑崎舞的话后,不由得微微一愣,短暂的犹豫了一下,似乎也有些心动,但父亲还是拒绝着说道,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当男优的,器大活好是一方面,还需要强大的心里素质才可以,如果是我的话,和女优做爱,旁边一堆人拿着摄像机和补光灯走来走去看着,我非得疲软不可。

“您误会了,我说的不是拍AV的那种男优,是那种给我们新晋女优培训练或的男优,也相当于我们的教学道具。就像刚刚,那个新来的女优就是如此,你不是做的很好吗?我在身边,您都没有紧张……”久子听到父亲的话,看到父亲的表情,似乎猜到了父亲所担忧的事情,所以微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只有你们女优在场,之后把我当成道具,让你们来培训女优,给她们实操,是这个意思吗?”父亲听到之后,微微一愣,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的,而给予您的酬劳就是,今后你来我们这消费,都可以给您免单……您看怎么样?”久子点了点头,之后对着父亲温柔的说道。

“免单?这倒是可以……只是我家里还有产业需要我来……”父亲此时已经动心了,不过想到了家里的渔场,还是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个不需要担心,我们可以电话预约,您有时间就过来,没有时间你就忙,反正以后每次您来,我们都给您免单,免费享受服务就是了……”久子听到后,温柔的说道。

“那……那好的……”父亲此时点头答应道,不过还是忍不住露出一部分心喜。父亲来嫖妓,最大的负担就是花钱了,现在竟然可以白嫖,何乐而不为?而且能够成为女优的人,哪个不是极品?床技都是一等一的,如果我没有结婚还是单身的话,我也愿意啊,那是男人极致的享受啊,只不过我就算单身没有结婚,人家也不会要我的,毕竟我的阴茎尺寸和床戏,照父亲差了天壤之别,父亲这么多年流落风尘场所,懂得东西自然比我多。

而这段视频到了这里就结束了,下一个视频开始播放,出现了一个标题:第二阶段……

【未完待续】

第六十八章

视频的场景转换,还是出现在了一个豪华的办公室,而一边坐着的正是格格,而另外一边坐着的是脸部打着马赛克的女人,应该是精绝女王。此时俩人面对面坐着,一言不发,因为视频没有标注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考虑清楚了吗?是停止还是继续?”许久之后,精绝女王最先开口。

“我不会停止的,继续吧……”格格的情绪似乎比上个视频好了很多,她没有犹豫,轻声的说道,只不过话语中还是带着一丝无奈。

“其实你可以放弃的……大不了……”精绝女王看着格格的样子,似乎心中有一丝不忍,不由得轻声的说道,只是精绝女王还没有说完,格格就摇头。

“我不会放弃的……”格格的语气虽然带着忧伤和无奈,却十分的坚决。

“需要给你换一个男人吗?如果换的话,我把我这里所有的男优资料给你,你自己挑选……”精绝女王不由得再次说道,似乎对格格十分的客气,而且带着一丝妥协。

“不用换了……”格格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好……”精绝女王回应道。而这时画面突然转换,在一个宽阔豪华的房间里,一张宽阔的大床,大的有些过分了,雪白的床单和被罩,屋里的茶几椅子样样俱全。没一会,父亲就在久子的带领下进来了,父亲走进了这个房间里,只不过父亲下半身围着浴巾,似乎是刚刚洗过澡。

“一会您躺在这里,我们会让新来的女优用您来练功,你只需要躺着一动不动即可……”久子对着父亲说道。父亲点了点头,似乎十分的兴奋和好奇,免费的炮,不打白不打。

“需要带这个?”当久子把一个东西递给父亲的时候,父亲不由得微微一愣,有些疑惑和紧张的询问道,因为那是一个眼罩,可以挡住父亲的视线。

“是的,因为这个新女优比较害羞,您看着她,她会放不开,这需要一个过程……”久子带着面具,对着父亲说道。

“不会是……”父亲听到久子的话,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对的,就是上次那个女优……”久子微微的点了点头。

