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 (第二十三章) 作者:东风瘦

第23章

孟宇这次亲过来,并不像刚才色急,他是给了陈欣然反应的时间的,但是陈欣然这次却没有反抗,轻易就被孟宇吻住了柔唇。

陈欣然的温顺让孟宇心头一喜,嘴唇刚粘上去,舌头就迫不及待地破口而出,直往陈欣然嘴里钻。

这次陈欣然牙关守的并不牢固,轻易便被孟宇顶开,纠缠住她温柔甘甜的小舌头。

面对孟宇凶猛的进攻,陈欣然的舌头起初左摇右晃想要避战,可说到底口腔就这么大,最后还是被孟宇成功俘虏,被迫着感受着孟宇那粗糙的舌苔,接收着他黏滑的口水。

嘴上进攻的同时,孟宇的手也同样没有闲着,本来只是轻轻覆盖在陈欣然屁股上的手,开始用力的抓揉起来,感受着掌心里惊人的弹力。

在孟宇的一番抚弄抓揉之下,陈欣然胯间那条小短裤立时就变成了三角的了,将雪白细滑的臀肉与雪纺纱织的内裤一同露了出来,淫艳动人。

场面突然演变成这样,陈欣然在刚才故意翘腿诱惑孟宇的时候,心中就有所预期的。

善妒、占有欲强、报复心重。

作为一个天蝎女,陈欣然的性格就是如此典型。

所以她在孙伟新婚出轨的当晚,就为了报复他,跟刚认识一天的孟宇上床,还是在他们的新房里。

所以她在知道罗馨跟到泰国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揭穿,而是在坚定了离婚的决心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挑开闹翻,而是想着怎么在自己离婚之后,让罗馨同样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她对孙伟昨晚趁自己醉后和罗馨的龌蹉行为感到愤怒。

这算什么?妻目前犯?

愤怒早在脑海中滋生,可她还是强颜欢笑地和罗馨孙伟虚与委蛇了半天。

所以陈欣然此时的半推半就,一是为了让孟宇在之后的行程中配合自己,二也是为了报复孙伟,缓解心中的愤怒。

孟宇此时虽然情欲上脑,但也知道陈欣然的配合,十有八九不是被自己突然的告白感动,而是给自己点甜头,为的是之后让自己尽心竭力地帮她对付罗馨孙伟。

如何拆散罗馨孙伟,孟宇心中早有腹稿,所以此时便宜占起来自然是毫不迟疑。

心中想着,孟宇的手很快从裤腿中插入陈欣然的内裤里,抓揉对方臀肉的同时,手也慢慢地向她的腿心靠,攻城略地之心毫不遮掩。

对于孟宇的表现,陈欣然虽然感到不自在,可还是温驯地配合着,没有将孟宇的手打开。

孟宇此时色急,如狼似虎一般,整身子都扑在陈欣然身上,这让娇柔的陈欣然如何承受的住,在一番口舌交缠之后,力量流失的陈欣然慢慢向后倒去。

而孟宇也不去拉她,反而俯身压在陈欣然身上,将她彻底压倒在身下的沙发上,在这过程中,孟宇十分谨慎,一手扶着陈欣然的后脑勺,一手拉着她的腰,轻柔地将她放倒,这才在接吻的同时,避免了牙齿相撞或是额头相磕的危险。

事情到了这一步,陈欣然都没有表现出抗拒或者不悦着,一双小手轻轻的撑在孟宇胸口,只表现出一点点的防备心,这让孟宇信心大增,行动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孟宇的大手开始撩起陈欣然的睡衣下摆,插入其中,划过她细腻滑嫩的皮肤,一路向上,直接就摸到了陈欣然那只娇乳之上。

