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大师写真 (10-12)作者:uwku8k

.

【王林大师写真】

作者:uwku8k2020-9-6发表于S8

. 第十章 猜逼游戏,猜中有大奖。

淫乱的猜B游戏,马上开场。

第一位靓丽模特站上前来,粉色包臀裙,大白臀有点大,腿上显得有些肉肉的。踩着红色的高跟鞋,短发披肩,乳房被紧紧包在衣服里,只露着肩和肉嫩嫩的半截小腰,一直在向王林抛魅眼。

“内裤红色,内衣粉的!……”陈俊昌流着口水,第一个来。

“不对,应该是白的!……”科菲尔很坚定的说。

“我看,这位小妹妹是穿白色的内衣裤!……”赵局领导般的口吻。

“我最懂女人,我觉得她是穿的T字粉色内裤,抹胸粉色内衣。不然他的屁股大胸大,穿别的会不舒服,只有这样穿才最舒服,能紧致的包住小内内,能紧致的托住大乳房!……”老板娘发挥自己女性的思维和看法。

只有王林能很坚定的指出来:“没穿内裤,穿的是黑色内衣!……”

其他人全部向他投来不信的眼光,陈俊昌看着他有些鄙夷,从饭桌到现在,陈俊昌的眼睛都对王林不友好,王林当然也早就把眼光如刀般看向了他的脖子。

“快脱,看看谁对了,背过身去,不许露出B来,一会还要猜B……”陈俊昌狠辣的命令短发模特。

第一位短发妹妹转过身去,马上开始脱衣服裙子。

红色、黑色、白色、起哄的声音响成一片!

短发模特的滑背、丰臀,裸肩、白皙的后颈、脖子,很快出现在眼前。

大家都撑了帐篷,赵局似乎身体往后缩了缩,意欲掩盖什么!

王林注意到了这个很小的细节,因为他想结识赵局,想结识这个连陈俊昌和老板娘都要讨好的人物,若能和对方处好关系,赵局将会是他的大贵人,王林很肯定这点。

他跟随师傅学习这么多年,看相算命也会一些,看得出来赵局日后的前途无量。

“黑色内衣,没穿内裤!……王先生,你猜对了!……”

科菲尔笑哈哈的通报,王林回过神来,“各位,不好意思啦!你们错了,我拿钱,你们喝酒!……”

王林不客气的拿起来一沓钞票,揣进自己怀中,心里已经开始幻想晚上回家把一大堆钱放在杨秀的面前时,对方肯定会开心的像个孩子。然后非要搬着他的大阴茎喂进粉肉穴里的场景。

这些靓丽模特虽然各有千秋,可哪里比得上他的乖巧秀儿。

其实今晚王林已经铁定了能赚大钱,因为游戏开始时,他就偷偷的先去几个模特的身边检视了一遍,趁着轻轻触碰对方身体的时候,早就元神出窍进入对方的元神宫,观看过对方的今天起床时的记忆场景。这八个模特的穿着和鲍鱼骚B的造型形状,他早就了如指掌。

果然,接下来猜短发模特的骚B形状,王林又赢了。

这次是赵局和王林一起赢的,两人都笑呵呵,给其他几人灌酒。

不过王林往怀里塞钱的时候,赵局没去拿钱,而是叫短发妹子过来,把自己的一份钱拿给对方。

短发模特感动得涕凌,那一可是厚厚一沓钱啊,抵她许久的收入了。

“佩服,咱们赵局就是菩萨心肠!……”陈俊昌顶大拇指赞扬,又凑近了赵局耳边悄悄耳语:“赵局,你玩得开心才重要,不用担心,今晚准备的礼品,待会就会有司机送去你家里。”

“哈哈,喝酒,喝酒,你们输了的快喝酒!……”

科菲尔灌进一大杯酒,有些迷糊起来:“姑娘,姑娘真醉人……”

突然摇晃着身体要去拉一个靠他近的模特过来抱在跨上,被陈俊昌一脚揣翻在沙发座椅上。呵呵笑着圆场:“赵局都还没发话,你小子动什么!……”

又指着刚才脱光光白嫩丰满内体的短发模特叫道:“还不快过来陪着赵哥,你以为赵哥把赢的钱给你不知道感激啊!……”

