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威虎山之绿妈传奇 (第四章 1-5) 作者:小清河

【智取威虎山之绿妈传奇】(第四章 1-5)

作者:小清河 2020年9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四章 淫妻交友群

一、开心乐园

2004年时,我加了一个名为“开心乐园”的QQ群,好像企鹅就是04年推出的群功能,主题是夫妻找单男约3P,建群者的身份是夫妻,网名叫啥实在想不起来了,我与之聊得挺投缘,进群不久便当上了群管理,后来建群者退出了,把建群的QQ号交给了我,这样我等于成了第二代群主,但没直接用建群的QQ号,在群里身份依然是群管理,同时加了好几个群管理。

我成为第二代群主时,就是一个无业穷屌丝,有充足的上网时间,将群经营得更火了,综合进了sm内容,大主题变为了淫妻交友,意思是群内的女性成员都是淫浪人妻,明确主题后加进了更多人,升级为了现实聚会群。

所谓的现实聚会,就是吃饭、唱歌,百聊不如一见,见过后再约就更准成了,而且一块在KTV嗨一场,很容易酝酿出玩的感觉,不少人聚完就去开房,圈里俗称一场、二场。群里有夫妻、单女、单男,聚会的费用是单男AA,通常是一个人两百块钱,去的地方贵的话,加五十或一百。

我那时说好听点算是个穷书生,本来组织不起夫妻群的聚会,能组织成了多场聚会,得益于认识了两个人,一个是小美,古灵精怪多才多艺的一个美女,一个是伞哥,豪爽仗义的一位社会大哥。

后来群越来越火,聚会的规模越来越大,收的钱自是越来越多,确实能剩下一部分,有眼红者说我组织聚会是为了骗钱,有人这么一说,更多人选择了相信,我在群里背上了骗子的名声,还连累的小美被认为是我的托儿,小美只好退出了群,我只好将加群的QQ号下了管理,作为群众仍加在了群里,将建群的QQ号交给了伞哥。

算是退出“开心乐园”之后,此后的近八年里,我偶尔会上加在群里的QQ号,但都是隐身登录,几乎没在群里聊过天。

想到通过带着墨姐和“丈母娘”回归“开心乐园”,圆上对身边人撒的有房有车有工作有老婆的谎,是一个大概其的想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琢磨了琢磨,想起在“开心乐园”落下了挺多遗憾,现在有了一个极品熟女奴,干脆决定先弥补在“开心乐园”落下的遗憾。

我先悄悄地对群做了一番了解。伞哥依然是群主,沿用了我当年的管理套路,建群的QQ不上线,在群里的身份是管理。群的大主题仍是淫妻交友,但更偏重向了sm,实际等于搞得没了明确主题,倒是明确标注了不加单男。群成员有300多,以我退出群的2012年为界线,多一半成员是后加进来的,一直加在群里的人,好多都已不上QQ了。

了解完了群的情况,我在群里聊起了天,踊跃发言了两天,吸引到了一定关注,有些失落地发现,已然过去了八年,群里的人都已不记得我。

我习惯了用电脑上QQ,一直没在手机上安装QQ,在群里聊了两天,发现很多功能,比如会自动销毁的闪图,只能用手机登录QQ时才能用。下载安装了手机版QQ,这才知道,现在的手机版QQ,跟微信一样,能固定处于登录状态。

用手机在群里聊了两天,即便是依然在群里聊天的老人儿,都已不记得我了,因此不知道怎么弥补当年的遗憾了,转念一琢磨,当年在群里的一个最大遗憾,是没有性感淫浪的固定性友,现在有条件也只能先弥补这个最大的遗憾,于是本着开始所想的,介绍墨姐和“丈母娘”加进了群。

“丈母娘”早就跟我在网上聊起了sm,因帮她炒作抖音账号,关系更拉进了,借拉她进了“开心乐园”,我介绍她和墨姐在网上认识了,“丈母娘”口头表示做我的网络奴,在群里说也是我的m。

墨姐和“丈母娘”都在群里如实说了,是五十路的熟女,很多人嘲讽我的口味真重,等墨姐和“丈母娘”在群里出了声露了脸,发了多段展示才艺和身材的自拍视频,群里的人不再说我口味重了,改为了羡慕嫉妒恨。

