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一綠 (5) 作者:Leftswords

簡體

. book18.org

【劍神一綠】 book18.org

作者:Leftswordbook18.org

2020年8月2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五章) book18.org

前言:這就是寫這種修行文的壞處,每個地方都得寫寫,世界觀還得大點,字數還得多點,我想寫的老婆們終於都出來了,後宮文我也想嘗試嘗試,下次更新真的會慢很多,先寫點。 book18.org

中州,這個天地間所有修行道士嚮往的地界,此刻夜已深,皓月當空,繁星爍爍,即便這裡是修士們的地界,但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修士,大部分還是普通人的世界。修行者,或許才是這個天地界的異類,他們逆天而行,妄圖從天地間求得生機,求長生,可惜,即便是那些站在金字塔頂端的聖人們也有著大限,或許活過這個時代,又或許經歷下個時代便會化作時間長河裡的一杯黃沙,真正能夠留在這個世界的,只有他的理念,他的精神。 book18.org

很久以前,在修行功法之前,古人造字,撰文,編撰書籍,留下三千道藏,為世界留下多少寶貴的道藏,沒有對功法的解釋,有的只是對世界的理解,或是自省。後輩之人在書籍道理中尋找生存理念,無數的人有了自己的觀點,他們開始碰撞,開始交流,開始評判,開始讚賞,開始融合,開始新生。 book18.org

無數學家學派如雨後春筍般在這大陸中央出現,如星星之火般向四周散發,智慧的火光燃燒了這片神州大地,人們開始了對世界的進一步認識。 book18.org

直到某一天,第一位聖人的出現改變了世界。 book18.org

聖人弟子三千,有名者,七十二人矣。 book18.org

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聖人在之後的時代里逐漸出現。 book18.org

中州的第二次辯論展開了,直到現在,聖人們也明白,從未有絕對的治世明學,順天意或是逆天意,人們總歸要活著,這個世界不只是他們這群人的,更多的還是那些普通人的。 book18.org

你若是和他們聊是自家學論高於其他家派,倒不如和他們聊聊今年種些什麼好。 book18.org

又是多少時代,以武成聖的時代來到,這個世界仿佛終於完整。 book18.org

…… book18.org

中州南部,上官世家。 book18.org

院內閣樓鄰立,院子南部的一處六層高的閣樓上,一襲紅裳的女子正倚欄觀賞這滿城繁華。 book18.org

今天的天氣很好,猶如她的心情一般,明月皎潔,灑下一地月光,月光也如紗般籠罩了閣樓上的她,她就這麼靜靜看著,跨過自家的庭院,中州南邊的城內燈火通明,小販們在叫喊,為了生計的人們從城頭吆喝到城尾,酒館酒樓張燈結彩,運河上,橋洞裡,花船里不知道是哪家姑娘,也是笙歌艷艷,即便是她也偷偷去過幾次的花樓今日的生意也是比以往看起來要好上不少,站在閣樓上的她,仿佛置身事外,頗有一種局外人的感覺。 book18.org

每個人都有他們的生活方式,或是自願或是強迫,或是被逼無奈,對於她來說,她能做的便是管好自己身邊的事,出生世家,得到的比那些窮苦百姓自然要多許多,相應的,失去的也很多,比如,自由,選擇。 book18.org

聽說父親給自己定了門親事,這對她來說是件再尋常不過的事了,或者說是家族的尋常事,家族的利益往往高過一切。 book18.org

當需要有人為了家族利益去死時,上官家的人永遠比其他人快上兩步,不是一步,時兩步。 book18.org

這是個家族利益高過一切的家族。 book18.org

就像自己的母親與父親,就是家族利益的產物,所幸的是,她們有感情,這對她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至少自己的童年比起家族裡其他孩子要好上不少。 女子如今已是桃李年華,家裡自然是要謀份親事,聽長輩們說是南渡州的世家子弟,至於相貌自然是沒見過,要嫁給這個連面都沒見過的人嗎? book18.org

問題被聲音打斷了,身後傳來樓梯的吱呀聲,是丫鬟上來了。 book18.org

「小姐,入夜了,再不回房間要著涼了。」丫鬟看著面前正發獃的小姐,輕聲環道。 book18.org

紅衣女子回過頭來,傾國的姿色也是讓縱使看了數十年的丫鬟也是一驚,月紗籠罩的小姐似乎更加美,更加脫俗,但似乎離自己更遠了,就仿佛和從前的小姐不再是一個人了。 book18.org

