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绿妙语(续写) (62-64)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

.

【仙绿妙语 续写】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2020/9/2发表于SIS

*** *** ***

第六十二章:茕茕孑立

“呵呵……”高铁泰听了林轻语的话,眼神微眯,但是脸上微微抖动的胡须已是暴露了其内心中的惊涛骇浪,高铁泰不禁心中暗道:“她是怎么知道的?莫非……”

顿了顿,高铁泰嘴角露出一个阴沉的笑意,笑问道:“林小姐是怎么知道的?”

“高掌门是承认了?”林轻语微微一笑,反问道。

“林小姐是怎么知道的!”高铁泰笑意不见,加深语气沉声道,同时对林轻语的问话不置可否。

“呵呵……猜的……”

“猜的?”

“猜的!”

“林小姐觉得我会相信吗?”

“我不用高掌门相信,事实就是这样罢了!”林轻语不紧不慢的说道。

高铁泰沉默无言,一旁的林轻语看到高铁泰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转向一旁,望着不远处苍鹰派宏伟的大殿,嘴角慢慢勾起,道:“高掌门,说是我猜的你可能不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这是实话,没有方才我说的那些,你就没有理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初衷,这点毋庸置疑。”

“其次……”林轻语顿了顿,听到高铁泰仍是沉默无言,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苍鹰派的家事我妙法门不好过问,也不好干预,但是其中到底有没有奸人作祟,这一点高掌门自己清楚,您是想守着您这偌大的苍鹰派基业长青,还是冒险去追逐一个所谓的天大承诺,现在虽还不知这个所谓的承诺是什么,但是天上可没有馅饼掉下来,您就不怕砸中您的,是一块石头么!”

“林小姐果真是慧心妙舌啊!”高铁泰轻哼一声。

“高掌门莫非忘了我刚才的话了?”林轻语背对着高铁泰,呵呵一笑。

“什么话……”高铁泰这个角度,一览林轻语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段,洁白的裙摆在山涧边徐徐飘摆,真好似仙人儿一般,令人目眩神移,顿了顿,高铁泰才回过神来,回道。

“一开始,便是有神秘人故意挑起贵派与梁山剑宗的仇怨,甚至后来截杀你派出去的密使,不让梁仁兴看到你写与他的书信,但在这种情况下,高掌门仍是没有打断与梁山剑宗鱼死网破,心中仍是存有和睦之心,这一点,恐怕那神秘人也是心中了然……”

“于是……”林轻语微微一笑,“那人才会向高掌门抛出一个天大的承诺亦或者是……指使他人向你传达这个消息,让高掌门心动不已,从而有了让高掌门与梁山剑宗决一死战的决心……”

“你是说……”高铁泰的神色愈发凝重起来:“向我献计之人,便是……不可能!”

“所以……”林轻语转过身来,正面直视高铁泰,眨了眨眼睛,一字一句的逼问道:“高掌门已然知道是谁了?”

“绝无可能!不会是他!”高铁泰沉声道,不过眼神之中已是多了几丝阴沉。

“到底是谁呢?”林轻语笑意吟吟的问道。

……

“父亲……”

丁雪风轻轻敲了敲房门。

良久,房内传来丁睿明的声音:“进来罢!”

丁雪风推门而入,看到丁睿明正坐在厢房一侧的竹榻上闭眼入定,丁睿明双腿曲膝,跪坐在榻下的地毯上,拱手道:“父亲,您找我?”

丁睿明睁开双目,眼中有了两分笑意,问道:“可是掌门叫你过来的?”

“是……掌门说父亲有事找我。”丁雪风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可是……父亲为何会让掌门传话呢,岂不是有失了礼数……”

“无妨……”丁睿明摆了摆手:“今日去往南平的那些人可是出发了?”

丁雪风点了点头:“是……已经出发!”

“那妙法门的韩易呢?”丁睿明眯了眯双眼,凝声问道。

“自是一同去了……”丁雪风疑声道:“这不是掌门早就安排好的么……”

“呵呵……看来还是不放心啊!”丁睿明抬头喃喃道。

“父亲您说什么?”丁雪风似是没听清,疑问道。

“没事……”丁睿明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道:“我看你对那林轻语倒是颇有好感,现如今就她一人在我派宗地,你怎的不多与她走动走动,培养培养感情?”

