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轶事—偷渡人妻(新编) (2) 作者:xgt588

.

【海外轶事—偷渡人妻(新编)】

作者:xgt5882020年8月23号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 2

当姗姗与王静俩个年轻少妇,因为过于劳累,在中印边界的的半山腰上,依着山石闭眼小睡时,大洋彼岸,也是俩个少妇此行的目的地,已是深夜,住在一间狭小房间里的男子却始终难以入睡。

房间是十分狭小闷热,里面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因为房间闷热,光着身子,只穿着内裤躺在单人床上的男子,便是姗姗此行的目的,她的丈夫老陈

老陈依着床头,半趟在床上,眼睛顶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背景照片,照片里留着长发,相貌甜美,身材姣好的女子,便是老陈的妻子姗姗。

老陈之所以难眠,是因为今早一通打给家里的长途电话,电话里,老陈的母亲告诉老陈,自己的岳母已经帮忙找到了蛇头,带妻子偷渡去找他,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老陈在大洋彼岸的生活非常紧凑,除了刚来那一阵的会经常打电话回家,但随着日子变长,老陈给家里的电话频率也慢慢减少,上次给家里打电话还是半个月之前,妻子还在电话中询问什么时候接她过来。

当老陈得知妻子已经开始偷渡时,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便是深深的自责,因为当初刚刚偷渡出来时,他答应过妻子,他会尽快赚够钱,把她接出来,没想到两年过去了,不但妻子偷渡钱没攒够,现在连存款也没多少。

随后老陈也开心起来,毕竟妻子要是来了,自己也有伴了,不用像自己的爷爷一样,因为常年的劳累加寂寞,人已经变得痴痴的了。

而自己的父亲则找了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搭伙过日子,虽然表面上还是很亲自己,但实际上自己在家里的地位,远不如跟他搭伙过日子女人的小女儿。

随后母亲告诉自己,带妻子出来的是蔡家大哥蔡仁时,自己那一点点的开心,也瞬间烟消云散,因为自己比母亲更清楚蔡家俩兄弟是什么德行。

老陈便是蔡仁的弟弟蔡义带出来的,俩兄弟对他们这些男的来说,真的配的上他们的名字“仁义”。但是对待女性成员时,这俩个字便喂了狗。

老陈躺在床上,回忆起有一次跟几个同是蔡家俩兄弟带出来的工友喝酒,当快喝醉的时候,听一个叫老王说起过蔡义对付女人的手段

那时老王已经喝醉了,一边晃着脑袋,一边说着醉话“你们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队伍里有一个女的,年轻轻,也就二十七八,长得一般,但是身材没的说,身边还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说是她女儿,别看年纪小,长得那个叫水灵”

“这俩人,还是女人的老公,花钱托关系找到蔡义带出来的,也是希望一家团聚。”

“一路上,这女的那个叫凶,跟母老虎似的,一边护着她女儿,一边警惕着不让别人靠近,但大家也理解,毕竟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跟一群大男人出来偷渡,小心点也是对的”

老王喝了口酒接着说道“就这个母老虎,嘿,他蔡义没花几天就拿下了。”

“那时刚刚到一个热带小国,蔡义安排我们住在当地的旅馆里,等船渡海,说是旅馆,其实就是几间大通铺”

“这对母女住的能好一点,被安排在酒店走廊里的一个步入式衣柜里,虽然只能放下一张大点的单人床,但起码有个门,有个窗,算是个单间,不用跟我们一样,六七个大男人挤一张大通铺”

“”而蔡义自己住在酒店外面一个门房里“”

“有一天晚上太热了,我实在睡不着,就一个人跑到酒店院子里溜达乘凉,当走到蔡义的房外,看着里面还亮灯,便想进去找蔡义吹个牛X,顺便看看能不能从蔡文那里能上几瓶啤酒解解馋”

“没想到刚走进门口,就看见队里的那个母老虎,全光着身子,上半身躺在屋里的桌子上,脚耷拉在地上,喘着粗气”

“那女的骚逼正好对着我,大腿根那是一塌糊涂,逼里还直往外流着精液,那乳房高高的挺着,上全是口水,还被掐的通红,一看就是刚刚被干完没多久”

