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轶事—偷渡人妻(新编) (1-2)作者:xgt588

.

【海外轶事—偷渡人妻(新编)】

作者:xgt5882020年8月10号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由于自己是第一次写色文,所以前两篇文章文笔不怎么好,过后自己看看,感觉也不是很好,所以现在重新编写了一下文章,再次发了出来,希望各位狼友能看的开心,不到之处,请多多指正

---------------------------------------------------------------

刚来美国上学时,因为想生活好一些,多一点零花钱,就在学校附近的中国餐馆打零工,餐馆里基本都是南方人,就我一个北方人,有一些很不习惯,但是工作时间长了,慢慢熟悉后发现人都很不错。

他们基本都是十多年前,一起偷渡来美国的,一起吃饭的时候,经常聊一些他们偷渡时的轶事,这次的故事就是当年跟他们一起偷渡来美国的,陈师傅妻子的事。

不知道从那个年代开始,老陈家乡就有一个习俗,就是到一定年龄以后,就会偷渡来美国打工,老陈村里基本家家户户都这样,老陈家也不例外,爷爷和父亲都是在刚刚生下后代,就偷渡出去打工了。

当年老陈刚刚上完高中,就不读书了,因为班里的大部分同学都偷渡走了,所以老陈觉得再上学也没意思,也就没去高考,回家等蛇头开船去美国。

但一直等到20岁,蛇头都还没来村里接人偷渡,他觉得自己出去无望,再加上家里蛮富裕的,所以也不想出去找工作,也就天天在附近村子之间轮窜,交一些猪朋狗友,瞎玩胡闹。

陈的母亲看儿子天天这样游手好闲也不是个事,就托媒人给老陈说门亲。一是让老陈在家里安定下来,别老是出去惹祸,二是想让儿子赶快留下个孙子或孙女,等那天儿子也远走他乡,好给自己留个念想。

因为老陈的爷爷和父亲在外打工寄回来不少钱,所以家里相对挺富裕的。媒人很快就给介绍了个邻村的姑娘,老陈本来就没把这个当回事,以为过去就是走走过场,请姑娘吃个饭也就完事了,没想到一见到女孩,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眼都直了。

姑娘姓魏,祖籍四川,比老陈小一岁,才19岁,刚刚高中毕业不久,大约165左右,虽然偏瘦,但身材匀称,双腿修长,皮肤洁白细腻,有一头倾泻至腰的长发,尤其是那小蛮腰跟翘臀,差点让老陈当场缴械。

虽然女孩祖籍四川人,性格却不是个辣妹子,反而像江南美女温柔细腻,让老陈更加喜欢。

相亲后老陈使出浑身解数追求女孩,再加上媒人在旁边添油加醋,女孩也就点头答应老陈的求婚。

结婚当晚,洞房花烛,当老陈褪去妻子全身的衣物,竟发现妻子竟然是个隐藏巨乳,水滴型的乳房浑圆饱满,没有一点的下垂,深深的乳沟更是给人无尽的诱惑。

再加上妻子洁白细腻的皮肤跟浑然天成的细腰翘臀,老陈安耐不住马上扑向正在床上的妻子,用右手揉着妻子富有弹性的娇乳,左手抚摸着妻子坚实的大腿

妻子也被摸得娇声连连,老陈劈开妻子修长的双腿,看向妻子的阴户,两片粉嫩的阴唇已经微微开启,漏出里面流着透明淫水的肉洞。

见到这一幕,老陈迫不及待的起身,抱住妻子嫩滑的双腿,将嫩滑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自己已经挺得隐隐作痛的阴茎,准备插进自己妻子的身体内。

但是因为妻子的阴户已经被淫水浸透,变得湿滑,老陈插了好几次,都被妻子的淫水滑开肉洞,老陈就有点急,但是越急越是插不进去。

妻子也被老陈的龟头摩擦的阴户口奇痒难耐,再看到老公在自己身下急不可耐的样子,于是主动伸出自己的小手,扶着老公的阴茎,让龟头稳稳的对准自己的阴道口,而老陈也顺势插进妻子的体内。