过来找孟宇只算做串门,不是出门,所以陈欣然根本没有换衣服,穿着睡衣的同时,她的上身也是真空上阵,并没有胸罩的束缚。

孟宇在上面轻轻揉捏的同时,心中不免就跟赵茹做起了比较。

赵茹身材成熟丰腴,而陈欣然则偏骨感一点,所以单以乳量而言,陈欣然并不如赵茹资本雄厚,但胜在陈欣然年轻活力,乳肉结实弹性,在手感上略胜一筹。

当然,说到底乳房并不是陈欣然的强项,她一身的美有百分之六七十都在她那双美腿上,所以此时孟宇摸上去,倒也没有太大落差,而且陈欣然友妻的身份,更能带个孟宇兴奋刺激。

乳房被袭,陈欣然还是表现出一些羞涩来的,她撑着孟宇胸膛的臂弯内压,夹住孟宇的小臂,想要禁锢住他,可是手掌已经摸了上去,又哪里是陈欣然这么点小动作就能阻止的。

而此时孟宇也开始不满足了,他松开了陈欣然被堵住的嘴,开始转向到她的下巴脖颈处轻吻。

嘴被释放之后,陈欣然当即就大口大口地呼吸了起来,其中夹杂这小声的娇喘,让孟宇听得心脏猛跳不止,手上的力度都加大了几分,只是这就换来了陈欣然的不满。

" 啊!"

在她痛呼一声之后,孟宇自觉地又轻了几分力道。

" 啊~"

孟宇游走舔舐在自己下巴脖颈的舌头,带给陈欣然万分的酥麻,让她无意识地就叫出了声来。

孟宇一听,心中更是欲火大盛,两只手拉住陈欣然上衣下摆,就将它撩了上去,在撩到陈欣然腋下时,她的双臂也被孟宇轻轻抬起,举过头顶,方便脱衣。

在此过程中,陈欣然满脸羞红,面泛春光,羞羞怯怯的,美不胜收,但并没有反抗。

当T 恤彻底离开陈欣然的手臂,她的上身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时,陈欣然还是缩紧双臂,遮挡住胸前的春光。

陈欣然的皮肤茭白,如玉石,似牛奶,白的晶莹剔透,白的能让人看到皮肤下的青色筋脉,美呆了孟宇的双眼。

之前两次做爱都是在晚上,孟宇知道陈欣然肤色耀人,但也只以为那是有部分灯光加持的缘故,今天在白天里得见真容,才发现什么叫得天独厚、天生丽质。

见孟宇用如此痴迷的眼神盯着自己,陈欣然心中还是羞涩难当的,俏脸上红潮遍布,就是上身都蒙上了一层淡粉色。

虽然之前陈欣然是打着交易和报复的心思的,但真到了这一刻,又有谁能把自己当做一摊死肉,任人朵颐玩弄呢。

孟宇盯着陈欣然皎白的上半身看了半天,这才深咽一口口水,红着双目如同一直饿狼一样扑了上去,惊起陈欣然一阵娇呼。

孟宇将头凑到陈欣然胸口,双手抓住对方两只皓腕,像剥壳一般,轻易便将它们分开,露出里面娇嫩白皙的玉乳。

因为已经有些动情的缘故,陈欣然此时亮白的乳峰上,两颗红艳明亮的乳头早已挺立,得益于陈欣然白皙无瑕的好皮肤,这两颗如玛瑙般晶莹的乳头,就像是在漫山大雪覆盖下露出的红梅,凌寒独自开,分外妖娆。

孟宇欣赏片刻,就如恶虎一般,张开大口扑了过去,将它们中的一颗含入口中。

本就坚硬的乳头,在孟宇舌头的舔舐下更是硬挺,乳晕周围更是激起一层小疙瘩,而陈欣然也有些难耐地伸出双手按住孟宇的脑袋,将他往外推。

可孟宇却不管不顾,一边亲吻陈欣然乳房的时候,手也抚摸上了陈欣然的另一只椒乳,在反复揉捏的同时,大拇指也开始不停地拨弄上面的乳头,搞得陈欣然嘴里哼声不断。

这还不止,孟宇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而是顺着陈欣然光滑的小腹向下,在陈欣然修长柔美的大腿上摸了片刻,就从上方插入陈欣然的小裤中,将里面的雪纺内裤一同隔绝在手臂上,手心则与陈欣然的小腹紧紧相贴着。

陈欣然自然知道孟宇的意图,也顾不得对方在自己上身使坏的脑袋了,小手向下抓住孟宇的手腕,嘴里含糊不清地道:" 等一下~"

