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大师写真 (21-23) 作者:uwku8k

.

【王林大师写真】

作者:uwku8k2020-9-17发表于S8

第二十一章:推油双飞,请日希希吧

里面,橘黄迷惑的灯光颜色中,老板娘丰满的身体被另一个裸体女人趴在身上。晃动着巨乳,正在给老板娘推油,乳推。

屋里还有另外一张按摩床,另一个白嫩嫩的裸体大大张开着大腿的阴唇,任由面前的裸体按摩女郎用手掌推抚她的阴唇。

这些裸体的身上都是油亮亮的,显然是为了按摩方便涂了精油的缘故。

王林的突然闯进来,把四个女人都吓了一跳。

顿时都忙得赶紧找毛巾之类掩盖裸露的身体。

门外那个追王林的女服务员,也跟着冲了进来,赶紧关上门。

揪住王林往外拉:“先生,你快出去,你再不出去,我可要报警了!……”

“报警!……看看你们在搞什么勾当的情色按摩,你们敢报警吗?……快滚出去,最好别打扰我,我要跟那个女人说话,谁也别打扰我……”

王林伸手指着一手遮胸,一手遮屄穴的老板娘,恶狠狠的说。

老板娘这时总是看清楚了是他,放心下来,向那名女服务员道:“没事,你出去吧,把门关好,这个人我认识!……”

女服务员只得恭敬的退出去,顾客是上帝,这是他们一贯的作风。

这当儿的时间里,里面裸体的那些女人都很快找到了大白毛巾围住身子。总算从害羞尴尬中脱离了出来,但是几个女人都羞红了脸。尤其那两个年轻的女按摩技师,退在一边不敢看王林,没有屋中另外两名客人的吩咐和安排又不敢离开出门,难受的躲去一边。

只有另一个也是来按摩的白嫩少妇,在身体的羞处被白毛巾挡住后,没了害羞,直勾勾的盯着王林,向老板娘问道:“丽娟?这小伙子挺帅啊!你认识?快给我介绍介绍!……”

“这是我的闺蜜顾希希,金融圈的大老板!……”

又介绍王林道:“这是我厂里的厂长助理,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气功大师王林!”

“啊!……我之前有看过电视台的报道!真是久仰久仰,王先生,王大师,你好!……”

说着,顾希希居然想过来跟万林握手认识下!

王林不去理会对方,只是盯着对方那光洁明亮的面颊和闪闪迷人的眼睛看了眼,继续回望老板娘,气呼呼的道:“老板娘,刚才我跟你说正事呢,你居然挂我电话,我可告诉你,如今我是赵局信赖看重的人了,你当然知道如果我跳槽不干,你会损失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搞女人,但是我郑重的告诉你,我师傅住你家里的这几天,你绝对不许碰我师傅,不许乱搞!……”

一顿话下去,老板娘顿时尴尬得一阵一阵的,怒气已经有些飞起来了。

正在考虑要不要发作时,她身边的闺蜜顾希希已经呵呵哈哈的笑起来:“丽娟,怎么,你喜欢玩女人这事,他也知道!你们……你们……不会是那……那啥了吧!……你快告诉我,王大师的床上功夫如何?……”

“王林!你放肆!快出去,你给我讲点礼貌,我是你的老板!……”

老板娘彻底担不住了,发起火来,气得一对乳房在围身的白毛巾下也是一晃一晃的晃得厉害。

“我就不出去,除非你立即当面答应不许搞不师傅!……”

为了自己最爱最亲的仙女师傅,王林才不跟她讲什么礼貌,而且这家伙还欠他十万块的奖金没给呢!

“好啦!王先生,小王大师,你别生气了,坐下来慢慢说!……”

顾希希拍拍自己按摩床的边上,居然是示意王林过去坐,她的眼光似乎迷恋王林的身子,王林这样健硕的型男身材和帅气面孔,让她刚才就被按摩女郎弄湿了的屄穴内更加湿润,“王大师,你是不知道实情,其实丽娟根本不是喜欢搞女人,只是长期要和那些男的打交道,她如果不在别人的面前玩玩女人表明自己的取向,你说她能逃过那些饿狼一样的男人的手吗!……”

原来,老板娘玩女人的爱好,竟然只是假象,是做戏。

王林感觉有些错怪她了,但又不肯承认自己的错,又扯出一个话题来质问:“那以前在厂里,你时常挑逗我勾引我又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脸更红了!真恨不得现在就把王林一脚兜屁股踢出去。

“王大师,你还没搞清楚啊!那是我家小娟娟喜欢你呗,想让你做他的厂长老公啊!……”顾希希又来给她解围,“其实说真的,看到你这样壮硕的身子,别说我家小娟娟,我也很喜欢你呢……看看你,高、大、帅气、身材真好!……”

“我操!……”王林的心里突然冒出来好几个“我操”。

他算是明白了,这些有钱人一直把他当玩具赏玩呢!都把他当男妓了。

王林最讨厌这些所谓有钱人这样看待他的眼光和神色,把他看着一个会动的阴茎,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我王林是气功法师,靠自己本事赚钱,不是玩具,不是男妓。

王林的心里怒吼着一大股怒火,突然萌生出了强烈的报复。

“好,你们把我当玩具是吗?今天我王林就要反过来玩烂你们的骚屄!”