当年的遗憾得到了满足,我的心里很是得意,带着墨姐和“丈母娘”在群里玩起了公调,主要形式就是让她在群里发照片、视频,炫耀着有两个都堪称极品的熟女奴。

根据我的提示,墨姐和“丈母娘”在进群之前,QQ设置为了拒加好友,很多人加了我的QQ,几乎都是求分享,好多连个谢谢都不会说,感觉这是理所应当的似的。我由此意识到,“开心乐园”群相比我管理的那时候,群成员的素质下降了几个凳次,以2012年为界线,后加进群的男性群成员,大多是套路全不懂的意淫者。

我想了想,大部分后进群的男性群成员,是套路全不懂的意淫者,比懂套路的更好蒙,羡慕嫉妒恨的心理更强,更能通过炫耀来弥补当年的遗憾。于是与墨姐、“丈母娘”经过商量,决定在群里玩一场调教直播。

二、调教直播

墨姐虽已五十岁,保养得非常年轻,保持住了模特级的身材,两条腿长且笔直,穿丝袜高跟时,绝对是相当得诱惑。这天的午后,我来了墨姐家,让她穿了一套丝袜短裤装,走到卧室的门口,将两条长腿贴到门框上,摆了一个高难度的竖向一字马。我拿着墨姐的苹果手机,拍下她摆一字马的视频,将脸部打码后发到了群里。

摆完了作为调教开场戏的标志性造型,墨姐放下腿走进了作为调教室的东面主卧,我跟着走进了主卧,将手机转向了西面墙,贴着墙根摆了一排的情趣高跟鞋,我又拍了段视频发到了群里。

我发了条语音信息说:“墨姐,啊……群里也有叫姨的,总之是一位冻龄美熟女,最诱惑的是两米大长腿,所以,给她买了好多丝袜和高跟鞋……在群里说了,要在墨姐家组织场聚会,疫情还没完全过去呢,哪就这样儿吧,谁想来参加聚会,先给墨姐买丝袜和高跟鞋,具体细节等方便了私聊。”这时墨姐已脱掉只剩下高跟鞋,跪趴到了地板上,我晃着手机拍了一下墨姐,看了一下拍好的视频,没有拍到墨姐的脸,将视频发到了群里,紧跟着发了一条语音信息。

“QQ好像没法直播,这个我不太懂,肯定是没法直播sm调教,但在群里可以互动,哪就随拍照片和视频发到群里吧,另外欢迎给出调教创意。”我将墨姐的苹果手机,扣着放到窗台上,拿过那条专门买了用来打屁股的皮带,走到跪趴着的墨姐的身后,呵斥她高撅起雪白的肥臀,双股着抡起仿牛皮的皮带,连着抽打起了白皙丰满的屁股。

墨姐非常喜欢被狠狠抽打屁股,等两片雪白丰满的屁股整个被打红了,一只高跟鞋从脚上摔了出去,肥美的阴部浸满了淫水,完全进入了被调教的状态。

我说了一番强调主奴关系的调教言语,将皮带挂到了房门内侧的门把手上,拿起一根大号的穿戴式假鸡巴,呵斥墨姐将假鸡巴塞入逼里,系好丁字裤结构的编带,又穿上了一双细高跟鞋,给她戴上了球型口塞,用情趣手铐将双手铐到了背后,给她挂上项圈狗链,呵斥她撅着屁股跪趴到地上。

墨姐家在13楼,格局明了的两室一厅,南面并排是两间卧室,北面是客厅,墨姐是自己一个人住,东侧的主卧没摆一件家具,作为了健身跳舞的工作间,等跟我玩上了sm,东侧的主卧正好可作为调教室,等我根据墨姐的喜好升级了调教,巩固了与她的sm关系,主卧正式作为了调教室,买了一个简易衣柜,摆到了北墙边,将玩时用的衣服和情趣用品,放到了衣柜里,将二十来双情趣高跟鞋摆到了西墙边,搬进来了用的着的椅子、自拍架等物品。

呵斥墨姐跪趴好不许乱动,我走出卧室来了客厅,拿起放在餐桌上的我的手机,将衣服脱到了客厅沙发上,只穿着短裤走回主卧,点开了手机登录的QQ,与一个好友连上了QQ视频,拉过自拍架放到东墙边,将手机放好到了自拍架上。

