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威虎山之绿妈传奇 1-11作者:小清河

.

【智取威虎山之绿妈传奇】

作者:小清河 2020-09-01发表于sis001 第一章 迎来新一年

一、2019年的最后一晚

“双木新村”,主市区边缘的一座住宅小区,共有三十六栋楼,其中的14号楼,位于整座小区的西北角,六层,只有两个单元门,每单元层三户,都是一室一厅的小户型,比其他的楼小了好几号,因为这是特别盖的一栋老年楼,实际大部分房子租了出去,我租房住在这栋14号楼的1单元2层2门。

2019年的最后一天,晚上7点来钟,室外滴水成冰,屋内也很冷,我穿着一套自己缝制的棉睡衣,叼着一支自己卷的直筒长杆旱烟,戴着耳麦,坐在电脑前,正在QQ上与一个丰满熟女玩视频网调。

我这边没有出视频,好友视频画面中的丰满熟女,家住在14号楼的1单元3层1门,我是由热心帮忙拎东西与她认识的,熟了随口将她称呼为了温姨,随后偷看到她的QQ号码,匿名与她加为了QQ好友,聊了一些天,跟她玩起了网调。

等确定了网络主奴关系,温姨其实已知道,在网上调教她的我,是住在她家楼下的邻居,继续装作了全然不知,我当然没有说破。

温姨是72年的,保养得很年轻,模样长得端庄富态,身材相当得诱惑,个头也就一米六,两只奶子大到难以用杯罩计量,屁股真称得上是大如磨盘,不光大还又圆又翘,单个看胸和屁股都是超级大,整个看全身的比例协调,前凸后撅,婀娜有致,皮肤还非常得白皙柔嫩,标准的肉弹型身材。

我是16的年初,租房住到的“双木新村”,半年前,在36号楼租住了四年半的房子的房东,突然说要卖房,只好又在14号楼租了套房子,因是仓促被动地租的房,这套房子租上了当,各处都坏了,尤其是暖气片严重腐蚀老化,而这栋楼与南面的楼的楼间距不达标,冬天太阳高度角低时,一、二层全天见不着太阳,一入冬屋里冷得跟冰窖似的。

就在楼上的温姨家非常暖和,我是棉袄棉裤,温姨是穿了一件连身短裙,脚上穿了一双性感高跟鞋,坐到了一张高脚椅上,我是用台式电脑上的QQ,温姨是用手机上的QQ,将手机放到了面前的托架上,正在聊着的是温姨被亲爹肏的话题。

属于是网络主奴关系,温姨是将我称呼为了爸爸。她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她母亲带着她改嫁了,肏她的是她的亲生父亲,温姨在母亲改嫁后随了继父的姓,后来又跟改为了亲生父亲的姓,这家庭关系可谓相当乱,温姨又是管我叫爸爸,所以在与我玩网调时,是将亲生父亲称之为了亲爹。

. 二、乱伦秘事

我带有引导性地说:“你还上小学的时候,你妈和你亲爹离了婚,带着你改嫁到了浙江,大致是00年,你离了婚,带着孩子来投奔了亲爹,跟亲爹住在了一块,从那时就开始被亲爹肏,马上是2020年了,你至少被亲爹肏了二十年啦,我记的、算的没错吧?”

温姨说:“嗯,没错儿,爸爸记性真好!我确实被亲爹肏了二十年啦。”

调整了一下坐姿的重心,温姨接着说:“我不到二十岁就结婚了,嫁的老公又好嫖又好赌,后来把房子都输了,我只能跟他离婚,当时我什么都没有,还带着两个孩子,只好来投奔亲爹。上户口、找工作、孩子上学,都是亲爹给安排的,女人都有依赖感,亲爹起了老公的作用,就有了这种事儿……当然,也是我亲爹,真的很禽兽很变态……”

我仍是带有引导性地说:“你有恋父情结,不是因为被亲爹肏,而是因为很小父母就离婚了,大致从上小学到结婚,一直是后爹,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父爱。你有m倾向,这个完全是源自被亲爹肏,因为你亲爹很变态,把你当成了性奴女儿。我总结的这两点,没错儿吧?”

温姨说:“嗯,爸爸总结得很对!我亲爹很喜欢看A片,以前是在VCD上看黄碟,非常喜欢让我陪着他看,完了学着A片里的变态方式,各种地玩弄我。”

我插言道:“你亲爹学着A片里的方式玩你,你就让他玩了,看来你个骚货,就是喜欢被亲爹这么玩吧?”