「小風箏,你說,我要嫁的那個人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紅衣女子問道。 名喚小風箏的丫鬟撓了撓頭,自家小姐最近總是會有很多疑問,比起從前卻是話多了起來,過往的小姐總是做大於說,不過多說話總是沒有錯的,至少小姐看起來不再那麼冷冰冰的了。 book18.org

「額,小姐不知道,奴婢自然也是不知道的,聽說是位文武雙全的少爺,老爺們都說配得上小姐您。」 book18.org

「我突然覺得這樣很沒意思。」 book18.org

「嗯?小姐為什麼這樣說?」 book18.org

紅衣女子轉過身,指了指外面得繁華夜景,「他們都在過自己得日子,可我的日子在哪呢?」 book18.org

小風箏看著眼前得小姐,那一瞬間,她似乎有些心疼,「小姐。」 book18.org

「即便是小風箏你跟著我的這些日子,我也能感覺你過的日子總是很有盼頭,可我的日子卻是過起來沒有盼頭。我的日子不是在練功就是女紅,或是在書房裡看那些書,外面的人總說我是才女,說我是年輕一輩的翹楚,我卻連這中州城都沒走去過,外面那個瘋婆子每次給我寫信都會說她去了哪快活,什麼時候有時間也會帶我去快活,我曾經以為破境會開心,以為得到嘉獎會開心,現如今才發現,我竟然還沒有那些叫賣的小販過得開心。」 book18.org

「日子總是要過的,族裡總會給我們灌輸家裡的利益高於一切的想法,如今看來,只不過我們是從生下來便占用了家裡的資源,我們便要把自己的一輩子交給家裡嗎?那樣未免有些太說不過去了。不過我們總歸是不占理的一方,畢竟我們並未給家裡帶來一絲利益,反倒是一直在消耗,呵,說起來,外面總說那幾家生意做得滿天下,可說起來,我們上官家的生意才是做得最好的,有時候一做就是一輩子的日子,枷鎖在每個人的脖子上,肩膀上,真的好累,我活的真的累了,我打算出去走走,走累了再回來報答家裡,至少要讓我知道這個世界長啥樣吧。」 話音剛落,閣樓內,一道男聲傳了出來,「說得好,原本我也是這麼打算的,不過姐姐都這麼說了,弟弟總歸要讓著姐姐的。」 book18.org

聽得內容,來人是紅衣女子的弟弟。 book18.org

小風箏一看來人,做了個福,「參見少爺。」 book18.org

男人揮了揮手,小風箏便是先下了樓。 book18.org

「要說姐弟心意想通呢,姐姐今日所想也是胞弟心中所想,只可惜,姐姐若是也想出去見世面,小弟卻只能待在家裡了。」 book18.org

紅衣女子卻是看著自己這位只比自己慢了一會的親生弟弟,「不能一起出去嗎?」 book18.org

男子卻是笑道,「要是兩個都跑出去了,家裡估計得炸了鍋。」 book18.org

「謝謝。」女子沒有多言。 book18.org

「吃了姐姐那麼多零食,做弟弟的自然要承擔許多。」男子的眼裡突然濕潤了不少,「願吾姐在外安心,為己而活。」 book18.org

「這點你放心,我已經和那瘋婆子說了,過段時間會去趟南渡州。」 book18.org

「是道宗那位?」 book18.org

女子點頭。 book18.org

「是去看那個男人嗎?」他指的自然是她素未相識的夫君。 book18.org

「不是,去湊湊熱鬧。」 book18.org

男子行了個禮,轉身便下了樓。 book18.org

…… book18.org

中州中心,九九高樓,這座八十一層高的樓閣是中州的象徵之一,每層都有其的用處,而這最高一層,則是歸了占星閣。 book18.org

占星閣,只有一人,至少現如今只有一人,活了幾百歲,或者已經有了千歲的天機老人正躺在他那不知多少年的搖椅上,旁邊的茶爐上,煮茶的茶具此時正冒著熱氣,茶蓋也是不停地往上頂起,裡面地蒸汽也是欲要突破這茶蓋地束縛。 曾經滿頭白髮,道貌岸然地天機老人,如今卻是剃光了頭髮,活得跟個和尚似的,沒人知道他為什麼剃了頭髮,即便是那些曾經一起搓個麻將的聖人們問起,他也會用干你屁事這四個字來回復,總之一切照舊,即便剃光了頭髮,天機老人也依舊是天機老人,該說的話他知無不言,不該說的話便是天機不可泄漏。 「看吧,又壓不住了。」 book18.org