当看见自己插入的阴户,点点嫣红随着淫水一起流出,老陈知道,自己是妻子第一个男人,于是更加的兴奋,开足腰部马力抽插妻子起来。

而妻子因为是第一次,加上老陈因为太兴奋不顾一切的抽插,使下体像撕裂一般疼,于是用手挡了老公身体一下,想让老公先停一下,但老陈只顾揉着酥胸和抽插自己,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用美目狠狠的刮了老陈一下,再闭上眼睛。

随着性爱的继续,下体的痛疼感,也慢慢被瘙痒感取代,妻子小口中也慢慢发出动人的呻吟声。

过了没一会,妻子就感觉到老陈开始加快腰部的速度,并身体开始颤抖,然后一股热流冲击着自己的子宫壁,妻子知道老陈已经在自己体内射精,并用精液给自己体内留下深深的印记。

两人气喘嘘嘘的躺在床上,妻子侧脸看的自己的男人,当看见老公闭着眼,并且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心里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只是妻子不明白,现在自己下体做爱时的所产生瘙痒感不但没消失,还有了一种莫名的空虚感,而这种空虚感,也慢慢盖住了刚刚失去处女的疼痛感。

婚后生活小两口过得非常惬意,夫唱妇随,因为妻子翘臀,老陈也非常喜欢从后面上自己的妻子,而老陈也一直想上妻子的后庭,但是妻子很保守,死活不同意,这也成老陈唯一的遗憾。

但这种惬意的生活还没享受多久,也就半年多月的时间,蛇头就来了,说这次可以带村里几个人出海偷渡,陈师傅因为刚接完婚,本来不想走的,他舍不得自己娇妻,妻子也不想放老公远走他乡,但是最后还是没拗过自己的婆婆。

老陈出发的一天,俩人疯狂的做爱,想把未来几年的相思之苦,全部发泄出来。老陈趁机想进入妻子的后庭,但是妻子发现老陈的意图后,奋力反抗,最后闹着两人都没了兴趣。

老公出发当天,妻子哭成了泪人,老公摸着妻子的俏脸,向妻子发誓,只要自己过去赚够足够的钱,就把妻子接过去相聚。

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两年,老陈一点消息也没有,妻子期间就跟自己的婆婆相依为命,有时也回回娘家看看自己的母亲。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到晚上妻子两腿间产生的空虚感也越来越严重,但妻子还是忍过去了,婆婆也劝告妻子,自己儿子肯定会接她过去的。

妻子觉得自己婆婆也挺可怜的,婆婆十七岁就嫁到陈家,刚刚18岁就生下了老公,虽然妻子称她为婆婆,其实婆婆刚过完38岁生日。这些年公公一直没回来,婆婆就自己把老公拉扯大,妻子想婆婆这些年肯定很寂寞,毕竟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

直到老陈离开2年半以后,妻子回了趟娘家看岳母,生活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老陈的岳父虽然是四川人,但是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来到邻村讨生活,而岳母则是岳父17岁时去江南打工时娶回来的,当时还哄动了整村的人。因为岳母不但漂亮,而且温柔体贴,还带着江南姑娘特有的小鸟依人的气质。

而岳母也在18岁时生下了妻子。

当年老陈去妻子家提亲时,第一次见到37岁的岳母时,马上就觉得妻子就是岳母的年轻版,也对岳母有了从新的认识

当天晚上老陈在妻子家留宿,睡到一半时,起来想去方便,没想到洗手间里有人在洗澡,老陈以为是还未过门的妻子,于是偷偷地来到院子里洗手间的窗户前,从洗手间未拉紧的窗帘缝向里偷看,没想到里面正在洗澡的竟然是自己未来的岳母。

洗手间里岳母赤裸着娇躯,双手用淋浴洗着胸前的巨乳,白嫩的皮肤,被温水淋的透着红,乌黑的秀发紧贴着后背,尤其那被妻子完美遗传的翘臀,和两腿之间的黑森林,看的老陈邪火丛生。

