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一绿 (3-4) 作者:Leftswords

【剑神一绿】(3-4)

作者:Leftswords2020年8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3-4)

前言:这种需要编个大纲的东西要人命,谁愿意写大纲啊,真的累人,该写还得写个小纲(笑)。

基本场景都是概括在大陆里,不会跳出神州大陆,虽然有绿,但我也想写点纯爱,纯真的爱情俺也想要。

下次估计就慢点了,争取写个万字再发吧。

求红心,我去睡觉了。

正文:

浩然神州大陆,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八大宗派便是屹立在这大陆,四州大地之上。

南渡神州有青山剑宗,御兽天;东玄神州则有圣女阁与那包办天下排行的天下书院;大陆以北则以魔宗与妖皇谷为头目,无数妖魔宗派、修士跟随;再看向西天神州,佛宗与道宗这两个千年的死对头则是一直‘相安无事’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家今天骂过去,明天那家就打回来。

总之,千年来大大小小的纷争就没停歇过,不过,八大宗派之间有矛盾自然也有利益往来,以及共同的目标。

中州,这个不在意外界任何打扰的地界。

诸子百家,争鸣不已。

千年来的学术之争,千年来的相互批判从未动摇过他们内心的信仰。

外面四大州的圣人们也从来不会来掺和这里的纷争,因为这里的老家伙们总会摆出一堆道理,然后各自拉帮结伙的打骂,从来都没有人敢轻视这些每天吵来吵去的家伙们,真正动起手来,个个都是下死手,当然,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不过,他们更愿意和一些年轻人们聊聊天,顺便谋划谋划。

……

东玄神州,天下书院。

“师姐,咱们明天就要启程去青山剑宗了,你换洗的衣物都带齐了吗?”一处古色古香的屋子里,一位妙龄少女一边收拾着衣物,一边问道。

妙龄少女的身后,一位二八佳人正端坐在书桌旁,青丝如瀑,皓腕拖着香腮,看着窗外尽显余晖的夕阳,落日的红霞染红了天空,被染红了的云儿像极了娇羞的少女,对于少女来说正是最好的佳景。

只见少女淡淡的开口,声音虽然淡雅却没有拒人于外的清冷,“准备好了,一共也没多少衣物,三四件长裙即可。”“啊,师姐,你又只带那几件衣服啊,好歹买点别的啊。”被少女唤作师姐的女孩转过头来,脸颊上露出和善的微笑,“怎么,我穿起来不好看吗?”看到师姐的笑容,少女立刻噤声,不再多语,整个书院都知道,当咱们的大师姐露出这种笑容时,就代表师姐想和你和善地交流交流。

天下书院大师姐,孙清漪,入门两年后,成了当代天下书院的大师姐,金丹一转的她如今也堪堪十六岁而已,只不过这次自家青云榜的排名上没有她,师尊给她的评语是,继续努力。

自那之后,所有人都绕着师姐走,所有都知道,自家大师姐绝对是腹黑中的腹黑。

虽然自家师姐很漂亮,但也架不住腹黑啊,相比之下,前段时间来书院里留宿的那位御兽天师姐人就不错,又热情又漂亮,性格也比自家师姐好。

自从孙清漪知道自己这位御兽天的好姐妹宇文珑以与自己同境界的实力入了青云榜九千位后,第二天便把这位留宿的好姐妹给踢出了学院,名义是让她回去好好修炼别打扰自己修行。然后这位宇文师姐便放了两头火焰鼠出来把自家师姐的衣服全咬坏了。

“妙妙,此去剑宗大概要多久的路程。”孙清漪问道。

一旁的额少女回道,“回师姐,算上传送阵的时间,大概也就七天的时间。”“是嘛?这次除了咱们书院的人,还有哪些人参加剑宗交流会?”“这次除了咱们书院,还有御兽天和圣女阁的人,听说道宗的南霜寒也要去,不过她如今正在历练,说是不确定。”孙清漪听到御兽天眉头跳了一下,又问道,“圣女阁不是最近在选圣女吗?还有时间去凑热闹吗?”名叫妙妙的少女笑道,“听说这次圣女阁内的标准就是她们这次在交流会的排名位主要标准。”圣女阁,顾名思义,这是个全由女性组成的宗派,每代都是由两名圣女候选人之间二选一,失败的一方则是日后辅佐圣女坐上阁主之位。

