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威虎山之绿妈传奇 (第五章 1-5) 作者:小清河

.

【智取威虎山之绿妈传奇】

作者:小清河 2020-09-18发表于sis001

第五章 绿妈古惑仔

一、高跟短靴情结

“我妈妈以前是在大学工作,不是老师是校工,宿舍管理员。后来因为离婚了,还有就是工资低,辞了在大学的工作,自己在大学附近开了一家小快餐店,再后来改嫁给了我继父,老家伙很有钱,给我妈妈开了一家烧烤店。

师父,您在视频里看过我妈妈了,她的身材相当丰满,胸和屁股都很大,皮肤很白嫩。我妈妈身高一米六二,不算矮,但她的屁股特别大,女人都喜欢打扮,长年穿的是高跟鞋,尤其喜欢穿高跟短靴,夏天也经常穿短靴感觉的高跟凉鞋。

我妈妈以前工作的大学,有两个浴池,教工浴池是老浴池,也对学生开放,有澡池和搓澡工,卖票收费,有一个卖票员和一个收票员,交钱买完票放到收票箱里,卖票、收票的两位阿姨,与我妈妈都很熟,我以前经常去池免费洗澡。

老浴池有两层,二楼的男浴有澡池,我从上小学开始,开始去的大学的老浴池洗澡,都是去二楼的男浴洗澡,从那时就时常听到,那些大学生们说,看到我妈妈穿着高跟短靴,扭着她的大屁股,走在宿舍楼的楼道里,鸡巴就忍不住地变硬了,想把我妈妈拖进他们住的宿舍,把我妈妈撅着屁股按到桌子上,用他们的鸡巴,从后面肏我妈妈的大肥逼。

他们意淫我妈妈时,最经常说的,是让我妈妈穿着高跟短靴,被他们的鸡巴狠狠肏,被他们肆意地奸污……有的人甚至坐在澡池里,一边说着意淫我妈妈的话,一边在水里撸他们的大鸡巴……

这样的话听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有了绿妈倾向。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叫绿妈倾向,反正从知道打飞机了,撸管时的性幻想,就是自己的妈妈被人肏的情景,最让我兴奋的,是想象我妈妈,穿着黑色的高跟短靴,让人狠狠地肏她……”

这天的下午,小垒在游戏里上了线,随即与我连上了微信视频,介绍起了他的绿妈情结的由来。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将手机拿到面前仔细看了看,这个小垒长得白白胖胖的,感觉个头不高,广东人的容貌特征明显,讲的是带粤语味儿的普通话。

小垒介绍完怎么有了绿妈情结,脸上浮现出了亢奋的神色,我不知该怎么给予回应,言语支吾地问道:“对了,你是哪里人?”

“我家广东的,我相貌长得像爸爸……我的亲生爸爸,是标准广东人的相貌……我的身材和皮肤,长得像妈妈……我妈妈个子不太高,皮肤白皙,身材丰满,屁股又肥又大,胸是E杯罩……”

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想了想问道:“你怎么和你妈妈,一起玩的传奇私服啊?你妈妈当年玩过盛大传奇?”

“我妈妈没有玩过传奇,我会玩网络游戏的时候,盛大传奇已经没有了,但有很多玩传奇私服的人,我的一个兄弟,哦,我都是叫他雨哥,开了一个传奇私服,我玩的是他开的私服……这个名叫‘雅客传奇’的私服,不是冲级奖励手机嘛,我妈妈就跟我一起玩了,她根本不会玩,感觉领不到手机,已经不玩啦……”

我关了本地视频,就此含糊地解释了两句,琢磨了一会儿,依然是言语有些支吾地问道:“你的这些绿妈想法,实现过吗?”

“没有真正实现过。以前年纪小,胆子也小,有机会但不敢尝试……后来我妈妈改嫁了,我高二下学期开始住校了,等考上大学当然也是住校,虽然在同城上大学,但回家的时间少了,关键我妈妈有了老公,我胆子大了,却没有了机会……”

感觉这时适应了,我想了想问道:“昨天只视频看了你妈妈一小会儿,你有她的照片和视频吗?当然是越性感的越好啦!”

小垒回应了声有,在微信上传过来多段她妈妈的自拍短视频,穿着都很性感,而且都穿了高跟鞋。

我不解地问道:“你怎么有你妈妈的这么多性感视频?”