“呵呵……哈哈……好,小妹妹过来,给我按按肩,敲敲腿!……”赵局很开心,笑着向裸体短发模特招手,王林却观察到他的眼中居然没有什么浴火……”

“难道,赵局那里不行?“

王林念头里突然怀疑起来。如果真是那样,他的机会又来了,记得之前师傅给过他一瓶秘制药丸,可以提升心火肾阳,正是治疗这样情况的良药,王林一直贴身携带着。

如果真是那样,怎么能放过这次的机会。

“不行,我还是保险一点的好!……”

白嫩嫩的短发模特从王林的身边跨入,去坐到赵局的身边时,王林借着轻扶了赵局一下的机会,通过接触,元神出窍进入了赵局的元神宫。

进入之后,居然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对抗的力量,进入到赵局的元神宫,一个典雅宽敞的四合院平房,墙壁上挂着好几副亡人的灵牌画像。都是穿军装的人,抗日时候那个年代的将军。

“啊!赵局是那些老英雄前辈的后代,这样的家室后台,难怪这么好的面相,以后不发达才怪!……“

王林惊叹着,想要继续探查赵局的记忆碎片。

突然自己的整个元神身体变得沉重起来,似乎再也探查不到别的,墙壁上的赵局的记忆画面也很模糊,很难看清楚。

记得师傅说过,命好的人,元神宫都有很强的守护力量。

进入这样人的元神宫,要相当小心,不然恐怕自己会元神受损。

随着王林还想继续探查赵局的身体问题,压迫感越来越强,似乎整个元神宫陷入了沼泽泥水里一样,淹没和压迫得他的元神喘不过气来。

挺住,我一定要挺住,为了赵局能成为我的大贵人,我一定要挺住。

终于,王林探查到了赵局的身体原因,元神才赶紧飞快的离开,又回到自己的身体。

经过他的探查,王林明白了赵局的身体原因。

原来,30岁开始,赵局就已经不举,寻访了许多名医都没用,这也是赵局心里的一个隐病。但是他又不能让外人知道,所以每次参加饭局宴会,他都会带一名漂亮的女孩,充当情人,来掩盖自己不举的问题。

而这一次,李湘湘,就是陪着来充当他情人,掩盖身体不举的那个人。

所以,虽然充当了赵局的情人,李湘湘依旧还是处子。

游戏还在继续,又到了下一个猜B的模特,高个子、长发,瓜子脸,胸脯尖尖的,不肥不腻,穿紧身裤,衬托出性感的胯骨。最漂亮的是腿,修长、很直。

这个模特的阴唇是两片大大的,稍有些黑,大阴唇要是往两边掰开,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没错,这个女孩子的骚B就是蝴蝶穴。

这些情况是王林探查元辰宫后早就知道的,其实他长这么大了,大阴茎还没干过蝴蝶穴的骚B呢,真想抓住这个高个子模特泄泄火,插插看这种蝴蝶B是什么感觉。

不过,今天的大事是搞钱,王林放开心思。继续沉着的应对猜B游戏,又赢了,继续抓两大把钞票塞怀里。

让人欣喜的是,因为这次包括猜内衣裤和猜B都只有他一个人获胜。陈俊昌只得把高个子模特推到了王林的怀里。

高个子美女模特顿时欣喜的扑到王林的身边坐下来,赤裸滚烫的整个身体紧紧黏着王林,呢喃呓语的把嘴唇凑近王林的耳根吐气:“琳琳好喜欢你,先让我帮你亲亲鸡鸡好吗!……”

说着就要匍匐下去,扯开王林的裤子吞吐龟头。

王林从怀里抽出些钱,挡住他的头:“别,这么多人看着呢!……”

“哥哥,琳琳不要钱,只要你的大鸡鸡!……你给我嘛……”

“她不给你我给你!过来,妹子,姐姐照顾你!……”

突然旁边的老板娘,伸手就把琳琳抓了过去,居然就凑着琳琳的粉嫩尖尖乳房亲了下去,还伸出一只手麻利的游离到琳琳的紧并的大腿根里,用手指扣了进去,翻开那两片蝴蝶翼,扣捏那嫩水水的阴帝珠。

激起了“塔塔……塔塔……“的淫水响声!