“好的……”父亲说完之后,就带上了眼罩,而久子也检查了一下,看看带的是否严实。

“您现在躺在床上,在整个过程中不要动,我让您动你再动,而且千万不要摘下眼罩……否则就违反了我们的协议……”久子带着父亲躺到床上后,对着父亲说道。

“放心……”父亲安静的躺在床上,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之后陷入了安静之中,久子站在床边一动不动。

“对了,能不能问问。为啥选我当这个练习男优……”父亲躺在床上,似乎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毕竟身在异国他乡,而且躺在这个地方,眼睛又看不到,肯定心中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先生您太坏了,明知故问……”听到父亲的话后,久子隔着浴巾在父亲的胯部上轻轻抚摸了一下,笑着说道。

“呵呵……”听到久子的话后,父亲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咔……”而就在此时,这个房间的房门再次打开了,随后进来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自然就是带着蝴蝶面具的黑崎舞,而跟在后面的就是我的妻子——格格。只不过此时的格格,却没有化妆,保留着素颜的装束,额头上的黑痣也没有隐藏。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说这个视频不对外公布吗?如果公布的话,要隐藏格格的身份,化妆和黑痣是必不可少的。此时也容不得我多想,因为此时我的心还是比较乱,似乎我已经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格格此时穿着和服,配上美丽的素颜,充满了异国的风味。这才是格格,是我最喜欢的素颜纯洁的格格,这个时候的格格和我的枕边人,已经完全一样,只不过出现的场景却……格格进入卧室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却没有感觉到惊讶,看来黑崎舞已经和她交代了,只不过此时的格格还是有些紧张,看向父亲的时候小心翼翼,似乎害怕父亲突然发现是她。此时父亲的双眼上带着眼罩,而其他的五官都没有丝毫的遮掩,上次的时候,格格趴在墙壁孔洞中,对着屏幕看到父亲的影像,之后是隔着单面镜子看着。而这一次,确实零距离的看着活人,而父亲此时带着眼罩躺在床上,只有下半身围着浴巾,父亲此时十分的老实和安静,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胸口起伏有呼吸,还以为这是一个假人。

“开始吧……”当格格羞涩的站在床边,看着父亲的时候,黑崎舞在旁边轻声的说道,而格格似乎有些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

“先脱掉你的衣服……你放心,他肯定看不到你的……”黑崎舞对着格格说道,不过用的是日语,父亲根本听不懂的。听到黑崎舞的话后,格格微微的放心了一点,之后缓慢了解开了和服前面的束带,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情愿,不过已经不像上次那样,被父亲看到裸体,表现的那么的痛苦和忧伤,或许是这个父亲看不到吧。

“唰……”和服的束带解开后,瞬间从格格的身上滑落,格格雪白丰满的裸体顿时暴露在这个房间的灯光下,原来格格里面是真空的,还和上次一样。当和服脱去后,格格下意识的抱着肩膀,把自己丰满的I 罩杯双乳给遮住了,虽然父亲看不到,但格格还是本能的为自己遮羞。

“上床吧……”黑崎舞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拿出了一个犹如黑色细教鞭一样的东西。格格慢慢的爬上了床,离的父亲近了,格格的脸色变得潮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黑崎舞拿着黑色的细教鞭,把头放在了父亲乳头的上方,似乎在给格格指示。

格格此时跪在了床上,就在父亲的身边,看着父亲,这张无比熟悉的脸。这个老男人和她相依为命好几个月,为了保护她而受伤,背着酒醉的她去医院,贴心的照顾她,可以说在我不在家的时候,这个老男人给了她温暖和关怀。格格对父亲有爱吗?或许有那么一点点,也或许没有,或许只有长辈的亲情,但是对于父亲,格格却绝对没有任何的反感,除了我之外,这是她最亲近的男人了,尤其是父亲喝醉的那一晚,她还亲自触碰过父亲的阴茎,父亲的精液还沾染过她纯洁的身体。

