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主嫩奴回忆集 (6-7) 作者:帅呆

【老主嫩奴回忆集】

作者:帅呆2020-9-15发表于SIS

前言:之前有读者说我总是形容艾莲娜的身材,但从来没有描述她的容貌。其实啊,如果见过她真人一次就会明白我这样做的理由。

不过,既然有人问起,我也就简单说一下,刚认识她时是圆脸的,瘦身之后脸就变尖了,但远不如杨幂尖得那么夸张,唉,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绝色大美女肯定没她份儿,但又不属于貌丑那一类,少许漂亮吧,不能太赞她,总之是正常男人不会拒绝的类型。

邻家女孩的样子,但配新潮的打扮,是否很奇怪?但事实上她确是这样子啊。呀!要我真的说她特征的话,确实有一点,就是她笑起来时眼会眯成线的,台湾是否叫月牙眼?看上去就是有点傻。

.6 波澜

自从上次跟艾莲娜到酒店住了一晚,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像预期般大爆发,她甚至有一个星期没在游戏机中心出现。在整整一个星期里,她只有一次whatspp给我,说暂时不会跟我联络了。收到这个短讯时,我心里有几个感受,第一个是终于完了,第二个是放下心里的石头,最后就是一点点的负面,少许的不舍和少许的痛。

但不要紧了,这又非首次,而且一早有心理准备。

其实由一开始我就没有期望什么,毕竟我比她大接近廿年,好命的话也该有个这年纪的女儿。大家玩SM时虽然很满足,可是在房内和房外完全两个世界,性爱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非全部,在房外是零信心跟她长相厮守。

虽然大家都没有说破,但我深信她也感觉到,我们其实不可能的,她最后仍然出短讯给我已经很有交代。我从前有不止一个奴,也不止一次没交没代就断了联络,所以一点也没怨怪她。

因为这件事,导至我另一个星期没有再进游戏机中心,宁愿走多两步去健身室焗个桑拿才回家。就这样我和艾莲娜突然有两个星期没联络,完全没有通过讯,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直至相隔第三个星期的周三,记得很清楚这天是圣诞节前一周,因为那天健身室开始重修,直至圣诞节假后才再开放,所以我只好再次到游戏机中心。一如所料,游戏机中心内没有她的芳踪,原以为平复的心情又泛起少许无奈。

坐在我旁边那个穿西装的小胖子跟我打招呼道:“哦,你很久没来啊。”

我微笑道:“忙啊,都没法来。”

毕竟大家不算很熟,打完招呼大家各自打地主。今天手风很顺,三场有一场拿火箭,不断地亮牌,两个对手二百多级都被我打到惨兮兮。刚刚打满十二回,旁边那个胖子突然轻轻推我,我不禁奇怪,因为这里谁都不会骚扰人家打地主。

胖子用眼神射向门口方向,我亦跟着瞧过去,心头不禁跳了一下,进来的竟然是艾莲娜!

艾莲娜今天没有穿校服,而是穿一件绿色小背心,牛仔热裤,一顶红色小帽子但是向后方戴。她跟三男二女一起来,其中一个男孩撘着她香肩,而且长得挺俊俏,跟她相当合衬。

这一刻我竟然想立即离开!

更让我惊讶的是,最失落的居然不是我,而是身边的胖子,他仿佛生意失败的表情。他这副表情让我在灰心之际多出一点好奇,不禁问道:“你怎么了?”

胖子说:“唉,那个长头发的女孩,我留意她很久了,样靓身材正,索到啪啪声,但原来有男朋友的,可惜。”

我暗惊道:“她有那么好吗?”

没料到另一边的四眼男突然撘嘴说:“那个女的确实很正点啊,我也留意很久了,样子漂亮都算了,还要又高又白又大胸,一定是姣到出汁的类型。”

哇,这两个什么禽兽啊?人家一个女学生而已,居然用这么污秽的眼光去看人?