“老板娘怕是喝醉了,她是女的,也搞女人啊!“王林直辣眼睛,但是一点也不影响身边的香艳画面发生,琳琳呢喃的呻吟声更是最近的距离传进他的耳朵。

猜B游戏还在继续着,只是老板娘可能是酒醉得乱性了,只顾着舔弄琳琳,不再参与游戏。

王林继续赚他的钱,看着他又连续赢了好几次,陈俊昌终于心疼的暗下了决心,趁大家没关注注意的时候,挪过来耳语道:“小王,你的能力很强啊!跟着铁三娘那个变态可没前途,那骚货专爱搞女人,都不正常。不如你以后跟着昌哥我混!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好兄弟一辈子!……”

“我操!这是王林万万没有料到的!……”

不过,他恨陈俊昌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答应,说实在话,老板娘除了变态淫荡一点,对他还是不错的。

“陈老板,打住,我们不是一路人!……”

“哼!……”

气得陈俊昌拧紧了拳头,险些要打在王林的脸上。

不过,赵局就在旁边,他不好太失常。于是换成了手掌拍拍王林的肩头:“好,有骨气,昌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子!……”

然而他却是借口上厕所,暂时离开了包间,到外面走廊拿出手提电话。

“大刚,你没事吧!……”

“昌哥,不,不行了,我的腿上肿了一大块,吃饭的时候真是被蛇咬了,虽然最后没找到蛇!肯定是王林那小子放的蛇!……”

“还能活动不?……”

“能,昌哥放心,只要昌哥一声令,我牛大刚只要还有一个手指头能动,也要带兄弟门出马!……”

“那好,你听着,王林那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晚又赢了我许多钱。晚上散场后,盯好他,把钱拿回来,把他打残!……”

“好,一定办到!……”

陈俊昌吩咐定,才松一口气,返回包房。

这时候,里面早就香艳得不可收拾了,猜B游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变成了操B大战,满屋子都是“嗯嗯啊啊!……”的淫乱声。

老板娘在玩着琳琳,科菲尔怀抱两个模特,嘿咻嘿咻,大汗淋漓。

只有王林和赵局在细碎的聊天,说什么气功法术的事情。

两人的身边,分别有两个模特给他二人敲肩捶腿。

还剩三个模特光着身体在无聊的猜拳喝酒。

“起来,喝什么酒!……趴下来,屁股对着我,抬高……贱货、骚穴、烂B……我操你们的烂B……”

三个女模特“啪啪啪“跪下,太高白臀,露出三个骚穴,馒头B,无毛白虎B,黑森林蜜汁B!……

都这么骚,先插哪个呢!

陈俊昌恨不得长出三个鸡巴来,好一炮三响,以发泄集聚心中的窝囊气。

……

今天王林无疑是最大的赢家,散场的时候。

其他人都有车子接送,他没有,只能自己离开。

快要出KTV大门的时候,那个迷恋他的蝴蝶穴模特琳琳追了出来。

“先生,你就要走了吗?…以后要常来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关琳琳……”

关琳琳换了下班的衣衫,很干净的白衫衣,牛仔裤,清丽如水,有一股淤泥中荷花的高洁。

“我叫王林,有缘再见!我要回家啦!女朋友还等我呢!……”

王林笑笑离开,只剩下关琳琳有些黯然的神采。

王林知道杨秀在出租屋里洗白白等他,正好可以回去大干一场发泄今天在KTV包房里的浴火,可他不知道门外不远的地方,牛大刚邻着十多个提钢刀的汉子,正在等待他。

出门跨入外面的路,“哔哔哔……”汽车的鸣叫声。

一辆车突然从停放处开到王林的面前,摇下车窗,探出来一个熟悉的脸孔,李湘湘。

【未完待续】

第十一章开苞鉴赏,处女的扭捏。

“王林先生,请你上车,我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美丽文化气息的李湘湘邀请王林就坐她的车子副驾位!