“蔡义这孙子,也光着腚,背靠着墙,你猜他在做什么”老外买了个关子,众人直摇头,还催着老王继续说,老王夹了俩口菜,才继续说道

“那母老虎的小女儿也在屋里,跟她娘一样,也被扒的精光,站在蔡义面前,低着头,给蔡义舔着鸡巴”

说道这里,众人听得鸡巴也慢慢立了起来。

“你们还别说,这小姑娘,别看长得瘦瘦小小,身高才到蔡义的肚脐往上,但是那个小屁股跟那个小腿,那个叫白净,那个叫诱人呀”

蔡义见我进来,一点也不紧张,还跟我打了个招呼“哟,王哥,怎么这么晚来找我呀”

“这不天太热了,想过来找你,看看能不能讨点讨点啤酒喝喝,看你在忙,要不我一会再过来”

“一会什么呀,酒就在冰箱里面,自己去拿,不过就在这里喝,别让他们看见,要不人人都过来要,我还没那多酒”

“行行行,我这就去”但是我那拔的动腿呀,看到这场面,我下面已经涨的不行了。

蔡文见我没动,眼睛直盯着他身前正在给他口交的小女孩,下面也鼓鼓囊囊的,咧嘴笑道“王哥,出来这么久了,想女人了吧”然后用嘴努了努正躺在桌子上,捂着脸的母老虎

“要不也来一炮,看你也憋得的不行了,正好大热天的解解火。”

“不好吧,要是让她老公知道,还不在弄死我呀”

“怕什么呀,这也就让你碰上了,干完了,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你还指望着这女的会跟她老公说,她跟女儿一起被咱俩给上了

一边说,一边扭起腰,双手按着小女孩的头,把鸡巴在女孩嘴里开始搅动。

蔡义看我依然没动,笑着说道“哟,王哥,我知道了,老的那个你不好,好我下面这个小的吧”然后拍了拍小女孩的头“去,给你王叔叔也舔一舔,舔干净了,好让他一会干干净净的干你妈”

小女孩随即将停下口交,先抬起头看了看蔡义,然后扭过头来看了看我,满脸委屈的放下小手里握着的阴茎,光着身子,低着头,小步走到我面前。

先把我的裤子跟内裤脱到膝盖,一只小手给我打着飞机,一只小手捂着下体。再抬头用红红的,含着泪的大眼睛看着我。

“你们是不知道,那小女孩的小手,嫩嫩滑滑,冰冰凉凉的,爽的我直接精虫上脑了,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弯下下身,开始摸小女孩的全身,那个叫滑呀,尤其是哪个小屁股,肉肉的,胸虽然是平的,但是小乳头却硬硬的”

这时候小女孩用糯糯的声音跟我说“王叔叔,我给你好好的舔,一会操我妈妈的时候,能不能轻一点,妈妈她会疼”说完,女孩她妈捂着脸,开始哭起来。

我蹲下来,一只手摸着小女孩的小脸,一只摸着小女孩的小屁股“乖,你给我好好舔,舔舒服了,我就轻点操你妈,好不好”

小女孩流着眼泪点点头,把捂着下体的小手拿开,小细腿也微微劈开,我接着就用把手指伸进去摸那个小缝,小女孩的穴小小的,有点湿,不过摸上去依然还没被开发过。

蔡仁见我开始玩起小女孩的身体后,就挺着又被女孩舔硬的鸡巴,走到小女孩妈妈身下,把女人的俩只小脚搭上自己的肩膀,下体对准地方,屁股往前一挺,又插进女人体内,一边操着女人,一边伴着女人的哭声说道

“王哥,这小妮子还太小了,你想插,也够呛能插进去,不过这小丫头的身子,跟小嘴倒是有的一玩,你抱着进屋,到床上好好玩吧,可别给玩坏了,毕竟还太小了”

“要是觉得不过瘾,她娘还在这那,虽然脾气不大好,但是操起来还挺带劲的”

“当时我也是精虫上脑,听完直接脱光衣服,抱住小女孩就进屋了,你们是不知道呀,小女孩那个小嘴叫销魂呀,我也把小女孩身子添了个遍。

尤其是她的那个小穴,那个叫鲜,还有那两条小腿,那个叫嫩呀,我用鸡巴把小女孩全身蹭了个遍,后面还试了几次想插进小穴,但是太小了,完全插不进去”

