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一绿 (5) 作者:Leftswords

.

【剑神一绿】

作者:Leftsword2020年8月2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五章)

前言:这就是写这种修行文的坏处,每个地方都得写写,世界观还得大点,字数还得多点,我想写的老婆们终于都出来了,后宫文我也想尝试尝试,下次更新真的会慢很多,先写点。

中州,这个天地间所有修行道士向往的地界,此刻夜已深,皓月当空,繁星烁烁,即便这里是修士们的地界,但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修士,大部分还是普通人的世界。修行者,或许才是这个天地界的异类,他们逆天而行,妄图从天地间求得生机,求长生,可惜,即便是那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圣人们也有着大限,或许活过这个时代,又或许经历下个时代便会化作时间长河里的一杯黄沙,真正能够留在这个世界的,只有他的理念,他的精神。

很久以前,在修行功法之前,古人造字,撰文,编撰书籍,留下三千道藏,为世界留下多少宝贵的道藏,没有对功法的解释,有的只是对世界的理解,或是自省。后辈之人在书籍道理中寻找生存理念,无数的人有了自己的观点,他们开始碰撞,开始交流,开始评判,开始赞赏,开始融合,开始新生。

无数学家学派如雨后春笋般在这大陆中央出现,如星星之火般向四周散发,智慧的火光燃烧了这片神州大地,人们开始了对世界的进一步认识。

直到某一天,第一位圣人的出现改变了世界。

圣人弟子三千,有名者,七十二人矣。

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圣人在之后的时代里逐渐出现。

中州的第二次辩论展开了,直到现在,圣人们也明白,从未有绝对的治世明学,顺天意或是逆天意,人们总归要活着,这个世界不只是他们这群人的,更多的还是那些普通人的。

你若是和他们聊是自家学论高于其他家派,倒不如和他们聊聊今年种些什么好。

又是多少时代,以武成圣的时代来到,这个世界仿佛终于完整。

……

中州南部,上官世家。

院内阁楼邻立,院子南部的一处六层高的阁楼上,一袭红裳的女子正倚栏观赏这满城繁华。

今天的天气很好,犹如她的心情一般,明月皎洁,洒下一地月光,月光也如纱般笼罩了阁楼上的她,她就这么静静看着,跨过自家的庭院,中州南边的城内灯火通明,小贩们在叫喊,为了生计的人们从城头吆喝到城尾,酒馆酒楼张灯结彩,运河上,桥洞里,花船里不知道是哪家姑娘,也是笙歌艳艳,即便是她也偷偷去过几次的花楼今日的生意也是比以往看起来要好上不少,站在阁楼上的她,仿佛置身事外,颇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生活方式,或是自愿或是强迫,或是被逼无奈,对于她来说,她能做的便是管好自己身边的事,出生世家,得到的比那些穷苦百姓自然要多许多,相应的,失去的也很多,比如,自由,选择。

听说父亲给自己定了门亲事,这对她来说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了,或者说是家族的寻常事,家族的利益往往高过一切。

当需要有人为了家族利益去死时,上官家的人永远比其他人快上两步,不是一步,时两步。

这是个家族利益高过一切的家族。

就像自己的母亲与父亲,就是家族利益的产物,所幸的是,她们有感情,这对她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至少自己的童年比起家族里其他孩子要好上不少。

女子如今已是桃李年华,家里自然是要谋份亲事,听长辈们说是南渡州的世家子弟,至于相貌自然是没见过,要嫁给这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吗?

问题被声音打断了,身后传来楼梯的吱呀声,是丫鬟上来了。

“小姐,入夜了,再不回房间要着凉了。”丫鬟看着面前正发呆的小姐,轻声环道。

红衣女子回过头来,倾国的姿色也是让纵使看了数十年的丫鬟也是一惊,月纱笼罩的小姐似乎更加美,更加脱俗,但似乎离自己更远了,就仿佛和从前的小姐不再是一个人了。

“小风筝,你说,我要嫁的那个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红衣女子问道。

名唤小风筝的丫鬟挠了挠头,自家小姐最近总是会有很多疑问,比起从前却是话多了起来,过往的小姐总是做大于说,不过多说话总是没有错的,至少小姐看起来不再那么冷冰冰的了。

“额,小姐不知道,奴婢自然也是不知道的,听说是位文武双全的少爷,老爷们都说配得上小姐您。”

“我突然觉得这样很没意思。”

“嗯?小姐为什么这样说?”

