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俠鋒 (第1部 楔子+1卷1) 作者:疏雨浮生

簡體

. book18.org

【天易俠鋒】 book18.org

作者:疏雨浮生 2020/8/21發表於:首發SexInSex book18.org

. 第一部 道者應世 book18.org

楔子 book18.org

海外有仙山,虛無縹渺間。 book18.org

停雲棲閒院,寒暑不知年…… book18.org

桑海邊地,古來海陸交接之際,倦客登仙之鄉。臨江臨海,景和人淑,地勢 坦蕩,風光沛然。 book18.org

原是齊魯舊地,地理優越,商貿咸達;再加上王者施政,百家爭鳴,人文益 盛。除卻道門,其中以儒、墨、法三家奉為最上。至於今世,前有滅國獨尊之亂 ,後有海寇襲擾之危,已見凋零復興之態。 book18.org

此時,日上三桿,遠方的行道上觸目可見一人,灰衣素服,搖扇自若,緩緩 行來。說是搖扇,不過是隨手所取的一片蕉葉,色彩在陽光下翠嫩奪目。 book18.org

此人來到海岸邊上,氣喘吁吁,大汗直流,向旁邊嬉鬧的孩童問道:「小屁 孩,這裡是登仙之地——桑海嗎?」 book18.org

「大叔哪有你這麼問路的?之前那些人比你禮貌多了。」其中一個年紀稍長 的小孩回答。而旁邊的一個小女孩,扎著兩個羊角辮,赤足立在海灘上,晃悠悠 地跑了過來,信手將腰間的皮質水袋取了下來,遞給來人,鶯聲諾諾講道:「天 氣這麼熱,大哥哥你再不喝一口水,怕是這裡就是你的登仙之地啦啦。」語罷, 言笑晏晏,躲到了男孩身後。 book18.org

來者也不客氣,大方一接,擰開堵頭,大口大口地喝起來,一邊喝著一邊還 不忘和女孩說謝。結果水流從嘴裡進去,忽地從鼻子裡噴出。來者漲紅了臉,掩 住口鼻,大口呼吸,惹得面前的兩個小孩,不遠處的其他孩子開懷大笑。 book18.org

來者將水袋遞給面前的小孩,「不許笑,不然我就要生氣了。」 兩個小孩 扮個鬼臉,絲毫不以為意。 book18.org

「這裡就是桑海,不過卻不是登仙之地。我自小在海邊玩耍,也碰到些尋路 的人。這些人租船到海的對面去尋訪名山,還說是什麼要上天之類的,就再也沒 人回來過了。我勸你洗洗睡吧。」小孩鄭重其事地說著,看起來就像個小大人。 「嗯嗯嗯,他說的都是真的真的真的,還有這裡的海水不能直接喝喲,前些天有 個人就被旁邊的漁伯送去看大夫了。」女孩悄悄補充道。 book18.org

「多謝你們兩個的提醒,我這次來不是要找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的。 《淮南子》記載南海深處有一個大池塘,池塘里都是海境仙泉。我是想去那個池 塘里洗澡,聽說享用過後可以脫胎換骨,羽化登仙呀。」來者蹲下身來,在兩個 孩子的額頭上敲了一下。 book18.org

「對了你們之前在爭吵什麼?」 book18.org

「反正我們是提醒你了,至於是仙山還是池塘……咦,洗澡確實是人生一大 樂事,可以把水潑得遍地都是,那你去吧。」 book18.org

女孩突然插話打斷他發言:「停,我們剛才在談論太陽什麼時候離我們比較 近?」說完,還盯了男孩一眼。 book18.org

男孩悻悻然說道:「我認為太陽剛出來的時候離人近一些,而到中午的時候 距離人遠。太陽剛出來的時候像城裡的西瓜一樣大,等到正午就小得像一張小餅 ,你看現在不正是遠處的看著小而近處的看著大嗎?」 book18.org

女孩立刻反駁道:「我認為太陽剛出來的時候離人遠一些,而到中午的時候 距離人近。太陽剛出來的時候有清涼的感覺,等到中午的時候像現在一樣熱,這 不正是近的時候感覺熱而遠的時候感覺涼嗎?」 book18.org

