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俠鋒 (第1卷 2) 作者:疏雨浮生

簡體

. book18.org

【天易俠鋒】 book18.org

作者:疏雨浮生book18.org

2020/8/23發表於:首發SexInSex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一卷 煙雨俏江南 第二章 海境來客 劍秀天華 book18.org

接下來幾日,人不留一直陪著這一對少男少女,指點他們修煉。別龍練功勤奮了很多,不過依依一點就透,還是得給這小子開點小灶,人不留這麼想著。 三年修道,人不留如同魚龍入海,得見大觀。不知為何,早年遊歷的時候,也是遇觀燒香,見廟禮佛,也未曾有過這種感受。 book18.org

道,實在是妙不可言。其大無外,其小無內,視之不可見,而天下之道始玄同矣! book18.org

道門,執天下牛耳。到了此世,無人不服,無人敢為。即使是受天命眷顧,帝氣加身的大周皇朝也不敢輕試其鋒。 book18.org

只因為一個人,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道門天宗——神人不語。 book18.org

天宗早已是刻在碑帖里的人物,可惜現在的人們不注重保管碑帖;即使是各種古籍當中,也鮮有留下天宗的名諱,但天下間的勢力都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因此,即使在大周最衰弱的節點,無論妖庭,冥域,東瀛甚至儒佛兩門都沒有大的動作。因為如今的天下正是由道門一手而建,道門就是這個天下最根本的力量,而不能是別的什麼門派,只因為它姓「道」。 book18.org

道儒釋妖冥,東西南北中,唯道不易,道威長存。 book18.org

儒門也是個不可或缺的力量。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天底下出現了這麼一幫人。講詩書,論劍道,心懷天下;閒吟醉,弄琴徽,無處由為。歷經數百年的發展,確仍不足以與道門並肩,只到一個人的橫空出世——孔聖。孔聖遊歷天下,在一處秘境當中找到了一份最最原本的《周易》,還從中悟出了一式劍招。正是這一式劍招成為了儒門泰山臨岳、穩立不搖的根基,也幫助了大周續命至今。若否,天下應該已經歸了一個姓趙的人。儒門也因此得以和道門並立,不世雙峰。 佛門說來就話長了,其中的故事可以講上幾天幾夜。不過長話短說,佛門之源來自更古之時的西方教。沒錯,就是接引,准提那個。經歷了古時大戰和長久的演化,方有了如今的佛門一脈。佛門之中,層層疊疊,其實力深不可測。 「不留大哥,你剛剛念叨的這些是什麼,還有你為什麼要帶著一個面具呢?」劉依依,別龍完成了今天的任務量過後,一起跑過來,輕輕的問道。 book18.org

「這個東西就是我手上剛剛正在看的《歷代志》裡面的主要內容,這本書記載了從千年前到現在的歷史大事,我看你們練功辛苦,就把梗概念給你們聽。至於面具嘛,它的名字叫做」陰陽覆面「,戴上它可以時刻增長玄門內力,並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效用,可以用來壓制自身的氣息。走在路上,即使是至親之人,也無能認出;與人武鬥,可以占得先機,超常發揮。」人不留一邊說一邊敲了敲面上這塊莫名材質的面具。 book18.org

陰陽覆面是離開前天宗所贈送的一件禮物,可以變換氣息,絕對是夜黑風高,打家劫舍的利器。此外還有一把傘——天羅,這件寶物好像就只能用來遮風避雨用了。天宗小家子氣,給了一件怎麼也不肯給第二件,還是人不留軟磨硬泡,用單獨帶個面具不美觀的理由求來了這一件。人不留想著那武林中行走的俠客,似乎還少了點什麼東西,自己也說不上來,便讓天宗看他還缺什麼就補什麼。天宗閉眼蹬腿,一腳將他送出了南溟天池。在人不留跌落海里,嗆了幾口水後,耳邊玄音傳響,「江南故地,清秋小觀中有以前我的老師留下來的一面鏡子,我用過了,又放了回去,你且去一取,對你此次入世會有幫助。」 book18.org

