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 (第二十二章) 作者:东风瘦

第22章

回去的路上,孙伟和孟宇面色平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如往常。

但孟宇的心中却是浪潮翻涌,久久不能平息。

回到房中,刚一关上门,他的脸色更是肉眼可见的泛起潮红,将自己心中激 荡的情绪表达出来。

这太疯狂了!

回想起孙伟的提议,孟宇心神恍惚的同时,裆部也是快速地鼓胀了起来,被 衣裤束缚着的下体胀到发痛。

他不管孙伟出于什么心理,只要一想到自己能够脱光罗馨尽情玩弄,心中就 兴奋到不行,特别这还是孙伟以前男友的身份提出来的。

太刺激了!

孟宇将勒的自己生疼的内裤脱掉后,躺倒在柔软的床上,眼神有些胀红地盯 着天花板。

挣脱枷锁的巨龙朝天怒吼,雄伟凶悍,煞气凌人。

一个人独处,孟宇的脑子里不可抑制地幻想起罗馨那曼妙的身姿曲线来。

此时他的视野里不再是通白无趣的天花板,他看到的是身穿黑色蕾丝内衣的 罗馨,正魅着一张脸,对自己搔首弄姿,白皙饱满的肉臀轻摇浅晃,肉欲满满, 嫩白的手指朝着自己勾晃,勾人心魄,往日里表情不多的脸上更是春情勃发,媚 态逼人。

孟宇的眼神十分迷醉,右手自然地握住自己膨胀欲裂的肉棒,开始上下撸动, 抒缓着内心的情欲。

而他那只空出的左手则朝空中虚抓,想要将罗馨那白皙肥满的乳房握在掌心, 纵然抓了个空,但他仍然没有停止脑中迤逦的邪念。

此时的孟宇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刚认识罗馨的那个时候,那时候的他还未被罗 馨的性格劝退,对她的容貌身材仍然抱有一百分的幻想。

即便对方成了孙伟的女友,孟宇对她的痴迷欲望仍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 都没有停止。

谁能想到当时的三人组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那年的孟宇只是个瓦数很小的电灯泡,看见罗馨对孙伟表现出区别于他人的 亲密心中会吃味,心生酸水。

而孙伟则爱罗馨爱的死心塌地,言听计从,那种深情让孟宇都自叹弗如。

哪想到时过境迁,短短几年的功夫,孙伟就有了如此大胆刺激的想法。

他竟然想让自己去占有罗馨!

这种疯狂的想法让孟宇感到惊诧,不真实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其中的刺激, 将他心中那股沉寂多年的火焰再度点燃。

脑海中思绪翻涌,一幕幕昔日光景走马观花般从心头掠过,孟宇撸动的频率 也越来越快,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往苏梅岛,完成对罗馨的shut down 了。

时近三点,酒店外人声嘈杂,汽车川流不息,而孟宇的房间里却十分幽静, 只听到的窸窣的响动与粗沉的喘息。

随着时间的推进,奇怪的窸窣声与低喘声越来越急,而就这这个时候一阵低 沉的敲门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让屋内的声音为之一滞。

正在自我满足的孟宇被这突然的敲门声惊醒,但此时显然不是开门的时候, 他不管不顾,继续撸动着自己的肉棒,想要尽快完成贤者仪式。

可门外那人却没给孟宇继续下去的时间,第二次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孟宇刚被打扰一次,本来高潮就有些难以为继,此时脑海中的幻想更是灰飞 烟灭。

发觉泄欲无望,孟宇双手一摊,颓然地躺在床上。

胯下巨龙仍然顶天立地,直逼苍穹,可此时孟宇却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安抚它 了。

敲门声还在继续,孟宇难受地穿上一条沙滩裤,遮住下身骇人风光,但不听 话的巨龙仍然顶起很大一块,让他十分难受。

“你怎么这么晚开门?”

孟宇怀着怨气地开了门,可见到的却是比他更不爽的陈欣然。

他自然不能对陈欣然动怒,所以便解释道:“睡午觉的。”

“恩。”

陈欣然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但旋即她又提出了新的疑问:“你没跟罗馨出 去逛街?”

陈欣然说着,倒是不觉得生分,径直就往室内走了。

“没有啊。”

孟宇关上门后也跟了过来,只是由于揣着凶器的缘故,孟宇的步子不敢跨的 太大,陈欣然已经坐到沙发上了,他才出走道。

“你怎么了?”