可已经憋了半天的孟宇又哪里能够停的下来,陈欣然的娇声在他耳中不仅没有半点杀伤力,反而像是烈火烹油,放大了他侵略的野心。

所以陈欣然的小手不仅没有制约住孟宇,反而被拖着一块向下,直至孟宇的手指触碰到那一抹潮湿。

长时间的亲吻抚弄下,陈欣然说不上洪水泛滥,但腿心也是溢出不少水来的。

孟宇摸到这里,更是心中大定,拉着陈欣然的裤腰就要往下扯。

陈欣然则弯腰收腿,本能地阻止孟宇将自己身上最后的防备卸下。

可现在的她脚软无力,又怎么是孟宇蛮力的对手呢。

虽然费了些功夫,但是孟宇还是将陈欣然的身上的小裤扯了下来。

将手里的粉色小裤和白色雪纺内裤扔到一边,孟宇抓着陈欣然的双腿,让她整个人躺在沙发上,而他自己则站了起来,将自己也脱个精光之后,也爬上了沙发。

而陈欣然则趁着孟宇脱衣服的时间,侧过雪白赤裸的身子,面朝沙发背,将自己的脸、雪乳以及小腹藏住,只给孟宇留下一个赤裸的美背。

孟宇也没有强行将她掰过来,而是侧身躺在陈欣然身后,胸膛紧紧贴着陈欣然的裸背,甚至又将她向里面挤了挤,保证自己不会掉下去的同时,也跟陈欣然做更进一步的贴合。

有些事情想和做还是有所区别的,陈欣然来之前虽然做了些心里准备,但真到了自己被脱光的这一刻,她还是万分羞涩,心情紧张的。

陈欣然心脏砰砰砰直跳,虽然不敢看孟宇,但听到身后那窸窣的声音,也能猜到孟宇此时在干嘛,心中的紧张不禁又加重了几分。

在孟宇那坚实滚烫的胸膛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陈欣然突然生出想要起身逃跑的冲动。

只是还没等她把想法变做行动,孟宇那色手就从她的侧身伸到胸前,握住她娇嫩乳房的同时,也将她整个人圈在了臂弯里,杜绝了陈欣然想要逃走的可能。

看到陈欣然那颤抖着,畏手畏脚的模样,孟宇有心想要安慰几句,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他看陈欣然这么紧张,害怕自己再说错话将她惊走,还是要等渔船入港,利刃归鞘再谈其他。

有着这样的想法,孟宇也没有再多做前戏,将脑袋凑到陈欣然耳边轻吻,左手则探到陈欣然的双腿间,将她的双腿分开的同时,也将她的右脚抬了起来,最后用一只脚压住她的左脚,就这样将她的双腿彻底分开,花丛暴露在空气中。

被摆成这种姿势,陈欣然心中十分不安,但又没有力气去反抗孟宇的钳制。

而孟宇则准备速战速决,下身也跟着贴了过去,胯下巨龙饥渴已久,早已是红烫如烙铁,想要择人而噬了。

" 啊~"

肉棒一碰到陈欣然腿间,她就被烫的发出了一声娇呼,心中忐忑紧张的同时,也生出一丝丝期待。

孟宇由于双手都腾不开,所以只能通过顶胯指挥着巨龙自己归巢,只是在看不到的下身情形的情况下,成功率并不高。

但火热的巨龙在花缝周围磨蹭,也让陈欣然腿心处酥麻大盛,心中难耐,腔道内的淫水也满溢出来,染湿了半个棒身。

陈欣然腿心间的细缝,此时也如水莲一般盛开,充血变得红艳肥厚的阴唇慢慢被巨棒顶向两边,露出内里那最娇艳的花朵。

一分多钟的研磨,也让孟宇找到了窍门,下身往下挪动半寸之后,让自己的龟头轻轻贴在陈欣然的阴唇上,然后慢慢提腰。

" 恩~"

鸡子大小的滚烫龟头嵌入阴道口,陈欣然再次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孟宇也是鼻息加重,气喘如牛,满心都是澎湃的欲望。

龟头一入,剩下的就好做许多了,孟宇就这样慢慢顶胯,一寸一寸将自己的肉棒顶了进去。

" 嗯~"

前进过程中,双方都兴奋激动到颤抖,直到龟头抵达花心,两人更是同时发出一声舒爽的轻哼。

虽然前几日刚刚在厕所和陈欣然做过,可那次受环境气氛的影响比较大,再加上他饮了酒,感知下降,所以实际感受并不如此时痛快。

而且上一次陈欣然被强迫,仍有反抗,而现在则表现得温顺配合,心中的征服感都不相同。

" 好紧啊!"