“好啊!……”反正有车坐,自己可以快些回去见到杨秀,可以让李湘湘送他回去。

可以快些拥抱杨秀洗白白等他的身体,可以快些回去把怀里的大把人民币铺在床上,然后再拥抱白嫩嫩的秀儿,在铺开的人民币大床上插那粉嫩小骚穴。

王林上了副驾位,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

“李小姐,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呢!我定尽力而为!……只是希望你一会能开车送我回家!……那就十分感谢了!……”

李湘湘没有启动车子,继续停着,稍有些黯然失望的问:“王先生家里有妻子吗?这么着急急着回家?……”

“没呢,是我女朋友,我们还没结婚!……”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想让你陪我去宾馆!……”李湘湘红了脸,声音变得很小。

王林还是听见了,“什么?……我…我没听错吧!……李小姐,你,要我做什么?”

李湘湘脸更红了,低下头,埋入自己的丰满胸脯间。

“突突突”心跳得剧烈,起伏得很快。

“是这样的……这也是赵志军,赵局的意思!……”

李湘湘虽然自己已经害羞得难堪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入,但为了自己的前途,只能深呼吸镇定下来,徐徐说出事情的原委。

原来赵局有个很奇怪的嗜好,因为自己多年不举,功能性障碍,所以赵局每次想找女人玩女人,都需要外界的刺激来激起他的欲望和身体。

所以,赵局常常会要求自己身边的这些小情人和他指定的男人上床。然后赵局则偷偷的在另外一个屋子里观看。只有观看到了兴奋刺激的时候,他才能萌动一些春情,然后兴奋的把带在身边的另外其他靓女开苞。

这点小小的爱好,已经是赵局多年来最大的奢求。

“变态,一个比一个变态,有钱人的世界真是奇葩!……”王林口中大呼。

说实在话,他才不愿意搞女人的时候被别人偷偷观摩呢。

听他的口气,李湘湘意识到了事情似乎要泡汤,焦急起来,抬起羞红的脸,脉脉含情的眼中,亮晶晶的似乎盈满了泪水,玉手伸出来抓住王林的手:“求求你,王先生,你帮帮我,好不好!每天记者跑外景很累很累,我想回去参加播音!……我没有家世地位,只有赵局能帮我,这次满足了赵局,他才会帮我找人调换职位!……”

“你难道觉得我丑吗?是不是我长得很土气!……”

“人家,人家还是第一次……以前好几次,赵局给我指派过别的男人……我……我不喜欢他们……我……我都拒绝了!……这次是最后的机会!……王林,我喜欢你……你帮我吧……”

说着,似乎下了万般艰难的决定一样,突然扭头去主动要亲王林的嘴。

可是她一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子,每天就是埋在工作书本里的人,哪有些这些熟练的招数,没亲到王林的嘴,反而亲到了王林的鼻子尖。

王林的鼻子尖被弄得湿湿滑滑的,女孩子那种初唇里香津甜液的味道更加直接的传入王林的鼻子间,透进心肺里,荡漾、勾动着男人本性的欲望之火。

“好吧!能得李小姐的垂青,我就破例一次!……“ 王林心田失守。

“谢谢你,王林先生,我一定会好好回馈你的!你今天气功表演的事,过几天我一定给你做个专访,专门给你写文章发表在报纸杂志上,算是我感谢你的一种报答!……”

“还有,王林先生,你要为我们今天的事情保守秘密哟!……”

王林点点头。

车子启动,李湘湘如同放下了心里的屏障一般,变得洒脱起来,猛一踩油门,车子轰然向外开出,向着早就定好房间的宾馆飞驶而去。

李湘湘开车接走王林,却让得在不远处十多个提着钢刀等待着的汉子们丢失了目标,等了许久都还没见王林出现,街道的地面上早就丢了许多烟头。

“老大,人是不是不走这条路!怎么现在还没出来!……“

一个大汉疑惑的问。

牛大刚点着一只脚站立着,因为有只脚被蛇咬过肿起来,所以很疼,他为了王林的事情都去不成医院,只能自己草草处理过伤口,就来这里截人,却一直没等到,你说他心中的怒火大不大。

这也还好的就是那蛇的蛇毒不烈,否则他都要痛死了。

让他慢慢的疼痛,却又死不了,这正是王林的意思,所以放给他的蛇毒性不大。

“去!去几个人找KTV门口的保安问问,看看王林出来了没有!……”

随着牛大刚的吩咐,顿时有人小跑着去了!

