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主嫩奴回忆集 (4-5) 作者:帅呆

.

老主嫩奴回忆

作者:帅呆2020-9-1发表于SexInSex

4 再试

自从跟艾莲娜经过了激荡的那天后,一切又再回到平常的日子,虽然仍旧会在游戏机中心碰面,但为免被人看出端倪,我们都不会显示得太熟络。可是在有意无意之间,我们都会有眼神交流,也会偷偷擦碰对方的身体,她甚至隔着老远给我发送暧昧的whatsapp短讯,这感觉仿佛是在偷情。到了晚上,她在十二点左右总会用whatsapp跟我聊几句才睡觉,这都成了我的新习惯。

初时,我认定艾莲娜会慢慢减少跟我聊天的次数,对她这种少女而言,我顶多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当新鲜感逐渐流逝,彼此的接触亦会减少,最后趋向于零,这是自然不过的事情,我以前已经试过好几次。

可是今次……

手机一响,见到是艾莲娜的短讯。

(大叔,睡了吗?)

(哦,没这么早睡,现在才十一点半。)

(原来这么早?在做什么?打手枪?)

SHIT!

(谁打手枪?没事的话就去睡,你不是要上学的吗?)

(^^ 有事想找你啊,明天有没有空吃饭?)

明天是周五,应该没有问题。

(可以,谁请客?)

(我的穷苦学生啊!)

(现在是你找我吃饭。)

(那个……好,你借钱给我请你吧。)

(……)

(……)

(老时间,老地方吧。)

(OK!)

星期五的六点多,收拾好文件,老板早已经不在办公室,我们整个部门准时六点撤退。落到游戏机中心,离远就见到艾莲娜在玩斗地主,她穿着校服裙,上身披了一件蓝色外套。

碰巧她旁边没有人,我就坐到她身边入硬币,她淡淡道:“今天真早啊。”

虽然曾经看过艾莲娜的全身,但她穿着校服裙,露出两条长长的玉腿,仍然忍不住多看两眼。她下意识将裙拉低,低声暗骂道:“色鬼。”

艾莲娜骂完后自己也觉好笑,我们静静玩了半小时,她收起硬币干咳了两声起身。我当然没有跟她一道走,而是看着她出了游戏机中心,才按了退出键离开。走出了门外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再四处张望,原来她就站在老远的广场门口。

我们四目交投,她转身慢行,我亦跟着她身后加快脚步,直至大家保持约五、六步差距。

从游戏机中心向右走,先会经过人来人往的广场,然后是一排的巴士站,最后走过马路就到一所基督教的中心大厦。经过这座中心就是一个工厂大厦的后门,这儿人已经不多,再往深走就是一条休憩公园的小径,小径直通一个足球场。

足球场那边到了八时左右常会有人比赛,但在八时之前,从那儿到这小径都很僻静。我看准机会快步上前,一把将艾莲娜的腰搂住,她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而我怕她会惊呼,早将她反过来用嘴唇贴着她的小嘴。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若被其他人看见,一定以为我是色魔。可是体内就有一股冲动,而艾莲娜在正面见到我时惊讶很快就消失,她整个女体放软下来,任由我的手在身上使坏,任由我将舌头伸入她的小嘴内乱搞。

我们陶醉在法式湿吻之中,我亦几乎将她的上半身摸了一遍,吻到连舌头都麻了大家才退开,她不满道:“你不是说过游戏以外大家是朋友关系吗?你平时跟朋友这样打车轮?”