心里的念头一定,王林立即转换声调,变得和蔼春风,阳光灿烂,微微一笑:“是吗!老板娘如果真喜欢我,那直说就是了,我也很喜欢老板娘的身体呢,每次想起老板娘丰满丰韵的身体,我就会难受得睡不着觉!你在我的眼里真是又美丽又风韵又善良又有能力的女人!……”

“啊!……”老板娘听的心花乱颤!小声的颤动叫出来。其实她以前也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王林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没想到,今天真的听见了。

“那我呢!……我呢!……小王大师也看看我,我可不比你们老板娘差!比她白,比她年轻,比她有钱,而且,那活儿比她好!……你与其喜欢她,不如喜欢我!……”

“哈哈!……喜欢……我都喜欢!……你们都是我梦寐以求的白富美!……真想把你们都抱入怀里!……”王林哈哈大笑。

忽然一转身,向那边躲着的按摩技师道:“快去,再安排一个床位到这屋子里,我也要来个精油推拿,我要陪这两位美人儿放松放松筋骨呢!……”

“这……这……”老板娘一时有些懵了。

她的闺蜜顾希希却早就拍手叫起好了,使劲的去掐老板娘的手臂:“娟娟,你不会是要自己偷偷独享吧!我们闺蜜那么多年,可是从来都是好东西共享的!……”

说完,直接就开心的跑去把王林拉到自己的按摩床上,摇手吩咐刚才没动的按摩女技师:“快去,加床,加钟,再叫一个女技师进来,给我们王先生好好推拿按摩!”

于是,不消多久以后。

房间里,三个按摩床、三个按摩技师、三个人。

又开始了精油推拿按摩。

王林躺在中间的按摩床上,顾希希躺在左边按摩床,老板娘则躺在右边按摩床。

女技师的精油推拿按摩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可是现在,老板娘和顾希希两个人都似乎已经无心享受按摩了,都是歪脸看着中间按摩床上的王林。

那两名给他们按摩的女技师,一边给他们按摩的同时,也是时不时的分神偷瞄王林的健硕身体,偷瞄王林的已经挺拔起来的硕大巨根。

只有给王林按摩的那名年轻女技师,用双乳捧着王林的大阴茎,上下滑动的推拿着,在精油的润滑下,一对白乳把王林的大阴茎挤压在中间,无比顺畅的突上突下,刺激得王林的大鸡鸡一阵一阵的酥麻爽快,龟头充血,更加的硕大。

“哥哥,你的鸡鸡真大,顶得我的乳房真舒服,小艳我按摩过许多,从来没见过哥哥这么个大鸡鸡,而且你的龟头红艳艳的,很漂亮,你的睾丸圆鼓鼓的很饱满,很粗!……”

17号按摩技师小艳崇拜的赞扬着,心潮澎湃。

“咦!你的鸡鸡上还有七颗痔,就像天上的星星,真是太漂亮!……”

“哥哥,小艳可以亲亲你的鸡鸡吗!……”

“等等,让我来!……”

可怜的小艳正想亲亲王林的鸡鸡,顿时被旁边的顾希希制止住了,她突然从按摩床上跳起,过来把按摩技师小艳推开,自己充当起按摩师,来握住王林的大鸡鸡鉴赏起来!……还不忘了向有些不好意思的老板娘叫道:“娟儿,你还不过来,现在到我两玩儿的时候了!”

老板娘赶紧立即裸身从按摩床上爬过来,她知道,如果再慢一点,只怕王林要被顾希希玩坏了,她岂不是吃亏。以前的王林还只是他自己可以珍藏的小奶狗,如今被顾希希这个大色魔逮到,估计不玩死王林都不会放手。

她可是知道,顾希希是出了名的富婆圈子里的玩货。保持着曾经一夜玩哭七个舞男的记录,听顾希希自己描述的,当时在沿海的总统套间里,那七个牛一样健壮的舞男最后都跪下磕头跪求放过,她才放了别人。

“娟娟,快,你上去,坐在他的头上,用大屄对着他的脸,使劲的揉他,然后我用大屁股坐他的鸡鸡,我们姐妹两合伙搞王大师!……”

顾希希兴奋得大白乳抖动,蜜穴里稀拉拉流动粘液,都已经拉丝了。

她又继续吩咐另外三个按摩女技师道:“你们三个过来,一个咬他的一只奶头,还有你,17号,你掐她的脖子…………我们一起让王大师爽到翻天!……”

“操你妈!……干……”

王林心底大吼,这哪里是要让他爽到翻天,明明是要让他死到翻天。

就在刚才顾希希触碰她的那一刻,王林早就元神出窍去她的元神宫看过,看到了顾希希无数次性虐待男妓的画面,看到顾希希每天折磨自己老公,吓得老公每天都躲着她到处找借口出差,还无数次提离婚的恐怖神情。

这个白嫩娇艳,大眼睛闪闪的少妇,根本不是人,是恶魔啊!