不一会去的人回来回道:“老大,那小子走了,上了一辆牌照华AXX85C的车。

“我操,害老子白等,还以为那穷小子是走着出来到那边坐公车呢!快……通知周边的警察局,查监控、再叫弟兄们到处去找,找到这辆车停在哪里!今晚一定要办成这事,否则昌哥不会放过我们……”

…………

一处豪华的宾馆内,王林和李湘湘已经进入了屋里。

柔软的大床正面,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睡躺在床上,可以清晰从镜子中看见床上的一切。

可是王林四处在屋里查看,根本没找到任何可以用作偷窥的设备和缝隙。

那,赵局是怎么偷窥我和李湘湘的操B现场呢,王林疑惑。

懒得去理会那么多,有些累了,王林躺靠在柔软的大床上,打开电视机,先舒舒服服躺一会再说,保养下体力。

李湘湘正在洗澡。

哗啦啦的水响,文化气息的女孩子总是很爱干净。

洗了好久才停止!

之后,李湘湘围着浴巾的丰满身体才来到王林的面前。

“王林先生,你闭上眼睛不要看我好吗!……我先给你擦擦身上的汗!……”

王林拿个枕头盖在自己脸上,满足人家女孩子的一点害羞心里。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洗什么澡,擦什么汗的,今晚上在KTV里集聚了许多的浴火早就让他阴茎龟头快要喷火,只想尽快插进这个文化气息的蜜穴里。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要擦就让他擦吧!

王林是没脱衣服躺着的,李湘湘要拿毛巾给他擦汗,势必要脱他的衣服和裤子。

可是生硬的小手怎么都完成不好,反而一次次的蹭得王林更加浴火高涨。

“王先生,我不擦了,这这样吧!我们赶紧开始吧!……”

“一会,你……你那个的时候,可不可以用湿毛巾擦一下你的……你的阴茎……”

她本来要说鸡鸡或者鸡巴,但总感觉不妥,直接说了书面词阴茎。

说完,闭上眼睛躺在床的一侧,浴巾依旧裹得严实。

“哎,大鸡鸡啊,大鸡鸡,今天王林让你辛苦了,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得先忍着!”王林的心里说着话,脱去裤子,让大阴茎跳出来,简单清理了一下。

但他知道,对于初夜的女孩子,动作不能猛烈。

所以还是打算先调情,让自己的大鸡鸡再委屈一会。

扯开裹在李湘湘身体上的浴巾时,白嫩的身体终于出现在面前。

洁白的乳房有着乳沟,禁闭的双唇有些微微的颤抖,眼睛不敢睁开,睫毛微微发着抖,一双玉手一个盖住乳房,一个盖住小内内,都不让王林看个仔细。

最喜欢李湘湘的紧闭的唇,在饭局的时候王林就曾经幻想过用大阴茎插入对方的唇里,这时候调情也最想弄那双唇。于是压上去,亲吻紧闭的唇!

“啊!……呜……”

王林的舌头撬不开紧闭的牙齿,只是舔弄两片丰唇,李湘湘却已经颤抖起来。

也不知是兴奋,是难受,还是什么别样的感觉。

王林从正面压上去的这个动作里,大阴茎正好对着李湘湘的大腿沟,火热的棒子随着王林亲吻唇的动作,时不时的摩擦对方的蜜穴腿根的外围。

“嗯……呜……啊……哼……唧……”

哼哼唧唧,李湘湘哼哼唧唧的,紧绷的身体开始越来越软,双手也放开了防线,不再遮住自己的乳房和小腹,而是很自然的环到王林的背上,漫无目的抓紧王林的背,或是漫无目的的在王林的背上游动。

“王先生……原来……原来……爱爱是这么……舒服……我……我……想尿……尿!……逼得……难受……”

“尿……尿吧……那我插进去了,多插几次,你才会真真正正爽快的尿出来!”

王林以为李湘湘说想尿尿是快要来潮。

没想到对方居然是真的想尿尿,王林的大阴茎正要寻缝隙插进去的时候,李湘湘突然推开他跑去卫生间里,哗啦啦的尿起来。

尿完了,又放水冲洗。

然后又飞快的跑回王林的面前躺下!