洗了一会,岳母的双手也从乳房上向下摸去,、当摸到两腿之间时,只见岳母左手食指跟中指分开自己的阴唇,右手手指则清洗娇嫩的阴户,这时老陈的下体已经全硬了起来。

而岳母下一个举动直接让老陈掏出已经完全硬起来的阴茎打起了飞机,眼前的岳母竟然将清洗阴户的两根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并且不停的来回进出,嘴里也发出隐诱人的呻吟声。

老陈看着一边洗澡一边开始自慰的岳母,打飞机的手速也在加快,一直到岳母脚尖翘起,双腿绷直,胸部向前挺立,娇躯开始颤抖时,老陈也把精液射到洗手间的外窗台上。

射完精后,老陈想不明白,岳父怎么能放心把这么漂亮的老婆放在家里,自己却常年在外打工,然后继续撸着自己已经开始变软的阴茎,从窗帘缝中看着洗手间里的春色。

而老陈不知道的时,洗手间里的少妇,早已发现自己正在被偷窥。

--------------------------------------两年后-------------------------------------------------------

因为妻子已经很久没回娘家了,岳母很是想念,晚上就拉着妻子睡在一床上,好趁机多唠唠家常。但是晚上睡着后,岳母却被妻子的梦话惊醒。

岳母只见妻子闭眼已经熟睡,口中也在小声叫着老陈的名字,而两条洁白的大腿也跟着不断地来回摩擦,

岳母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想到其实自己跟妻子的婆婆一样,很年轻的时候就嫁到夫家,生下孩子,丈夫常年外出打工,极少回家,上次回来还是妻子刚刚结婚时,在家待了还不到一个礼拜就又从从离开了,所以岳母心里很明白现在妻子的感受,岳母看着妻子的俏脸,心里默默下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早上,妻子还没起床,岳母就起床外出,当妻子醒来,看见母亲不在身边,很是奇怪,一直到快吃中午饭,见母亲还没回来,妻子便出门去找岳母。

但是转边整个村子头也没见岳母的身影,一直找到村尾的上山口处,才远远地看见岳母跟一个高瘦的男子在说话。

妻子本想就此叫岳母一声,但是看到男子一边说话,一边拉扯岳母进山口的树林中,岳母不愿意,男子就自己进去树林中,岳母这时在树林口站了一会,看了看男子取得方向,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跺了跺双脚,也跟进了树林。

妻子很是奇怪,于是小跑起来,偷偷地跟在俩人身后,也进入山口的树林。

但是妻子找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找到岳母与男子的去向,再加上这片林子也不经常来,怕后面迷了路,就原路退了回去,准备回家等岳母。

不过在回去的路上,妻子隐隐听到附近有男女喘息的声音,但始终无法确定声音的具体位置,也就没去找。

妻子回到家后,做好午饭,在客厅等着岳母的归来,一直等到太阳即将西落,岳母才回到家中。

岳母刚进门,妻子就起身,本想问母亲今天去哪里,这么晚才回来,还未开口,就见一个满脸笑容大叔也跟着母亲进了屋,妻子仔细一看,这个大叔就是中午拉着母亲进村后山口的男子。

妻子看向自己的母亲,只见岳母满脸红润,每次出门都会梳的整整齐齐的秀发,也有点凌乱,连衣服上的皱着也多了很多,尤其的膝盖处更是沾了很多泥土,妻子更是疑惑了,便来到母亲身边,小手扶着母亲的手臂,小声问母亲,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叔叔是谁。

岳母这时心不在焉,直到妻子问第二遍时才反应过来,跟妻子说“这是蔡叔叔,是妈的朋友,上午我去请蔡叔叔帮个忙”然后拉起妻子的双手,说到“请蔡叔叔帮你出去,去找你老公”

妻子这时才明白,原来这个满脸怪笑的男子,是个蛇头,并且有办法让自己偷渡出去,马上喜上心头,刚刚的那些疑惑,也烟消云散,拉着母亲的手说开心的话,也没注意到,男子用色眯眯的眼神,一直打量着妻子的翘臀与酥胸。

妻子没注意到男子的眼神,但是岳母却看出来男子眼神不善,眉头紧皱,但随后叹了口气,对正在欢天喜地拉着自己收的妻子说“别在这里蹦跶了,现在快去你婆婆那里,把这个消息也告诉她,顺便问问你婆婆,出门都要带点什么,最多一个星期就要出发了。”

