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軼事—偷渡人妻(新編) (2) 作者:xgt588

簡體

. book18.org

【海外軼事—偷渡人妻(新編)】 book18.org

作者:xgt588book18.org

2020年8月23號首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book18.org

.book18.org

book18.org

當姍姍與王靜倆個年輕少婦,因為過於勞累,在中印邊界的的半山腰上,依著山石閉眼小睡時,大洋彼岸,也是倆個少婦此行的目的地,已是深夜,住在一間狹小房間裡的男子卻始終難以入睡。 book18.org

房間是十分狹小悶熱,裡面只能放下一張單人床,和一張桌子,桌子上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因為房間悶熱,光著身子,只穿著內褲躺在單人床上的男子,便是姍姍此行的目的,她的丈夫老陳 book18.org

老陳依著床頭,半趟在床上,眼睛頂著筆記本電腦螢幕上的背景照片,照片里留著長發,相貌甜美,身材姣好的女子,便是老陳的妻子姍姍。 book18.org

老陳之所以難眠,是因為今早一通打給家裡的長途電話,電話里,老陳的母親告訴老陳,自己的岳母已經幫忙找到了蛇頭,帶妻子偷渡去找他,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book18.org

老陳在大洋彼岸的生活非常緊湊,除了剛來那一陣的會經常打電話回家,但隨著日子變長,老陳給家裡的電話頻率也慢慢減少,上次給家裡打電話還是半個月之前,妻子還在電話中詢問什麼時候接她過來。 book18.org

當老陳得知妻子已經開始偷渡時,先是吃了一驚,然後便是深深的自責,因為當初剛剛偷渡出來時,他答應過妻子,他會儘快賺夠錢,把她接出來,沒想到兩年過去了,不但妻子偷渡錢沒攢夠,現在連存款也沒多少。 book18.org

隨後老陳也開心起來,畢竟妻子要是來了,自己也有伴了,不用像自己的爺爺一樣,因為常年的勞累加寂寞,人已經變得痴痴的了。 book18.org

而自己的父親則找了個帶著孩子的女人搭夥過日子,雖然表面上還是很親自己,但實際上自己在家裡的地位,遠不如跟他搭夥過日子女人的小女兒。 隨後母親告訴自己,帶妻子出來的是蔡家大哥蔡仁時,自己那一點點的開心,也瞬間煙消雲散,因為自己比母親更清楚蔡家倆兄弟是什麼德行。 book18.org

老陳便是蔡仁的弟弟蔡義帶出來的,倆兄弟對他們這些男的來說,真的配的上他們的名字「仁義」。但是對待女性成員時,這倆個字便喂了狗。 book18.org

老陳躺在床上,回憶起有一次跟幾個同是蔡家倆兄弟帶出來的工友喝酒,當快喝醉的時候,聽一個叫老王說起過蔡義對付女人的手段 book18.org

那時老王已經喝醉了,一邊晃著腦袋,一邊說著醉話「你們不知道,我出來的時候,隊伍里有一個女的,年輕輕,也就二十七八,長得一般,但是身材沒的說,身邊還帶著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說是她女兒,別看年紀小,長得那個叫水靈」 book18.org

「這倆人,還是女人的老公,花錢托關係找到蔡義帶出來的,也是希望一家團聚。」 book18.org

「一路上,這女的那個叫凶,跟母老虎似的,一邊護著她女兒,一邊警惕著不讓別人靠近,但大家也理解,畢竟一個女人帶著個孩子,跟一群大男人出來偷渡,小心點也是對的」 book18.org

老王喝了口酒接著說道「就這個母老虎,嘿,他蔡義沒花幾天就拿下了。」 「那時剛剛到一個熱帶小國,蔡義安排我們住在當地的旅館裡,等船渡海,說是旅館,其實就是幾間大通鋪」 book18.org

「這對母女住的能好一點,被安排在酒店走廊里的一個步入式衣櫃里,雖然只能放下一張大點的單人床,但起碼有個門,有個窗,算是個單間,不用跟我們一樣,六七個大男人擠一張大通鋪」 book18.org