「喔,真的有點奇妙,之前你走在路上,我們就是因為這樣沒認出你。好厲害!」別龍一副眼冒金星的樣子,直白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種渴求。 book18.org

人不留恰好讀出了這份想法。不過世上的寶物不是什麼人有慾望就能得到,如是這般,天下早已大亂。就拿這陰陽覆面來講,不知道是哪位長於偷雞摸狗,偷香竊玉的道門人才搞出來的玩意兒;功能是很強大,但是戴上它就得向它貢獻這些年苦修而來的道門玄氣。功力若是不足,體內一周天內力還不夠維持寶物運轉,很容易被迅速吸干,留下暗傷。還有那天羅傘,光是開傘便讓人不留有了力竭之感。世上的神兵大抵如此,這也是要付出的代價。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屬於你的東西不要亂拿。 book18.org

人不留一手按在面具之上,一手施展解封道術,心下默念解字三遍,輕輕一取,對著別龍招手道:「來握住我的手,把面具帶上。」 book18.org

別龍靠上前,應聲帶上了陰陽覆面。人不留體內內力一動,順著兩手相連之處直撲陰陽覆面。別龍也是機巧,明白這股憑空產生的力量在幫他駕馭這個面具,心念一動,整個人氣息一變,和之前粗放的風格大不相同,竟好像變成了一個謙謙有禮的君子。心念再一變,整個人仿佛不存在於這片天地一般。他取下面具,向著劉依依揮手,又把面具遞給了她。 book18.org

劉依依面色緋紅,手指輕輕揉捏著自己的衣角。人不留放聲一笑,「依依,你抓著別龍的手就好。」聞言,劉依依羞紅了臉,手卻是自己找對了位置。帶上了面具的劉依依氣息一變,仿佛化身成了一個女武神,讓人不可直視。她也就試了一下就又遞給了人不留,「不留大哥,來還給你,確實很神奇。」 book18.org

忽然,遠處靈光一閃,雖是微弱,人不留險險的捕捉到了。一閃一閃,三長一短。人不留看著閃光,手上也利落的動作著,玄氣撥風為雲,在面前憑空留下了痕跡——「-……---......----/-.--..-..-.-..-/-.--.---..-.---/--------....--../-..----.-.---.--/---....---..--./--..---.--..-.-/-..---........./-..---.....-.--/--..........-.」 接著人不留手往後翻,憑空取出一堆小冊子,對這就是一頓猛翻。 book18.org

「不留大哥,你在找什麼,我們來幫你。」劉依依、別龍連忙走上前來幫忙整理四散著的書卷。可惜收拾的沒有人不留扔得快。 book18.org

「不是這本,哎……也不是這本。會不會是這一本?不對,我出門的時候明明記得有收過這一本,難道是被師姐拿去了?」人不留摸著腦袋,懊惱無比,學習的時候不認真,臨時抱佛腳都抱不到。 book18.org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人不留往前一滾,直接抓住了別龍腳底下踩著的一本略微發黃的古卷。 book18.org

「小子,挪一下。」別龍一抽腳,人不留抓起來直接翻到了最後面一頁。這本書前面講原理,又臭又長,總共也沒幾頁,只有最後一頁是真的乾貨。 「依依,這……他好像瘋了耶。以前別人說人要是突然瘋症,只要用力打一下這個人的腦袋就好了。」別龍戳了戳劉依依的小臂,悄悄說道。劉依依沒好氣的說道:「別亂講,不留大哥他正忙著,你老實呆著就好。」別龍一聽也就不鬧了,只是扮了個鬼臉:「reaaaaa——」 book18.org

人不留借著書上內容,指上再顯奇法,凝風成雲,聚氣為字,同時嘴裡念叨著:「X……E……5……X……B……0……,等等 and str.disencode()。就這點book18.org

事,直接點早說嘛,我今天心情正好。像我這樣樂book18.org

於助人的道門優秀青年,進步分子,三好學生世上罕有。」人不留站起身來,將手一揮,四處散落書冊如受狂風,翩然而起,然後捲成一團,卜嚀一聲,無影無蹤。 book18.org