“我妈妈改嫁后开了家烧烤店,闹疫情饭店不让开门营业,本来生意也不好,干脆不干了,老家伙挺有钱的,以后也不用做什么生意了,我妈妈拍了好多这样的视频,发到了朋友圈,是炫耀她现在有钱啦,以前有挺多人瞧不起她……”

我想了想,又问道:“你刚才说的,绿妈的想法,是你上中学时候的,是吧?现在你是大学生了,绿妈倾向应该升级了吧?”

“是的!我现在渴望,找一个师父这样年纪的,比我大十岁左右,比我妈妈小十岁左右,做她的主人,调教她,让她成为你的性奴母狗,可以让你随意玩弄她,还可以找别的男人肏她,轮奸她……当然要让我的妈妈,穿着高跟短靴,撅着她的大屁股,被很多的男人肏啦……”

我说:“如果我是你妈妈的主人了,肯定也是你的主人,哪你别叫我师父啦,叫我主人吧!”

“师父,我叫你老大吧……我一直渴望,有一位黑社会大哥,将肏了我的妈妈,作为带着我混的条件……”

我听了暗自嘀咕道:“嘿,这小子不光是个绿妈控,还是个古惑仔的脑残粉儿!”

打了个迟愣,我拿起放在电脑桌上手机,想了想说:“咱们没见过面,但你肯定能感觉到,我就是装,也不像黑社会啊!”

“我感觉你很有大哥范儿呀!‘雅客传奇’,属于是土豪私服,听说开服的人就是黑道大哥,游戏里的大号儿,不是大哥就是土豪,很多大号儿都叫你刚哥,你肯定不是大哥就是土豪啦!我也叫你刚哥,可以不?”

我心说:“这是因为,我算是传奇骨灰玩家,能找到升级打怪的捷径,而且从开始就玩上了这个‘雅客传奇’,现实生活中,我其实是个身份证都没有的穷屌丝。”

拿着手机想了想,我回应道:“你怎么称呼我都行!哪什么,你有QQ吗?咱们加上QQ好友吧!微信只能手机登录,QQ电脑、手机都能上,传奇私服只能在电脑上玩,一起玩传奇得连语音,加QQ更方便。”

加上了QQ好友,我趁机挂断了微信视频,在QQ上打字道:“我有件事得出去办,明天QQ上继续聊吧!对了,你在家呢没去上学,的毕业了吧?”

小垒打字回应道:“好的!我暑假后上大三,因为闹疫情,半年没去上学了,要等着再过完暑假才去学校!”

. 二、德范儿法医

上午我还躺在床上,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墨姐打来的电话,赶紧拿起手机按了接通。

墨姐关切地问了一番我的近况,随后有些伤感地说,在山东的亲生父亲病了,再没养育之恩也是亲爹,经过一番犹豫,又经养父母的劝说,昨晚还是决定,从哈尔滨老家再去趟山东老家,这样还得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

结束了与墨姐的通话,我躺在床上想了想,“半个多月前,从墨姐回了哈尔滨老家开始,本着减肥加健身的双重目的,到沿江公园跑起了步,跑了十来天,体重好像没啥变化,体能开始练出来了,一次能跑三四千米了,但随后下起了连阴雨。健身贵在坚持,雨终于停了,墨姐还得半个月才能回来,继续去跑步吧!”

自己做了顿午饭吃了,穿好从“拼多多”买的廉价跑步装,骑了辆共享单车来了沿江公园,刚吃饱不能剧烈运动,我先溜达着走起了步,顺着江边的柏油路走了约半小时,碰上了新认识的法医糜羽。

糜羽是八七年的,高中就去了德国上学,考上的是医科大学,一直读到博士,回国后本能轻松到大医院找份高薪工作,出于从小就梦想当刑警,以应聘的方式做了法医,当然享受到了高待遇,警衔是两杠两花二级警督。

在德国呆了十多年,糜羽有着浓烈的德范儿,身材高大强壮,腰板倍儿直,戴着一副大框的近视眼镜,长得很帅的基础上,举止谈吐都很有涵养,办事讲规矩,生活有规律,每天的早上和晚上都到沿江公园跑步,夜跑固定跑一万米。

已算是成了朋友,相互打过招呼,我有些不解地问道:“今个是27号,礼拜三,你咋下午就来跑步了?”