「」而蔡義自己住在酒店外面一個門房裡「」 book18.org

「有一天晚上太熱了,我實在睡不著,就一個人跑到酒店院子裡溜達乘涼,當走到蔡義的房外,看著裡面還亮燈,便想進去找蔡義吹個牛X,順便看看能不能從蔡文那裡能上幾瓶啤酒解解饞」 book18.org

「沒想到剛走進門口,就看見隊里的那個母老虎,全光著身子,上半身躺在屋裡的桌子上,腳耷拉在地上,喘著粗氣」 book18.org

「那女的騷逼正好對著我,大腿根那是一塌糊塗,逼里還直往外流著精液,那乳房高高的挺著,上全是口水,還被掐的通紅,一看就是剛剛被幹完沒多久」 「蔡義這孫子,也光著腚,背靠著牆,你猜他在做什麼」老外買了個關子,眾人直搖頭,還催著老王繼續說,老王夾了倆口菜,才繼續說道 book18.org

「那母老虎的小女兒也在屋裡,跟她娘一樣,也被扒的精光,站在蔡義面前,低著頭,給蔡義舔著雞巴」 book18.org

說道這裡,眾人聽得雞巴也慢慢立了起來。 book18.org

「你們還別說,這小姑娘,別看長得瘦瘦小小,身高才到蔡義的肚臍往上,但是那個小屁股跟那個小腿,那個叫白凈,那個叫誘人呀」 book18.org

蔡義見我進來,一點也不緊張,還跟我打了個招呼「喲,王哥,怎麼這麼晚來找我呀」 book18.org

「這不天太熱了,想過來找你,看看能不能討點討點啤酒喝喝,看你在忙,要不我一會再過來」 book18.org

「一會什麼呀,酒就在冰箱裡面,自己去拿,不過就在這裡喝,別讓他們看見,要不人人都過來要,我還沒那多酒」 book18.org

「行行行,我這就去」但是我那拔的動腿呀,看到這場面,我下面已經漲的不行了。 book18.org

蔡文見我沒動,眼睛直盯著他身前正在給他口交的小女孩,下面也鼓鼓囊囊的,咧嘴笑道「王哥,出來這麼久了,想女人了吧」然後用嘴努了努正躺在桌子上,捂著臉的母老虎 book18.org

「要不也來一炮,看你也憋得的不行了,正好大熱天的解解火。」 book18.org

「不好吧,要是讓她老公知道,還不在弄死我呀」 book18.org

「怕什麼呀,這也就讓你碰上了,幹完了,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你還指望著這女的會跟她老公說,她跟女兒一起被咱倆給上了 book18.org

一邊說,一邊扭起腰,雙手按著小女孩的頭,把雞巴在女孩嘴裡開始攪動。 蔡義看我依然沒動,笑著說道「喲,王哥,我知道了,老的那個你不好,好我下面這個小的吧」然後拍了拍小女孩的頭「去,給你王叔叔也舔一舔,舔乾淨了,好讓他一會幹乾淨凈的干你媽」 book18.org

小女孩隨即將停下口交,先抬起頭看了看蔡義,然後扭過頭來看了看我,滿臉委屈的放下小手裡握著的陰莖,光著身子,低著頭,小步走到我面前。 先把我的褲子跟內褲脫到膝蓋,一隻小手給我打著飛機,一隻小手捂著下體。再抬頭用紅紅的,含著淚的大眼睛看著我。 book18.org

「你們是不知道,那小女孩的小手,嫩嫩滑滑,冰冰涼涼的,爽的我直接精蟲上腦了,什麼也顧不上了,直接彎下下身,開始摸小女孩的全身,那個叫滑呀,尤其是哪個小屁股,肉肉的,胸雖然是平的,但是小乳頭卻硬硬的」 book18.org

這時候小女孩用糯糯的聲音跟我說「王叔叔,我給你好好的舔,一會操我媽媽的時候,能不能輕一點,媽媽她會疼」說完,女孩她媽捂著臉,開始哭起來。 我蹲下來,一隻手摸著小女孩的小臉,一隻摸著小女孩的小屁股「乖,你給我好好舔,舔舒服了,我就輕點操你媽,好不好」 book18.org

小女孩流著眼淚點點頭,把捂著下體的小手拿開,小細腿也微微劈開,我接著就用把手指伸進去摸那個小縫,小女孩的穴小小的,有點濕,不過摸上去依然還沒被開發過。 book18.org

