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 (第十九章) 作者:东风瘦

. 【新婚】

作者:东风瘦2019年12月15日首发:第一会所

第十九章

自从收到陈欣然的短信之后,孟宇就一直心神不宁,惴惴难安。

他没料到赵茹想走的心如此坚决,同时他也不知道陈欣然那边的情况,在他的想法里,陈欣然肯定会劝赵茹的,但估计也就是稍微挽留一下,作用不会太大。

一番思考之后,孟宇还是决定自己上,看看自己死缠烂打能不能留下赵茹,所以他从刷完牙就将房门打开,靠坐在门边,直勾勾地盯着对门,就怕跟赵茹碰不到照面。

终于,在经过半个小时左右的漫长等待之后,赵茹终于回来了,不过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根本没有注意到对面站着的孟宇。

这让孟宇忍不住出声叫道:”茹姐!“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一声吓了赵茹一跳,她的身体猛打了个激灵,整个人瞬间清醒,然后头也不回地掏出房卡,着急忙慌地就打开门想要进房。

”茹姐!“

又是那熟悉的声音,只是这次声音无比清晰,对方已经凑到自己耳边了,这让赵茹急的眼眶又红了几分。

门已经打开了,可她人还没有进去啊!

”茹姐,我们谈一谈!“

孟宇说着就顶着赵茹的腰,推着她进房,他自己也跟在后面踏入房中,然后抬脚就将门给带上了。

赵茹本来是急着进房的,可现在跟孟宇同处一室后,她又开始急着逃出去了,小手抓着门把手,用力地拉着。

她使了半天劲,额角都沁出了细细的香汗,可被孟宇后背堵着的门却纹丝未动,这不禁让她气馁了起来。

”出去!“

赵茹语气有些冷冽,可眼睛却不敢跟孟宇对视,头也偏向一侧,这让她的话并没有太多杀伤力。

孟宇看赵茹终于停下了想要出去的想法,这才开口道:”茹姐,我们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看赵茹一副不肯交涉的样子,孟宇主动开口解释道:”茹姐,昨天晚上,我喝的有点多,对不起!“

赵茹听了一言不发,不置可否。

孟宇当然知道只是道歉并不会起任何作用的,所以他沉默了一会,突然声调拔高,语速急促,一脸狂热地说道:”我知道,我昨晚伤害了你,但是茹姐,我真的喜欢你!“

赵茹没想到孟宇前一句还是对不起,后面竟开始表白了起来,一时脑子宕机,没反应过来。

孟宇见她失神,赶紧打蛇随棍上,双手抓住赵茹的双肩,将她按到身侧的墙壁上,然后又开口道:”茹姐,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

这么炙热直接的表白,让赵茹有些心慌,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眼前的局面,只能说道:”你放开!“

”茹姐,我从第一眼见你,我就喜欢你,你感觉不到吗?“

这话倒是半真半假,孟宇初次见到赵茹就被她身上那股成熟的少妇气质吸引了,之后看到孙宏对赵茹的态度,让孟宇替赵茹不值的同时,也让他心中升起来一丝邪恶的想法来。

这种饱满多汁的深闺少妇,或许自己可以?

本来一丝绮念在经过新婚之夜的事之后都有所收敛消散了,哪想到昨晚借着酒劲又被无限放大了。

赵茹对孟宇的示爱不做回应,只是挣扎着说道:”你先放开我!“

”茹姐,你也喜欢我的吧?“

”我没有!“

”不可能,昨天你不是也很开心吗?“

听到孟宇开始胡言乱语,赵茹气急道:”我没有!你闭嘴!“

孟宇有些咄咄逼人地说道:”别骗自己了,昨天不是你自己跑回来的吗?“

”不是,我没有。“

赵茹嘴上说着,可是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来。

对啊,昨天确实是她又跑回来,将两人关在洗手间的。

但那并不是她喜欢孟宇,只是她看到孙伟和罗馨在沙发上缠绵后,她的逃避本能发作,这才情急之中做出的举动。

可这些话该怎么说啊!