我低声道:“她漂亮吗?怎么我觉得很普通。”

没想到连背后巡场的阿伯也加把嘴说:“是不是你要求太高,你拿明星比当然比不上,但在这游戏机中心她算是数一数二的好样了。”

艾莲娜进来时笑容满面,还跟男伴有讲有笑,可是当她的目光扫到我时,表情立即僵化。艾莲娜反应也算快,她装作若无其事别开脸,而我亦顺势重新坐好,投币继续新一局。

不知道是我无法集中,还是运气刚才用完,连环三场被对手炸死。收起硬币,头也不回就走,临走前本想多望艾莲娜一眼,可是最后都没有这样做,何苦呢?

情事就这样搁下来,幸好我们还未算很深感情,现在放手只不过几天不开心。之后又因工作关系回内地几天,回来那天是周五,到家已经是十一时半,这件事也被淡忘了。

洗完澡把手机的香港SIM卡换回来,忽然弹出了三个短讯,三个都是艾莲娜传过来。

(大叔……)

(可以跟我聊聊吗?)

(已经放弃我了吗……)

拿着手机一时呆掉,前两个短讯是三天前的,最后一个是昨晚的,不知为什么我有很强烈的感觉。艾莲娜不是爱撒娇的女性,这三个短讯其他人可能觉得没什么,但我却很能感到她心情,她不开心得很啊。

呆看手机差不多十分钟,我发现自己才是犯贱的一方,摇著头回复她的短讯。

(对不起,这几天在东莞工作,刚刚才回香港换卡,是不是有事情?)

原以为艾莲娜不一定覆,也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覆,没想到不出十秒钟手机就震。

(我还欠你吗?)

(傻妹,你早就不欠我什么。)

(不行啊,你对我好我知道,我不能让你吃亏,要不要见面?)

(我不觉得吃亏啊,真的没什么。)

(我是女孩子都开口了,你一个大男人反而多多借口?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谈啊!)

(好了,别生气了,你想什么时候见面?)

(后晚有空吗?)

(后晚?后晚是平安夜啊。)

(佳人有约?)

(不是佳人有约,是家人有约,我七时要跟家人吃饭。)

(No problem,多晚我也等你。)

(对啊,忘了你是夜鬼,那就九点吧,上次的酒店好吗?)

(好,到时见吧,Good Night With Kiss!)

. 已经很多很多很多年,没试过在平安夜晚约会异性,在大陆包女过夜倒是常有,但肯定不是平安夜。跟家人约了在港岛区吃西餐,通常一小时就吃完,八点左右他们各自回家,我则不动声息坐车到上次的酒店。

比预期的早了廿分钟到酒店,本来考虑是否要喝杯咖啡,却忽然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原来艾莲娜比我更早到,她就站在酒店的大圣诞树下,我悄然走到她背后。

今天艾莲娜穿得特别隆重,没了平常的新潮,却多了一分成熟,她穿一件头吊带深蓝色长裙,中间是性感的V字领,配一件白色的毛毛小披肩,一头白色毛毛小帽,与及一对三寸高跟鞋。她感到背后有人而转身,跟我四目交投,她眼中有着掩藏不了的喜悦。

除了性感成熟的衣着,艾莲娜今天也化妆了一个浓妆,浅蓝眼影,樱桃口红,淡淡的嫣红,与及两只银光闪烁的耳堕。她的长发也飘染了,洗去了绿色,却染了暗暗的崇红色,整个人好像长大了几岁。

难怪人说男靠衣装,女靠化妆,艾莲娜化妆后的样子跟平时差落好大,简直像AV女优拍封面的效果。加上她确实长得高,腿长奶大,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一定向她行注目礼。

难怪游戏机中心那班淫虫对她这么高评价,可能真是我走漏眼。

我被艾莲娜的惊艳镇住不懂说话,她本人没察觉之余,还要露出一个天真带傻气的表情凝望过来,几乎被她要了我这条老命,问道:“What’s up?我的脸有什么吗?”

只好用微笑掩饰心里的震动,我俯近她耳边笑道:“你今晚很漂亮。”

再次证明到艾莲娜是个不正常的女生,以往认识的女生都是脸红红说”多谢”,或者装可爱反问”是吗”。可是艾莲娜上下打量我,说:“你今晚怎么啦,不是常说我的脸蛋很普通吗?”