此时陈欣然从乳房到小穴都被孟宇制住,他也不再担心对方出逃了,所以也就开始了言语上的逗弄。

听到孟宇孟浪的话,陈欣然除了身体颤抖了一下,并无回应。

孟宇见状,轻轻一笑,又将陈欣然的右腿往上抬了几分,然后让她自己将脚搭在沙发靠背上。

这样一来陈欣然的右腿也就做不到笔直了,弯曲着搭在沙发靠背上,整个臀部也向后顶去,紧紧贴在孟宇小腹,让阴道内的肉棒又顶进去一分。

做完这些,孟宇也没有收回放在陈欣然腿上的手,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她有掉下来的可能,另一方面,也是不断地在上面游走,感受着那如绸缎一般的滑美触感。

由于是侧姿,所以孟宇胯部并不能完全发力,只能在陈欣然胯下进行小幅度的抽插。

就算如此,也让孟宇心神舒畅。

陈欣然阴道紧致的同时,肉皱颇多,所以就算只是小幅度的抽插,带给孟宇的摩擦感仍然十分强烈,而且她的花心娇嫩,孟宇每次入内,都顶的陈欣然花心颤抖不断,蠕动起来就像是一张小嘴在舔舐吸吮孟宇的龟头,滋味十分美妙。

跟赵茹丰乳肥臀不同,陈欣然更瘦削些,屁股圆润有余,丰腴不足,所以孟宇从后顶入,每每都能将整根肉棒全部插入。

陈欣然蜜壶花心舔舐着孟宇的龟头,阴道口则咬刷着他的棒根,这让孟宇快感非常,不时会生出想要射精的冲动,而主动停下休整。

" 昨天晚上,孙伟和罗馨就坐在这张沙发上。"

孟宇见陈欣然虽然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但整体还是较为被动的,所以便开口刺激道。

果然,孟宇一提这茬陈欣然的身子就一颤,阴道更是疯狂收紧,甚至让孟宇感到有些寸棒难行。

而孟宇见自己的话有所成效,心中自然信心大增,嘴里继续说道:" 昨晚他们也是这个姿势。"

听到这话,陈欣然也将自己一直背对孟宇的小脸向后转了转,说道:" 骗人,你不是说自己醉了,记不清楚了吗?"

" 模模糊糊,有点印象吧。"

说完,孟宇又道:" 差不多就这个姿势了,不过有一点我记得清楚。"

陈欣然正听着,发现孟宇突然不说了,反而专心活动起肉棒来,于是开口问道:" 记得什么?"

孟宇神秘一笑,凑到陈欣然耳边道:" 罗馨叫的比你大声,比你骚~"

" 滚~"

陈欣然骂了一句,同时手肘向后一顶,顶在孟宇的胸膛之上。

而孟宇也应声惨叫一声:" 啊!"

一番逗趣之后,孟宇感觉到陈欣然的身子终于有些酥软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紧绷着了,这也让他放下心来。

短短几日,孟宇感觉自己的心态变化很大,之前和陈欣然做爱的时候,兴奋的同时,还是有些对孙伟的愧疚在,但此时那种愧疚却已经消失不见了,一想到自己怀里抱着的是孙伟的妻子,他的肉棒就要硬上几分。

孟宇心中也很奇怪,为什么五六年的情谊在短短时间就消散至此。

是陈欣然赵茹罗馨都太过诱人,还是自己本来就是渣滓?

孟宇想不明白,他也无须刨根问底,此时的他全身心都投入在怀里的陈欣然身上。

抽插良久之后,陈欣然突然将自己的腿拿了下来,并说道:" 腿酸。"

孟宇一看,也不强求,起身将陈欣然翻过来,躺在自己面前的沙发上,然后整个人再度压了上去。

" 这样呢?"

当肉棒再次进入港湾,孟宇双臂撑在陈欣然身侧,盯着她问道。

陈欣然此时仍有些羞涩,毕竟此时不像前两次,第一次新婚之夜她愤怒值爆表,第二次是被强迫的,只有这次她的心态相对平和,而且孟宇对她也不太粗暴,这让她生出一种偷情的感觉来,眼神不敢看向孟宇,硬着嘴道:" 太重了!"

孟宇知道她只是害羞,所以也没有再去迁就她,说了声:" 乖,忍一忍就好!"

