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雄傳 (4-6) 作者:飛毛腿搗蛋

簡體

. book18.org

【大明英雄傳】 book18.org

作者:飛毛腿搗蛋book18.org

2020年8月29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四章 book18.org

黃五四回家興高采烈的大呼,「小雅,小雅。你看我借了多少錢,說出來你不信,十兩銀子啊。」而屋內卻安靜異常,黃五四心中一沉,看到病床上的父親,「爹,小雅呢?」book18.org

「娃勒,小雅她。。」黃老頭已經快油盡燈枯,仍然憤怒的說道,「小雅他被地痞拐走了!」說罷,黃老頭腿一登,瞬間斷了氣,黃老頭竟然被活活氣死。 「爹啊!」黃五四大驚,隨即大哭。不過這不是哭泣的時候,還要尋回小雅。黃五四用被子蓋好父親。出門尋找地痞,很快就找到了。此時地痞正顛落著十錢銅錢,嘴裡哼著小曲。book18.org

女黃五四一拳揪住地痞,「小雅呢?」book18.org

「喂,你,」地痞奮力掙扎。「我沒有拐走她啊,我和徐三公子交換了債務,現在是你欠徐三公子十錢酬勞,她自願跑到徐家當女僕,替你還錢,關我什麼事,你放開我啊。」book18.org

黃五四一聽,扔下地痞在原地怒罵,拔腿跑向徐府。來到徐府,看到豪華的宅院,大門口幾個僕人和一個管家正在說事。book18.org

「我來還徐三公子的十錢酬勞,我娘子呢?」黃五四走向前,向門口的徐府管家說道。book18.org

「你是誰,你娘子又是誰啊?」管家詫異問道。book18.org

「黃五四,我娘子蘇小雅。」book18.org

「奧,我想起來了。蘇小雅。是的,她來我徐府當僕人,償還十錢債務。債務一筆勾銷。有問題嗎?」book18.org

「我現在有錢,小雅不能在徐府當僕人。」黃五四拿出一兩銀子。book18.org

「不好意思,蘇小雅已經簽約,成為徐家奴僕,無法贖回,至於十錢嘛,你不欠徐府錢,已經一筆勾銷了。」book18.org

黃五四怒不可遏,正想動手,心中划過些許猶豫。不過對小雅的關切,黃五四還是毅然衝進徐府。三下五除二,打倒徐府的雜兵小嘍嘍。站在庭院中大喊,「徐三狗賊,還我娘子。」徐府眾人逐漸圍住黃五四,黃五四絲毫不懼。book18.org

「黃五四,你的娘子在這,」庭院二樓,徐三一手掐住蘇小雅的潔白脖子,一手握住匕首在一旁晃動,「嘿嘿,小子,你可以別亂動啊,小心刀不長眼,傷了你小雅。」徐三一臉淫笑,還伸頭在小雅秀髮里深吸一口氣。book18.org

「你敢!」黃五四眼眶都要睜裂了。book18.org

「你再前一步,你看我敢不敢?」徐三匕首對準蘇小雅脖子。book18.org

「夫君,快逃,別管我。」蘇小雅大喊。book18.org

「我要去報官,殺掉你這狗賊!」黃五四大喊。book18.org

「哈哈哈,去啊,」徐三大笑,「老子就是官,你來告啊。下面的人,打他,黃五四,你敢還手,我立馬在小雅臉上劃一刀,你也不想這如花似玉的美人受傷吧?」book18.org

黃五四一腔怒火,無從發泄,不過當真不敢亂動,眾人一起上前,隨即被徐府眾人打倒在地。book18.org

等黃五四醒來,此時正鼻青臉腫的躺在大街上,村裡好友張三正蹲在一旁。「五四,你鬥不過徐三的,聽說他爹是京城裡的大官,這些縣太爺們都巴結著他呢。」張三搖搖頭,同情的說道,「不過最近有個好消息,海瑞海青天來應天府做官了,你可以找海大人伸冤啊。」book18.org

「當真,」黃五四瞬間仿佛抓了救命稻草,「海大人來我們這做官了?」 「對啊,不過聽說找海大人伸冤的人太多了,把官府圍了幾圈,聽說還有外地徒步過來找海大人伸冤的。你到時候可想點法子。」張三把他所聽所聞趕緊說出來,「若是其他官員,我都不建議你去,他們都官官相護,去了也沒用,咋們村裡這些年挨他們整的人還少嗎?不過這海大人可真是一個青天大老爺啊,絕對的好官。五四,你去吧,他一定能為你做主。」book18.org

