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侠锋 (第1卷 2) 作者:疏雨浮生

.

【天易侠锋】

作者:疏雨浮生2020/8/23发表于:首发SexInSex

. 第一卷 烟雨俏江南 第二章 海境来客 剑秀天华

接下来几日,人不留一直陪着这一对少男少女,指点他们修炼。别龙练功勤奋了很多,不过依依一点就透,还是得给这小子开点小灶,人不留这么想着。

三年修道,人不留如同鱼龙入海,得见大观。不知为何,早年游历的时候,也是遇观烧香,见庙礼佛,也未曾有过这种感受。

道,实在是妙不可言。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视之不可见,而天下之道始玄同矣!

道门,执天下牛耳。到了此世,无人不服,无人敢为。即使是受天命眷顾,帝气加身的大周皇朝也不敢轻试其锋。

只因为一个人,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道门天宗——神人不语。

天宗早已是刻在碑帖里的人物,可惜现在的人们不注重保管碑帖;即使是各种古籍当中,也鲜有留下天宗的名讳,但天下间的势力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因此,即使在大周最衰弱的节点,无论妖庭,冥域,东瀛甚至儒佛两门都没有大的动作。因为如今的天下正是由道门一手而建,道门就是这个天下最根本的力量,而不能是别的什么门派,只因为它姓“道”。

道儒释妖冥,东西南北中,唯道不易,道威长存。

儒门也是个不可或缺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底下出现了这么一帮人。讲诗书,论剑道,心怀天下;闲吟醉,弄琴徽,无处由为。历经数百年的发展,确仍不足以与道门并肩,只到一个人的横空出世——孔圣。孔圣游历天下,在一处秘境当中找到了一份最最原本的《周易》,还从中悟出了一式剑招。正是这一式剑招成为了儒门泰山临岳、稳立不摇的根基,也帮助了大周续命至今。若否,天下应该已经归了一个姓赵的人。儒门也因此得以和道门并立,不世双峰。

佛门说来就话长了,其中的故事可以讲上几天几夜。不过长话短说,佛门之源来自更古之时的西方教。没错,就是接引,准提那个。经历了古时大战和长久的演化,方有了如今的佛门一脉。佛门之中,层层叠叠,其实力深不可测。

“不留大哥,你刚刚念叨的这些是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带着一个面具呢?”刘依依,别龙完成了今天的任务量过后,一起跑过来,轻轻的问道。

“这个东西就是我手上刚刚正在看的《历代志》里面的主要内容,这本书记载了从千年前到现在的历史大事,我看你们练功辛苦,就把梗概念给你们听。至于面具嘛,它的名字叫做”阴阳覆面“,戴上它可以时刻增长玄门内力,并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效用,可以用来压制自身的气息。走在路上,即使是至亲之人,也无能认出;与人武斗,可以占得先机,超常发挥。”人不留一边说一边敲了敲面上这块莫名材质的面具。

阴阳覆面是离开前天宗所赠送的一件礼物,可以变换气息,绝对是夜黑风高,打家劫舍的利器。此外还有一把伞——天罗,这件宝物好像就只能用来遮风避雨用了。天宗小家子气,给了一件怎么也不肯给第二件,还是人不留软磨硬泡,用单独带个面具不美观的理由求来了这一件。人不留想着那武林中行走的侠客,似乎还少了点什么东西,自己也说不上来,便让天宗看他还缺什么就补什么。天宗闭眼蹬腿,一脚将他送出了南溟天池。在人不留跌落海里,呛了几口水后,耳边玄音传响,“江南故地,清秋小观中有以前我的老师留下来的一面镜子,我用过了,又放了回去,你且去一取,对你此次入世会有帮助。”

“喔,真的有点奇妙,之前你走在路上,我们就是因为这样没认出你。好厉害!”别龙一副眼冒金星的样子,直白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种渴求。

人不留恰好读出了这份想法。不过世上的宝物不是什么人有欲望就能得到,如是这般,天下早已大乱。就拿这阴阳覆面来讲,不知道是哪位长于偷鸡摸狗,偷香窃玉的道门人才搞出来的玩意儿;功能是很强大,但是戴上它就得向它贡献这些年苦修而来的道门玄气。功力若是不足,体内一周天内力还不够维持宝物运转,很容易被迅速吸干,留下暗伤。还有那天罗伞,光是开伞便让人不留有了力竭之感。世上的神兵大抵如此,这也是要付出的代价。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要乱拿。

人不留一手按在面具之上,一手施展解封道术,心下默念解字三遍,轻轻一取,对着别龙招手道:“来握住我的手,把面具带上。”

