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绿妙语(续写) (65-67)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

.

【仙绿妙语(续写 )】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2020/9/12发表于SIS

. 第六十五章 口舌之争

“大木头,你们仙子峰是什么样子的?”

“大木头,你和林姐姐认识多少了年?她怎么会看上你啊……”

“大木头,你们……”

“……”

“你说话啊!”

层出不穷的各种问话和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让刚刚离开吴子郡的韩易头疼不已,韩易平日在妙法门中也是属于比较健谈之人,性格开朗喜好玩笑,可没想到遇到一个比他还要活泼的梁以珊,属实是败下阵来,只得开口求饶。

“梁小姐,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

梁以珊听了,顿时挑起秀眉,大声道:“林姐姐可是让你一路上好好照顾我,你若是这般,等再见到了她,有你好果子吃!”

韩易翻了翻白眼,无奈道道:“那你想做什么啊……”

“嘻嘻……也没什么,就想知道那么漂亮的林姐姐,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大木头呢?”

“我木头?”韩易在心中暗暗嘀咕:“我也就在你面前不说话……不过也是,自己怎么就在这小丫头面前没了声响呢?”

顿了顿,韩易没好气的说道:“没办法,谁让我师姐就喜欢我呢!”

“哟……”梁以珊撇了撇嘴:“林姐姐哪都好,就是看人的眼光差了点啊!”

“你……”韩易顿时无言,只得加快脚步,将梁以珊甩在身后,来到同行的苍鹰派长老宋兴元身边,抬头望了望一众正在赶路的苍鹰派弟子,皱眉道:“宋长老,南平郡的局势这么紧张么,何至于这么多人一同前往……看这队伍,得有上百人众吧!”

宋兴元呵呵笑道:“差不多,不过韩公子有所不知啊,我苍鹰派与梁山剑宗同属东玄洲的顶尖势力,两家争斗,交战人数要多一些,而且南平郡处地重要,对手又是和我派旗鼓相当的梁山剑宗,自是马虎不得啊!”

“也是……”韩易点点头,“我们何时能够赶到南平呢?”

宋兴元沉吟一番,道:“毕竟人员众多,行进速度自然也慢上一些,我们早上出发,现在已是过了午时,不过照这个速度来看,明日下午便可与我南平所余势力汇合。”

韩易闻言笑道:“毕竟都是修道之人,赶路的速度要比常人快上许多……我看这些苍鹰派弟子,皆是生龙活虎昂首伸眉,想来都是苍鹰派的精锐弟子吧?”

“韩公子好眼力,这些弟子都是我苍鹰派宗址的精锐,平日中很少出宗,这次前往南平,也是掌门思虑再三才下的决定啊!”宋兴元面有得色说道。

顿了顿,宋兴元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梁以珊,轻声道:“韩公子,那位梁小姐的身份掌门已是告知于我,还请韩公子看好她,毕竟目前两家……”

韩易点头沉声道:“这个宋长老放心,她不会惹麻烦的……”

宋兴元点点头,接着又是犹豫道:“今日估摸着队伍应是要歇在野外了,到时候还请韩公子照看好她,毕竟队伍中就她一位女子,多有不便,万一下面的弟子冲撞了她……”

韩易闻言一楞,接着回头看了看正低头默默前行的梁以珊,又想起林轻语临行时的话,点了点头。

…………

林轻语握碎玉瓶之后,便静静的坐在那,低头不语面目不清,很快,林轻语灵识一动,果然,方才丑老怪临走之时关上的院门再度打开,抬头望去,果真是方才拦住自己的那个神秘黑衣人。

神秘人悠然来到桌前,毫不客气的坐到林轻语的对面,接着轻声笑道:“林小姐果然没让我失望!”

林轻语再度慢慢抬起头,冷冷一笑道:“你来的倒是很快嘛!”

神秘人呵呵一笑,道:“林小姐错了,我是压根就没离开,只是也没进入到林小姐的灵识范围内而已……”

“果然!”林轻语心中一震,这个神秘人的修为当真要比自己高上许多,甚至可以探查出自己的灵识范围,不知道他是否有能力进入自己的灵识范围而不为自己所知呢,若真可以这样,那可得要比自己的师傅或者高铁泰的修为还要高才行!

神秘人好像看出了林轻语的想法,伸出两只极为纤细白净的手放在桌上,十指相合微微一笑道:“林小姐多虑了,我还没那个本事!”

林轻语嘴角微动,不管神秘人所言真假,她自是不会相信。

二人就此沉默,院内陷入一片寂静。

良久,林轻语率先开口问道:“你当真可以救我师弟?”

神秘人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甚至脸上仅存可见的两只眼睛都笑成了两只弯弯的月牙状,他知道,林轻语还是忍不住了,毕竟韩易……

神秘人叹了口气,假装无奈道:“事到如此,林小姐还不肯相信我吗?”