温姨说:“不是的!毕竟是亲爹亲闺女,我开始被亲爹玩的时候,当然放不开,他为了我能随意让他玩,经常给我吃春药……你知道的,吃了春药,人就不能自控了,让怎么样就怎么样……哎呀,刚开始的两年,我让他这个老变态弄得,天天要死要活的……”

我插言问道:“你的屁股和奶子,都非常得大,是不是因为这个?”

温姨说:“嗯,是的!我亲爹就是禽兽,不光给我吃春药,还给我吃过催乳药,我有奶水到四十多,他把我弄得有奶水了,是认为喝人奶能壮阳。所以,我奶子大得……大得瞅着都不正常……

我说:“你的两只大奶子,看着还是很诱惑的,摸着肯定感觉也很棒。”

温姨说:“嗯,我的两只大奶子,看着大得有些不正常,玩着还是很过瘾的,又白又大又软,到现在也没怎么下垂……”

我问道:“你的两只大奶子,现在还有奶吗?”

温姨说:“正常没有的,如果吃了催乳药,应该还可以有奶水!爸爸来现实调我了,我可以吃催乳药,让爸爸也喝我的奶。”

我以命令地口气说:“来,把奶子掏出来,结合你刚才说的,给爸爸展示一下,你的这对超级豪乳!”

温姨回了声是,从高脚椅上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调整了一下放在托架上的手机,又向旁边走了两步,从短裙的领口掏出一对超级豪乳,先用双手从下面各托着一只奶子,上下颠动了一会儿两只白皙的大奶子,又用一只手,揉了一会儿两只白皙的大奶子,将两只超级豪乳塞回了裙子领口,整理好衣服,调整回拍摄角度,坐回了高脚椅上。

我突然以命令地口气大声说:“骚货,不早就给你定了规矩吗,跟爸爸聊天的时候,不许穿胸罩和内裤!”

温姨不由地呻吟了一声,从高脚椅上站起来,将一只手伸进裙子领口,拿出来黑色的蕾丝胸罩,扬手扔到了沙发上,向后退了一步,卷起紧包住大屁股的短裙,双手抓住黑色的三角蕾丝内裤,顺着白皙丰满的大腿,慢慢地将内裤褪到脚踝,依次从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拿了出去,想了想将内裤挂到了手机托架上。

我说:“嗯,这个骚卖的挺有创意!不过,又把规矩忘了,是不是该罚?”

温姨撩起了包臀短裙,暴露着雪白的大屁股,跪到了高脚椅前的地板上,冲着镜头做了三个磕头的动作,仰起脸兴奋地呻吟着说:“啊……是的……女儿不听话,就要被爸爸罚……”

我想了想说:“你不是管你养的狗叫儿子吗?把它前过来,让你儿子好好看着,你这个大屁股骚妈有多骚!”

楼上楼下住着,我经常看到温姨养的狗,是一条胖得都成球了的沙皮,在我跟温姨认识之前,每次看到我都汪汪地叫唤,我很讨厌的这条狗,等跟温姨成了熟识的邻里,找机会教训了它一回,这条狗变得非常怕我了。

温姨抱过来了狗,放到了旁边的地板上,在她“儿子”的面前,露着下体发了一会儿骚,又按我的要求,拿下挂在托架上的蕾丝内裤,给狗穿到了身上,整理好衣服坐回了高脚椅上。

玩了一个调教项目,又回到了刚才的话题,我仍是带有引导性地说:“你和你亲爹,现在已经不在一起住了,但依然住在了同一个小区。不过,我记得你说过,你亲爹是40后,已经快八十啦,想肏也肏不动了,肯定已经不肏你了吧?”

温姨说:“爸爸说的很对,我亲爹一直把我当成了奴,这几年确实肏不动我了,但对我的控制欲,变得更强了,也变得更变态了,总幻想让别人玩我,我玩上QQ网调,就是他的鼓动,跟人玩视频时穿的性感衣服,都是他特意给买的。因为一直被他控制着,所以我至今也没再婚,唉……让他个老变态,给肏了二十年了,我也奔五十岁数了,这辈子就这样了……”

我以评论的口气说:“你亲爹,这是因为自己肏不动你了,升级出了淫女欲!类似之前聊过的淫妈欲,现在网上有很多男孩,想到自己妈妈被人肏会很兴奋,你亲爹是想到自己女儿被肏会兴奋,现在网上也有挺多这样的人。”

我紧跟着补充了一句,“对了,根据你说的,你儿子好像就有淫妈欲,是吧?你亲爹都肏过你,你儿子肏过你没?”