「呃,兩個小傢伙,當然是早上離人遠,中午離人近。你們來看……」來者 用手指在濕潤的沙灘上畫出兩道豎線,「這兩條線是一樣長的吧。」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嗯嗯嗯」 book18.org

來人信手再添,豎線兩端各顯凹角,方向各是不同,形成一對箭頭。 book18.org

「你們再看呢?」 book18.org

「我懂啦,他錯啦。」女孩顯得分外高興,直接跑開了。 book18.org

「怎麼不高興?」來者看著眼前頹然的小孩。 book18.org

「我以為一定是對的。依妹向來聰穎,想事也總是比我快。」 book18.org

「我剛剛說的只是一部分,太陽早上出現,地氣清涼,到了現在,地氣蒸騰 ,自然是現在熱而早上涼快了。」 book18.org

「那為什麼……」 book18.org

不等他話講完,來者淺笑道:「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你把這 些東西拿去和她分享,再談這個問題,她會明白。還有這本書……不過給你之前 ,你有沒有看見過一隻大鳥?」說完解下背後的包裹,掀開一角露出了滿滿一包 水果。 book18.org

男孩接過包裹,手指了指海的方向…… book18.org

***************************** book18.org

月明星稀,海風徐徐。一道人影御一片帆,凌波而徙,猶如一條游魚一般。 其身法似佛門,又似儒門,輾轉騰挪又渾似道門。起轉之際,散出濤濤氣浪,氣 浪再疊合海浪。周身之內風平浪靜,而片帆的速度竟是遠超海浪,在月色下劃出 一道絢麗的軌跡。 book18.org

旬月有餘,這一人順著指引終於來到南冥天池,嘴上還念著道家名篇:南冥 有羽,其名為鵬。鵬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魚,其名為鯤。鯤之背,不 知其幾千里也…… book18.org

南冥天池,海中之陸。三光映霞,化外神峰。茫茫海中獨立一根巨型岩柱, 岩身歲月斑駁,柱頂正是南冥天池,凌虛仙閣。 book18.org

「今日吾正要揭開它神秘的面紗。」一身灰衣受了海潮洗禮,已成白色。來 人登岩而上,穿風凌雲,連破投石問路、蒼茫行道、明心之碑三處難關,緩緩行 至天池最最中心的一處雅閣。 book18.org

來者立身閣外,恭敬行禮,對著閣內一語:「天宗前輩,吾心有惑,受人所 薦,特來拜訪。」言罷,來人保持著行禮的姿勢,不再動作。 book18.org

是危機,是殺意,是劍影,是大道。 book18.org

眼前竹林掩映,交錯光影之下,來者心知再多一步,便有逼命之危,殞身之 險。閻羅照眼,死神擦邊。 book18.org

「立身於此,塵世之道,果然微如黃埃。」 book18.org

不知站了多久,輕輕一聲響,乾坤兩寂靜。眼前閣門緩緩打開。來者不顧體 內酸痛,信步入閣,微微一抬眼:「眼前的老者便是道門天宗了嗎,形體雖是衰 朽,神瑩卻是內斂。」 book18.org

「你在想什麼?」天宗直言而問。明明未睜眼,甚至毫無氣息,毫無動作, 玄音自四面八方傳來。 book18.org

來人前行三步,再次站定,深深一拱,便徑直落座在了台前幾枚蒲團正中一 處上。坐下過後,立即開口:「久聞不如一見,世人都說道門修法清靈空明,沖 虛好靜,吾觀天宗內其身而身存,後其身而身退,實是不解。」 book18.org

天宗開眼,神采一閃,整座閣樓似是連灰塵也隨之一凈,玄音再傳:「好小 子,伶牙俐齒,開口便要本座散功,還諷刺於我。而且我允許你坐在這蒲團之上 了嗎?」 book18.org

來人直視天宗,直接倒臥在幾枚蒲團之間,笑道:「吾在門外站了許久,一 進門就看見前輩賜下的幾枚蒲團。又一想,此地常年無人,定是為吾準備,所以 便直接坐下了。現在想來,天宗仁慈,厚德載物,多擺幾個蒲團的用意應是讓吾 躺下休息。」 book18.org