我歉意道:“对不起,你穿校服的样子既青春又可爱,叫我这老男人怎忍得了。” 艾莲娜的脸越加通红,说:“关了房门你就是主人,你喜欢怎样玩我都可以,但在这儿碰上同学的话我会有麻烦。”

没想到反过来被艾莲娜教训,不过她是有道理,若被公司同事见到我跟一个女学生湿吻,必然惹来大堆的是非。

艾莲娜整理一下衣服和头发,说:“前方有间肯德鸡你知道吧,我们就在那儿吃。” 我笑道:“我不介意吃快餐店,但也可以跟你去吃小菜喝两杯啊。”

艾莲娜咬著下唇道:“你不是要我请客吗?我只能请你吃这个而已。”

看着艾莲娜这认真又可怜的表情,忽然想再拥吻她一次,失笑道:“我也很久没吃炸鸡,就过去吃一餐吧。”

这间肯德鸡因为位置关系,中午吃饭时间人头涌涌,可是过了七时以后就变得十分清静,八百呎的铺子只有六个食客。艾莲娜点了两份晚餐,我们当然是找了一个最角的位置坐,免得让人听到对话。

吃了两件鸡后我问道:“你够不够啊,我可以多买两件给你。”

艾莲娜说:“够了,炸鸡吃太多会长豆豆啊。”

我喝一口橙汁,问道:“你说你找我有事,到底是什么事呢?”

艾莲娜舒适地坐在椅上,摇著汽水杯说:“大叔你知道哪里可以打掉小孩吗?”

我几乎从椅上掉下去,脑袋一片发白,两眼睁大呆看艾莲娜不懂反应,才一次就中标?!而且明明是安全期啊!

艾莲娜眉头大皱望着我,大家沉默了五秒钟,她突然醒悟道:“不、不、不!不是我啊,是我的一个老友!”

我忍不住低骂道:“你脑袋进水啊!我几乎比你吓死!看我咬死你啊!”

艾莲娜傻笑起来,两手合什说:“对不起,不是故意的。我同班一个老友跟boyfriend搞了,上星期姨妈没有来,她就跟我诉苦,哭得死去活来的,问哪里可以………”

艾莲娜跟手做了个劈两刀的手势,我掩著额头说:“说打掉就打掉,你们这一代把孩子当成是什么?”

艾莲娜叹气道:“你教训我也没有用,又不是我要打。”

我说道:“唉,她跟你同年?有了多久?”

艾莲娜问道:“嗄?我也不清楚,有影响的吗?”

我有冲动想一巴掴过去,颓废道:“你们女孩子必须懂得保护自己,难道连买个避孕套的钱都没有?”

艾莲娜皱着眉,开始不悦地说:“别来教训我,听闻你也是射在我里面呀,大叔。”

我即时投降道:“算我错,去家计会吧,或者养X医院都有,你知道是哪间?”

艾莲娜低声问:“知道,要几钱?”

我沉思片刻道:“以我所知是几千元,等等,你朋友确认有孕了吗?”

艾莲娜说:“迟了半个月没来,很大机会吧,妇科可以验吗?”

我点头道:“当然可以,但其实去药房买支验孕棒更方便。”

艾莲娜一拍桌子道:“对啊,怎么我们没想到!”

唉,这一代比起我们那一代更不堪……=

艾莲娜笑道:“大叔你连这种事都好像很有经验呢。”

我失笑说:“本人没试过大肚。都问完了吗?我送你回家吧。”

艾莲娜的笑容僵住,突然叹气道:“我不想回家,可以去你家吗?”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苦恼的表情,道:“我跟家人一起住,不方便。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去没关系,我们去酒店吧。”

看不透是艾莲娜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还是其实心中有数,她立时回复平常嬉皮笑脸的老样子,道:“好啊!赞成!”

坐了廿分钟的车,带着艾莲娜坐车到较远的酒店开了房,艾莲娜走到房中间突然站着不动,我关好房门问道:“怎么了?房间有问题?”

艾莲娜说:“不是说好了,只要我们进房里,我就要乖乖等待你的命令吗?”

小弟弟立即抬起头!

我从后伸手揽著艾莲娜的肩膊,嗅着她身上的体味,当中夹杂着青柠的洗发素清香。她侧了头,但不是避开,而是想让我亲她的脖子。鼻子在她颈项臭起来,居然没发现香烟味,手缠上她的肚子,她本能地倚后在我胸前。

我不由在她耳边问道:“其实你是不想回家,还是想来开房?”

