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 (70) 作者:性与情

.

【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

作者:性与情2020年9月25日本文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第七十章

我其实之前也想过,如果真的玩淫妻,自己现实中真的接受不了,幻想一下刺激刺激还是可以的。就算现实中真的玩淫妻,那也得有一个前提,我要知道,我得同意才可以。如果我的女友或者妻子背着我偷偷的,那么刺激肯定会大于痛苦。而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的状况,格格背对着和父亲干起了偷情的勾当。虽然阴茎勃起带着我有一部分刺激,但是远远无法抵消我的心伤。

视频中的格格,还保持着跪坐的姿态,看着父亲那根硕大的生殖器。上次看到是意外,而这次看到就是特意了,和上次的意义已经完全不同。格格似乎不断的调整此时的情绪,或许她在努力把自己心中的婚姻忠贞、伦理道德给压制下去,似乎努力让自己的情欲占据上风。在黑崎舞准备开口的时候,格格终于伸出了自己的手,向着父亲的阴茎摸去。在遥远的距离,再慢的速度,也终将会有到达的一天,格格的手临近父亲的阴茎,她的玉手颤抖着,甚至还微微攥了一下拳头,但还是摸到了父亲的阴茎上。

“恩……”父亲察觉到阴茎被一个柔嫩火热的玉手触碰到,父亲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哼,而格格此时也听到了,表情更加的羞涩了。格格的手终于再次触碰到了父亲的生殖器,这根生殖器本该是她万万不能触碰的,但是现在还是抚摸到了。父亲的阴茎被格格轻轻的抚摸着,格格的手掌平摊在父亲的茎身弯曲弧度上,来回轻轻的摩擦着,彷佛是在爱抚一般。上次格格抚摸父亲的阴茎,至少还带着塑料手套,而这一次,却是完全的零距离,没有丝毫的遮挡。

试探性的摸了几下后,格格的手掌弯曲,攥住了父亲的阴茎,同时把父亲的阴茎挺起,让龟头离开了父亲的肚皮。格格攥着父亲的阴茎,轻轻的上下撸动抚摸着,格格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最后不得不张开红唇来呼吸,因为鼻孔已经无法满足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父亲的阴茎在格格的手中收缩臌胀着,格格的双乳微微的颤抖着,那是因为她的娇躯也在颤抖着。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格格不由得慢慢低下头,脸部和父亲的阴茎距离在一点点的缩短,但低到一半距离的时候,格格不由得停止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再次低头,红唇离父亲的龟头只有咫尺之遥。甚至格格的鼻子微微抽动着,不是她要哭泣,而是父亲生殖器散发的雄性荷尔蒙正随着格格的呼吸不断钻入她的鼻孔之中。

格格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两个视频也不知道间隔了多久,格格似乎已经调整过来不少,这次的情绪比上次平稳不少,至少没有像上次那样流泪和哭泣,眼中也没有泪光,只不过表情还是那么的纠结和不愿,不过已经澹化了不少。是这段时间的平复?还是父亲和久子做爱带来的冲击?格格低头凑近父亲的龟头,她一动不动,就彷佛是在闻嗅着父亲阴茎的气味。她的眼睛闭上,但是不一会又睁开,似乎不知道自己这次是挣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而且父亲此时龟头的马眼上还正在缓缓的溢出粘液。

格格最后还是没有闭上眼睛,缓缓的张开红唇,伸出了自己的香舌,凑向了父亲的龟头最顶端,也就是马眼的位置。挣扎了一会后,格格的舌尖还是点在了父亲的龟头马眼上,而格格的香舌就是在上面轻轻一点,当舌尖离开的时候,舌尖和父亲的龟头马眼之间,连接着一根根透明的丝线。不知道是父亲分泌的前列腺液,还是格格的唾液,或者是两者二合一吧。当格格的舌尖快要触碰到父亲阴茎的时候,格格没有闭上眼睛,我却想要闭眼,真的不想看到这一幕,但我选择了和格格一样的“坚强”,我强迫自己没有闭上眼睛,眼睁睁的看到格格的舌头与父亲的阴茎触碰在一起。

