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雄传 (4-6) 作者:飞毛腿捣蛋

.

【大明英雄传】

作者:飞毛腿捣蛋2020年8月2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四章

黄五四回家兴高采烈的大呼,“小雅,小雅。你看我借了多少钱,说出来你不信,十两银子啊。”而屋内却安静异常,黄五四心中一沉,看到病床上的父亲,“爹,小雅呢?” “娃勒,小雅她。。”黄老头已经快油尽灯枯,仍然愤怒的说道,“小雅他被地痞拐走了!”说罢,黄老头腿一登,瞬间断了气,黄老头竟然被活活气死。 “爹啊!”黄五四大惊,随即大哭。不过这不是哭泣的时候,还要寻回小雅。黄五四用被子盖好父亲。出门寻找地痞,很快就找到了。此时地痞正颠落着十钱铜钱,嘴里哼着小曲。 女黄五四一拳揪住地痞,“小雅呢?” “喂,你,”地痞奋力挣扎。“我没有拐走她啊,我和徐三公子交换了债务,现在是你欠徐三公子十钱酬劳,她自愿跑到徐家当女仆,替你还钱,关我什么事,你放开我啊。” 黄五四一听,扔下地痞在原地怒骂,拔腿跑向徐府。来到徐府,看到豪华的宅院,大门口几个仆人和一个管家正在说事。 “我来还徐三公子的十钱酬劳,我娘子呢?”黄五四走向前,向门口的徐府管家说道。 “你是谁,你娘子又是谁啊?”管家诧异问道。 “黄五四,我娘子苏小雅。” “奥,我想起来了。苏小雅。是的,她来我徐府当仆人,偿还十钱债务。债务一笔勾销。有问题吗?” “我现在有钱,小雅不能在徐府当仆人。”黄五四拿出一两银子。 “不好意思,苏小雅已经签约,成为徐家奴仆,无法赎回,至于十钱嘛,你不欠徐府钱,已经一笔勾销了。” 黄五四怒不可遏,正想动手,心中划过些许犹豫。不过对小雅的关切,黄五四还是毅然冲进徐府。三下五除二,打倒徐府的杂兵小喽喽。站在庭院中大喊,“徐三狗贼,还我娘子。”徐府众人逐渐围住黄五四,黄五四丝毫不惧。 “黄五四,你的娘子在这,”庭院二楼,徐三一手掐住苏小雅的洁白脖子,一手握住匕首在一旁晃动,“嘿嘿,小子,你可以别乱动啊,小心刀不长眼,伤了你小雅。”徐三一脸淫笑,还伸头在小雅秀发里深吸一口气。 “你敢!”黄五四眼眶都要睁裂了。 “你再前一步,你看我敢不敢?”徐三匕首对准苏小雅脖子。 “夫君,快逃,别管我。”苏小雅大喊。 “我要去报官,杀掉你这狗贼!”黄五四大喊。 “哈哈哈,去啊,”徐三大笑,“老子就是官,你来告啊。下面的人,打他,黄五四,你敢还手,我立马在小雅脸上划一刀,你也不想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受伤吧?” 黄五四一腔怒火,无从发泄,不过当真不敢乱动,众人一起上前,随即被徐府众人打倒在地。 等黄五四醒来,此时正鼻青脸肿的躺在大街上,村里好友张三正蹲在一旁。“五四,你斗不过徐三的,听说他爹是京城里的大官,这些县太爷们都巴结着他呢。”张三摇摇头,同情的说道,“不过最近有个好消息,海瑞海青天来应天府做官了,你可以找海大人伸冤啊。” “当真,”黄五四瞬间仿佛抓了救命稻草,“海大人来我们这做官了?” “对啊,不过听说找海大人伸冤的人太多了,把官府围了几圈,听说还有外地徒步过来找海大人伸冤的。你到时候可想点法子。”张三把他所听所闻赶紧说出来,“若是其他官员,我都不建议你去,他们都官官相护,去了也没用,咋们村里这些年挨他们整的人还少吗?不过这海大人可真是一个青天大老爷啊,绝对的好官。五四,你去吧,他一定能为你做主。” 黄五四闻言大喜,不过又担忧无法快速见到海瑞。事不宜迟,黄五四立马动身前往应天府。好在身上有少女给的十两银子,能搭马前行。