赵茹不知道,她此时的心虚、退缩,却成了孟宇得寸进尺的资本。

看着赵茹眼神躲闪的羞怯样子,孟宇心中一狠,低头就朝赵茹的嘴唇吻去。

赵茹头虽然偏到一边,但是眼角余光却能看到一道黑影向自己脸上扑来,她微微转头刚想细看,嘴唇就被孟宇霸道地占领了。

感受着这股熟悉的气味和触感,赵茹开始奋力地反抗了起来,可她肩头被孟宇按着在墙上,对方的大腿还挤在她两条腿之间,将她钉死在身后的墙上,此时的赵茹只能左右扭动着脑袋,想要甩脱孟宇嘴唇地纠缠。

可孟宇却像是个牛皮糖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赵茹这会儿挣扎的动作剧烈,所以孟宇也不敢贸然将舌头伸进去,只是张合着嘴唇,轻轻撕咬着赵茹。

孟宇的想法很简单,赵茹对自己的道歉不理不睬,一副不给自己说话的样子,让他十分急躁。

同时他也不知道陈欣然已经将赵茹留住,以为自己一旦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见不到赵茹了,所以他这才突然转变态度,想要靠着强攻在赵茹心中留下属于自己的烙印,让她留下。

可赵茹却没有被他这种方法攻略,在走过道上的时候,她本来就心事重重不知道往后的几天如何面对孟宇,没想到刚到门口就被孟宇截住,此时对方更是不管不顾,强吻着自己。

他是不是觉得昨晚是我主动的,以为我是个放荡随意的女人,所以用这种方法侵占着自己?

身体甩不开孟宇,赵茹的心中也满心杂念,两相作用之下,赵茹不由地留下了眼泪。

孟宇感受到赵茹的反抗越来越微弱,心中一阵窃喜,以为对方在配合自己,结果没过多久就感受到两道冰凉的水滴,顺着赵茹的脸颊落在他自己的嘴唇之上。

孟宇抬眼看去,才发现赵茹此时眼泪汪汪,两道泪痕从眼眶滑落到嘴唇两侧,弄花了她精致的妆容,可怜兮兮,让人生怜。

看到赵茹这样,孟宇不由地送开了嘴唇,呐呐地叫了声:“茹姐。”

而赵茹却看着他,冷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下贱的女人,可以随便你玩弄?”

看见赵茹哭泣,孟宇本来就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面对赵茹的问题,他除了一句“没有”,就想不出再多辩解的话来了。

赵茹也没想听到孟宇的解释,说完她就顺着墙壁滑下,双手交叉支在膝盖上,臻首则趴在双臂上,整个人蹲在地上,只留给孟宇一头乌黑的长发,与不住抽泣抖动的身形。

昨夜,赵茹自己躲在被子里还是偷偷哽咽,并没有敢哭出声,可此时孟宇在边上,她却是哭的有些肆无忌怛,放声痛哭出来。

孟宇方才见赵茹流泪就有些心疼,更何况此时看到对方哭的这么凄惨了。

“茹姐,别哭了。”

本就不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孟宇,此时只能说出这么质朴的安慰来。

可赵茹根本就不听他的,她此时只想把自己这两天所受的委屈全部宣泄出来。

孟宇见自己的安慰没有成效,不禁急躁起来,他来回地在赵茹身前踱步,同时双手捧在胸口不住地摩擦着,想要想出办法来。

“茹姐,进去吧,这边离门近。”

憋了半天,孟宇憋出这么一句话来,让正在哭泣的赵茹都为之一窒,哭声都停顿了一秒,继而又放声哭了起来。

可这次没有多久,哭声就停止了,原因是孟宇突然蹲下身子,一只手臂强硬地挤入赵茹蹲靠着一起的腿弯,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横抱了起来。

此时的赵茹模样有些滑稽,身子虽然被孟宇抱起来了,但是蜷缩成一团,腿弯此时甚至跟胸部贴到了一块,而她本来架着脑袋的双手,因为失重也分开到身体两侧。

最搞笑的就是她的脸了,哭了半天,她的妆容早就花了,此时的她,脸上两道黑色的泪痕,十分醒目,而且由于突然被孟宇抱起来,她此时小嘴还微张着,小鹿一样湿淋淋的眼睛里,既有悲伤,又有些惊慌失措。

赵茹就这样看着孟宇抱着自己往里走,惊诧莫名的她甚至连一句怒斥问询的话都没说出口。

直到孟宇把她平放到床上,她才立刻蹦坐起来,靠在床头,双手抱胸,摆出一个防御的动作来,一脸戒备地对着孟宇说道:“你想干嘛?”