“贱货!”我伸手抓住狗链,一脚踹倒墨姐,马上粗暴地拽着狗链拖起她,呵斥她面朝手机撅着屁股站好,拽出嘴里的口球,“你的大浪逼,让无数根鸡巴肏过啦,屁眼儿肏着还是挺过瘾的,洗干净了吗?”墨姐喘了几口气,浪叫着说:“啊……主人,您来之前,就清洗干净了……用温水灌肠了十几次……洗得非常感激……哦……”伸手扒开已被打肿了的两片肥臀,菊洞果然已清洗干净,并且已涂抹好了润滑油,我走到摆在北墙边的简易衣柜前,拉开拉锁,拿出一个避孕套,套在已坚挺的鸡巴上,走到墨姐的身后,将鸡巴捅进菊洞内,随后一手揽着腰,一手抓着狗链,猛烈地肏起了屁眼。

墨姐发出了大声的浪叫,我稍微将头歪向右,视线越过墨姐的右肩膀,看向摆在她面前的手机,点了全屏的QQ视频画面中,墨姐张着嘴吐着舌头,大声地浪叫着,脸上的表情淫贱至极,两只又白又大的奶子,来回地上下甩动着。

我猛肏了一顿,松开揽着腰的手,啪啪打了两下屁股,从菊洞里抽出了鸡巴,松开抓着狗链的手,拽掉了前端撸得很紧的避孕套。

墨姐显然是马上要到高潮了,扑倒在了地上,嘴里亢奋地大声叫唤着,双腿抽搐踢蹬着,将脚上的两只情趣高跟鞋都甩掉了。

我拿过一个AV按摩棒,解开了将墨姐的双手铐在背后的情趣手铐,让她仰面躺在地板上,用脚踩住她的一条大腿的内侧,强迫她打开下体,将按摩棒使劲抵在阴蒂位置,按开了震动开关,不到半分钟,墨姐就嚎叫着达到了高潮,而且高潮时是失禁了,尿湿了好大的一片地板。

这样的调教对墨姐来说,口味远不够重,让她如此的兴奋,重点不是在群里以语音、图片的形式直播着这场调教,而是通过QQ视频看直播的是“丈母娘”。

墨姐与“丈母娘”已在网上认识了,算是成了熟人,关键都是五十路的熟女,“丈母娘”看着她被调教的现场直播,让墨姐感觉到了强烈的羞辱感,因此给她带来了强烈的兴奋感。

关系固定的S和m的调教,都有经磨合确定的固定套路,摆一字马、打屁股、玩捆绑、肏屁眼,这是我和墨姐已确定的固定套路。每次都按固定套路玩,双方都会觉得不够刺激,所以在固定套路的基础让要加入新意,这次的新意是在给“丈母娘”现场直播的同时,“丈母娘”以发截图的形式在群里直播。

我拿起放在窗台上的墨姐的手机,划开屏幕点开QQ群聊。“丈母娘”一边观看着视频直播,一边以闪图的形式,在群里发着截图,群里的男性成员们,正在热烈地议论着,说什么的都有,言语里都带着羡慕嫉妒恨,发的视频请求有几十个。

“唉……”我摇着头叹了口气,“相比我管理的十年前,‘开心乐园’的降低了好几个凳次,群成员不是意淫者,就是套路全懂不懂的货……”看了看躺在地板上的墨姐,已基本上缓了过来,我呵斥她继续躺在地板上,用墨姐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看了看都没有露脸,以闪图的形式发到了群里,随后吩咐墨姐擦干净地板。

群里的议论更热闹了,纷纷提的各种要求,都是严重不符合实际的意淫想法,简直是令人无语,我打字说调教还没完,将手机扣着放到了窗台上,走到摆在西墙边的一排高跟鞋前,拿起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三、震动高跟鞋

我拿起的这双黑色高跟鞋,仔细看没法穿到脚上,鞋的前半部呈圆筒状,有点像尖辣椒,属于是特别情趣款,鞋尖内装有震动跳蛋,鞋底内有电池盒,可装两节南孚电池。

墨姐这时已擦干净了地板,我呵斥她脱光衣服,去卫生间冲个澡,将震动高跟鞋放到窗台上,走到摆在被墙边的简易衣柜前,拿出几样sm物品,将沙发椅推到房间正中,墨姐随即一丝不挂地走进了进来,我让她坐到了沙发椅里,拿过绳子捆绑起了她。