王林岂会容她得逞,岂会容他她伤害自己,还没等那些罪恶的行径加诸在自己身上,早就跳了起来,恶狠狠的一把揪住她的脖子后领,提起来按到了地上。

王林将要对她施展的,将是顾希希记忆中这辈子最恐怖的回忆。

方才的元神宫记忆探查,王林已经探查到了她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性虐待狂妇女的原因,那是源于少女时一次被强奸的经历。

现在,如今,王林就是要亲自饰演顾希希那个记忆中的恐怖噩魔。让她陷入痛苦的顶点,惩罚这个玩弄折磨男人的骚屄烂妇。

“有钱,有钱就了不起吗!我王林就是要为男人复仇!……”

“有屄,有屄就了不起吗!我王林就是要让你悔生此屄!……”

王林的心里怒吼的声音。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顾希希挣扎吼叫!

“叫你妈屄!闭嘴!…………”

王林跟随仙女师傅修行多年,身体力量可想而知,很大,1米88的大个子,健硕肌肉,这个女人在他手里不过是小鸟,脱了皮的白嫩小鸟,根本就是任由王林饰品演她的噩梦角色蹂躏的份儿。

王林直接从地上抄来一只拖鞋塞入顾希希的嘴巴。硬塞进入,塞到对方嘴唇牙齿流血。

“你们几个全部过来,给我尿尿泼她…………”

三个按摩女和老板娘一起面面相窥,被眼前王林的突然作风有些吓到了。

王林的目光中十分凶狠的火焰,如同杀人犯。只有杀人犯才会有这种凶狠。王林确确实实是杀过人,能有这种眼神很正常。

但老板娘也是铁三娘,铁角色,过来要拉开王林:“王林,我命令你立即放手,放开希希!……”这声调是她多年来管理厂子的最严厉的老板权威的口气。

但王林阴狠的目光扫她一眼,就吓得她后腿了几步。她怎么也不相信以前在自己面前好好员工的王林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可怕!

“你知道她曾经被强奸过吧!你是她的好闺蜜,这事情她肯定对你说过!她被强奸过受到了心里创伤,才会变成喜欢折磨男人的泼妇,你如果想治好她!就乖乖听我的话,只有以毒攻毒,才能修复她的心里创伤,我是气功法师,治病救人是我的强项!……”

王林继续冷冷的吩咐,眼光依旧凶狠得可怕。

“听……你们都听他的!……”

老板娘最终完全认同了王林的话,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真的相信王林的所谓气功治病方法。

【未完待续】

第二十二章 凌辱富婆,白富美噩梦

于是,因为有了老板娘这个客人的吩咐,一向遵从顾客就是上帝的按摩女们。全部和老板娘一起云集过来,分分蹲下,张开腿,抬高大阴唇,对着顾希希尿尿。

“哗啦啦!……哗啦啦……”

四个型号不同的屄穴一起撒水,邪恶的浇向顾希希被强行按在地上挣扎着的裸体。

屈辱、痛苦、疼痛、崩溃……

许多复杂的东西折磨着顾希希,顿时让她陷入到了当年被强奸的可怕梦魇中。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告诉老师,告诉校长,你们……你们不得好死!……”

“闭嘴……”

王林一巴掌打烂她白嫩嫩的嘴巴,嘴巴立即红肿起来。

“小艳,把你的脚伸过来,捅到他的屄穴里面去!……”

王林看着17号女技师最是娇小甜美听话,顿时吩咐对方。

另外一只手把指甲伸直,抓、捏、掐入顾希希的白臀上。

疼、流血、白臀屁股、背上、腿上、到处是痕迹,火辣辣、红彤彤、流血!

……

王林直接手指沾血,写了一道朱砂符在对方光滑的裸背上。

这次他所写的符,是真正的具有压制人心邪气的符。

“啊!……疼……痛……求求你们……放了我吧!……以后,以后我再也不敢……不敢在老师……前……打小报告……说你们坏话了!……”

顾希希的言语,完全陷入了当年的恐怖梦魇中,言语开始混乱。

王林却是还不饶她!整个人坐上了她的后背,把两个大乳房从侧面拉出来,用脚踩着乳房蹂躏、继续蹂躏!