红衣女子转过身,指了指外面得繁华夜景,“他们都在过自己得日子,可我的日子在哪呢?”

小风筝看着眼前得小姐,那一瞬间,她似乎有些心疼,“小姐。”

“即便是小风筝你跟着我的这些日子,我也能感觉你过的日子总是很有盼头,可我的日子却是过起来没有盼头。我的日子不是在练功就是女红,或是在书房里看那些书,外面的人总说我是才女,说我是年轻一辈的翘楚,我却连这中州城都没走去过,外面那个疯婆子每次给我写信都会说她去了哪快活,什么时候有时间也会带我去快活,我曾经以为破境会开心,以为得到嘉奖会开心,现如今才发现,我竟然还没有那些叫卖的小贩过得开心。”

“日子总是要过的,族里总会给我们灌输家里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想法,如今看来,只不过我们是从生下来便占用了家里的资源,我们便要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家里吗?那样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不过我们总归是不占理的一方,毕竟我们并未给家里带来一丝利益,反倒是一直在消耗,呵,说起来,外面总说那几家生意做得满天下,可说起来,我们上官家的生意才是做得最好的,有时候一做就是一辈子的日子,枷锁在每个人的脖子上,肩膀上,真的好累,我活的真的累了,我打算出去走走,走累了再回来报答家里,至少要让我知道这个世界长啥样吧。”

话音刚落,阁楼内,一道男声传了出来,“说得好,原本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姐姐都这么说了,弟弟总归要让着姐姐的。”

听得内容,来人是红衣女子的弟弟。

小风筝一看来人,做了个福,“参见少爷。”

男人挥了挥手,小风筝便是先下了楼。

“要说姐弟心意想通呢,姐姐今日所想也是胞弟心中所想,只可惜,姐姐若是也想出去见世面,小弟却只能待在家里了。”

红衣女子却是看着自己这位只比自己慢了一会的亲生弟弟,“不能一起出去吗?”

男子却是笑道,“要是两个都跑出去了,家里估计得炸了锅。”

“谢谢。”女子没有多言。

“吃了姐姐那么多零食,做弟弟的自然要承担许多。”男子的眼里突然湿润了不少,“愿吾姐在外安心,为己而活。”

“这点你放心,我已经和那疯婆子说了,过段时间会去趟南渡州。”

“是道宗那位?”

女子点头。

“是去看那个男人吗?”他指的自然是她素未相识的夫君。

“不是,去凑凑热闹。”

男子行了个礼,转身便下了楼。

……

中州中心,九九高楼,这座八十一层高的楼阁是中州的象征之一,每层都有其的用处,而这最高一层,则是归了占星阁。

占星阁,只有一人,至少现如今只有一人,活了几百岁,或者已经有了千岁的天机老人正躺在他那不知多少年的摇椅上,旁边的茶炉上,煮茶的茶具此时正冒着热气,茶盖也是不停地往上顶起,里面地蒸汽也是欲要突破这茶盖地束缚。

曾经满头白发,道貌岸然地天机老人,如今却是剃光了头发,活得跟个和尚似的,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剃了头发,即便是那些曾经一起搓个麻将的圣人们问起,他也会用干你屁事这四个字来回复,总之一切照旧,即便剃光了头发,天机老人也依旧是天机老人,该说的话他知无不言,不该说的话便是天机不可泄漏。

“看吧,又压不住了。”

一缕清风,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天机老人身旁。

“老头子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读书人,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你他妈的礼呢?进来不敲门吗?”

男人释然笑了笑,淡淡说道,“门没关。”

“没关就不敲门吗?你出恭没水就不洗手吗?”

年轻男人有些无语。

天机老人给男人到了杯茶水,示意有些烫,“大半夜不去教你那些学生来老头子我这干甚,今晚不打麻将,没手气。”

男人回道,“没什么,就是想和您说说话。”

天机老人抬头看了看男人的脸,“你还年轻,陪我这老家伙说什么?”

“说说,大势?”