这张旧的沙发椅,是从我家搬来的,属于是传统的电脑椅,钢管框架,厚重结实,不带滚轮,不能转动,以前的网吧的座椅基本都是这样的。

我先将墨姐的两条长腿,捆到了沙发椅的左右扶手上,又将腰绑到了椅子靠背上,等墨姐只能叉开着双腿靠躺在了沙发椅里,在她的两只圆柱形的奶头,各夹了一个强力乳头夹,在嘴里勒了一个棍状口衔。

调整了一下放在自拍架上的手机,看了看墨姐整个出现在了画面里,我点上一支烟站到窗前,跟“丈母娘”一起欣赏了一会儿墨姐的下贱姿态,拿起放在窗台上的那双震动高跟鞋,将一只鞋的前端,旋转着塞进了屁眼里,感觉了一下掉不出来,打开了震动开关,先打开另一只高跟鞋打开震动,将鞋尖使劲按在了阴蒂上。

墨姐发出了几声浪叫,紧跟着上下牙使劲咬住了勒在嘴里的棍状口衔,因此没再发出浪叫声,过了不大一会儿,使劲钩弯着两只白皙的美足,平坦柔软地小腹来回抽搐着,明显是马上要到高潮了,我一见急忙拿开了按在阴蒂上的高跟鞋。

勒在墨姐嘴里的棍状口衔,就是一根筷子粗的小竹棍,作用是防止发出大叫声,当受到强烈的刺激时,会本能地用牙时间咬住勒在嘴里的小竹棍,并不会影响说话。

“啊……不要……不要……求求主人……不要拿开……继续玩我吧……我是贱货……母狗……骚婊子……请主人玩死我吧……”我用高跟鞋的鞋掌,在墨姐粉白的左右脸颊上,啪啪地抽打了几下,“贱货,整天想着高潮,真是越来越骚了?哪你先自己好好说说,你有多骚多贱?”“啊……我是老骚货……老母狗……比婊子还下贱……从上初中时,就人家给肏了,后来又让很多男人肏过……啊……现在我都五十啦,趁得还能被肏……是个男人就可以肏我……啊……主人,我真是太贱了,求求主人,继续玩我吧……”我将震动高跟鞋的鞋尖,使劲按在了阴蒂上,打开了震动开关,也就一分钟,墨姐又要来高潮了,我依然是突然拿开了高跟鞋,随后用高跟鞋的鞋掌,比较用力地拍打起了肥美的阴部,将高潮的快感强行打了回去,这次墨姐更受不了了。

“啊……主人,求你啦……求你啦……让我到了吧……我听话了,以后怎么玩我都可以……求求主人,这次就先让我到了吧……”我趁势问道:“骚货,怎么玩你都可以,是吧?哪在你老公面前干你,可以不啊!”“啊……可以……主人可以在我老公面前……干我……肏我……还可以……还可以在我儿子的面前肏我……啊……主人,我真是太贱了,求求主人……先让我到了吧……”我又问道:“你还有个女儿,已经三十来岁了,算是熟女啦,你这个当妈的这么骚,你女儿肯定也非常骚,让她来跟你一起挨肏吧,行不行?”“啊……行……我女儿确实很骚,跟我一样,也喜欢穿丝袜……啊……哪就让她一起来,跟我这个大母狗,一起给主人当母狗吧……啊啊啊……主人,我真的不行了,求你了,先让我到高潮吧……”墨姐真的是不行了,我将她从沙发椅上解了下来,抓着头发将她拖进卫生间,拿起淋浴喷头调到冷水,劈头盖脸地对一顿冲,强制她清醒了出来,呵斥她擦干净身体,一起回到东面主卧,穿上了一套丝袜短裙装。

我拿起放在的自拍架上的手机,吩咐墨姐坐到了沙发椅上,将镜头对向了她,“贱货,主人还有个逼要去肏,你一次高潮根本满足不了,穿着这套短裙装,再打扮一下,戴上你的网红花镜,继续你每天都要进行的抖音直播,一边直播着,一边用这双震动高跟鞋自慰,当然不能让看直播的人发现你在自慰,当要让他们看到这双高跟鞋,明白了吗?”墨姐从沙发椅里站起来,马上跪到我的面前,连着磕了三个头,仰起脸表情淫贱地说:“恭喜主人,又有了一个骚奴,主人放心地去玩她吧,我会认真地照着做的。”我和“丈母娘”已然很熟了,早就在网上聊起了sm,因为相互间有着多种暧昧感觉,在网上聊什么可以,现实中尚且是朋友的感觉。sm调教可理解为一种角色扮演,这次调教还是三个人一起玩的,结尾说我要去肏“丈母娘”,是为了把戏演完整。