蔡仁見我開始玩起小女孩的身體後,就挺著又被女孩舔硬的雞巴,走到小女孩媽媽身下,把女人的倆只小腳搭上自己的肩膀,下體對準地方,屁股往前一挺,又插進女人體內,一邊操著女人,一邊伴著女人的哭聲說道 book18.org

「王哥,這小妮子還太小了,你想插,也夠嗆能插進去,不過這小丫頭的身子,跟小嘴倒是有的一玩,你抱著進屋,到床上好好玩吧,可別給玩壞了,畢竟還太小了」 book18.org

「要是覺得不過癮,她娘還在這那,雖然脾氣不大好,但是操起來還挺帶勁的」 book18.org

「當時我也是精蟲上腦,聽完直接脫光衣服,抱住小女孩就進屋了,你們是不知道呀,小女孩那個小嘴叫銷魂呀,我也把小女孩身子添了個遍。 book18.org

尤其是她的那個小穴,那個叫鮮,還有那兩條小腿,那個叫嫩呀,我用雞巴把小女孩全身蹭了個遍,後面還試了幾次想插進小穴,但是太小了,完全插不進去」 book18.org

老王說到這裡,閉上眼睛開始回味起來,而眾人也一直晃著老王說「後來那,後來那」誰知還沒晃幾下,老王竟然開始打鼾起來,完全喝醉睡著了,眾人也掃興散場了。 book18.org

老陳停止了回憶,心想,那女的這麼凶,都被蔡家兄弟拿下了。妻子怎麼溫柔,被怎麼一個狗德行人的兄長帶著,會不會也遇上,跟老王隊伍里那對母女一樣的遭遇。 book18.org

想到這裡,老陳老陳竟然發現,自己的下半身,竟然不爭氣的硬了起來,於是便脫掉身上唯一的內褲,開始一邊回憶著老王的話,一邊開始手握著自己陰莖,開上上下擼動。 book18.org

隨著上下擼動的速度加快,老陳腦內的畫面也發生著變化,原本被蔡義按在身下陌生的女子,慢慢變成的自己的妻子,蔡義一邊操著自己的妻子,一邊用雙手抓著妻子的嬌乳,一邊將其捏成各種形狀。 book18.org

而妻子兩條修長的腿,則緊緊的纏在蔡義的腰間,雙臂環繞著蔡義的脖子,主動的獻上自己的櫻唇,與蔡義相吻,並將蔡義的舌頭含在口中,認真的用自己的小舌與其纏繞,並吸取著上面的唾液。 book18.org

當蔡義顫抖身子,在妻子體內射精後,肉棒拔出妻子的陰戶,另一個男子替換的蔡義的位置,挺著雞巴,繼續插進妻子正在流著精液的嫩穴,而妻子則嬌聲連連。 book18.org

隨著幻想的繼續,妻子身影也慢慢被替換,替換成自己的岳母,挺住碩大的乳房,劈著雙腿,雙手將自己陰唇扒開,一根粗大的陰莖,在陰道里進進出出,,每一次進出,都插到岳母子宮的最深處。 book18.org

而妻子就在一旁,認真的吃著別的男人的雞巴,嘴裡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響 老陳沉浸在激烈的性幻想中,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房門被打開,一個身材嬌小的身軀走了進來。 book18.org

正道老陳就要達到高潮的時候,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句嬌喊聲「林哥,你在做什麼呀」 book18.org

老陳一驚,馬上睜眼看向聲音的主人,一個穿著白色連體弔帶睡裙,裙下露著兩條潔白的雙腿,身材纖瘦的女孩就站在他的床前,而自己的精液,也隨著嬌聲的驚嚇,從馬眼裡噴涌而出。 book18.org

而女孩則滿臉通紅的看著老陳的精液射向空中,然後落到老陳的小腹上。 另一邊,靠在山石上小歇的妻子姍姍,已經進入了夢鄉,可能是過於疲勞,姍姍的夢亂糟糟的,一會夢到跟婆婆去集市買東西,一會夢到前一陣子在山林里漫無目的找母親,接著夢到與老公相見,倆人熱情相擁。 book18.org