“嚯,好大的口气,你还没成圣人呢,早了点吧。”

“任何时候都不早我觉得。”

“你们那几个老家伙都不急,看把你急的。”

“事关天下,学生早一日了解自然是好的。”

“这天机不可泄露,就是那几个老家伙现如今都不敢妄断言,老头子我自然也是不能和你说了。”

“道理我懂,所谓天机不可直言,拐个弯打个折,云雾里透露两句就行了。”

“你个小子比我都懂怎么不去问你家那几位,你这么大个宝贝学生他们还能不和你说?”

“怕折他们几位的寿。”

“去你妈的,老子命不值钱啊!”

老年人就是喜欢说脏话。

“专业总要找专业的人,家里几位也不一定有您看得清啊,不然为什么就您被称作天机老人呢?”

“这天下大势本就不是你我能左右得的,上个时代过去这么久,该活该死的人都已成了定数,现如今大势将至,整个天下其实该过还得过,难不成凭你我就能改了这天换了这地不成?”

“学生以为,若未尝试,怎知未来不可改变呢?”

“哦?你想逆天而行?”

“修行本身不就是逆天而行吗?我曾听闻,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便引得十万里外一场飓风,小事便可造就大事的变化,你我的举动也说不定能改变这大势的走向。”

老人抿了口茶,味道略有苦涩,“想法不错,只可惜古往今来,很多人都想变了这大势,只可惜,一切命由天注定,大势依然如此,你我不过螳臂当车罢了,改变不了什么。”

“做了没有改变和没做这是两回事,我辈自要修个顺心意,若是憋屈等待倒不如顺心而为,这大势即便要来我也要在它来之前搅得这天地明白,我辈人重来都不愿如那塘中死鱼般迂腐,我辈应如乘风之云,千里之外便开始,千里之内便结束,纵使一生,不悔矣。”

“我怎么觉得你家那几位教你得东西你一个没听进去呢?”

“兴许我能走条新路未尝不可。”

“离经叛道也有可能。”

“那是我的路。”

天机老人眼中似有光芒闪出,“既然你都有了自己的路了,还问我作甚,赶紧滚蛋。”

男人行礼,消失在清风中。

夜晚,老人久久不能入眠,“真他妈的操蛋,这小东西真要成圣不成?”

……

第二日,上官世家的消息传遍了中州,上官家大小姐上官燕铃独自离家历练。

……

时间回到林天偷窥的时间,此时他的眼前,呈现的自然是香艳无比的场景,除了宗主外,还有宗主夫人的裸体都呈现在他眼前,这种不会被察觉的偷窥可以说是每个男人的心愿了,好吧,至少大半的男人都有这种偷窥癖好,俗话说的好,不看白不看嘛。

“可惜,没声音。”

屋内,陈如鱼将白震天压在身下,娇躯如水蛇般,纤细的手臂和浑圆的白玉般的大腿将白震天缠绕的死死的,就像八爪鱼那般,胸前的巍峨雪峰也是在各种灵药下挺拔耸立,这些年未经人事,就那么挤压在白震天的胸膛上,不只是感受着灵肉挤压得白震天,就连屋外偷窥得林天也是觉得老二硬得发烫,这般身姿,美貌得夫人,谁人不想一享其身体得滋味。

察觉到夫君喘着粗气,身下的肉棒也是不停地敲打着陈如鱼的白嫩雪臀,在自己的雪臀上留下不少淫液汁水,陈如鱼也是摇动着身躯,两颗浑圆翘乳在白震天的身上四处按摩着,胸前的两粒葡萄籽即便过去这么多年,也是不见沉色,依然是粉嫩的粉红色,不时还有着少许奶水挤出。一手按摩着白震天的肉棒,另一只手也是在白震天的两颗乳头上揉捏,香舌则是将白震天的上半身舔舐的半酥半麻的,令得屋内外两个男人直呼过瘾。

“好鱼人,让夫君尝尝你的小嘴。”

陈如鱼白了夫君一眼,也是凑过脸颊,伸出灵巧香舌便和丈夫的野蛮舌头交织缠绕在一起,要说男人总是粗鲁的,即便陈如鱼也是自己练习过不少次,但是只要和自家男人缠绕在一起,便总会不自觉地忘我,忘掉一切技巧,只有灵与肉的交织,全是发自内心的交织,踱着自己的香津送入丈夫的嘴中,二人的口水也在此之间来回传递。