「今天的功課到此為止,對面有朋友叫我過去一下,你們先回去等我回來。」人不留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轉身向著一汪大海走去。 book18.org

碧海中央,天日光合,一隻巨大的螃蟹正在海面一起一伏的飄著,長長的鉗子,短短的腿,一身紅褐色的皮膚,實在是有些滑稽。蟹保王這會兒正因為自己過於倒霉而感到傷心吶,自己不過是偷偷喝了一點水晶宮裡面藏著的一小壇酒,還是以前自己偷偷藏起來的,怎麼就能夠被正在巡視的公主殿下逮個正著,真是天亡我也。不過還好由師相出面讓他將功補過,只要能把這位小天宗(咦,老子管他叫什麼)空間移動到海境,一切就萬事大吉了。不過聽聞道門的人一向不好請,毛病多還古怪的很;還好以前學了個技能,只要我也不說人話,一定能吸引他。事情辦得好說不定還能把被公主扣下的酒給拿回來。 book18.org

美呀美呀……蟹保王就這麼私下裡想著,海面上飄著,仿佛回到了之前飲酒後那種飄飄欲仙的狀態。 book18.org

「*3」人不留看著這一隻奇怪的螃蟹,實在想笑,海境book18.org

多人才。 book18.org

蟹保王突然渾身一震,支起身體,一鉗往後,一鉗向前,擺出架勢順勢一動,渾身都咔咔作響。然後看見是美貌無雙的公主殿下和善良純真的師相大人要請的那個人,立刻放下雙鉗,背過身體催動秘法又開始發暗號。 book18.org

這個時候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場景,一個人立在海上,一隻蟹飄在海中背對著他,背上還有一塊鱗片在一閃一閃的發光。人不留眼神黑暗一瞬,一腳踢出,「停止你無聊的行為,你再這樣我不能保證我不會打死你。」說完,蟹保王連著在海面上打了幾個水漂,滾了十幾米遠。不過蟹保王趕緊爬了回來,嘴裡說道:「小天宗啊,我們家公主和師相請你到海境一談。事情緊急,我們趕快走吧。」說完,一隻鉗子夾住人不留的黑袍就要拖著走。 book18.org

雖是妖身,卻口吐人言,就算是在當今天下也是很稀奇的。妖族如今多是以人身在外活動,直接顯出本像的妖族人不留也是第一次見,看來這天下還是承平過久。妖族作為天道主角的時期已經過了不知道多少歲月了,遙想當年巫妖大戰是何等輝煌,兩大帝君與那十二人驚天一戰,無上妖法對決周天星斗,一戰之下卻是損了兩族的氣運。巫族如今已不可見,不知道日後有沒有幸運可以遇到巫族傳者切磋學習。而妖族比較幸運,存下兩支,一支在海境,一支在妖域。不知道著兩者之間有沒有在舉行聯歡會呢。唉,風流人物俱往矣,以後有機會給這些上古大能燒個香,保佑我紅旗不倒,彩旗飄飄。 book18.org

「什麼,你說他們兩個找我。這」小天宗「誰教你說的,你多說幾遍,用上憧憬的語氣,用上崇敬的語氣……我愛聽。」人不留神色一喜,人生就像直接達到了高潮。「(⊙﹏⊙)這個是師相教的,他說我這樣講你一定會很高興。你一高興就會跟我走了。」蟹保王實在是一個老實人,老實的有點可愛,直接就把海境師相給賣了。 book18.org

人不留聽著,心下也感到奇怪。據他所知,海境向來與外界沒什麼聯繫。無論海上或是陸上發生多大的事情,應該都無法打擾到海境安寧才是,畢竟光是想要進入就已經難如登天,何況以那位海境師相的手腕加上海境之主的絕強功體。只要在海里,就算是天宗可能也拿他們沒有什麼辦法。 book18.org

「我倒是願意跟你去海境一游,也算是結個善緣,不過有個問題你得先解決,你往哪兒看。」說完,人不留一指指向海岸。蟹保王伸長了眼睛,直直的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問道:「這什麼都沒有啊。」 book18.org