艾莲娜的呼吸加快,耳根渐红,道:“不可以吗?女人也会有需要啊。”

突然有种感觉,我跟艾莲娜肯定不算援交,以前援交时确有女人是认真地享受做爱,但都是在半路中途点起欲望,因为性需要而主动拉我上房,艾莲娜应该是第一个啊。

在艾莲娜的屁股轻拍道:“果然是淫底,站直!”

艾莲娜两手放到身边垂下,全身站得毕直,视线凝定前方。这个指令不单止是一个姿势,而且是一个禁动和禁言的指令,上次调教时已经教过她,即使被摸或被掌掴亦不可以生出反应。

我很清楚作为一个主人,不可以在奴面前展示猴急的样子,但是……

山雨欲来风满楼,今夜有着一股奇奇怪怪、蠢蠢欲动的欲望。一向以来我都喜欢让女性裸体面对自己,但是今天艾莲娜穿着她的校服,出乎意料地燃点了我非正常的欲望,再加之知道她是真有欲火,这感觉绝非嫖妓援交会出现。

唉!

第一次拍施时已经离开了学院,本来我以为一生都没机会尝试跟女学生偷试云雨,谁能料到工作十几年后,现在又回到了起点,命运有时真的很奇怪。

右手在艾莲娜胸前隔着衣衫抚摸她的奶子,左手则把玩她柔软的长发,虽然艾莲娜极力忍耐,可惜她双脚已然震抖。我在她耳边说:“你在震啊,训练得不够。”

艾莲娜开始进入状态,她转用了温驯的语气说:“对不起,请原谅。”

走到艾莲娜的正面将外套拿下,看着她的白色校服,与及下身的蓝色校裙,在我面前是个十八岁货真价实的女学生。心念一动,又想到了坏主意,动手将她的校服钮扣解开,露出内里乳白色的胸罩,再把校裙退下,将她的内裤轻轻往下卷,仅仅露出耻丘和数条体毛。 欣赏一眼自己的杰作,转身拿取艾莲娜的书包,从书包中找到她的钱包。从钱包中取出了她的学生证,走回艾莲娜的面前,她的瞳孔放大,没差多少就要破禁。我拿着她的学生证笑着读出来:“xx玲,xx中学x级x班,编号xx。真尴尬,都入过你几次了,现在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艾莲娜露出哀求的表情,我将学生证放到她嘴上道:“咬住!”

我故意将艾莲娜的书包放到她能见的范围,及将东西全倒出来翻看,这是从心理上的一种羞辱,艾莲娜只能无助地看着我搜查她的东西。我看差不多了,说:“将衣服一件不漏全部脱光。”

艾莲娜立即动手把校服和内衣等都脱下来,我冷然道:“你的耳环呢?没听到我说全部脱光吗?”

艾莲娜呆了一刹,即时将她耳上的小吊环也脱下,直至变成真正的一丝不挂。

我说道:“分开脚。”

艾莲娜将双手放在头顶,两条长腿大大分开,脚掌成八字步,挺起了胸前肉丸,只有口中仍然咬著自己的学生证。我悠然站到她的面前,一手插在裤袋,另一手肆意搓揉她一对美乳,竟发现乳尖已经变硬。试着伸手到她的下体,让我惊讶的是掌中感到一遍湿润。

艾莲娜大窘,却无法掩饰自己的耻态,我拿下她的学生证,举起手掌问道:“这些是什么?”

艾莲娜脸上掠过羞涩及苦恼,但她仍然记得调教的规则,清楚道:“爱液。”

我问道:“坦白告诉我,经过上次之后,你一直期待再被调教?”

艾莲娜倒很爽快答道:“是的,有期待过。”

我满意一笑,同时心中有股满足感,难得找到一个真正合频的M女,其实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坏坏一笑问道:“试过自己淫水的味道吗?”

艾莲娜忍不住震了一震,黛眉皱起,道:“没…没试过。”

“来,舌头伸出来。”

艾莲娜将小香舌吐出,我再次伸手到她下体摸了一把,掌心尽是她的爱液。把掌心贴在她的舌上擦了一下,让她舔回自己的爱液,问道:“什么味道?”