真是晕死!

我忍不住笑道:“好歹我们都算在平安夜约会,你浪漫一点可以否?”

艾莲娜也忍不住莞尔,突然俯前在我脸上吻一下,道:“好吧,那谢谢了。”

忽然艾莲娜的肚子传来鼓声,我愕然道:“嗄?!你又没吃饭?”

咦,为什么我用个又字?

艾莲娜轻轻摇头,一头直直的崇红长发摇曳,我弯起手臂,她乖巧地绕着,在酒店大厅男人们的艳羡目光中,我带着艾莲娜乘电梯到西菜部。

平安夜吃西餐当然不便宜,幸好我们来得晚,他们的平安夜大餐已经售罄。记忆中,艾莲娜好像是点了一个意粉,但不记得是肉酱还是猪扒。我早已吃饱,只是静静坐着欣赏艾莲娜大快剁颐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刻我竟感到有点难以说明的满足感。

“你别吃那么急,小心哽到。”

“人家饿了啊,酒店不愧酒店,意粉好好吃啊。”

“你穿这么隆重,又化妆又染发这样的,就是为了和我约会?”

艾莲娜摇手笑道:“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我们学校有舞会啊。”

我失笑道:“你知道什么叫美丽的谎言吗?可是你既然去舞会,怎么没吃东西饿著来?”

艾莲娜叹气道:“说起来就一肚子气,吃饱了,上房吧。”

跟艾莲娜上了酒店房间,她坐到床边,而我坐到椅上,问道:“你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谈吗?”

艾莲娜垂低头道:“我……我不知道该从那儿说起。”

其实我早已有心理准备,淡淡道:“我都看见了,你有男朋友了吧,他长得很俊朗,跟你很合衬啊。你要中止这段关系我可以理解,也不会生气,更不会向其他人说出我们之间的事。”

艾莲娜抬头惊讶道:“大叔……你不生气?对你来说我是可有可无、玩完即弃的女人?”

我细看艾莲娜好一会儿,皱眉道:“你是否误会什么?人非草木,若说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那就是谎话,可是我亦有自知之名,毕竟大你很多岁啊,难道会妄想你喜欢我吗?你找个年纪相近的男朋友一点不过分。”

艾莲娜表情复杂异常,道:“大叔你是我遇过最温柔最坦率也最特别的男人。”

我摊手道:“多谢夸奖,但我自己知自己事,拈花惹草是家常便饭,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早应成家立室,生你这么大个的女儿。”

艾莲娜长长叹气说:“那天在游戏机中心,你见到那个的确是我男朋友,这完全是拜大叔你所赐的。”

这回反而使我摸不着头脑,问道:“关我什么事?”

艾莲娜说:“那个男的长得是帅气,但他同样在学校声名浪籍,本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自从上两次跟大叔玩过,我发现自己居然隐藏奇怪的性癖,my God,that scary me!”

我一时停止了思想,只听艾莲娜像豁出去似的,深吸口气道:“不瞒你说,我十五岁开始懂得手淫,舒服是舒服的,但真正的高潮是在认识你后才知道。被大叔玩弄的时候,我竟然兴奋到不能自己,我很惊讶自己的反应,害怕有一天变成小说故事里人尽可夫的变态女啊、肉便器啊什么的。

那时候刚巧他就向我追求,我接受他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想借他来忘记跟大叔一起的经验,那时我真是害怕极了!”

一时之间恍然大悟,原来一切因我而起。

艾莲娜眼框通红,声音沙哑,我静静走到她身前半跪下来,握起她的手道:“我的第一个奴啊,其实也跟你一样因为害怕而在我身边消失,但其实我没有想过要伤害她,从来都没有,只可惜当年我太年轻欠经验。之后每次收奴都会特别小心,尽量不让对手惊惧,可笑是到今时今日仍然失败,这是我的问题,真是对不起。”

艾莲娜轻曳轻丝,继续说:“那个混蛋外表是帅,但内里是个大贱精,他说了一大堆花言巧语,怎么对我一见钟情,发誓只爱我一个。如果是半年前的我一定被哄到要生要死,可现在却……想吐……太假了,我现在可以看得穿,还不如直接开口说上床吧。大叔你都知道我个性,我喜欢直来直往,结果连一星期都没有就分手,他今天还拖着我的一个好朋友去舞会,摆明就是示威,他妈的,我气得走了出来,所以什么都没吃。”

虽然明知不应该,虽然明知我和艾莲娜没可能,但心里仍然禁不住产生喜悦。艾莲娜捉着我手道:“难道我真的没资格做你女朋友?”