温姨急忙摇着头说:“我儿子小时候,拿我的内裤打过飞机……啊……我和前夫离婚后,开始俩孩子都跟的我,后来儿子跟了他,一晃好多年不在一起生活了,我儿子明年就要结婚啦……”

这次聊的是父女乱伦的话题,温姨主动岔开了随口聊到的母子话题,冲摄像头连点着头说:“爸爸刚才说得很对,我亲爹那个老变态,就是这么回事儿,我心里明白但说不出来。不过,我亲爹这个老变态,是拿这个给他肏不了啦找平衡,我真的找别人肏我,他肯定就不接受啦。唉……我连再婚都不想了,也就玩玩网调了,当然啦,爸爸想肏我,随时都可以……”

我说:“咱们在同城,你现在是自己住,等见过了面,爸爸干脆去你家调教你吧?”

温姨说:“嗯,我现在很方便的,爸爸可以来家里玩我,这样也比去酒店安全……不过,我们一家都住在同个小区,爸爸只能经常来住个两三天,来了也只能在家猫着……当然啦,爸爸来了,我肯定舍不得出去了,备齐了好吃好喝的,天天在床上跟爸爸崩锅儿,哈哈哈……”

这么一说,温姨不由地兴奋了,将两只白皙的豪乳,从短裙领口掏出来,用一只手来回抓揉着,表情淫贱语气发嗲地说:“啊……爸爸年轻威猛,鸡巴又粗又大……等来了我家住,还不一天肏我十次呀……”

我说:“你这个大屁股母狗,一天肏你十次,估计都喂不饱你,爸爸还真做不到一天十炮!不过,爸爸可以找几个大鸡巴男,一起去你家肏你,让你个骚货的逼和屁眼儿,全天都被使用,时刻都有鸡巴肏着。对了,你不是吃了药,就能有奶水嘛,到时候当然要吃了,让他们一边干你的两个洞,一边喝你的奶水。”

温姨抓紧了奶子说:“啊……不要啊……爸爸……您一个人,我就受不了……受不了您的大鸡巴……您再来找几个……都是大鸡巴的男人,一起来我家里肏我,还要前后一起肏……这就是……就是让他们轮奸我呀……哪还不……还不肏死我啊……”

嘴上说的不要,实际变得更兴奋了,温姨情不自禁地撩起短裙,露出肥满的阴部,左手继续抓揉着两只白皙的豪乳,右手伸到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用手指揉起了阴蒂,没一会儿就浪叫着达到了高潮。

我大致是从11月初,开始跟温姨玩起了的网调,温姨其实早已知道我就住在她家楼下,玩了一个月的网调,主动提出了现实见面,我还是没说破是她家楼下的邻居,趁得随即就是元旦,将现实见面拖延向了后。

温姨自慰到了高潮,去卫生间处理了一下,整理好衣服坐回高脚椅上,与我聊起了见面事宜,由她说近期家里事情多,我早说了过年要回老家,聊了会儿,确定春节后见面,具体日期过了年再商量。

谈定了现实见面的事宜,温姨从高脚椅上站起身,拿起手机说:“爸爸,10点多了,我得睡了,您也休息吧……”

温姨从高脚椅上下来,就势跪到地板上,将手机举到面前,表情卑贱地说:“谢谢爸爸调教我。爸爸知道的,我压在心里的这些秘密,只能在网上,跟信得过的人说说,爸爸不但能听我说,还能引导着我说,说出来压在心里的这些秘密,感觉心里敞亮多了,谢谢爸爸,给爸爸磕头了,提前给爸爸拜年了,祝爸爸新年快乐,期待爸爸早日来肏我!”

我等温姨做了三个磕头的动作,急忙说:“你今天涂的口红很性感,本来你的嘴唇就很性感,哪什么,下线前,再给爸爸骚一个。”

温姨调整了一下跪姿,笔直起上身,将脸贴近摄像头,让涂着闪亮口红的性感双唇,重点出现在视频画面,呻吟着做了一会儿吃鸡巴的口部运动,再次行了跪安礼,给我提前拜了年,挂断了QQ视频。

. 三、新年奇遇

感觉身上挺冷的,我下了QQ关了电脑,到阳台厨房烧水泡了一壶茶,端着茶壶回了卧室,靠躺到电脑前的沙发椅里,点了一根自己卷的直筒长杆旱烟。

抽了两口烟,我自言自语道:“温姨的真名叫高翠红,现实了解到的她的年龄、婚史、家庭等情况,跟她在网上跟我说的,基本都能对应得上,另外在聊天中她还无意流露出一些隐秘情况,比如,离婚其实是因为跟亲爹偷情被前夫捉奸在床,等于改嫁给了亲爹,她的亲爹名叫高志宝,她又姓回了高。”

抽了口烟,我接着自言自语道:“高志宝退休前是郊区某县的教育局局长,六十多了才退休,而后搬到了城里。这老家伙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接班了老爹的教育局长,后因贪污遭停职,早就办了美国绿卡,抢先跑去了美国。高志宝和大女儿、孙子、外孙女住在一起,外孙女是高翠红与前夫的孩子,90后,名字叫马婷,已经结婚了。算是一家五口吧,都住在‘双木新村’,一人一套房子。”

我继续自言自语道:“孙子叫高皑,北大毕业,实际3000个常规汉字都认不全,北大毕业后混起了黑社会,召络了一大帮的小痞子,起码自以为真是黑社会老大,唉……北大真是不值钱到了有钱就能上!”