应天,海瑞官府。现场当真是人山人海,如同菜市赶集一样,不断有人喊冤要见海大人。人群被官府小吏挡在门口,排队按顺序,办完一个,才到另外一个。黄五四心中焦急,如此排队,非得要等几天,眼下小雅正在徐府中,不知道会遭遇什么。黄五四偷偷拉到一个维持秩序的小吏,拉到无人的角落,塞给五两银子,乞求能先排队。小吏果然收钱办事,当真先一步让黄五四进入海瑞官府。 黄五四进入官府,看到大堂上正坐一位其貌不扬,骨瘦如柴的老人,正海瑞是也。黄五四跪下喊冤,一五一十将徐三如何强行霸占苏小雅的事情说出。 堂上海瑞听罢,勃然大怒,一拍惊堂木,“本官来之前早已听闻这个徐瑛为非作歹,鱼肉乡里。现今果然不错。”海瑞下堂亲自扶起黄五四,安慰道,“你放心,我一定替你主持公正。先前几位百姓也控告这个徐瑛,本官一并处理。” 黄五四大呼包青天在世。海瑞回到大堂正座上,旁边一个县衙官吏神色异样,偷偷告诉海瑞,“巡抚大人,这徐瑛不是普通人啊,他爹是徐首辅。” 话说这徐三公子正是徐家第三个儿子,他爹正是大名鼎鼎的徐阶,扳倒奸臣严嵩成为嘉靖年间内阁首辅,现已是隆庆年间,徐阶虽告老还乡,但依然势力庞大,他学生张居正当下正内阁任职,位居高官,前途不可限量。说起来,徐阶还有恩与海瑞,当年海瑞上治安疏,嘉靖震怒,海瑞最终没有处死,徐阶是帮了大忙。且看海瑞如何处理这恩人的儿子,法律,情感如何平衡。 海瑞听了副手的密言后,沉默片刻,黄五四紧张的看着堂上的海瑞。海瑞叹口气,说道:“既然是恩公的儿子,我当亲自捉拿审问,以示尊重。想必徐阁老会理解我的。”当下海瑞交代好官府事宜后,亲自和黄五四前往捉拿徐瑛,身边仅带两个随从。

一行人前往徐府,走到偏僻处时。突然窜出十来个土匪,黑布蒙面,手执明晃晃的刀刃,围住海瑞一行人。海瑞哈哈大笑,“想我海瑞一生得罪人何其多,屡遭刺客。就凭这几个小杂兵想取我海瑞首级?” 土匪一句话不说,冲上来便砍。黄五四心中大惊,立刻调息运转,正准备保护海瑞。只听海瑞大喝一声,瘦弱的身躯突然迸发出无比力量,周身内力外放,直接将围上来的土匪击倒在地,刀刃也被真气弹飞到一边。黄五四震惊的看到面前这位瘦弱的老人,这枯瘦的身躯何以有如此力量。 “此乃正气诀,正所谓养天地之正气,我心中有此执念,便一往无前,无畏无惧。”海瑞仿佛看出黄五四的疑问,“年轻人,我看你内息运转良好,也是一个学武之人,为什么被徐瑛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欺负。” 黄五四连忙跪下,“海大人,小人只是一介农民,徐家势力庞大,小人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起来!”海瑞一脸严肃,“不许跪。知道我为什么叫海刚峰吗,就是做人要刚强正直,不畏邪恶。不要看见位高权重的人就跪,动作上跪不行,精神上也不许跪! ”海瑞继续说道,“我能帮你一次,但我帮不了你一辈子。做人要自强,想我海瑞,谁又来帮我呢?我看你武功虽好,心境却差,若你愿意,我可传你正气诀。一面帮你自强,一面望你日后成大器为国为民。” 海瑞从怀中拿出一小本子,递给黄五四,“切记,正气诀讲究心境一往无前,无所畏惧,若有半点犹豫和邪念,则功力全无。” 黄五四接过本子,感动言谢,心中亦有所悟。