艾莲娜这句话如箭一样直穿我心,此刻我完全不懂如何回答。讲外表,此时此刻的艾莲娜怎么看都是美女,可是内里仍然是个孩子啊,她的思想未成熟,我们之间有着足足两个世代的鸿沟,不是喜欢就能一起,事情复杂到并非她能够理解。

艾莲娜见我沉默不语,她笑道:“别担心,我不会强逼你,只是想告诉你女孩子其实很简单,有一个男人真心对自己好,就很容易喜欢上这个男人。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将来如何,我只知现在要做你的女奴,正正式式的女奴。”

. 7 认主

在我生命中的几十年,每年的平安夜都过得很通普,本来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期待,偏没想到今年居然这么激荡,恐怕到我八、九十岁,也不会忘记这么一个平安夜。

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男人和女人真是差很远,艾莲娜年纪轻忧虑少,而且性格太直率,喜欢一个人就会披荆斩棘地去爱。可是男人就不同,两个人一起可不只两个人的事那么简单,我要考虑很多的问题。

我只好柔声说:“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吗?”

艾莲娜道:“当然知道,反正我又没要你负责任,你可以把我当成普通的Sex Partner看待。”

我坐回椅子上,长长叹气说:“我不想骗你,我不否认对你有好感,如果这样子建立主奴关系,将来我们都抽不到身,到时可能很hurt,你明白吗?”

艾莲娜突然望着我眼湿湿,咬著下唇一样快要哭的样子,我吓了一跳道:“别哭!”

说时迟那时快,惨了,比普通女孩坚强的艾莲娜,竟然真的哭了出来,泪水泊泊滴下长裙上。别看我平时喜欢SM,但我不是硬派打人那种,游戏时几乎没试过弄哭女方,现在可是立即投降,道:“哎,不要哭了!我答应你好了,再哭弄坏化妆会变熊猫的。”

艾莲娜停下哭泣,问道:“真的吗?”

我苦笑道:“你自己都开口了,我能拒绝吗,不过将来超过我的控制范围,你可不能怨怪我。”

艾莲娜化哭为笑,道:“一切后果我会自己承担。”

我苦笑摇头,道:“两分钟,一丝不挂。”

艾莲娜先是呆了一下,立即从床上跳起来,将她那件长裙退下来。一边欣赏艾莲娜脱衣解带,一边暗叹这女孩的身材………咦?!

几个星期没见面,艾莲娜竟然瘦了一圈!

难道是传说中的为情所困?她本来有少许babyfat,现在她的曲线反而变得均衡,要大的大,要幼的幼,一对天然的奶子坚挺无比,那对美腿拍得住少女时代。

艾莲娜很快将衣服都脱光,我说道:“把内裤给我。”

艾莲娜又呆了一刹,她将内裤递过来,我收下道:“在这里你已经没有权利穿衣服,全部丢入垃圾桶。”

艾莲娜睁大眼望了我一下,才将她的长裙和衣饰全丢入墙角的垃圾。其实香港的酒店相当卫生,入住的房间一定没有上手留下的污物,最少我从来没试过。

我淡然说:“跪下。”

艾莲娜在我身前跪低,双手放到背后,大腿微微张开,脚心向天,挺起一对丰乳。我反开她的内裤,悠然欣赏她小可爱上的水渍,一句话也不说,使她默默承受着羞辱。

将小可爱放到茶机上,伸手轻捏她的下巴,道:“这是最后认真问你一次,你决定要做我的奴?”

艾莲娜眼神坚决,说:“是的,我已经决定,请主人收我为奴。”

我反问道:“那你知道‘奴’其实是什么吗?”