艾莲娜道:“很怪,有些腥,不知道怎形容。”

我说道:“流了这么多水,你其实很享受被男人玩弄?”

艾莲娜道:“我………我………”

“嗯?”

艾莲娜不好意思道:“不是的,我承认喜欢被玩弄,但只限于你一个啊。”

艾莲娜的回答让我呆了一下,虽然没有尽信,但也忍不住笑道:“我可不认为自己这么特别,到底为什么呢?”

艾莲娜说:“一想到被你这大叔做淫亵的事就觉得很刺激。”

我失笑道:“嗯,这算赞美吗?对了,你有没有试过含阳?”

艾莲娜摇头说:“未试过,但如果你喜欢我会尽量做就是。”

我想了一下,自个儿走进浴室取出一张抹脸布,回到艾莲娜身后道:“我要先蒙上你的双眼,但你不用怕,我会在你身旁。”

艾莲娜轻轻点下头,我把布折好蒙上她两眼,小心扶着她向椅子走,道:“好了,在这里跪下,不要紧张,记得别用牙齿。”

将硬起的阳具调好角度,轻轻扶著艾莲娜的头向前伸。龟头碰上嘴唇时她停了一停,才慢慢的张开嘴巴,尝试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口交经验。在艾莲娜的口腔中除了湿和暖之外,基本上并没有什么感觉可言,我失笑说:“你要当成是吸吮珍宝珠,然后将头慢慢向前向后活动,呀,对,是这样了。”

看着艾莲娜含着我的宝贝,心里有种奇怪的想法,我可以感觉得到她的乖,她正努力做好本分,可是这不代表她享受。这一点从她渐渐退红的脸颊足以证明,而当我按着她的耳朵时,其耳朵是冰冷的,而且随时惯性的疲倦,使她的推送缓缓地减速。

这是不行的,如果不是蒙上眼睛情况就会更差。

从我的角度往下看,可以看见艾莲娜的脸孔、双峰,与及分开跪着的大腿。突然浮起了一个点子,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一试无妨。

不动声息下,我将右脚悄悄伸到艾莲娜的跨下,用脚背向她的阴部轻压。被这突如其来的偷袭影响,艾莲娜忍不住咽呜一声,她不小心用牙齿在我的宝贝上咬了一下,幸好只是很轻的一下。

我索性全靠椅背,左脚底踩在艾莲娜的其中一只肥奶上。当然是很轻力的踩上去,从脚边挤出了一团雪白的乳肉煞是好看,心中不由慨叹现今的孩子们营养富丰,才十几岁怎么会有这种身材。

小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逢场作兴数也数不清,然而以奶子坚挺来说,艾莲娜绝对入三甲,在我象印中只有一个四川小妹能跟她比,那小妹是个按骨的,不过回乡很多年了。

左脚踩着艾莲娜的肉乳,右脚背顶着她的肉户口,这两个动作一起做其实蛮累的,然而艾莲娜的却有着让我料不到的反应。她的脸颊急速变成火红,而最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她竟然主动挺胸抽腰,将乳房和下阴部往我的脚磨擦。

我心中浮起一个极大的问号,艾莲娜对这种玩法感兴趣?她的屁股有力量有节凑地前后摆动,而刚才似是聊胜于无的口交,现在却变得激情起来,她不但依我教的方法用力吸,还无师自通用舌头舔上我的宝贝,虽然是杂乱无章,却仍有着快感。

我们用SMS沟通时,艾莲娜曾经说过以前没试过做爱时被对方羞辱,她说在这方面可以接受更多。当时我就想,她指的应该是语言羞辱吧,可是从她现在的反应来看,她其实跟我一模一样,是个D/s的爱好者,只不过她不懂得表达出来。

不消几分钟,我的脚背感到有液体,而且更听到湿润的磨擦声。此时我大著胆子再进一步,将左脚放到她的大腿上搁著。艾莲娜感到胸部失去压力,她不自禁发出纳闷的低呜,似是希望奶子继续被脚踩。

我暗暗地笑着,当她纳闷之时将右脚也缩开,这次艾莲娜反应更大,她停止了口交的推送,发出了不满的低呜。在这一刻,我再次出其不意地偷袭,将右脚姆趾公向她的性器插进去。

艾莲娜似是烟花爆开一样,她的黛眉紧紧连锁,不由自主吐出了我的阳具,颈部青筋毕现,腰夸张地弯起,仰天长长地‘噢’了一声,被男人脚趾侵犯的女性器官溢出了爱液。

连玩惯的我也惊呆了,艾莲娜居然这样子高潮?!