……

整个屋子顿时充满了惊恐的叫声。

但是,外人根本不会有人进来打扰。

因为按摩会所店里的人都知道,客人在房间里OOXX的,难免会有叫声,很正常。

王林继续吩咐周围的老板娘和三个按摩女用各种方式折磨着顾希希,伸出他自己坚硬的手抓,继续抓进那个粉嫩穴里,抓、捏、掐阴蒂,抓、捅、揪阴道壁上的嫩肉、像拉橡皮筋一样把大阴唇往外拉、弹、扯!

……

阴道里开始流血,红色的混合着骚水汁液从大腿根渗透出来!

……

但是王林的脑海里,还有着查看过元神宫的顾希希,折磨那些男妓的让对方磕头跪求的画面,曾经有男妓的阴茎直接被顾希希用牙齿险些咬断!

那么,这点点阴道的流血,根本不算什么,不足以为男人报仇。

折磨、继续折磨、折磨在继续……

蹂躏、继续蹂躏、蹂躏在继续……

足足过了许久,顾希希的挣扎吼叫似乎已经力竭,变成了求饶,呻吟,淫语浪哼。

似乎已经完全失去大脑意识控制,混乱到了极点!

……

“啊……啊啊……唔……唔……呜呜……呜呜……喔……啊呜呜……(哭泣)……我,我……难……受,害怕……求……求……你们,让我死……我不活了……屄好疼……痒……麻……撕裂了……难过……好难受,求求你们……”

“好,既然你哀求,那就给你最猛烈的一击……”

这样的肉体淫语场面,混乱得淫荡至极,王林的大鸡鸡也是全程挺拔着,龟头上一阵阵的被诱惑的难受,但是,他绝对是不会去插这么烂屄的。

飘眼看见旁边的老板娘已经因为这个闺蜜被折磨的场面,变得难以自禁的正在自摸乳房,抠弄自己的阴唇,于是立即抓过对方的头来,按在自己的阴茎龟头上,大声令道:“你等不及了吗!那就不要嫌着,好好舔我的大鸡巴!一会我再伺候你!……”

由于被强行按在龟头阴茎上的,老板娘的小嘴顿时被撑开。

直接来了个深喉!

……

王林很爽快,暴露在空气中很久的滚烫鸡鸡,终于有了湿润温暖的归宿。

老板娘的小口紧紧包裹着龟头舔弄,犹如吃雪糕,很珍惜。

“你,去舔他的骚屄,……”

“你,去揉她的大奶,……”

王林吩咐两个按摩女围攻老板娘,又望着娇小可爱的17号技师小艳吩咐:“小艳,去找一个按摩电棒来,我要插进这个富婆烂屄的骚穴里……”

电动按摩棒很快被找来,按摩会所这样的地方,自然不缺这些器械。

那个电动按摩棒,居然有王林的手腕三分之二那么粗。

打开电开关,顿时“嗡嗡嗡……”滚烫的震动起来。

王林直接拿起震动按摩棒往顾希希的流血的屄穴里捅进入,震动开到最大!

“嗡嗡!……兹兹……”

那是按摩棒在骚屄烂穴里蹂躏嫩肉和汁水的声音。

因为顾希希的屄穴有些紧,其实整个按摩棒是捅不进去的。

但是王林硬是用力塞了进去,女人的阴道收缩性很强,如果不考虑有可能的伤害和撕裂的情况下,那绝对是捅得进去的。

“啊!……啊啊啊……疼……痛……麻……爽……”

顾希希淫乱痛苦又似乎享受的言语。

电动棒没过两三下,她早就如掉在旱地上的鱼儿一般,快速痉挛的扑腾起来。

继续,震动,振动棒继续震动!

……

“嗡嗡嗡!……兹兹……兹兹兹……”

这时,王林再也不去理会她,任由振动棒插在里面。

他则站起身来,抱起正在舔弄自己鸡鸡的老板娘,压在了胯下。

最经典的老汉推车式,“噗嗤”,把大鸡鸡推进老板娘的骚屄。

抽插。

抽……插……

啪啪啪……

肉浪撞击,一浪接一浪……浪浪起潮水……

“老板娘,你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可欺负我师傅!……”

“啊!……啊啊……不……我不敢,王林,求……求你,狠狠干我,干死我,操死我……让我爽,让我到达天堂……老公死后,我已经……好多年……好多年没有被大肉棒……”

“没有?是想骗谁呢,不要以为我之前没在你家衣帽间里,看见过你珍藏的那些木质、白银、黄金的假阴茎,你经常用他们插你自己吧!……”

“啊!……我……我……求求你不要说了……就使劲的插我吧!……那些,那些……怎么比得上……你的大肉棒……啊……好涨……好满……好烫!……王林,其实我……我暗恋你好久了……你是厂里最帅的小伙子!……我有好多次幻想……幻想你……快……快……操我,操死我……射在我的小穴里,我要提拔你当厂长!……”

“厂长个鬼,你以为如今的我,王林,还会看得上你的破皮革厂吗!……”

王林大火,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所谓的有钱人用金钱来等价他的身体大阴茎。

“要记住,我王林是气功法师,不是舞男,不是男妓!……”

他一边发泄着怒火,一边操动着巨大的滚火肉棒,每一次都操得老板娘浪叫惊颤,屄穴里舒、麻、电的感觉一浪浪传递……快要达到质变的最高点!