“我本想今日就与她一起商议咱们苍鹰派安防事宜的……”丁雪风苦着脸说道:“可这不是让您给叫过来了么……”

“哈哈……”丁睿明站起身来,笑道:“怎么,是怪为父耽搁了你的事情么?”

“雪风不是那个意思!我……”丁雪风急忙道。

“没事……呵呵”丁睿明拍了拍丁雪风的肩膀,“起来吧,过来这边,喝点茶……”

“是……”丁雪风站起身来,跟着丁睿明来到房中的木桌边,坐了下来。

丁睿明倒了一杯茶,递到丁雪风的面前,微微一笑道:“平日中还是怪我把你管的太过严格了些,方才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你便如此紧张!”

“父亲说笑了!”丁雪风赶忙接过茶杯,微微一笑道。

“听说那林轻语与他的师弟韩易感情……不错?”丁睿明似是不在意的问道。

“是啊……”一想起韩易与林轻语的关系,丁雪风眼神便是微微发冷,声音中都是多了几分寒意:“不光是感情好,据说在仙子峰的时候他们的师傅赵姑娘已是给他们定了婚约!”

“看来你对那林轻语倒是真的喜欢啊……一说到韩易,你的语气都是变了……”丁睿明微微一笑。

“父亲见笑了……”丁雪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说是这样说,不过方才看你这般性子还是有些太过浮躁了,你要记住,不论什么事,都要喜怒不形于色,若是让他人这么容易知道你的喜好软肋所在,如何成得了大事!”丁睿明沉声道。

“是……知晓了!”丁雪风点头道。

“罢了!”丁睿明叹了口气,“你若是真喜欢那林轻语,为父也支持你,如此佳人,倒是配的上我儿!”

“谢父亲的支持!”丁雪风闻言一喜,可是转脸又是苦道:“可惜林小姐心中已是……哎,难啊!”

“那个韩易……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丁睿明微微一笑,眼神中闪过两道光芒。

“父亲可是要……”丁雪风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次去南平的人中可有不少我的心腹……罢了,你不用多问,为父会帮你处理好的!”丁睿明摆了摆手。

“多谢父亲成全!”丁雪风哪里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喜笑颜开。

“行了,你回去吧,没事多去找一找那林轻语,不为其它,单是在修道一途上的天赋造诣,林轻语都可算的上是你们年轻一辈的顶尖之人啊!而且据说她早已是掌管妙法门的大小之事多年,对门派的管理张弛有度,你可要多向她学习啊!将来你若是……行了,去吧!”

“是,雪风明白!”丁雪风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等等!”丁睿明突然站起身叫住他。

“怎么了,父亲……”丁雪风疑声道。

丁睿明望着丁雪风,良久,叹了口气,道:“雪风,你要明白,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是……多谢父亲!”丁雪风屈身低声道。

“行了,走吧!”丁睿明重新坐在桌旁,挥了挥手。

“如此年纪便是凝虚入境后期,当真可谓啊!”丁睿明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喃喃道。

丁雪风从丁睿明的住处出来以后,满心欢喜,听方才丁睿明的话,似是也要让自己的心腹对那韩易出手,这一下,算上自己的安排,两波人都是对付一个小小的韩易,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丁雪风又是转念一想,当初南宫疏影交待自己的只是安排人对那韩易下手,让其中毒委病,并没有说要将那韩易给杀了啊!可是按照自己父亲的性格,对付那韩易,肯定是一击必杀以绝后患的,会不会……算了!只有死人才能够永绝后患,只要那韩易一死,林轻语岂不是……?想到这,丁雪风露出森森冷笑,一想到那林轻语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与娇嫩丰盈的动人身段,丁雪风便是暗暗下了决心。

反正将来韩易身死,也不是自己安排的,以父亲的手段,怎么也找不到自己头上,就权当不知道!

……

“高掌门还是不愿意说么!”林轻语双目紧紧的盯着高铁泰,叹息道:“若是再让那人暗中操纵一切,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绝不可能是他啊!”高铁泰的脸色虽已是露出微微悲戚,但眼神却是变得愈发的寒冷起来。

“高掌门,这样吧……”林轻语笑了笑,“您不需要告诉我那奸人是谁,您只需要告诉我是谁给您献计与那梁山剑宗决一死战的……”

高铁泰苦笑道:“林小姐可真会说笑,那不是一样的么?”