这些只有日本AV才出现的情景,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在现实生活上出现!

在我发呆的时候,艾莲娜已经向侧慢慢倒下,赤裸的少女胴体蜷伏在地毯上痉挛。我也顾不得仍然半天吊的小弟弟,把艾莲娜抱到床上让她休息。

✽✽✽✽✽✽✽✽✽✽✽✽✽✽✽✽✽✽✽✽✽✽✽✽✽✽✽✽✽✽✽✽✽✽

5 交流

“好刺激啊,刚才好刺激啊!我从来没试过这样的!”

毕竟艾莲娜还未满十八,年轻青春的身躯很快从虚脱中回过气,一副没事的样子反身趴到我身边,两团乳丸压着我胸口蛮舒服的。长长直直的秀发有点凌乱,但在秀发下的瞳孔却闪闪生辉,艾莲娜兴奋得乱叫。

我当然不介意一个赤裸的女孩主动献抱,而且心里也着实有问题想知道,索性搂着艾莲娜的香肩享受跟她相拥的感觉,同时问道:“你喜欢刚才的玩法?”

艾莲娜点首道:“喜欢!超喜欢!刚才真是他妈的爽爆了!”

“呀,可否别对着我说粗口,女奴小姐。”

“哎,一时口快,呵呵呵呵。”

“你知道刚才我做了什么?”

艾莲娜虽然有着女孩天生的羞耻心,但她不属于故意扮矜持的类别,反而是豪迈率直的那种女孩子,她的脸微红说:“知道,你把脚趾插到我的咪咪。”

我的注意力提高了,问道:“你不抗拒?感觉如何?”

艾莲娜说:“其实当你用脚逗我时,刚开始是有些反感,可是很快很快就消失,反而觉得刺激极了,全身似被火烧一样,我从来没试过这样。”

我耐心问道:“为何你会觉得兴奋呢?”

艾莲娜两唇合起认真沉思,但似是一片茫无头绪,她想了足足两分钟道:“我也不知道原因啊,但就是觉得坚舒服,我为什么会这样,正常吗?”

我试着问道:“那一刻是否觉得身段矮了一截,被男人踩在脚下让你感到屈辱,觉得自己很低贱?”

艾莲娜的眉心轻皱,没过几秒她的瞳仁放大,说:“你说得对!就是这样的感觉!”

俗语说的犯贱!

一边玩着她的长发,一边微笑问道:“每个人对性都有不同的嗜好,但真正了解自己需要的人却不多,这对你而言很重要,再慢慢细想刚才的情况,不要担心什么,详细告诉我,就当是我俩之间的秘密。”

可能艾莲娜不知道,这就是S与M之间的信赖。

艾莲娜果然认真地想,慢慢地回复了冷静,说:“开始时我觉得你有点过分,可是当幻想到被一个大叔用脚乱踩,噢,你别生气啊,那刻我就觉得自己很贱,这样想法使我兴奋得有点失控,我这样算正常吗?”

看着艾莲娜的样子似担心又似尴尬,我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一下,道:“两个成年人关了房门,只要不影响其他人,做什么都是正常,对不对?”

艾莲娜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也放松道:“当大叔的脚趾进入我体内,我就想到……想到自己的身体被一个中年大叔的脚趾奸了。这法想像是炸药一样把我轰开,只感到下体喷了些什么,像尿尿那样,但又舒服很多,全身突然抽了一下大的,接着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长长呼口气,说:“就是说你心底其实喜欢受屈辱,可有幻想过不被当成人类来看待?”