孟宇虽然算是色狼,但看到赵茹这样防备自己,心中还是有些不爽,当然更多的还是哭笑不得:“刚才那儿离房门太近了,罗馨一会儿过来会听到的。”

说完,等了片刻,孟宇又接道:“这儿安全很多,你可以放心地哭。”

这说的是人话吗?

被孟宇这么一打岔,赵茹实在是哭不太出来了,只是身子还是一抖一抖地哽咽着,缓缓平复着胸中的气闷。

“对不起,我真没认为你是个淫荡的女人。”

看见赵茹终于没有那么声嘶力竭了,孟宇这才继续解释道:“我刚才那儿样,只是因为...只是因为我太害怕你走了。”

听了孟宇的解释,赵茹没有说话。

“我真的太喜欢你了,所以我不想失去你。”

孟宇说着,又开始告白起来。

“哼”

听了孟宇的告白,赵茹冷哼一声,表示不屑:“你们男人,是不是见到好看女人都这么说?”

被赵茹一问,孟宇有些心虚,前几天他好像也这么跟陈欣然表白过。

虽然心中有些没底气,但孟宇嘴上还是表现的十分坚定的:“不是,茹姐,我是真的喜欢你。”

对于孟宇突然的告白,赵茹并不如她表现出的那么平静,心中其实是有些心慌的。

远嫁外地这么多年,她每天的生活基本就是上班、回家,别说是追求者了,在阳城,她就是聊得来的知心朋友都没有几个。

所以现在突然听到孟宇的告白,她心中有些无措,但嘴上却很冷:“出去,我要睡觉。”

孟宇一听赵茹准备睡觉,有些惊喜地道:“那茹姐,你是不回国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要走的?”

自己才刚从陈欣然那儿回来,孟宇怎么会知道自己准备回国的?

“哦哦,是刚才陈欣然问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急急忙忙要回去的。”

听了孟宇的解释,赵茹突然紧张起来:“你不会告诉她了吧?”

看到赵茹突然弹起坐直的身子,以及紧张的表情,孟宇有心作死骗一下赵茹,可一想到自己和赵茹的关系仍旧没有缓和,也就如实说道:“没有,她不知道。”

知道陈欣然不知道,赵茹这才松了口气。

要是连陈欣然都知道昨晚的事情,她可真要立刻坐飞机逃回去了。

“嗯,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下。”

只要陈欣然不知情就好,此时的赵茹身心俱疲,对于更多的细节她是不想知道的。

昨晚经历了那么激烈的一场性爱,回来之后她又哭了一宿,本来就精神脆弱,又去陈欣然那儿被她一阵信息轰炸,回来之后又要应付孟宇,又哭了一场,此时的赵茹是真的感觉头脑晕晕的,急需要休息。

可孟宇却以为这是赵茹的说辞。

“那你睡吧,我坐着玩会儿手机。”

反正孟宇就是不愿意出去。

赵茹真没有精神再跟孟宇扯:“回去你自己房里玩啊!”

“罗馨在那边。”

虽然孟宇进来的时候,罗馨还没有到,但他还是找了这么个借口。

“在就在啊。”

此时的赵茹,声音已经有些嘶哑,而且绵软无力了。

“罗馨不是我女朋友。”

孟宇跟着说道,他这么说,一是想将自己和罗馨的关系跟赵茹讲清楚,让她少些顾虑,二也是想借助罗馨和孙伟的关系,让自己留下来。

“罗馨和孙伟大学里才是一对,我跟她什么都没有。”

孟宇以为这个消息会让赵茹吃惊,结果她却表现的风轻云淡:“我知道。”

这反倒让孟宇疑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欣然刚才跟我说的。”

孟宇好奇道:“她跟你说这些干嘛?”

“她让我留下来陪她。”

赵茹并没有将陈欣然所有的想法都说出来,毕竟陈欣然也没跟她详细交代孟宇的所有,所以赵茹也不好跟孟宇说太多。

“那你答应了吗?”