天宗聞言,竟是許久不再言。玄音再傳,來人已是夢與佳人。 book18.org

「自百年前,就無人抵達此南冥天池。我也有百年未見生人,百年未曾開眼 ,未曾開口了。你既然談到修法,我便一談。有道以來,法門林立。至莊周祖師 任天宗時,曾問眾人道旁空心之木有用還是沒用,眾人皆有分歧。之後門內修行 脫胎出有用之法和無用之法。我所重者便是有用之法。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 可離非道也。」 book18.org

來人聞聲,渾身一抖,慕然全神聆聽。「啊啊啊,前輩你剛剛說了什麼。」 book18.org

「臭小子,你這是來請教的態度嗎?」 book18.org

來人形容一斂,再次行禮,「吾開個玩笑,天宗莫要當真。晚輩有惑,還請 前輩解之!」 book18.org

「那個傢伙怎麼回答你的?」 book18.org

「主事嗎?他似是並不認同,吾反而被他說服了。主事說前輩能夠助吾。」 來人苦笑道。 book18.org

玄音響徹,直入神魂。「老東西真會給我找麻煩。既如此,你若能讓我開口 ,我便允許你此後常住天池。」 book18.org

來人哈哈大笑道:「若是其他要求,吾確實難完成。不過吾亦是有備而來, 主事手記詳細記載了天下間奇人軼事。天宗雖百年未涉足紅塵,仍有吉光片羽留 存。前輩,請!」 book18.org

來人手掌翻轉間,一個精緻禮盒靜靜躺在雙手之上。禮盒的材質是紫離紅木 ,世上逸品;盒身刻有百草圖案,無鑲無嵌,全是依著紋路而成。 book18.org

「好深的算計,風采不減當年。你叫什麼名字?」天宗對著禮盒注視良久, 破例開口。 book18.org

「疏雨浮生人不留」 book18.org

「賜號——煙雨平生」 book18.org

第一卷 煙雨俏江南 第一章 開始摸魚 book18.org

舊時岸邊,暗夜小築,昏暗燭影下照出一場無解之爭。 book18.org

內力交相迸射,刀影凌厲來回。 book18.org

刀,普通鋼鐵,長約七寸。漁人用刃,刀開單鋒,刃身較武者用刀更厚。舞 動起來,勢大力沉,無物不破,無堅不摧。 book18.org

「刀乃是百兵之膽,武者勇悍的最佳證明。狹路相逢勇者勝 鹿死誰手未可 知。行刀猶如行道,一念動則一刀至,一念收則一刀藏。刀之四要:一要剛毅勇 猛,二要快似流星,三要乾淨俐落,四要楊柳臨風。」別龍得意洋洋,如是講到 。 book18.org

「刀確實和你所講的一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過你一定要記得刀 開單鋒,一面留給對手,一面留給自己;留給敵人的是殺戮,留給自己的是守護 。武者動手多是為救而不為殺,一旦出手要記得保護身後的人。不管用什麼兵器 ,一旦為兵刃所趁,為執念所迷,人就不再是人了。以前有一個門派修行霸刀, 弟子之間相互比試,以命練刀,唯有堅持到只剩下最後一人,此人再和宗主比試 ,贏的人掌握霸刀真意。小屁孩,你聽懂沒有?」人不留如是講到。 book18.org

「聽起來好厲害,這個門派現在在哪裡?然後呢?」 book18.org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這個門派人死光了,全GG了。」人不留右手 持刀,刀影連環,一副敗給面前這個少年的樣子,沒好氣的說到。 book18.org

「那太可惜了,這樣修煉出來的武學一定很威猛吧!」別龍一臉辛羨。 book18.org

人不留心念把定,大好的少年,根骨也不錯,一定得給他把彎轉過來,不然 自己之前給他那本書豈不是成了誤人子弟。 book18.org

「不行,我再給你講個故事。從前在中原儒門,有一個人修煉江湖劍冷,修 煉的過程當中,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也做了很多錯事。儘管如此,還是有很多遺 憾沒有挽回。」 book18.org

「然後呢?」 book18.org

「然後他就GG了。」 book18.org

人不留氣急敗壞,「不只儒門,道門修法也有極端分子,佛門入魔的那就更 多了。你往那佛門聖地一站,隨口問一個佛者,你們這裡入魔的多不多,他肯定 會告訴你佛魔本是一體,分別只在一心。」 book18.org