格格低头看着父亲的脸,眼神轻轻的变换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她的眼中闪过,或许阻碍她的就是对我们婚姻的忠贞,还有伦理道德的束缚,如果没有这些的话,或许她真的可以尝试接纳这个男人的身体。格格此时微微的咽了一口唾液,之后双手撑着床面,慢慢的弯腰低头,丰满浑圆的大屁股也不由得撅起,两片雪白的臀瓣分开,露出了她的菊花和阴道口。雪白的双乳低垂,甚至晃动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了父亲的身体。格格的红唇轻轻的凑到了父亲的乳头上面,似乎在闻嗅着它的味道。最后格格瞄准位置后,不由得闭上了自己绝美的双眸,之后伸出了舌尖轻轻的在父亲的小乳头上舔弄了一下,只是轻轻的一扫,轻轻的触碰了一下。

“额……”而父亲此时蒙着眼睛,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乳头突然被一个火热的舌头刮动,父亲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呻吟,同时父亲的身体也微微绷紧了一下,仿佛是一股电流涌遍他全身,或许是自己儿媳舔弄他乳头的时候,一股莫名的禁忌乱伦的电流,冲击着他的身子……

【待续】

第六十九章

格格试探性的轻轻舔弄一下,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舌头,之后睁开眼睛看到父亲的反应,也听到了父亲倒吸凉气的声音,格格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和羞涩,但她还是强忍着。格格再次闭上眼睛,再次伸出香舌“试探”舔弄了一下,似乎在适应了寻找感觉。试探性的舔弄几下后,格格的舌头就不再收回,开始舔弄着父亲的乳头,香舌绕着父亲的小乳头画圈。最初的羞涩和尴尬慢慢的消散,就仿佛是吃一个难吃的东西,第一口非常难吃,第二口比较难吃,第三口就是稍微难吃,第四口就是……

“滋…………”当格格闭着眼睛张开红唇把父亲的乳头吸入口中轻轻吸吮的时候,格格也算慢慢的放开了,虽然吸吮的声音不如久子那天那么大,但是已经微微有了声音,而久子手腕上此时带着手表摄像机,轻轻的走到跟前,把手表对着格格附近,画面一转,顿时就来了一个近距离的特写。此时格格低头闭着眼睛,红唇和舌头在父亲的乳头上舔弄吸吮着,当格格低头吸吮住父亲乳头的时候,因为父亲的乳头很小很低,所以格格几乎把嘴巴都贴了上去,连鼻子都贴的扁扁的。

“滋滋滋……”或许是父亲的胸膛挤压着格格的鼻子,也或许是格格此时……虽然我不愿意承认,格格是不是有些情动了?因为此时格格的呼吸逐渐的粗重和紊乱起来,鼻孔中呼出的气体喷在父亲的胸膛上,发出了“呲呲呲……”的气体声。格格的双手也不由得撑在了父亲的胸膛上,在父亲的两个乳头上来回的亲吻吸吮着。

“咳咳……”此时我捂着胸口不由得咳嗽了两声,心中郁闷到了极点,这可是我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啊。我和格格一共做爱也就不超过二十次,做爱的时候就是传统的男上女下,格格躺在那分开退,我趴在格格丰满的身上不断的耕耘,三五分钟就射精,最多我吸吮她的乳房,亲亲嘴,唯一的一次花样就是上次我回国,格格给我口交,像现在格格吸吮乳头……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压力让格格竟然堕落成这个样子?此时的格格,完全是学着久子那天的样子,在给父亲“漫游”。

“滋滋滋……”格格吸吮的声音不由得慢慢的变大,最初的时候,格格是试探,声音都十分的轻微,而现在完全是正常的声音,是格格正常的吸吮力度了。此时的格格闭着眼睛,似乎闭着眼睛就能够挡住俩人的公熄禁忌关系,这是典型的掩耳盗铃。而格格的舌头放过了父亲的乳头,父亲的两个小乳头已经被格格吸吮舔弄的湿漉漉的,两个乳头勃起成了两个小豆。

“哦…………嘶…………喔…………”父亲此时双手枕在脑后,就那么带着眼罩享受着,两个小乳头都勃起了,可见刚刚有多么的舒服,到现在,我还没有享受过呢,不说格格给我舔乳头,别的女人也没有过,最多我自己用手指拨动过……真惨。