看着孟宇那脸上既担心又期待的样子,赵茹的心没来由地抽动了一下:“嗯。”

听到赵茹的回答,孟宇惊喜的笑出了声来。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吗?”

见赵茹还是要自己走,孟宇挣扎道:“我在这里陪陪你吧。”

“不用。”

“我不想回去,看到罗馨我不舒服。”

孟宇是铁了心的不准备走了。

赵茹一脸无奈地看着孟宇,这人怎么这样,赶都赶不走。

其实赵茹看罗馨也不舒服,在知道了对方新婚之夜还回来找孙伟之后,就更是恶心了,此时听到孟宇和自己一样,不由地对他多了一丝好感。

赵茹本来非常希望孟宇赶紧出去的,可经历过对方的表白跟一系列的言行,以及现在规矩了很多的态度之后,她心中气愤怒火莫名的就没那么高了,此时看到孟宇死缠烂打的样子,她也是没有办法,妥协道:“好吧,你爱待着就待着。”

说完,赵茹起身就去洗手间卸妆了。

十分钟后,赵茹刚出来,就看到孟宇躺在自己床的一侧,侧卧着。

“哎,孟宇!”

赵茹叫了几声,发现孟宇并没有反应后,走过去看到孟宇正侧卧着,枕着自己的手臂睡着了,鼻息粗重,嘴角还流出一丝口水来,看模样不像是装的。

看见孟宇睡相如此不堪,赵茹会心一笑,转身就走到床的另一侧,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强行叫醒孟宇了。

赵茹拿起一个枕头就准备睡在沙发上,可看了一眼中间凸出来的真皮沙发,又看了一下远在床另一侧的孟宇。

赵茹一思虑,还是没有去睡那不大舒服的沙发,而是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也侧着身子睡在大床的这一侧。

房间内的床比较大,而且两人又都是侧着身子睡在两边,所以他们中间隔着三四个身位。

可这仍不能让赵茹安心,她又将床头多出的两个靠枕放到两人中间,这才躺好。

可即便如此,她仍然没有完全心安,跟孟宇睡在一张床上,虽然隔着老远,可她的心仍然扑通扑通地跳着。

这份不安与紧张并没有持续太久,疲惫了一晚的她不到十分钟就陷入了梦乡。

在床的另一侧,感受到赵茹没有动静,睡下之后,孟宇也睁开了眼睛。

真是跟温柔的人啊!

孟宇其实就是觉得赵茹会心软,所以才装睡,反正最多不过被对方弄醒,赶出去,而且为了让赵茹安心,他还侧着身子只占着大床一点点的角落。

孟宇觉得自己可能心理有些问题,每次赵茹越是退缩、忍让、温柔,他就越是想要得寸进尺,想进一步的去占有她,将她完全吞噬。

虽说刚才最后赵茹没有再提昨晚浴室里的事情,看似关系缓和了,但孟宇知道,只要过了今天,赵茹肯定会对跟自己保持距离,更加冷淡的,哪怕是他们恢复到以往的状态,孟宇也是不愿意的。

他想要今后跟赵老师保持肉体联系,他的机会只有今天。

如此短的时间,文火慢炖肯定是没戏了,他所能想到最好的方法就是下猛药了。

心中有了决断,但孟宇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静静地等待着,玩着手机,等待这赵茹熟睡。

这期间,陈欣然在旅游群里发了个消息,说昨天酒喝多了上头,今天就休整一天,不出去了,等待明天一块去苏梅岛。

而罗馨也发了条短信过来,简单明了:“别让她乱说话!”

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是孟宇也知道她说的是赵茹,刚才孟宇没关门,此时罗馨估计已经在自己房里了,找不到自己,她也应该是猜到自己就在隔壁了。

看到罗馨此时还傻乎乎地想要骗过陈欣然,孟宇心中就有些好笑,但他却回道:“好!”

孟宇就这样刷着手机,一个小时之后,孟宇这才翻过身看向赵茹。

赵茹的睡姿很好,此时仍然背对着孟宇,远远地睡在另一侧的床边。

“茹姐?”

孟宇轻轻叫了一声,发现赵茹并没有反应,这才放心大胆起来,他抓起摆放在两人中间的枕头,扔向一旁,然后钻进被子中,慢慢挪动着身子,朝赵茹爬了过去。

而一夜未睡的赵茹,此时睡的很沉,根本感觉不到那头饿狼正在朝自己靠近。

“茹姐?”