妻子一听这么急,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准备,心中反而冷静下来,看着岳母,眼里全是满满的不舍,岳母看着妻子,用左手摸了摸妻子的秀发说道“这么大的人了,到晚要离开的,快去收拾收拾,回婆家,趁功夫,帮你婆婆把家给收拾收拾,这一走也不知道要多少年了”

妻子懂事的点了点头,于是转身进屋拿了自己的包,准备回夫家,当走到家门口,妻子再次拉着岳母的手,有点恋恋不舍。

这时旁边的男子开口了,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珊珊呀,你叫我蔡叔叔就行,你呀,快点回去好好准备,这路上可很辛苦,时间很紧,东西带不够,路上可要吃苦头的”

然后看向岳母,再次说道“我还要趁早跟你母亲,好好的探讨探讨你路上的细节那”

但岳母听见男子还要跟自己’探讨探讨‘东西时,身体明显的一颤,底下头,俏脸也红了起来,而且妻子并没有注意岳母的这些小动作,回话到“知道了蔡叔叔,我这就走,不打扰您跟我母亲探讨东西了,谢谢您的帮助”并且向男子鞠了一躬,转身出了家门。

妻子走的很急,想赶快回夫家,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婆婆,自然也没注意到身后喊着“走路小心点”的岳母,和看见妻子走后,直接将岳母背着自己抱入怀中,左臂抱住岳母的腹部,右手隔着裤子摸着岳母的下体,脑袋凑到岳母的耳边说道,“人都走了,我们继续探讨吧”的蔡姓男子

说完,不顾岳母的挣扎,用脚关上房门,再将岳母抱进卧室,伴着岳母的辱骂声,将一件件衣物从卧室里丢出,落到客厅的地板上,先是上衣,裤子,接着是带着蕾丝花边的胸罩,跟半透明的内裤,而随着衣物的丢出,辱骂声也慢慢变成哭泣声,再变成诱人的呻吟声。

当妻子赶回夫家时,已经是月上三竿了,婆婆吃惊的看着大晚上回来的妻子,问道“珊珊怎么才在你母亲那里住了一天就回来了呀,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是?”

妻子摇头道说不是,并将自己母亲找到蛇头,可以出国找老陈的事告诉了婆婆。婆婆很吃惊,因为自己并没有听说最近有蛇头来村里带人出去呀!

当听到亲家母是找一名蔡姓男子时,马上问蔡姓男子的面貌,到妻子描述完男子的面貌后,婆婆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向身后的椅子上,嘴里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

妻子见状,马上问婆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婆婆摇头回到道“我没事,就是听到你要走了,有点不舍,天也不早了,你快去睡吧,明一早我出去给你买带在路上的东西”

妻子听完,点头道并说了声“知道了,妈”便转身回屋休息去了,而老陈的母亲,则坐在椅子上,又叹了口气,嘴里小声的念叨“亲家呀,这是用着了”说完,便起身进屋也休息了。

老陈和他父亲出去时的东西,都是老陈母亲给置办的,所以妻子的东西很快也就买齐了,一个双背包,几件换洗的衣物,一些必备药品,再加一双运动鞋,除了内衣婆婆多给带了几件,还有就是女子清洗下体的药水以外,其他的跟老陈的差不多。

唯一妻子想不明白的时,婆婆竟然给自己带了瓶避孕药,按婆婆的说法是,路上有时候不方便,吃点避孕药可以延迟天葵到来的日期,这也是以前村里偷渡出去的女子,路上总结出来的经验。而妻子红着脸,点头说“知道了”。

出发的当天,妻子背上婆婆置办好的东西,准备出门,要先去岳母那里看一眼,然后再出发。

老陈母亲在妻子要出门时,拉着妻子的双手,好生嘱咐要注意身体后,便放手让妻子离去。

妻子来到岳母家里,蔡姓男子已经站在母亲的家门口,等着她了,而岳母则站在男子身边,俏脸微红,眼睛像刚刚哭过一般,也是红红的。妻子以为母亲这是舍不得自己。

岳母又给妻子带上了些吃的,离行前,妻子与岳母相拥,流着眼泪与母亲告别,才跟着蔡姓男子上路。

不知道为何,路上妻子一直在想,刚刚跟母亲相拥时,隐隐闻到岳母口里发出一种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是什么的腥味,但当有其他人加入队伍的时候,这些个想法,也被妻子抛到脑后了。