夢中妻子開心的抱住自己的丈夫,並想親吻老陳。但老陳卻面無表情扭開自己的臉,妻子覺得很委屈,自己千山萬水跑過來找老陳,老陳卻連一個吻都不想給自己。 book18.org

老陳接著將自己懷裡的妻子推開,離開懷抱的妻子剛想說什麼,只見老陳伸出自己的右手,抓向妻子豐滿的胸部,五指合攏,揉捏著妻子的嬌乳,左手著摸向妻子的下體。右手抓了一會,覺得不過癮,便開始左右扇起妻子的乳房。 妻子見老陳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羞人的事,便想開口讓老陳停下,但是發現自己不但發不出聲音來,連身體也無法動彈,只能低著頭看著,丈夫用手左右扇著自己的胸部,另一隻手已經摸到了自己私密處。 book18.org

丈夫將自己的胸部扇的一顫一顫,不但不痛,反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傳來,下體跟胸部傳來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真實到睡夢中的妻子從小嘴裡發出「啊」的呻吟聲,伴隨著快感和呻吟聲的發出,妻子也從夢中醒來。 book18.org

剛醒時,妻子因為陽光眼睛還未完全睜開,但是胸部上傳來的酥麻快感,依然跟夢裡一樣存在著。當妻子完全睜開自己的雙眼時,第一眼便看到,原來真的有一隻大手,在拍打著自己的酥胸,而手的主人正蹲在自己旁邊。 book18.org

這個人便是蛇頭蔡仁,蔡仁見妻子醒來了,便馬上把手收了回來,趁妻子還未反應過來,一臉壞笑的說道「馬上就要出發了,過來叫你們倆起來,快收拾收拾,接著趕路了」 book18.org

這時妻子也從睡夢中清醒過來,馬上蜷起雙腿,雙臂抱住自己的胸部,一臉驚恐的看著蔡仁,蔡仁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笑著站起身來,走向遠處正在收拾東西的其他人那裡。 book18.org

妻子見蔡仁離開後,紅著臉,開始檢查自己身上的衣物,發現自己牛仔褲腰部的紐扣和拉鏈已經被左右打開,漏出自己淡粉色蕾絲內褲,內褲邊也被往下撥開,漏出一點點陰毛。 book18.org

妻子回想起自己夢中的情景,加上自己的乳頭已經硬起來,還有微微范濕的下體,便馬上明白,蔡仁在自己熟睡時,對自己做了什麼,怪不的夢中的感覺如此真實。 book18.org

妻子憤怒的看向正在走向人群的蔡仁,但是過了一會,便嘆了一口氣,便將憤怒忍了下去,開始收拾起自己身上的衣物。畢竟在這深山上,自己也沒辦法發作,也只能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book18.org

這是妻子才發現,剛剛睡在自己身邊的王靜沒了身影,想起剛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妻子便擔心起這個比自己小几歲的女孩,怕她也遇上類似的事。 「王靜,王靜」妻子一邊收拾著身上的衣物,一邊擔心的喊著女孩的名字,這時女孩也從不遠處山石後面漏出頭來,回應道「姐,在這那」一邊說一邊從山石後面走了出來,向妻子的方向走來,而跟著女孩走出來的還有女孩的高中同學「阿然」 book18.org

阿然黑著臉,頭也不回的走過妻子的身邊,回到其他男人那裡,而女孩這哼著小調,回到妻子身邊,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book18.org

妻子滿臉好奇的問道「你們倆人跑到那麼隱蔽的地方做什麼」女孩笑道回達到「還能做什麼呀,阿然把我叫過去,勸我別再前走了,趁現在還沒走遠,趕緊回家。」 book18.org

妻子看了看遠處的阿然,突然覺得這個小男孩的心地還是不錯的,他應該知道蔡仁是個什麼玩意,才過來勸說王靜的。 book18.org

妻子也跟著說「我看你同學說的沒錯,你看這才剛剛開始,就累成這樣了,往後還不知道什麼樣那」 book18.org

王靜回到「我才不要那,都已經決定的事,怎麼能隨便反悔,而且我都已經讓家裡給曉明留話了,讓他等著我過去揍他」 book18.org

接著女孩挽起妻子的胳膊,撒嬌說的「再說,要是我走了,把你一個大美女丟在一群臭男人堆里,我也不放心呀」 book18.org

妻子聽到這話,嘆了口氣,用手輕輕颳了一下女孩小巧的鼻子,笑道「那你可要努努力了,後面要是吃不了苦,我可不幫你」女孩著向妻子敬了個禮,嬉皮笑臉的說道「知道了,長官」 book18.org