直到二人拉开,白震天还不忘猛嘬了一口,将自家夫人的口水尽数吸进嘴里。

饶是让陈如鱼脸又红上几分。

似是察觉到肉棒又恢复到了往日的神采,陈如鱼也是俯身,埋头进了白震天的胯下,先是用肉棒敲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令得自己再一次熟悉了自家夫君的气味,这正是许久未见的气味,“夫君,妾身这就服侍您。”

陈如鱼也是不在矜持,张开小嘴,一口便将白震天那根肉棒尽数吞下,瞬间异物闯进小嘴里,最不安分的自然便是陈如鱼的舌头,肉棒前端的龟头便和香舌产生了许多次的碰撞,灵舌不时拍打在龟头,酥麻感也是通过肉棒传到正享受口交的白震天身上,许久未尝试到妻子口交的白震天,正不时吐气感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口交,自己这妻子的小嘴真如名字般,犹如鱼嘴般小巧动人,吸力十足,自己这肉棒棒身,进了这小嘴里,竟是想动半分都不行,死死地被固定在陈如鱼的嘴中,自己是进不行,出不行,任由香舌和牙齿的欺负,自己的马眼也是时不时受到刺激,加上龟头下的刺激,又有妻子那小手的奇妙手法,纵使是白震天也是得败下阵来。

咕叽咕叽的口水吞咽声,白震天感到陈如鱼这无与伦比的吸力竟是连自己马眼里流出了的淫水都是吞咽了下去,也是自己咽了口口水,于是坐起身来,按住陈如鱼的头,感受着她的细微动作。

“好鱼儿,这天底下,论起嘴功,估计无人能出你左右。”

听得白震天的话,陈如鱼也是加速起来,小嘴开始了吞吐,滋滋的水声在胯下响起,白震天只觉得酥麻感阵阵袭来,妻子口交带来的刺激令得他也是不禁想松了精关,可如今他却是想一守到底,任由陈如鱼的吞吐。

陈如鱼只觉得嘴里的肉棒在她快速的吞吐下,迅速膨胀变大,直至不在变大后,龟头传来了更加滚烫的汁液,舌尖每次触摸马眼所传来的抖动都在宣告着丈夫快要坚持不住了,可就是不射,她也是明白丈夫的内心在想些什么,也是不气,只是开始摇头晃脑,秀发飘散,此刻的她却是不像个宗主夫人,倒像是花楼里那些讨人欢心的妓女一般,嘴里的动作不比手上的动作慢,也是更加细微快速,似要在细节上击败强忍不射的丈夫,白震天也是双手不再压着陈如鱼的后脑勺,而是双手抓紧床单,妻子嘴里的吸力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现在的他只能通过抓着床单来分散注意力。

陈如鱼也是不再留手,银牙轻咬了下龟头后,连续吞吐,手上动作也是发狠,死死地捏了手丈夫地两颗睾丸,此番猛药一下,纵是白震天这等大能也是承受不了,精关瞬间失手,滚烫地浓精犹如逃跑的将士们,尽数从马眼里喷射进了陈如鱼的小嘴里。

“啊……”白震天也是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

咕叽……咕叽……

一发又一发的浓精不停歇地全数射进了陈如鱼地小嘴里,白震天只觉得自己这一发射光了身体,整整持续了好几分钟,只觉得自己射干了自己,看着陈如鱼,自己妻子此时圆滚滚的小脸就知道,里面装满了自己的子孙,再看到妻子也是一口尽数吞进了肚子里,也是感到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吞下精液的陈如鱼此刻也是满脸的潮红,望着白震天的眼神里充满了情意,气若幽兰,“妾身都满足相公这么久了,相公也该出点力了吧?”

看着眼前的光景,嘴角还残余着精液的妻子正露出无辜的表情,眨巴着眼睛,曼妙的身姿不受衣衫的束缚,尽数展现在眼前,胸前饱满因为过于硕大的原因,此刻也是略有下垂的征兆,蜂腰翘臀,纤细的手臂背在身后,两条长腿如洁白的白玉支撑着身体,堪堪挡住双腿间的芳草茵茵,黑色的丛林也是若隐若现。

整个房间里也是充满了许久没出现的情欲气息。

……

屋外,林天也是早已脱下了裤子,露出了自己的肉棒,一边看着屋内的香艳景色一边撸动着自己的胯下老二。

“你还别说,咱们宗主夫人这身材是真的不错。”

看着陈如鱼替自己丈夫埋头口交,手上的技巧也是不停变换,着实令林天的内心不停地承受煎熬,直叹里面的男人要是自己该多好。

“黑书,你说我要是能和宗主夫人行鱼水之欢,是不是就能变强?”

