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侠锋 (第1部 楔子+1卷1) 作者:疏雨浮生

.

【天易侠锋】

作者:疏雨浮生 2020/8/2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 第一部 道者应世

楔子

海外有仙山,虚无缥渺间。

停云栖闲院,寒暑不知年……

桑海边地,古来海陆交接之际,倦客登仙之乡。临江临海,景和人淑,地势 坦荡,风光沛然。

原是齐鲁旧地,地理优越,商贸咸达;再加上王者施政,百家争鸣,人文益 盛。除却道门,其中以儒、墨、法三家奉为最上。至于今世,前有灭国独尊之乱 ,后有海寇袭扰之危,已见凋零复兴之态。

此时,日上三杆,远方的行道上触目可见一人,灰衣素服,摇扇自若,缓缓 行来。说是摇扇,不过是随手所取的一片蕉叶,色彩在阳光下翠嫩夺目。

此人来到海岸边上,气喘吁吁,大汗直流,向旁边嬉闹的孩童问道:“小屁 孩,这里是登仙之地——桑海吗?”

“大叔哪有你这么问路的?之前那些人比你礼貌多了。”其中一个年纪稍长 的小孩回答。而旁边的一个小女孩,扎着两个羊角辫,赤足立在海滩上,晃悠悠 地跑了过来,信手将腰间的皮质水袋取了下来,递给来人,莺声诺诺讲道:“天 气这么热,大哥哥你再不喝一口水,怕是这里就是你的登仙之地啦啦。”语罢, 言笑晏晏,躲到了男孩身后。

来者也不客气,大方一接,拧开堵头,大口大口地喝起来,一边喝着一边还 不忘和女孩说谢。结果水流从嘴里进去,忽地从鼻子里喷出。来者涨红了脸,掩 住口鼻,大口呼吸,惹得面前的两个小孩,不远处的其他孩子开怀大笑。

来者将水袋递给面前的小孩,“不许笑,不然我就要生气了。” 两个小孩 扮个鬼脸,丝毫不以为意。

“这里就是桑海,不过却不是登仙之地。我自小在海边玩耍,也碰到些寻路 的人。这些人租船到海的对面去寻访名山,还说是什么要上天之类的,就再也没 人回来过了。我劝你洗洗睡吧。”小孩郑重其事地说着,看起来就像个小大人。 “嗯嗯嗯,他说的都是真的真的真的,还有这里的海水不能直接喝哟,前些天有 个人就被旁边的渔伯送去看大夫了。”女孩悄悄补充道。

“多谢你们两个的提醒,我这次来不是要找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的。 《淮南子》记载南海深处有一个大池塘,池塘里都是海境仙泉。我是想去那个池 塘里洗澡,听说享用过后可以脱胎换骨,羽化登仙呀。”来者蹲下身来,在两个 孩子的额头上敲了一下。

“对了你们之前在争吵什么?”

“反正我们是提醒你了,至于是仙山还是池塘……咦,洗澡确实是人生一大 乐事,可以把水泼得遍地都是,那你去吧。”

女孩突然插话打断他发言:“停,我们刚才在谈论太阳什么时候离我们比较 近?”说完,还盯了男孩一眼。

男孩悻悻然说道:“我认为太阳刚出来的时候离人近一些,而到中午的时候 距离人远。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像城里的西瓜一样大,等到正午就小得像一张小饼 ,你看现在不正是远处的看着小而近处的看着大吗?”

女孩立刻反驳道:“我认为太阳刚出来的时候离人远一些,而到中午的时候 距离人近。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有清凉的感觉,等到中午的时候像现在一样热,这 不正是近的时候感觉热而远的时候感觉凉吗?”

“呃,两个小家伙,当然是早上离人远,中午离人近。你们来看……”来者 用手指在湿润的沙滩上画出两道竖线,“这两条线是一样长的吧。”

“嗯”

“嗯嗯嗯”

来人信手再添,竖线两端各显凹角,方向各是不同,形成一对箭头。

“你们再看呢?”

“我懂啦,他错啦。”女孩显得分外高兴,直接跑开了。

“怎么不高兴?”来者看着眼前颓然的小孩。

“我以为一定是对的。依妹向来聪颖,想事也总是比我快。”

“我刚刚说的只是一部分,太阳早上出现,地气清凉,到了现在,地气蒸腾 ,自然是现在热而早上凉快了。”

“那为什么……”

不等他话讲完,来者浅笑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你把这 些东西拿去和她分享,再谈这个问题,她会明白。还有这本书……不过给你之前 ,你有没有看见过一只大鸟?”说完解下背后的包裹,掀开一角露出了满满一包 水果。