這時也傳來蔡仁的聲音「出發了」妻子聽到聲音,背上包,挽著女孩的小手,開始跟著隊伍繼續爬山,妻子讓自己跟女孩走在隊伍的最後面,遠離蔡義,而繼續跟在自己身後的蔡文,也盡力讓其少跟自己與女孩有身體上的接觸。 雖說如此,身後的蔡文,還是趁倆人爬山時,有意無意的將雙手摸向妻子和女孩的腰部跟臀部,以便將兩人托上一些難走的山路,而蔡文的手也越來越不老實,有幾次托妻子的時候,妻子明顯感覺蔡文趁機抓了自己屁股一下,妻子心中暗罵道,果然叔侄都是一個德行。 book18.org

當一行人終於到達山頂時,太陽已經開始西沉,妻子跟女孩看向身後的的風景,腳下的山並不高,但是很陡。遠遠的還能看見一行人出發時的村子,而女孩著拿出手機,拍著風景照,還與妻子在山頂來了個合影。 book18.org

剛剛合完影,妻子便看見蔡仁向她們走來,馬上將女孩拉到自己的身後,問道什麼事,蔡仁笑著回到,「現在還沒過國境,手機應該還有信號,趁在給家裡最後打一個電話吧,等過了這個山頭,再想打電話可就難了。」 book18.org

妻子聽到這話,趕緊拿出背包裏手機開機,發現手機竟然真的有2格信號,於是笑著跟蔡義到了聲謝謝,而蔡仁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妻子的胸部,便回頭找他的侄子去了 book18.org

妻子注意到蔡仁的眼神在自己的胸部停留了一會,心中暗罵了句流氓,便撥通號碼,給自己的母親打去電話。 book18.org

老陳的岳母接到女兒的電話,先是吃了一驚,女兒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來電話了,是不是出事了,當知道原來是快要出國境,打電話過來報平安時,鬆了口氣,電話里讓妻子多多注意,別有危險。 book18.org

但當妻子小聲說起蔡仁趁自己睡著,對自己做的事情時,岳母緊握雙手,在電話里勸到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女人偷渡,多多少少都會被占點便宜,忍忍也就過去了,儘量別跟蛇頭起矛盾」然後又叮囑了些事情,便讓妻子掛了電話,給婆婆也去個電話,報個平安。 book18.org

岳母掛上電話以後,一屁股坐打椅子上,看著窗外已經西沉的太陽,回想起女兒在電話里說起蔡仁的舉動,心裡很是後悔,後悔為什麼非要找蔡家幫忙。 岳母本想讓妻子就此回來,但一想到為了讓蔡仁帶妻子出去,自己被蔡仁以討論路線名義,跟其做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愛,便開不了口。 book18.org

岳母閉上眼睛,開始回想起妻子走以前,那幾天跟蔡仁沒日沒夜的瘋狂,第一次是在村後的樹林裡,蔡義把自己騙進樹林,趁機強姦了自己。 book18.org

當蔡仁干自己的時候,還遠遠的看見自己的女兒也進入樹林找自己,要不是最後女兒放棄了,往回走,自己被蔡義強姦的事早就被發現了。 book18.org

因為當時倆人就在妻子斜前方的大樹後面,蔡仁看見妻子也跟進樹林時,還故意加大抽插的力度,要不是自己緊緊捂著嘴,將自己發出的聲音降到最小,妻子早就發現了。 book18.org

本來自己以為就這麼完事了,沒想到自己帶蔡仁回到家裡,把其介紹給自己女兒後,蔡仁以要跟自己商討細節的藉口,在女兒走後,將自己抱進房間,再次強姦了自己,當蔡仁再次插進自己身體時,上午蔡義射在自己體內的精液還沒有流干。 book18.org