将烟头扔进当烟灰缸的不锈钢碗里,我摸了下廉价的玻璃茶壶,茶水已不太热了,抄起茶壶往不锈钢茶缸里倒了半缸子茶水,一口气全灌了下去,仰脸向上看了一眼,“对高志宝一家的情况这么了解,是因为……对了,有件事儿得马上去办,不能拖到明年!”

已过晚11点,零下二十多度,园区黑漆漆静悄悄的,我快步走出小区的正南门,来了南门东边的超市,买了一盒十块钱的“长白山”,付完钱忽然想起来地对胖胖的老板娘说,有个快件白天忘了拿了,老板娘说代收的快递都在门外的筐里,我走出超市翻找了一会儿,拿起一个收件人是“肇先生”的快递盒,朝超市里面喊了声谢谢,抱着纸盒顺路边快步走到了小区西侧,拆开纸盒取出一部崭新的华为mate30手机。

抠开刚买的“长白山”,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叼着烟朝四下看了看,静悄悄地没有人,掏出已用了快两年的VIVO手机,又掏出崭新的华为手机,比较着看了看,关机了旧手机抠出了手机卡,装好到新手机的卡槽内,开机一看,还有多一半的电量,依次下载安装了微信、抖音、拼多多,随后挨个登录上,我用的APP只有这三款。

将旧手机装到新手机的包装盒,揣进羽绒服的外兜,将新手机揣进内兜,我将双手拿到面前哈了两口气,甚至畅快地在心里说:“马婷养了一条硕大的哈士奇,这条狗至少咬过十回人,养狗的第一原则,无故咬人的狗必须打死,我打死并埋了这条恶狗,谎称是捡到了她家走失的狗,要了一部手机。咳……知道这么容易,应该再要点钱!”

感觉已过了半夜12点,我绕了个弯从东门走进小区,朝着家在的方向走出了一段距离,忽然来了强烈的尿意,天冷了就爱尿尿。看了看四下无人,前面有一颗挺粗的观赏桃树,我解着裤子跑到了树后。

尿完尿系上裤子,我正要走出树后,正对面的楼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房檐下的声控灯同时亮了,我下意识地侧身躲在了树后,紧跟着一激灵地看到,温姨,也就是高翠红,被她的侄子高皑,用一条狗链牵着走出了楼门。

高翠红身上穿了一套黑色的紧身保暖内衣,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腰的棉高跟鞋,就前凸后翘婀娜丰满的身材,如此装束看着相当诱惑,同时脖子上戴着一个鲜红色的项圈,挂着一条亮光闪闪的金属狗链,午夜时分被亲侄子牵着走出了楼门,半夜里突然撞见这个情景,不禁令人觉得甚至诡异。

我惊愣了片刻,急忙蹲到了树后,这时高皑牵着高翠红走下了楼门台阶,楼内过道和楼门房檐下的声控灯相继灭了,高翠红使劲钻进黑影里,用哀求的口气小声说:“不要在外面……姑姑可以和你……我们还是……还是回家做吧……”

高皑纠集了一大帮子的小痞子,自以为黑社会老大的派头十足,实际就是个没长开娘炮儿,就身高和气质,活脱成年版的郭敬明。

“别他妈的废话!”高皑扯嗓子大骂了一声,楼门房檐下的声控灯又亮了,猛地一拉手里的狗链,将姑姑拽到了面前,语气得意且强势地说:“你这个骚母狗,别他妈的废话!老家伙中风挂了,你这个大屁股骚母狗,还有马婷那个小母狗,以后就都是我的啦!”

“啊?”我蹲在不远处的树后,不由地惊叫了一声,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在心里惊叫道:“高玉宝死啦?难怪高翠红在网上说近期家里事情多,可是,刚才跟我玩网调的时候,完全没表现出死了亲爹的感觉啊……”

镇定了一下情绪,我低下头想到:“很显然,高皑是在爷爷死了之后,要谋夺所有家产,还要霸占姑姑和表姐。大前天还看到了高志宝,显然突然中风死了的,高翠红不可能全不知情,但应该是刚知道的亲爹死了……行啦,别瞎猜了,先看看情况发展吧!”