……

“啊!……不行了,要喷了……丢了……”

老板娘浑身痉挛,屄穴喷了潮水,……

阴道内的嫩肉飞快收缩,夹紧王林的阴茎龟头,弄得他都险些内射了。

但王林并没有射,忍住了,抽出大鸡鸡。他就是故意不去完全的满足这个两个骚妇。

“王林,别!别出去……继续,……继续干我……”老板娘哭叫!

……

但是,王林根本不管,大鸡鸡已经拔了出来,挺拔在凉风里。

一旁的两个按摩女见状,顿时扑了过来,去争抢王林的大阴茎。

“先生,插我……插我……这是我们的服务内容……不然会被老板扣工资的!……”

“先生,插我吧!我宁愿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插我……”

两个按摩女说法各不相同,但都是一样的饥渴王林的大鸡鸡!

王林顺势向后一靠,舒服的靠在了按摩床上!任由这两个年轻丰满的按摩女技师去争抢她的鸡鸡吧,谁抢到是谁的!

……

“小艳,今天按摩推油,辛苦你啦!过来,爬在我的身上,哥哥给你享受享受!”

有个大屁股骚屄已经坐在王林下体吞没了大阴茎,另一个没抢到的按摩女则奋力的去拉抢到的按摩女,似乎想把对方揣起来。

王林只去享受那种鸡鸡被嫩肉夹住的舒服感觉,不去理会她们两怎么争抢的问题,而是叫唤一边似乎有些腼腆的17号女技师小艳,“来嘛!……不要害羞,你的乳房很白很圆润饱满,很有弹性,哥哥喜欢你!你的脸蛋也很漂亮,就好像我邻家的妹妹一样,可爱!温馨!……”

小艳被他夸得心花怒放,立即过来趴在了王林的身边,就像趴靠在他自己房间里那个天天抱住睡觉的大灰熊布偶上一样,很软很温暖很舒服。

王林捧起她的圆润鲜嫩、富有弹性的少女美乳,开始温情的亲吻起来。

接触到对方身体的一刻,王林的元神顿时出窍,查看过了小艳的元神宫记忆。居然发现,原来这个名叫刘艳的按摩女技师,还是个处呢。

原因是刘艳的按摩推拿技术太高,不管给什么客人精油推拿按摩,都是光用一双手和一对乳房,就能把客人推到高峰喷射,所以客人们想插她小穴的时候,早就鸡鸡射过举不起来,插不成了。

所以,娇小可爱的刘艳,如今也还是个处子。

因为家庭不好,出来打工的她,是一个非常上进非常爱学习的孩子,才有十九岁,这是王林玩过的女人中,唯一的一个比他小的。尤其是王林观察过她的元辰宫后,对她生出了许多怜爱之心,真想好好疼爱这个好妹妹,嫩妹妹一样的孩子啊。

这时,另外两个正在争夺王林大鸡鸡的按摩女,早就被王林的大阴茎顶舒服了,前后各自喷潮后,无力的歪在一边享受那高潮后的舒爽余韵……

王林的大阴茎又空了出来,晾在凉风里。

王林放开对刘艳美乳的舔弄,轻抚对方的后脑秀发,温柔的问:“小艳,让哥哥进去你的小穴里好吗?……”

“嗯!……”少女刘艳嘤咛的一声,潮红的脸,那种很鲜艳的粉红。

王林翻个身,把她压在身体,大阴茎摩挲几下少女娇嫩的阴唇口。阴唇口很滑,已经湿润了蜜液。

随后慢慢插了进去……

“啊!……哥哥,……我要……小艳要……”

王林对她微微一笑,伸手指轻轻刮了刮少女挺翘的小巧鼻子,摸摸她自然闭上的眼睛、修长的睫毛,慢慢的进入,突破了那层处女膜的壁垒。

看见了小艳娇嫩嘴唇因为处女膜撕裂,产生疼痛稍微的轻咬嘴唇。但是随后,小艳的脸笼很快舒展,沉浸在少女娇媚的享受中,小手不由自主的抓紧手边的床单,嘴角微微的挤出无法控制的声音……

“嗯……唔……唔……喔……啊……呀……嗯……啊啊……”

“哥哥,你真好……小艳要你……要你快点!……你快点进入……深……深深的,深一些……你,真像从小对我最好的大哥!……”

王林方才探查过刘艳的元辰宫,自然知道她大哥刘东,两兄妹是一起进城打工的,刘东对这个小妹很疼爱,目前是在一处建筑工地打工。每个月都会把自己辛苦赚来的血汗钱,拿出来给妹妹买些化妆品。

刘东经常说:“我家妹子美若天仙一样的存在,以后不知道要便宜哪个臭小子。你未出嫁前,大哥一定要好好照顾你,把你打扮成最漂亮的仙女,谁要敢欺负咱的妹妹,大哥一定用巨大的拳头打爆他的鸟蛋!……”

“嗯……唔……唔……喔……”

“哥哥,你射在小艳的穴穴里吧!大哥也会很喜欢你的!……”

王林似乎看到了刘艳眼角的一点泪,真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女孩子!