後面幾天蔡仁就總以討論事藉口,來到自己家,與自己做愛,剛開始自己還是很反抗,但是越往後,自己也慢慢被蔡仁高超的性愛技術給征服了,蔡仁不但把自己因為丈夫常年在外,憋在體內的性慾爆發了出來,還給自己帶來了,連丈夫都沒給自己帶來過的快感。 book18.org

在往後的日子裡,一見到蔡義進家門,下體就不爭氣的濕了,當蔡仁關上屋門以後,自己便開始寬衣解帶,赤裸著身子,走到蔡義面前,幫其也脫光衣服,主動領著蔡仁進入自己的房間,在自己跟老公的愛床上,與其做愛。 book18.org

以至於,女兒走的前一天,蔡仁帶著他弟弟蔡義來到家裡,倆人將自己扒光,輪姦了一夜,自己也就是剛剛開始的時候,象徵性的反抗了一下,後面便陷入性愛的旋渦里了。 book18.org

想到這裡,岳母下體已經濕的一塌糊塗,岳母便將一隻手插進褲子裡,摸著下體,一隻手握住自己的乳房,幻想著蔡仁的肉棒插著自己,開始自慰起來。 就在這時,敲門時響起,岳母嚇得趕緊起身,收拾著自己的衣服,一邊問門外「誰呀」。門外傳來一聲懶散的聲音「嫂子,是我呀,開門」 book18.org

岳母聽到這個聲音,臉色一下子變白了,然後開始泛紅,起身開門,將門外的人請進屋來,等人一進屋,便把門關上,怕有人看見其進了屋,而進屋的人便是蔡仁的弟弟「蔡義」 book18.org

蔡義在岳母背對著自己關上們的那一刻,便將岳母從後面後面抱人懷著,一直手摸上岳母的胸部,一隻手開始伸進岳母的褲子裡,還邊說到「算時間,我哥跟你女兒才不多要過邊境了吧,我過來問問,你女兒就沒來個電話」 book18.org

這時蔡義也摸到岳母的私處,發現那裡已濕的一塌糊塗,一邊將手指插進岳母已經濕透了的小穴,開始攪拌,一邊說道「騷貨,已經濕成這樣了,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呀」 book18.org

岳母在被蔡義剛抱進懷裡時,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後面便讓其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了。當蔡義摸到自己下體並把手指插進去時,岳母口中發出一聲舒服的「啊」聲用柔聲說道「來電話,說已經到邊境了,其他的都好,就是被你哥騷擾過,很生氣」 book18.org

蔡義聽到,大笑起來「怪不得濕成這樣子,是不是聽到你女兒被我哥騷擾,你就想我哥了」岳母閉著眼睛,嘴裡發著細細的呻吟聲,微微的點了點頭。 蔡義見岳母已經開始發情,接著說道「這次我兒子也跟著去,說不定你女兒還能享受到我兒子的大雞巴那,放心,我兒子的床上功夫,是我哥一手教出來,保證你女兒跟你一樣,離不開我們家的雞巴」 book18.org

岳母聽到這裡,反抗到「不行,你們答應過不碰我女兒的」 book18.org

蔡義沒接岳母的話,而是加快插在岳母下體手指攪拌的速度,岳母也被著兩根手指折磨的向後揚起脖子,腳後跟離地,腳背跟雙腿繃直。 book18.org

但當岳母陰道開始收縮,即將到達高潮時,蔡義把手指從岳母下體抽了出來,看了看手上正在往下滴的淫液,握著岳母胸部的手更加使勁捏了一下,「騷貨,欠乾了吧,我去床上等你」說罷,便進屋脫衣上床。 book18.org

岳母在蔡義手指離開自己體內的一瞬間,感到一陣空虛感將自己填滿,當聽到蔡義上床等自己時,眼神里充滿了期待。 book18.org

岳母走到睡房門口,看見蔡義已經光著身體,劈著腿仰面躺在床上,下體的陰莖半硬姿態挺立著,岳母看著這根折磨過自己的陰莖,又愛又恨,咬著著下嘴唇,開始在睡房門口脫開衣服。 book18.org