然后头就凑了上去,再次占领住陈欣然的柔唇。

嘴在进攻的同时,他也摆出一个青蛙坐的姿势,双脚蹬在沙发上,两条大腿顶着陈欣然的大腿,让她屁股上翘,一双美腿只能圈跨在孟宇腰间,而孟宇则腿脚发力,开始大力进出着陈欣然的幽谷。

与刚才侧身姿势不同,现在这种体位下,孟宇腰臀更能发力,肉棒每次都是整个抽出来,然后再重重插入陈欣然的阴道之中,尽根而没。

陈欣然也被孟宇突然的狂轰乱炸搞得身心不得安宁,身子在疯狂晃动的同时,嘴上也因为孟宇口舌的纠缠无法守住,开始哼唧出声。

" 嗯~哼~"

陈欣然嘴里的呻吟,在孟宇的耳朵里便成了冲锋号,胯下肉棒一次次地加大频率与力道,就为了让陈欣然叫的更大声。

" 啪啪啪~"

陈欣然嘴里的哼唧声是越来越大,两人小腹间的撞击声也是不绝于耳。

随着抽插的进行,陈欣然的下身也已经是洪水泛滥,两人交合在一处的股间湿泞一片,将他们小腹处的阴毛都染湿了一大片。

孟宇的肉棒每次从陈欣然小穴中拔出,将她那紧致阴道口的嫩肉带出的同时,也带出了一股股淫液,粗黑凶恶的肉棒,此时也被打磨的铮亮湿滑。

" 舒服吗?"

孟宇喘着粗气,看着陈欣然问道。

陈欣然被他看的心慌,脸一转,嘴里也不说话,就是连刚才的呻吟都停住了,眉头紧皱,抿着嘴唇,强忍着不发声。

孟宇见状也倒是没有太多的话说,他此时是快感炙热,后背上脊椎酥酥麻麻,随时都有射精的可能。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之前自己手淫了半天,另一方面也是陈欣然的阴道太过蚀骨销魂。

余光瞥到孟宇双眼通红,兴奋难耐的样子,陈欣然福至心灵,突然想到之前两次都被孟宇射到了体内,便急着开口道:" 射在外面!"

做爱让陈欣然的声音变得轻柔娇媚,孟宇一听,便再也忍不住了,龟头疯狂的颤抖了几下。

但好在最后关头,他还是按陈欣然的话照做了,将湿透了的肉棒从水帘洞中拔了出来。

刚一出来,肉棒便再也控制不住,开始喷射出滚烫灼热的精液,将陈欣然的肚脐眼填满,全部铺展在她的光滑平坦的小腹上。

陈欣然也被这滚烫的液体弄得打了个激灵。

射完之后,孟宇坐在原地喘气,陈欣然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抱怨道:" 怎么这么多~"

陈欣然一脸嫌弃地拿起茶几上的面纸,稍作擦拭之后,就跟着光着身子走向浴室了。

孟宇则背靠着沙发,转头盯着关上的浴室门,眼睛轻眯,陷入了深深地回味。

……

下午三四点,正是让人困倦的点,孟宇房间里却响起一声声清脆的撞击声。

若是成人,自然知道这撞击声意味着什么。

就在房间里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两个赤裸的男女正在激烈的肉搏着。

女子通体雪白,宛如一尊白玉观音,可此时却后拱着翘臀,双臂趴在玻璃窗上,绝色的臻首正压在她的双臂之间,美人双眼微眯,小嘴中不住地张合,一股股热气从她嘴里哈出,落在身前的窗户上,将她俏脸前的落地窗弄得雾蒙蒙的,全是水汽。

