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一綠 (3-4) 作者:Leftswords

簡體

【劍神一綠】(3-4) book18.org

作者:Leftswordsbook18.org

2020年8月20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3-4) book18.org

前言:這種需要編個大綱的東西要人命,誰願意寫大綱啊,真的累人,該寫還得寫個小綱(笑)。 book18.org

基本場景都是概括在大陸里,不會跳出神州大陸,雖然有綠,但我也想寫點純愛,純真的愛情俺也想要。 book18.org

下次估計就慢點了,爭取寫個萬字再發吧。 book18.org

求紅心,我去睡覺了。 book18.org

正文: book18.org

浩然神州大陸,物華天寶,人傑地靈,八大宗派便是屹立在這大陸,四州大地之上。 book18.org

南渡神州有青山劍宗,御獸天;東玄神州則有聖女閣與那包辦天下排行的天下書院;大陸以北則以魔宗與妖皇谷為頭目,無數妖魔宗派、修士跟隨;再看向西天神州,佛宗與道宗這兩個千年的死對頭則是一直『相安無事』的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這家今天罵過去,明天那家就打回來。 book18.org

總之,千年來大大小小的紛爭就沒停歇過,不過,八大宗派之間有矛盾自然也有利益往來,以及共同的目標。 book18.org

中州,這個不在意外界任何打擾的地界。 book18.org

諸子百家,爭鳴不已。 book18.org

千年來的學術之爭,千年來的相互批判從未動搖過他們內心的信仰。 book18.org

外面四大州的聖人們也從來不會來摻和這裡的紛爭,因為這裡的老傢伙們總會擺出一堆道理,然後各自拉幫結夥的打罵,從來都沒有人敢輕視這些每天吵來吵去的傢伙們,真正動起手來,個個都是下死手,當然,最後也是不了了之。不過,他們更願意和一些年輕人們聊聊天,順便謀劃謀劃。 book18.org

…… book18.org

東玄神州,天下書院。 book18.org

「師姐,咱們明天就要啟程去青山劍宗了,你換洗的衣物都帶齊了嗎?」一處古色古香的屋子裡,一位妙齡少女一邊收拾著衣物,一邊問道。 book18.org

妙齡少女的身後,一位二八佳人正端坐在書桌旁,青絲如瀑,皓腕拖著香腮,看著窗外盡顯餘暉的夕陽,落日的紅霞染紅了天空,被染紅了的雲兒像極了嬌羞的少女,對於少女來說正是最好的佳景。 book18.org

只見少女淡淡的開口,聲音雖然淡雅卻沒有拒人於外的清冷,「準備好了,一共也沒多少衣物,三四件長裙即可。」「啊,師姐,你又只帶那幾件衣服啊,好歹買點別的啊。」被少女喚作師姐的女孩轉過頭來,臉頰上露出和善的微笑,「怎麼,我穿起來不好看嗎?」看到師姐的笑容,少女立刻噤聲,不再多語,整個書院都知道,當咱們的大師姐露出這種笑容時,就代表師姐想和你和善地交流交流。 book18.org

天下書院大師姐,孫清漪,入門兩年後,成了當代天下書院的大師姐,金丹一轉的她如今也堪堪十六歲而已,只不過這次自家青雲榜的排名上沒有她,師尊給她的評語是,繼續努力。 book18.org

自那之後,所有人都繞著師姐走,所有都知道,自家大師姐絕對是腹黑中的腹黑。 book18.org

雖然自家師姐很漂亮,但也架不住腹黑啊,相比之下,前段時間來書院裡留宿的那位御獸天師姐人就不錯,又熱情又漂亮,性格也比自家師姐好。 book18.org

自從孫清漪知道自己這位御獸天的好姐妹宇文瓏以與自己同境界的實力入了青雲榜九千位後,第二天便把這位留宿的好姐妹給踢出了學院,名義是讓她回去好好修煉別打擾自己修行。然後這位宇文師姐便放了兩頭火焰鼠出來把自家師姐的衣服全咬壞了。 book18.org

「妙妙,此去劍宗大概要多久的路程。」孫清漪問道。 book18.org

一旁的額少女回道,「回師姐,算上傳送陣的時間,大概也就七天的時間。」「是嘛?這次除了咱們書院的人,還有哪些人參加劍宗交流會?」「這次除了咱們書院,還有御獸天和聖女閣的人,聽說道宗的南霜寒也要去,不過她如今正在歷練,說是不確定。」孫清漪聽到御獸天眉頭跳了一下,又問道,「聖女閣不是最近在選聖女嗎?還有時間去湊熱鬧嗎?」名叫妙妙的少女笑道,「聽說這次聖女閣內的標準就是她們這次在交流會的排名位主要標準。」聖女閣,顧名思義,這是個全由女性組成的宗派,每代都是由兩名聖女候選人之間二選一,失敗的一方則是日後輔佐聖女坐上閣主之位。 book18.org

