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大师写真 (5) 作者:uwku8k

.

【王林大师写真】

作者:uwku8k2020-9-1发表于S8

第5章、龟龙六法,灵魂的出窍。

所谓龟龙六法,就是古代练气传下来的打磨阴茎的法门。

意思就是说,在不使用任何外力、外物的情况下,打开任何女人的春潮,让任何女人癫狂潮吹,痉挛失禁,达到最高性高潮的方法。

性事之中,女人是感情的动物,真正想要征服女人,需要手、口、声音、情话……等等许多技能并用齐上。这是普通人的情况,普通只能通过这些方法让女人高潮。

而在鬼龙六法的要求当中,就是必须手、口、声音、情话……这些都不能用。

只能用阴茎、龟头,就打开女人的春潮!

若没有前戏,女人的肉穴一般都是干涩的,理论上来说,根本无法插入,干涩的肉穴,会撕痛你的阴茎,让你进不去,真正的腾。

可龟龙六法,就是这么牛,一旦修成,便可直接一炮而轰然,震动女人的春潮。让女人摇摆着丰臀,淫荡吼叫着迎合你,蜜穴射出更多的蜜汁。

总结概括来说,鬼龙六法一共分为六步:1、正面滑腿翘缝,从正面压住女人,阴茎在女人的腿缝滑动撬动,却不急着入穴,吊女人的胃口,5-10分钟。2、侧身吞吐研磨穴缝,阴茎从侧面摩挲蜜穴的大阴唇,不时轻碰阴蒂,却不入穴,5-10分钟。3、侧身龟头探穴,只让龟头进入,细细的研磨阴道口,阴道口是女人敏感神经的密集点。5-10分钟。

4、并脚左右震穴,还是龟头进入,驾女人的美腿在肩上,插入蜜穴,左右高频率摆动,震穴,却不多进入一分,震至阴道口蜜液水响,产生足够的润滑密水,5-10分钟。5、浅深插捣上壁,这时阴茎进入一半,深浅的直捅阴道上壁,因为女人阴道上壁的神经更敏感,这时要注意姿势的选择和变幻,不能只用一种姿势,可以多种姿势交替使用,5-10分钟。6、吞吐直捣黄龙,直到这最后一步,才能九浅一深的全部阴茎捅入,如石油钻井一般,钻出女人的潮水,捅开阴道的G点,捅入子宫口,操烂蜜穴花蕊的蕊心。

这时是仙女师傅要考校王林修为的过程,所以,王林尽情施展龟龙六法。

气行丹田,跨下大蛇奋力的游斗于粉嫩的一线天内。

撑开美鲍,插入,一线天的嫩肉开了一条缝,越是插入,穴缝越是扩大,被紧紧的夹住阴茎、龟头,生出异样的压迫、酥麻爽感。

仙女师傅的蜜穴犹如扇贝一般,夹紧,夹紧,好紧……紧……紧……!

紧……好紧……龟头要被夹扁了的感觉!

“嗯……呜……嗯哦……嗯……哦嗯……哦……”

“林……你……弄……得……我……好满……好……涨……快……快……痒、难受……你快压紧我……贴近我!……再深入……再深入!

仙女师傅的手搂住了王林的脖子,抱住王林的头,喘气……喘气……

一对玉乳滑腻的滑动在王林的眼皮上,鼻子尖上,嘴尖、唇上。

乳头触碰鼻子头,香……好闻……太好闻……

嘴唇触碰乳头,想吃,太想吃,想咬乳房……太想……太想……

可是龟龙六法就只能用阴茎插、干、钻、捅……

其他的任何部位包括声音都不能使用!

这是多么的折磨啊!

“大蛇大蛇你快干,干烂师傅的骚B吧,她太折磨人了,我要让她求我,求我……咬烂她的乳汁……”

啪啪……啪……啪啪……

王林的三角腹肌撞着师傅的柔滑小腹,蜜穴里的水液已经在流,温、暖、湿、软、滑。

更可怕的是蜜穴里突然直接的尿了一股水,冲得王林的跨间,湿润湿热难当,整个阴茎犹如进入了暖水温泉池中。

“别高兴,这不是春潮,只是我的水尿!你这不争气的小屌,只配吃师傅的水尿!”