孟宇这次是贴着赵茹耳边叫的,可赵茹仍然无知无觉,这让他更加大胆了起来,手掌按在赵茹的肩膀上,将她掰过来,躺平。

看着卸妆后,脸色白净,眼眶红肿的赵茹睡得安详甘甜,孟宇心中又生出一股破坏这份宁静温柔的邪恶欲望。

孟宇刚才一直不肯出去,为了防止孟宇不轨,所以赵茹卸妆后是穿上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的,这让孟宇一阵头疼。

裙子一撩就能上,可牛仔裤确实有些难办了啊,赵茹身材如此丰满,将本就紧身的牛仔裤撑的鼓鼓嚷嚷,丰盈优美的曲线也展现的淋漓尽致,这种情况下,孟宇可没信心能够在脱掉对方裤子的同时,还不惊动对方。

孟宇皱着眉头思考着该怎么办。

赵茹之所以没有将孟宇赶出去,一方面是孟宇死皮赖脸,而她本人也是心力交瘁;另一方面也是被孟宇笨拙的道歉和炙热的表白触动,觉得对方昨天可能真酒后乱性,并不算对方本性。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这么原谅、信任对方,可孟宇在她熟睡后却想着怎么将她脱光了。

得陇望蜀,得寸进尺,或许这就是男人吧。

孟宇思考了半天都没想出法子来,看着睡得很熟,气息悠长的赵茹,孟宇心头一狠,双手来到她的小腹处,准备将赵茹腰间牛仔裤上的纽扣解下。

孟宇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但他的手却非常稳,而且他还一直盯着赵茹的小脸,想着只要赵茹一有反应,立马就收手。

不管是孟宇还是赵茹自己,都低估了她的疲惫程度,直到孟宇将赵茹的纽扣和褡裢拉开,赵茹都没有一点反应,仍然睡得安详,这让孟宇大松一口气,对接下来的行动也更加有信心了。

孟宇双手拉在赵茹牛仔裤两边,轻轻地向下扯着,虽然因为她肉体丰满,以及孟宇小心谨慎的缘故,过程有些曲折,但好在十几分钟之后,赵茹的牛仔裤已经被孟宇褪到她小腿上了。

直到牛仔裤完全脱离赵茹性感丰腴的美腿,她都没有转醒,只是无意识地翻了个身子而已。

这让孟宇大为放心,他用被子重新盖住赵茹,然后手臂从赵茹腋下穿过,将她抱在怀里,一卷一带,就抱住赵茹回到了自己那一侧床边,而赵茹整个人皱着眉头趴在孟宇的胸膛,虽然脸色生厌,但她并没有立刻转醒,而是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趴在孟宇身上睡觉。

即便这样都没能惊醒赵茹,孟宇心中暗咐:“茹姐,你这样,我可怎么放过你啊!”

孟宇的右手急不可耐地伸下去,将自己的宽松的裤子与内裤拉到大腿根,露出自己那条肥大凶恶的巨龙之后,便不再继续,转手摸上了赵茹丰腻圆滑的屁股。

赵茹今天穿的是件丝质内裤,紧绷绷地罩住大半个屁股,丝滑柔嫩的触感让孟宇心头一酥,如此丰满的肉臀,他真想用力抓弄蹂躏啊,只是理智告诉他不行,这种时候可不能犯错。

孟宇轻轻的拉起赵茹的丝质内裤,然后将它向下拉扯。

刚才脱牛仔裤的时候,赵茹都没有醒,此时这一下片薄布自己更没问题。

此时赵茹趴在孟宇身上,两人小腹交叠,孟宇的双腿伸的笔直,可赵茹的两条大腿却大张着,跨在孟宇双腿两侧。

因为赵茹的下身是跨姿,所以孟宇并不能将赵茹腿心处的薄布完全褪下,只是勉强拉到大腿中间。

但这样也就足够了,赵茹腿心娇嫩的私处就这样暴露在被子里,暴露在孟宇胯下巨龙的攻击范围内。

未免夜长梦多,孟宇也不敢太过拖拉,直接扶着自己那梆硬的肉棒就顶到赵茹腿心。

因为没有任何前戏,此时赵茹的腿心一点水都没有,孟宇滚烫的肉棒轻轻顶在赵茹闭合的花唇中间,开始不住地上下摩擦。

不愧是熟透了的身子,虽然赵茹人没有醒,但是她的身子却给出了反应,随着小鸡蛋大小的龟头不停地在她腿心处的细缝上摩擦,两瓣阴唇开始慢慢张开,幽深的洞穴中也缓缓有水渍溢出。