「然後呢?」 book18.org

「然後他們都GG了。」 book18.org

別龍停下手中刀,悻悻問道:「這些人的前輩也想你這樣引導過後人嗎?」 book18.org

「當然有,還苦口婆心的勸,不過大多都沒有成功。少年人年輕氣盛,什麼 都敢試一試,不撞南牆不回頭。回頭是不可能回頭的,出了問題再說。哎,扯遠 了……」人不留哈哈大笑,順勢停下刀,還摸了摸別龍的短髮。 book18.org

「嗯,我知道了,以後修武我會注意。這就是你給我那本《刀劍如夢》第一 章里附上靜心篇的用意。依妹看過之後,讓我每次練刀都要念給她聽的。」別龍 靦腆一笑。 book18.org

人不留聞言倍感欣慰,眼前注視著案板上的兩條海魚。案板上一共有三條海 魚,一條還沒有去鱗,剩下兩條在剛剛的談話中已經被剝去了銀閃閃的外衣,露 出了鮮美的內里,粉嫩鮮活,熠熠生輝。不過一條魚全身都光溜溜一片,恍如沒 有外面一層鱗片。另一條就比較醜陋,一身多處凹凸不平,好像還傷到了內里。 book18.org

「我們剛剛比試,你可能沒有看清。接下來我再剖一條,你看好了。起—— 」人不留左掌擊向案板,右手凌勢蓄刀。一掌擊出,雖沒有內力上的波動,整個 空間卻仿佛為之一振,翩刃應聲上手,撥挑削振,一齊動作。 book18.org

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閉上了雙目,心下卻是一片坦然。飄 飛的刀和飛出的點點魚鱗共同起舞,而飛濺出的魚鱗再碰上凌厲的刀,一化二, 二化四……無窮無盡,散成漫天雪花,堆積在案板兩側。而飛翔的魚,在完成空 中轉體N周半之後,緩緩落在案板中間,落下的瞬間,還輕微的彈跳了幾下,如 同活物。 book18.org

「喔,不留大哥真厲害,比龍哥哥厲害多了,你看這條,再看看這條,人和 人的差距怎麼這麼大呢?」劉依依捧著一罐調料,飛也似地跑了進來,輕輕掕起 來一彎魚尾,滿臉嫌棄地看著別龍。 book18.org

別龍一臉悲憤,哪有這麼說我的,我雖然平時偷懶一點,練功每回都差一點 點。不過比起這個漁村裡大部分少年人已經好出不知道多少,我一個能打十個, 更何況現在不行不正是說明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不過別龍也沒和她鬥嘴,兩人之 間這樣的日子似是習以為常。而依依也乖巧的往魚的兩面開始抹調製好的香油, 一舉一動甚是熟練。塗上了香油的魚在燭影和月色下變得更加精美。 book18.org

人不留和別龍兩人悄悄退到一邊的火堆旁,看著正勤勞工作著的少女,相視 一笑。 book18.org

人不留看著這兩個孩子,心內湧起一股暖流,是那種淺淺的暖,又散著一絲 絲溫熱;怎麼形容呢,就像是以前從酒店裡買了酒偷偷喝一樣,酒液剛下喉嚨有 些辛辣,稍稍過一段時間又回味無窮。這心吶,柔腸百轉,這身吶,飄飄欲仙。 book18.org

多年以來,東南一帶,海盜盛行,時常劫掠過往的船隻。剛開始,沒出命案 ,每回交完錢,任何船隻都能正常通行。無論商賈還是漁民敢怒而不敢言,交錢 買路也沒辦法,只當是買個心安。就算再陸上,不是也容易遇到山賊,甚至連這 一帶的賊人也有不少加入了海盜團伙。 book18.org

事情變化出現在十年前,海盜成群,漸漸的有了組織,一海之隔的中途島上 甚至隱約有東瀛的忍宗流脈在活動。中途島,顧名思義,是中原與東瀛的中間地 帶,向來受兩方之力照拂。而成群的海盜聚集在島上,漸漸形成了氣候。島上海 盜每年依著季度借著海風之力侵襲東南半壁,若是時機得當,幾乎能深入神州內 地。每次大批流寇一到,聰明避開朝廷兵鋒和三教人馬,燒殺搶掠,如流水過境 ,各方竟沒有辦法。以點擊面,難見成效,而且這些人中不少會使東瀛秘術,即 便是三教中人遇上,也要謹慎應對。 book18.org