我抬起头看向了前面,高皑一直在很大声地说着话,楼门房檐下的声控灯又亮了,我瞪大眼睛仔细看了过去,高翠红下身穿的黑色紧身保暖裤,裆部支起一顶小帐篷,显然逼里塞了假阳具,随即高皑牵着自己的姑姑走离了楼门后。

高翠红脚上穿的棉高跟鞋,细长的鞋跟将近十厘米,鞋腰是到脚踝的,鞋带没有系上,逼里还塞了假阳具,走路的姿势很别扭,显然是咬住嘴唇,控制着没有发出呻吟声,但高跟鞋的鞋跟踩地发出的声音,在夜里听着声响很大。

等楼内过道和楼门房檐下的声控灯相继灭了,我走出树后看了看前面和左右的楼,“哦,这是18号楼!高志宝祖孙三代五口人,都住在了这座小区,一人一套房子,所在的楼不同。高皑是住在18号楼,显然高翠红跟我玩完网调,紧跟着来了侄子家,又被侄子牵出来玩户外调教……”

我顺高跟鞋踩地的声音跟向了北,走到了小区西门的附近,咣当一声响,小区的东门从外面使劲推开了,我下意识躲到了正好走到的自行车棚里,随即顺打开的人行门走进来两个人,我瞪大眼睛仔细看过去,见认识突然进来的两个人,一个外号泥糊儿,另一个小名叫小雨,前者是外地来的小混混儿,后者家都在“双木新村”,这俩小子是高皑的贴身小弟。

这时已看不到高翠红和高皑了,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依然听得很清楚,忽然走进小区东门的泥糊儿和小雨,是收着脚步跟向了发出高跟鞋踩地声音的方向,我当即想明白了其中缘由。

“高皑在户外调教自己的亲姑姑,再嚣张也得防着被人撞见,这是让两个手下给他把风儿,但不便在旁边看着,所以让这两个小弟保持着一定距离……”

琢磨清楚了原委,我仔细听了听发出高跟鞋踩地声音的方向,趁黑绕过泥糊儿和小雨,放轻脚步小跑着兜了一个圈子,迎着接近向了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忽然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消失了,紧跟着前面亮起了灯光,高翠红和高皑停到了正对一座楼门的垃圾箱旁,高皑猛地一顿手里的狗链,强迫自己的姑姑跪到了地上,将狗链从右手交到左手,用腾出的右手解开裤子,将鸡巴塞进了自己姑姑的嘴里。

我俯下身向前凑近了十来步,蹲到墙根下的黑影里,抬起头朝四下望了望,“哦,这是28号楼的是3号楼门,高翠红的女儿马婷,家住在28号楼的3单元2楼2门……”

这时高皑叫了一声,从自己姑姑的嘴里抽出鸡巴,将狗链从左手交到右手,使劲斜向上拽起狗链,强迫自己姑姑仰起脸,口气得意且亢奋地说:“大屁股骚母狗,把嘴张开,赏赐你一泡圣水喝,哈哈哈……”

高翠红小声地哀求起了侄子,高皑厉声打断了姑姑,以威胁的口气说:“你他妈的个大屁股骚货,老家伙玩你的时候,经常往你嘴里撒尿,我就不可以吗?是不是要我,把老家伙玩你的视频,全给你发到网上!”

看来高皑真偷拍了姑姑和爷爷的性爱视频,高翠红当场被侄子给要挟住了,屈辱地张开了性感的双唇。高皑一手抓着狗链,一手捏住鸡巴,得意亢奋地往自己姑姑的嘴里撒起了尿。

高翠红显然是经常玩这个,将舌头紧贴下嘴唇伸了出来,这样尿进嘴里的尿,顺着舌头都流出了出来。高皑显然对此没什么经验,亢奋中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姑姑只是让他尿进嘴里并没有喝下去。

高皑尿完了一大泡尿,亢奋地叫了两声,提上裤子,从上衣侧兜掏出一条白色的内裤,粗暴地给自己姑姑擦了擦脸,将内裤挂到了旁边的树上,牵着自己的姑姑顺楼后走向了西。

随着又响起了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东面响起了脚步声,显然是给老大把风的泥糊儿和小雨,顺着高翠红的脚步声跟了上来,我蹲在墙根黑影里没有动,过了约两分钟,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没有了,我站起身顺声音消失的方向望向了西,见温翠红被自己的儿子牵着,到了我住在的14号楼的楼北面的空地。