“那高掌门也是承认了那给您出谋划策的人便是那奸人了?”林轻语微微一笑。

“我……”高铁泰一窒。

“高掌门,你要知道,我妙法门费尽心思气力给你相助,你最起码也要拿出诚意来吧!”林轻语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开始生硬起来。

“……”高铁泰沉默无言,等了许久,才犹豫着俯在林轻语的耳边,从牙缝中硬生生的吐出三个字。

“是他?!”林轻语也是心中一震,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林小姐没有想到吧……呵呵”高铁泰苦笑道:“若像你方才所说,那我这苍鹰派还真是可笑啊!”

“高掌门,我先回去了,以后若是有什么事,还请第一时间告知于我,请您记住,我妙法门是来相助的,不会害了苍鹰派……”林轻语沉声道。

“是……”高铁泰点了点头,叹道:“方才的对话,还请林小姐务必保密,不要告知任何一人,毕竟……”

“明白!”说完,林轻语转身离去。

“呵呵,原来是茕茕孑立!”高铁泰望着四周空无一人,喃喃道。

*** *** ***

. 第六十三章 悄入彀中

林轻语告别了高铁泰,独自一人向着自己的住处慢慢行去,一路上秀眉微蹙,她也实在没料到高铁泰说出的那个名字居然是他,真是没料到啊!

“嗯?”

林轻语正缓步行走在路边,任由体内的妙法功诀自行运转,吸收着空气中的丝丝能量,别说,苍鹰派宗址所建之处,灵气充沛,倒不失为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地。就在林轻语心中思虑事情之时,脚步却是陡然停下,方才微闭的眼眸也是迅速睁开,一脸凝重的望向前方,那里,一道身影倚墙而立。

能够一声不响进入自己的灵识之隔,想来修为不弱于自己!林轻语顿了顿身形,轻舒一口气,还是缓步向前走去,待走到那人旁边时,来人拦住林轻语的去路,身形高挑,步伐敏捷,一身黑衣不说,口鼻之处亦是黑布遮面,面容晦暗不清,后背背负着一把颇为古朴的银色长剑,想来应是专注剑道一途。

“你是谁?”林轻语眯了眯眼眸,冷冷道。

“呵呵……”来人的声音听来年岁不大,而且颇为轻佻,“林小姐何必管我是谁呢!我既然找你,自是有事告知与你……”

“何事?”林轻语似是不在意的问道,但已是不动声色的拉远了与来人之间的距离,负手而立,随时准备出手。

“你师弟韩易可是当真跟随苍鹰派的人去了南平郡?”来人呵呵一笑回答道。

“你不是苍鹰派的人?”林轻语答非所问。

“林小姐可真会开玩笑!我若是苍鹰派的人,怎还会这般模样打扮呢!”神秘人微微一笑,“林小姐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即可!”

“是又如何?”林轻语一脸戒备的沉声道。

“呵呵……那可就不妙咯!”来人眉眼含笑,摇头晃脑道。

“莫要故弄玄虚!”林轻语面目微寒,冷声道。

神秘人听了林轻语的话,也不恼,只是笑呵呵的说道:“我不过是听了些关于你师弟韩易不利的消息,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林小姐并不想知道嘛!”

“有话直说!”林轻语听了来人的话,心中一震,眼中更是精光闪过。

神秘人倒也不啰嗦,微微一笑道:“据说苍鹰派中有人已是看不惯你师弟韩易的存在,想要趁着这次机会,一举将你师弟斩杀在南平郡内!”

“谁?”林轻语急声道。

“这个嘛……现在还不方便说!”来人又是呵呵一笑。

“我如何能够相信你所说?”林轻语心思急转,继而开口道。

“林小姐信不信我无所谓,不过倘若将来韩易真的毙于南平郡,林小姐可莫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哦!”来人满不在乎道。

林轻语听了神秘人的话,沉默不语好大一会,接着一字一道道:“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哈哈……”来人大笑一声,接着叹了口气道:“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热心肠?”

林轻语听了他的话,盯着其冷笑不止。

顿了顿,来人摆了摆手,呵呵笑道:“和林小姐开个玩笑,林小姐不会生气吧?”