艾莲娜笑道:“这倒没有,但听起来似乎很刺激,那么你想把我当成什么?如果是你的话我想应该没问题。”

我亦笑说:“告诉你知就没意思,你现在仍然听从我的命令吗?”

艾莲娜低声笑了两下,说:“当然,不听你的听谁的?”

我指指自己的小弟弟苦笑道:“你刚才就爽了,给我口交到一半就先泄,知道我忍得多辛苦吗?” 艾莲娜看看我半硬半软的宝贝,歉意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

我坐起身一脸严肃,以惯常的力度轻掴艾莲娜,说:“这是严重的错误,滚下床去。”

艾莲娜被我一百八十度改变态度给吓到,她赶紧爬下床去,幸好她机灵地跪下,学着日本AV的土下座姿态两手按地,向我叩头道:“请原谅。”

这丫头学得真快,我用脚挑起她的下巴,道:“你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是没尽力让主人快活,第二是没批准下高潮,现在要罪你自掴十下。”

艾莲娜一对凝定着我的目光逐渐变化,从一分钟前的贪玩小太妹,一下子变成服从的性奴,她举起手就往自己可爱的脸蛋给掴下去。啪的一声清响,我和她都吃了一跳,上次试力度的其实只有我,亦即是只有我知道该用什么力度,艾莲娜根本拿捏不准。

艾莲娜这一自掴耳光,她的脸立即见红了,而她也才发现自己用过了力度。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隐隐有些不忍,可是才刚刚说了给她惩罪,总不能第一下就叫停止。艾莲娜看着我停了一秒,她见我没有出声自然也不敢再问,唯有硬著头皮来第二下。

所谓打在奴隶身,痛在主人心,这一刻挺难捱的,二十下不是小数目,艾莲娜打到第七、八下已经泛起泪光,两颊也肿了,然而基于主人的尊严我却不能叫停。待她好不容易掴了十下,早有两行泪水流下,我的忍耐力也到极限。

我果然是一个不够专业的主人………

我沉声问道:“知道错了吗?”

艾莲娜强忍住泪水,嘟起小嘴道:“怎敢不知错,痛啊。”

最后我仍是扶起她,把她抱进怀内轻轻扫背,轻声道:“不要再有下次了。”

艾莲娜的性格较偏向男孩,她最终并没哭出来,片刻回气后就能平复,这是普通女孩做不到的事。将艾莲娜扶起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小心地检查她的脸庞,毕竟她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相貌不算差的女孩子,万一脸上留下痕迹那就惨了。

我笑道:“幸好没破损,明天买点药膏涂一下吧。”

艾莲娜忽然两手缠着我颈,脸轻侧让一头长发垂下,贴近我的面轻柔地说:“大叔你有时虽然凶巴巴,但人品真的很不错啊,我就喜欢你这能软又能硬的。”

我也不辨艾莲娜的话是真是假,只知道怀中的赤裸少女主动送上香吻,她的舌头直进我嘴腔,两条舌头互相缠卷。吻了一会儿我已生出生理反应,艾莲娜才离开一点,在我耳边说:“让我服侍你好吗?”

我摇头道:“先别急,去洗手间弄条湿毛巾出来。”

艾莲娜露出不解的神情,但她仍是照我吩咐去做,光着屁股进洗手间把面巾弄湿再扭干,拿着湿毛巾走出来。我早已经躺在床上,说:“帮我抹干净双脚。”

艾莲娜恍然大悟,跪上床边将我的脚放在她大腿上,用毛巾仔细地帮我清洁,不但每一只脚趾,连脚趾之间的缝隙,与及趾甲都清洁,她更轻轻为我按摩脚底。

待艾莲娜抹好后说:“都抹好了。”

我当然不会放过她,笑道:“用布不够干净,用你的舌头帮我洗脚吧。”

艾莲娜的表情出现戏剧般的变化,首先是微怒,接着是不悦,继而是沉思,最后是惘然,我能感到她在这短短的几秒之间的变化。她将我的脚缓缓抬起,伸出了嫣红的小舌,从我的脚姆趾开始舔。