格格的香舌沿着父亲的胸膛向下,来到了父亲的小腹,中间连着一条由格格的唾液做墨水,香舌作为毛笔,而画出的一道痕迹。来到父亲的小腹后,格格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同时抬起头,她的下巴已经触碰到了父亲的浴巾,也知道了来到了父亲最为关键的部位了。格格直起了身子,跪在了床上,丰满的屁股压着自己的脚后跟,丰满的双乳此时剧烈的起伏着。格格的脸颊潮红,呼吸也紊乱了,眼中的表情无法形容,有愧疚、自责、还有淡淡的情欲,不管怎么说,她现在玩弄的可是一个异性的裸体。格格就那么跪在那看着父亲腰部的浴巾,只要一解开,她就知道要面对什么。

黑崎舞走上了前去,之后把手中的细教鞭指向了父亲腰部的浴巾结扣。格格也从迷失中清醒了过来,格格伸出了自己的玉手,颤抖着伸向了父亲的浴巾结扣。当格格的双手抓到父亲浴巾的时候,格格的动作停止了,她轻轻的做着深呼吸,眼中带着挣扎,如果可以的话,她此时或许真的不愿意这样。但她紧紧闭上眼睛后,再次睁开,眼中的犹豫似乎再次消失不见了,她缓缓的解开了父亲下半身的浴巾,之后把浴巾缓慢的掀开了。就仿佛此时是在入洞房,格格缓缓掀开了父亲的“红盖头”,掀开了,俩人的“婚礼”也就成了……浴巾缓缓的掀开了,而父亲的下半身也逐渐显露了出来,格格本来想闭上眼睛,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强迫着自己睁开眼睛,看着父亲的下半身。

“啪…………”当浴巾被缓慢掀开的时候,父亲粗长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而且被浴巾给夹住了,当浴巾离开,粗长的阴茎失去束缚的那一刻,弯曲的钩子阴茎顿时一弹,龟头一下子敲打在了父亲的小腹上,发出了一声轻响,而父亲的阴茎在弹跳的时候,白白的样子,就仿佛是一条白色的蟒蛇。

“啊……”而格格此时专注着掀开浴巾,同时进行着心里斗争,父亲的阴茎突然作怪,顿时把格格吓的发出了一声惊吟。而父亲被掀开的浴巾上,和父亲的阴茎中间,还连接着一根晶莹的粘液丝线,拉扯了很长才断掉,显示出父亲粘液的浓度和粘稠。

黑崎舞似乎害怕格格在给父亲盖上,在旁边从格格手中拿走了浴巾,父亲此时下半身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了格格的面前。粗长的阴茎弯曲着,龟头抵着父亲的肚皮,而阴茎根部连接着胯部,仿佛是一个弧形的拱桥一般,也仿佛是一道彩虹。父亲的阴茎已经完全的勃起,茎身上的血管都鼓起,青筋环绕,透露着生猛和阳刚,真的配得上父亲的名字——杨刚,而且父亲的阴茎还在一鼓一鼓的收缩着,还在不断的充血,让父亲白色的阴茎顿时变得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格格此时抿着红唇,只用自己的鼻孔呼吸,此时她看着父亲的阴茎,不断压制着自己的呼吸,一来是因为紧张,二来就是因为害羞,三来就是因为……虽然这是第二次看到父亲的阴茎了,但是这一次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上次父亲的阴茎只是从裤腰露出龟头和一小节,大部分被裤子给挡住了,尤其是父亲的卵蛋。而现在,父亲整根生殖器,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格格的面前,而且屋内的灯光十分的明亮,格格跪坐在父亲身边,看得自然是无比的清晰。这还是格格第一次真正看到父亲生殖器的全貌,我和父亲的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格格以前或许看过小孩子的阴茎,也看过我的阴茎,现在看到父亲的阴茎,尤其是父亲的阴茎比平常人要大很多,给格格造成的充饥和震撼可想而知,或许父亲的这根阴茎已经颠覆了格格以往的认知……

在格格刚刚的“漫游”舔弄之下,虽然略微有些生涩,但还是让父亲的阴茎完全勃起,龟头的马眼都已经分泌出了粘液,这足以证明,格格的第一次“练功”是成功的,当掀开浴巾,看到父亲勃起的阴茎,还有分泌粘液的时候,连旁边的黑崎舞都微微的点头,似乎对格格的第一次练习十分的满意。在我看到格格在父亲身上舔弄的时候,尤其是格格不断变换的情绪,那种忧伤、我见犹怜的表情,让我此时都不由得呼吸急促了起来。明明上半身痛苦的要死,尤其是我的心,很痛,但是我的下半身却……太不给我面子,阴茎勃起,我怎么让他软,它就是不听话……