黃五四聞言大喜,不過又擔憂無法快速見到海瑞。事不宜遲,黃五四立馬動身前往應天府。好在身上有少女給的十兩銀子,能搭馬前行。 book18.org

應天,海瑞官府。現場當真是人山人海,如同菜市趕集一樣,不斷有人喊冤要見海大人。人群被官府小吏擋在門口,排隊按順序,辦完一個,才到另外一個。黃五四心中焦急,如此排隊,非得要等幾天,眼下小雅正在徐府中,不知道會遭遇什麼。黃五四偷偷拉到一個維持秩序的小吏,拉到無人的角落,塞給五兩銀子,乞求能先排隊。小吏果然收錢辦事,當真先一步讓黃五四進入海瑞官府。book18.org

黃五四進入官府,看到大堂上正坐一位其貌不揚,骨瘦如柴的老人,正海瑞是也。黃五四跪下喊冤,一五一十將徐三如何強行霸占蘇小雅的事情說出。 堂上海瑞聽罷,勃然大怒,一拍驚堂木,「本官來之前早已聽聞這個徐瑛為非作歹,魚肉鄉里。現今果然不錯。」海瑞下堂親自扶起黃五四,安慰道,「你放心,我一定替你主持公正。先前幾位百姓也控告這個徐瑛,本官一併處理。」 黃五四大呼包青天在世。海瑞回到大堂正座上,旁邊一個縣衙官吏神色異樣,偷偷告訴海瑞,「巡撫大人,這徐瑛不是普通人啊,他爹是徐首輔。」book18.org

話說這徐三公子正是徐家第三個兒子,他爹正是大名鼎鼎的徐階,扳倒奸臣嚴嵩成為嘉靖年間內閣首輔,現已是隆慶年間,徐階雖告老還鄉,但依然勢力龐大,他學生張居正當下正內閣任職,位居高官,前途不可限量。說起來,徐階還有恩與海瑞,當年海瑞上治安疏,嘉靖震怒,海瑞最終沒有處死,徐階是幫了大忙。且看海瑞如何處理這恩人的兒子,法律,情感如何平衡。book18.org

海瑞聽了副手的密言後,沉默片刻,黃五四緊張的看著堂上的海瑞。海瑞嘆口氣,說道:「既然是恩公的兒子,我當親自捉拿審問,以示尊重。想必徐閣老會理解我的。」當下海瑞交代好官府事宜後,親自和黃五四前往捉拿徐瑛,身邊僅帶兩個隨從。 book18.org

一行人前往徐府,走到偏僻處時。突然竄出十來個土匪,黑布蒙面,手執明晃晃的刀刃,圍住海瑞一行人。海瑞哈哈大笑,「想我海瑞一生得罪人何其多,屢遭刺客。就憑這幾個小雜兵想取我海瑞首級?」book18.org

土匪一句話不說,衝上來便砍。黃五四心中大驚,立刻調息運轉,正準備保護海瑞。只聽海瑞大喝一聲,瘦弱的身軀突然迸發出無比力量,周身內力外放,直接將圍上來的土匪擊倒在地,刀刃也被真氣彈飛到一邊。黃五四震驚的看到面前這位瘦弱的老人,這枯瘦的身軀何以有如此力量。book18.org

「此乃正氣訣,正所謂養天地之正氣,我心中有此執念,便一往無前,無畏無懼。」海瑞仿佛看出黃五四的疑問,「年輕人,我看你內息運轉良好,也是一個學武之人,為什麼被徐瑛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欺負。」book18.org

黃五四連忙跪下,「海大人,小人只是一介農民,徐家勢力龐大,小人實在不知道如何是好。」book18.org

「起來!」海瑞一臉嚴肅,「不許跪。知道我為什麼叫海剛峰嗎,就是做人要剛強正直,不畏邪惡。不要看見位高權重的人就跪,動作上跪不行,精神上也不許跪! 」海瑞繼續說道,「我能幫你一次,但我幫不了你一輩子。做人要自強,想我海瑞,誰又來幫我呢?我看你武功雖好,心境卻差,若你願意,我可傳你正氣訣。一面幫你自強,一面望你日後成大器為國為民。」book18.org