赵茹今天是真的疲累,所以明知道孟宇这头饿狼就在身边,她还是睡得香甜。

经常通宵的人应该知道,白天补觉,人就会比较多梦,所以赵茹在睡过去之后,梦里就不住地有画面闪过。

可能是昨晚的事情给她的冲击太大,所以梦到最后,她的脑海里开始出现这样一副画面。

高档的旋转餐厅里,自己和孙宏谈笑交谈,两人虽然有条不紊地吃着西餐,但孙宏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却充斥着罕有的欲望。

如果对面是别人,那赵茹肯定是不假辞色的,但对面坐着的却是自己的丈夫,这让她内心羞涩,也有些酥麻。

终于,晚饭吃完,孙宏急不可耐地拉着她就往楼上的客房走,赵茹被拉着手,羞得低下了头,可心中却有些期待一会儿之后的事情。

两人一到房间,孙宏就将赵茹壁咚在墙壁上,然后吻住她娇嫩的红唇,一双色手也不住地在她身上游走,只这片刻,赵茹身子就变得十分酥软,腿心更有一股热流窜出。

她开始抱着孙宏的脖子,回应起对方的吻,小手也开始解着对方胸前衬衫的那排纽扣。

两人越吻越凶,都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

从门口带大床,一路上衣衫遍地,满室狼藉。

宽敞的大床上,赵茹正平躺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张开,被孙宏架在肩膀上。

赵茹含羞张开眼睛,明亮的吊灯有些刺眼,孙宏浑身赤裸地跪坐在自己身前,胸肌健硕,腹部更是块垒分明,灯光下他就像是披上了一层光,让人不敢直视。

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感受到小鸡蛋大小,火热滚烫的龟头轻轻抵在自己蜜穴口,赵茹羞涩地低下了头,却正好看到那青筋密布,凶恶狰狞的肉棒顶在自己的细缝不住地上下摩擦,带给她火热的触感。

等等,孙宏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大的凶物了?

赵茹脑中灵光一闪,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身前的男人,脸庞已经换成了孟宇。

只见他脸色通红,双眼中更是充斥着浓浓的欲望,嘴里念叨着:“茹姐,我好喜欢你!”

虽然身前的男人突然变了个脸,可赵茹却觉得这才正常。

拥有健壮年轻的身体,又粗又长的肉棒的就应该是孟宇才对嘛,刚才的孙宏太违和了!

等等,我在干嘛?

看着孟宇肩头架着的白嫩双腿,以及与对方亲密接触的柔嫩花穴,赵茹冷汗顿生。

她立刻抬起上半身,手掌前伸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同时嘴上也惊呼道:“等一下!”

可孟宇却像是没听到一样,魔怔着说着:“茹姐,我喜欢你!”

边说,身子就往前顶,那只粗大的巨龙就这样慢慢推进赵茹的嫩穴,而赵茹刚刚抬到一半的身子,也被这一下顶了回去,重重地落在了枕头上。

“茹姐,我好喜欢你!”

孟宇像个木偶一样,嘴里不停地叨念着这句话,每说一句,他的肉棒都要抽出,再狠狠顶入赵茹的花房深处,像是再说自己顶的有多深,就爱的有多深一样。

孟宇的抽插明明又狠又急,可带给赵茹的快感却似有若无,如梦似幻,有些不真实。

这跟昨晚的性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一想到昨晚,赵茹的脑海中猛然多出来许多画面,今早陈欣然的哭泣,孟宇的表白,以及跟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孟宇。

等等,睡在一张床上的孟宇?

赵茹是“嗖”的一下整个心神就从梦境中拉了出来,就如同做了场恶梦一样,整个后背湿漉漉的全是冷汗。

还好是在做梦!