话说海瑞捉拿徐瑛后,当场下狱,等待判刑,解救出徐府中众多被霸占的女子,苏小雅亦在其中。将徐瑛霸占的良田归还百姓,而黄五四的良田早已被徐瑛转手给其他大户,这是后话。

. 第五章

黄五四看着破败的家中,爹已经下葬,良田未追回,所幸苏小雅安全回来,不禁感慨万千。 此刻两人正紧紧相拥,苏小雅在黄五四怀中哭泣不已。黄五四心中既高兴又感慨命运的折磨。思绪万千时,感受到胸膛被两个柔软的肉球摩擦着。小雅洁白的脖子,乌黑的秀发在眼前。不禁心中一荡,身下立即起了反应。 “夫君,你好色,”苏小雅破涕为笑,“这些天苦了你,没人给你发泄。” “小雅,你才苦,徐府里面没有吃苦头吧?”黄五四心疼的摸着苏小雅的身体,不住的亲吻小雅的秀脸,红唇。 “没有,徐三他抢了很多女人,见我反抗激烈,他就失了兴趣。”小雅摇摇头,“你有没有想我,夫君。”小雅狡猾的一笑,用纤纤细手伸进黄五四的裤裆,握住凶器,轻轻捏了捏。然后将头埋在在黄五四胸膛前,舔舐黄五四的乳头,舌头不断打转。

黄五四正在说话,突然裆下一热,被小雅握住,胸前又受刺激,心中先是一激动,然后放松身体享受。“小雅,这次多亏了海大人。海大人好像很器重我,还教我正气诀,我们明天一起去拜见感谢他吧。”

“小雅一切听夫君的安排。”苏小雅慢慢从胸膛一路舔到黄五四裆下,只见小雅秀丽的小脸埋在黄五四黑而浓密的阴毛里,不断吞吐,说这话时,小雅嘴巴还沾了几根毛。小雅拍了拍黄五四的屁股,有深意的微笑,“夫君,来,你的最爱。”

黄五四嘿嘿一笑,乖乖转过身趴下。小雅随即将美丽的脸庞埋在黄五四那个黝黑的屁股里面,不时发出啾啾的吮吸声。 第二日,黄五四和苏小雅共同前往海瑞府邸,没想到,海瑞的府邸竟然是一件破屋,仅仅比黄五四的茅草屋好一点。海瑞家中仅有一个老仆,没想到堂堂巡抚大人,竟然家中如此简陋。黄五四和苏小雅惊讶之余,对海瑞愈发敬佩。 海瑞见到黄五四,也非常高兴,当下二人共同坐在堂内谈话。海瑞细细简答黄五四修炼正气诀中的不足之处,黄五四亦告知村里农民捐献土地给地主的事情,海瑞听后说道,“我早有耳闻,没想到土地兼并如此严重,倘若如此,我大明危矣。”见黄五四有所不解,海瑞说道,“若地主兼并土地的情形在我朝如此普遍,那么国家粮税收不上来,国库无钱,底层百姓生活亦苦,富饶了中间这帮官僚地主。我能关一个徐瑛,大明还有千千万万个徐瑛,每个官员都是如此,我总不能建议陛下把所有官员关入牢狱吧。唉,难矣。”海瑞顿了顿,微笑着对黄五四说,“这些事情是我们官吏操心的事情,你未从政,无需考虑,不过眼下我倒是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海大人对我有救命之恩,万死不辞。”黄五四拱手说道。 “徐瑛已经下狱,但他身份非同寻常,需足够的证据,才能判案。我有消息说,徐瑛和这一带一伙土匪有勾结。前些日子,也有百姓说附近山里有盗贼为患,官府屡次剿匪不利。前些日子,来刺杀我的土匪,正是他们。我怀疑其中有官员,徐瑛,土匪三方勾结祸害地方。你武功甚好,又修习了我的正气诀,想你去调查清楚。我知你定会担心你娘子,无妨,听闻你娘子喜爱读书,可在官府书院暂时当当书僮。你看可好。” 当下两人达成约定,苏小雅亦听从安排。