五年之前,儒門出計,邀佛道兩教、大周朝廷、各大勢力會商,集各方雷霆 之力,一舉掃除東南威脅。 book18.org

別龍、劉依依正是在東南一役中倖存下來的遺孤。大世之前,無分長幼。 book18.org

別龍目前十三歲的年紀,人高馬大,已經達到人不留肩膀高度。這三年的習 武也讓他身體健碩,有別常人。而劉依依目前只有十一歲,農人的孩子早當家, 看上去卻比別龍還要成熟一些,嬌軀曼妙玲瓏,一張俏臉精美雅致,一對眉也是 頗為靈動,已經有了一絲小美人的氣質。 book18.org

人不留細心觀察之下,依依一身的氣息極為收斂,還是瞞不過他,是《刀劍 如夢》的劍訣部分,還有常年修煉靜心篇那獨特的氣質。 book18.org

哎,女子修煉果然與男子不同,同樣的一套功法,相似的兩個人,練出來的 效果卻像是打了八折一樣。笨蛋,人不留心下暗罵。可是這一聲笨蛋,到底是在 罵別龍還是在罵曾經的自己呢,這可真是一個好問題。 book18.org

「喂喂喂,別發愣了。」依依拿著烤好的海魚先給人不留遞了一支,又把另 外一支品相完好的遞給了正愣愣看著她發獃的別龍。別龍接過了魚,痴痴一笑, 也不多言。 book18.org

哎,少女情懷總是詩。 book18.org

烤好的魚,外焦里嫩,晶瑩的香油騰著熱氣肉眼可見的在海魚的身體里流轉 。咬上一口,堅硬的心也會隨之溫柔。 book18.org

***************** book18.org

【1】 book18.org

是夜舞流螢,悵然赴留情。 book18.org

男兒應有淚,月是故鄉明。 book18.org

別龍單單一個人仰面坐在茅屋前的草坪上,看著眼前浩瀚的星空,不願讓眼 里的淚水從眶里流淌出來。 book18.org

「發生何事,如此半夜還要一個人出來練功?」人不留洋洋洒洒,同樣的姿 勢癱坐在草坪上。 book18.org

「不留大哥,你怎麼出來了,是屋裡的茅草床不好嗎?」別龍好像見鬼了一 樣,神色驚恐,眼裡的淚水也不自覺的從一旁流了下來。 book18.org

實屬正常,以人不留此刻的斂息功力,入朝刺殺皇族都有幾分可能。 book18.org

「你下個床動靜大的跟個喇叭一樣,我想不知道都難。有什麼心事?」人不 留稍一聳肩,將身旁的別龍輕輕撞翻在地。別龍一不留神,順著坡滾了兩三圈才 停下,又趕緊爬了回來。 book18.org

別龍也不看人不留,自顧自地說著,說著說著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book18.org

「不留大哥你應該知道,我們的父母早年被海上來的流寇所殺,從小都是村 里的老人長輩辛苦把我們帶大。依妹雖然比我年少,一直十分懂事,村裡的人都 很喜歡她;有的時候在村裡闖禍,也是依妹幫我處理。她好像什麼都會,什麼都 知道。我不知道應該給她什麼,和她閒時聊天時常惹得她生氣。今晚她自己吃了 我剖的那條魚,我看著十分不忍。甚至連一件禮物我都沒有給過。」 book18.org

「你知不知道她現在武學比你高呀,龍哥哥——」人不留語出怪調。「什麼 ,那我不是更沒用了。」 book18.org

「沒事,當一個男孩衷心疼惜一個女孩子的時候,他就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了。男人的力量是沒有窮盡的,注意前提如果是為了女子的話。來,我先借給你 一筆泡妞經費。說好是借,以後記得還我。」 book18.org

「呃好,不過不留大哥什麼是「泡妞」。」 book18.org

人不留差點栽倒。 book18.org

貼主:Cslo於2020_08_23 4:10:41編輯 book18.org

貼主:Cslo於2020_08_23 4:13:38編輯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