當代聖女候選人一邊是東玄州世家左家左煙霞,一邊是南渡州世家蘇家蘇櫻,自左煙霞,蘇櫻二人進聖女閣來二人就是不對頭,不過二人也是從未耍過什麼陰險手段,二人斗到今天也是各有勝負。 book18.org

至於道宗那位南霜寒,當代年輕一代的修士凡是聽到南霜寒三個字的,言語中皆有讚賞之意。 book18.org

如今她的實力如何,也沒有幾人知曉,但其是公認的這一代最有望成聖的人。 book18.org

「師姐,聽說劍宗的白夕月也快要入金丹境了。」「以她的實力能入金丹自然是正常,人家有個處處呵護的師兄夫婿,過得可比咱們要舒服的多。」妙妙踱步到孫清漪的身邊,俯首輕聲,「師姐可有中意的人了?」話說完妙妙就後悔了,只聽見一聲關門聲,師姐的房門就關上了。 book18.org

「師姐……」 book18.org

「今晚你就留下來吧。」 book18.org

「師姐我錯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道宗。 book18.org

道宗的宗主書房內,一位男子正著一身白衣長衫,手中一卷書卷,正坐在椅子上,有滋有味的看著。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大門打開。 book18.org

男子立刻把書卷藏到了身後。 book18.org

門開後,來人立刻跑到了男子面前,氣喘吁吁道,「宗主,師姐來了消息,過兩天她便會前往青山劍宗。」男子端了端坐姿,咳嗽兩聲說道,「知道了,多大的事情,這麼慌張,成何體統。」來人摸了摸頭,賠笑道,「知道了,宗主,我先下去了。」隨著來人離開,只見男子身後的書卷露出了名字——《降伏妖女記成人精裝版》 book18.org

…… book18.org

入夜,剛吃過飯的林天在其它人的帶領下來到了宗主府邸外,透過竹林正好能看到房屋內燈火通明。 book18.org

「真不愧是宗主府邸,此地的元氣濃郁程度可不是其他地方能比擬的。」不過林天想不到的是,此時屋內也已經是春宵時刻。 book18.org

白震天與陳如魚夫婦二人如今也是幾百歲的人了,修行之人想要留下子嗣便是一件難事,二人自從生下白夕月後便是十幾年內也未做過幾次,如今自然便是慾火焚身,俗話說,飽暖思淫慾。 book18.org

屋內,一身白衣的陳如魚,縱使有了幾百歲的年紀,但畢竟也是修行大能,保持肌膚年輕自然是小意思,想自己一旁的夫君早已經脫光了衣服,露出了自己的肉棒,臉上也已經露出了迫不及待地神情。 book18.org

「多大人了,還這麼猴急,一點當爹的樣子都沒有。」陳如魚啐了白震天一口,臉上也是布滿了紅霞,其實她自己也是多年未行房事,身下早已春水泛濫,倒是年紀大了,自己也是有點羞,不像自己的丈夫這般猴急。 book18.org

床榻之上的白震天也是嘿嘿壞笑,「好魚兒,仔細算來咱們也是有很久沒有行那雲雨之事了,俗話收春宵一刻值千金,這可比咱們修行的時間還要寶貴呢。」說罷便一把將自己的妻子摟入懷中,左手輕抹紗衣,陳如魚身上的紗衣便如無骨般自行脫落,一幅少女般的嬌軀便呈現在眼前,令得白震天胯下老二也是硬邦起來,彈在陳如魚的玉腿上。 book18.org

「你這個老不死的,原來就這麼猴急,妾身今晚估計是睡不了了。」一邊說著,陳如魚手上的動作也是開始,只見她媚眼如絲,雙手在白震天的胸膛上如蛇般遊動,又俯下螓首,靈巧香舌在白震天的兩個凸起乳頭上繞動,不時還輕咬一下,直令得白震天仰天吸氣。 book18.org

「好魚兒,你這是和誰學的技巧,竟是如此熟練。」只見陳如魚抬頭,秀髮雖亂,鳳眼卻流轉著攝人心魄得愛意,瓊鼻下如丹霞般的紅唇緩緩張開,「自然是在夫君那些奇技淫巧的奇書中學來的啊,妾身還不知夫君是從哪找來的好書呢?」陳如魚話語中帶著媚意,一手則是環繞著白震天的肉棒,輕攏慢捻抹復挑七個字在她的手上如音符在五線譜上跳動般奏起,直激得白震天那許久沒有經歷人事的老二,竟是慢慢流淌出不少淫水。 book18.org