蔡義著躺在床上,欣賞著岳母的脫衣秀,自己的肉棒也隨著岳母身上的衣物一件件減少,慢慢變得更加挺立。 book18.org

當岳母脫掉自己身上僅剩的內褲時,看見蔡義的的肉棒已經完全挺立起來,心中暗喜,說明自己的身體,對面前的男人還是有吸引力的,暗喜過後,便邁著赤裸的雙腿,跪上床邊,付下身去,將面前的頭髮捋到耳後,用手扶住蔡義的陰莖,將蔡義的包皮撥到最下面,漏出整個龜頭,跟龜頭下面滿滿的包皮垢。 岳母張開小嘴,將蔡義的龜頭含入口中,開始給蔡義口交,蔡義也被岳母的的小嘴伺候的爽聲連連,岳母用小舌舔著蔡義的龜頭與陰莖,故意避開龜頭下的包皮垢,岳母不是嫌棄這些散發著騷味的包皮垢,而是想用自己別的位置清洗它們。 book18.org

當蔡義的肉棒被岳母的口水,用自己小舌完全濕潤以後,岳母便起身,跪著來到蔡義的腰間,一條腿抬起,跨過蔡義腰部,雙腿劈開,跪在蔡義的臀部。 而蔡義躺在床上,雙手摸著跨跪在自己腰部岳母的兩條赤裸的大腿,感受著腿部肌膚的光滑細膩,一邊看著岳母右手食指跟中指分開自己的陰唇,左手扶著自己的陰莖,並將龜頭對準自己的陰道口。 book18.org

岳母用手拿著肉棒,將龜頭在陰道口來回的蹭,讓龜頭被陰道里流出的淫液完全打濕,岳母蹭了幾下便停止動作,將龜頭穩穩停到陰道口的位置,並開始慢慢將臀部往下坐。 book18.org

蔡義一邊看著自己的龜頭跟下面大量的包皮垢,接著是陰莖慢慢被岳母的陰道吞進體內,一邊感受著岳母陰道帶來的緊實感,爽的叫了起來。 book18.org

當岳母感覺到肉棒被完全吞進自己陰道內後,上身向前傾,抓起蔡義的雙手,將其放到自己的雙乳上,讓其用手玩著自己的乳房,然後雙手扶著蔡義的胳膊,開始前後扭曲自己的腰部,用自己的陰道取悅著插在自己體內的肉棒,跟肉棒的主人。 book18.org

蔡義的肉棒被岳母緊實的陰道夾得奇爽無比,雙手也沒閒著,將手中的巨乳捏成各種形狀,岳母也以為陰道被填滿,加上胸部被蔡義的雙手熟練的玩弄,口中嬌聲連連。 book18.org

隨著岳母腰部扭動的加快,蔡義的雙手也加大揉捏岳母胸部的力度, 「嫂子,沒想到你的下面還是那麼緊,爽死我了,魏大哥也真捨得把你怎麼好的女人丟家裡,常年在外面打工」蔡義一邊享受著岳母伺候,一邊說道 「老魏他在外面打工,也是為了家裡過的好一點」岳母細聲回答道 book18.org

「對對對,也是為了家裡過的好一點,那只能我多來忙魏大哥,安慰安慰嫂子你了」 book18.org

岳母剛想說什麼,蔡義枕邊的手機響了起來,蔡義用免提接通了電話,而岳母要緊小嘴,免得呻吟聲漏了出來 book18.org

「喂,大哥啥事呀」 book18.org

「沒什麼事,這不要過山了,打個電話問問你,印度那邊怎麼樣了」 「那邊都能好了,不過你們要在印度多待幾天,這陣子查的嚴,船不好靠岸,還有,人最好都分開,別叫印度佬一鍋端了」 book18.org

「行知道了,你多留意留意船,有消息提前告訴我,實在不行多掏點錢,跟上次一樣分批走船,對了,你在幹嘛呀,聲音一陣一陣的」 book18.org

「哈哈哈,這不在干魏家嫂子嘛,哥,你是不知道,嫂子現在這個小腰,越來越有勁了」 book18.org

「原來是再跟弟妹探討東西那,剛才還跟她女兒親密接觸了一下,那胸,再過幾年定比嫂子的還要打」蔡仁在電話里里淫笑到。 book18.org

「求求你,別打我女兒的主意行嗎!!!我保證老老實的,你們有什麼需求,發泄到我身上,求求你們」岳母哀求道,但是腰部依然沒有停下來,反而再次加快了扭動的速度 book18.org