一縷清風,一道身影便出現在了天機老人身旁。 book18.org

「老頭子我最討厭你們這些讀書人,書都讀狗肚子裡去了,你他媽的禮呢?進來不敲門嗎?」 book18.org

男人釋然笑了笑,淡淡說道,「門沒關。」 book18.org

「沒關就不敲門嗎?你出恭沒水就不洗手嗎?」 book18.org

年輕男人有些無語。 book18.org

天機老人給男人到了杯茶水,示意有些燙,「大半夜不去教你那些學生來老頭子我這干甚,今晚不打麻將,沒手氣。」 book18.org

男人回道,「沒什麼,就是想和您說說話。」 book18.org

天機老人抬頭看了看男人的臉,「你還年輕,陪我這老傢伙說什麼?」 「說說,大勢?」 book18.org

「嚯,好大的口氣,你還沒成聖人呢,早了點吧。」 book18.org

「任何時候都不早我覺得。」 book18.org

「你們那幾個老傢伙都不急,看把你急的。」 book18.org

「事關天下,學生早一日了解自然是好的。」 book18.org

「這天機不可泄露,就是那幾個老傢伙現如今都不敢妄斷言,老頭子我自然也是不能和你說了。」 book18.org

「道理我懂,所謂天機不可直言,拐個彎打個折,雲霧裡透露兩句就行了。」 「你個小子比我都懂怎麼不去問你家那幾位,你這麼大個寶貝學生他們還能不和你說?」 book18.org

「怕折他們幾位的壽。」 book18.org

「去你媽的,老子命不值錢啊!」 book18.org

老年人就是喜歡說髒話。 book18.org

「專業總要找專業的人,家裡幾位也不一定有您看得清啊,不然為什麼就您被稱作天機老人呢?」 book18.org

「這天下大勢本就不是你我能左右得的,上個時代過去這麼久,該活該死的人都已成了定數,現如今大勢將至,整個天下其實該過還得過,難不成憑你我就能改了這天換了這地不成?」 book18.org

「學生以為,若未嘗試,怎知未來不可改變呢?」 book18.org

「哦?你想逆天而行?」 book18.org

「修行本身不就是逆天而行嗎?我曾聽聞,一隻蝴蝶扇動翅膀便引得十萬里外一場颶風,小事便可造就大事的變化,你我的舉動也說不定能改變這大勢的走向。」 book18.org

老人抿了口茶,味道略有苦澀,「想法不錯,只可惜古往今來,很多人都想變了這大勢,只可惜,一切命由天註定,大勢依然如此,你我不過螳臂當車罷了,改變不了什麼。」 book18.org

「做了沒有改變和沒做這是兩回事,我輩自要修個順心意,若是憋屈等待倒不如順心而為,這大勢即便要來我也要在它來之前攪得這天地明白,我輩人重來都不願如那塘中死魚般迂腐,我輩應如乘風之雲,千里之外便開始,千里之內便結束,縱使一生,不悔矣。」 book18.org

「我怎麼覺得你家那幾位教你得東西你一個沒聽進去呢?」 book18.org

「興許我能走條新路未嘗不可。」 book18.org

「離經叛道也有可能。」 book18.org

「那是我的路。」 book18.org

天機老人眼中似有光芒閃出,「既然你都有了自己的路了,還問我作甚,趕緊滾蛋。」 book18.org

男人行禮,消失在清風中。 book18.org

夜晚,老人久久不能入眠,「真他媽的操蛋,這小東西真要成聖不成?」 …… book18.org

第二日,上官世家的消息傳遍了中州,上官家大小姐上官燕鈴獨自離家歷練。 …… book18.org

時間回到林天偷窺的時間,此時他的眼前,呈現的自然是香艷無比的場景,除了宗主外,還有宗主夫人的裸體都呈現在他眼前,這種不會被察覺的偷窺可以說是每個男人的心愿了,好吧,至少大半的男人都有這種偷窺癖好,俗話說的好,不看白不看嘛。 book18.org