格格的吻是香甜的,红唇柔嫩,香舌湿滑,我和她接吻的时候,真的好舒服,她的口汁就是最最美味的佳肴,我这么久都品尝不够。我也喜欢和格格做爱的时候,下面抽送,上面亲吻,格格的吻在我眼中是圣洁的,但此时我心中最圣洁的东西,却和父亲最脏的性器触碰在了一起。格格的舌尖在父亲的马眼上点了一下后,没有收回口中,她的呼吸紊乱了几下,之后再试探性的把舌尖在父亲的龟头上点一下。一回生,两回熟,第二次比第一次要好很多,格格的舌尖在父亲的龟头顶端停留的时间长一点。而每当格格的舌尖点住父亲龟头的时候,父亲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而格格也察觉到了,感觉到自己的公公被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格格心中的复杂可想而知。

当格格的舌头第四次点在父亲龟头上的时候,这次格格没有收回舌头,舌尖抵住父亲的马眼一动不动,用自己的舌尖堵住了父亲的尿道口。停顿了一会后,格格美丽的双眸眨巴了一下,长长的眼睫毛也上下闭合了一下。随后,格格的舌头以父亲的尿道口马眼为中心点,舌头沿着父亲的龟头顶端开始缓慢的画圈,开始画圈的半径很小,但是舌头每在龟头上画一圈,半径就会扩大一点,很快,格格的舌头就沿着父亲的龟头最外围开始圆形的舔弄。随着格格舔弄的范围越来越大,格格的红唇离父亲的龟头也越来越近。当格格的舌头开始舔弄父亲龟头下面冠状沟的时候,格格的红唇已经触碰到了父亲的龟头皮肤。

“滋……”当格格舌头舔弄到冠状沟的时候,格格的距离也达到了极限,格格的红唇触碰到了父亲的龟头,之后格格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眸,红唇收紧,在父亲的龟头顶端轻轻的一吻,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吸吮声。

“滋……”格格闭着眼睛再次的亲吻了一下父亲的龟头,之后平复一下自己,同时格格的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滋……滋……滋……啵……滋……啵……………………叽咕………………”当格格试探性的亲吻了五六下后,格格终于张开了自己的红唇,头部向下,一口把父亲硕大的龟头给吞入了口中,格格口中的空气被父亲的龟头给挤出,发出了空气被挤出的叽咕声。

“滋……滋……叽咕……滋……滋……滋……叽咕……”格格闭着眼睛,开始缓慢的吞吐父亲的阴茎,只是吞入的不深而已,格格的红唇闭合的并不严密,吞吐的时候,红唇和茎身之间还有一段小缝隙,但是随着时间的吞吐,格格红唇与阴茎之间的缝隙慢慢的缩小,偶尔格格闭上红唇吞吐,就会发出“叽咕”的空气挤出的声音。

“啊……嘶……啊……喔…………”而父亲此时带着眼睛,两个大脚丫子不断的活动着,大腿轻轻的摩擦着,双手抓着床单,极力的忍受着自己阴茎被吞吐摩擦的快感。父亲看不到格格,也不知道给自己口交的女人是谁,但是公熄禁忌的关系,还是无形中给了父亲巨大的刺激,或许父亲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口交,虽然动作生涩轻柔,却是那么的舒服和刺激。

“叽咕叽咕叽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格格开始含住父亲的龟头上下吞吐起来,红唇也不再保守,收紧含住父亲的龟头,上下吞吐的时候,父亲的龟头与格格的红唇摩擦着,格格的红唇跟随着与父亲阴茎的摩擦,而小幅度的外翻着。

在格格给父亲口交的时候,大量的液体顺着父亲的茎身留下,流到了父亲的卵蛋上,之后流到了床单上。那些液体是格格的唾液,还有父亲的前列腺粘液,格格没有咽下去,而是吞吐的时候吐了出来,或许这就是格格此时唯一能够拒绝的方式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