黄五四根据海瑞给的情报,来到村外的一片大山里面,一路行走,一路思绪万千。他本是忠厚老实的一个农民,性格胆小怕事,惧怕官府和权贵,虽有一身本领,却屡屡受挫。自从遇上海瑞,观念在慢慢发生变化,加上正气诀的修炼,心境渐渐提升。不由得想起海瑞告诉他的一句话,他修炼的黄家家传功夫带来的身体强壮,但并不能带来内心的强大,只有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人不过是一根芦苇,却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而现在,这个老实本分的农民,现在居然深入荒山,为民剿匪了。 突然,黄五四听到飞镖划过空气的声音,回头躲过飞镖。内息一运,一双秀腿连连踢向黄五四,黄五四挡住一看,正是那天自称欧阳茹的魅惑少女。不由黄五四发问,少女接连出招,两人当下在山林中打斗起来。黄五四自从修炼正气诀,心境有所提升,之前还不是少女对手,现在竟打了个旗鼓相当。 “不打了,不打了。”欧阳茹最后一脚踢完,借力退到地上站稳,“傻大个,武功不错嘛,进步这么神速。不过警觉还是差了点,我跟踪你这么些天,你都没发现吗?”欧阳茹坏笑着说。 “你跟踪我?”黄五四诧异,心道这几天并无异常啊。 “对啊,还看到你和你娘子做爱呢,看不出来,你这傻大个看起傻傻的,竟然让你娘子给你舔屁股,呸呸呸,真脏。”欧阳茹淫荡的笑着说,从她表情来看,好像并不是真的讨厌。“我就好奇你这个破农民怎么还和海瑞这种巡抚大官联系到一起了。看来爹爹还真是没看错人啊。海瑞让你来山里是剿灭土匪吧。我知道他们在哪,要不要我带你去。” “什么,你。。”黄五四惊讶对方竟然知道自己前来剿灭盗贼,听欧阳茹直呼海瑞其名,毫无尊敬之意,看起来这位少女身份不简单。“你知道土匪在哪?” “这官府内谁不知道这帮土匪的底细啊,就海瑞那帮人不知道。”欧阳茹打了个勾,然后带着黄五四一路前行。 黄五四跟在欧阳茹后面,看着欧阳茹圆润的屁股在前面随着走路左右扭动,长而细直的腿无一丝赘肉,细细的柳腰盈盈一握。黄五四心中一动,赶紧把眼睛移开,赶紧心念非礼勿视。 “哎呦”,欧阳茹前面假装一扭,就要跌倒,黄五四下意识去接住。欧阳茹顺势跌倒在黄五四怀中,欧阳茹笑道,“这世间哪有正人君子,你在后面看我,我都感受到你眼睛的热度了,你心里仿佛已经把我干了无数次吧。” 黄五四大惊,赶紧想挣脱欧阳茹,但欧阳茹紧紧黏住,一时竟挣脱不开。“姑娘,请自重。我家娘子要是知道,又要揪我耳朵了。” “伪君子。”欧阳茹本是笑盈盈的脸突然冷下来,“你们这些虚情假意的人,表面上说请我自重,内心却希望我更风骚。你们嘴巴上都骂严嵩是大奸臣,可世上哪个人不想成为他一样位高权重?虚伪!” 黄五四哑口无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只知道海大人是好官,若天下每个官员都像海大人一样,就天下太平了。” “是么,呵呵,未必。”欧阳茹又恢复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跟踪你吗,我就想看看爹临终时最后选定的人是怎么样的。反正我也闲来无事,无趣得很。”