赵茹才从噩梦中挣离,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在这半梦半醒间,她还是能感受到粗大的肉棒紧紧地深陷在自己的身体里。

怎么回事?连环梦吗?

赵茹心中这样想着,可是幽谷处的肿胀充实的感觉却远比刚才鲜明,这让她有了不好的猜想。

“嘤~”

赵茹挣扎着自己才睡醒,使不上力的身体,抬起头向上看去,却发现孟宇正憨笑着盯着自己:“茹姐,你醒啦?”

“你..."

赵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在小手按到孟宇胸膛的时候手上失力,整个人滑了一下,一对波涛汹涌的乳房重重砸在孟宇身上,摊成两只圆饼。

”恩~“

这一下让两人都发出一声闷哼。

可明明孟宇在下面,赵茹的声音却远比孟宇痛苦,原来她这一下,也让深插在她腿心深处的肉棒又进去了几分。

”你...拔出去!“

赵茹涨红了脸尖声叫道,没想到自己梦里被他欺负,现实一样逃不过。

可此时的孟宇的态度却与之前道歉时的谨小慎微不同,他笑着道:”别吧,你好不容易爬上来放进去的。“

赵茹被孟宇的胡言乱语气的不清,口齿不清地说道:”你...你在胡说什么?“

我怎么可能爬到你身上!

”不信?你看看你现在的位置。“

听着孟宇揶揄的话,赵茹心慌地转过头打量,却发现自己此时竟真的不在入睡时躺着的那一侧床边。

发觉到情况不对后,赵茹喃喃道:”我怎么会在这?“

语气中满是不敢相信。

”爬过来的啊!”

孟宇此时的语气带着调笑与轻浮,可赵茹却管不了这个了,她现下有些心慌。

难道真是自己主动过来的?

因为刚才梦里春色的缘故,赵茹心中不自信了起来,但嘴上却不肯承认:“不可能!”

而孟宇却已经从赵茹的神情中发现了对方的心虚,开始污蔑道:”那你这么紧的牛仔裤,总不能是我给你脱下来的吧?“

说着,孟宇开始委屈道:“刚才我睡得好好的,就感觉有了扒我裤子,握住我的鸡巴.”

听着孟宇越说越粗俗,可神情却像个刚被糟蹋完的小怨妇一样,赵茹心中实在受不了,惊叫道:“别说了!”

“恩,少说话,多干事,我懂!”

说完,孟宇双手就抓住赵茹那两瓣圆滚滚的大屁股,开始上下活动了。

刚才他插进去没动两下,赵茹就惊醒了过来,这让他忍了半天,此刻看到赵茹终于被自己忽悠瘸了,他也就放开了心,开始玩弄起对方来。

反正是赵茹主动的不是吗?

这种女上式,赵茹不主动的话,孟宇的肉棒能够抽插活动的范围十分有限,但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让正在怀疑自己的赵茹羞涩难安:“别动..."

赵茹的话中带着颤音,十分酥软,听得孟宇魂都要飘了,不要钱的情话直往外说:“茹姐,我好喜欢你啊!”

孟宇的表白跟梦里一样,但语气更加生动多情,这让赵茹身子更软,如同一滩烂泥趴在孟宇怀里,默默地承受着身下的进攻。

现在的局面赵茹也想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自己跟孟宇交合在一块已经是既成事实了,让孟宇停手吧,对方也根本不听,所以她只能沉默着、忍受着,同时心中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强硬点,将孟宇赶出去。

相比起赵茹,孟宇可就没有那么安分了,看到赵茹不反抗、不拒绝,孟宇的手开始往上移,抓的赵茹的T恤下摆就往上撩,一会儿功夫就T恤全部堆到了赵茹的锁骨腋下。

可孟宇的手仍然未停,径直摸向赵茹后背上的胸罩,轻易便将胸罩解下一并推到赵茹锁骨处。

没了胸罩的包裹,嫩滑酥乳的巨大雪球,就这样平摊在孟宇的胸膛上,隔着上衣,孟宇都能感受到那股舒爽至极的柔嫩。

孟宇没有急吼吼地直接摸向这对肥鸽,反而转手将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脱光,赤裸着去感受胸膛上的那份滑嫩。

孟宇动作间,赵茹几次挣扎着想要从孟宇身上下去,可肉穴正被插着,她一动孟宇就能感受到,反手就箍住她的纤腰,不让她动弹。

“茹姐,衣服脱了吧!”