老王说到这里,闭上眼睛开始回味起来,而众人也一直晃着老王说“后来那,后来那”谁知还没晃几下,老王竟然开始打鼾起来,完全喝醉睡着了,众人也扫兴散场了。

老陈停止了回忆,心想,那女的这么凶,都被蔡家兄弟拿下了。妻子怎么温柔,被怎么一个狗德行人的兄长带着,会不会也遇上,跟老王队伍里那对母女一样的遭遇。

想到这里,老陈老陈竟然发现,自己的下半身,竟然不争气的硬了起来,于是便脱掉身上唯一的内裤,开始一边回忆着老王的话,一边开始手握着自己阴茎,开上上下撸动。

随着上下撸动的速度加快,老陈脑内的画面也发生着变化,原本被蔡义按在身下陌生的女子,慢慢变成的自己的妻子,蔡义一边操着自己的妻子,一边用双手抓着妻子的娇乳,一边将其捏成各种形状。

而妻子两条修长的腿,则紧紧的缠在蔡义的腰间,双臂环绕着蔡义的脖子,主动的献上自己的樱唇,与蔡义相吻,并将蔡义的舌头含在口中,认真的用自己的小舌与其缠绕,并吸取着上面的唾液。

当蔡义颤抖身子,在妻子体内射精后,肉棒拔出妻子的阴户,另一个男子替换的蔡义的位置,挺着鸡巴,继续插进妻子正在流着精液的嫩穴,而妻子则娇声连连。

随着幻想的继续,妻子身影也慢慢被替换,替换成自己的岳母,挺住硕大的乳房,劈着双腿,双手将自己阴唇扒开,一根粗大的阴茎,在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次进出,都插到岳母子宫的最深处。

而妻子就在一旁,认真的吃着别的男人的鸡巴,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

老陈沉浸在激烈的性幻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房门被打开,一个身材娇小的身躯走了进来。

正道老陈就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句娇喊声“林哥,你在做什么呀”

老陈一惊,马上睁眼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个穿着白色连体吊带睡裙,裙下露着两条洁白的双腿,身材纤瘦的女孩就站在他的床前,而自己的精液,也随着娇声的惊吓,从马眼里喷涌而出。

而女孩则满脸通红的看着老陈的精液射向空中,然后落到老陈的小腹上。

另一边,靠在山石上小歇的妻子姗姗,已经进入了梦乡,可能是过于疲劳,姗姗的梦乱糟糟的,一会梦到跟婆婆去集市买东西,一会梦到前一阵子在山林里漫无目的找母亲,接着梦到与老公相见,俩人热情相拥。

梦中妻子开心的抱住自己的丈夫,并想亲吻老陈。但老陈却面无表情扭开自己的脸,妻子觉得很委屈,自己千山万水跑过来找老陈,老陈却连一个吻都不想给自己。

老陈接着将自己怀里的妻子推开,离开怀抱的妻子刚想说什么,只见老陈伸出自己的右手,抓向妻子丰满的胸部,五指合拢,揉捏着妻子的娇乳,左手着摸向妻子的下体。右手抓了一会,觉得不过瘾,便开始左右扇起妻子的乳房。

妻子见老陈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羞人的事,便想开口让老陈停下,但是发现自己不但发不出声音来,连身体也无法动弹,只能低着头看着,丈夫用手左右扇着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私密处。

丈夫将自己的胸部扇的一颤一颤,不但不痛,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传来,下体跟胸部传来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睡梦中的妻子从小嘴里发出“啊”的呻吟声,伴随着快感和呻吟声的发出,妻子也从梦中醒来。

刚醒时,妻子因为阳光眼睛还未完全睁开,但是胸部上传来的酥麻快感,依然跟梦里一样存在着。当妻子完全睁开自己的双眼时,第一眼便看到,原来真的有一只大手,在拍打着自己的酥胸,而手的主人正蹲在自己旁边。

这个人便是蛇头蔡仁,蔡仁见妻子醒来了,便马上把手收了回来,趁妻子还未反应过来,一脸坏笑的说道“马上就要出发了,过来叫你们俩起来,快收拾收拾,接着赶路了”

这时妻子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马上蜷起双腿,双臂抱住自己的胸部,一脸惊恐的看着蔡仁,蔡仁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笑着站起身来,走向远处正在收拾东西的其他人那里。

