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 (69) 作者:性与情

.

【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

作者:性与情2020年8月28日本文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六十九章

格格试探性的轻轻舔弄一下,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舌头,之后睁开眼睛看到父亲的反应,也听到了父亲倒吸凉气的声音,格格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和羞涩,但她还是强忍着。格格再次闭上眼睛,再次伸出香舌“试探”舔弄了一下,似乎在适应了寻找感觉。试探性的舔弄几下后,格格的舌头就不再收回,开始舔弄着父亲的乳头,香舌绕着父亲的小乳头画圈。最初的羞涩和尴尬慢慢的消散,就仿佛是吃一个难吃的东西,第一口非常难吃,第二口比较难吃,第三口就是稍微难吃,第四口就是……

“滋…………”当格格闭着眼睛张开红唇把父亲的乳头吸入口中轻轻吸吮的时候,格格也算慢慢的放开了,虽然吸吮的声音不如久子那天那么大,但是已经微微有了声音,而久子手腕上此时带着手表摄像机,轻轻的走到跟前,把手表对着格格附近,画面一转,顿时就来了一个近距离的特写。此时格格低头闭着眼睛,红唇和舌头在父亲的乳头上舔弄吸吮着,当格格低头吸吮住父亲乳头的时候,因为父亲的乳头很小很低,所以格格几乎把嘴巴都贴了上去,连鼻子都贴的扁扁的。

“滋滋滋……”或许是父亲的胸膛挤压着格格的鼻子,也或许是格格此时……虽然我不愿意承认,格格是不是有些情动了?因为此时格格的呼吸逐渐的粗重和紊乱起来,鼻孔中呼出的气体喷在父亲的胸膛上,发出了“呲呲呲……”的气体声。格格的双手也不由得撑在了父亲的胸膛上,在父亲的两个乳头上来回的亲吻吸吮着。

“咳咳……”此时我捂着胸口不由得咳嗽了两声,心中郁闷到了极点,这可是我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啊。我和格格一共做爱也就不超过二十次,做爱的时候就是传统的男上女下,格格躺在那分开退,我趴在格格丰满的身上不断的耕耘,三五分钟就射精,最多我吸吮她的乳房,亲亲嘴,唯一的一次花样就是上次我回国,格格给我口交,像现在格格吸吮乳头……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压力让格格竟然堕落成这个样子?此时的格格,完全是学着久子那天的样子,在给父亲“漫游”。

“滋滋滋……”格格吸吮的声音不由得慢慢的变大,最初的时候,格格是试探,声音都十分的轻微,而现在完全是正常的声音,是格格正常的吸吮力度了。此时的格格闭着眼睛,似乎闭着眼睛就能够挡住俩人的公熄禁忌关系,这是典型的掩耳盗铃。而格格的舌头放过了父亲的乳头,父亲的两个小乳头已经被格格吸吮舔弄的湿漉漉的,两个乳头勃起成了两个小豆。

“哦…………嘶…………喔…………”父亲此时双手枕在脑后,就那么带着眼罩享受着,两个小乳头都勃起了,可见刚刚有多么的舒服,到现在,我还没有享受过呢,不说格格给我舔乳头,别的女人也没有过,最多我自己用手指拨动过……真惨。

格格的香舌沿着父亲的胸膛向下,来到了父亲的小腹,中间连着一条由格格的唾液做墨水,香舌作为毛笔,而画出的一道痕迹。来到父亲的小腹后,格格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同时抬起头,她的下巴已经触碰到了父亲的浴巾,也知道了来到了父亲最为关键的部位了。格格直起了身子,跪在了床上,丰满的屁股压着自己的脚后跟,丰满的双乳此时剧烈的起伏着。格格的脸颊潮红,呼吸也紊乱了,眼中的表情无法形容,有愧疚、自责、还有淡淡的情欲,不管怎么说,她现在玩弄的可是一个异性的裸体。格格就那么跪在那看着父亲腰部的浴巾,只要一解开,她就知道要面对什么。