虽然两人胸膛已经紧紧贴在一起,但孟宇仍不满足,他还是希望能够跟赵茹更加赤裸坦诚一些。

“不要!”

赵茹此时的话,如同蚊蝇一般大小,语气不够坚决,身体也同样如此,孟宇强硬地拉住她的衣服往上拽,赵茹没挣扎几下,手臂就被顺势拉过头顶,衣服也跟着从锁骨到头到手臂,直到完全离开自己的身体。

赵茹此时虽然羞涩,动作僵硬,但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抗拒,这让孟宇十分欣喜,干劲大足。

手上动作的同时,孟宇的腿也没有闲着,他弯起脚蹬在赵茹那已经脱到腿弯处的内裤上,将它从赵茹光洁如玉的美腿上一下一下踹了下去。

直到将赵茹完全脱光,孟宇心头害怕赵茹翻脸的忐忑紧张才完全平复。

感受着怀里赤身裸体的美人,抚摸着赵茹光滑如玉,又软绵绵的身体,孟宇心中十分痛快。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赵茹竟然在半推半就之下,就让自己给脱成了光溜溜的小白羊。

赵茹同样想不通,为什么醒来之后,自己对孟宇轻浮的语气和动作生不出恶感,更不太想反抗。

而且随着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离开自己的身体,她感受到自己阴道内插着的那个肉棒也慢慢变得更大,这让她十分羞涩与紧张。

而孟宇也没准备让她继续多想,好不容易忽悠住了赵茹,他可不能犯傻让对方回过神来。

所以孟宇大手从赵茹的美背滑到她的屁股上,两只手各捏住一个,开始上下拉抬,配合着自己深入幽谷的巨龙,来回做着运动。

赵茹身上不着片缕,胸口那两个硕大丰满的大肉球平摊在孟宇的胸膛上,随着孟宇控制着赵茹的身体吞吐自己肉棒,而不住地在他的胸口摩擦。

那滑腻柔软,让孟宇有些魂不守舍,一边不愿意停下自己正在抽插的肉棒,一边又想着可以尽情玩弄赵茹那对豪乳。

孟宇松开一只手,慢慢摸到赵茹胸口,将其中一只夸张的乳球抓在手里,他先是用力张开手掌,想着将赵茹的乳房完全握在手中。

孟宇的手掌宽大,指节还十分修长,但是想要完全兜住赵茹的丰胸却有些力不从心的,夸张的乳肉从他的指缝间溢出,雪白的嫩肉和他黄褐色的手掌色差明显,却毫不违和。

孟宇的大手玩得开心,但是少了他一只手的带动,赵茹那小穴吞吐肉棒的速度却是慢了下来,让他有些难受。

“茹姐,动一下嘛!”

赵茹地不作为也让孟宇大胆起来,他开始凑到赵茹耳说道。

赵茹此时趴在孟宇身上,小脑袋就搁在孟宇的肩头,听到对方撒娇一样的请求后,赵茹心中一羞,阴道无意识地缩紧了一下,然后微微摇了摇头。

毛茸茸地脑袋就在孟宇脖子上摇动,搔的他心中十分瘙痒,大手摸上了她的头,帮她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头发,又说了声:“乖~”

看着孟宇像在哄小女孩一样,一股奇怪的感受涌上赵茹心头,不知道怎得,她对孟宇的这种方式还蛮受用的。

但也只是受用而已,你要真让她按造孟宇的请求,主动一点,她还是做不动的。

孟宇也知道这一点,他享受的只是这种调戏和占有感,以及随之而来的赵茹花穴中的那份收缩。

“进都进去了,你就动一下嘛~”

赵茹有些受不了孟宇的穷追不舍,而且一想到刚才自己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将孟宇的肉棒放入自己的小穴里,她就有些羞不自已,晃了晃身子:“你让我下来!”

赵茹轻声柔语,不像拒绝,更像是在撒娇,可孟宇在听到后却回了句:“好!”

听到孟宇的回答,感受到天旋地转,赵茹心中没来由地闪过一丝失望。

他不会真要停下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