乘电梯下到一楼,走出了36号楼的楼门,坐到了楼后的休闲长椅上,掏出手机点开抖音,墨姐已开了抖音直播,将我从家搬到她家的沙发椅,摆到了窗台的旁边,翘着腿坐在了椅子里,鼻梁上戴着网红花镜,腿上换了一双浅绿色的丝袜,没有穿高跟鞋,两条长腿搭在椅子扶手上,将两只绿丝美足伸到窗台旁,手里拿着一只震动高跟鞋。

四、挥别“开心乐园”

玩过了一场调教直播,我在“开心乐园”群里更成了焦点,仍加在群里并常上QQ的老人儿们,开始想起了我曾是群主,已不是好友的与我重新加了QQ好友,仍是好友的主动找我聊起了天。

以2012年为界线,仍在群里的老人儿们,主动与我恢复联系的动机,不是我说带着墨姐在群里约群P,而是由确信了我真有两个都长得像明星的熟女奴,认为八年没在群里出现的我,忽然带着两个极品熟女奴来群里显呗,是因为发了财成了土豪。

八年前,我退出“开心乐园”群时,背上了骗子的名声,根本原因是当时都认为我是个穷屌丝。八年后,我回到了群里显呗,有着两个都长得像明星的极品熟女奴,说了会与群里的人分享,实际这么说的是气人,依然在群里的老人儿们,没人再说我骗人了,反而因此想起来,我曾经是群主,同时都“忘了”当年曾认为我是骗子,根本原因是认为我现在成了土豪。

网络圈子和现实圈子是一样的,我由此甚是感慨地意识到:没必要向身边的人证明,之前的说的有房有车有老婆的那些话,只要让身边的人知道,现在是有钱人了,什么都是合理的。

就在这时候,“开心乐园”群突然被企鹅官方给封了。由于疫情原因,今年的两场会延后到了5月份,每次两场会时都要清网,从企鹅推出QQ群功能就有了的“开心乐园”群,没等躲过这一次的清网。

按年头儿算,“开心乐园”群已存在了17年,非常突然地被封了,我不禁觉得很是伤感,转念想了想,“开心乐园”曾经的辉煌传奇,说得上是我开创的,时隔八年,我回到群里弥补了遗憾并得出重要感悟,“开心乐园”随即就被系统封了,也可以理解为,存在了17年之久的这个QQ群,意识到在我离开的八年里,群成员的总体素质大幅降低,已不可能重现当年的辉煌,等到了我的回归,自行在网上终结了自己,期待我重建一个“开心乐园”。

整理了一番QQ好友,发现印象深刻的女网友,基本都在好友名单里,我也就觉得确系自己认为的这样。

本着得出的那一感悟,我仔细琢磨了琢磨:“这就快6月份了,疫情已基本解除,当前要做两件事,一是巩固与墨姐的sm关系,二是排除身边人的怀疑,重建‘开心乐园’的事不着急,现在也没这个条件。眼下要做的两件事,第一件正在进行,第二件已明确该怎么做了,很简单,让人觉得我是有钱人就行了。实际还是个穷屌丝,但有三部最新款的华为手机,都是mate30,只需要送出用了段时间的一部,就足以让身边的人觉得是有钱人。”将手机卡装到了将表姐夫送的尚未使用的手机,将“丈母娘”送的也没拆封的手机又送给了她,将头年马婷“送”的手机,送给了老宋的儿子小宋——之前随口吹牛时说过,帮小宋从单位领一部华为手机。

近四年在“双木新村”认识的熟人,基本都是在老宋家超市闲侃时认识的,近期因玩传奇私服新认识的人,是在小宋建的微信群认识的,都能跟老宋家的超市联系上。

趁得兑现了帮小宋领手机的承诺,我随口编了套说辞,将墨姐送的二十来条“煊赫门”,按进价卖给了老宋。

常言道,人靠衣服马靠鞍。拿着卖烟卖得三千块钱,我去了趟刚恢复营业的服装城,捡好的买了多件应季的衣服。去理了个够帅的发型,穿上了一套新买的衣服,照镜子一看,确实变帅了也变年轻了。