陈欣然看到孟宇走路扭扭捏捏,十分怪异,便出声问道。

“没什么!”

说着孟宇强撑着下身的不适,大步走过去,坐到陈欣然对面。

陈欣然心中疑惑,觉得今天的孟宇行为实在怪异,总感觉对方有事情在瞒着 自己,这让她心头愈发的烦躁。

而且自己刚才问他罗馨,他也只说了没跟她逛街,并没有交代刚才找罗馨干 嘛。

孟宇坐下来之后,反复调整了很多姿势,这才让自己坐的略微舒服点。

而陈欣然见孟宇翻来覆去,捣鼓个不停,心中也是十分不耐烦。

“你今天下午找罗馨干嘛了?”

陈欣然开门见山道,说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孟宇,想要从他的行为举 止中得到有用的信息。

要是陈欣然在平时问孟宇罗馨的事情,他自然是风轻云淡的,可是今日不同, 他的心神才经历过巨大的刺激,又在房间里意淫了罗馨,所以孟宇在被突然问到 的时候,瞳孔无意识地一缩,眼神有些躲闪,不敢直视陈欣然。

孟宇好不容易稳定住心神,组织好语言道:“就孙伟看你们两个在一起蛮危 险的,让我找机会把罗馨支走。”

本来说的是实话,但是陈欣然通过孟宇的微表情却分析出对方是在骗自己, 或者说是有部分事情在隐瞒自己。

虽然心下怀疑,但陈欣然面色却保持着淡定:“哦。”

说完之后,陈欣然又装作若如其事地道:“我感觉,罗馨性格还好啊,为什 么你们之前关系不算好?”

“嗯嗯,其实也还行吧,不好不坏吧。”

之前,陈欣然提到罗馨,孟宇肯定是一面倒地偏向陈欣然的,毕竟他在罗馨 身上可没有太多好果子吃,而对陈欣然则是尝过五味的。

可现在却不同了,孟宇此时内心已经接受了孙伟的提议,所以自然不会再为 罗馨之前的脾气感到厌烦,毕竟对方可是他过两天要上的人啊!

陈欣然听完孟宇的回答后,眉头不由地皱了一下。

不对啊,之前提到罗馨,孟宇的态度可不是今天这样的啊!

这让她越发肯定两个人之间有猫腻。

孟宇此时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看着陈欣然逼视过来的眼神,他下 意识地闪躲,低下了头。

这一低头虽然让他心理上舒服了许多,可却让他生理上更加难受起来。

原来今天陈欣然依然穿着她那条居家的粉色运动短裤,这条短裤本来就小, 巴掌大的布料,陈欣然坐下来之后,这短裤更是被陈欣然的屁股撑的十分紧绷, 已经遮盖不住陈欣然臀间的风光了。

孟宇盯着陈欣然的大腿瞅,看着从粉色短裤中露出来的小半块白皙光滑的屁 股,这让他那本就硬顶着的肉棒,更是硬的飞起,如同一个铁棍,紧紧顶在沙滩 裤上。

好在孟宇刚才坐下来的时候,用T 恤遮住了自己的裆部,这才没让陈欣然看 出来。

陈欣然虽然看不到孟宇的生理反应,但是却能看到他眼神中的痴迷欲望。

对于这种赤裸裸的贪欲,陈欣然心中自是有几分芥蒂,不舒服的。

只是她却强迫自己停下了准备去整理裤脚的小手,装作毫无察觉的同时,甚 至抬起右腿搭在左腿膝盖上,翘起腿来。

做完这些,陈欣然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陈欣然的举动分散了孟宇的目光,却是将他看向陈欣然屁股的目光,分散到 了她的双腿而已。

不同于赵茹的丰满肉欲,陈欣然的双腿更像是展馆里的艺术品,匀称修长, 没有一丝斑点瑕疵,牛奶色的皮肤在灯光下闪耀着光泽,使得两条长腿如同玉制 品一般,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由于今天没有出门,她此时只穿了一双酒店拖鞋,而右脚上那只拖鞋也已经 脱了下来,整个右脚光溜溜地暴露在空气中。

与右腿一脉相承,她的玉足依然没有斑点,洁净纤细的犹如的水中的白莲。

由于身高的原因,陈欣然的脚掌较之一般女生要细长一些,脚背通体白皙, 纤细玲珑,曲线优美;而脚掌面的皮肤则更为娇嫩,带着剔透的粉红,犹如涂上 了一层淡淡的红蔻汁。

陈欣然的脚趾甲上没有涂染指甲油,可却显得晶莹透亮,宛如一片片水莲花 瓣,美丽绽放着。

孟宇本来不是个足控,但看到此情此景,胯下的欲望却也更加爆裂,狰狞的 龟头已经顶出沙滩裤的松紧带,勒的他棒身有些疼痛了。

看到孟宇的贪婪的神色,陈欣然眼神中闪过一丝嘲弄,她是故意如此的,为 的是待会儿从孟宇嘴里套些话出来。

“我记得,你上次说你很不喜欢罗馨啊!”