糜羽指了指穿着的足球背心,“少剑新提了副支队长,现在领导都积极参与足球,张罗来公园的球场踢球。”掏出烟递给我一支,“刚哥,你一块来玩吧!”

“哎呦,华子!”凑近递过的打火机点着烟,我连着抽了两口烟,“你们是警察,我个平头百姓,不好参加吧!”

“烟是少剑刚给的!”糜羽点着了手里的烟,撇了撇嘴说:“就是陪领导玩嘛,再说咱们是朋友!”

沿江公园有好几座休闲球场,四周圈着铁网的那种,我和糜羽来了最大的一座,少剑等十来个人已经到了,赵虚竹也在,等又来了几个人,穿戴上球衣球鞋,分为了两拨。我跟少剑等三个人分到了一队,因长得胖被觉得跑不动,戴上手套作为了守门员。

少剑是这场球的主角,一队的都争着给他传球,对手一方都不防他,进了好几个球,当然玩得非常尽兴,实际并不会踢足球。踢完球天色已黑,我、糜羽、少剑坐赵虚竹的车离开公园,直接来了之前来过的“一元串”。

赵虚竹跟这家串吧的老板很熟,喊了句按老套路上菜,少剑跟着喊了声来两打“老雪”,糜羽紧跟着说工作日喝酒要报备,少剑显然很喜欢喝酒,且刚升了官正在春风得意,当即露出了不悦之色。

见糜羽和少剑起了不快,赵虚竹急忙打圆场,摆手让服务员将酒拎了回去,掏出烟抽出一支先递给了我,“刚哥,你练过足球吧?门守得非常好,还能带球过人出禁区,诺伊尔啊!”

糜羽接言道:“诺伊尔,是偶尔在禁区里过前锋,敢带球过半场的是坎波斯、伊基塔,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守门员了。”

“咳……”我习惯性地挠了下头,“从中学到大学,我在班队都是替补,为了能上场,什么位置都踢过,守门员没人乐意当,所以经常守门儿,其实我擅长踢前锋,自觉得踢得不错,呵呵呵……”

少剑是90年的,三十岁就当上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可谓是年轻有为,警衔是两杠一花,比糜羽小了一级。

刚才的不悦折过去了,少剑也就换出了笑脸,拎起不锈钢茶壶,给四个人面前的杯子依次倒上茶,放下茶壶对我说:“刚哥,周末准备踢个90分钟的大场,在路桥学院踢,你门守得挺不错的,没事儿过来一块踢吧!”

“行!”我点头表示了答应,随后情不自禁地说:“哎呀,我刚住来河东区时,常去路桥学院踢球,后来去了南方,没混明白又回来了,家在的‘双木新村’和路桥学院,都是在双木街道范围内,距离只有四五站地,但一晃有快十年,没去过路桥学院啦!”

糜羽探出身说:“刚哥,我原来在市区,调来河东区才半年,但我在德国的时候,就听说过路桥学院,这所学校勉强算二本,咋这么有名呢?”

我想了想说:“河东区曾是全国著名的工业区,有几十家工厂,对应工业体系,建了十来所高校,世纪初的大下岗,河东区的工厂全黄了,高校跟工业体系是对应的,当时主要是大专,好像就两个本科,随后不是升级后搬到了新区,就是停办拆除盖了楼,只剩下了路桥学院。现在这所学校不咋地,校史将近百年,是张大帅那时候,奉系名将杨宇霆,从唐山交大抽调师资力量创建的,杨宇霆祖籍唐山滦州,跟我算老乡。”

喝两口茶水,我倍有感慨地说:“唐山交大,现在已经没有了,曾是咱中国最好的大学,甚至说没有之一,当年唐山交大的毕业生,能免试进全世界的各大名校读研,清华的校门都是仿建的唐山交大,路桥学院算是唐山交大的第一所分校,跟着在国际上有了名儿。唉……这已经是鲜为人知的历史啦,咱还是聊足球吧。”

烤串端了上来,四个人边吃商量起了足球,随即就是少剑和赵虚竹商量起了组建个球队,我和糜羽边插不上话便蒙头吃喝上了,等饭吃完了,我大致听明白了其中梗概。

少剑新提了副支队长,基于现在当官的热衷踢足球,跟风踢上了足球。赵虚竹是放高利贷的,黑白两道都需要靠站,趁此机会巴结起了少剑,下午踢球的球衣、球鞋都是他提供的。实际这两人平时都不看球。