“我是故意的,林,来啊!报仇啊!你插死我啊!干死我啊,操烂我的小B啊……”

“嗯……呜……嗯……哦……嗯……哦嗯……哦……好爽,哈……哈,快……快……插……啊!插死……我……啊……不争气的火柴棍,软绵绵的香蕉糖……!”

师傅的声音越来越疯狂,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

为什么像仙女一样的师傅会这样,这样欺负我,欺负我的的大兄弟。

王林难受的要死,整个大兄弟都被湿……润……温……滑……包裹起来,根本进不去大半截阴茎就露在风里,蜜穴太紧了,进不去。

似乎还动不了,难受,难受死了,就好像阴茎被捆绑用腰带勒在了内裤里一样。

“啊……啊……插……死……我……吧!我……要,我受……不……了你……的大……鸡……巴……了……

“仙女师傅的仙音又在诱惑!……

可是王林的阴茎大鸡巴、龟头动不了了啊!……

“操……你……烂……B……伪装的贱货,贱B……”

王林快要崩溃了,一巴掌打在白嫩浑圆屁股上……

“啊!……疼……疼死……了……你干嘛打人家屁屁,我要夹断你的……鸡巴……”

白臀颤抖,想要夹断挤出阴茎固体欧,想要逃离,赤裸的仙女身体想要向前爬出大鸡巴……向前逃……

“哪里跑……操……你……烂……B。”

大阴茎一下顶上去,冲开了肉壁蜜穴的夹笼!突破过去了。

却是突然,一股刺、痒,硬,一个圆珠一样的东西,似乎塞进了龟头的尿道口!

阴茎龟头居然捅入了犹如装着许多钢珠的肉穴里。

五颗,一共有五颗珠球,存在于蜜穴的花蕊心中,蜜穴浪B的蕊心一股绝大的吸力,吸着龟头往里。抽空……

五颗蜜穴花珠轮番的跳动、转动,蠕动,挤压着龟头!

“我修炼多年,蜜穴里已经有五颗丹珠肉球,王林,你能到这一步……啊…呜……嗯……好爽,顶到我……的心了,刚才……的那下,再来……再干我,你能到这一步……师傅很欣慰了!……”

快……干……死……啊……要……死……了……

轰的突然一爆,蜜穴花蕊的宝珠撞开了王林的龟头,他的精液到处奔涌!决堤一般。

王林很爽、很舒服,一种逼尿崩溃,突然得到释放的感觉。

可是,这就面临着他输了,没能通过考验。师傅就不会给他传功!……

不行,我一定要通过考验!

王林打开双目,看向仙女师傅的美丽容颜。

玉乳、光滑的腰枝,疏密的毫毛小腹。

星眸山闪动的眼睛,张开的大鲍鱼,蜜穴里嫩水的流动!……

嘴角轻蔑的上翘,贝壳一样的小白牙!

想要推开无能王林的,生气口吻!

…………

叫你看不起我,我操……我要干死你,捅到你的嘴里去,捅烂你的牙齿,射你眼睛里,嘴里、B上,屁股、大奶、全身,我要干死了,日死了,干到你哭,操到你痛哭流水密……

快哭,快哭,害怕……

干死你……烂B……

仙女师傅的眼中似乎出现了委屈,晶莹满泪水,湿……湿……

被蹂躏得要哭了……

王林把两瓣大屁抓捏,整个托起白臀,阴茎继续顶了上去。

噗嗤!……

气沉丹田,龟头火爆,波……波……波……

龟头上爆出了三颗龙角……

撑得他的阴茎难受得想干……就想……干烂蜜穴!……

狼牙棒终于爆出来了三颗,一搅之下,翻江倒海,蜜穴肉翻,荷包花蕊炸裂,宝珠退让。

收缩,压紧,全身抖动……

仙女师傅自己捏着自己的双乳,嘴巴咬紧紧,终于进入了春潮!