小宋表示要请我吃饭,我趁此对他们父子说,请常来他家超市闲侃的人一块搓一顿。老宋父子都是个实在人,这天晚上提前关了店,弄了一大堆的酒菜,摆在了超市门口的小院,把常来超市闲侃的十多个人都叫来了。

老宋主动说了其实是我请客,我趁机对众人说,因闹疫情单位放了大假,与朋友合伙做买卖挣了笔钱,疫情已基本解除,单位复工了,但大工程停了,跟很多单位一样,鼓励员工停薪留职自主创业,干脆办了停薪留职,琢磨着干个什么买卖。

接下来就是一边调教墨姐,一边到老宋家的超市闲侃,继续强调已对众说出的话。用了不几天,就让身边人都觉得我成了有钱人,圆上了对身边人撒了四年的谎,同时将墨姐调教成了我的奴。

之前只是说过姓赵,刻意没说问我姓名和年龄,这下更没人问我姓什么叫什么了,老宋是管我叫眼镜儿,小宋是管我叫刚哥,随着都认为了我是有钱人,年龄相仿的人跟着叫起了我刚哥,年长者将我称呼为了小赵,继续叫我眼镜儿的只剩下了老宋。

姓名可以回避,年龄没法回避,随着在人群中成了焦点,不少人会问到我多大了,墨姐当然更会问。赵虚竹随着跟我越来越熟,真拿我当了朋友,他是88年的,也将我称呼为了刚哥,而我确实长得显年轻,干脆说也是88年的。

五、雅客传奇新开区

调教墨姐成了享受,玩sm算是副业,又得找个正事做。“双木新村”的南面不远是沿江公园,一晃做了多年宅男,不知不觉地成了胖子,决定锻炼加减肥,从“拼多多”买了双跑步鞋和一套运动装,到沿江公园跑起了步。

“五一”过后疫情基本上在全国范围控制住了,因为疫情突然爆发于腊月末,很在外闯荡的人没能回老家过年,“五一”后掀起了一股回老家看看的小热潮,老宋回了山东老家,墨姐回了哈尔滨老家。

墨姐说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租的房子发生过两三次漏水事故,临行前将房门的钥匙给了我,如果她回老家期间再发生了漏水,让我过去帮忙解决。

跑了十来天的步,练出来了体能,找到了跑步的感觉,连着下起了雨,白天没法去江边跑步了,晚上也没法去老宋家超市闲侃了,无聊间我随手登录了仍装在电脑的“雅客传奇”,发现开了新区,尚在公测阶段,6月1日正式开区,名字叫“黑色恶蛆”。

传奇私服通常是一周开一个区,“雅客传奇”原本只有一个区,三个来月前结束了打口罩的活动,直接就没人玩了。忽然开了一个新区,而且推出了一个公测期间有奖冲级的活动,公测期间升到40级的既能领到实物奖品,最低的是创意打火机,最高的是华为mate30手机。看来开设这个私服的黑社会老大Q7,又勾起来了怀旧情怀。

老区还开着,没再开什么有奖活动,没有了一个“活人”。我当然玩上了新区,干脆重新注册了一个游戏账号,建了一个法师角色,玩了一个来小时发现,游戏版本做了调整,总体是1。76版,游戏画面做了优化处理,之前有的很多特别设置,比如法师能招花吻蜘蛛,全都取消了,明确为了纯复古的金币版传奇私服。

尚在公测的新区已有了很多人,不像打口罩时人多到了爆屏,就私服而言堪称火爆。冲到44级能领最新款的华为手机,尚未正式开服人就多到了火爆,显然是因为这个缘由,很多人明显是之前没玩过传奇。

私服升级快,我玩了不到半天,升到26级,练满诱惑技能,来了未知暗殿招800血的巨型多角虫,进地图一看全是人,根本抢不着“多多”,只好来了猪洞,招了五个黑色恶蛆,边练级边赚金币。

在猪洞升到了30级,我发现了一个BUG,楔蛾的麻痹攻击被加强了,基本上只需喷一下,就能麻住30级的法师和升到7级的恶蛆。楔蛾也能召唤,我召了五个楔蛾,到骷髅洞练到7级,回猪洞五层打白猪测试了一下,五个7级的楔蛾,直接就能麻住属BOSS怪的白野猪,并且能让白猪持续被麻住。就这一发现,结合玩传奇的经验,我琢磨了一下,带着五个楔蛾来了幻境9层。