我和赵虚竹是半年前因为玩“雅客传奇”认识的,前不久在他的引荐之下,也是通过“雅客传奇”认识的糜羽和少剑,四个人认识后都觉得相互间很投缘,是出自都觉得自己有股子书生气。因这次踢球的事情,有了进一步地接触,我意识到少剑已是融入官场,赵虚竹已变得市侩圆谎,糜羽依然保留着书生意气,隐隐地透露出了对少剑的鄙视。

四人出了“一元串”各自回了家,我从西门走进小区,在心里合计道:“少剑明显不是一路人,以后少接触,球能不踢最好别去,身份证都没有的黑户,跟人家刑警们一块玩,太不合适啦!糜羽有可能成为朋友,过几天还要一起玩私服,随着感觉交往吧。赵虚竹本质不错,跟我已是朋友了,以后还要当朋友处。”

. 三、快餐店淫妈

晚上,我和小垒连上了QQ视频,继续聊起了绿妈的话题,我这边只出了语音没出视频,小垒显然勾起了强烈的绿妈欲,为了尽快聊起正题,先发过来多段他妈妈的性感自拍视频。

我看完了十来段视频,想了想说:“你妈妈拍这样的视频,是为了在朋友圈炫耀,她现在是富婆啦,但这些视频拍得很浪,感觉你妈妈,应该是平时装的很正经实际内心很骚的女人,对吧?”

小垒面露亢奋地说:“是的,师父……不……刚哥!你很有经验嘛!我妈妈这个人呢,算是那种心机婊,只要能得到好处,谁都可以上她,所以,说她平时装的很正经实际内心很骚,一点都没有错!”

我带有引导性地说:“哪什么,你具体地讲讲。”

小垒琢磨了一会儿,用带有鄙视意思的口气说:“大致是上八年级时,我妈妈在我家小区的北面,开了一家快餐店,那种路边小店,之前我说离她原来工作的大学不远,是因为我家离那所大学不远。她那时既离了婚又没了工作,大家都觉得她挺可怜的,我妈妈则非常会利用这一点,有个大胖子,长得像大狗熊似的,我是叫他大熊,经常去快餐店吃饭,熟了常帮我妈妈干活,目的是为了趁机非礼我妈妈,其实我妈妈是故意引诱他这么做的,因为他长得跟大狗熊似的,暴脾气喜欢打架,有他经常在快餐店,就没人敢来捣乱啦!”

小垒接着说:“后来,我妈妈勾引上了一个已婚有钱男,就是我现在的后爸。也是从帮她在店里干活开始的,这样没法让大熊来了,我妈妈玩了一个套路,大致经过是挑拨大熊跟人打了起来。大熊把人家打断了一条胳膊,人家报警了,他跑路了。你说,我妈妈是不是心机婊?”

我提示性地问道:“这个大熊多大年纪?他是怎么非礼你妈妈的?”

“那时是二十五六岁吧!他长得又高又胖又壮,鸡巴当然很大,勃起了像大棒槌似的,不知道因为什么,勃起后是半硬的,所以,他没能肏了我妈妈,但除了肏逼,别的都对我妈妈做过了,让我妈妈给他打过飞机,给他口交过,都是在快餐店……”

我仍是提示性地说:“你讲一次,让你印象深刻的经历?”

“嗯,有一次吧,那天是周六不上课,但下午要去补习班,中午之前,去了我妈妈的快餐店吃饭。我妈妈开的快餐店,后来在外面加盖了一间屋子,来的人主要在外面吃饭,我妈妈做菜当然在里面。那天我去了,大熊已经在了,正在玩我妈妈,然后我就坐在外面吃饭,大熊继续在里面玩我妈妈,他们都以为我没看到……

刚哥,之前跟你说过,我妈妈喜欢穿高跟短靴,夏天也经常穿短靴感觉的高跟凉鞋,但在店里干活,没法穿高跟鞋,她那时有一双平跟的靴式凉鞋,黑色的,靴子到小腿中间,前边露脚趾……”

我插言道:“你的这个兴奋点,我很清楚啦,重点说这次的经过……”