男孩接过包裹,手指了指海的方向……

*****************************

月明星稀,海风徐徐。一道人影御一片帆,凌波而徙,犹如一条游鱼一般。 其身法似佛门,又似儒门,辗转腾挪又浑似道门。起转之际,散出涛涛气浪,气 浪再叠合海浪。周身之内风平浪静,而片帆的速度竟是远超海浪,在月色下划出 一道绚丽的轨迹。

旬月有余,这一人顺着指引终于来到南冥天池,嘴上还念着道家名篇:南冥 有羽,其名为鹏。鹏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鱼,其名为鲲。鲲之背,不 知其几千里也……

南冥天池,海中之陆。三光映霞,化外神峰。茫茫海中独立一根巨型岩柱, 岩身岁月斑驳,柱顶正是南冥天池,凌虚仙阁。

“今日吾正要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一身灰衣受了海潮洗礼,已成白色。来 人登岩而上,穿风凌云,连破投石问路、苍茫行道、明心之碑三处难关,缓缓行 至天池最最中心的一处雅阁。

来者立身阁外,恭敬行礼,对着阁内一语:“天宗前辈,吾心有惑,受人所 荐,特来拜访。”言罢,来人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再动作。

是危机,是杀意,是剑影,是大道。

眼前竹林掩映,交错光影之下,来者心知再多一步,便有逼命之危,殒身之 险。阎罗照眼,死神擦边。

“立身于此,尘世之道,果然微如黄埃。”

不知站了多久,轻轻一声响,乾坤两寂静。眼前阁门缓缓打开。来者不顾体 内酸痛,信步入阁,微微一抬眼:“眼前的老者便是道门天宗了吗,形体虽是衰 朽,神莹却是内敛。”

“你在想什么?”天宗直言而问。明明未睁眼,甚至毫无气息,毫无动作, 玄音自四面八方传来。

来人前行三步,再次站定,深深一拱,便径直落座在了台前几枚蒲团正中一 处上。坐下过后,立即开口:“久闻不如一见,世人都说道门修法清灵空明,冲 虚好静,吾观天宗内其身而身存,后其身而身退,实是不解。”

天宗开眼,神采一闪,整座阁楼似是连灰尘也随之一净,玄音再传:“好小 子,伶牙俐齿,开口便要本座散功,还讽刺于我。而且我允许你坐在这蒲团之上 了吗?”

来人直视天宗,直接倒卧在几枚蒲团之间,笑道:“吾在门外站了许久,一 进门就看见前辈赐下的几枚蒲团。又一想,此地常年无人,定是为吾准备,所以 便直接坐下了。现在想来,天宗仁慈,厚德载物,多摆几个蒲团的用意应是让吾 躺下休息。”

天宗闻言,竟是许久不再言。玄音再传,来人已是梦与佳人。

“自百年前,就无人抵达此南冥天池。我也有百年未见生人,百年未曾开眼 ,未曾开口了。你既然谈到修法,我便一谈。有道以来,法门林立。至庄周祖师 任天宗时,曾问众人道旁空心之木有用还是没用,众人皆有分歧。之后门内修行 脱胎出有用之法和无用之法。我所重者便是有用之法。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 可离非道也。”

来人闻声,浑身一抖,慕然全神聆听。“啊啊啊,前辈你刚刚说了什么。”

“臭小子,你这是来请教的态度吗?”

来人形容一敛,再次行礼,“吾开个玩笑,天宗莫要当真。晚辈有惑,还请 前辈解之!”

“那个家伙怎么回答你的?”

“主事吗?他似是并不认同,吾反而被他说服了。主事说前辈能够助吾。” 来人苦笑道。

玄音响彻,直入神魂。“老东西真会给我找麻烦。既如此,你若能让我开口 ,我便允许你此后常住天池。”

来人哈哈大笑道:“若是其他要求,吾确实难完成。不过吾亦是有备而来, 主事手记详细记载了天下间奇人轶事。天宗虽百年未涉足红尘,仍有吉光片羽留 存。前辈,请!”

来人手掌翻转间,一个精致礼盒静静躺在双手之上。礼盒的材质是紫离红木 ,世上逸品;盒身刻有百草图案,无镶无嵌,全是依着纹路而成。

“好深的算计,风采不减当年。你叫什么名字?”天宗对着礼盒注视良久, 破例开口。

“疏雨浮生人不留”

“赐号——烟雨平生”

第一卷 烟雨俏江南 第一章 开始摸鱼

旧时岸边,暗夜小筑,昏暗烛影下照出一场无解之争。

内力交相迸射,刀影凌厉来回。

刀,普通钢铁,长约七寸。渔人用刃,刀开单锋,刃身较武者用刀更厚。舞 动起来,势大力沉,无物不破,无坚不摧。

“刀乃是百兵之胆,武者勇悍的最佳证明。狭路相逢勇者胜 鹿死谁手未可 知。行刀犹如行道,一念动则一刀至,一念收则一刀藏。刀之四要:一要刚毅勇 猛,二要快似流星,三要干净俐落,四要杨柳临风。”别龙得意洋洋,如是讲到 。