王林俯下身去亲吻她的眼角,嘴唇,阴茎继续抽插着,满满的、爽爽滑滑的,龟头被小嫩穴嫩肉包裹得很紧……终于忍受不住的射在了她的蜜穴里,很彻底,很充实,很舒服!

……

待他拔出鸡鸡时,少女刘艳才满足的转开身体,又害羞的卷缩起来躲在一边,异样的惹人怜心。

【未完待续】

第二十三病房春色,不动的玉体

火爆会所按摩房内的一切,至此结束。

王林起身穿好衣服,伸脚点了点躺在地上口吐血沫,屄冒骚水粘液的血水,全身满是血痕青紫的顾希希,对方还是时不时的呻吟哼唧着,也不知道是乐是痛,但是受伤不轻,这是绝对的。

再看看肉泥一样瘫软在按摩床上的两个按摩女和老板娘。

王林走过去拍拍老板娘的白屁股:“喂,喂,老板娘,起来了,我看你的闺蜜顾希希怕是要送医院了,还不起来送她去!事儿可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先走咯……记住,我师傅住你家里,你可千万别欺负她……”

说完,王林向同样是已经穿好衣服的少女刘艳招招手:“小艳,哥哥带你去吃夜宵!……”

刘艳欢快的跳过来,伸手勾住王林的臂弯。

她1米72的个子矮了王林16厘米,可是这个高度正好是成为小鸟依人的高度。

“哥哥,他们……他们不用管吗!……”毕竟是未经事世的小女孩,刘艳指着另外的几个人问。

王林道:“没事,有我老板娘会善后处理的!……”

外面天已经黑,于是两人出了按摩会所,径直往夜市摊而去,像一对情侣。

王林又问道:“你大哥刘东下班了吧!让他也一起来吃夜宵,我想认识你大哥呢!我最近正在创业,想找几个人手帮我做事!你大哥和你,都一起来帮我做事吧!……”

“啊!哥哥,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大哥呢!……”少女刘艳惊讶极了。

“那可不,我都知道呢!我可是气功法师啊!有天眼神通,可以看到过去未来!”王林喊喊笑道:“我还知道你大哥从小就很威风,在你老家,从小就是打架的好手,是爬树上房的高人,是下海摸鱼虾的能人,还是进山打猎的猎王,你家爷爷留下的那把火药枪,就是被你哥哥玩坏掉的吧!

……

“哥哥!你真是神仙一样的人!……”

刘艳开心得跳起来,情难自禁的去亲王林的脸颊,欢喜的道:“啊,神仙哥哥真好,那么……以后,我和大哥就跟着神仙哥哥了,我立即让大哥辞掉他工地上的工作,那种工作太辛苦了!……每次我给大哥洗衣服,他的衣服裤子都是磨破洞的!……又舍不得买新衣服穿,我只好给他打上补丁!……”

……

认识刘艳,这次的时机很好。

自己和仙女师傅面临着大敌来袭,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所以,王林决定了开始收人,准备从现在开始一步步培植自己的势力。

当夜和刘家兄妹吃过夜宵后,他立即就和刘家兄妹确定了老板员工的身份。

王林直接随手就拿出五万块钱来,交给刘东:“小东,钱不多,你先拿着用,找几个你要好的兄弟来,就要那种力气大的,狠的,玩过火药枪,打过猎,杀过财狼虎豹的更好,准备好了人手后,听我召唤!……”

“去买个手提电话当做联络用,然后你们自己找个地方当据点,不需要繁华,在隐蔽些的郊区最好,以后你妹妹就给你们做做饭,你要好好训练你找的那些人,每天有空了多训练他们的体能和耐力!……”

说完,王林又拿出5万块钱放在桌上,让两兄妹收起来,示意这是单独给他两兄妹的!

……

“大哥!林哥……好,以后我刘东就是你的弟兄了,火里来水去去,绝无二话!……”

到了这份上,火热的血借着酒劲,烧得沸腾,又大干一杯夜市摊上的烈酒,刘东拜倒在王林面前。

刘东看得出来,自己的傻妹妹怕是早就喜欢上王林了。自己作为大舅哥,当然是开心妹妹找到了这样英俊帅气又多金的夫郎。所以,在大量金钱砸下来时候,他当然选择追随王林。

王林这次就拿出来十万块钱,这可是他在建筑工地打工,估计十年也存不下来的巨款啊!