妻子见蔡仁离开后,红着脸,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衣物,发现自己牛仔裤腰部的纽扣和拉链已经被左右打开,漏出自己淡粉色蕾丝内裤,内裤边也被往下拨开,漏出一点点阴毛。

妻子回想起自己梦中的情景,加上自己的乳头已经硬起来,还有微微范湿的下体,便马上明白,蔡仁在自己熟睡时,对自己做了什么,怪不的梦中的感觉如此真实。

妻子愤怒的看向正在走向人群的蔡仁,但是过了一会,便叹了一口气,便将愤怒忍了下去,开始收拾起自己身上的衣物。毕竟在这深山上,自己也没办法发作,也只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这是妻子才发现,刚刚睡在自己身边的王静没了身影,想起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妻子便担心起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女孩,怕她也遇上类似的事。

“王静,王静”妻子一边收拾着身上的衣物,一边担心的喊着女孩的名字,这时女孩也从不远处山石后面漏出头来,回应道“姐,在这那”一边说一边从山石后面走了出来,向妻子的方向走来,而跟着女孩走出来的还有女孩的高中同学“阿然”

阿然黑着脸,头也不回的走过妻子的身边,回到其他男人那里,而女孩这哼着小调,回到妻子身边,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妻子满脸好奇的问道“你们俩人跑到那么隐蔽的地方做什么”女孩笑道回达到“还能做什么呀,阿然把我叫过去,劝我别再前走了,趁现在还没走远,赶紧回家。”

妻子看了看远处的阿然,突然觉得这个小男孩的心地还是不错的,他应该知道蔡仁是个什么玩意,才过来劝说王静的。

妻子也跟着说“我看你同学说的没错,你看这才刚刚开始,就累成这样了,往后还不知道什么样那”

王静回到“我才不要那,都已经决定的事,怎么能随便反悔,而且我都已经让家里给晓明留话了,让他等着我过去揍他”

接着女孩挽起妻子的胳膊,撒娇说的“再说,要是我走了,把你一个大美女丢在一群臭男人堆里,我也不放心呀”

妻子听到这话,叹了口气,用手轻轻刮了一下女孩小巧的鼻子,笑道“那你可要努努力了,后面要是吃不了苦,我可不帮你”女孩着向妻子敬了个礼,嬉皮笑脸的说道“知道了,长官”

这时也传来蔡仁的声音“出发了”妻子听到声音,背上包,挽着女孩的小手,开始跟着队伍继续爬山,妻子让自己跟女孩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远离蔡义,而继续跟在自己身后的蔡文,也尽力让其少跟自己与女孩有身体上的接触。

虽说如此,身后的蔡文,还是趁俩人爬山时,有意无意的将双手摸向妻子和女孩的腰部跟臀部,以便将两人托上一些难走的山路,而蔡文的手也越来越不老实,有几次托妻子的时候,妻子明显感觉蔡文趁机抓了自己屁股一下,妻子心中暗骂道,果然叔侄都是一个德行。

当一行人终于到达山顶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沉,妻子跟女孩看向身后的的风景,脚下的山并不高,但是很陡。远远的还能看见一行人出发时的村子,而女孩着拿出手机,拍着风景照,还与妻子在山顶来了个合影。

刚刚合完影,妻子便看见蔡仁向她们走来,马上将女孩拉到自己的身后,问道什么事,蔡仁笑着回到,“现在还没过国境,手机应该还有信号,趁在给家里最后打一个电话吧,等过了这个山头,再想打电话可就难了。”

妻子听到这话,赶紧拿出背包里手机开机,发现手机竟然真的有2格信号,于是笑着跟蔡义到了声谢谢,而蔡仁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妻子的胸部,便回头找他的侄子去了

妻子注意到蔡仁的眼神在自己的胸部停留了一会,心中暗骂了句流氓,便拨通号码,给自己的母亲打去电话。

老陈的岳母接到女儿的电话,先是吃了一惊,女儿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来电话了,是不是出事了,当知道原来是快要出国境,打电话过来报平安时,松了口气,电话里让妻子多多注意,别有危险。

但当妻子小声说起蔡仁趁自己睡着,对自己做的事情时,岳母紧握双手,在电话里劝到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女人偷渡,多多少少都会被占点便宜,忍忍也就过去了,尽量别跟蛇头起矛盾”然后又叮嘱了些事情,便让妻子挂了电话,给婆婆也去个电话,报个平安。