孟宇此时心神全被这双美腿吸引走了,回答地有些敷衍:“是吗,我讲过吗?”

“嗯。”

孟宇自然是讲过的,但那是为了跟陈欣然表明忠心,故意夸张了些。

而且经过孙伟的提议之后,他的对罗馨的那点不满也已经收了起来。

“就是她一直目中无人,我有些看不惯啊。”

“那怎么现在又看得惯了呢?”

陈欣然继续追问道。

“也没有啊,我还是很不爽的。”

虽然孟宇这么说的,但陈欣然却不肯再轻易相信他了,因为他的眼神里有太 多破绽。

只是她还是不动声色的说道:" 你能详细跟我讲讲昨天晚上的事情吗?"

提到昨晚,孟宇还是有些窘迫的,毕竟昨晚他趁着酒意强上了赵茹,这种事 情他又如何讲给陈欣然听呢。

“昨晚怎么了?”

“昨晚我醉了以后,罗馨和孙伟怎么了?”

听了陈欣然的话,孟宇这才惊醒,他刚才做贼心虚,下意识地以为对方说的 是自己的事情,却忘记了昨晚除自己外,罗馨孙伟也有猫腻在。

“早上不是说过了吗?”

“我想知道详细的过程。”

其实孟宇昨晚出来的时候孙伟已经假装醉倒了,他什么都没看见,早上也都 是顺着赵茹的话说的,所以此时自然也只能继续敷衍道:“我昨晚也醉的很,具 体细节我也说不清啊!”

看着孟宇一次又一次的搪塞自己,陈欣然也越发觉得孟宇有问题,怀疑他会 不会跟罗馨沆瀣一气,准备给自己使什么绊子。

“你跟她是不是有什么勾结啊?”

陈欣然觉得自己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面对陈欣然的质问,孟宇激动道:“没有,我和她能有什么勾结啊!”

说话时,孟宇神情有些过于激动,下意识地就将拉着T 恤的手抬到胸前挥手 摆动,只是如此一来他下体那根已经顶出沙滩裤的肉棒便有些遮掩不住了。

起始,陈欣然还未察觉,看到孟宇过于激动,还想着质问道:“没有你激动 什么?”

可是话一说完,眼睛就瞥到孟宇的下身,看到了那个鸡子大小的暗红色龟头。

陈欣然见状,立时双颊粉红,用玉手遮蔽住自己的眼睛,嘴里更是惊呼道: “你这人,怎么不穿内裤啊!”

孟宇也没想到自己一时不察竟然露了大鸟,也是慌乱地低头看去,看到下身 的场景,他立马又拉住自己的衣摆,遮住下身。

“这不是在自己房间嘛!”

孟宇苍白地解释道。

“那……那怎么还硬了呢?”

说完陈欣然就后悔了,自己情急之下,怎么能问出这种话来呢?

而孟宇同样如此,他自然是不敢说自己刚才一个人在房间里想着罗馨手淫。

看着陈欣然那娇羞的脸,以及她那双完美的双腿,孟宇突然生出急智来。

孟宇突然起身,从陈欣然对面突然跨坐到她身边,两只手抓住陈欣然的手腕, 将她们从眼睛上面移开,然后紧盯着陈欣然的眼睛道:“欣然,我很喜欢你!”