黑崎舞走上了前去,之后把手中的细教鞭指向了父亲腰部的浴巾结扣。格格也从迷失中清醒了过来,格格伸出了自己的玉手,颤抖着伸向了父亲的浴巾结扣。当格格的双手抓到父亲浴巾的时候,格格的动作停止了,她轻轻的做着深呼吸,眼中带着挣扎,如果可以的话,她此时或许真的不愿意这样。但她紧紧闭上眼睛后,再次睁开,眼中的犹豫似乎再次消失不见了,她缓缓的解开了父亲下半身的浴巾,之后把浴巾缓慢的掀开了。就仿佛此时是在入洞房,格格缓缓掀开了父亲的“红盖头”,掀开了,俩人的“婚礼”也就成了……浴巾缓缓的掀开了,而父亲的下半身也逐渐显露了出来,格格本来想闭上眼睛,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强迫着自己睁开眼睛,看着父亲的下半身。

“啪…………”当浴巾被缓慢掀开的时候,父亲粗长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而且被浴巾给夹住了,当浴巾离开,粗长的阴茎失去束缚的那一刻,弯曲的钩子阴茎顿时一弹,龟头一下子敲打在了父亲的小腹上,发出了一声轻响,而父亲的阴茎在弹跳的时候,白白的样子,就仿佛是一条白色的蟒蛇。

“啊……”而格格此时专注着掀开浴巾,同时进行着心里斗争,父亲的阴茎突然作怪,顿时把格格吓的发出了一声惊吟。而父亲被掀开的浴巾上,和父亲的阴茎中间,还连接着一根晶莹的粘液丝线,拉扯了很长才断掉,显示出父亲粘液的浓度和粘稠。

黑崎舞似乎害怕格格在给父亲盖上,在旁边从格格手中拿走了浴巾,父亲此时下半身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了格格的面前。粗长的阴茎弯曲着,龟头抵着父亲的肚皮,而阴茎根部连接着胯部,仿佛是一个弧形的拱桥一般,也仿佛是一道彩虹。父亲的阴茎已经完全的勃起,茎身上的血管都鼓起,青筋环绕,透露着生猛和阳刚,真的配得上父亲的名字——杨刚,而且父亲的阴茎还在一鼓一鼓的收缩着,还在不断的充血,让父亲白色的阴茎顿时变得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格格此时抿着红唇,只用自己的鼻孔呼吸,此时她看着父亲的阴茎,不断压制着自己的呼吸,一来是因为紧张,二来就是因为害羞,三来就是因为……虽然这是第二次看到父亲的阴茎了,但是这一次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上次父亲的阴茎只是从裤腰露出龟头和一小节,大部分被裤子给挡住了,尤其是父亲的卵蛋。而现在,父亲整根生殖器,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格格的面前,而且屋内的灯光十分的明亮,格格跪坐在父亲身边,看得自然是无比的清晰。这还是格格第一次真正看到父亲生殖器的全貌,我和父亲的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格格以前或许看过小孩子的阴茎,也看过我的阴茎,现在看到父亲的阴茎,尤其是父亲的阴茎比平常人要大很多,给格格造成的充饥和震撼可想而知,或许父亲的这根阴茎已经颠覆了格格以往的认知……

在格格刚刚的“漫游”舔弄之下,虽然略微有些生涩,但还是让父亲的阴茎完全勃起,龟头的马眼都已经分泌出了粘液,这足以证明,格格的第一次“练功”是成功的,当掀开浴巾,看到父亲勃起的阴茎,还有分泌粘液的时候,连旁边的黑崎舞都微微的点头,似乎对格格的第一次练习十分的满意。在我看到格格在父亲身上舔弄的时候,尤其是格格不断变换的情绪,那种忧伤、我见犹怜的表情,让我此时都不由得呼吸急促了起来。明明上半身痛苦的要死,尤其是我的心,很痛,但是我的下半身却……太不给我面子,阴茎勃起,我怎么让他软,它就是不听话……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