望着仍是冷笑不语的林轻语,来人收敛神情,淡淡道:“林小姐莫要担心韩易的安危,我不光可以告诉你这个消息,甚至还可以前去南平助韩易脱离险境,怎么样?”

“呵呵……你还真是好心啊!”林轻语冷冷道:“做了这么多,那你想要什么?”

神秘人闻言向前一步,身体慢慢靠近林轻语,在林轻语的身前深深一嗅,接着抬头盯着林轻语的面颊,一字一句道:“林小姐能够给我什么?”

林轻语不禁身体快速向后退了一步,再度抬头看向神秘人之时,眉眼之间已是多了几分厌恶,方才这人的眼神中所代表的的含义林轻语再明白不过,于是冷冷道:“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林小姐不必将话说的这么死嘛!”神秘人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只淡绿的小玉瓶,抬手扔给林轻语,林轻语一把接过,冷冰冰的疑声道:“这是什么?”

“北玄州之地所特产的”冰蝉“,天生下来便是一对,有生死互应之知!”

神秘人呵呵笑道:“林小姐若是想通了,可将你瓶中的那只杀死,我这边即可便知林小姐的意思……”

“你说有人向我师弟出手我便信你?”林轻语打断他的话,冷冷道:“我师弟和我一同来的苍鹰派,乃是前来助苍鹰派退敌,这次去南平更是身先士卒前去与梁山剑宗争斗,苍鹰派感激还来不及,怎可能还要对我师弟下手?你说的……不可信!”

“林小姐怀疑的在理!你也可以自己去调查,也可以慢慢考虑,不过……”

顿了顿,神秘人又是说道:“林小姐可要抓紧时间了,时间可不多,估计他们一到了南平甚至说在路上就会动手,若是……林小姐到那时可莫要后悔!”

林轻语听了神秘人的话,低头望向自己手中的玉瓶,沉默不语,心思急转之下将玉瓶慢慢放入衣中,同时头都没有抬的冷声道:“滚!”

“呵呵……”神秘人看到林轻语将玉瓶收下,微微一笑,身形微动,消失在墙后。

等神秘人消失许久,林轻语才慢慢抬起头,眼神中仍是精光闪烁,红唇微闭贝齿紧咬,良久,嘴角慢慢勾起一个冷酷的弧度。

……

疏影居。

丁雪风探头探脑的在疏影居的门前打量许久,四处望了望,犹豫了许久,还是伸手叩响大门,不多时,一个长得极为俏丽的婢女将院门打开,看到是丁雪风站在门外,先是委身行礼,接着疑声道:“原来是丁公子,何事叩门?”

“原来是慕蓝姐姐,那个……”丁雪风轻咳一声,问道:“我师娘……可在?”

“在的……”名为慕蓝的婢女躬身回道。

“那麻烦姐姐告诉她一声,就说雪风求见!”丁雪风闻言心中一喜,急忙道。

“可是……”慕蓝犹豫道,“夫人是不允许有人进入疏影居的……这个,丁公子应该知道吧!”

“知道……”丁雪风心中翻了翻白眼,但还是笑道:“可是我找师娘有急事,姐姐只需要通报一声,想来师娘应会理解的,你放心,我就站在这等着,绝不自行进去!”

“那……好吧!”慕蓝想了想,回答道:“不过按照规矩,我还要把院门关上……请丁公子见谅……”

“去吧去吧!……”丁雪风挥了挥手,不在意的说道。

“丁公子请稍等!”名为慕蓝的婢女转身将院门徐徐关闭。

“嘿嘿……”丁雪风心中暗喜,一想到南宫疏影那诱人至极的成熟身躯,心中就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过了好一会,院门再度慢慢打开,不过此刻开门的,却不是方才那个名叫慕蓝的婢女,丁雪风愣了一下,还未开口,只听这个婢女颤声道:“丁公子请回吧!”