「可惜,沒聲音。」 book18.org

屋內,陳如魚將白震天壓在身下,嬌軀如水蛇般,纖細的手臂和渾圓的白玉般的大腿將白震天纏繞的死死的,就像八爪魚那般,胸前的巍峨雪峰也是在各種靈藥下挺拔聳立,這些年未經人事,就那麼擠壓在白震天的胸膛上,不只是感受著靈肉擠壓得白震天,就連屋外偷窺得林天也是覺得老二硬得發燙,這般身姿,美貌得夫人,誰人不想一享其身體得滋味。 book18.org

察覺到夫君喘著粗氣,身下的肉棒也是不停地敲打著陳如魚的白嫩雪臀,在自己的雪臀上留下不少淫液汁水,陳如魚也是搖動著身軀,兩顆渾圓翹乳在白震天的身上四處按摩著,胸前的兩粒葡萄籽即便過去這麼多年,也是不見沉色,依然是粉嫩的粉紅色,不時還有著少許奶水擠出。一手按摩著白震天的肉棒,另一隻手也是在白震天的兩顆乳頭上揉捏,香舌則是將白震天的上半身舔舐的半酥半麻的,令得屋內外兩個男人直呼過癮。 book18.org

「好魚人,讓夫君嘗嘗你的小嘴。」 book18.org

陳如魚白了夫君一眼,也是湊過臉頰,伸出靈巧香舌便和丈夫的野蠻舌頭交織纏繞在一起,要說男人總是粗魯的,即便陳如魚也是自己練習過不少次,但是只要和自家男人纏繞在一起,便總會不自覺地忘我,忘掉一切技巧,只有靈與肉的交織,全是發自內心的交織,踱著自己的香津送入丈夫的嘴中,二人的口水也在此之間來回傳遞。 book18.org

直到二人拉開,白震天還不忘猛嘬了一口,將自家夫人的口水盡數吸進嘴裡。 饒是讓陳如魚臉又紅上幾分。 book18.org

似是察覺到肉棒又恢復到了往日的神采,陳如魚也是俯身,埋頭進了白震天的胯下,先是用肉棒敲打了幾下自己的臉頰,令得自己再一次熟悉了自家夫君的氣味,這正是許久未見的氣味,「夫君,妾身這就服侍您。」 book18.org

陳如魚也是不在矜持,張開小嘴,一口便將白震天那根肉棒盡數吞下,瞬間異物闖進小嘴裡,最不安分的自然便是陳如魚的舌頭,肉棒前端的龜頭便和香舌產生了許多次的碰撞,靈舌不時拍打在龜頭,酥麻感也是通過肉棒傳到正享受口交的白震天身上,許久未嘗試到妻子口交的白震天,正不時吐氣感受著這來之不易的口交,自己這妻子的小嘴真如名字般,猶如魚嘴般小巧動人,吸力十足,自己這肉棒棒身,進了這小嘴裡,竟是想動半分都不行,死死地被固定在陳如魚的嘴中,自己是進不行,出不行,任由香舌和牙齒的欺負,自己的馬眼也是時不時受到刺激,加上龜頭下的刺激,又有妻子那小手的奇妙手法,縱使是白震天也是得敗下陣來。 book18.org

咕嘰咕嘰的口水吞咽聲,白震天感到陳如魚這無與倫比的吸力竟是連自己馬眼裡流出了的淫水都是吞咽了下去,也是自己咽了口口水,於是坐起身來,按住陳如魚的頭,感受著她的細微動作。 book18.org

「好魚兒,這天底下,論起嘴功,估計無人能出你左右。」 book18.org

聽得白震天的話,陳如魚也是加速起來,小嘴開始了吞吐,滋滋的水聲在胯下響起,白震天只覺得酥麻感陣陣襲來,妻子口交帶來的刺激令得他也是不禁想鬆了精關,可如今他卻是想一守到底,任由陳如魚的吞吐。 book18.org