陈欣然脑海中那龟头出海的场景还没有消散,就又被孟宇如此强硬的表白, 心中自然是十分慌乱,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眼神更是左右躲闪,不敢直面孟宇。

孟宇见她如此,又想到刚才陈欣然的咄咄逼问让他冷汗直流,此时他自然不 肯再让陈欣然冷静下来。

再一个也是他从刚才忍到现在,下体的欲望早已经膨胀起来了,而此时陈欣 然一副娇弱害羞的样子,让孟宇看到了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双手抓住陈 欣然肩膀,嘴唇直接就印了过去。

陈欣然由于眼睛瞟向别处,所以当孟宇炙热的鼻息喷射到她娇艳的脸上时, 她才反应过来,想要防守。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孟宇眼疾嘴快,最后还是吻住了陈欣然那娇嫩的红唇。

由于今天没有出门,所以陈欣然脸上是未施粉黛的,孟宇直接就尝到了陈欣 然嘴唇最原始的甘美。

孟宇舌头只能在陈欣然唇缝间轻轻舔舐,并不能突破进去,但只是这样他仍 然品尝到了那么一丝丝芬芳甘甜。

身前就是宝库,可自己却只能在宝库门口晃悠,孟宇自然是得陇望蜀,渴望 着能够进去探索陈欣然嘴里的全部宝藏。

但对方不肯开口,他自然只能另辟蹊径了,右手开始从陈欣然的肩头慢慢下 移,来到她的腿间。

孟宇最先触碰的是陈欣然那露在小裤外面的小半块肉臀,这里他垂涎已久, 刚才视线瞄了半天。

甫一入手,孟宇就感受到陈欣然的皮肤上突然激起许多的鸡皮疙瘩来,身体 也是疯狂地反抗起来。

这打了孟宇一个措手不及,他本意是使一招声东击西,想要通过把玩陈欣然 的屁股,而让她放松对于嘴唇的警惕的,没想到却适得其反,让陈欣然惊醒过来。

陈欣然双手用力推开孟宇的头,这才一脸通红地看着他:“这就是你表达喜 欢的方式?”

面对陈欣然的质问,孟宇难以开口,只得保持沉默,但是那只覆盖在陈欣然 臀瓣上的坏手还是没有收回来。

孟宇见自己不回答,陈欣然也不说话,自然不敢放任气氛冷场,因为从刚才 陈欣然的语气中,他没有听出太多的厌恶。

这时候要是不接话,等气氛彻底冷下来,他就真只能苦酒入喉" 吨吨吨" 了。

“你不喜欢吗?”

“你觉得呢?”

陈欣然反问道。

看陈欣然带着些嘲弄的眼神,孟宇自然知道答案,他也不再自取其辱。

而陈欣然这时却转移了话题:“我准备跟孙伟离婚。”

听到陈欣然的话,孟宇刷的一下抬起头,满脸的兴奋。

可没等她说话,陈欣然先开口道:“不是因为你,只是有新婚那件事在,我 始终如鲠在喉,一看到孙伟就想到那晚的事情,一想到下半生要跟这样的男人在 一起,我就反胃!”

虽然陈欣然的第一句话就打击到了孟宇,但是他对于陈欣然离婚的想法还是 有些惊喜的。

新婚当晚孟宇劝陈欣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是他以局外人的角度说的,可 那晚之后,他就已经入局了,不仅跟陈欣然有了一夜欢愉,同时也对她生出几分 情愫来,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再希望孙伟陈欣然白头偕老了。

孟宇心潮澎湃,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只能目光灼灼地盯着 陈欣然,他知道陈欣然既然跟他露底,自然还有下文。

果不其然,陈欣然接着道:“但我也不想我离婚后,让罗馨上位!”

“什么意思?”

“我想你帮我,让罗馨和孙伟见生出嫌隙,让她们以后就算没有我,也不可 能在一起!”

听到这里,孟宇也明白了陈欣然的想法,对方这个目的,在孟宇看来毫无难 度,因为孙伟才跟他说完准备制裁罗馨的事情。

等到生米煮成熟饭,罗馨再怎么都不可能回头跟孙伟一起了。

只是这种事情,孟宇却没有说出来了,待价而沽,是他谈判时常用的手段。

“你想我怎么做?”

孟宇说话的同时,那只覆盖在陈欣然臀部的手,也开始轻轻挑动起手指,在 陈欣然的屁股上轻碰,感受着其中的酥滑。

而陈欣然却像是没察觉到一样:“也没什么,我想你勾引罗馨!”

面对陈欣然的提议,孟宇想也不想就回答道:“不可能,我只喜欢你!”

对于孟宇坚定的回答,陈欣然冷笑的同时,也说道:" 只是做做样子,又没 让你弄假成真。"

“真的?”

“真的!”

孟宇假装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好!”

说完,他又开始盯着陈欣然的眼睛说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然后又开始亲向陈欣然的嘴唇。

…… 贴主:stonefei3582于2020_01_08 4:50:19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