丁雪风闻言更是发愣,急忙道:“怎么是你?慕蓝呢?莫非师娘不愿见我?没事……我进去和她说……”

说着,丁雪风仗着已是与南宫疏影有了肌肤之亲肉体之欲,抬脚便是要向里面走去。

“请丁公子还是回去吧……”婢女闻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上身伏地,言语之间好像很是害怕,身体都是微微发抖的说道:“方才夫人已是极为严厉的出手惩治了慕蓝姐姐,同时告诫我们,以后不论是谁,都不可向她通报是否可以进入疏影居,说这是夫人她早已定好的规矩,任何人都不得违反,慕蓝姐姐向夫人通报,已是对规矩不谨……”

“这……”丁雪风闻言心中一震,没想到南宫疏影对她自己定的规矩竟是如此看重,竟然连身边长陪已久的贴身婢女都是说罚便罚……更是没想到事到如今自己还是进不去疏影居的这到“大门”……

“算了……”丁雪风轻哼一声,望着伏在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婢女,心中一动,伸手扶住婢女的盈盈手臂,同时大手隔着青衣薄纱在婢女的臂弯处轻轻揉捏摸拭,口中轻声笑道:“紫青姐姐不用如此害怕,我不进去就是了!”

名叫紫青的婢女被丁雪风的亲密动作弄得面红耳赤,急忙从丁雪风的手中抽出手臂,退后一步,低声道:“多谢丁公子……”

丁雪风望着紫青略显青涩的绯红面颊,虽不及林轻语南宫疏影那般倾国倾城,但却也是丽雪红妆,般般入画。而方才那个唤为慕蓝的婢女更是南宫疏影身边这些婢女的领婢,仔细回味一想,更是要比眼前的紫青还要美上三分,堪的上是花颜月貌,闭月羞花,自己平日中怎么就没注意到呢,想来都是把眼光放在她们的主子南宫疏影身上了!不过也是,有南宫疏影和林轻语这样的月桂仙子在场,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失了光芒。

“客气什么……”丁雪风呵呵一笑,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婢女,轻声道:“方才慕蓝因为我受了责罚,我心中也是过意不去,还烦请紫青你回去代我向她表示歉意,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补偿她,还有……你!”

“丁公子客气了……”紫青被丁雪风的灼灼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那奴婢先回去了……”

“嗯……雪风告辞!”丁雪风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拱手回道,接着一甩青衫,风度翩翩的踱步离开。

名为紫青的婢女望着丁雪风器宇不凡离去的身影,又想起丁雪风方才和自己的洋洋话语,青涩纯净的眼眸中悄然多了一道光华。

……

“师娘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为何不让我进去啊!”丁雪风离了疏影居的大门,刚刚拐过一个弯,似是觉得无人能够听到了,于是撇了撇嘴,嘟囔着。

“哟,丁大公子这是生气了啊!”

丁雪风的头上传来了一声诱人的腻声话语。

*** *** ***

. 第六十四章 弄巧成拙

丁雪风闻言抬头一看,比邻而立的水墨色墙边上,一位穿着大红金边色衣裙的女子正坐在那里,轻轻摇晃着手腕上的铃铛,嘴角勾起,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仔细不看,不是丁雪风心心念念的南宫疏影又是谁!

丁雪风又惊又喜的同时,急忙朝四周望了望,接着低声道:“师娘,您怎得坐在那上边,太危险了,快些下来,雪风在下面接着你!”

“哟!若是这般高度便是伤的了我,我看我还修的哪门子道,干脆做个田间妇人好了,倒是你……

“南宫疏影微微一笑,接着话锋一转,面色微冷道:“谁让你擅自来我疏影居了?还要面见我,我看你是不想……

““我这不是想您了么……”丁雪风一看南宫疏影脸色微寒,急忙打断她的话,但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理由,只得低声道。

“油嘴滑舌!”南宫疏影轻哼一声,撇嘴道。

丁雪风讪讪一笑,接着急忙说道:“师娘快些下来吧,下次我一定听你的话,绝不贸贸然的就过来找您了,好不好?您在那上面,别让旁人看了去!”

“切……我既是坐在这里,就绝不会……”南宫疏影白了他一眼,接着嫣然一笑:“那你可要接住师娘啊!”