陳如魚只覺得嘴裡的肉棒在她快速的吞吐下,迅速膨脹變大,直至不在變大後,龜頭傳來了更加滾燙的汁液,舌尖每次觸摸馬眼所傳來的抖動都在宣告著丈夫快要堅持不住了,可就是不射,她也是明白丈夫的內心在想些什麼,也是不氣,只是開始搖頭晃腦,秀髮飄散,此刻的她卻是不像個宗主夫人,倒像是花樓里那些討人歡心的妓女一般,嘴裡的動作不比手上的動作慢,也是更加細微快速,似要在細節上擊敗強忍不射的丈夫,白震天也是雙手不再壓著陳如魚的後腦勺,而是雙手抓緊床單,妻子嘴裡的吸力實在是超乎他的想像,現在的他只能通過抓著床單來分散注意力。 book18.org

陳如魚也是不再留手,銀牙輕咬了下龜頭後,連續吞吐,手上動作也是發狠,死死地捏了手丈夫地兩顆睪丸,此番猛藥一下,縱是白震天這等大能也是承受不了,精關瞬間失手,滾燙地濃精猶如逃跑的將士們,盡數從馬眼裡噴射進了陳如魚的小嘴裡。 book18.org

「啊……」白震天也是終於忍不住低吼一聲。 book18.org

咕嘰……咕嘰…… book18.org

一發又一發的濃精不停歇地全數射進了陳如魚地小嘴裡,白震天只覺得自己這一發射光了身體,整整持續了好幾分鐘,只覺得自己射乾了自己,看著陳如魚,自己妻子此時圓滾滾的小臉就知道,裡面裝滿了自己的子孫,再看到妻子也是一口盡數吞進了肚子裡,也是感到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book18.org

吞下精液的陳如魚此刻也是滿臉的潮紅,望著白震天的眼神里充滿了情意,氣若幽蘭,「妾身都滿足相公這麼久了,相公也該出點力了吧?」 book18.org

看著眼前的光景,嘴角還殘餘著精液的妻子正露出無辜的表情,眨巴著眼睛,曼妙的身姿不受衣衫的束縛,盡數展現在眼前,胸前飽滿因為過於碩大的原因,此刻也是略有下垂的徵兆,蜂腰翹臀,纖細的手臂背在身後,兩條長腿如潔白的白玉支撐著身體,堪堪擋住雙腿間的芳草茵茵,黑色的叢林也是若隱若現。 整個房間裡也是充滿了許久沒出現的情慾氣息。 book18.org

…… book18.org

屋外,林天也是早已脫下了褲子,露出了自己的肉棒,一邊看著屋內的香艷景色一邊擼動著自己的胯下老二。 book18.org

「你還別說,咱們宗主夫人這身材是真的不錯。」 book18.org

看著陳如魚替自己丈夫埋頭口交,手上的技巧也是不停變換,著實令林天的內心不停地承受煎熬,直嘆裡面的男人要是自己該多好。 book18.org

「黑書,你說我要是能和宗主夫人行魚水之歡,是不是就能變強?」 book18.org

「不行。」 book18.org

「不行?」林天有些不解。 book18.org

「本功法必須要在女性放棄原來的情緣後托心於你才可以,只是簡單的周公之禮是不夠的。」黑書解釋道。 book18.org

林天聽後也是一腦袋黑線,這難度也太大了,「我他媽就是曹操也做不到啊,你以為我是海王嗎?」 book18.org

「所謂的綠,本質上來說也不過就是女人對另一半的失望後愛上另一個人的表現而已,在這個世界裡,一夫多妻不過是常有的事,總有女人被冷落的時候,到時候你便可以乘虛而入。」 book18.org

「你說得一本正經跟多容易似的。」 book18.org

「那就是你的事了,有時間和我扯淡你還不如偷窺呢。」 book18.org

聽到此話林天才反應過來,再看向屋內,屋內的景色早已翻了天。 book18.org

…… book18.org

陳如魚凌亂的長髮正安靜地躺在床榻上,而她此時正被自己的相公的一雙大手將自己的兩條玉臂上的手腕死死地鉗住,自己的雙手被鉗在一起固定在自己的腦袋上方。 book18.org

芳草間早已止不住水流,多年沒有異物進入的小穴早已瘙癢難耐,就好像無數的螞蟻在裡面啃咬,急等著一根肉棒來替自己清理。 book18.org

從自己相公身上傳來的男人氣息也是令自己芳心縱火,陳如魚已忍受不住下體傳來的搔癢,「好相公,你要是再不進來,妾身的下面可要認不得你的肉棒了。」 book18.org