陈欣然没想到孟宇体力恢复的如此之快,她刚才正在浴室里冲洗着身子,孟宇就突然色眯眯地闯了进来,说是要一块洗,她左右推挡不过他的死皮赖脸,最后还是让他留了下来。

哪想到孟宇洗澡是假,调情是真,洗澡过程中孟宇在她身上东摸西蹭,没一会儿就将她弄得心急腿软,然后就被他压着腰,用肉棒再次侵入体内,最后还被他拉到这落地窗前。

透过身前的窗户,她可以清晰地看到下面人流涌动、车水马龙,楼下的人此时只要仰头细看,便能将他们看个大概。

在这种地方做爱对于陈欣然来说,与大庭广众无异,她虽然奋力反抗过,可终究还是被孟宇镇压了下来,最终只能这样高高翘起自己的白臀,任由孟宇在后面进出。

时至傍晚,太阳西斜,金光色的阳光如同一柄巨剑,穿过一座座高楼大厦,直射到孟宇房间里,落到孟宇和陈欣然的身上。

此时的陈欣然的美背上两片光滑的肩胛骨微微颤抖着,如同玉蝴蝶挥动翅膀,白皙的皮肤上流转着金黄的光泽,连头发都披散着金色的光芒,耀眼璀璨如神女。

只是此刻这个神女正弯腰提臀,雪白的屁股间,一个粗黑的肉棒正紧紧插在其中,破坏了她身上的那股神韵,将她打落尘埃。

与陈欣然不同,孟宇登高望远的同时,不断地前后挺动着腰胯,进出着陈欣然的蜜壶,他心中是满满的兴奋感与征服感。

他一会儿摸摸陈欣然的屁股,一会儿游走到她紧绷的大腿上,好不痛快。

陈欣然虽然身高腿长,但此时以后入势取悦孟宇,仍需要绷直双腿,踮起脚尖,这更让孟宇心中大快。

任你平日多宝贝炫耀这双长腿,此时它们不也是要成为取悦我的工具?

当然,美中不足的是自己这里并没有高跟鞋,不然让陈欣然穿着高跟鞋晚礼服在这儿挨肏,那才是真正的极乐。

近乎露天的场景,让陈欣然十分紧张不安,蜜穴收的极紧,如同羊肠小道一般,压迫感无与伦比,且带着几分震颤感,成倍地助长了孟宇的快感。

其实初始的时候,陈欣然的肉道夹紧的如同处子,肉棒进入其中要费很大一番功夫方能抽出,现在多开垦了几次还好,陈欣然的蜜道中又有大量的蜜液生出,让孟宇的肉棒得到了充分的润滑。

使得他终于能够尽情地抽出没入,享受着陈欣然幽深蜜穴的同时,也感受着自己大腿撞击在她屁股上的撞击感与反弹力。

孟宇的肉棒十分粗长,而且也存着征服陈欣然的心思,所以肉棒每每都直抵花心。

硕大的龟头不停地往陈欣然的花房里钻,粗壮的棒身也刮着她花径内壁上那一圈圈的肉褶进出,强烈的快感让陈欣然花心颤抖,溢出水来,身体像是被身后那根肉棒抽干了气力,只能用尽最后的力量强撑着手臂和双腿,承受着身后孟宇那一轮一轮的冲击。

情到难耐处,陈欣然那玉石般修长干净的手更会握成拳头,将指节捏的发白。

因为下午的关系,床外亮度远盛于室内,这就导致孟宇无法从落地镜的反射中看到陈欣然的表情,和她那上下摇晃的雪乳,这让他大感失望。

人要学会知足,看不见陈欣然雪白的胸脯,孟宇也没有丧气,而是双手从陈欣然的身后绕了过去,一手抓住一个,将她们当作牵制眼前玉马的缰绳,稳固着陈欣然的身形,下身也飞快地进出着。

纵然是今天第二次做爱,陈欣然也克制的很,只偶尔从喉头泄出几声呻吟,绝大部分时间,房间里都只回荡着清脆不绝地" 啪啪啪" 声。

看着阳光下陈欣然肆意飞扬的金色头发,孟宇突然想起那晚在新房中,陈欣然也是以这种姿势被自己操,只是那时的她身穿婚纱,头戴金色仙鹤头饰,半纯半欲,美艳的不可方物,远比此时更加诱人。

赤裸的陈欣然虽然身如白玉,绝美异常,但就孟宇本人审美癖好来说,他还是喜欢那种半露半遮的风情。

脑中幻想着陈欣然穿着高腿黑礼服、jk、皮靴短裙、护士服,摆出这种姿势让自己肏,孟宇肉棒就又硬了几分,顶的陈欣然呜咽声加重。

" 欣然,带高跟鞋了吗?"

孟宇想到便问。

陈欣然此时羞耻与快感齐飞,浑浑噩噩想不明白孟宇问自己带不带高跟鞋干嘛,但她还是诚实地摇了摇头。

孟宇见状并不放弃,又问道:" 长靴呢?"