两人一路说,一路走,终于来到土匪的洞穴。 一群土匪正在山洞外聊天晒太阳,见到一对陌生男女走来,纷纷惊讶,随即抽刀。“那,就这了,傻大个,交给你了。”欧阳茹拍拍黄五四肩膀,一溜烟就消失了。黄五四正纳闷欧阳茹的行事作风越发古怪,土匪已经围了上来。 战斗当然一面倒,土匪哪里是黄五四的对手。黄五四正要解决最后一个土匪的时候,发现眼前这人正是自己的同村好友张三。 “五四,我是张三。”张三也发现眼前这人是自己好友,大为高兴。 两人细谈后,才知道,原来这个土匪窝是官府和徐瑛有意放纵的,土匪经常和官府做交易,凡是有和政府作对的刁民,都由土匪出马去恐吓殴打,这些年,地主吞并农民的土地,这些土匪出力不少。不肯贪污的清官,也由这帮土匪去刺杀。之前海瑞遭遇的土匪,正是这帮土匪派的人。 黄五四气愤不已,“张三,你我都是穷困人家,你怎么能这么做事?” “我也不想啊,不要说你我是穷困人家,这里面的土匪大部分也都是农民出身啊,大家逼得没法,混口饭吃。”张三大道苦水,“要是能安稳过日子,谁愿过这刀口舔血的日子。我土地收成不好,可官府的收税一年比一年高,徭役一个接一个,咋们老百姓都过不下去了,可那富家子弟却依然穷奢极欲。你说,我不上山当土匪,我能干什么?” 黄五四闻言黯然沉默,想到自己当农民的那些日子,现在替海瑞做事没几天,难道就忘了穷苦生活吗。被张三说得哑口无言。 正当两人在山洞门口交谈时候,山洞里却春色无边。