“对……对不起……王先生!……我……我……有些……很想……要了……你……你插进来吧!……”

“哎,这是一个折磨的夜晚,大家伙,你辛苦了,我现在就满足你,直接一炮突破蜜穴的壁垒,插出她的处女血花,让你满足,饱饮蜜汁蜜液!……”

王林心里说着,扶正大鸡鸡,一只手抬高李湘湘丰满的臀部,露出蜜穴花口,对准,插进去!……

“啊!……不……不……要……停……停一下……”

李湘湘突然又缩回白臀,推开了王林。阴茎龟头才进蜜穴口,就给退了出来。

“对……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王先生!……我害怕……书上说会很疼……我害怕……疼……”

“不怕,我插进入不动,不会疼的!……”

王林都有些感觉是骗小女孩的感觉,不动,不动才怪,妈的,我操了,我的大兄弟都快崩溃边缘了,你一会这个一会那个,今天非要干烂你的骚B为止……”

“真的……真的……不……会……疼吗?……”

“对,我对天发誓不会疼!……”王林很想几巴掌把她打晕,强行插入。

“那好……我准备好了……你进来……快……快……进……我好难受,等……等……不及……了,好……痒……来,插我……好想要……满……满,被塞满……”

“哐啷!……”

突在这时,大床边上,墙面上的镜子碎裂。

一个光身体的男人和女人,突然从墙的那边屋子往这里屋子冲进来。

是赵志军赵局和一名娇艳、身材凹凸的青年女子。

“小王、小李,快!……掀起床来,堵着破口,那边有危险!……”

赵局的领导风范十分镇定,立即吩咐。

两人根本来不及考虑什么,顿时被迫中断了插入的动作。

异变突起,王林叫苦,看来,今天铁定是委屈自己的大兄弟了,插个B到现在都还没插上,还不知现在又出了什么风波。

但是很快的,王林大脑里的想法和行动就被快速的决断代替,这也是他跟师傅修行多年才练成的临危不乱的作风。

“有什么危险?我去看看!……赵局,湘湘,你们放心!……有我王林在,绝对没有人敢伤害你们分毫!……”

王林扯床单围住下身,从破洞向另外一方穿入,挡在玻璃墙的破洞口前。

【未完待续】

第12章:双胞姐妹,和领导嫖娼

这才看清楚了那个和他所住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的房间内的场景。

其实应该说是只有一镜之隔。原来,赵局就是通过那块镜子观摩王林和李湘湘的场面。那块镜子是双面镜,在王林的屋子里看是穿衣镜,但在赵局的房间看,就是透明玻璃镜,可以看清楚王林李湘湘在大床上的所有一切。

此时,赵局曾经待过的那个房间里。正有数名壮汉从狭窄的门口冲进来,手里都提着长长的钢刀。

“大家一起上,别让人跑了,不管男男女女,全部打残!……”有人高呼。

“哈,居然还有个美女,一会弟兄们先爽一爽!……”有人色胆大叫。

他们所说的那个美女,也和王林一样,只裹着个床单,却是英色勃勃的摆着格斗的架势,怒视着门口闯进来的大汉。

“咦!这女的怎么和刚才跟在赵局身后,逃到我房间里的女的长一样呢!莫非是我眼花了!……”

王林疑惑,他的思路才这么迟疑了半会。

英气女子已经单掌切砍,奔进来的第一个大汉顿时被打倒在地。

“你们是什么人,快滚出屋子去,否则全部把你们抓去坐牢!……”

“哈哈,小美人还挺倔,有两下子,别急,一会弟兄们会好好照顾你!”

突然一个最壮的大汉抢上前来,钢刀猛砍,向着英气女子下狠手!

“当心!……”王林终于出手!

大吼一声拉开女子,抓起身边床上的被子,就向那当头冲来的大汉抛去。

大汉被罩了个满头,摔倒在地。

因为门口进来的地方通道狭窄,后面的人被阻断步伐,顿时乱做一团,有两三个人摔在了通道里。

王林拉开英气女子本来是好意,却被对方冷眼相瞪,原来是因为刚才他拉对方力气使猛了,只裹着床单的女子凹凸身体撞进自己的怀里,男女肌肤相碰,才惹生气了英气女子。

当然此时危急之中,英气女子也懒得和他计较。挣开王林的拉扯,吩咐道:”快去,衣服在窗边的沙发上,里面有我的手枪,丢过来给我!……”

“我操!手枪,莫非这位英气女子是警察!……”

王林心里惊讶着,赶紧跑去寻找,还真从一件警服腰跨里寻到手抢,赶紧丢给英气女子。手枪这玩意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不熟悉,所以没自己拿起来装逼,还是交到对方的手里好。

这当儿里,又有两名大汉挥刀冲到英气女子的近处,都被英气女子放到。

而当她拿到王林抛过来的手枪时,终于是完全控制了场面。

“砰!……”

枪声震响,一名大汉被射中大腿摔倒。

“谁再过来,快滚出去!……不然,下次就是让你们脑袋开花!……”英气女子有了手枪,顿时如虎添翼。

大汉们全都吓住了!