“不行。”

“不行?”林天有些不解。

“本功法必须要在女性放弃原来的情缘后托心于你才可以,只是简单的周公之礼是不够的。”黑书解释道。

林天听后也是一脑袋黑线,这难度也太大了,“我他妈就是曹操也做不到啊,你以为我是海王吗?”

“所谓的绿,本质上来说也不过就是女人对另一半的失望后爱上另一个人的表现而已,在这个世界里,一夫多妻不过是常有的事,总有女人被冷落的时候,到时候你便可以乘虚而入。”

“你说得一本正经跟多容易似的。”

“那就是你的事了,有时间和我扯淡你还不如偷窥呢。”

听到此话林天才反应过来,再看向屋内,屋内的景色早已翻了天。

……

陈如鱼凌乱的长发正安静地躺在床榻上,而她此时正被自己的相公的一双大手将自己的两条玉臂上的手腕死死地钳住,自己的双手被钳在一起固定在自己的脑袋上方。

芳草间早已止不住水流,多年没有异物进入的小穴早已瘙痒难耐,就好像无数的蚂蚁在里面啃咬,急等着一根肉棒来替自己清理。

从自己相公身上传来的男人气息也是令自己芳心纵火,陈如鱼已忍受不住下体传来的搔痒,“好相公,你要是再不进来,妾身的下面可要认不得你的肉棒了。”

白震天一听此言,也是按耐不住,“好鱼儿,竟是连夫君的肉棒都能忘记,实在是讨打,看为夫今日不直捣得你喊亲爹。”

陈如鱼也是应声喊道,言语里娇气声十足,“好爹爹还不赶紧进来,小鱼儿都快忍不住了。”一边说着,竟还抬起玉腿顶了下白震天胯下的那根粗壮肉棒。

本就强硬的肉棒经这么撩拨哪里还忍受的了,白震天两条粗腿蛮横的分开了陈如鱼那双看起来瘦弱无力的纤细修长的玉腿,埋藏在深处的女儿桃源便直接的暴露在眼前,多年未见,却依然如当年那般粉嫩,肉穴正随着陈如鱼的呼吸一般有规律的张合着,竟然还从里面不时有少许淫水流出,带着丝丝热气,外面偷窥的林天也是直呼过瘾。

此刻的白震天也是不再束缚自己的小鱼儿,趴下身子,伸出自己的舌头轻咬在自家夫人的小阴蒂上,肉穴上方的阴蒂对着男人们都有着难以阻挡得吸引力,白震天这一咬也是令床榻上的陈如鱼轻呼不要,白震天却是不管,不止是嘴上功夫不减,大手也是几根手指并进,在陈如鱼那如少女般粉嫩的肉穴里探索着,手指也是如倒钩般刮蹭着陈如鱼的穴肉,即便是曾今尝试自慰的陈如鱼也是不明白,这男人的手法就是比自己动手要粗鲁许多,却是又让人欲罢不能,总能找到自己高潮的弱点,伸缩挺动,不时再在某一处使力,想那贞洁处女也是受不得这种手法。

白震天的嘴唇也是离开陈如鱼的阴蒂,却还没等她喘过气来,肉穴里手指也是尽数收去,只见白震天也是整张脸都凑近了她的胯下,粗鲁的舌头也是在她的肉穴里横冲直撞,粗暴至极,丝毫没有礼数,却是让她花心乱颤,终于败在了白震天的各种调教下。

淫水冲刷着小穴,如涌泉般从小穴里喷洒出来,打湿了床单,止不住的喷洒在了地上,高潮结束的陈如鱼也是香汗淋漓,她也是许久没有感受过如此快活的日子,今日她终于又回到了当年二人尽心尽力造人的日子。

“夫人,为夫要进来了。”白震天的声音突然想起。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白震天的肉棒也是没有征兆地突刺进来。

“啊……好夫君,夫君的肉棒进来了。”陈如鱼也是一阵惊呼,多年未被填满的小穴也是被白震天的肉棒开垦着,原本紧闭的肉穴在白震天蛮横的肉棒下尽数打开,待到肉棒尽数进了陈如鱼的小穴,白震天也是放开手来。

白震天此时也是两只大手托起自家夫人的两条长腿,而陈如鱼只觉得自己的雪臀被托起,粗壮的肉棒正在自家夫君腰臀的挺动下,不时有力,九浅一深地在自己地肉穴里进出着。花心处也是传来阵阵骚动,也是令陈如鱼内心焦躁不已,自家夫君明明是如此大力,却为何总是顶不到自己这最深处呢?