“大熊去店里玩我妈妈,都是先脱了她的内裤和胸罩,那次我到之前,内裤和胸罩已经脱掉了,我妈妈穿的是一条长裙子,然后我坐在外面吃饭,他们并排坐在里面的桌子后面摘菜,大熊把一只手,伸到了我妈妈穿的裙子里,分开腿玩她的大肥逼……

哦……我妈妈的逼很肥,逼毛很密,大熊用他很粗的两根手指,扒开了我妈妈的肥逼,很使劲地扒开的,然后把另一只手也伸进去了,用他很粗的食指,揉我妈妈的阴蒂。我就在外面坐着,我妈妈当然不敢发出声音,使劲咬住了嘴唇……这次是在我的面前被玩,我妈妈明显更兴奋,过了不长时间,她就大熊玩得高潮了……”

小垒呼吸变得急促了,明显是情不自禁地撸起了鸡巴,我带有提示性地大声说:“接着讲这次的事情经过!”

“哦……我那时还在上初中,胆子没现在大,怕他们发现我在偷看,吃完饭就跑了,溜到了隔壁去偷看……我妈妈开快餐店的房子,与隔壁是一体的,中间用板子隔开了,隔壁的烧烤店当时黄了……

以为我离开了,大熊把店门关上了,拉着我妈妈进了里间屋的里面,坐在冰柜的后面,把我妈妈的裙子给脱了……这样我妈妈只穿着靴式凉鞋,光着蹲在了他的面前……啊……这个情景太令我兴奋呢,还没等大熊开始玩我妈妈,我在隔壁就射了……

大熊摸着我妈妈的两只大奶子,让我妈妈用手给他打飞机……大熊的鸡巴非常大,我妈妈一只手都握不过来,因为刚在我的面前玩了我妈妈,大熊当然非常兴奋,没等让我妈妈给他口交,他的大鸡巴就射了……

那次大熊射了之后,对我妈妈做的事情,让我在隔壁又射了一次……他把射出的很多精液,抹到了我妈妈的脸上和奶子上,对我妈妈说,你他妈的这个大屁股骚货,在你儿子面前玩你的逼,是不是也让你特别爽……”

小垒讲述完这次经过,已经亢奋地不行了,脱光衣服撸起了鸡巴,并且把摄头向下移了,让我看着他撸鸡巴的画面。

亢奋地叫唤着射了,喘息着缓了好一阵,小垒意犹未尽地说:“刚哥,你的鸡巴肯定很大,你把视频也打开,一边撸着你的大鸡巴,一边羞辱我和我妈妈吧……”

这个方式我很难接受,想了想回应道:“行啦,你刚射完,好像爽得不行了,先到这儿吧,下回再按你说的玩。”

. 四、重口绿妈控

周五的下午,我又被赵虚竹叫去陪少剑沿江公园踢球,踢完去撸串喝酒了,晚上没有上网。周六的上午,我睡醒后吃过了饭,打开电脑登录上QQ,小垒随即发过来多段他妈妈的性感自拍视频,我抢先打字道:“你说想让个黑社会大哥玩你妈妈,先说说这个情结怎么来的?”

连上了QQ视频,小垒这次是直接光着坐在了视频前,亢奋地说:“我有个小伙伴,他叫田茁,跟我同岁,都是98年的,他长得比我高比我壮,他妈妈是我妈妈原来上班的大学的浴池收票员,之前我跟你说的,我叫她王阿姨,我从小就跟田茁一起玩,他凭着长得比我高比我壮,从小就经常欺负我……”

小垒接着说:“从上初中开始,田茁也意淫起了我妈妈,我们从小就一起玩,他当然能去我家,强迫我找出我妈妈的丝袜、内裤、胸罩,让他用来裹着鸡巴打飞机,后来他还让我找出我妈妈的照片,当然要拍的性感的,强迫我用双手拿着我妈妈的照片,放到他面前,看着我妈妈的照片,一边意淫我妈妈一边撸鸡巴……”

我提示性地问道:“你的最大兴奋点,是你妈妈的高跟短靴,这个梗用上过没?”