一起出发的人,妻子都眼熟,基本都是同村的人,一路上也是说说笑笑,不知道为何,妻子总觉得,领队的蔡叔叔跟别的男生,看自己的眼神不是很对。

妻子一行人,跟着蔡姓男子坐着火车来到印度与中国交接的一个小村子,到村子以后,妻子的队伍跟村里其他等着偷渡的队伍打乱,妻子这跟着蔡姓男子,其他人不知道分到何处了

而妻子这边也加入几个新人,四男一女,继续步行出发。

因为队伍就两个女生,所以两人就结伴而行,刚开始时,女孩还是却生生的,但当互相相熟后,女孩展现出她开朗的性格。

女孩姓王,单名一个静字,比妻子小2岁,今年刚刚19岁半,别看年纪小,女孩跟妻子一样,也是个人妻

女孩相貌甜美,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透露出满满的活力,身材看上去比妻子还要瘦小,身高大约162左右(妻子165左右),下身穿了条齐臀短裤,漏出细长的双腿,腰部纤细,上身穿的白色打底衫,外面套了件跟短裤配套的小外套,乌黑的长发,输了一个马尾辫,要是不说年龄,妻子还以为女孩是个正在上学的高中生。

一路上两人相互挽住胳膊,说说笑笑的,一点不像偷渡,更像是春游,而走在前面的男人们,没事就顺着两人的笑声回头,若有如无的看向女孩裸露在外的双腿,和妻子的酥胸。

前面男人们的目光所向,自然没逃过这古灵精怪女孩的眼神,女孩一边小声笑骂着一群色狼,一边跟妻子介绍其前面几个人来

“那俩个年纪大点的,是这次带队蛇头所开工厂里的工人,听说这次偷渡出去,就是去蛇头外面开的工厂打工,另外两个小伙子,是我们县城里的,那个高个子听说还是个大学生,另外一个是我高中同学,阿然”

说到这里,女孩还有点小得意的说道“上高中时,他还追过我那”妻子听到这,接话到“你说,这个阿然不知道会不会趁这次偷渡,再次追求你呀”女孩捂嘴笑道“怎么可能,我都结婚了,他还来参加过我的婚礼那”

从接下来的聊天里得知,女孩跟妻子一样,刚刚高中毕业就嫁给她的高中同学,也就是现在的丈夫,而她的丈夫也跟老陈一样,结婚没多长时间就去国外了,不过有一点不一样,老陈是偷渡出去,女孩的丈夫是移民出去的。

因为女孩的丈夫是子女移民,申请移民的时候不能结婚,所以他俩结婚的时候并没有领结婚证,只办了婚礼。

女孩说丈夫走的挺匆忙的,而自己也没怀上孩子,婆婆家也就不怎么待见自己,所以只从女孩丈夫走后,大部分时间住在娘家,这次偷渡出去找老公,也是跟娘家借的钱出来的。

女孩说道这里,妻子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毕竟自己一直住在婆婆家,婆婆非但没有因为自己没怀孕,不待见自己,还对自己跟亲女儿一样看待。

这时一队人也走到一座山脚下,准备从此越过山脉,进入印度,而这时,有2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从山上下来,,蔡姓男子让大家不要紧张,这是接他们的印度向导跟他的侄子。

与印度向导接头后,当蔡姓男子用印度话与其交流时,女孩也悄悄地问妻子,“姐姐,我看你跟蛇头来的,你跟这个家伙很熟吗”妻子摇摇头说“不熟,刚刚认识几天”

女孩接着说道,”这个家伙叫蔡仁,跟他亲弟弟蔡义是我们县城里很有名的蛇头。他接手的人基本都成功了,并且他在县城里还有好几个厂,都是他弄出去的人,为了感谢他出资办的,他是大股东,老有钱了。”