别龙靠上前,应声带上了阴阳覆面。人不留体内内力一动,顺着两手相连之处直扑阴阳覆面。别龙也是机巧,明白这股凭空产生的力量在帮他驾驭这个面具,心念一动,整个人气息一变,和之前粗放的风格大不相同,竟好像变成了一个谦谦有礼的君子。心念再一变,整个人仿佛不存在于这片天地一般。他取下面具,向着刘依依挥手,又把面具递给了她。

刘依依面色绯红,手指轻轻揉捏着自己的衣角。人不留放声一笑,“依依,你抓着别龙的手就好。”闻言,刘依依羞红了脸,手却是自己找对了位置。带上了面具的刘依依气息一变,仿佛化身成了一个女武神,让人不可直视。她也就试了一下就又递给了人不留,“不留大哥,来还给你,确实很神奇。”

忽然,远处灵光一闪,虽是微弱,人不留险险的捕捉到了。一闪一闪,三长一短。人不留看着闪光,手上也利落的动作着,玄气拨风为云,在面前凭空留下了痕迹——“-……---......----/-.--..-..-.-..-/-.--.---..-.---/--------....--../-..----.-.---.--/---....---..--./--..---.--..-.-/-..---........./-..---.....-.--/--..........-.” 接着人不留手往后翻,凭空取出一堆小册子,对这就是一顿猛翻。

“不留大哥,你在找什么,我们来帮你。”刘依依、别龙连忙走上前来帮忙整理四散着的书卷。可惜收拾的没有人不留扔得快。

“不是这本,哎……也不是这本。会不会是这一本?不对,我出门的时候明明记得有收过这一本,难道是被师姐拿去了?”人不留摸着脑袋,懊恼无比,学习的时候不认真,临时抱佛脚都抱不到。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人不留往前一滚,直接抓住了别龙脚底下踩着的一本略微发黄的古卷。

“小子,挪一下。”别龙一抽脚,人不留抓起来直接翻到了最后面一页。这本书前面讲原理,又臭又长,总共也没几页,只有最后一页是真的干货。

“依依,这……他好像疯了耶。以前别人说人要是突然疯症,只要用力打一下这个人的脑袋就好了。”别龙戳了戳刘依依的小臂,悄悄说道。刘依依没好气的说道:“别乱讲,不留大哥他正忙着,你老实呆着就好。”别龙一听也就不闹了,只是扮了个鬼脸:“reaaaaa——”

人不留借着书上内容,指上再显奇法,凝风成云,聚气为字,同时嘴里念叨着:“X……E……5……X……B……0……,等等 and str.disencode()。就这点事,直接点早说嘛,我今天心情正好。像我这样乐于助人的道门优秀青年,进步分子,三好学生世上罕有。”人不留站起身来,将手一挥,四处散落书册如受狂风,翩然而起,然后卷成一团,卜咛一声,无影无踪。

“今天的功课到此为止,对面有朋友叫我过去一下,你们先回去等我回来。”人不留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转身向着一汪大海走去。

碧海中央,天日光合,一只巨大的螃蟹正在海面一起一伏的飘着,长长的钳子,短短的腿,一身红褐色的皮肤,实在是有些滑稽。蟹保王这会儿正因为自己过于倒霉而感到伤心呐,自己不过是偷偷喝了一点水晶宫里面藏着的一小坛酒,还是以前自己偷偷藏起来的,怎么就能够被正在巡视的公主殿下逮个正着,真是天亡我也。不过还好由师相出面让他将功补过,只要能把这位小天宗(咦,老子管他叫什么)空间移动到海境,一切就万事大吉了。不过听闻道门的人一向不好请,毛病多还古怪的很;还好以前学了个技能,只要我也不说人话,一定能吸引他。事情办得好说不定还能把被公主扣下的酒给拿回来。

美呀美呀……蟹保王就这么私下里想着,海面上飘着,仿佛回到了之前饮酒后那种飘飘欲仙的状态。

“<喂,朋友醒醒>*3”人不留看着这一只奇怪的螃蟹,实在想笑,海境多人才。

蟹保王突然浑身一震,支起身体,一钳往后,一钳向前,摆出架势顺势一动,浑身都咔咔作响。然后看见是美貌无双的公主殿下和善良纯真的师相大人要请的那个人,立刻放下双钳,背过身体催动秘法又开始发暗号。

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场景,一个人立在海上,一只蟹飘在海中背对着他,背上还有一块鳞片在一闪一闪的发光。人不留眼神黑暗一瞬,一脚踢出,“停止你无聊的行为,你再这样我不能保证我不会打死你。”说完,蟹保王连着在海面上打了几个水漂,滚了十几米远。不过蟹保王赶紧爬了回来,嘴里说道:“小天宗啊,我们家公主和师相请你到海境一谈。事情紧急,我们赶快走吧。”说完,一只钳子夹住人不留的黑袍就要拖着走。