“刀确实和你所讲的一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过你一定要记得刀 开单锋,一面留给对手,一面留给自己;留给敌人的是杀戮,留给自己的是守护 。武者动手多是为救而不为杀,一旦出手要记得保护身后的人。不管用什么兵器 ,一旦为兵刃所趁,为执念所迷,人就不再是人了。以前有一个门派修行霸刀, 弟子之间相互比试,以命练刀,唯有坚持到只剩下最后一人,此人再和宗主比试 ,赢的人掌握霸刀真意。小屁孩,你听懂没有?”人不留如是讲到。

“听起来好厉害,这个门派现在在哪里?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个门派人死光了,全GG了。”人不留右手 持刀,刀影连环,一副败给面前这个少年的样子,没好气的说到。

“那太可惜了,这样修炼出来的武学一定很威猛吧!”别龙一脸辛羡。

人不留心念把定,大好的少年,根骨也不错,一定得给他把弯转过来,不然 自己之前给他那本书岂不是成了误人子弟。

“不行,我再给你讲个故事。从前在中原儒门,有一个人修炼江湖剑冷,修 炼的过程当中,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也做了很多错事。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遗 憾没有挽回。”

“然后呢?”

“然后他就GG了。”

人不留气急败坏,“不只儒门,道门修法也有极端分子,佛门入魔的那就更 多了。你往那佛门圣地一站,随口问一个佛者,你们这里入魔的多不多,他肯定 会告诉你佛魔本是一体,分别只在一心。”

“然后呢?”

“然后他们都GG了。”

别龙停下手中刀,悻悻问道:“这些人的前辈也想你这样引导过后人吗?”

“当然有,还苦口婆心的劝,不过大多都没有成功。少年人年轻气盛,什么 都敢试一试,不撞南墙不回头。回头是不可能回头的,出了问题再说。哎,扯远 了……”人不留哈哈大笑,顺势停下刀,还摸了摸别龙的短发。

“嗯,我知道了,以后修武我会注意。这就是你给我那本《刀剑如梦》第一 章里附上静心篇的用意。依妹看过之后,让我每次练刀都要念给她听的。”别龙 腼腆一笑。

人不留闻言倍感欣慰,眼前注视着案板上的两条海鱼。案板上一共有三条海 鱼,一条还没有去鳞,剩下两条在刚刚的谈话中已经被剥去了银闪闪的外衣,露 出了鲜美的内里,粉嫩鲜活,熠熠生辉。不过一条鱼全身都光溜溜一片,恍如没 有外面一层鳞片。另一条就比较丑陋,一身多处凹凸不平,好像还伤到了内里。

“我们刚刚比试,你可能没有看清。接下来我再剖一条,你看好了。起—— ”人不留左掌击向案板,右手凌势蓄刀。一掌击出,虽没有内力上的波动,整个 空间却仿佛为之一振,翩刃应声上手,拨挑削振,一齐动作。

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闭上了双目,心下却是一片坦然。飘 飞的刀和飞出的点点鱼鳞共同起舞,而飞溅出的鱼鳞再碰上凌厉的刀,一化二, 二化四……无穷无尽,散成漫天雪花,堆积在案板两侧。而飞翔的鱼,在完成空 中转体N周半之后,缓缓落在案板中间,落下的瞬间,还轻微的弹跳了几下,如 同活物。

“喔,不留大哥真厉害,比龙哥哥厉害多了,你看这条,再看看这条,人和 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刘依依捧着一罐调料,飞也似地跑了进来,轻轻掕起 来一弯鱼尾,满脸嫌弃地看着别龙。

别龙一脸悲愤,哪有这么说我的,我虽然平时偷懒一点,练功每回都差一点 点。不过比起这个渔村里大部分少年人已经好出不知道多少,我一个能打十个, 更何况现在不行不正是说明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不过别龙也没和她斗嘴,两人之 间这样的日子似是习以为常。而依依也乖巧的往鱼的两面开始抹调制好的香油, 一举一动甚是熟练。涂上了香油的鱼在烛影和月色下变得更加精美。

人不留和别龙两人悄悄退到一边的火堆旁,看着正勤劳工作着的少女,相视 一笑。

人不留看着这两个孩子,心内涌起一股暖流,是那种浅浅的暖,又散着一丝 丝温热;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以前从酒店里买了酒偷偷喝一样,酒液刚下喉咙有 些辛辣,稍稍过一段时间又回味无穷。这心呐,柔肠百转,这身呐,飘飘欲仙。