幻境9层都是高级怪,但有的地方怪物不密集,而到幻9要先过幻境迷宫,很多人不会走,幻9几乎没人。

带着五个楔蛾,在幻9打了两天,升到了34级,打到了很多装备,提前凑齐了祖玛套。我琢磨了琢磨,暂时先不练级了,在土城卖起了打到的装备。

“雅客传奇”属金币版传奇私服,也就是可以用钱买金币的那种。公测期间冲到44级奖励一部华为mate30,装备越好冲级越快,很多人充了金币,向其他玩家买装备。我花了不到半天,将要卖的装备全卖了出去,卖得了300多万金币。

连阴雨终于停了,连着好几天没出屋了,傍晚我来了外面吃饭,在小区南门外碰上了赵虚竹。已算是成了朋友,赵虚竹亲热地给我敬了一支烟,我将“雅客传奇”开新区的事告诉了他,赵虚竹兴奋地说晚上回家就玩,拉着我来了串吧喝酒。

点的烤串先端了上来,赵虚竹起开一瓶啤酒,给我和他面前的杯子倒满酒,恭敬地敬了我一杯,显得很感慨地说:“哥,从认识就觉得跟你投缘,一是同岁,二是觉得咱俩的经历相似,我也是外地来本市上的大学,毕业后去了南方,完了又回到了读大学的城市,呵呵呵……”又敬了我几杯酒,赵虚竹摸了摸光头,有些尴尬地说:“哥,好多人认为我是黑社会,我真不是。两年前,我因为工作不顺恋爱受挫,卖了在深圳的房子,回了读大学的城市,暂时先租的房,知道我手里有笔钱,不少人找我借钱,有的给了利息,干脆放起了贷。干这个黑白两道都得有人罩着,也得让自己像是混黑道儿的,这年头儿最难是要账嘛,整得都以为我是黑社会。”一起玩上了新区,赵虚竹在游戏里介绍我认识了两个朋友,都是在河东分局上班,一个是法医,名叫糜羽,一个是刑警,名叫少剑。

先在虚拟世界认识了,而后赵虚竹张罗一起吃了顿饭,一聊都是80末,在游戏里是我带着他们练级,糜羽和少剑跟着也将我称呼为了哥。

私服可以花钱转职,都是玩的升级快的法师,我将发现的BUG告诉了他们,等他们三个都过了30级,用不着我带着练级了,改为了各玩各的。我已是40级,继续去幻9打装备,将打到的法师装备给了他们三个。

又攒了300多万金币,赵虚竹、糜羽、邵剑都升到了40级,我分给了他们各200万金币,四个人来了升级最快的幻境6层组队练级。赵虚竹的“本职”是战士,糜羽的“本职”是道士,买转职卡由转为了“本职”,两法一战一道承包了幻6,已攒够了买药的钱,提前五天都升到了44级。

按照兑奖说明,绑定了微信,留了收货地址,过了一天,各收到了一部最新款的华为手机。一起吃了顿饭,约定等正式开服再一起玩,他们三个都是等“六一”正式开服再玩,我闲的没事继续玩着了,用不着练级了,带其他小号练起了级。

这天的傍晚,一起玩的两个小号,恳求我带他们练级,并说他们是一起玩的母子,我不太相信地带着他们练了半天级,提了个视频验证的要求,与儿子互加了微信好友,连上了视频,竟然真的是一对母子,儿子约二十岁,妈妈约四十岁,模样富态,身材丰满。

连着语音一起玩了两天,彼此之间的感觉更熟悉了,一起玩传奇私服的这对母子中的儿子,在游戏了拜了我为师父,随后恭敬将我称呼为了师父,让我管他叫小垒,说他98年的,而后似乎是带有目的性地告诉我,他妈妈现年43岁,离异单身,身高一米六二,身材丰满诱惑,胸是E杯罩。

小垒私下详细地对我介绍了他妈妈,果然是带有目的性,随后单独与我连着语音玩游戏时,趁得升到了40级,很兴奋地说他有着强烈的绿妈情结,非常渴望能帮着我肏了他妈妈。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