夜宵之后,和刘家兄妹离别时。

刘艳十分不舍的又送了王林好一程,并在黑暗处没有路灯光照射的地方。恋恋不舍的亲吻王林。

被王林开发过后,她似乎喜欢上了亲吻王林时,唇舌间那种甜甜腻腻的美感。总想娇滴滴的缠在王林的唇舌间。亲吻的同时,王林当然又抑制不住的抚摸她那挺翘圆润的少女大乳。

真真正正的是童颜巨乳。

……

三天后,王林又接到了一单生意,是老板娘介绍的。其实也谈不上是接生意,乃是之前按摩会所后事的余外收获。

原来是老板娘的闺蜜金融界白富美少妇顾希希特意托老板娘约的王林。那次被痛并快乐疯狂的折磨后,顾希希现在还躺在贵宾监护病房里呢!

老板娘带王林去到病房见面时,放好带来的鲜花,心疼的问:“希希,好些了吗!……身体还疼不疼!……”

“嗯嗯,不疼了,好多了!……”

顾希希看见王林伟岸的身子就站在病床前,有些害羞的红了脸,“王先生,小王大师,谢谢你!……我感觉那天之后,我完全打开了心结!……以前,我因为恐怖的小时候的经历和梦魇,变态成了只有折磨男人才能获得快感!……做了很多让我不耻的错事……是你,是你让我找回了自己!”

“现在,现在,我感觉自己只要心里痒痒,就会感觉很舒服,很想要被男人爱怜爱爱的感觉,……”

“打住,打住!越说越离谱了!……”老板娘听得辣耳朵,“你们自己慢慢交流,我先出去……

老板娘离开带上了病房的门。

顾希希微微挪动身子,把自己身体支起来一些,靠在病床的枕头上,继续道:“王先生,你真的很英俊,很有魄力,是我见识过的那种最men的男人魅力,为了感谢你的酬金,我已经叫丽娟给你准备了!……你一定要收下哟!……”

“还有!……还有!,我可以再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怎么了呢,顾小姐先说说看!……”王林很淡定的说。

“就是!就是……我老公要跟我离婚!……我这次住院,他知道,知道后开心得要死!哎!都怪我以前对他太暴力了,她的身上到处是被我打的疤痕,连他的阴囊都被我撕裂过,我现在很后悔,我是很爱我老公的!……请你帮帮我,让老公不要和我离婚,你是大法师,你肯定有办法,我不想离婚被老公分走一大笔钱……而且,而且我也真的很爱他……”

“我操……”

心里好几个“我操”飘过,这是什么奇葩的剧情。

不过看在钱的分上,王林才不会想那么多呢!直接问道:“好的!帮忙也是可以,不过,这种事情可得需要大法力,消耗很大,酬金可不低!……”

“你说,我绝不还价!……”顾希希犹如看见了希望的星星。

王林伸出三个指头,意思是代表30万,这是他目前自定的比极高档位的价格。

“好,三百万就三百万!……等会我就让秘书打到你的卡上!……小王大师,你一定要帮我哟!……”

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就给三百万,对于现在的王林来说,这是巨款啊!

“好的,谢谢顾小姐的酬金!”顿时,王林面上微笑起来,问道:“那你老公现在在哪里呢?我这就去找他,解决这事!……”

说实在话,其实王林对这事也没多少把握,不过这么大的巨款,总得去试一试。

“他一会就会带着离婚协议书来找我签字!……王大师,你在病房里等等,他估计一会就到了!……”顾希希说完,有些累,歉意的道:“王大师,那你去外间休息,我有些累,微微眯一会!

顾希希闭上美目的时候,玲珑的脸颊,还是十分迷人的。

那天的蹂躏没有伤到她的脸笼留下疤痕,还真的是王林最大的恩惠了,否则凭他这么多年来对许多男人的蹂躏和折磨虐待,真该坏了她这张妖精一样的少妇脸。

王林到外屋等候,这时,老板娘则进去里屋病房陪着顾希希。有时两人会说笑些话,高兴处,传出来两个少妇银铃般的笑声。

有钱人住的病房就是气派,比豪华宾馆也不差多少。外屋的茶几上摆放着新鲜的各色水果,还有人专门给等候的王林沏了热咖啡。

王林品尝着咖啡,细品着水果,等待顾希希老公的到来。

说实在话,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把顾希希弄成这样,对方会恨他,对方老公也会来找他麻烦,还为这事担心了好几下。没想到,自己还居然成了对方的恩人,而且还又接到了大生意。

更让他感到奇特的就是,顾希希的老公来到了之后,居然看见王林,居然把王林当多年不见的亲兄弟一样过来握手拥抱。

“啊!原来是气功大师王先生,哈哈,我可喜欢你了,电视台新闻现场勇斗恶徒,挽救失足少女,空手变蛇的大法师啊!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顾希希老公姓叶,叫叶天民,是个瘦瘦高高的眼镜男,算是省城金融圈里小有些名气的股票分析师,顾希希金融上的大量财富的累积,也和他的功劳有关。