海瑞從懷中拿出一小本子,遞給黃五四,「切記,正氣訣講究心境一往無前,無所畏懼,若有半點猶豫和邪念,則功力全無。」book18.org

黃五四接過本子,感動言謝,心中亦有所悟。 book18.org

話說海瑞捉拿徐瑛後,當場下獄,等待判刑,解救出徐府中眾多被霸占的女子,蘇小雅亦在其中。將徐瑛霸占的良田歸還百姓,而黃五四的良田早已被徐瑛轉手給其他大戶,這是後話。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五章 book18.org

黃五四看著破敗的家中,爹已經下葬,良田未追回,所幸蘇小雅安全回來,不禁感慨萬千。book18.org

此刻兩人正緊緊相擁,蘇小雅在黃五四懷中哭泣不已。黃五四心中既高興又感慨命運的折磨。思緒萬千時,感受到胸膛被兩個柔軟的肉球摩擦著。小雅潔白的脖子,烏黑的秀髮在眼前。不禁心中一盪,身下立即起了反應。book18.org

「夫君,你好色,」蘇小雅破涕為笑,「這些天苦了你,沒人給你發泄。」 「小雅,你才苦,徐府裡面沒有吃苦頭吧?」黃五四心疼的摸著蘇小雅的身體,不住的親吻小雅的秀臉,紅唇。book18.org

「沒有,徐三他搶了很多女人,見我反抗激烈,他就失了興趣。」小雅搖搖頭,「你有沒有想我,夫君。」小雅狡猾的一笑,用纖纖細手伸進黃五四的褲襠,握住兇器,輕輕捏了捏。然後將頭埋在在黃五四胸膛前,舔舐黃五四的乳頭,舌頭不斷打轉。 book18.org

黃五四正在說話,突然襠下一熱,被小雅握住,胸前又受刺激,心中先是一激動,然後放鬆身體享受。「小雅,這次多虧了海大人。海大人好像很器重我,還教我正氣訣,我們明天一起去拜見感謝他吧。」 book18.org

「小雅一切聽夫君的安排。」蘇小雅慢慢從胸膛一路舔到黃五四襠下,只見小雅秀麗的小臉埋在黃五四黑而濃密的陰毛里,不斷吞吐,說這話時,小雅嘴巴還沾了幾根毛。小雅拍了拍黃五四的屁股,有深意的微笑,「夫君,來,你的最愛。」 book18.org

黃五四嘿嘿一笑,乖乖轉過身趴下。小雅隨即將美麗的臉龐埋在黃五四那個黝黑的屁股裡面,不時發出啾啾的吮吸聲。book18.org

第二日,黃五四和蘇小雅共同前往海瑞府邸,沒想到,海瑞的府邸竟然是一件破屋,僅僅比黃五四的茅草屋好一點。海瑞家中僅有一個老僕,沒想到堂堂巡撫大人,竟然家中如此簡陋。黃五四和蘇小雅驚訝之餘,對海瑞愈發敬佩。 海瑞見到黃五四,也非常高興,當下二人共同坐在堂內談話。海瑞細細簡答黃五四修煉正氣訣中的不足之處,黃五四亦告知村裡農民捐獻土地給地主的事情,海瑞聽後說道,「我早有耳聞,沒想到土地兼并如此嚴重,倘若如此,我大明危矣。」見黃五四有所不解,海瑞說道,「若地主兼并土地的情形在我朝如此普遍,那麼國家糧稅收不上來,國庫無錢,底層百姓生活亦苦,富饒了中間這幫官僚地主。我能關一個徐瑛,大明還有千千萬萬個徐瑛,每個官員都是如此,我總不能建議陛下把所有官員關入牢獄吧。唉,難矣。」海瑞頓了頓,微笑著對黃五四說,「這些事情是我們官吏操心的事情,你未從政,無需考慮,不過眼下我倒是需要你幫我一個忙。」book18.org

「海大人對我有救命之恩,萬死不辭。」黃五四拱手說道。book18.org

「徐瑛已經下獄,但他身份非同尋常,需足夠的證據,才能判案。我有消息說,徐瑛和這一帶一夥土匪有勾結。前些日子,也有百姓說附近山裡有盜賊為患,官府屢次剿匪不利。前些日子,來刺殺我的土匪,正是他們。我懷疑其中有官員,徐瑛,土匪三方勾結禍害地方。你武功甚好,又修習了我的正氣訣,想你去調查清楚。我知你定會擔心你娘子,無妨,聽聞你娘子喜愛讀書,可在官府書院暫時噹噹書僮。你看可好。」book18.org