岳母挂上电话以后,一屁股坐打椅子上,看着窗外已经西沉的太阳,回想起女儿在电话里说起蔡仁的举动,心里很是后悔,后悔为什么非要找蔡家帮忙。

岳母本想让妻子就此回来,但一想到为了让蔡仁带妻子出去,自己被蔡仁以讨论路线名义,跟其做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爱,便开不了口。

岳母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起妻子走以前,那几天跟蔡仁没日没夜的疯狂,第一次是在村后的树林里,蔡义把自己骗进树林,趁机强奸了自己。

当蔡仁干自己的时候,还远远的看见自己的女儿也进入树林找自己,要不是最后女儿放弃了,往回走,自己被蔡义强奸的事早就被发现了。

因为当时俩人就在妻子斜前方的大树后面,蔡仁看见妻子也跟进树林时,还故意加大抽插的力度,要不是自己紧紧捂着嘴,将自己发出的声音降到最小,妻子早就发现了。

本来自己以为就这么完事了,没想到自己带蔡仁回到家里,把其介绍给自己女儿后,蔡仁以要跟自己商讨细节的借口,在女儿走后,将自己抱进房间,再次强奸了自己,当蔡仁再次插进自己身体时,上午蔡义射在自己体内的精液还没有流干。

后面几天蔡仁就总以讨论事借口,来到自己家,与自己做爱,刚开始自己还是很反抗,但是越往后,自己也慢慢被蔡仁高超的性爱技术给征服了,蔡仁不但把自己因为丈夫常年在外,憋在体内的性欲爆发了出来,还给自己带来了,连丈夫都没给自己带来过的快感。

在往后的日子里,一见到蔡义进家门,下体就不争气的湿了,当蔡仁关上屋门以后,自己便开始宽衣解带,赤裸着身子,走到蔡义面前,帮其也脱光衣服,主动领着蔡仁进入自己的房间,在自己跟老公的爱床上,与其做爱。

以至于,女儿走的前一天,蔡仁带着他弟弟蔡义来到家里,俩人将自己扒光,轮奸了一夜,自己也就是刚刚开始的时候,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后面便陷入性爱的旋涡里了。

想到这里,岳母下体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岳母便将一只手插进裤子里,摸着下体,一只手握住自己的乳房,幻想着蔡仁的肉棒插着自己,开始自慰起来。

就在这时,敲门时响起,岳母吓得赶紧起身,收拾着自己的衣服,一边问门外“谁呀”。门外传来一声懒散的声音“嫂子,是我呀,开门”

岳母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下子变白了,然后开始泛红,起身开门,将门外的人请进屋来,等人一进屋,便把门关上,怕有人看见其进了屋,而进屋的人便是蔡仁的弟弟“蔡义”

蔡义在岳母背对着自己关上们的那一刻,便将岳母从后面后面抱人怀着,一直手摸上岳母的胸部,一只手开始伸进岳母的裤子里,还边说到“算时间,我哥跟你女儿才不多要过边境了吧,我过来问问,你女儿就没来个电话”

这时蔡义也摸到岳母的私处,发现那里已湿的一塌糊涂,一边将手指插进岳母已经湿透了的小穴,开始搅拌,一边说道“骚货,已经湿成这样了,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呀”

岳母在被蔡义刚抱进怀里时,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后面便让其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了。当蔡义摸到自己下体并把手指插进去时,岳母口中发出一声舒服的“啊”声用柔声说道“来电话,说已经到边境了,其他的都好,就是被你哥骚扰过,很生气”

蔡义听到,大笑起来“怪不得湿成这样子,是不是听到你女儿被我哥骚扰,你就想我哥了”岳母闭着眼睛,嘴里发着细细的呻吟声,微微的点了点头。

蔡义见岳母已经开始发情,接着说道“这次我儿子也跟着去,说不定你女儿还能享受到我儿子的大鸡巴那,放心,我儿子的床上功夫,是我哥一手教出来,保证你女儿跟你一样,离不开我们家的鸡巴”

岳母听到这里,反抗到“不行,你们答应过不碰我女儿的”