当代圣女候选人一边是东玄州世家左家左烟霞,一边是南渡州世家苏家苏樱,自左烟霞,苏樱二人进圣女阁来二人就是不对头,不过二人也是从未耍过什么阴险手段,二人斗到今天也是各有胜负。

至于道宗那位南霜寒,当代年轻一代的修士凡是听到南霜寒三个字的,言语中皆有赞赏之意。

如今她的实力如何,也没有几人知晓,但其是公认的这一代最有望成圣的人。

“师姐,听说剑宗的白夕月也快要入金丹境了。”“以她的实力能入金丹自然是正常,人家有个处处呵护的师兄夫婿,过得可比咱们要舒服的多。”妙妙踱步到孙清漪的身边,俯首轻声,“师姐可有中意的人了?”话说完妙妙就后悔了,只听见一声关门声,师姐的房门就关上了。

“师姐……”

“今晚你就留下来吧。”

“师姐我错了……”

……

道宗。

道宗的宗主书房内,一位男子正着一身白衣长衫,手中一卷书卷,正坐在椅子上,有滋有味的看着。

砰!

大门打开。

男子立刻把书卷藏到了身后。

门开后,来人立刻跑到了男子面前,气喘吁吁道,“宗主,师姐来了消息,过两天她便会前往青山剑宗。”男子端了端坐姿,咳嗽两声说道,“知道了,多大的事情,这么慌张,成何体统。”来人摸了摸头,赔笑道,“知道了,宗主,我先下去了。”随着来人离开,只见男子身后的书卷露出了名字——《降伏妖女记成人精装版》

……

入夜,刚吃过饭的林天在其它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宗主府邸外,透过竹林正好能看到房屋内灯火通明。

“真不愧是宗主府邸,此地的元气浓郁程度可不是其他地方能比拟的。”不过林天想不到的是,此时屋内也已经是春宵时刻。

白震天与陈如鱼夫妇二人如今也是几百岁的人了,修行之人想要留下子嗣便是一件难事,二人自从生下白夕月后便是十几年内也未做过几次,如今自然便是欲火焚身,俗话说,饱暖思淫欲。

屋内,一身白衣的陈如鱼,纵使有了几百岁的年纪,但毕竟也是修行大能,保持肌肤年轻自然是小意思,想自己一旁的夫君早已经脱光了衣服,露出了自己的肉棒,脸上也已经露出了迫不及待地神情。

“多大人了,还这么猴急,一点当爹的样子都没有。”陈如鱼啐了白震天一口,脸上也是布满了红霞,其实她自己也是多年未行房事,身下早已春水泛滥,倒是年纪大了,自己也是有点羞,不像自己的丈夫这般猴急。

床榻之上的白震天也是嘿嘿坏笑,“好鱼儿,仔细算来咱们也是有很久没有行那云雨之事了,俗话收春宵一刻值千金,这可比咱们修行的时间还要宝贵呢。”说罢便一把将自己的妻子搂入怀中,左手轻抹纱衣,陈如鱼身上的纱衣便如无骨般自行脱落,一幅少女般的娇躯便呈现在眼前,令得白震天胯下老二也是硬邦起来,弹在陈如鱼的玉腿上。

“你这个老不死的,原来就这么猴急,妾身今晚估计是睡不了了。”一边说着,陈如鱼手上的动作也是开始,只见她媚眼如丝,双手在白震天的胸膛上如蛇般游动,又俯下螓首,灵巧香舌在白震天的两个凸起乳头上绕动,不时还轻咬一下,直令得白震天仰天吸气。

“好鱼儿,你这是和谁学的技巧,竟是如此熟练。”只见陈如鱼抬头,秀发虽乱,凤眼却流转着摄人心魄得爱意,琼鼻下如丹霞般的红唇缓缓张开,“自然是在夫君那些奇技淫巧的奇书中学来的啊,妾身还不知夫君是从哪找来的好书呢?”陈如鱼话语中带着媚意,一手则是环绕着白震天的肉棒,轻拢慢捻抹复挑七个字在她的手上如音符在五线谱上跳动般奏起,直激得白震天那许久没有经历人事的老二,竟是慢慢流淌出不少淫水。