當下兩人達成約定,蘇小雅亦聽從安排。 book18.org

黃五四根據海瑞給的情報,來到村外的一片大山裡面,一路行走,一路思緒萬千。他本是忠厚老實的一個農民,性格膽小怕事,懼怕官府和權貴,雖有一身本領,卻屢屢受挫。自從遇上海瑞,觀念在慢慢發生變化,加上正氣訣的修煉,心境漸漸提升。不由得想起海瑞告訴他的一句話,他修煉的黃家家傳功夫帶來的身體強壯,但並不能帶來內心的強大,只有內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人不過是一根蘆葦,卻是一根有思想的蘆葦。而現在,這個老實本分的農民,現在居然深入荒山,為民剿匪了。book18.org

突然,黃五四聽到飛鏢划過空氣的聲音,回頭躲過飛鏢。內息一運,一雙秀腿連連踢向黃五四,黃五四擋住一看,正是那天自稱歐陽茹的魅惑少女。不由黃五四發問,少女接連出招,兩人當下在山林中打鬥起來。黃五四自從修煉正氣訣,心境有所提升,之前還不是少女對手,現在竟打了個旗鼓相當。book18.org

「不打了,不打了。」歐陽茹最後一腳踢完,借力退到地上站穩,「傻大個,武功不錯嘛,進步這麼神速。不過警覺還是差了點,我跟蹤你這麼些天,你都沒發現嗎?」歐陽茹壞笑著說。book18.org

「你跟蹤我?」黃五四詫異,心道這幾天並無異常啊。book18.org

「對啊,還看到你和你娘子做愛呢,看不出來,你這傻大個看起傻傻的,竟然讓你娘子給你舔屁股,呸呸呸,真髒。」歐陽茹淫蕩的笑著說,從她表情來看,好像並不是真的討厭。「我就好奇你這個破農民怎麼還和海瑞這種巡撫大官聯繫到一起了。看來爹爹還真是沒看錯人啊。海瑞讓你來山里是剿滅土匪吧。我知道他們在哪,要不要我帶你去。」book18.org

「什麼,你。。」黃五四驚訝對方竟然知道自己前來剿滅盜賊,聽歐陽茹直呼海瑞其名,毫無尊敬之意,看起來這位少女身份不簡單。「你知道土匪在哪?」 「這官府內誰不知道這幫土匪的底細啊,就海瑞那幫人不知道。」歐陽茹打了個勾,然後帶著黃五四一路前行。book18.org

黃五四跟在歐陽茹後面,看著歐陽茹圓潤的屁股在前面隨著走路左右扭動,長而細直的腿無一絲贅肉,細細的柳腰盈盈一握。黃五四心中一動,趕緊把眼睛移開,趕緊心念非禮勿視。book18.org

「哎呦」,歐陽茹前面假裝一扭,就要跌倒,黃五四下意識去接住。歐陽茹順勢跌倒在黃五四懷中,歐陽茹笑道,「這世間哪有正人君子,你在後面看我,我都感受到你眼睛的熱度了,你心裡仿佛已經把我乾了無數次吧。」book18.org

黃五四大驚,趕緊想掙脫歐陽茹,但歐陽茹緊緊黏住,一時竟掙脫不開。「姑娘,請自重。我家娘子要是知道,又要揪我耳朵了。」book18.org

「偽君子。」歐陽茹本是笑盈盈的臉突然冷下來,「你們這些虛情假意的人,表面上說請我自重,內心卻希望我更風騷。你們嘴巴上都罵嚴嵩是大奸臣,可世上哪個人不想成為他一樣位高權重?虛偽!」book18.org

黃五四啞口無言,過了好一會兒,才說,「我只知道海大人是好官,若天下每個官員都像海大人一樣,就天下太平了。」book18.org

「是麼,呵呵,未必。」歐陽茹又恢復一副笑嘻嘻的樣子,「你知道我為什麼跟蹤你嗎,我就想看看爹臨終時最後選定的人是怎麼樣的。反正我也閒來無事,無趣得很。」 book18.org