話音一落,遠處的海線之上先出一道稚嫩身影,踏水而行,直向一人一妖而來。步法如流水行雲,甚是精鍊優雅,每一步似快猶慢,足下暗合五行生剋之理。武由規矩,自成方圓。 book18.org

人未至,語先傳,清聲落,意悠揚。清俊的音色沁人心脾,更聞一聲:「我家掌門請先生過往一會,望先生即刻動身。」 book18.org

人未至,語先傳,清聲落,意悠揚。 book18.org

聲漸止,人初定,再回眼,翩少年。 book18.org

來者樣貌不過十五六歲,相貌堂正,長身直立,相比別龍還高出一頭。再看他的氣態,偏偏君子,嚴守方寸,無論是心跳還是呼吸,極有規矩。來者站定之後,長身一拱,悠悠說道:「我文風若谷掌門請前輩往江南名地天下第一風月樓一敘。掌門已經備好了美酒佳肴,望前輩賞光。」 book18.org

人不留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別感欣慰,說道:「儒門教書育人,果真不差。若是天下人都有你這樣的資質和勤練,世途大有可為。我不過恰好比你痴長了一點點歲月,前輩這個稱呼我是當不起的,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號煙雨平生——人不留。」 book18.org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book18.org

「劍秀尹天華,前商尹君的尹,天下清平的天,華山夏水的華。」尹天華又行一禮,然後才報出姓名。「那晚輩斗膽,稱您一聲」平生先生「,不知可否?」少年劍眉星目,談吐卻是不俗。 book18.org

人不留說道:「當然可以。還有兩個問題,你家掌門是哪一位,你們又是怎麼知道我在此地呢?」語罷,雙手負背,不怒而威,體內凝流的玄氣霎時加速,使出了一門術法「地澤思教,天威臨人」。此刻人不留腳下海水翻湧,竟爾流動,瞬間凝成一副陰陽魚圖。 book18.org

人分陰陽,道分陰陽,此刻海浪也分陰陽,渾濁的流向一邊,清澈的流向另一邊,兩道水流在這方圓幾丈範圍內漸成涇渭分明之勢,卻又不完全分明。在清澈的一邊有近三分涌動著渾濁的旋流,而此刻人不留立身清澈的一邊魚眼當中,尹天華立身渾濁一邊的魚眼當中。陽為君,陰為臣,劍秀尹天華陷入了沉沉浪壓之下了。 book18.org

少年再不猶疑,回身出劍,嘴中念到:「儒風劍訣·劍震清河。」一劍揮出,儒威沉沉,清冽的劍光完全護住周身,用以抗衡濁浪之威,卻沒有攻向人不留的意思,反而在撐持住了以後繼續說道:「掌門就是掌門,先生見過以後就會知道。掌門說,你們兩人雖然素不相識。先生既然來到江南,掌門應盡地主之誼,儒道兩門應該多交流,多走動;特別是像你們兩人都是年輕一代,見個面喝杯酒,統一一下意見,方便日後出現問題共同行動。先生以為如何?」 book18.org

人不留就這樣坐在魚眼上,旁邊還靠著一隻螃蟹,這樣的組合實在是妙妙妙妙妙。 book18.org

「喔我的個乖乖,小天宗,這個文風若谷的小孩好猛啊,現在的人類小孩都這麼潮流了嗎?這件事情要趕快告訴師相,加強海境的武備訓練才行。」蟹保王看著正在揮劍的尹天華講道。 book18.org

人不留心下也是讚嘆,還和蟹保王的鉗子擊了個掌,緩緩說道:「剛猛是剛猛,劍式也是極為熟練。還有你有沒有眼光,到底帶沒帶腦子,這很明顯不是正常人的水平,隨便拉到各大勢力,那也是後備隱藏人才的待遇。你不要挑撥兩方搞惡性競爭好不好。」說完還敲了一下蟹保王的腦袋。 book18.org

蟹保王嘿嘿一笑,說道:「出門就是花天酒地,吟風弄月,還帶什麼腦子,只要帶一雙眼睛就行了。曾經有一位海境詩人說過:世界上並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人兄你說是吧。」 book18.org