14号楼坐落在整座小区的西北角,是特别盖的一栋老年楼,实际开发商是为了多占地抢着盖的这栋楼,楼北面是一大片空地,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作为了堆放大件杂物的临时场所,谁家不要的家具,都会送到这里,等堆积到一定数量时,由物业统一清运走。

高皑牵着自己的姑姑,来了在小区西北角的空地,负责把风的泥糊儿和小雨,停在了东面约五十米外的自行车棚,我想了想,绕过了两栋楼,从14号楼的西侧溜过,弯着腰钻进了楼北面的小树林,悄悄地向前挪了几米,单腿跪到一颗柏树后,侧头窥视向了北面的空地。

高翠红面朝西跪趴在一张旧沙发上,下身穿的黑色紧身保暖裤,已被褪到了膝盖处,又大又圆又翘的雪白屁股,完全暴露在了冷风中。确如我刚才观察到了,高翠红的逼里塞了一根假阳具,屁眼里还塞着肛门塞。

高皑弯腰站在姑姑的大白屁股后面,单手拿着假阳具,狠劲地捅插了一阵,自己姑姑的肥满阴户,亢奋叫了两声,从逼里拔出假鸡巴,使劲摔倒了旁边的杂物堆里,又拔出塞在姑姑屁眼里的肛门塞,一甩胳膊扔出去老远,随后双手抱住姑姑的大屁股,生硬地将鸡巴插入菊洞,亢奋不已地猛肏起了自己姑姑的屁眼。

一口气猛操了几十下,高皑停下运动,抓起亮闪闪的金属狗链,在手腕上了挽了两圈,使劲向后一拽,强迫自己姑姑向上仰起头,亢奋地喘息着问道:“大屁股骚母狗,我的鸡巴,比老家伙的鸡巴,还有你找的那些男人的鸡巴,肏得你更爽吧,哈哈哈……”

高翠红看来是因被侄子掌握了有力要挟,只能选择顺从,声音屈辱地回答道:“啊……是的……你的……啊……不是……是新主人……新主人的鸡巴……比他们的鸡巴……厉害得多了……”

高皑一听更兴奋了,打着屁股继续起了肛交,猛肏一顿停了下来,亢奋地说:“老家伙挂了,以后你这个大屁股骚母狗,还有那个小母狗马婷,就都是我的啦,你们两个骚母狗,要一起伺候我的鸡巴啦,哈哈哈……”

高翠红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有些屈辱地说:“以后……姑姑会天天陪你玩的,我们是一家人嘛……你的……马婷……就不要带她一起玩了……毕竟她是……你的……你的……姐姐……”

“操你妈的!”高皑抡起来右手抓着的金属狗链,狠狠地连着抽打了十几下,自己姑姑的大白屁股,“老家伙已经完了,以后一家之主是我了,你们两只骚母狗,都是喜欢玩sm贱货……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主人了……”

温翠红只好顺着侄子的意思回应道:“啊……以后你是一家之主,我和……我和你的……都……都是骚母狗……都是你的母狗了……要……要一起伺候主人……”

高皑听姑姑这么一说,情不自禁地继续起了猛肏,抱着姑姑的大屁股运动了不大一会儿,突然大叫了一声,射在了自己姑姑的菊洞内。

“操你妈的!你这个大屁股母狗,菊花真是太骚了……”高皑从自己姑姑的屁股里抽出鸡巴,右手抓着狗链走到旧沙发的另一端,将鸡巴插进了自己姑姑的嘴里,“大屁股母狗,给你的新主人,舔干净了鸡巴,完了你先回家吧,明天主人再调教你,还有马婷那个小母狗。”

高翠红卖力地给侄子舔了一会儿鸡巴,等侄子从她的嘴里抽出鸡巴,急忙从旧沙发里站起身,提上褪到膝盖的黑色紧身保暖裤,摘下挂在套在脖子上的项圈上的狗链,低着头快步跑进了在南面的1号楼门,高皑慢悠悠地穿好了衣服,叫上两个小弟也离开了。

我蹲在树后站情不自禁地想到:“高翠红从结婚前就开始被亲爹肏了,离婚的原因,是跟亲爹偷情被前夫捉奸在床了,高皑不是她跟亲爹的孩子吧?”

拍着裤子上的土,我接着琢磨道:“应该不是爷爷和姑姑的儿子……高皑有二十七八岁了,90年代初时,高翠红还没离婚,而且是在浙江……”

嘀咕着走进了楼门,我忽然使劲一拍大腿,“咳……姑侄还是母子,不是重点,应该马上想到的重点,高志宝突然中风死啦,没法通过高翠红,缓交下个半年的房租了!”