自家夫人雖是這般說,但是白震天卻從話語和夫人手上的動作感覺到一絲危險,旋即開口道,「夫人明鑑,那些書都是江老頭那傢伙藏在我這的,為夫怎會看那些書。」「哦?」聽得白震天的回答,陳如魚似乎是有些不滿意,手上的動作倒是更加快速,另一隻手也是不閒著,抓住了自己夫君胯下兩顆睪丸,不停地搓捏著,時而大力,時而擠壓,縱使是女流,但這酸爽感卻是讓白震天直呼過癮的同時感受到一絲疼痛。「人家道宗宗主要看不在家裡看,還跑到你這藏書嗎?」「夫…夫人明鑑,我對夫人之心天地日月可鑑,怎會看這些骯髒淫亂之書。」白震天也是吃痛說道。 book18.org

陳如魚挑眉看著白震天,眼中帶著不尋常的笑意,直看著白震天一陣發怵,「既然這樣,我就把那些淫書都燒掉,省得禍害我家夫君,要是那江老頭找來,夫君你便說是為婦燒得,讓那江老頭找我來。」「額……」白震天一陣無語。 book18.org

突然,陳如魚加快動作,一手擼動著白震天的肉棒,另一隻手也是不停揉搓著的睪丸,白震天只覺得自己的胯下陣陣射意傳來,「好夫人,為夫要射了。」只見陳如魚一把抓死白震天的肉棒,只感覺自己夫君的棒身上傳來陣陣震動感,沒過幾秒,白濁的滾燙的精液從夫君那馬眼裡如泉水般射出,許是幾年未做的原因,自己夫君的精囊里應該是攢了不少濃精,只是這第一發精液便是射了滿地的精液,精液的味道也是淫亂刺鼻,比起當初二人第一次還要多。 book18.org

看著自己滿手的精液,陳如魚也是當著白震天的面,一點點舔乾淨了自己的小手,淫亂的畫面也是令白震天心跳加快,更加興奮,沒想到自家夫人竟是願意吞精了如今,這要放以前定是不可能之事。 book18.org

「夫君的精液沒想到是這種味道。」陳如魚看著自己的夫君,舌頭也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夫君畢竟是男人,看些那種書也是情有可原,卻也不該瞞著妾身,夫君若有需要喚為婦一聲即可,何必看那些書。」白震天也是傻笑地像個孩子,「為夫這不是怕夫人不樂意嘛,好魚兒,為夫能有你真是三生有幸。」陳如魚也是一把抓住自己夫君地肉棒,媚聲道,「那夫君今晚可要好好滿足妾身。」「那是自然。」白震天一個翻身,便把陳如魚壓在了身下。 book18.org

…… book18.org

屋外,此時的林天正抬頭數著星星。 book18.org

「一千五百二十三,一千五百二十四,一千五百二十五……一千……哎,我剛數到哪了?」我操,又忘了,這都他媽第三遍了,站崗真無聊。 book18.org

林天也是納悶,這宗主這麼牛逼的人還要什麼護衛,我在這還不如不在這。 book18.org

就在他內心憤憤不已的時候,一道聲音打斷了他。 book18.org

「你剛剛數到了一千五百二十五。」 book18.org

「我靠!誰?!」 book18.org

林天環顧四周,一個人都沒有,這聲音的位置好奇怪啊。 book18.org

「我就是你腦子裡的黑書,你好,主人。」 book18.org

察覺到腦海里的黑書,林天打罵道,「我草泥馬的,你以為你X破蒼穹啊,吸了老子三年元氣跑出來,你以為你是X老嗎?」「請您不要生氣,本書需要您體內的元氣才能開啟,請見諒。」聽到系統兩個字林天也是不再氣憤,「那你是什麼武功秘籍啊。」說道這,林天只覺得體內黑書突然翻開第一頁,上書——綠仙訣。 book18.org

林天只覺得眼睛抽動了兩下,「這什麼意思啊?」「意思就是您只要您綠了別人就能變強。」「我去你媽的,你以為我是曹操嗎?」 book18.org

「你不想嗎?」 book18.org

「額……」 book18.org

仔細一想是不錯,林天支支吾吾道,「那除了這個呢?」 book18.org

「本功法第一層便是能看透他人性癖,還能偷窺他人做愛場景,無視等級。」 book18.org

「這麼厲害?」 book18.org

「只有他人在做愛時才能偷窺,而且有距離限制。」 book18.org

「臥槽,這麼厲害的透視誰發明的功法。」 book18.org

「抱歉,現在不能透露給您,只有您到達聖人層次才有資格知曉。」 book18.org

「……」 book18.org

「沒關係,現在您周圍就有一處可偷窺場景,是否偷窺?」 book18.org

「是。」林天只覺得眼前屋子變的透明起來,兩具身軀赤身裸體的展現在眼前。 book18.org

【待續】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