“那是自然!”丁雪风嘿嘿一笑。

南宫疏影从墙头边上一跃而起,大红色的衣裙迎风飘荡,鼓鼓作响,隐约可见的优美身形在空中转了两圈,徐徐落下,接着正好被早已准备好的丁雪风伸出双臂一揽而过,抱了个香玉满怀。

南宫疏影的玉臂轻轻勾住丁雪风的脖颈,微微抬头俯在丁雪风的耳边轻声笑道:“看来雪风还是有点本事的,没让师娘摔着……”

丁雪风只觉得徐徐热气吹向自己的耳廓,怀中美人更是缕缕幽香入鼻,沁其心脾,一时间,一股最原始的燥热不自觉的从小腹间徐徐升起,丁雪风抱住南宫疏影的一双大手轻轻的南宫疏影的臀瓣处揉捏两下,接着用正在慢慢发硬坚挺的肉棒隔着两人衣物在南宫疏影的翘臀处轻轻顶拭,口中嬉笑道:“师娘找的位置好!”

“讨厌!”南宫疏影自是知道丁雪风话中意思所在,而且自己的身体也是感知到方才是什么东西在横冲直撞,虽是与这丁雪风有了肌肤之亲,平日中对他的作态话语也是放荡形骸,但听了丁雪风的这般调戏话语,仍是脸颊微红,急忙从丁雪风的怀中挣脱开来,站在一旁,被锦绣华裳遮住的臀部在方才丁雪风的揉捏下此时仍是传来阵阵酥麻。

“师娘,我……”丁雪风急忙来到南宫疏影的身旁,炙热的眼神不言而喻。

“做什么?”南宫疏影白了他一眼,从方才的羞涩不已又是恢复了以往的清冷神态,与方才的作态大相径庭。

“那个……师娘,我想你啊!”丁雪风一看到南宫疏影又是变成了往日中高高在上的苍鹰派掌门夫人,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低声讪笑。

“我让你办的事如何了?”南宫疏影淡淡道。

“都安排好了……”丁雪风急忙回答道:“您放心,这一次那韩易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哟,这么自信啊!”南宫疏影轻哼一声:“听你这意思,是不是还有别的帮手啊?”

丁雪风闻言一楞,接着急忙呵呵笑道:“没有啊……只不过是我这次安排缜密,一定不会出什么岔子的,自然信心十足……”

“是么……”南宫疏影扯了扯嘴角,接着嫣然一笑道:“你知道不和我说实话的下场是什么嘛?”

“我与师娘说的就是实话啊!”丁雪风倒是口循如一的说道。

“行……”南宫疏影点了点头,“无妨,你若是不听我的,到时候鸡飞蛋打,可莫要怪我计策不行!”

“师娘说的哪里话……”丁雪风呵呵一笑,“我已是安排人在那韩易身边,只要是到了南平郡,一定将师娘给我的药物用在他的身上,保证神不知鬼不觉,旁人只会觉得韩易伤于和梁山剑宗争斗之中,而且照您讲的,一定不会伤其根本,只会让他昏迷不醒,到了那时,任谁查不出其中所以,到时候我再拿出解药与林轻语,嘿嘿……”

南宫疏影望着丁雪风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样子,心中冷笑不止,如此这般形色不堪,做事不顾,可怜丁睿明如此费尽心机啊!

……

林轻语慢步走到自己的住处,望着空无一人的院落,叹了口气,坐在院中的石桌旁,又是想起方才那个神秘人给自己讲的话,心中暗暗思索不定,莫非自己真的要让那神秘人去解救韩易?可是那样的话,那个人还不知要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可是当真有人要暗杀韩易?还是那神秘人的话可不可信呢?若他只是……

想了许久,林轻语还是不敢拿韩易的安全做赌注,若是真的有人想要暗中加害韩易,可因为自己的猜疑而没有去……这个结果,林轻语是无法接受的,将来也无法原谅她自己。

不多时,林轻语灵识一动,接着抬头望去,原来是丑老怪正跨门而入,林轻语眉头一皱,接着疑声道:“你怎么回来了?”

丑老怪快步来到林轻语的身前,先是屈身行了一礼,接着毕恭毕敬道:“今日林小姐让老奴盯着高铁泰,我看您方才一直与他在一起,也就没敢打扰,想着等您与其分开之后,再去盯着他……”

“我与高铁泰在一起的时候,你难道不会去盯着丁睿明么?”林轻语冷冷道。

“这……”丑老怪迟疑了一下,但仍是呵呵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林小姐说让我盯着高铁泰……老奴……没敢有多余的想法。”

“!”林轻语听了丑老怪的话,双目一寒,接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倒真的听话啊!”