蔡义没接岳母的话,而是加快插在岳母下体手指搅拌的速度,岳母也被着两根手指折磨的向后扬起脖子,脚后跟离地,脚背跟双腿绷直。

但当岳母阴道开始收缩,即将到达高潮时,蔡义把手指从岳母下体抽了出来,看了看手上正在往下滴的淫液,握着岳母胸部的手更加使劲捏了一下,“骚货,欠干了吧,我去床上等你”说罢,便进屋脱衣上床。

岳母在蔡义手指离开自己体内的一瞬间,感到一阵空虚感将自己填满,当听到蔡义上床等自己时,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岳母走到睡房门口,看见蔡义已经光着身体,劈着腿仰面躺在床上,下体的阴茎半硬姿态挺立着,岳母看着这根折磨过自己的阴茎,又爱又恨,咬着着下嘴唇,开始在睡房门口脱开衣服。

蔡义着躺在床上,欣赏着岳母的脱衣秀,自己的肉棒也随着岳母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减少,慢慢变得更加挺立。

当岳母脱掉自己身上仅剩的内裤时,看见蔡义的的肉棒已经完全挺立起来,心中暗喜,说明自己的身体,对面前的男人还是有吸引力的,暗喜过后,便迈着赤裸的双腿,跪上床边,付下身去,将面前的头发捋到耳后,用手扶住蔡义的阴茎,将蔡义的包皮拨到最下面,漏出整个龟头,跟龟头下面满满的包皮垢。

岳母张开小嘴,将蔡义的龟头含入口中,开始给蔡义口交,蔡义也被岳母的的小嘴伺候的爽声连连,岳母用小舌舔着蔡义的龟头与阴茎,故意避开龟头下的包皮垢,岳母不是嫌弃这些散发着骚味的包皮垢,而是想用自己别的位置清洗它们。

当蔡义的肉棒被岳母的口水,用自己小舌完全湿润以后,岳母便起身,跪着来到蔡义的腰间,一条腿抬起,跨过蔡义腰部,双腿劈开,跪在蔡义的臀部。

而蔡义躺在床上,双手摸着跨跪在自己腰部岳母的两条赤裸的大腿,感受着腿部肌肤的光滑细腻,一边看着岳母右手食指跟中指分开自己的阴唇,左手扶着自己的阴茎,并将龟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

岳母用手拿着肉棒,将龟头在阴道口来回的蹭,让龟头被阴道里流出的淫液完全打湿,岳母蹭了几下便停止动作,将龟头稳稳停到阴道口的位置,并开始慢慢将臀部往下坐。

蔡义一边看着自己的龟头跟下面大量的包皮垢,接着是阴茎慢慢被岳母的阴道吞进体内,一边感受着岳母阴道带来的紧实感,爽的叫了起来。

当岳母感觉到肉棒被完全吞进自己阴道内后,上身向前倾,抓起蔡义的双手,将其放到自己的双乳上,让其用手玩着自己的乳房,然后双手扶着蔡义的胳膊,开始前后扭曲自己的腰部,用自己的阴道取悦着插在自己体内的肉棒,跟肉棒的主人。

蔡义的肉棒被岳母紧实的阴道夹得奇爽无比,双手也没闲着,将手中的巨乳捏成各种形状,岳母也以为阴道被填满,加上胸部被蔡义的双手熟练的玩弄,口中娇声连连。

随着岳母腰部扭动的加快,蔡义的双手也加大揉捏岳母胸部的力度,

“嫂子,没想到你的下面还是那么紧,爽死我了,魏大哥也真舍得把你怎么好的女人丢家里,常年在外面打工”蔡义一边享受着岳母伺候,一边说道

“老魏他在外面打工,也是为了家里过的好一点”岳母细声回答道

“对对对,也是为了家里过的好一点,那只能我多来忙魏大哥,安慰安慰嫂子你了”

岳母刚想说什么,蔡义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蔡义用免提接通了电话,而岳母要紧小嘴,免得呻吟声漏了出来

“喂,大哥啥事呀”

“没什么事,这不要过山了,打个电话问问你,印度那边怎么样了”

“那边都能好了,不过你们要在印度多待几天,这阵子查的严,船不好靠岸,还有,人最好都分开,别叫印度佬一锅端了”

“行知道了,你多留意留意船,有消息提前告诉我,实在不行多掏点钱,跟上次一样分批走船,对了,你在干嘛呀,声音一阵一阵的”