“不好,先撤,有手枪,估计是警察!……”

大汉们拉起受伤的同伴,赶紧逃出去。

急冲冲逃到了宾馆的楼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等候在这里的牛大钢汇报:”老大,我们可能进房间了,那个屋里有警察!……有个弟兄都被打伤了……”

原来,这伙人正是追寻王林而来的牛大刚一伙。

他们追到宾馆后,问过服务员王林住的房间,就冲上去要打人,没想到进错了,冲进了赵局的屋子。因为王林住的房间和赵局的房间就是同隔壁,不注意搞错了也正常。况且这两个屋子都是李湘湘用自己证件订的房间,估计连服务员也没弄清楚王林住的是哪一间。

“我操!怎么这么多屁事!你们一点点小伤就跑了,警察算个屁,同样干他娘的!!跟我走,继续上去找人!……”

牛大刚因为腿被蛇咬过一直肿着,刚才就没上楼,原以为这些小弟上去把事办成就完了,没想到这些人一个个不争气,气的发飙起来。然而他刚刚抬腿,准备带人继续上楼找事,忽然警笛声响了起来,声音往宾馆这里靠近。

“滴……呜……滴……呜……滴……呜……”

这个宾馆的周围就有个警局,来的可真是快,也不知道是谁通风报信的。

“撤,快撤!……别把事闹大了,当心昌哥收拾咱们!……”

牛大钢早就想跑去医院里治疗脚上的蛇伤,被警笛声吓到赶紧撤离。

……

本来是两个房间,现在却连通一个破洞,变成同一个房间的宾馆。

宾馆内,发生着另外一幕。

本来因为观看王林李湘湘火热场面,鸡鸡终于站起来一些,正准备狠操自己带来的这对姐妹花的赵局。因为被意外的打断,导致鸡鸡又沉寂下去。

可想而知,他的怒火有多大。

“建丽,你给辖区的警察局打过电话了吗?”

赵局依旧没有穿衣服,怒火中烧的靠在沙发上,询问刚才狠辣出手攻击大汉的女警花。

“赵哥放心,已经通知过了,按照你说的,我还特地交代,他们只负责逮捕匪徒,绝对不会上楼到这里来打扰到你!……”

英气女警花到现在都不敢穿衣服,还是裹着之前的那个床单。

另外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裸体女子,则是乖巧如猫咪一样趴在赵局的腿边。

轻轻抚摸着赵局的身子:”赵哥,不要生气,不怕,我们慢慢来,相信你还会再起雄风的,我和姐姐会一直陪着你呢!……”

涉世未深的李湘湘却是缩在床头的被子里躲藏着,也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像极了受伤的小猫,急需一个强大的身体去爱抚她。

王林有些尴尬的裹着床单靠墙而立陪在一旁,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小王,你是好样的!危机当中,你想都不想就能为我赵志军去挡那些匪徒,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哈哈,很好,很好……过来,既然是兄弟,我们应该一起分享美色!……”

也不知道赵志军怎么想的,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管他呢,自己胯下的大兄弟今天憋屈大半天,既然赵局要求,咱就一起过去陪他?