. 四、回家过年

“大学毕业赶上了‘非典’,没能找到了工作,去南方闯荡了几年,还是没能找到工作,又回到了这座城市,因没及时解决落户问题,飘着的户口被注销,混成了没有身份证的人。

不敢跟家里人说在外混得这么惨,已连着三年没回老家过年了,今年,早决定了必须回老家过年,没身份证买不了车票,提前一个多月跟表姐说了,过年搭她家的车回老家。

在14号楼租的这套房子,交下个半年房租的日期是1月10号,过了元旦就是腊八啦,表姐一家得年根儿才回家。交房租的钱不够了,可以找家里要些钱,只能把交房租的日期拖到春节后。

跟住在楼上的高翠红,哦……还是习惯叫她温姨,加上QQ玩起网调,属于偶然撞上的艳遇,随后因此想到通过她缓交房租。都知道她家相当有钱,实际她已知道在网上调教她的人,是就住在楼下的我,编个理由让她给说说,肯定能把交房租拖到春节后。

万万没想到,温姨家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晚交房租的事肯定是不行啦,但只能等到年根儿才能搭表姐家的车……”

挠着头想了好长时间,全没想出该如何应对,感觉脑袋都大了,我索性站起身打开灯,脱光衣服跑进卫生间,冲了一个冷水澡,跑回卧室钻进了被窝里。

感觉头脑变清晰了,很快想到了应对策略,抓起马婷刚“送”的华为手机,按开屏幕看了下时间,已是凌晨3点,我又细致地合计了一番,感觉心里踏实了,躺好在被窝里睡了。

睡到傍晚才起了床,到小区外的生鲜超市,买了一百块钱的猪肉,做了一小锅的炖肉,没就米饭一顿全吃了,算是庆祝了新年。

新年第二天的夜里,我悄悄地来了36号楼,走楼梯上到了14层,掏出钥匙打开了租住过3号门,打开灯看了看,跟半年前搬走时没有变化,又特意去看了一下,两年前装的网线还在,当时是交了五年的费。

住了四年半的这套房子,女房东是一位五十路的熟女,家里有十多套房,收房租全是她负责,我私下将她称之为了房姨。半年前,这位房姨以要卖房为由突然将我赶了出去,纯属是心血来潮想一出是一出,随即又改了主意不卖了,结果弄得租都租不出去了。我因突然被赶走窝了股儿火,退房时留了两把钥匙。

暖气费交了,地热,很暖和。趁得夜半更深,我将电脑、被辱、日用必须品,悄悄地搬来了36号楼的这套房子,又去附近超市买了十袋速冻饺子。

接好电脑铺好被辱睡了一觉,上午给现租的在14号楼的房子的房东打去电话,说临时赶上被派到外地出差,需要半个月左右,这样出完差就得回老家过年,房租能不能等年后再交,房东有些不高兴地表示了同意。

宅男的生活早已习惯,但要猫半个来月,不能一次门不出。正值严冬,出门都穿戴得很严实,最好把脸也蒙上,从“拼多多”买了两包一次性口罩。

口罩得两三天才能邮寄到,买的饺子够吃两三天,我先猫在了屋里没出门,猫了两天觉得百无聊赖,手机里收到了一条广告短信,内容是推荐一款传奇私服,名字叫“雅客传奇”。

热血传奇,属于是第一代网游,世纪初时相当火爆,我是大三开始玩上的传奇,毕业后又玩了两年,一直练的是法师,没等玩明白,这款网游就过时淘汰了,但说的上是一个骨灰级传奇玩家,抱着怀旧的心态玩过多次传奇私服,玩的都是复古金币版私服。

正想着找个打发时间的事情做,我决定玩这个“雅客传奇”,点开了游戏主页看了下介绍,春节前两周开始公测,大年初一正式开服,测试期间升级到44级,正式开服后保留级数。

下载安装完客户端,注册了账号创建了角色,进入游戏玩了一会儿,发现这个“雅客传奇”真就很好玩,盛大传奇1。76版为基础,充分做到了怀旧复古风格,加入了一些特别设计的创意内容。

这个“雅客传奇”私服,打怪所得经验与正服一样,升级经验是正服的N分之一,级别越高实际的升级倍数越低,相对于大部分的传奇私服,升级较慢,爆率较低。现在玩这种复古私服的人已不多,又是刚开服尚在测试阶段,游戏里总共只有几个“活人”,基本上是单机游戏。我从开始玩传奇是就是自己玩,用游戏的话说属于散人,玩私服当然更是如此,这个私服正好对上了胃口,我玩得很是惬意。