白震天一聽此言,也是按耐不住,「好魚兒,竟是連夫君的肉棒都能忘記,實在是討打,看為夫今日不直搗得你喊親爹。」 book18.org

陳如魚也是應聲喊道,言語裡嬌氣聲十足,「好爹爹還不趕緊進來,小魚兒都快忍不住了。」一邊說著,竟還抬起玉腿頂了下白震天胯下的那根粗壯肉棒。 本就強硬的肉棒經這麼撩撥哪裡還忍受的了,白震天兩條粗腿蠻橫的分開了陳如魚那雙看起來瘦弱無力的纖細修長的玉腿,埋藏在深處的女兒桃源便直接的暴露在眼前,多年未見,卻依然如當年那般粉嫩,肉穴正隨著陳如魚的呼吸一般有規律的張合著,竟然還從裡面不時有少許淫水流出,帶著絲絲熱氣,外面偷窺的林天也是直呼過癮。 book18.org

此刻的白震天也是不再束縛自己的小魚兒,趴下身子,伸出自己的舌頭輕咬在自家夫人的小陰蒂上,肉穴上方的陰蒂對著男人們都有著難以阻擋得吸引力,白震天這一咬也是令床榻上的陳如魚輕呼不要,白震天卻是不管,不止是嘴上功夫不減,大手也是幾根手指並進,在陳如魚那如少女般粉嫩的肉穴里探索著,手指也是如倒鉤般刮蹭著陳如魚的穴肉,即便是曾今嘗試自慰的陳如魚也是不明白,這男人的手法就是比自己動手要粗魯許多,卻是又讓人慾罷不能,總能找到自己高潮的弱點,伸縮挺動,不時再在某一處使力,想那貞潔處女也是受不得這種手法。 book18.org

白震天的嘴唇也是離開陳如魚的陰蒂,卻還沒等她喘過氣來,肉穴裏手指也是盡數收去,只見白震天也是整張臉都湊近了她的胯下,粗魯的舌頭也是在她的肉穴里橫衝直撞,粗暴至極,絲毫沒有禮數,卻是讓她花心亂顫,終於敗在了白震天的各種調教下。 book18.org

淫水沖刷著小穴,如湧泉般從小穴里噴洒出來,打濕了床單,止不住的噴洒在了地上,高潮結束的陳如魚也是香汗淋漓,她也是許久沒有感受過如此快活的日子,今日她終於又回到了當年二人盡心盡力造人的日子。 book18.org

「夫人,為夫要進來了。」白震天的聲音突然想起。 book18.org

還沒等她緩過神來,白震天的肉棒也是沒有徵兆地突刺進來。 book18.org

「啊……好夫君,夫君的肉棒進來了。」陳如魚也是一陣驚呼,多年未被填滿的小穴也是被白震天的肉棒開墾著,原本緊閉的肉穴在白震天蠻橫的肉棒下盡數打開,待到肉棒盡數進了陳如魚的小穴,白震天也是放開手來。 book18.org

白震天此時也是兩隻大手托起自家夫人的兩條長腿,而陳如魚只覺得自己的雪臀被托起,粗壯的肉棒正在自家夫君腰臀的挺動下,不時有力,九淺一深地在自己地肉穴里進出著。花心處也是傳來陣陣騷動,也是令陳如魚內心焦躁不已,自家夫君明明是如此大力,卻為何總是頂不到自己這最深處呢? book18.org

但明白此事陳如魚卻是不敢說出來,深怕打擊自家夫君的自信,至少夫君的技巧也是不錯的,即便花心處感受不到衝撞,陳如魚卻依舊在自家夫君那般技巧下發出淫浪的聲語。 book18.org