“当然用上过!田茁知道了这个,强迫我脱光了,穿上我妈妈的高跟短靴,还有我妈妈的内裤,特意让我穿黑色的蕾丝内裤,撅着屁股站在他面前,把我妈妈的照片,别在我穿的内裤上,这么的打飞机,然后射在我穿着的我妈妈的内裤上……”

我不由地说:“不是吧,让你扮演你妈妈啊?这小子够变态的!”

“他还玩过更变态的。让我穿上我妈妈的高跟短靴,还有我妈妈的胸罩、内裤,跪趴在我妈妈睡的床上,把我妈妈的照片放在床头,用他的鸡巴……肏我的屁眼……就是把我当成我妈妈来发泄,还要我学我妈妈的声音叫床……”

我不由地追问道:“这么玩的话,你不成男……男奴了吗?”

“没有的!后来吧,我们经常一起看绿妈小说,结果看得多了,田茁也成了绿妈控,他妈妈长得也非常性感……”

我惊叹了一声,“不是吧,他也成绿妈控了啊?哪个……是他妈妈漂亮,还是你妈妈漂亮……”

“田茁的妈妈,原来是大学的音乐老师,会弹钢琴,后来音乐课取消了,改到了后勤工作……她妈妈好像,比我妈妈大两岁,我妈妈现在是43岁,她妈妈个子很高,身高一米七多,屁股、奶子都很大,颜值和身材,都超过了我妈妈……”

我想了想问道:“你说的这个田茁,也成了绿妈控,你的那个情结怎么来的……”

“后来,我认识了雨哥,就是之前说的,开过传奇私服的那个……雨哥是96年的,比我大两岁,跟我是一个中学的,打架下手特别狠,用刀砍过好几个人,初中没念完就不上学了,依然是我上的中学的老大,都要向他交保护费……哦,雨哥现在是城管,同时是我家所在街区的黑社会大哥……

从跟着雨哥混了,就没人敢欺负我了,我当然告诉了雨哥,我是绿妈控,还告诉他了,田茁怎么玩过我……我妈妈那时很忙,我家有两台电脑,雨哥经常带着他的女朋友,璐姐,去我家玩游戏……当然让我伺候她们啦……

开始吧,雨哥是玩着电脑,让我穿着我妈妈的内衣,当然要穿我妈妈的高跟短靴,跪在电脑边伺候他玩游戏,比如手里捧着水果……后来,雨哥让我给他口交,当然要扮演我妈妈啦,肯定也肏我的屁眼……雨哥的鸡巴很大,还好,田茁已经把我的屁眼肏开了……

玩的次数多了,璐姐也加入了进来,他们在我妈妈的床上肏逼,我要跪在床边伺候……等他们肏完了,我要给雨哥舔干净他的大鸡巴,给璐姐舔干净她的小骚逼……后来,璐姐买了情趣工具,主要是一个带肛门塞的狗尾巴,让我戴到屁眼里,学我妈妈当母狗……”

我听得甚至震精,迟愣了一会儿,下意识地追问道:“你刚才说,这个雨哥,现在是你家一片儿的黑老大,他肯定能肏到你妈妈了,你怎么还要找个黑社会大哥,来做你和你妈妈的主人呢?不是这个雨哥,也成了绿妈控吧?”

“是的,雨哥后来也成了绿妈控。他的妈妈吧,长得非常漂亮,而且非常的骚,跟很多男人上过床,其中有她的侄子和外甥……具体的我就说不清了,总之后来雨哥跟我一样,也是对自己的妈妈被人肏更兴奋……”

小垒告诉我了他的这么多秘密,而他讲述完已经亢奋得不行了,我只好按他头天说的套路,跟他玩了一场网调。实在不接受看着男人撸,我这边没出视频,语音说着羞辱他妈妈的话,关了好友视频画面,没有看着他撸,依然觉得挺别扭,还好他不长时间就撸射了。

. 五、私服拼多多

流行于网络的各种特殊交友,我敢说都门清路数,其实都是理论远大于实践,但确实真有丰富的理论经验。没想到这个小垒的绿妈情结,如此重口,这倒是没什么,他喜欢的视频互撸,我实在是不能接受,趁得他去了卫生间处理,我赶紧琢磨起了如何应对。

琢磨了半支烟的功夫,想出了一个大概,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小垒还没有回来,我登陆上了“雅客传奇”,新区已经开了,但没法练级打怪,人物角色全圈在新人区,写的正式开放的时间是6月1日的0时。