林轻语又是想起今日高铁泰说的那个人的名字,就是丁睿明。以及后来那个神秘人话中意味所在,有人想要暗杀韩易,可是这一切的一切,自己竟然事先都不知道,像个傻子一般落入牢笼任人牵着鼻子走,若真是丁睿明想要暗杀韩易,而自己却让韩易白白落入危险境地,归根结底,这个所谓可以提前潜伏洞察信息的丑老怪,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起到,若是他早早盯住丁睿明,早些获悉丁睿明的想法安排,自己也不会在那神秘人面前如此被动……

一时间,林轻语心间一股莫名的怒气作祟,寒意森森的眼眸直盯着丑老怪,看的丑老怪心惊胆战,暗暗咽了口唾沫道:“林小姐息怒……老奴只是觉得那丁睿明只是苍鹰派的副掌门而已,想来对苍鹰派的一些机密之事也是了解不是甚清,没需要……”

“副掌门?没必要?”林轻语听了丑老怪的话,一时间气的秀眉高挑,绝美的脸颊上阴云密布,接着沉声道:“你自己也知道那苍鹰派后山的祠堂中神秘诡测,定有苍鹰派的机密所在,那高铁泰进入祠堂能够让丁睿明守在外面,你说丁睿明对苍鹰派重不重要?知不知道苍鹰派的机密?有没有必要?”

一连三个问句,加上林轻语的怒气冲冲的语气和要杀人的眼神,让丑老怪脸上冷汗涔涔,丑老怪还没看过林轻语发这么大的火,上一次发这么大的火还是自己暗中下药将她……一想到这,丑老怪心中一突,这林轻语不会要把自己……没必要吧,只是一个丁睿明啊!

丑老怪不知道的是,一个丁睿明放在平时自是没有这么重要,不过现在林轻语通过高铁泰告诉自己那苍鹰派所谓的内鬼可能就是丁睿明之后,林轻语已是有些信了那神秘人的话,觉得韩易已经身处险境,而丑老怪事先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还在这里和林轻语玩所谓的文字游戏,说着什么林轻语只是让他看着高铁泰,而丁睿明那边却没有丝毫关注,这样下来,林轻语怎能不恼,而丑老怪倒也是倒霉,不偏不倚的正好撞在林轻语的枪口之上,弄巧成拙罢了。

丑老怪一时间慌了神,急忙跪在地上,急声道:“老奴没有想这么多……要不老奴现在就去盯着丁睿明,可高铁泰……不,老奴去盯着高铁泰……不,丁睿明……老奴……”

林轻语望着丑老怪只会跪在一副慌不择言的样子,想着此时韩易已是身处险境,按照那神秘人说的,说不定丁睿明或者那所谓的幕后黑手会在半路上动手,心中怒火更盛,青袖一扬,霎时间强大的气息涌出,便是要对着丑老怪呼啸而去。

丑老怪一看林轻语要动手,吓得急忙趴在地上,叩头不止:“林小姐饶命啊!”

许久,丑老怪发觉并无异样,轻轻抬头望去,林轻语并没有动手,收敛了内息,站在一旁,只是眼中仍是寒意森森,怒容满面,胸前起伏不定,似是在极力压住心中的怒火,丑老怪心思急转,接着急忙道:“谢林小姐不杀之恩!”

林轻语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冷声道:“去看好高铁泰,出了岔子,就……滚!”

“是是是……老奴告退!”丑老怪急忙站起身来,向门外跑去。

出了门,丑老怪抬手擦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定了定心神,好像方才在鬼门关处走了一遭一样,背后仍是凉气嗖嗖,回头看了一眼院子,暗叹一声,原本打算趁着韩易离开,早已按耐不住多时的丑老怪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与林轻语亲热一番,没想到……哎!

等到丑老怪离开,林轻语坐在石桌旁,双眸微闭,吐纳几番,再度睁开双眼之时,已是恢复了平日中云淡风轻的模样,眼中怒气不在,剩下的,只是无奈与决绝!

林轻语面无表情的从怀中掏出一只淡绿色的玉瓶,握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攥紧,再度松开之时,掌心只余下些许粉末,在寂旷院落中不时掠过的微风轻轻吹拂之下,慢慢消散不见。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