. 第六章

山洞里,只见一个少女赤身裸体,口中含住一个土匪的肉棒不住吞吐。背后一个土匪不断抽插着少女,黝黑的皮肤撞击在少女雪白的屁股发出啪啪声响。少女双手还分别握住两个土匪的肉棒帮忙撸。其他土匪则用一双双脏黑的大手在少女身上不断抚摸。一群土匪都发出呵呵的怪声,眼冒色光。 却看着少女媚态万千,被一群土匪这么蹂躏,却脸露享受,不时发出娇笑。这少女不正是先前和黄五四一起来的欧阳茹吗,原来她竟然偷溜进山洞,魅惑一帮土匪。“大爷,来嘛。”少女起身摸向土匪头子的脸,洁白的肉体缠上土匪头子。 “你这骚婊子,竟然送上门来,你以后就别想走了。”土匪头子一脸淫荡笑着说。一双又黑又大的脏手蹂躏少女胸部。 “哎呀,讨厌,你怎么知道人家以前去妓院当过婊子啊?”欧阳茹娇笑着说,“又有得玩,还能挣钱,别提多好玩了,不过就是要蒙面,免得被人认出来。人家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嘛。” 一群土匪发出怪叫,“还是千金小姐啊,哈哈,”土匪头子和众多土匪发出大笑,“想不到我一个贫民,自从当了土匪,还能玩上这种极品货色,太爽了,皇帝老儿是不是每天都可以玩这种美人啊。” “陛下,臣妾给您舔龙根了。”没想到欧阳茹瞬间进入角色,“土匪大爷,您今天就是皇帝。” “你这么骚,当妓女还需要蒙面吗?”土匪头子大马金刀的坐着享受少女的服侍 “当然,万一被人知道了,多不好。”欧阳茹的红唇不断吞吐黑色肉棒。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蒙面?” “因为我等下就要杀了你们,就不需要蒙面了。”欧阳茹媚眼如丝的看着土匪头子。 “哈哈,有意思,有。。”土匪头子话还没说完,欧阳茹一掌击中土匪头子心脏,内力一吐,心脏碎裂,而土匪的肉棒还是坚挺的,在死得那一刻射出白浆。欧阳茹打死土匪头子后,赶紧包住肉棒,吃下白浆,“这么好的东西,别浪费了。嘻嘻” 洞内其他土匪大吃一惊,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纷纷上前捉拿欧阳茹。欧阳茹赤身裸体,光溜溜的身体和土匪们打斗在一起,土匪一个接一个被击杀。 洞外黄五四和张三听到洞中声响,急忙进来查看,看到洞内一片尸体,欧阳茹赤身裸体正一掌击杀最后一个土匪。 “你。。”黄五四早已习惯欧阳茹的古怪作风,但被眼前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嗖一声,一个飞镖,插入张三的心脏,不远处,欧阳茹做出一个发射飞镖的姿势。“好了,办完事了。”欧阳茹拍拍手,“真脏啊,我要去附近湖里洗个澡。” 黄五四赶紧查看张三,心脏中镖,张三当场死亡,黄五四正要发怒。 “喂,这些人去官府也是死,不如就现在死咯?死前让我爽一爽,也算发挥点余热。”欧阳茹赤身裸体站在黄五四面前,毫无羞耻可言,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虚情假意,一面同情这帮土匪是穷困农民落草为寇,一面又要执行王法。现在好了,我帮你解决了,你不用痛苦,还不感谢我?”欧阳茹双手插着腰,胸前两个大白兔随着说话上下跳动,下体还有白色液体流出,不过少女却无半点觉得不雅之处。 “你。。”黄五四看着对方,一面奇怪诧异,一面愤怒好友的死亡,“那你为什么杀他,他是我的好友。” “他当土匪,你押他回去,他不也是死吗?难道你要私放囚犯啊?你不是正人君子吗。再说,他看了我赤裸的身体,必死无疑,我不是说过嘛,凡是跟我发生关系的,看过身体的,一定要杀。”欧阳茹摊着手,一脸无奈。 “你。。能不能先去洗洗。”黄五四突然皱眉说,“我不喜欢你这种放荡的样子。”但看着欧阳茹的美貌,竟然和这么多男人发生关系,黄五四心中说不上是吃醋,还是其他意味。 “傻大个,要不要和我玩玩。本小姐让你欲仙欲死哦。”欧阳茹作势想缠上黄五四,黄五四嫌她身脏,侧身躲开。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做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不好吗?”黄五四正色道。 欧阳茹一脸淫笑,看着黄五四严肃发问,笑嘻嘻的反问道:“我喜欢,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世俗礼仪与我何干?为什么我要按照你们这些世人的想法去走我人生的道路。傻大个,你既然劝我,那你应该很清楚你的人生是要如何过咯?” “我不知道,”黄五四沉默良久,“我只知道我以前当农民的时候,只希望能够吃饱饭。不去思考这些人生哲理。现在我跟着海大人,我想像海大人一样做事,给老百姓公平。你锦衣玉食,应该很满足的,为什么要这样,我想你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黄五四掏出玉佩,“这是你爹的遗物,他让我有事可凭这个去京城找张居正,但我一介农民,想必用不着。我把玉佩给你,你看着玉佩,就当你爹在你身边,希望这能帮你。” 欧阳茹接过玉佩,默然不语,过一会儿,竟一言不发就离开。