「好魚兒……為夫這般技巧如何?」 book18.org

「好夫君,多年未得夫君臨幸,今日……卻是依舊能感受到夫君風采不減當年。」 book18.org

「既然如此,為夫自然要好好滋潤一番我的好魚兒。」 book18.org

「還望夫君憐惜魚兒。」 book18.org

「夫人放心,為夫定要讓夫人度過這顛鸞倒鳳的春宵,與那周公同眠。」 …… book18.org

二人持續了許久的淫戲也終於事在白震天的肉棒觸及到陳如魚的高潮後結束。 屋內兩人都喘著粗氣,只是二人結束後的心情卻是有些不同。 book18.org

…… book18.org

西天神州,大漠荒域。 book18.org

此地黃沙漫天,烈日驕陽,視野里僅存的幾株枯木上,樹葉盡數凋零,唯留幾隻食腐的鳥獸,眼睛裡閃爍著靈智的光,周圍的地面上都擺滿了屍骨,想必都是些慘死在此處的飛禽走獸,又或者是被仇家殺死在此處的倒霉人。 book18.org

沙礫堆積的坡堆,此起彼伏的沙漠山巒,一望無垠的沙漠是最容易令人絕望的。 book18.org

「可惡,該死的南霜寒,給老子記著,讓老子休整回來,必要讓你受盡百倍折磨。」 book18.org

聲音來自一位男人,看起來四十多歲的年紀,渾身的衣服被刀劍劈得不成樣子,臉上與手臂上徒增了幾條新的疤痕,看起來是被人追殺至此。 book18.org

縱使身上有傷,男人得腳步卻是不敢停下,稍有停歇估計就會被那個瘋婆子追上。 book18.org

自從被那個瘋婆子撞上,男人已經有七天七夜未進食過,幾乎稍有停歇,便能感應到那瘋婆子的氣息,那傢伙也是不著急,每次都是點到為止,猶如貓捉老鼠般,數次都不肯下狠手,男人也只能忍痛逃離,畢竟沒有什麼比命重要,只可惜,有時候,命終歸要留在此處,大漠荒域,是處埋人的好地界。 book18.org

還沒等男人逃離多遠,一道倩影便出現在他身後,男人的腳步也停了下來,如今的他明白,走不了了。 book18.org

男人回頭,看著眼前這傲人的雪蓮,明明看上去是個冰冷的仙子模樣,卻總是喜歡幹些不當人的事,「南……南仙子,咱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你又何必與在下這個無名之人過不去呢?」 book18.org

對面女子一身淡藍色紗衣,三千青絲束在腦後,玉簪輕挽,玉簪吊起那根冰藍色的細鏈,盡顯本色。冰肌玉膚,月貌花容,如出水青蓮,天姿國色,此番佳人,怕不是誰人都能有幸得見。且看其妙目淡雅,氣如寒霜,膚若凝脂,眉如墨畫,藍色紗衣襯顯著女子婀娜身姿,步態典雅,只是無人能看得出來,這樣一位看起來淡雅脫俗,清新寒霜的女子,內心卻是和這表面大有不同。 book18.org

聽得此話,南霜寒卻是笑了起來,只不過笑得有些奔放,和此前給人的印象卻不同,「哈哈哈哈,齊重海,誰不知道你是有名的採花賊,光是最近的數都超過了一手之數,你說我不找你找誰,整個西天州,知道你消息的人可不少。」 齊重海卻是捂了捂手上的傷口,「既然南仙子都這麼說了,在下也無話可說,南仙子想要取在下的命也是唾手可得,何必玩這種貓捉老鼠的小把戲,倒不如給在下一個痛快。」 book18.org

南霜寒饒有趣味地看著眼前這個滿臉刀疤地男人,「只可惜,你長得這副相貌,不然你還真能當個長久點的採花賊。」 book18.org

齊重海也是一愣,「仙子說笑了,既然都是賊了,還要在乎相貌不成。」 「嘖。」南霜寒笑了笑,笑聲也是十分奔放,「你看看凡塵俗世里的那些風流淫賊,不都是相貌堂堂,許多深閨大院裡的姑娘們,可都是等著他們呢。」 「照仙子這麼說,我該死的原因倒是我這模樣了。」 book18.org

「那倒不是,我就是想把你宰了,順便練練手。」 book18.org

「……」 book18.org

男人朝著鋪滿黃沙的地上狠狠地吐了口血水,「既然仙子發話,今日在下便在此討教了。」 book18.org

南霜寒聽得此話後也是收起了笑容,「金丹五轉的你現在還能有多少實力?」 齊重海嗤笑了聲,「仙子放心,今日定會分出勝負,若是仙子能除了在下,相比也能名聲遠揚,至於我的實力,在下定會拼盡全力。」 book18.org