兩人一路說,一路走,終於來到土匪的洞穴。book18.org

一群土匪正在山洞外聊天曬太陽,見到一對陌生男女走來,紛紛驚訝,隨即抽刀。「那,就這了,傻大個,交給你了。」歐陽茹拍拍黃五四肩膀,一溜煙就消失了。黃五四正納悶歐陽茹的行事作風越發古怪,土匪已經圍了上來。book18.org

戰鬥當然一面倒,土匪哪裡是黃五四的對手。黃五四正要解決最後一個土匪的時候,發現眼前這人正是自己的同村好友張三。book18.org

「五四,我是張三。」張三也發現眼前這人是自己好友,大為高興。book18.org

兩人細談後,才知道,原來這個土匪窩是官府和徐瑛有意放縱的,土匪經常和官府做交易,凡是有和政府作對的刁民,都由土匪出馬去恐嚇毆打,這些年,地主吞併農民的土地,這些土匪出力不少。不肯貪污的清官,也由這幫土匪去刺殺。之前海瑞遭遇的土匪,正是這幫土匪派的人。book18.org

黃五四氣憤不已,「張三,你我都是窮困人家,你怎麼能這麼做事?」book18.org

「我也不想啊,不要說你我是窮困人家,這裡面的土匪大部分也都是農民出身啊,大家逼得沒法,混口飯吃。」張三大道苦水,「要是能安穩過日子,誰願過這刀口舔血的日子。我土地收成不好,可官府的收稅一年比一年高,徭役一個接一個,咋們老百姓都過不下去了,可那富家子弟卻依然窮奢極欲。你說,我不上山當土匪,我能幹什麼?」book18.org

黃五四聞言黯然沉默,想到自己當農民的那些日子,現在替海瑞做事沒幾天,難道就忘了窮苦生活嗎。被張三說得啞口無言。book18.org

正當兩人在山洞門口交談時候,山洞裡卻春色無邊。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六章 book18.org

山洞裡,只見一個少女赤身裸體,口中含住一個土匪的肉棒不住吞吐。背後一個土匪不斷抽插著少女,黝黑的皮膚撞擊在少女雪白的屁股發出啪啪聲響。少女雙手還分別握住兩個土匪的肉棒幫忙擼。其他土匪則用一雙雙髒黑的大手在少女身上不斷撫摸。一群土匪都發出呵呵的怪聲,眼冒色光。book18.org

卻看著少女媚態萬千,被一群土匪這麼蹂躪,卻臉露享受,不時發出嬌笑。這少女不正是先前和黃五四一起來的歐陽茹嗎,原來她竟然偷溜進山洞,魅惑一幫土匪。「大爺,來嘛。」少女起身摸向土匪頭子的臉,潔白的肉體纏上土匪頭子。book18.org

「你這騷婊子,竟然送上門來,你以後就別想走了。」土匪頭子一臉淫蕩笑著說。一雙又黑又大的髒手蹂躪少女胸部。book18.org

「哎呀,討厭,你怎麼知道人家以前去妓院當過婊子啊?」歐陽茹嬌笑著說,「又有得玩,還能掙錢,別提多好玩了,不過就是要蒙面,免得被人認出來。人家畢竟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嘛。」book18.org

一群土匪發出怪叫,「還是千金小姐啊,哈哈,」土匪頭子和眾多土匪發出大笑,「想不到我一個貧民,自從當了土匪,還能玩上這種極品貨色,太爽了,皇帝老兒是不是每天都可以玩這種美人啊。」book18.org

「陛下,臣妾給您舔龍根了。」沒想到歐陽茹瞬間進入角色,「土匪大爺,您今天就是皇帝。」book18.org

「你這麼騷,當妓女還需要蒙面嗎?」土匪頭子大馬金刀的坐著享受少女的服侍book18.org

「當然,萬一被人知道了,多不好。」歐陽茹的紅唇不斷吞吐黑色肉棒。 「那你今天為什麼不蒙面?」book18.org

「因為我等下就要殺了你們,就不需要蒙面了。」歐陽茹媚眼如絲的看著土匪頭子。book18.org

「哈哈,有意思,有。。」土匪頭子話還沒說完,歐陽茹一掌擊中土匪頭子心臟,內力一吐,心臟碎裂,而土匪的肉棒還是堅挺的,在死得那一刻射出白漿。歐陽茹打死土匪頭子後,趕緊包住肉棒,吃下白漿,「這麼好的東西,別浪費了。嘻嘻」book18.org