但明白此事陈如鱼却是不敢说出来,深怕打击自家夫君的自信,至少夫君的技巧也是不错的,即便花心处感受不到冲撞,陈如鱼却依旧在自家夫君那般技巧下发出淫浪的声语。

“好鱼儿……为夫这般技巧如何?”

“好夫君,多年未得夫君临幸,今日……却是依旧能感受到夫君风采不减当年。”

“既然如此,为夫自然要好好滋润一番我的好鱼儿。”

“还望夫君怜惜鱼儿。”

“夫人放心,为夫定要让夫人度过这颠鸾倒凤的春宵,与那周公同眠。”

……

二人持续了许久的淫戏也终于事在白震天的肉棒触及到陈如鱼的高潮后结束。

屋内两人都喘着粗气,只是二人结束后的心情却是有些不同。

……

西天神州,大漠荒域。

此地黄沙漫天,烈日骄阳,视野里仅存的几株枯木上,树叶尽数凋零,唯留几只食腐的鸟兽,眼睛里闪烁着灵智的光,周围的地面上都摆满了尸骨,想必都是些惨死在此处的飞禽走兽,又或者是被仇家杀死在此处的倒霉人。

沙砾堆积的坡堆,此起彼伏的沙漠山峦,一望无垠的沙漠是最容易令人绝望的。

“可恶,该死的南霜寒,给老子记着,让老子休整回来,必要让你受尽百倍折磨。”

声音来自一位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年纪,浑身的衣服被刀剑劈得不成样子,脸上与手臂上徒增了几条新的疤痕,看起来是被人追杀至此。

纵使身上有伤,男人得脚步却是不敢停下,稍有停歇估计就会被那个疯婆子追上。

自从被那个疯婆子撞上,男人已经有七天七夜未进食过,几乎稍有停歇,便能感应到那疯婆子的气息,那家伙也是不着急,每次都是点到为止,犹如猫捉老鼠般,数次都不肯下狠手,男人也只能忍痛逃离,毕竟没有什么比命重要,只可惜,有时候,命终归要留在此处,大漠荒域,是处埋人的好地界。

还没等男人逃离多远,一道倩影便出现在他身后,男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如今的他明白,走不了了。

男人回头,看着眼前这傲人的雪莲,明明看上去是个冰冷的仙子模样,却总是喜欢干些不当人的事,“南……南仙子,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又何必与在下这个无名之人过不去呢?”

对面女子一身淡蓝色纱衣,三千青丝束在脑后,玉簪轻挽,玉簪吊起那根冰蓝色的细链,尽显本色。冰肌玉肤,月貌花容,如出水青莲,天姿国色,此番佳人,怕不是谁人都能有幸得见。且看其妙目淡雅,气如寒霜,肤若凝脂,眉如墨画,蓝色纱衣衬显着女子婀娜身姿,步态典雅,只是无人能看得出来,这样一位看起来淡雅脱俗,清新寒霜的女子,内心却是和这表面大有不同。

听得此话,南霜寒却是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得有些奔放,和此前给人的印象却不同,“哈哈哈哈,齐重海,谁不知道你是有名的采花贼,光是最近的数都超过了一手之数,你说我不找你找谁,整个西天州,知道你消息的人可不少。”

齐重海却是捂了捂手上的伤口,“既然南仙子都这么说了,在下也无话可说,南仙子想要取在下的命也是唾手可得,何必玩这种猫捉老鼠的小把戏,倒不如给在下一个痛快。”

南霜寒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刀疤地男人,“只可惜,你长得这副相貌,不然你还真能当个长久点的采花贼。”

齐重海也是一愣,“仙子说笑了,既然都是贼了,还要在乎相貌不成。”

“啧。”南霜寒笑了笑,笑声也是十分奔放,“你看看凡尘俗世里的那些风流淫贼,不都是相貌堂堂,许多深闺大院里的姑娘们,可都是等着他们呢。”

“照仙子这么说,我该死的原因倒是我这模样了。”

“那倒不是,我就是想把你宰了,顺便练练手。”

“……”

男人朝着铺满黄沙的地上狠狠地吐了口血水,“既然仙子发话,今日在下便在此讨教了。”

南霜寒听得此话后也是收起了笑容,“金丹五转的你现在还能有多少实力?”