王林心里复杂,最终还是走了过去,有句话说的好,你和领导患过难,不如和领导嫖过娼,这样才能和领导成为同一战线。

今天他和赵局患难也患过了,现在就差一起操B玩女人。

一起操B一起浪,才能和领导攀得上。

“小王,来,来,来,你可喜欢这两位美女!他们是一对双胞胎,大的是这位,在警局当差,叫韩建丽,小的是文工团演员,叫韩晓媛。两人一文一武,互相弥补,这样的双胞胎可是很难得的哟,小王你放开了玩!……”

“说实在话,你赵哥我,这个大兄弟有点不太听话,需要点刺激,才能举起来!小王,你可得帮我这个忙!……”

赵局把一个很淫荡的事情,说得很领导气息。

但是听得出来,他是真把王林当兄弟了,不然也不会把双胞胎姐妹这样的美人交给他分享。当然,赵局也有自己的一点私心,就是希望王林玩弄这对双胞胎的时候,能再次刺激起他的浴火,也好让他爽快一把。

“遵命!……”

王林一旦下定决心,就放开了起来。

这时韩晓媛早就在赵局的示意下,挪到了王林的鸡鸡前。

娇艳的唇吞吐,跪在地上含住了王林的大阴茎龟头。

“唔……唔……唔……唔……”

粗大的阴茎龟头撑得韩晓媛的嘴巴,两腮鼓荡,喉咙中发出声音。

一阵阵的舒服爽快感袭击向王林的龟头,憋屈了大半天的龟头哥,终于有了些畅快淋漓的酥麻爽快感!

与此同时,韩建丽撤掉身上的床单,也在赵局的示意下,从后面贴住王林,用乳房和身体,给王林的健硕后背推柔起来!

……

那种被前后夹击的爽快感,王林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呼吸声也变得粗重起来,更是勾引了韩晓媛淫荡的吞吐王林的阴茎龟头。

他的口技真是王林第一次感受到最强烈和独到的!

这时,缩在床角的李湘湘也后悔委屈的,想要凑过来,也去亲吻他最喜欢的王林的健硕胸肌和胸膛,却突然被赵局制止住:”小李啊!你还是不通人情世故,之前大半天你不好好的办,不积极,拖延怠慢,现在又来凑什么热闹!……”

“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回去吧!……”

无奈,李湘湘熟悉领导的脾气,只得委屈的离开,穿衣出门。

离开的那一刻,偷偷看了王林多次。

悔恨的心,难过得要滴血。

健硕帅气的王林,大阴茎已经被别的女人抢来抢去。

她怕是再也无缘了!

心里的空虚,如同小穴里的空虚一般,无法填满。

相反于离开的李湘湘,王林此时却是无比的舒爽,被两个女人伺候的感觉,很爽。

口技、手技、乳技、穴技都十分独特的韩晓媛,让王林体会到什么叫明星享受,文工团里的演员韩晓媛,果然表演的能力不可小窥。

因为做警察的缘故,韩建丽的身体肌肉感,和饱满性感的柔软之间,又让王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柔软的沉溺和弹性的丰满。

“啊!……啊……嗯啊……嗯……呜……啊啊……姐姐,他的……大鸡……巴……好……大,好……爽……感……觉……感……觉……要……上……天……了……”

韩晓媛摇晃着屁股,淫荡的呼叫她的姐姐,被王林操得语言混乱。

“啊!……嗯嗯……看见了……晓媛……你……的……嫩……肉……都……被……翻出……来……了……我也好想……好妹妹,让姐姐来……”

“我也要!……”韩建丽硬是推开自己的妹妹。

把王林按在地上,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姐姐,你坏!……你坏死了……抢走我的大肉棒!……”

“我的小穴……好难受……痒死了,我要疯……了……”

“我的骚B,好想被插……被干……姐姐,你让开我……”

两姐妹险些要疯狂争夺起来,终于,赵局挺拔了起来。

抓住韩晓媛到处摇摆挣扎的白臀,”噗嗤……”插了进去。

“晓媛,赵哥来给你止痒!……操开你的小浪穴!……”

最后,王林和赵局一起摇鞭大战,一骑韩建丽,一骑韩晓媛,冲射骚B浪穴。

王林当然适时的早一点交枪,才好衬托出来赵局的威猛。

这一举动又让赵局爽到了心尖里。

最后射出来的老白浆异常的多,涂满了韩晓媛的蜜穴、小腹、乳房、脸蛋、嘴角。

真是一场疯狂的双胞胎姐妹双飞。

对比韩晓媛满身白浆和满足神情。

结果换来了韩建丽不满足的神色,冷眼怒瞪王林。

好像要把王林的鸡鸡扯下来永远塞在她的蜜穴里插她一辈子的感觉。

满脸的幽怨、不满、孤单、寂寞、饥饿、委屈、不甘。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