洞內其他土匪大吃一驚,沒想到事情急轉直下,紛紛上前捉拿歐陽茹。歐陽茹赤身裸體,光溜溜的身體和土匪們打鬥在一起,土匪一個接一個被擊殺。 洞外黃五四和張三聽到洞中聲響,急忙進來查看,看到洞內一片屍體,歐陽茹赤身裸體正一掌擊殺最後一個土匪。book18.org

「你。。」黃五四早已習慣歐陽茹的古怪作風,但被眼前一幕震驚得說不出話來。book18.org

嗖一聲,一個飛鏢,插入張三的心臟,不遠處,歐陽茹做出一個發射飛鏢的姿勢。「好了,辦完事了。」歐陽茹拍拍手,「真髒啊,我要去附近湖裡洗個澡。」 黃五四趕緊查看張三,心臟中鏢,張三當場死亡,黃五四正要發怒。book18.org

「喂,這些人去官府也是死,不如就現在死咯?死前讓我爽一爽,也算髮揮點餘熱。」歐陽茹赤身裸體站在黃五四面前,毫無羞恥可言,繼續說道,「我知道你虛情假意,一面同情這幫土匪是窮困農民落草為寇,一面又要執行王法。現在好了,我幫你解決了,你不用痛苦,還不感謝我?」歐陽茹雙手插著腰,胸前兩個大白兔隨著說話上下跳動,下體還有白色液體流出,不過少女卻無半點覺得不雅之處。book18.org

「你。。」黃五四看著對方,一面奇怪詫異,一面憤怒好友的死亡,「那你為什麼殺他,他是我的好友。」book18.org

「他當土匪,你押他回去,他不也是死嗎?難道你要私放囚犯啊?你不是正人君子嗎。再說,他看了我赤裸的身體,必死無疑,我不是說過嘛,凡是跟我發生關係的,看過身體的,一定要殺。」歐陽茹攤著手,一臉無奈。book18.org

「你。。能不能先去洗洗。」黃五四突然皺眉說,「我不喜歡你這种放盪的樣子。」但看著歐陽茹的美貌,竟然和這麼多男人發生關係,黃五四心中說不上是吃醋,還是其他意味。book18.org

「傻大個,要不要和我玩玩。本小姐讓你欲仙欲死哦。」歐陽茹作勢想纏上黃五四,黃五四嫌她身髒,側身躲開。book18.org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做一個清清白白的姑娘不好嗎?」黃五四正色道。 歐陽茹一臉淫笑,看著黃五四嚴肅發問,笑嘻嘻的反問道:「我喜歡,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世俗禮儀與我何干?為什麼我要按照你們這些世人的想法去走我人生的道路。傻大個,你既然勸我,那你應該很清楚你的人生是要如何過咯?」 「我不知道,」黃五四沉默良久,「我只知道我以前當農民的時候,只希望能夠吃飽飯。不去思考這些人生哲理。現在我跟著海大人,我想像海大人一樣做事,給老百姓公平。你錦衣玉食,應該很滿足的,為什麼要這樣,我想你爹也不願意看到你這樣。」黃五四掏出玉佩,「這是你爹的遺物,他讓我有事可憑這個去京城找張居正,但我一介農民,想必用不著。我把玉佩給你,你看著玉佩,就當你爹在你身邊,希望這能幫你。」book18.org

歐陽茹接過玉佩,默然不語,過一會兒,竟一言不發就離開。 book18.org

黃五四去山中剿匪,一來一去,花費時間有數十日。等回到應天海瑞府中時,情況大變,應天流言四起,傳海瑞將要被罷官。book18.org

黃五四見到海瑞,將山中剿匪之事,一五一十告訴海瑞,只是避開少女亂交部分不談。海瑞聞言感嘆,「好,有這信息,我判決徐瑛就更有把握。沒想到這官府已經腐敗到如此地步,我自會收拾他們。」海瑞頓了頓,笑道,「你聽到應天關於我的傳言了吧。」book18.org