“而跟印度人一起来的那个大高个,是他的侄子蔡文,我小外甥女的初中学长,别开长这么高大,其实还不到16岁,而且性格也跟他名字一点也不沾边。

妻子看向蔡文,没想到这个嬉皮笑脸,身材强壮,将近180的大高个,竟然还不到16岁,吃惊的问道女孩“他也就刚刚初中毕业吧,这么小就开始偷渡了”

女孩说“蔡文可不是偷渡,听我小外甥女说,这家伙学习不好,还被留过级,后来因为老是调戏女同学,被家长告到了学校,他也就辍学不上了,跟着他叔叔跑路线,挣钱来的”

妻子接着问道,你倒是对他们俩了解的挺清楚的。

女孩小声的说道“听我阿姐说呗,阿姐还说这两兄弟蛇头本事虽然不小,但是都有个坏习惯”

妻子奇怪的问道,“什么坏习惯”

女孩小声说道“阿姐说过,这俩兄弟及其好色,只要是他们弄出去的人,留在家里的妻女,这俩家伙几乎睡了个遍,我阿姐还说,要是女的求他们带人出去,必须要跟他上过床才行”

女孩说完又气愤的加了句“我阿姐的男人14年前就是他带出去的,那是他才刚刚开始做蛇头,没想到这家伙,刚刚把我姐夫送出去,转头就来骚扰我姐,那是我姐刚刚怀我小外甥女5个月,“这混蛋连孕妇都不放过,要不是最后我妈把我阿姐接到家里去住,还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也因为这件事,我们俩家特别亲”

妻子听完这句话,直接愣住了,想到自己能出来,就是母亲亲自去找的蔡姓男子帮的忙,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

妻子带着不好的预感接着问女孩“既然你家里人知道他这么不堪,还让你跟着他偷渡?”

女孩瘪着嘴,委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姐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对他的意见不但全然没有了,而且当知道我要偷渡去找晓明时,还极力向我妈推荐他”

“我妈起初也不同意,结果有一天晚上,我表姐带我妈去跟这个蔡仁建见了一面,没过几天我妈就同意让蔡仁带我出来,我也只好跟着来了”

女孩边说边拿出手机,找出张3人照片给妻子看“你看左边的就是我阿姐,是我大姨家的,只比我妈小六岁,今年刚刚33,当年没结婚时,可是我们那里出名的美女。

右边的是我,中间那个我抱着的女孩,就是我小外甥女,很可爱吧,我表姐比我妈小六岁,而我小外甥女也正好比我小六岁。”

妻子看着照片中女孩的表姐,长得不但漂亮,而且很有气质,瓜子脸,皮肤细腻,身材纤细丰满,韵味十足。并且看上去保养的很好,一点也不像已经过了30的人,说26。7都有人相信,尤其是那一头乌黑笔直长发,更让她有一种端庄美。

而女孩的小外甥女,身材虽然还很瘦小(比女孩矮一个头)但却继承了她母亲美丽的脸庞,和细腻的皮肤,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里面闪着古灵精怪的灵光,皮肤比女孩还要白嫩,笑容甜美,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女孩接着拿着手机往下翻,翻到一张戴眼镜,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男孩时说道“这就是我老公晓明,可聪明了,我们本来是要考大学的,要不是他突然要移民,我俩也不会高中毕业就结婚,然后分居两地”

当翻到最后一张,是女孩跟小外甥女的合影,俩人相互挽着胳膊并排站着,女孩噘嘴说道“以前小外甥女可粘我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从她上了初二以后,就老是找不见人了,这张还是我走的前一天,好不容易抓到她,跟她合的影”

妻子安慰女孩到“人家都上初二了,一起玩的朋友也肯定多了,找不到人很正常呀”

妻子看着照片,总感觉这张照片里的小外甥女,跟前面几张有所不一样,一双大眼睛里的灵光没有前几张照片中的那么明亮了,胸部也大了些许,而且小侄女的身材也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就在这时,蔡仁也交流完了,挥了挥手,让后面的人跟上,开始进山。女孩收起手中的手机,妻子也把脑中的想法,放到一边,以便认真的看着脚下的路。