【未完待续】

第七十章

我其实之前也想过,如果真的玩淫妻,自己现实中真的接受不了,幻想一下刺激刺激还是可以的。就算现实中真的玩淫妻,那也得有一个前提,我要知道,我得同意才可以。如果我的女友或者妻子背着我偷偷的,那么刺激肯定会大于痛苦。而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的状况,格格背对着和父亲干起了偷情的勾当。虽然阴茎勃起带着我有一部分刺激,但是远远无法抵消我的心伤。

视频中的格格,还保持着跪坐的姿态,看着父亲那根硕大的生殖器。上次看到是意外,而这次看到就是特意了,和上次的意义已经完全不同。格格似乎不断的调整此时的情绪,或许她在努力把自己心中的婚姻忠贞、伦理道德给压制下去,似乎努力让自己的情欲占据上风。在黑崎舞准备开口的时候,格格终于伸出了自己的手,向着父亲的阴茎摸去。在遥远的距离,再慢的速度,也终将会有到达的一天,格格的手临近父亲的阴茎,她的玉手颤抖着,甚至还微微攥了一下拳头,但还是摸到了父亲的阴茎上。

“恩……”父亲察觉到阴茎被一个柔嫩火热的玉手触碰到,父亲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哼,而格格此时也听到了,表情更加的羞涩了。格格的手终于再次触碰到了父亲的生殖器,这根生殖器本该是她万万不能触碰的,但是现在还是抚摸到了。父亲的阴茎被格格轻轻的抚摸着,格格的手掌平摊在父亲的茎身弯曲弧度上,来回轻轻的摩擦着,彷佛是在爱抚一般。上次格格抚摸父亲的阴茎,至少还带着塑料手套,而这一次,却是完全的零距离,没有丝毫的遮挡。

试探性的摸了几下后,格格的手掌弯曲,攥住了父亲的阴茎,同时把父亲的阴茎挺起,让龟头离开了父亲的肚皮。格格攥着父亲的阴茎,轻轻的上下撸动抚摸着,格格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最后不得不张开红唇来呼吸,因为鼻孔已经无法满足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父亲的阴茎在格格的手中收缩臌胀着,格格的双乳微微的颤抖着,那是因为她的娇躯也在颤抖着。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格格不由得慢慢低下头,脸部和父亲的阴茎距离在一点点的缩短,但低到一半距离的时候,格格不由得停止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再次低头,红唇离父亲的龟头只有咫尺之遥。甚至格格的鼻子微微抽动着,不是她要哭泣,而是父亲生殖器散发的雄性荷尔蒙正随着格格的呼吸不断钻入她的鼻孔之中。

格格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两个视频也不知道间隔了多久,格格似乎已经调整过来不少,这次的情绪比上次平稳不少,至少没有像上次那样流泪和哭泣,眼中也没有泪光,只不过表情还是那么的纠结和不愿,不过已经澹化了不少。是这段时间的平复?还是父亲和久子做爱带来的冲击?格格低头凑近父亲的龟头,她一动不动,就彷佛是在闻嗅着父亲阴茎的气味。她的眼睛闭上,但是不一会又睁开,似乎不知道自己这次是挣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而且父亲此时龟头的马眼上还正在缓缓的溢出粘液。

格格最后还是没有闭上眼睛,缓缓的张开红唇,伸出了自己的香舌,凑向了父亲的龟头最顶端,也就是马眼的位置。挣扎了一会后,格格的舌尖还是点在了父亲的龟头马眼上,而格格的香舌就是在上面轻轻一点,当舌尖离开的时候,舌尖和父亲的龟头马眼之间,连接着一根根透明的丝线。不知道是父亲分泌的前列腺液,还是格格的唾液,或者是两者二合一吧。当格格的舌尖快要触碰到父亲阴茎的时候,格格没有闭上眼睛,我却想要闭眼,真的不想看到这一幕,但我选择了和格格一样的“坚强”,我强迫自己没有闭上眼睛,眼睁睁的看到格格的舌头与父亲的阴茎触碰在一起。