「不過是流言蜚語。」黃五四堅信海瑞。book18.org

「是真的,」海瑞笑道,「自我擔任巡撫以來,打擊豪強貪官,強迫他們退田地,不得亂征徭役。朝廷裡面對我的彈劾一直不斷。現在有個叫鄢茅青的京官,上書彈劾我,我想是徐階在做文章。想不到徐階一世英名,卻倒在他兒子手上,晚節不保啊。現在我能做的是搶在我被免官之前,儘快審理徐瑛的案子。」 「大人教導我要用正氣一往無前,我相信大人一定能成,我可以為大人做一點什麼嗎?」黃五四恭敬問道。book18.org

「不用,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路,我的路我來走,你有你的路。你武功好,品質善良,你一定能走出不同與我的路。」海瑞一臉慈愛的看著黃五四,「我得罪人太多,朝不保夕,你跟著我太危險。這樣,我給內閣次輔張居正寫了一份官方報告,詳細陳述審理徐瑛的情況。我還寫了一封私人信件,這私人信件不適合官府送達,你替我北上去京城找張居正,將書信送與他。然後你就不要回來了,就待著京城,跟著張居正做事。我這裡也不知道能不能斬掉徐瑛,如果沒有斬掉,你回來一定會被報復。」book18.org

黃五四心中詫異,為什麼又是張居正,之前送玉佩的乞丐也讓他找張居正,現在又是張居正。黃五四隻得答應下來。book18.org

黃五四帶著蘇小雅,開啟北上京城的路途。好在山中剿匪,得到數量不菲的錢財,讓一路不至辛苦。黃五四心疼蘇小雅,僱傭一輛馬車載著二人前行,給小雅買了嶄新衣物,而自己卻依舊穿著破舊麻衣。book18.org

馬車行駛到一個縣城,卻聽到鑼鼓喧天,黃五四出馬車一看,一個豪華的車隊正在路中行走,兩旁擠滿了老百姓在看熱鬧。車隊排頭開路的人大喊道:「總理四鹽運司,左副都御史,鄢茅青。」車隊後面,見十二個女子抬著一個五彩輿,後面緊跟著一個五彩花轎,上面坐著一對夫妻,男的一身官服,正是鄢茅青,旁邊的少婦雍容華貴,兩人皆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表情。龐大的車隊行駛在路上,兩旁的人們看到無不驚駭。book18.org

黃五四趕緊把自己的小馬車駕駛到一邊,給車隊讓路。book18.org

突然一聲大喊,「冤枉,青天大老爺做主。」只見一個少女擋在路前,跪拜大喊。只見那少女,眉宇間英氣逼人,帥氣的劍眉下是一雙亮閃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潔白的牙齒和薄薄的嘴唇。這既不同於蘇小雅的端莊典雅,又不同於歐陽茹的妖艷放蕩,端是一個英姿勃發。路上百姓不都暗自讚嘆。book18.org

鄢茅青見人攔路喊冤,正吃驚,再一見少女,頓時眼前一亮,喝停車隊。少女痛哭講述,原來這少女名叫張素素,本是附近縣城裡一個大戶人家子女。其實農民勞苦,大戶之間也並非安然無事,爭鬥兇惡,大戶兼并小戶,你吃我,我吃你的事情多有發生。張素素家就因此家道中落,父母和親妹還被誣陷入獄。縣官告訴張素素,必須用錢才能贖回他們,否則就關押受審。周圍百姓聽眾無不動容。 鄢茅青環顧四周百姓,頓了一下,當即表示讓張素素到縣衙伸冤,他親自去縣衙監督官員,一定要秉公辦理,給張素素一個公平。百姓瞬間歡呼雀躍。有歡呼,也有不削一顧的。book18.org

黃五四身邊一個人小聲恥笑道:「就他?還主持公平?這誰不知道這狗官是天下頭號貪官,嚴嵩手下得力幹將,自從嚴嵩倒台,他又攀上其他人。唉,我看這女子去縣衙,凶多吉少咯。」這人看到黃五四注意到了他,趕緊溜走。book18.org

張素素既聽到鄢茅青的答應,當即大喜,立馬動身前往縣衙。而車隊也繼續前行,圍觀百姓也散去。留下黃五四和蘇小雅二人在街上面面相覷。book18.org

黃五四有心要救少女,一臉詢問的看著蘇小雅。蘇小雅柔聲道:「你既跟從海大人,又修習他的正氣訣,自當秉承他老人家的思想,鋤強扶弱。」黃五四聞言甚欣慰,得妻如此夫復何求。book18.org

黃五四安頓好小雅在馬車上,隨即悄悄前往縣衙。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