看到陈欣然依然摇头,孟宇有些丧气。

也是,毕竟是出来旅游的,带这些不实用的衣物鞋子确实太过累赘。

想要现在去买吧,一看外面的太阳,时间不早了,哪怕孙伟昨晚没睡好,早上又起早,此时也快醒了,根本来不及买这些东西。

看来只能等以后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孟宇也就不再灰心,抬起手轻轻拍了拍陈欣然的屁股,嘴里问道:" 爽不爽?"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不管是自己上了赵茹,还是孙伟准备献出前女友,都太过刺激,暂时冲淡了孟宇心中对于陈欣然的情意,让他现在在面对陈欣然时更加游刃有余,不像之前那样畏畏缩缩。

何况这次还是陈欣然主动过来找自己帮忙的,既然是交易,主动权自然在自己手里。

陈欣然听到孟宇的问话,自然不肯回答。

孟宇想着继续抬手调教,但转念一想,要是留下痕迹怕是被孙伟瞧出端倪,所以便收回了手,抓在陈欣然的纤腰两侧。

然后孟宇便开始火力全开,腰像是装了马达一样,飞快地进出着陈欣然的小穴,每次都全根而没,顶在花心深处,然后又快速地抽出,根本不给陈欣然反应的时间。

孟宇突然的爆发,也让陈欣然措手不及,身后疯狂的冲击力,让她连上身都一起贴到了窗户上,两个乳房被挤压成了半球,这还不止,在孟宇的抽插下,她的乳房甚至开始上下晃动,如同两块雪白的娟布,在不停地擦拭着窗户。

陈欣然本来就是强忍着不肯叫出来的,此时在这番冲击下,嘴是再也锁不住了,一声声急促的呻吟从她小巧的嘴里倾斜而出。

孟宇肉棒深入,陈欣然刚呻吟出声,孟宇的第二下又顶了进来,让她前一声呻吟噶然而止,后一声又紧随其后。

" 爽不爽?"

孟宇放缓节奏,为的就是让陈欣然能够完整的说出话来。

" 恩……恩……你……慢一点"

陈欣然的话断断续续,而且上气不接下气,像是刚从水里出来的溺水人,可这种声音才更能带给孟宇征服感,他越抽越急,不给陈欣然缓息的时间。

同时嘴里继续问道:" 喜不喜欢我啊?"

" 喜……欢……"

" 我的鸡巴大还是孙伟的大?"

陈欣然虽然此时意识不清,但这种问题的答案她还是没办法说出口的。

直到孟宇故意使坏,龟头在陈欣然的花心上旋转磨蹭了几下之后,强烈的快感才让陈欣然说出那句:" 你……的"

" 那谁长啊?"

陈欣然这时也是破罐子破摔,继续回答道:" 也是……你"

听着这软糯娇柔的话,孟宇便再也忍不住了,一阵狂抽猛送之后,颠狂地说道:" 那我射给你好不好?"

陈欣然闻言,却像是突然从欲望的海洋中挣脱了出来,焦急地回过小脸来,娇吟道:" 别……别射在里面。"

看着陈欣然那羞急的样子,孟宇便再也忍受不住了,双手抓着陈欣然的翘臀,将自己湿淋淋水光铮亮的肉棒抽出。

只见那深红色的龟头颤抖不止,然后一道腥浊的激流便从马眼处射出,落到了陈欣然的纤背美臀上,然后便一滴一滴流落到陈欣然那双雪白精美的长腿上,在上面划出许多道精痕,直到脚底。

看着陈欣然一片狼藉的腰臀,以及精斑纵横的长腿,孟宇喘着气,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被折腾了半天,陈欣然此时也是精疲力尽,整个人就靠着孟宇的双手支撑,这才勉强趴在身前的玻璃上,如同一尾白鱼。

孟宇已然尽欢,所以他也就不再强行将陈欣然压在落地窗前了,抱着将她放躺在床上,让她安心休息。

良久之后,陈欣然才恢复起心神,起身又去浴室冲洗了一遍。

孟宇有心跟过去,但想到陈欣然进去前给自己的冷眼,终究还是没有行动。

当然这也与他自己精力也有限不无关系。

今日连战赵茹陈欣然,孟宇已然是精尽人疲,脑子都有些晕晕乎乎。

陈欣然很快就裹着浴巾出来了,她没有跟孟宇搭话,只是擦拭着身子,然后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穿了回去。

孟宇见状,心中惴惴不安,赶紧表忠心道:" 我一定帮你把让搞垮罗馨!"

陈欣然这才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句:" 那就先这样。"

说完,人就走了出去。

孟宇张口想留,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陈欣然出了孟宇的门之后,并没有直接回房,而是在自己房门前停了下来。

侧身靠着墙,然后玉手抓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捏了几下。

在自己雪白无暇的大腿上留下了几道淤痕。

做完这些,陈欣然这才开门进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