艾莲娜说:“奴就是让主人玩弄的玩具。”

Shit!这不能怪她,我记得曾经有这样跟她说过,那只是为了羞辱她,却非真正事实。我摇著头,手轻抚她的鬓发,道:“‘奴’其实是一种意义,体现于精神多于身体,对主人集敬畏、爱欲、虔诚于一身,主人就是奴的一切,没有隐瞒、无法违逆、不能藏私。”

艾莲娜柳眉轻皱,道:“怎么听起来像结婚誓词似的?”

我点头说道:“对,你可以想像成一种极端相反的婚姻状态,但这关系跟婚姻有相同的坦承及约束。问安姿势!”

艾莲娜立即改变活动,摆出性奴问安的姿势,两腿蹲著大大张开,双手拨开自己的大阴唇,昂起脸露出羞涩的笑容。我说道:“用你的名字起誓,从这刻开始你愿意放弃所有人权,将身体和心灵完全奉献给主人。”

艾莲娜深深望我一眼,道:“我xx玲发誓,从现在开始愿意放弃所有人权,将身体和心灵完全奉献给主人。”

我继续道:“从此往后,你将不能在主人面前撤谎、不能违背主人命令、不能做任何违反忠诚的事情。”

艾莲娜道:“从此往后,奴不能在主人面前撤谎、不违背主人命令、不做任何违反忠诚的事情。”

我继续说:“于此立誓,终身不忘,直至主人解除关系。”

艾莲娜说:“于此立誓,终身不忘,直至主人解除关系。”

把脚伸出,艾莲娜旋即明白地捧起来,在脚背上吻了一口以示卑微和服从。我微微一笑,半带玩笑地以手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我以主人身份确认,由现在开始你就是正式的奴,是我的拥有物。”

艾莲娜只轻轻说一声:“谢谢主人。”

我们俩相视一笑,悠然拍拍大腿,她温顺地伏在我腿上,这一刻是说不出的满足感,这心情非笔墨所能形容。安享了片刻宁静,我淡淡地说:“帮主人洗一下脚呗。”

艾莲娜柔顺地伏下,盛臀饶起,将香吻印在我的脚上,更伸出舌头舔我的脚趾。我笑问道:“主人的脚趾好味道吗?”

艾莲娜满脸通红,这有一半因为羞耻,亦有一半因为兴奋,她低声道:“主人脚趾是最美味的。”

我收起右脚,向艾莲娜掴了一个耳光,当然是没有用力那种,沉声道:“像你这种下贱的货色可以吮主人的脚,你不应该多谢主人?”

艾莲娜的呼吸急速,道:“对不起,是我的过错,谢谢奖赐奴隶机会为主人吮脚。”

我点头道:“你要记住,你的主人最重视纪律,以后每次调教之前,你都要跪低叩头诚恳乞求主人调教你。”

艾莲娜跪服地上,额头贴到地毯,掌手向上,道:“记住了,谢谢主人教导,。”

好!这才有玩女奴的感觉。

“转一圈。”

眼前这个赤身的大奶妹跪着缓缓转圈,我则安坐椅中欣赏她的胴体。

经过这一阵的调教,我留意到艾莲娜胸前的浅啡色乳尖竟然勃起,而她稚嫩的阴唇已经渗出水分,这丫头真的在被羞辱下产生兴奋!我笑道:“以后你还有很多要学习,现在我要告诉你新的规则。当我叫你玲奴时,表示SM游戏开始,无论何时何地你的身份立即转成奴隶,并丧失说话权,必须立直身躯保持沉默,并且等待我的命令,明白吗?”

艾莲娜第一次听到这条规则,她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道:“明白,主人。”。

我思考了一下,说道:“以后你对主人回话时,只能自称玲奴、贱奴、贱货或母狗。”

事实上需要给予艾莲娜一个空间,虽然我也想直接叫她狗母,但现皆段还是要个缓冲,她羞涩地小声道:“玲奴明白,主人。”

我笑问道:“明白什么?”

艾莲娜道:“明白玲奴是主人的奴隶。”

嗜虐的血在燃起,我冷笑道:“那么,玲奴能告诉主人,这房间里什么东西最为下贱?”