玩了两天升到了35级,“拼多多”买的口罩邮寄到了,戴着口罩出去了几次,发现用不着太过谨慎,只要进出家门时注意避开邻居就可以了。

能经常出去溜达,我不由地关注起了温姨家的事态发展,先是打听到,高志宝的丧事已办完,紧跟着听到一个重大情况,高皑因杀人被给抓了,被其持刀砍死的人是那个泥糊儿,原因是他的这个贴身小弟偷他的钱被发现了,正好赶上他吸食了毒品。

温姨随即在QQ上跟我说,跟女儿、女婿去浙江参加儿子的婚礼,期间自是不方便玩网调,等过完年回来了再联系。

也是闲得无聊,我仔细琢磨了琢磨,觉得高皑因杀人被抓,很可能是被设了套,算计他的人是河东区的黑社会老大,外号叫Q7。

河东区混黑道的人,已被统一了起来,黑老大的Q7,80后,十几岁就混黑社会,左腿曾被砍断过,比右腿短了一截,走路地不怕,平时拄着个拐杖,奔跑能力没丧失,能踢足球,而且球踢得很好,专门踢左边前卫,自比巴西传奇球星加林查,姓曲,踢球时穿7号,由此自起了个外号叫Q7。

高皑纠集了一批小混混儿,自认为是黑社会老大,觉得有他爷爷给撑着的保护伞,没有归到Q7的门下,实际高皑一伙儿算不上黑社会,但Q7肯定不喜欢地盘内有另一股黑势力,有充分的理由算计高皑,高志宝刚死高皑就摊上了人命官司,很可能真是Q7的算计。不过到底是不是这样,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没必要非去弄清楚。过了小年儿,表姐打来了电话,说腊月二十八的早上开车回家,我的心里彻底踏实了。

玩的法师角色升到了42级,再升级的难度增大了,升到44级正式开服后保留级数,没想来年过来后继续玩,但这算是一个目标,觉得年前完成一个目标的话,没准来年能转变时运,我索性铆足劲练起了级,腊月二十七的晚上升到了44级。

终于能回家过年了,且在回家前完成了一个目标,心情很是不错。趁半夜把电脑、被辱等物品,送回了在14号楼的房子,收拾了一个旅行包,早上打车来了表姐家。

我的老家在唐山,不是在市区是在农村。到家时天色已黑,晚上看到电视新闻播报说,起于武汉的新型肺炎的疫情扩大了,马上全国要进入防疫状态。第二天早上,村长在大喇叭上的广播说,又闹了“非典”,过年不要拜年串亲戚了,出门一定要戴口罩。

怕被堵住回不来,表姐一家三口,初六提前开车回了沈阳,我搭车跟着一块回来了。

打开门进了屋,感觉屋里挺冷的,且在老家没呆够就匆匆地回来了,心头涌上来了一股凄凉。黯然惆怅了一会儿,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正在播放关于疫情的新闻。今年突然爆发的疫情,跟“03非典”很相似,亲身经历过著名的“03非典”,又不禁有了一种好像穿越了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心情才平静下来,看到桌子上的一包口罩,我猛地一拍大腿,“哎呀,头年儿多买些口罩好了!”

疫情之下,小区施行了封闭管理,要求尽量呆在家里别出门,房东没打来电话,我干脆当做尚没有回来。又需要找个打发时间的事情了,想起来头年玩的传奇私服,登录上游戏一看,法师角色仍是44级,装备和金币都没了,正式开服已一周,游戏里的人已很多。

私服都有特别设置,“雅客传奇”的一个特别设置,法师达到44级可招花吻蜘蛛。刨矿挣了几万金币,买了一套商店件,到白日门招了五个花吻蜘蛛,到牛魔洞打起了装备,快凑齐一套沃玛装备了,发现了一个大惊喜:游戏设了一个特别内容,打祖马护士能掉N95口罩,可以兑换成实物,十个起兑换。

特别设置的祖马护士,参照的是祖玛卫士,2000血,攻击力和攻击速度都加强了,很难打。法师到了44级,带着五个花吻蜘蛛,打祖马护士很轻松。这应该是个BUG,私服很难做到完善。

我带着五个花吻蜘蛛,打起了祖玛卫士,在电脑前坐了一个通宵加一个上午,凑齐了全套祖玛装备,打到了十个N95口罩。

正月里疫情形势严峻,可谓一罩难求,普通的医用口罩都难买到,N95口罩更是身价倍增。能在传奇私服里兑换到N95口罩,我怎么觉得都是骗人,既然打到了,还是按说明兑换了,等了两天,真就收到了十个邮寄来的进口N95口罩!

抱着十个口罩,我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不由地摇着头笑了,“没想到通过玩传奇私服,有了起码能赚出房租钱的机会,当然要继续玩了,而且要琢磨下怎么卖口罩!”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