自家夫人虽是这般说,但是白震天却从话语和夫人手上的动作感觉到一丝危险,旋即开口道,“夫人明鉴,那些书都是江老头那家伙藏在我这的,为夫怎会看那些书。”“哦?”听得白震天的回答,陈如鱼似乎是有些不满意,手上的动作倒是更加快速,另一只手也是不闲着,抓住了自己夫君胯下两颗睾丸,不停地搓捏着,时而大力,时而挤压,纵使是女流,但这酸爽感却是让白震天直呼过瘾的同时感受到一丝疼痛。“人家道宗宗主要看不在家里看,还跑到你这藏书吗?”“夫…夫人明鉴,我对夫人之心天地日月可鉴,怎会看这些肮脏淫乱之书。”白震天也是吃痛说道。

陈如鱼挑眉看着白震天,眼中带着不寻常的笑意,直看着白震天一阵发怵,“既然这样,我就把那些淫书都烧掉,省得祸害我家夫君,要是那江老头找来,夫君你便说是为妇烧得,让那江老头找我来。”“额……”白震天一阵无语。

突然,陈如鱼加快动作,一手撸动着白震天的肉棒,另一只手也是不停揉搓着的睾丸,白震天只觉得自己的胯下阵阵射意传来,“好夫人,为夫要射了。”只见陈如鱼一把抓死白震天的肉棒,只感觉自己夫君的棒身上传来阵阵震动感,没过几秒,白浊的滚烫的精液从夫君那马眼里如泉水般射出,许是几年未做的原因,自己夫君的精囊里应该是攒了不少浓精,只是这第一发精液便是射了满地的精液,精液的味道也是淫乱刺鼻,比起当初二人第一次还要多。

看着自己满手的精液,陈如鱼也是当着白震天的面,一点点舔干净了自己的小手,淫乱的画面也是令白震天心跳加快,更加兴奋,没想到自家夫人竟是愿意吞精了如今,这要放以前定是不可能之事。

“夫君的精液没想到是这种味道。”陈如鱼看着自己的夫君,舌头也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夫君毕竟是男人,看些那种书也是情有可原,却也不该瞒着妾身,夫君若有需要唤为妇一声即可,何必看那些书。”白震天也是傻笑地像个孩子,“为夫这不是怕夫人不乐意嘛,好鱼儿,为夫能有你真是三生有幸。”陈如鱼也是一把抓住自己夫君地肉棒,媚声道,“那夫君今晚可要好好满足妾身。”“那是自然。”白震天一个翻身,便把陈如鱼压在了身下。

……

屋外,此时的林天正抬头数着星星。

“一千五百二十三,一千五百二十四,一千五百二十五……一千……哎,我刚数到哪了?”我操,又忘了,这都他妈第三遍了,站岗真无聊。

林天也是纳闷,这宗主这么牛逼的人还要什么护卫,我在这还不如不在这。

就在他内心愤愤不已的时候,一道声音打断了他。

“你刚刚数到了一千五百二十五。”

“我靠!谁?!”

林天环顾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这声音的位置好奇怪啊。

“我就是你脑子里的黑书,你好,主人。”

察觉到脑海里的黑书,林天打骂道,“我草泥马的,你以为你X破苍穹啊,吸了老子三年元气跑出来,你以为你是X老吗?”“请您不要生气,本书需要您体内的元气才能开启,请见谅。”听到系统两个字林天也是不再气愤,“那你是什么武功秘籍啊。”说道这,林天只觉得体内黑书突然翻开第一页,上书——绿仙诀。

林天只觉得眼睛抽动了两下,“这什么意思啊?”“意思就是您只要您绿了别人就能变强。”“我去你妈的,你以为我是曹操吗?”

“你不想吗?”

“额……”

仔细一想是不错,林天支支吾吾道,“那除了这个呢?”

“本功法第一层便是能看透他人性癖,还能偷窥他人做爱场景,无视等级。”

“这么厉害?”

“只有他人在做爱时才能偷窥,而且有距离限制。”

“卧槽,这么厉害的透视谁发明的功法。”

“抱歉,现在不能透露给您,只有您到达圣人层次才有资格知晓。”

“……”

“没关系,现在您周围就有一处可偷窥场景,是否偷窥?”

“是。”林天只觉得眼前屋子变的透明起来,两具身躯赤身裸体的展现在眼前。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