潮水汹涌,滚烫的蜜穴从蜜穴深处流出来!

王林的龟头舒服极了,也肆无忌惮的喷涌,也不知道是尿水,还是精液!

他很快感觉爽到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脱离了周围的一切,只有手里还抱着师傅的玉体。

他的鸡鸡还被蜜穴夹着!

继续卖力干B,操烂B……

“干……的我……好……爽……!”

我……要……我还要干!你……干……死……我……喜欢你的……大……鸡……巴……”

“我,我在哪里,怎么周围的一切,什么都变了,还有云彩,我竟然是站立在云彩上,还有宫殿,仙府……”

突然,等王林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金碧辉煌的天府里,和他在电视上看到了的神仙宝殿一样……

华丽得美艳!

“这是我的元神宫!……”

“王林,你通过了师傅的考验,并且也得到了我的传功,你灵魂出窍,元神离体,进入了我的元神宫!……”

紫霞仙师淡雅的行走在宫殿里,走在王林的前面,脚下是迷漫的雾气!

“啊,原来这里就是师傅的元神宫,真漂亮!……”

王林惊呼,高兴极了,他以前听师傅说过,每个人都是有三魂七魄,都有自己的元神。而元神无论转世多少次,都会存在,每一个人元神都居住在自己的元神宫里。

元神宫,又叫元辰宫,是每个灵魂的生生世世的房子,是每个人的私密之所。

元神的世界,就是每个人自己的体内世界。

就好像梦境中的世界一样,而只有元神出窍,才能进入元神宫。

记得师傅说过,每个人的元神宫里面都,都藏着这个人的所有记忆和场景,包括转世的记忆和场景,如果能进入别人的元神宫,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探知别人的记忆场景,可以随意探知别人的内心隐秘。

而且,别人还无法发现自己的记忆场景被探知过。

元神出窍的修为境界,王林以前期待过无数次,没想到现在终于达到了。

他转眼处,云端的边界,似乎有一些灰黑的像黑雾一样的墙壁,指着问道:“师傅,那边是什么?……”

“穿过那个边界,就是现实世界,你现在元神出了窍,可以自由穿梭,自己走过去看看!……“

素色白裙的仙女师傅带着他走过去。

两人一同跨入边界后,元神消失,忽然面前场景一变。

回到了刚才二人云雨的房间。

床榻上,王林的元神站在床边,看见了自己,自己还在抱着仙女师傅蹂躏!场面香艳。

淫水蜜液流满床榻,一大片湿……

他就像看A片一样,就像A片的摄像头,清晰的看着眼前的香艳……

有些不好意思,王林害羞的看向身边的元神状态的仙女师傅:“师傅,真对不起,把师傅弄成这样,弄疼了!……”

“没事,师傅也很快乐呢!“这句话元神状态的仙女师傅没说出来,但是她的脸上微笑和满足的神色代表了一切。

“走吧!我们回去吧!师傅该和你说说师门大敌的事情了……”

紫霞仙师的元神率先走动,跨入了自己的肉体身体里。

王林本来还想看看自己的元神状态能不能穿墙壁,离开这间屋子,却只得放弃了,先走回自己的身体。反正他现在已经达到境界,元神出窍,以后自己有的是机会去探索。

走回身体后,眼前一恍惚,王林回到了真实的身体里,回到了真实的世界里。

自己的臂弯里,师傅赤裸的身体依旧躺着,美人的光滑玉体接触着他的肌肤,很舒服。

紫霞仙师没打算离开王林的臂弯去穿衣,像小兔子一样在他的怀里挪动,秀发顶在他的下巴上,好想……雪白的腿压在他的小腹上,压着他的大鸡鸡,另一只手则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用一只手指,画……圈……圈……

痒……

王林也不客气,虽然操B结束躺着休息,也伸出一只手,玩弄着仙女师傅的柔软的乳房。捏来捏去,很舒服,就像玩一个饱满的白胖胖水球一样。

“师傅,快和我说说,师门仇敌的事情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