「蟹兄。」「人兄。」「蟹兄。」「人兄。」「蟹兄。」「人兄。」…… 人不留不得已出言打斷死循環,一把把黏在自己身上的蟹保王扒下來,說道:「蟹兄所言甚善,不留心悅誠服,為了這難得的共識,值得浮一太白。來來來,這是我前些日子親手造的佳釀,請蟹兄品鑑品鑑。不過這裡不留要補充一句,還得把下半身帶上。」 book18.org

人不留再次憑空從手上拿出兩壇美味,一壇遞給了蟹保王,一壇自己開了封,如同牛吸海飲,一口入喉。這兩手空空之術在道門而言只是一個小法術,藉由隨身器物,包藏天地。人在武林上行走的必備技能之一,空間大小完全看個人水平。不過此術也有兩個缺點,一是人死過後,靈術消散容易爆裝備;二是太大的東西不行,畢竟是人自己承受全部的壓力。總之,這個術也就是用來存點小東西。真正重要的物品還是得妥善保管,比如儲物戒指之類的。 book18.org

而蟹保王看見酒罈就如同蜜蜂見了花朵一樣,開封之後喝的比人不留還快,接著靠在人不留肩上說到:「下次罈子大一點,我好把自己也泡進去。」說完還冒了個泡。 book18.org

「這可不要,免得你哪天不小心被做成醉蟹可怎麼辦。」 book18.org

蟹保王醉醺醺的開始說胡話:「我這麼強,誰敢動我,我要是喝醉了,師相我也是一個打十個,境主上來拉架也不行。」說完還唱著什麼莫名其妙的歌謠,人不留也聽不明白。 book18.org

就在兩人閒聊的當下,渾濁陣眼內卻是不時險象環生。本來憑尹天華自身的修為,面對慢慢增長的水壓可以撐很久。聽了對面兩個人的對話,險險行岔了氣,劍式也是稍有遲鈍。文風若谷新創不過數年,尹天華在門內的養氣功夫也算是不錯的,若是其他人來,真是不知道下場是什麼樣。尹天華心下暗想,提前交流果然很有必要,萬一場上再遇,說不定就被這些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給陰了,主事果然高明。 book18.org

人不留和蟹保王看著另一處陣眼裡漸漸陷入掙扎的尹天華哈哈大笑。人不留悠然發言:「蟹兄高見,想必在武學上也有精妙體悟,還不趕快提點一下後人,不然被以後哪來酒喝。」 book18.org

「那我就獻醜了,人兄。小鬼,此術乃地澤之象,由於術源為水,威力不大,陷身其中,每過一輪壓力增加一分,解法就是以力強破,干就完事了。」 「蟹兄,認真點。」人不留無語道。 book18.org

「解法有二,以劍式牽引我們這半片三分的污濁之水到你那邊,或者用更強的力量擊破那半邊完美無瑕的陣局,將對應部分撥為清水,這個術自然就解了。」蟹保王得意的說道。 book18.org

尹天華聞言,福至心靈,劍式上手。運起渾身僅存的內力灌注到劍身之上,就是那個角落,凌厲的劍式一劍而往。 book18.org

儒風劍訣·劍震天濤,這一式本來尹天華還不熟練,不過融匯之前辛苦揮劍的體悟,這一劍式已經有了眉目。 book18.org

劍氣和人意,一式震天濤。 book18.org

風波止,人初靜。 book18.org

「多謝前輩指點。」尹天華躬身行禮。 book18.org

「不錯,小鬼,可惜是我先找到人兄的,你先等我忙完了之後再過來吧。」蟹保王說道。 book18.org

「哎,蟹兄此言差矣,雖說是你先找到我,可他畢竟比你小十多個年月。不如這樣由他和你比試一番,我跟贏得人走。」 book18.org

「也行,小鬼,比什麼你來定,免得人兄說我欺負你。」 book18.org

尹天華氣空力盡,能立在水面還是人不留為他撐持,一邊恢復體力一邊迅速思考自己應該怎麼和他比,不過在察覺到人不留的眼神過後,悠然說道:「前輩,感謝你的指點。不過對不住了,我要和你比,剪刀石頭布。」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