除了表情上的演变,艾莲娜的动作也在变化,她第一下是用舌尖点在我的脚姆趾上,第二下放胆舔到脚趾之间,接着她的胆子也变大了,用一个充满魅惑的目光瞄我一眼,竟然把刚刚插入她体内的姆趾全放入小嘴内。

艾莲娜的另一只手悄悄伸入两腿之间,她慢慢地放开态度,努力将我的脚趾逐只吸吮,而且是一边吸一边手淫。我冷笑道:“看你的贱相,那有女人像你般一边吮男人脚趾一边手淫的?”

我的话使艾莲娜震动了一下,将我的脚放到床上,而她本人放软了香躯抬起屁股,乐不思蜀地含着我的脚趾疯狂地自慰。我亦是第一次见到这情景,更想不到艾莲娜对这种玩法如此狂热。

其实那次误打误撞下发现了艾莲娜特别的性癖,这也成为我们将来重要的房事节目。

艾莲娜终于放开口,她满脸红霞,眼中春潮激荡,赤裸火热的胴体爬到我身上,握著原来已经硬直的我的小弟弟,道:“我好想要啊!”

“喂喂喂,你太主动了吧。”

有过上次的经验,我将床边的套子递给艾莲娜,她立即为我戴上去,把小弟弟向她的下阴一顶,不费气力地进入了她的性器内。艾莲娜双脚夹紧我的盘骨位,双手按着我的腹部,腰枝七十度角向前和上抽送,年轻女孩的腰力果然强劲。

此时的艾莲娜那有孩子的气味,她一头又长又直的头发随着活塞动作飘扬,丰满的两团肉丸摆动,幼但有力的小腰有规律地摇著,这副女性的身体百份之百已经成熟,更散发出让任何男人疯狂的魅力。

我望了艾莲娜一眼,用手指指自己乳头,艾莲娜减缓了抽送,她伏到我胸前伸出小香舌吸舔我的乳头。一边舔完了换另一边,而我则躺着享受眼前这裸女的性服务。

艾莲娜突然抬起头,眉宇之间似在忍耐什么,道:“我可以泄吗?”

第一次调教艾莲娜时,曾经要求她问准我才可以高潮,原来她一直有记着。我捏起她的下巴,道:“说三句‘你是世上最淫贱的母狗’,我就让你泄。”

听到我这下流的命令,艾莲娜亦忍不住娇吟,可是她已经快要到顶了,岂能这样停止。艾莲娜不自觉加快了抽送,用她略尖的声线悄然说:“我是…嗯…世上最淫贱的…母狗……”

“喂,这么小声谁听到?”

艾莲娜一副羞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是我知道她心里其实很爽活,因为她的腰越来越快,下体流出的爱液越来越多。艾莲娜似是豁出去般叫道:“我是世上最淫贱的母狗!”

艾莲娜一口气娇声叫出三次,我伸手和她十指紧扣,她屈起了腿改成垂直向上。艾莲娜发狂一声上下抽插,她的眼珠向上吊高,唾液从嘴角溢出,手指紧紧抓着我的手,突然全身僵硬,腰向后弯,夹着我的下体压力大增。而我这边亦眼前景象刺激,亦忍不住腰间一麻,火热的精液立即喷发。

发泄过后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当我起身穿衣服时,艾莲娜突然拉着我道:“你要去哪儿?”

我听得胡涂,道:“当然是回家啊。”

艾莲娜愕然说:“你不是跟我过夜吗?你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

我不禁啼笑皆非,暗骂自己早已习惯的意识,因为援助交际过夜是要另外加钱的,跟艾莲娜这状况不是习惯之内。想了一想道:“你不介意跟我过夜,我当然没关系,反正明天不用上班。可是睡到半夜万一有需要,你不能睡死不理我啊。”

艾莲娜失笑道:“这个很难说,我平时总睡得像死猪,所以只能够答应你,清楚状态下你喜欢做几次我都不拒绝。”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