虽是妖身,却口吐人言,就算是在当今天下也是很稀奇的。妖族如今多是以人身在外活动,直接显出本像的妖族人不留也是第一次见,看来这天下还是承平过久。妖族作为天道主角的时期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了,遥想当年巫妖大战是何等辉煌,两大帝君与那十二人惊天一战,无上妖法对决周天星斗,一战之下却是损了两族的气运。巫族如今已不可见,不知道日后有没有幸运可以遇到巫族传者切磋学习。而妖族比较幸运,存下两支,一支在海境,一支在妖域。不知道着两者之间有没有在举行联欢会呢。唉,风流人物俱往矣,以后有机会给这些上古大能烧个香,保佑我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什么,你说他们两个找我。这”小天宗“谁教你说的,你多说几遍,用上憧憬的语气,用上崇敬的语气……我爱听。”人不留神色一喜,人生就像直接达到了高潮。“(⊙﹏⊙)这个是师相教的,他说我这样讲你一定会很高兴。你一高兴就会跟我走了。”蟹保王实在是一个老实人,老实的有点可爱,直接就把海境师相给卖了。

人不留听着,心下也感到奇怪。据他所知,海境向来与外界没什么联系。无论海上或是陆上发生多大的事情,应该都无法打扰到海境安宁才是,毕竟光是想要进入就已经难如登天,何况以那位海境师相的手腕加上海境之主的绝强功体。只要在海里,就算是天宗可能也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

“我倒是愿意跟你去海境一游,也算是结个善缘,不过有个问题你得先解决,你往哪儿看。”说完,人不留一指指向海岸。蟹保王伸长了眼睛,直直的顺着手指的方向看,问道:“这什么都没有啊。”

话音一落,远处的海线之上先出一道稚嫩身影,踏水而行,直向一人一妖而来。步法如流水行云,甚是精炼优雅,每一步似快犹慢,足下暗合五行生克之理。武由规矩,自成方圆。

人未至,语先传,清声落,意悠扬。清俊的音色沁人心脾,更闻一声:“我家掌门请先生过往一会,望先生即刻动身。”

人未至,语先传,清声落,意悠扬。

声渐止,人初定,再回眼,翩少年。

来者样貌不过十五六岁,相貌堂正,长身直立,相比别龙还高出一头。再看他的气态,偏偏君子,严守方寸,无论是心跳还是呼吸,极有规矩。来者站定之后,长身一拱,悠悠说道:“我文风若谷掌门请前辈往江南名地天下第一风月楼一叙。掌门已经备好了美酒佳肴,望前辈赏光。”

人不留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别感欣慰,说道:“儒门教书育人,果真不差。若是天下人都有你这样的资质和勤练,世途大有可为。我不过恰好比你痴长了一点点岁月,前辈这个称呼我是当不起的,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号烟雨平生——人不留。”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剑秀尹天华,前商尹君的尹,天下清平的天,华山夏水的华。”尹天华又行一礼,然后才报出姓名。“那晚辈斗胆,称您一声”平生先生“,不知可否?”少年剑眉星目,谈吐却是不俗。

人不留说道:“当然可以。还有两个问题,你家掌门是哪一位,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在此地呢?”语罢,双手负背,不怒而威,体内凝流的玄气霎时加速,使出了一门术法“地泽思教,天威临人”。此刻人不留脚下海水翻涌,竟尔流动,瞬间凝成一副阴阳鱼图。

人分阴阳,道分阴阳,此刻海浪也分阴阳,浑浊的流向一边,清澈的流向另一边,两道水流在这方圆几丈范围内渐成泾渭分明之势,却又不完全分明。在清澈的一边有近三分涌动着浑浊的旋流,而此刻人不留立身清澈的一边鱼眼当中,尹天华立身浑浊一边的鱼眼当中。阳为君,阴为臣,剑秀尹天华陷入了沉沉浪压之下了。

少年再不犹疑,回身出剑,嘴中念到:“儒风剑诀·剑震清河。”一剑挥出,儒威沉沉,清冽的剑光完全护住周身,用以抗衡浊浪之威,却没有攻向人不留的意思,反而在撑持住了以后继续说道:“掌门就是掌门,先生见过以后就会知道。掌门说,你们两人虽然素不相识。先生既然来到江南,掌门应尽地主之谊,儒道两门应该多交流,多走动;特别是像你们两人都是年轻一代,见个面喝杯酒,统一一下意见,方便日后出现问题共同行动。先生以为如何?”