格格的吻是香甜的,红唇柔嫩,香舌湿滑,我和她接吻的时候,真的好舒服,她的口汁就是最最美味的佳肴,我这么久都品尝不够。我也喜欢和格格做爱的时候,下面抽送,上面亲吻,格格的吻在我眼中是圣洁的,但此时我心中最圣洁的东西,却和父亲最脏的性器触碰在了一起。格格的舌尖在父亲的马眼上点了一下后,没有收回口中,她的呼吸紊乱了几下,之后再试探性的把舌尖在父亲的龟头上点一下。一回生,两回熟,第二次比第一次要好很多,格格的舌尖在父亲的龟头顶端停留的时间长一点。而每当格格的舌尖点住父亲龟头的时候,父亲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而格格也察觉到了,感觉到自己的公公被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格格心中的复杂可想而知。

当格格的舌头第四次点在父亲龟头上的时候,这次格格没有收回舌头,舌尖抵住父亲的马眼一动不动,用自己的舌尖堵住了父亲的尿道口。停顿了一会后,格格美丽的双眸眨巴了一下,长长的眼睫毛也上下闭合了一下。随后,格格的舌头以父亲的尿道口马眼为中心点,舌头沿着父亲的龟头顶端开始缓慢的画圈,开始画圈的半径很小,但是舌头每在龟头上画一圈,半径就会扩大一点,很快,格格的舌头就沿着父亲的龟头最外围开始圆形的舔弄。随着格格舔弄的范围越来越大,格格的红唇离父亲的龟头也越来越近。当格格的舌头开始舔弄父亲龟头下面冠状沟的时候,格格的红唇已经触碰到了父亲的龟头皮肤。

“滋……”当格格舌头舔弄到冠状沟的时候,格格的距离也达到了极限,格格的红唇触碰到了父亲的龟头,之后格格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眸,红唇收紧,在父亲的龟头顶端轻轻的一吻,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吸吮声。

“滋……”格格闭着眼睛再次的亲吻了一下父亲的龟头,之后平复一下自己,同时格格的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滋……滋……滋……啵……滋……啵……………………叽咕………………”当格格试探性的亲吻了五六下后,格格终于张开了自己的红唇,头部向下,一口把父亲硕大的龟头给吞入了口中,格格口中的空气被父亲的龟头给挤出,发出了空气被挤出的叽咕声。

“滋……滋……叽咕……滋……滋……滋……叽咕……”格格闭着眼睛,开始缓慢的吞吐父亲的阴茎,只是吞入的不深而已,格格的红唇闭合的并不严密,吞吐的时候,红唇和茎身之间还有一段小缝隙,但是随着时间的吞吐,格格红唇与阴茎之间的缝隙慢慢的缩小,偶尔格格闭上红唇吞吐,就会发出“叽咕”的空气挤出的声音。

“啊……嘶……啊……喔…………”而父亲此时带着眼睛,两个大脚丫子不断的活动着,大腿轻轻的摩擦着,双手抓着床单,极力的忍受着自己阴茎被吞吐摩擦的快感。父亲看不到格格,也不知道给自己口交的女人是谁,但是公熄禁忌的关系,还是无形中给了父亲巨大的刺激,或许父亲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口交,虽然动作生涩轻柔,却是那么的舒服和刺激。

“叽咕叽咕叽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格格开始含住父亲的龟头上下吞吐起来,红唇也不再保守,收紧含住父亲的龟头,上下吞吐的时候,父亲的龟头与格格的红唇摩擦着,格格的红唇跟随着与父亲阴茎的摩擦,而小幅度的外翻着。

在格格给父亲口交的时候,大量的液体顺着父亲的茎身留下,流到了父亲的卵蛋上,之后流到了床单上。那些液体是格格的唾液,还有父亲的前列腺粘液,格格没有咽下去,而是吞吐的时候吐了出来,或许这就是格格此时唯一能够拒绝的方式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