“哈哈哈,这不在干魏家嫂子嘛,哥,你是不知道,嫂子现在这个小腰,越来越有劲了”

“原来是再跟弟妹探讨东西那,刚才还跟她女儿亲密接触了一下,那胸,再过几年定比嫂子的还要打”蔡仁在电话里里淫笑到。

“求求你,别打我女儿的主意行吗!!!我保证老老实的,你们有什么需求,发泄到我身上,求求你们”岳母哀求道,但是腰部依然没有停下来,反而再次加快了扭动的速度

“呦呦呦,嫂子你慢点,爽死我了,大哥,你看看你,这一句话刺激的嫂子,差点我的鸡巴给夹断了”

“哈哈哈,这次另外跟队的那个女孩,也不错,这次你儿子是有福了,那俩天腿,跟她表姐有的一拼”

“对对对,王静我见过,她那个姐姐真不错,逼那个叫紧。尤其是王静她小外甥女,被小文上的时候还是处女,才干了没几天,就同意给她妈下药,小文直接来个个母女双飞,还拍了视频,等过几天我再去趟她们家,有点想小姑娘的小嘴了。”

“不过大哥,王静她表姐怀孕的时候,不就别你干过了吗,岂不是你第一个跟她家母女双飞”

“飞你个头,你好好跟弟妹玩吧,但别误了事,我这让你说的,火都上来了,等让珊珊好好给我泄泻火,哈哈哈”伴随着蔡仁的淫笑,电话也挂断了。

岳母这时已经满脸清泪,因为从刚刚电话里俩兄弟的谈话中便知道,自己女儿和那个王静肯定会像自己一样,被蔡仁那个混蛋占有身子。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也会被强奸调教,岳母的阴道跟子宫想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猛烈收缩。

“啊………”岳母向后扬起脖颈,到达了高潮,而身下的蔡义也因为阴道的猛烈收拾,在岳母体内射出浓浓的精液。

随着高潮的过去,岳母也没了体力,顺势上身向前倾,趴进蔡义的怀里,蔡义着右手抚摸着岳母光滑的背部,左手着轻轻的怕打着岳母浑圆的臀部。

伴随着“啪啪啪啪”的拍打声,岳母趴在蔡义的胸堂上微闭着眼,喘着粗气,感受着体内精液的热度,心里知道,自己已经被身下的男人完全占有,彻底成了他的女人了。

当蔡义缓过来后,一个翻身,便将岳母压倒身下,岳母先是惊吓的“啊”了一声,随后便两条腿缠绕上蔡义的腰,岳母体内的鸡巴也滑出岳母的体内,此时蔡义的鸡巴,被岳母的最柔嫩的地方,洗的干干净净。

“嫂子,今晚我就留在着了,行不行”

岳母红着脸,微微点点头

“那嫂子,你要不先吃个避孕药,毕竟长夜漫漫”蔡义淫笑到

岳母听完这句话,脸变得更加的红润,细声回答道“不用了,以后跟你做爱,就不吃避孕药了,因为,因为”岳母的声音更小的继续说道“你精液留在我体内的感觉好舒服”

蔡义听到岳母这些细语,下体又再次硬了起来,伴随着岳母的“啊”声,再次插进岳母的体内“一想到,魏大哥以后回来,也会像我一样干嫂子,我就有点吃醋”

岳母一边闭着眼感受着下体强而有力的冲击,一边呻吟道“放心,以后我不会跟老魏做爱的,就算被迫跟他做爱,也会让他戴套的,他的精液也不会再进入我的身体”

岳母双手捧着蔡义的脸,吻了一下接着说道“以后就他不能在我体内射精”

蔡义大笑了一下,便低头大口吃起岳母的乳房,臀部的动作也更加用力,而岳母双手扶着自己双乳,好让男人吃的时候更方便,双腿着紧紧缠在蔡义的腰间,臀部也尽力高高抬起。

此时的岳母,不像是在跟一个轮奸过她的男人做爱,更像是跟自己新婚丈夫在做爱,准备将自己的身体,全部献给压在身上的这个男人,至于自己女儿,只希望她被俩叔侄轮奸的的时候,不要受到太大的伤害就好,而且有点希望,自己能跟女儿一起,被面前的男人上一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