人不留就这样坐在鱼眼上,旁边还靠着一只螃蟹,这样的组合实在是妙妙妙妙妙。

“喔我的个乖乖,小天宗,这个文风若谷的小孩好猛啊,现在的人类小孩都这么潮流了吗?这件事情要赶快告诉师相,加强海境的武备训练才行。”蟹保王看着正在挥剑的尹天华讲道。

人不留心下也是赞叹,还和蟹保王的钳子击了个掌,缓缓说道:“刚猛是刚猛,剑式也是极为熟练。还有你有没有眼光,到底带没带脑子,这很明显不是正常人的水平,随便拉到各大势力,那也是后备隐藏人才的待遇。你不要挑拨两方搞恶性竞争好不好。”说完还敲了一下蟹保王的脑袋。

蟹保王嘿嘿一笑,说道:“出门就是花天酒地,吟风弄月,还带什么脑子,只要带一双眼睛就行了。曾经有一位海境诗人说过: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人兄你说是吧。”

“蟹兄。”“人兄。”“蟹兄。”“人兄。”“蟹兄。”“人兄。”……

人不留不得已出言打断死循环,一把把黏在自己身上的蟹保王扒下来,说道:“蟹兄所言甚善,不留心悦诚服,为了这难得的共识,值得浮一太白。来来来,这是我前些日子亲手造的佳酿,请蟹兄品鉴品鉴。不过这里不留要补充一句,还得把下半身带上。”

人不留再次凭空从手上拿出两坛美味,一坛递给了蟹保王,一坛自己开了封,如同牛吸海饮,一口入喉。这两手空空之术在道门而言只是一个小法术,借由随身器物,包藏天地。人在武林上行走的必备技能之一,空间大小完全看个人水平。不过此术也有两个缺点,一是人死过后,灵术消散容易爆装备;二是太大的东西不行,毕竟是人自己承受全部的压力。总之,这个术也就是用来存点小东西。真正重要的物品还是得妥善保管,比如储物戒指之类的。

而蟹保王看见酒坛就如同蜜蜂见了花朵一样,开封之后喝的比人不留还快,接着靠在人不留肩上说到:“下次坛子大一点,我好把自己也泡进去。”说完还冒了个泡。

“这可不要,免得你哪天不小心被做成醉蟹可怎么办。”

蟹保王醉醺醺的开始说胡话:“我这么强,谁敢动我,我要是喝醉了,师相我也是一个打十个,境主上来拉架也不行。”说完还唱着什么莫名其妙的歌谣,人不留也听不明白。

就在两人闲聊的当下,浑浊阵眼内却是不时险象环生。本来凭尹天华自身的修为,面对慢慢增长的水压可以撑很久。听了对面两个人的对话,险险行岔了气,剑式也是稍有迟钝。文风若谷新创不过数年,尹天华在门内的养气功夫也算是不错的,若是其他人来,真是不知道下场是什么样。尹天华心下暗想,提前交流果然很有必要,万一场上再遇,说不定就被这些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给阴了,主事果然高明。

人不留和蟹保王看着另一处阵眼里渐渐陷入挣扎的尹天华哈哈大笑。人不留悠然发言:“蟹兄高见,想必在武学上也有精妙体悟,还不赶快提点一下后人,不然被以后哪来酒喝。”

“那我就献丑了,人兄。小鬼,此术乃地泽之象,由于术源为水,威力不大,陷身其中,每过一轮压力增加一分,解法就是以力强破,干就完事了。”

“蟹兄,认真点。”人不留无语道。

“解法有二,以剑式牵引我们这半片三分的污浊之水到你那边,或者用更强的力量击破那半边完美无瑕的阵局,将对应部分拨为清水,这个术自然就解了。”蟹保王得意的说道。

尹天华闻言,福至心灵,剑式上手。运起浑身仅存的内力灌注到剑身之上,就是那个角落,凌厉的剑式一剑而往。

儒风剑诀·剑震天涛,这一式本来尹天华还不熟练,不过融汇之前辛苦挥剑的体悟,这一剑式已经有了眉目。

剑气和人意,一式震天涛。

风波止,人初静。

“多谢前辈指点。”尹天华躬身行礼。

“不错,小鬼,可惜是我先找到人兄的,你先等我忙完了之后再过来吧。”蟹保王说道。

“哎,蟹兄此言差矣,虽说是你先找到我,可他毕竟比你小十多个年月。不如这样由他和你比试一番,我跟赢得人走。”

“也行,小鬼,比什么你来定,免得人兄说我欺负你。”

尹天华气空力尽,能立在水面还是人不留为他撑持,一边恢复体力一边迅速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和他比,不过在察觉到人不留的眼神过后,悠然说道:“前辈,感谢你的指点。不过对不住了,我要和你比,剪刀石头布。”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