艾莲娜的忍不住目光垂下,红霞直落粉颈,以她略高的声音道:“这房间最下贱的是玲奴。”

我笑着拿起身下的施鞋问道:“原来如此,这只拖鞋和你相比,那个较贵重?”

艾莲娜道:“主人的拖鞋比玲奴贵重。”

我指指墙的垃圾桶问道:“垃圾桶和你那个较贱?”

艾莲娜的声线开始颤抖,道:“玲奴比垃圾桶贱……”

我继续羞辱她说:“马桶和你那个比较贱?”

艾莲娜道:“玲奴比马桶更贱。”

我满意地笑着道:“答得好,现在把高根鞋拿过来。”

艾莲娜全身在颤抖著,爬向墙角把高根鞋拿到我面前双手捧起,我把带来的避孕套套上了长长的鞋根,然后把鞋掉在地上道:“你下贱还是这鞋下贱?”

艾莲娜道:“玲奴比鞋下贱……”

我笑着把床边的避孕套掉在她面前,说:“主人现在命令你,先跟这只鞋接吻,然后跟它性交。”

艾莲娜浑身剧震,彷似着魔般震抖著双手捧起高根鞋,将少女的桃唇吻向鞋尖,而且她主动伸出舌头舔上去,仿佛真的想跟鞋子接吻。直至鞋尖都被她舔湿,她躺到地毯之上,女阴部向着我,两腿M字打开,双眼半张半闩,眯著的眼框只露出动人的瞳仁。

看着艾莲娜将带上避孕套的鞋根慢慢插入自己的腔内,我亦看得热血沸腾,弟弟已经变硬。当鞋根全部没入艾莲娜的肉穴时,她忍不住呻吟一声,两只可爱的小脚和脚趾夸张弯起,从女穴中流出白色透明液体。

其实这时的艾莲娜有点失控,她没有等待我的命令,开始将鞋根向自己的肉穴推送,我冷冷嘲笑道:“看看你现在这德性,进房之前你还是一个人,可以穿着鞋踩在脚下。现在呢,你却比它更加低贱,要用自己的肉体来服侍一只鞋。”

原以为艾莲娜会羞愧难当,可是出乎意料地她向我报以一个十二分的媚态,展露一个奇异的痴笑,道:“玲奴是这里最…下贱的东西……很荣幸能跟高根鞋性交……谢谢主人的……噢……啊………奖赐………”

这是什么状况?也不知艾莲娜是装出来,还是真的动情,也可能两样也有,但这画面也太淫乱,一个全祼美少女跟鞋子性交,我继续嘲笑道:“真可惜啊,你长这么好看,骨子里居然是个大变态,真想让你的前男友看看你现在的下流样子。”

艾莲娜越来越兴奋了,她的腰不自觉提起,连带屁股离地,插著鞋根的阴户向着我。我将另一只鞋也带上套子,丢到她的肚皮去,说:“鞋有两只的啊,你这贱母狗别偷懒。”

艾莲娜眼神迷惘,她干脆将另一只鞋根对准自己的小穴想插进去,我吓了一跳,这只鞋没有安全套,这样插进去会出问题。赶紧捉着她的手,把原本插着她的鞋子拔起,说:“尝尝自己的淫水。”

之前两次调教,艾莲娜在被羞辱的情况下很容易进入发情状态,但这次她发情特别强烈,连思考能力都像消失,她之前会觉得害怕其实合情合理,因为有些时候她连自己都失控。

刚才她想把两只鞋根都插入自己的性穴,显然就没有思考过后果,看着现在的艾莲娜,作为一个M女她的状态有好有坏,好的是她会绝对服从命令,坏的是她的危机意识降低,作为主人的我只好小心照顾她。

艾莲娜把第一只鞋的根部放进嘴内吸食自己的肉汁,我把另一只鞋也上套了,让她插入自己的肉穴去。静静看着地下这条肉虫的淫态,我发现鞋根实在太幼和太短,艾莲娜虽然兴奋到全身红透,可是始终达不到高潮。