「淫賊有什麼好當的呢?以你的天賦,本不至於的。」 book18.org

「人間百態,有善既有惡,唯有經歷才能做出判斷,等到仙子經歷過人世或許才能明白我們這些惡人。」 book18.org

雙方話語落下後,久久無言。 book18.org

兩個都是用劍的高手,一個使得是道宗本我劍,一個使得是江湖自在劍。 只見南霜寒右手食指中指並起,背後劍匣道劍沖天而起,劍光如霞,漫天飛沙被劍氣吹起,平地生雷不過如此,嗡嗡劍鳴聲傳遍大漠,縱使烈日驕陽似火,寒意不減似增,好一個道宗寒霜,天下劍首。 book18.org

「仙子好氣魄,在下失禮了。」 book18.org

齊重海應聲踏地,腰間劍鞘中長劍如龍,直破南霜寒照面,劍意似破天山疊嶂,只聽得破碎聲,南霜寒身前劍道屏障盡數擊破,江湖上隨處可見的三尺長劍此刻卻爆發出無人阻攔之勢,似如洪荒猛獸,企圖一口吞下周遭事物。 book18.org

南霜寒手捏法決,道劍變換軌跡,翩如游龍,劍道真解盡數眼前,道劍上符文變換,無數劍意似厚積薄發,似要叫天地悲鳴;口中念念有詞,道劍似受其意指使,一劍化五,作束縛長劍之勢。 book18.org

「劍道真解,仙子好手段。」 book18.org

就連齊重海這般年紀的人也不得不佩服這道宗弟子,如此年紀便可施展這般神通,悟性也是無人可匹敵,當之無愧的南仙子。 book18.org

齊重海怒吼,渾身爆發出勢不可擋之勢,這是其最後的戰鬥,是成是敗,皆看此劍。三尺長劍似是受到感應,席捲狂風黃沙,漫地黃沙被劍風捲動,正如海上狂風起浪,沙浪翻湧,沙礫盡數充斥了這片天地,剛剛才起的寒意被瞬間吞沒,猛獸如虎,帶著一道江湖劍意如猛虎下山襲來,陣陣熱浪逼退四方飛禽。 黃沙漫天,只可惜卻迷不得南霜寒那雙淡目,道劍受意化作流光回歸,南霜寒縱身持劍,周身開始寒意逼人,劍意凌冽也是硬抗著身前猛虎。 book18.org

只見其身姿飄轉,腳踏虛空,四周似乎已經是她的領域,此時的南霜寒已如入無人之境,眼前的如虎長劍再不能阻擋她分毫。 book18.org

「破!」 book18.org

嬌喝聲響起,劍光閃過,只那一瞬便結果了那承載了齊重海最後戰意的一劍,黃沙猛虎被劍光斬過,瞬間化作黃沙流瀑消散,承載劍意的長劍失去靈性,無力地落在了地上,被黃沙掩藏。 book18.org

不遠處的齊重海此刻已是口吐鮮血,剛剛那劍已是耗費其心血,被南霜寒如此輕鬆便破了劍意,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神都遭受了不輕的打擊。 book18.org

「南仙子大才,天下得幸,齊某自願赴死,還望成全。」 book18.org

齊重海作禮,便結果了自己的性命。 book18.org

望著眼前這個結果了自己的男人,南霜寒也是沒有多言,拾起了地上的長劍裝進了劍匣。 book18.org

自三年歷練,這已經是第幾個死於自己手下的人,南霜寒記不清了,只不過她背後的劍匣里已經有三十三把劍了。 book18.org

「天下有幸嗎?天下從未希望有南霜寒,任何人都能替代我南霜寒,只可惜,天下只有一個南霜寒,能擁有這座天下,是我南霜寒之幸也。」 book18.org

…… book18.org

西天神州,道宗南霜寒以金丹三轉擊殺金丹五轉齊重海,再次引起眾人驚呼,真乃劍仙下凡也。 book18.org

…… book18.org

南霜寒看了看手上傳來的紙條,送去了傳信的飛禽。 book18.org

「劍仙下凡?還不夠呢?這種劍道可還不是我想學的劍道。」 book18.org

「丫頭出來了,越來越有意思了,看來我南霜寒接下來的日子會有趣很多。」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