不过,叶天民是那种老实本分的学问人,做学问就只是钻研学问,靠金融去赚大钱,那还是他老婆顾希希更厉害,他是比不上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对夫妻才结成了奇特的联盟。

老实本分的叶天民居然忍受住了许多年来顾希希对他的折磨。

其实应该说是屈服在顾希希的淫威之下,不过这次,他再也不会屈服了。因为他听老婆的闺蜜钱丽娟说,顾希希大病住院了,他终有了胆子,有机会拿离婚协议来要挟顾希希签字了。

病了的老虎,看你还发什么威!这是叶天民的想法。

这些关于叶天民的想法和信息,王林在和他握手的那一刻,便已元神出窍查探过对方的元神宫记忆影象,早就了解了一个通透。

“叶先生,咱们也是有缘,既然你也是喜欢气功法术的人,又这么看得起我王林,今天有缘相见,我就赠你两句!……”王林一本正经的说。

“啊!求之不得,求之不得!……王大师请说……”

叶天民似乎忘记了要进入里间病房和自己老婆离婚协议签字的事情,拉着王林就坐在外间的茶几边上聊起来。

王林整理了一下思绪,抑扬顿挫的开口,能不能赚到三百万巨款,就看他现在能不能说动叶天民了。

“叶先生!我方才用天眼神通查看过,看出来你似乎有阳痿不举的毛病,至于原因嘛!和你夫人对你的一些奇怪嗜好有关,而且你这个病很严重,是很难治好的。我想你如果离婚了,只怕再也找不到女人结婚,后半生将要孤单一人,也没有子女,到老凄凉!……”

“啊!王大师真是神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叶天民称赞,但下一秒就有些变了脸色,“你……你不会是我老婆请来当说客的吧!……王先生,枉我敬佩你的气功法术,你太让我失望了,居然想把我继续推进火坑!……”

似乎是王林的开场没说好,一下就激怒了叶天民,起身就要走。让一个老实本分的人也被激怒,可见他对这段婚姻真的很恐怖。

“对,就是你妻子让我来当说客的!……”王林拉住要走的叶天民,放出重磅话语:“慢走,叶先生请先听我说完。其实你妻子的性虐心里、变态之病,已经被我治好了。她是真正爱你的,她现在也很后悔以前的作为。只想继续跟你好好生活,生孩子,白头到老……”

“怎么可能,就算她性虐的嗜好消失了,病治好了,可我已经这样了,王先生刚才你不是看出来了吗!我怎么还能生孩子!……”

听叶天民这句话的口气,似乎是还对顾希希有着爱的,似乎心里也期望有个孩子!

王林继续道:“叶先生放心,若你们能够恢复婚姻好合,我王林保证不惜浪费修来不易的法力,帮你治好阳痿不举的问题,让你们能够怀孕生下孩子,一家人幸福满满!”

叶天民目光中的神色变化,现出了一些犹豫。

曾经跟随仙女师傅学习多年的王林,学过看相算命,观察人和分析人的本领自然是很强大,立即看出了叶天民动摇的心。

“我不信,你怎么可能治好她的性虐病呢?我们以前,不知找了多少性学大医生大师,心里学家大师,都没有治好,你怎么可能治好她的性虐病!……”

“叶先生若不信,可以进去病房里,亲自验证!……”王林摊手。

“好,我就去试试看!……”

犹豫一阵之后,叶天民总算作了决定。

于是王林先进屋去和顾希希沟通,之后,她和老板娘出了里间的病房,只剩下顾希希夫妻两人在病房里“交流”。

顾希希虽然有伤病,但都是只是皮外伤,为了要挽回老公,当然是愿意接受老公的试验。

外间的客厅里有摄像机连接着显示屏,监控着里面的一切。

王林和老板娘立即挪到了显示屏前,仔细的盯着里面转播的一幕。

这可是关系着王林的300万巨款能不能拿下的大事啊,他都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敢呼吸了,就怕叶天民的试验失败。

监控显示屏上,顾希希美目看着缓缓向病床靠近的丈夫,充满着爱意。叶天民小心的靠近,忽然猛地扯掉她的盖住身体的被子。

顿时,香艳的画面出现在目光下。虽然裸体的身体上有些结痂的细细疤痕,但是酮体的美丽性感依旧撩人。

丰满坚挺的乳房,光滑的小腹,躺着的动作下更是看不见任何小肚腩,只是腰的地方微微有些白嫩嫩的小嫩肉堆积,因为是平躺的缘故,显得有些丰满的厚重。

紧并的修长玉腿,紧紧夹住三角地带的稀松阴毛,一条肉缝,笔直的夹在小腹前端,小腹微微隆起,大腿沟若隐若现,描绘着优美的弧度。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