偷渡本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如果进山前的那一段路时春游,那现在就是受苦的开始,妻子和女孩刚刚进山的时候还有说有笑,但到后面就有些体力不支了,尤其是女孩,本身就瘦小,体力更是跟不上了,两人落在队伍的最后面。

为了防止俩人掉队,蛇头就让他侄子蔡文走在最后面,看着俩人。

走在两女孩侯后面的蔡文身材高大,起码有180以上,妻子的身高也就到蔡文肩膀的部分,当走到不好走的地方,他便用手推妻子与女孩一下。

这时妻子老是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蔡文一直盯着她的翘臀看,而且推她上一些些难走的地方时,手老是往她的屁股上推,让妻子很是别扭。

走到半山腰时,女孩彻底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山石上,而前面的队伍也越来越远,蔡文一看女孩已经这样了,咧嘴笑了笑,说道

“静姐,赶路要紧,你要是走不动了,我抱着你走吧”说完直接用两条胳膊直接抱起女孩,伴随着女孩的尖叫声,把女孩以公主抱的方式,环抱在怀里,大步继续向山上进发

妻子见状也快步跟着蔡文前行,一边心里暗骂,真是个坏小子。蔡文的步伐很大,很快就跟妻子甩来距离,每当甩开一定距离,蔡文便会停下等妻子一会,弄得妻子只感叹,这个坏小子体力可真好。

妻子的体力也慢慢开始不支,速度变得更慢了,蔡文本来是站着等妻子,到后面直接抱着女孩,坐在山石上等。

等妻子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的,好不容易跟上蔡文与女孩时,只见女孩挣扎的从蔡文怀里逃了出来,快步跑向妻子,拉着气喘嘘嘘的妻子快速跟蔡文拉开距离。

女孩这时满脸透红,嘟这小嘴,气哼哼看向她们后面正在摸着后脑勺,咧嘴笑的蔡文,接着气不打一处来,用美目狠狠的挂了蔡文一下子,便拽着刚刚喘匀气的妻子,继续往前走。

妻子看女孩气嘟嘟的,便问女孩怎么了,但是女孩并没有回话,而是拉着妻子继续加快步伐,追赶着前面的队伍,这也弄得妻子一头的雾水。

终于在快到山顶处,才赶上已经坐下修整的队伍,蔡仁见满头大汗的妻子等人终于赶上来,也松了口气,上前来给妻子和女孩分配了些水和面包。

并让两个女孩赶快找个地方坐下,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一会还要继续赶路。然后去找他的侄子了

女孩拿好食物,便拉着妻子坐到能遮盖住男人们视线的山石后面,妻子坐下后,先是脱下脚上的鞋跟袜子,好让自己的小脚充分的得到放松,然后靠着身后的山石,吃着面包,看了看身边猛灌水的女孩王静,再次小声问她,刚才怎么了

女孩放下水瓶,拿起手中的面包,狠狠的咬了一口,回答道“姐,你不知道,刚才蔡文抱我的时候多羞耻呀,要是让我同学看到,那我不在丢死人呀,而且那个蔡文抱着我的时候,手也不老实,一直在摸我的大腿”

妻子安慰道女孩说“人家说不定是不小心摸到的那,别忘了,他比你小多少呀!一个小孩能有什么心思”女孩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回妻子说道“反正他爹跟他叔叔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知道他有没有学好”

妻子听到这里,心想,估计这小子肯定是没学什么好,然后摇摇头继续吃着手中的面包。

女孩吃完的以后,也学在妻子将自己的鞋跟袜子脱下,放在阳光处晾着,然后也靠着山石,坐着自己的外套,胳膊挽着妻子,小脑袋靠着妻子的肩膀上,伸直腿,晃着俩只洁白的小脚丫,跟妻子说道

“早知道这么苦,就不跟着出来了,姐,你说现在回去,蔡仁会不会退钱呀!”

妻子摸了摸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脑袋说“你说那”

女孩没有回话,太阳这时正好晒着妻子与女孩的小腿处,暖暖的,女孩小声嘟囔了句,“我有点想家了”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妻子见状,先是笑了笑,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