名为“黑色恶蛆”的新区,果然继续设了有奖活动,具体是弄了一个游戏网店,在游戏界面可直接点开,说明里称之为了“私服拼多多”,确实是模仿“拼多多”设置的,卖的商品有千余种,按类别分为了若干个界面,最便宜的几块钱,最贵的一万多,买商品的货币是游戏金币。

“雅客传奇”属金币版传奇私服,既用钱买金币的那种,1RMB= 1万金币。按充值比例算,游戏网店卖的商品,相比常规网店的相同商品,贵了三到五倍,但金币能通过玩游戏获取,可以认为是玩私服赠实物奖品。

了解清楚私服开新区的情况,我随即想好了该如何应对,等小垒光着回到了他那边的电脑前,我发过去语音请求,等连上QQ语音,让他登录上“雅客传奇”,提示着他了解清楚开新区的情况。

“让你帮着我肏你妈妈,你妈妈还不能接受,你也没跟她说呢,目前你只能自己跟我玩网调。你的目标是现实玩,我得先跟你妈妈接触上,才能制造现实玩的机会。对吧?”

小垒点头回应道:“刚哥,你真是老司机,确实是这样,哪你说怎么进行呢?”

“要开的名叫‘黑色恶蛆’的新区,测试阶段你叫上你妈妈跟你一起玩了,是因为测试弄了冲级奖励,最高奖励一部华为mate30。正式开服弄了个游戏网店,可以打金币买东西,你利用这一点,设法让你妈妈再玩上私服,这样我继续带着你们练级,我和你妈妈就能接触上了,而且咱们三个是一起的。明白这意思吧?”

小垒连点着头说:“明白,明白!不过,今天是周六30号,明天凌晨就正式开服,就剩下一天了,我怕搞不定我妈妈,她以前没玩过传奇,对网络游戏完全没兴趣。”

我说:“不一定开区马上玩。等开区些天了你们再玩,这样反而更好,因为我级高了才能带你们练级,是吧?你最好跟你妈妈一起玩,我的级比你们两个都高,正好对应上了所要的感觉。这个意思你明白吧?”

小垒回应道:“明白!刚哥,你想的太周到啦。哪这样吧,开区你先自己玩,我争取在开区的一周后,叫上我妈妈一起玩。”

确定如何进行,结束了这次聊天,我下了QQ关了电脑,点上一支烟,靠进沙发椅里,喷着烟长长地叹了口气,“还一个月又要交房租了,卖口罩挣了三万块钱,可近半年花得有点儿大,就剩下一万块钱了,既然能通过玩私服免费网购,接下来要认真玩。绿妈控的事,争取到了一周的时间,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另外最好不陪少剑踢球啦,这种球踢着也没意思。”

合计了一下,我拿起手机,给赵虚竹打去了电话,说昨天在公园踢球时把脚崴了,当时没觉得疼,今天发脚脖子肿了,没什么大碍,但估计得养十天半个月的,明天肯定是没法去路桥学院踢球了。

从“六一”开始要宅在家里玩私服,需要把粮草备足,我穿戴好衣服开门下了楼,想了想,先走向在小区东门外的老宋家的超市,向东走过了一栋楼,看到温姨,跟一个也是身材丰满的熟女,各牵着一条宠物狗,站在花池边正在闲聊。

前些天我想到了,温姨应该回来了,她那个变态老爹死了,应该是她侄子的高皑被抓了,在这座小区的多套房子全归了她,回来没必要住回在14号楼的小房子。一晃有半年没联系了,我由此也想到了,虽然温姨其实早就知道,在网上调教她的人,是住在楼下的我,家出了哪么大的变故,十有八九不会继续跟我玩sm了。

预感果然是对的,我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温姨并没有搭理我,感觉就像根本不认识我。虽然对此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觉得不得劲,我走出了一段距离,停住脚步扭过了头,温姨背过去了身,跟她闲侃的丰满熟女,脸朝向了我,下意识打量了几眼,我的心里忽然猛地一颤。

快步走到小区东门,站到门内南侧的墙角,掏出来手机,点开小垒之前发到手机里的视频,仔细看了一番视频中的他妈妈,我使劲拍了一下大腿——视频里的丰满熟女,正是跟温姨闲聊的那个中年熟女。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