黄五四去山中剿匪,一来一去,花费时间有数十日。等回到应天海瑞府中时,情况大变,应天流言四起,传海瑞将要被罢官。 黄五四见到海瑞,将山中剿匪之事,一五一十告诉海瑞,只是避开少女乱交部分不谈。海瑞闻言感叹,“好,有这信息,我判决徐瑛就更有把握。没想到这官府已经腐败到如此地步,我自会收拾他们。”海瑞顿了顿,笑道,“你听到应天关于我的传言了吧。” “不过是流言蜚语。”黄五四坚信海瑞。 “是真的,”海瑞笑道,“自我担任巡抚以来,打击豪强贪官,强迫他们退田地,不得乱征徭役。朝廷里面对我的弹劾一直不断。现在有个叫鄢茅青的京官,上书弹劾我,我想是徐阶在做文章。想不到徐阶一世英名,却倒在他儿子手上,晚节不保啊。现在我能做的是抢在我被免官之前,尽快审理徐瑛的案子。” “大人教导我要用正气一往无前,我相信大人一定能成,我可以为大人做一点什么吗?”黄五四恭敬问道。 “不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我的路我来走,你有你的路。你武功好,品质善良,你一定能走出不同与我的路。”海瑞一脸慈爱的看着黄五四,“我得罪人太多,朝不保夕,你跟着我太危险。这样,我给内阁次辅张居正写了一份官方报告,详细陈述审理徐瑛的情况。我还写了一封私人信件,这私人信件不适合官府送达,你替我北上去京城找张居正,将书信送与他。然后你就不要回来了,就待着京城,跟着张居正做事。我这里也不知道能不能斩掉徐瑛,如果没有斩掉,你回来一定会被报复。” 黄五四心中诧异,为什么又是张居正,之前送玉佩的乞丐也让他找张居正,现在又是张居正。黄五四只得答应下来。 黄五四带着苏小雅,开启北上京城的路途。好在山中剿匪,得到数量不菲的钱财,让一路不至辛苦。黄五四心疼苏小雅,雇佣一辆马车载着二人前行,给小雅买了崭新衣物,而自己却依旧穿着破旧麻衣。 马车行驶到一个县城,却听到锣鼓喧天,黄五四出马车一看,一个豪华的车队正在路中行走,两旁挤满了老百姓在看热闹。车队排头开路的人大喊道:“总理四盐运司,左副都御史,鄢茅青。”车队后面,见十二个女子抬着一个五彩舆,后面紧跟着一个五彩花轿,上面坐着一对夫妻,男的一身官服,正是鄢茅青,旁边的少妇雍容华贵,两人皆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表情。庞大的车队行驶在路上,两旁的人们看到无不惊骇。 黄五四赶紧把自己的小马车驾驶到一边,给车队让路。 突然一声大喊,“冤枉,青天大老爷做主。”只见一个少女挡在路前,跪拜大喊。只见那少女,眉宇间英气逼人,帅气的剑眉下是一双亮闪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洁白的牙齿和薄薄的嘴唇。这既不同于苏小雅的端庄典雅,又不同于欧阳茹的妖艳放荡,端是一个英姿勃发。路上百姓不都暗自赞叹。 鄢茅青见人拦路喊冤,正吃惊,再一见少女,顿时眼前一亮,喝停车队。少女痛哭讲述,原来这少女名叫张素素,本是附近县城里一个大户人家子女。其实农民劳苦,大户之间也并非安然无事,争斗凶恶,大户兼并小户,你吃我,我吃你的事情多有发生。张素素家就因此家道中落,父母和亲妹还被诬陷入狱。县官告诉张素素,必须用钱才能赎回他们,否则就关押受审。周围百姓听众无不动容。 鄢茅青环顾四周百姓,顿了一下,当即表示让张素素到县衙伸冤,他亲自去县衙监督官员,一定要秉公办理,给张素素一个公平。百姓瞬间欢呼雀跃。有欢呼,也有不削一顾的。 黄五四身边一个人小声耻笑道:“就他?还主持公平?这谁不知道这狗官是天下头号贪官,严嵩手下得力干将,自从严嵩倒台,他又攀上其他人。唉,我看这女子去县衙,凶多吉少咯。”这人看到黄五四注意到了他,赶紧溜走。 张素素既听到鄢茅青的答应,当即大喜,立马动身前往县衙。而车队也继续前行,围观百姓也散去。留下黄五四和苏小雅二人在街上面面相觑。 黄五四有心要救少女,一脸询问的看着苏小雅。苏小雅柔声道:“你既跟从海大人,又修习他的正气诀,自当秉承他老人家的思想,锄强扶弱。”黄五四闻言甚欣慰,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黄五四安顿好小雅在马车上,随即悄悄前往县衙。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