艾莲娜将腰提得更高,双手拨开大阴唇,头出吊着高根鞋的粉红色阴道口,粉红色的阴肉已经完全充血,淫水亦沾到大腿根部,悬挂着的高根鞋随着她的阴道抽缩而上下弹动,她的黛眉皱起,道:“主人…小奴好热…好想要……求主人上您的小奴隶……”

我轻轻踢一下她的屁股,道:“你有病啊,被鞋插过这么肮脏,路边乞儿也不会干你。”

进入奴隶状态的艾莲娜反应捧极了,她将下体左右摇动,向我献媚道:“求求主人做好心……操一下玲奴………真的好想要……玲奴发誓永远跟随主人……噢……”

事实上我也很享受羞辱女性带来的快感,而且对手是艾莲娜,感觉更为兴奋,道:“你只配这样。”

伸出脚轻踏那只高根鞋,使鞋根更加深入艾莲娜的肉道,她眼珠一反叫一声,看样子只要我多踩几脚她有可能高潮。

果然艾莲娜望过来道:“是的……请主人……踩这贱奴……只差一点点…”

我收起脚笑道:“我偏不要,你受煎熬的样子实在太有趣。”

艾莲娜娇叫道:“不要这样……玲奴求主人……请主人让玲奴高潮……求求主人……”

正式的第一次调教看来也差不多,我说道:“拔出鞋子爬上床,主人就当做善事干一下你。”

艾莲娜露出微仅可察的喜悦神色,连忙拔出体内的鞋根,像狗一样爬到床上两腿张开,等待着主人的宠幸。我好整以暇把衣服除下,站到床上将手指伸进艾莲娜的体内,哇,她体内热得非常,而且她早流了大量的分泌。

我望望床边放着的避孕套,可是最终被欲给打败,而此时的艾莲娜脑里大概没有反抗的概念,自然不会拒绝跟我打真军。握著小弟弟对准角度,毫无困难滑过了艾莲娜的阴道内,她兴奋得断断续续地咽呜,双脚夹着我的腰。我这边可就惨了,艾莲娜的阴道相当幼嫩,插进去相当之紧窄,而且她又相当兴奋,更加把我的肉棒扣紧,差少少就要漏出来。

吸了一口气,我掴了艾莲娜一巴掌,道:“没规没矩,像你这种贱物能被主人干,应该说什么?”

艾莲娜大概兴奋过头,开始出现呆滞,勉强道:“谢谢主人干玲奴。”

我一边收紧精关,一边伸手用力搓揉艾莲娜的奶子,是毫不怜香惜玉地搓著,还特意扭捏她小小的乳头。艾莲娜没有呼痛,反而更加兴奋迎合我的奸淫,甚至主动挺起胸让我蹂躏她一双美乳。

我自己也有很久没试过如此兴奋,索性向艾莲娜道:“张开嘴巴。”

艾莲娜当然照命令张嘴,我朝她小嘴吐出口水,问道:“主人的口水味道如何?”

艾莲娜痴迷笑道:“好味,谢谢主人的奖赐。”

我早已忍不住扑向艾莲娜,伸出舌头直入她的小桃唇内,她亦主动回应。我的肉棒温存在艾莲娜的肉穴之内,两条舌头互相卷缠,我的两手亦肆意玩弄她的两团肉乳,这刻真是爽得浑忘一切。

而我相信艾莲娜也是一样。

我也不清楚享受了艾莲娜多久,只知道她吞下我很多的口水,艾莲娜低声道:“主人……玲奴快到了………求主人批准高潮…”

我点头道:“若想要高潮,那就恳求主人在你体内射精。”

在这个特别的晚上,用套子未兔有点煞气氛。

艾莲娜先是惊醒了一刹,但很快又变回刚才的温驯,道:“好啊…请求主人在玲奴体内射精……请主人弄大玲奴的肚皮……小奴希望怀主人的孩子……噢……”

我被艾莲娜的语言刺激得忍不住,向着她的肉穴疯狂猛插,精关一松,在她温暖的肉道深处排放出精液,艾莲娜亦似附和一样收紧全身肌肉,受精的同时进入了激烈的高潮。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