齐重海嗤笑了声,“仙子放心,今日定会分出胜负,若是仙子能除了在下,相比也能名声远扬,至于我的实力,在下定会拼尽全力。”

“淫贼有什么好当的呢?以你的天赋,本不至于的。”

“人间百态,有善既有恶,唯有经历才能做出判断,等到仙子经历过人世或许才能明白我们这些恶人。”

双方话语落下后,久久无言。

两个都是用剑的高手,一个使得是道宗本我剑,一个使得是江湖自在剑。

只见南霜寒右手食指中指并起,背后剑匣道剑冲天而起,剑光如霞,漫天飞沙被剑气吹起,平地生雷不过如此,嗡嗡剑鸣声传遍大漠,纵使烈日骄阳似火,寒意不减似增,好一个道宗寒霜,天下剑首。

“仙子好气魄,在下失礼了。”

齐重海应声踏地,腰间剑鞘中长剑如龙,直破南霜寒照面,剑意似破天山叠嶂,只听得破碎声,南霜寒身前剑道屏障尽数击破,江湖上随处可见的三尺长剑此刻却爆发出无人阻拦之势,似如洪荒猛兽,企图一口吞下周遭事物。

南霜寒手捏法决,道剑变换轨迹,翩如游龙,剑道真解尽数眼前,道剑上符文变换,无数剑意似厚积薄发,似要叫天地悲鸣;口中念念有词,道剑似受其意指使,一剑化五,作束缚长剑之势。

“剑道真解,仙子好手段。”

就连齐重海这般年纪的人也不得不佩服这道宗弟子,如此年纪便可施展这般神通,悟性也是无人可匹敌,当之无愧的南仙子。

齐重海怒吼,浑身爆发出势不可挡之势,这是其最后的战斗,是成是败,皆看此剑。三尺长剑似是受到感应,席卷狂风黄沙,漫地黄沙被剑风卷动,正如海上狂风起浪,沙浪翻涌,沙砾尽数充斥了这片天地,刚刚才起的寒意被瞬间吞没,猛兽如虎,带着一道江湖剑意如猛虎下山袭来,阵阵热浪逼退四方飞禽。

黄沙漫天,只可惜却迷不得南霜寒那双淡目,道剑受意化作流光回归,南霜寒纵身持剑,周身开始寒意逼人,剑意凌冽也是硬抗着身前猛虎。

只见其身姿飘转,脚踏虚空,四周似乎已经是她的领域,此时的南霜寒已如入无人之境,眼前的如虎长剑再不能阻挡她分毫。

“破!”

娇喝声响起,剑光闪过,只那一瞬便结果了那承载了齐重海最后战意的一剑,黄沙猛虎被剑光斩过,瞬间化作黄沙流瀑消散,承载剑意的长剑失去灵性,无力地落在了地上,被黄沙掩藏。

不远处的齐重海此刻已是口吐鲜血,刚刚那剑已是耗费其心血,被南霜寒如此轻松便破了剑意,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神都遭受了不轻的打击。

“南仙子大才,天下得幸,齐某自愿赴死,还望成全。”

齐重海作礼,便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望着眼前这个结果了自己的男人,南霜寒也是没有多言,拾起了地上的长剑装进了剑匣。

自三年历练,这已经是第几个死于自己手下的人,南霜寒记不清了,只不过她背后的剑匣里已经有三十三把剑了。

“天下有幸吗?天下从未希望有南霜寒,任何人都能替代我南霜寒,只可惜,天下只有一个南霜寒,能拥有这座天下,是我南霜寒之幸也。”

……

西天神州,道宗南霜寒以金丹三转击杀金丹五转齐重海,再次引起众人惊呼,真乃剑仙下凡也。

……

南霜寒看了看手上传来的纸条,送去了传信的飞禽。

“剑仙下凡?还不够呢?这种剑道可还不是我想学的剑道。”

“丫头出来了,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我南霜寒接下来的日子会有趣很多。”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