「呦呦呦,嫂子你慢點,爽死我了,大哥,你看看你,這一句話刺激的嫂子,差點我的雞巴給夾斷了」 book18.org

「哈哈哈,這次另外跟隊的那個女孩,也不錯,這次你兒子是有福了,那倆天腿,跟她表姐有的一拼」 book18.org

「對對對,王靜我見過,她那個姐姐真不錯,逼那個叫緊。尤其是王靜她小外甥女,被小文上的時候還是處女,才幹了沒幾天,就同意給她媽下藥,小文直接來個個母女雙飛,還拍了視頻,等過幾天我再去趟她們家,有點想小姑娘的小嘴了。」 book18.org

「不過大哥,王靜她表姐懷孕的時候,不就別你干過了嗎,豈不是你第一個跟她家母女雙飛」 book18.org

「飛你個頭,你好好跟弟妹玩吧,但別誤了事,我這讓你說的,火都上來了,等讓珊珊好好給我泄瀉火,哈哈哈」伴隨著蔡仁的淫笑,電話也掛斷了。 岳母這時已經滿臉清淚,因為從剛剛電話里倆兄弟的談話中便知道,自己女兒和那個王靜肯定會像自己一樣,被蔡仁那個混蛋占有身子。 book18.org

一想到自己的女兒也會被強姦調教,岳母的陰道跟子宮想受了什麼刺激一般,猛烈收縮。 book18.org

「啊………」岳母向後揚起脖頸,到達了高潮,而身下的蔡義也因為陰道的猛烈收拾,在岳母體內射出濃濃的精液。 book18.org

隨著高潮的過去,岳母也沒了體力,順勢上身向前傾,趴進蔡義的懷裡,蔡義著右手撫摸著岳母光滑的背部,左手著輕輕的怕打著岳母渾圓的臀部。 伴隨著「啪啪啪啪」的拍打聲,岳母趴在蔡義的胸堂上微閉著眼,喘著粗氣,感受著體內精液的熱度,心裡知道,自己已經被身下的男人完全占有,徹底成了他的女人了。 book18.org

當蔡義緩過來後,一個翻身,便將岳母壓倒身下,岳母先是驚嚇的「啊」了一聲,隨後便兩條腿纏繞上蔡義的腰,岳母體內的雞巴也滑出岳母的體內,此時蔡義的雞巴,被岳母的最柔嫩的地方,洗的乾乾淨淨。 book18.org

「嫂子,今晚我就留在著了,行不行」 book18.org

岳母紅著臉,微微點點頭 book18.org

「那嫂子,你要不先吃個避孕藥,畢竟長夜漫漫」蔡義淫笑到 book18.org

岳母聽完這句話,臉變得更加的紅潤,細聲回答道「不用了,以後跟你做愛,就不吃避孕藥了,因為,因為」岳母的聲音更小的繼續說道「你精液留在我體內的感覺好舒服」 book18.org

蔡義聽到岳母這些細語,下體又再次硬了起來,伴隨著岳母的「啊」聲,再次插進岳母的體內「一想到,魏大哥以後回來,也會像我一樣干嫂子,我就有點吃醋」 book18.org

岳母一邊閉著眼感受著下體強而有力的衝擊,一邊呻吟道「放心,以後我不會跟老魏做愛的,就算被迫跟他做愛,也會讓他戴套的,他的精液也不會再進入我的身體」 book18.org

岳母雙手捧著蔡義的臉,吻了一下接著說道「以後就他不能在我體內射精」 蔡義大笑了一下,便低頭大口吃起岳母的乳房,臀部的動作也更加用力,而岳母雙手扶著自己雙乳,好讓男人吃的時候更方便,雙腿著緊緊纏在蔡義的腰間,臀部也盡力高高抬起。 book18.org

此時的岳母,不像是在跟一個輪姦過她的男人做愛,更像是跟自己新婚丈夫在做愛,準備將自己的身體,全部獻給壓在身上的這個男人,至於自己女兒,只希望她被倆叔侄輪姦的的時候,不要受到太大的傷害就好,而且有點希望,自己能跟女兒一起,被面前的男人上一次。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