多年以来,东南一带,海盗盛行,时常劫掠过往的船只。刚开始,没出命案 ,每回交完钱,任何船只都能正常通行。无论商贾还是渔民敢怒而不敢言,交钱 买路也没办法,只当是买个心安。就算再陆上,不是也容易遇到山贼,甚至连这 一带的贼人也有不少加入了海盗团伙。

事情变化出现在十年前,海盗成群,渐渐的有了组织,一海之隔的中途岛上 甚至隐约有东瀛的忍宗流脉在活动。中途岛,顾名思义,是中原与东瀛的中间地 带,向来受两方之力照拂。而成群的海盗聚集在岛上,渐渐形成了气候。岛上海 盗每年依着季度借着海风之力侵袭东南半壁,若是时机得当,几乎能深入神州内 地。每次大批流寇一到,聪明避开朝廷兵锋和三教人马,烧杀抢掠,如流水过境 ,各方竟没有办法。以点击面,难见成效,而且这些人中不少会使东瀛秘术,即 便是三教中人遇上,也要谨慎应对。

五年之前,儒门出计,邀佛道两教、大周朝廷、各大势力会商,集各方雷霆 之力,一举扫除东南威胁。

别龙、刘依依正是在东南一役中幸存下来的遗孤。大世之前,无分长幼。

别龙目前十三岁的年纪,人高马大,已经达到人不留肩膀高度。这三年的习 武也让他身体健硕,有别常人。而刘依依目前只有十一岁,农人的孩子早当家, 看上去却比别龙还要成熟一些,娇躯曼妙玲珑,一张俏脸精美雅致,一对眉也是 颇为灵动,已经有了一丝小美人的气质。

人不留细心观察之下,依依一身的气息极为收敛,还是瞒不过他,是《刀剑 如梦》的剑诀部分,还有常年修炼静心篇那独特的气质。

哎,女子修炼果然与男子不同,同样的一套功法,相似的两个人,练出来的 效果却像是打了八折一样。笨蛋,人不留心下暗骂。可是这一声笨蛋,到底是在 骂别龙还是在骂曾经的自己呢,这可真是一个好问题。

“喂喂喂,别发愣了。”依依拿着烤好的海鱼先给人不留递了一支,又把另 外一支品相完好的递给了正愣愣看着她发呆的别龙。别龙接过了鱼,痴痴一笑, 也不多言。

哎,少女情怀总是诗。

烤好的鱼,外焦里嫩,晶莹的香油腾着热气肉眼可见的在海鱼的身体里流转 。咬上一口,坚硬的心也会随之温柔。

*****************

【1】

是夜舞流萤,怅然赴留情。

男儿应有泪,月是故乡明。

别龙单单一个人仰面坐在茅屋前的草坪上,看着眼前浩瀚的星空,不愿让眼 里的泪水从眶里流淌出来。

“发生何事,如此半夜还要一个人出来练功?”人不留洋洋洒洒,同样的姿 势瘫坐在草坪上。

“不留大哥,你怎么出来了,是屋里的茅草床不好吗?”别龙好像见鬼了一 样,神色惊恐,眼里的泪水也不自觉的从一旁流了下来。

实属正常,以人不留此刻的敛息功力,入朝刺杀皇族都有几分可能。

“你下个床动静大的跟个喇叭一样,我想不知道都难。有什么心事?”人不 留稍一耸肩,将身旁的别龙轻轻撞翻在地。别龙一不留神,顺着坡滚了两三圈才 停下,又赶紧爬了回来。

别龙也不看人不留,自顾自地说着,说着说着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不留大哥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父母早年被海上来的流寇所杀,从小都是村 里的老人长辈辛苦把我们带大。依妹虽然比我年少,一直十分懂事,村里的人都 很喜欢她;有的时候在村里闯祸,也是依妹帮我处理。她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 知道。我不知道应该给她什么,和她闲时聊天时常惹得她生气。今晚她自己吃了 我剖的那条鱼,我看着十分不忍。甚至连一件礼物我都没有给过。”

“你知不知道她现在武学比你高呀,龙哥哥——”人不留语出怪调。“什么 ,那我不是更没用了。”

“没事,当一个男孩衷心疼惜一个女孩子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了。男人的力量是没有穷尽的,注意前提如果是为了女子的话。来,我先借给你 一笔泡妞经费。说好是借,以后记得还我。”

“呃好,不过不留大哥什么是“泡妞”。”

人不留差点栽倒。

贴主:Cslo于2020_08_23 4:10:41编辑 贴主:Cslo于2020_08_23 4:13:38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