“我有可以相信你的地方吗?”林轻语冷笑道。

“那不相信的地方呢?”神秘人眨了眨眼,反问道。

林轻语一听无言,这神秘人又是将了她一军,自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相信他,但是也找不出什么可以不相信他的地方,毕竟,林轻语不敢保证韩易现在是否身陷险境,而且综合高铁泰和丑老怪的所言,至少这件事是有那么几分苗头所在的,倘若苍鹰派潜在威胁的那个内鬼就是丁睿明,那么对前来相助苍鹰派的自己与韩易自是视为眼中钉,趁着韩易独自一人而周围又都是苍鹰派弟子的时候,倒不是没有下手的可能,甚至……计划周全,还可以嫁祸给梁山剑宗!

林轻语不敢冒这个险……

“你的身份,实力……条件!”林轻语面无表情道。

“哈哈……”神秘人闻言大笑,接着幽幽笑道:“身份重要吗,若是可以让你知道,我怎还会一身黑衣呢?实力?能够救你师弟即可!至于条件……这才是关键嘛!我们不如来谈谈这个!”

“一身黑衣,只是因为你身在苍鹰派,不可暴露。实力,其实也无需知道,以你的修为,比起高铁泰估计也就只是五五之开,甚至更低,你只是担心万一暴露了行踪,在苍鹰派宗址之内,一个高铁泰你可以应付,再加上苍鹰派的其他人员,你或许就对之乏力了吧?不然以你这种性格之人,若是不把整个苍鹰派的人放在眼里,恐怕早已是大摇大摆的在苍鹰派的宗址中横行无忌了吧,还穿什么黑衣呢?”林轻语冷冷一笑。

“啪啪……啪”

神秘人抚掌而笑,一边鼓掌一边看向林轻语的眼神更加火热,同时探头向前低声道:“林小姐果真是天资聪颖啊!”

“无需废话!”

“行……”神秘人点点头:“我嘛,当年宗门为人所灭,所幸有人相助,这才侥幸生还,现在也无门无派,不过一只丧家之犬而已,四处漂泊!”

“不用说的那么玄!”林轻语眼神微眯,冷冷道:“什么门派?”

“这个暂时还不能说……”神秘人摇了摇头,接着笑道:“不过这个想来对林小姐不重要吧?”

“你的名字!”林轻语想了想,接着开口道。

“林小姐怕不是糊涂了?”神秘人呵呵一笑,“既然我连门派的名字都没有说,林小姐认为我的名字可以告诉你吗?当然,我也可以胡乱编个名字出来骗你,不过那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说来说去,我对你的身份还是一无所知!”林轻语面无表情的说道。

“只是现在不能说”神秘人幽幽一笑,“等到时候林小姐自会知道的,我们现在聊得不是救你师弟一事么?”

听到韩易,林轻语顿了顿心神,冷冷道“实力总可以说吧!”

“林小姐方才不是说了么,与那高铁泰……”神秘人呵呵笑道。

林轻语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告诉我你的实力!”

神秘人闻言一顿,接着笑道:“口舌之争有何意义,林小姐何不自己试试呢?”

说着,伸出一只手,摊在桌上,手掌之间光芒灼灼。林轻语自是知道这是一种探寻修道之人修为的方法,二人手掌相贴,调动全身修为气续于掌心,可获知对方修为高低,不过这种方法需要对方自愿,而且探知出的结果也不是很详细,只能得知高低大概,并无阶级。所以近些年越来越少的人知晓和使用这种办法了,毕竟自身修为实力关乎自家性命,怎能让旁人得知。

林轻语抬头望了望神秘人,发现他正一脸无谓的看着自己,眼神之中满是自信,其中又夹杂火热兴奋,林轻语暗暗叹了口气,还是伸出一只手,手掌向下,催动体内气力,光华涌现,犹豫着将手掌慢慢放了上去。

很快,二人双手分离,神秘人收回手掌,抬到鼻尖轻嗅一口,道:“林小姐的玉手真是香滑啊!”

林轻语没有理会这神秘人的调戏话语,通过方才的试探,林轻语已经确认对方的修为实力确实比自己要强上许多,但是愈发的知道这神秘人不是诓骗自己之后,林轻语的内心也愈发的开始焦急起来,毕竟如果真的按照这神秘人的说法,韩易就真的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条件……”林轻语面无表情。

“林小姐以为呢?”

“我不知道!”

“林小姐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呵呵,那不如我让林小姐知道知道?”

“你想做什么?”

“林小姐不是不知道么?”

“……”

“现在林小姐知道了吗?”

“知道了。”

“答应否?”

“不可……”

“放心,不急……”

“什么意思?”

“我先收点利息即可……其他的嘛,等韩易脱险以后也不迟!”

“什么利息?”

“像咱们方才一样,再来一次”口舌之争“!”

“……”

“林小姐可是答应了?”

“我……”林轻语犹豫不决。

听林轻语说完,又看到林轻语犹豫的神情,神秘人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两步绕过石桌,来到林轻语的身前,一把将林轻语从石凳上拉了起来,很是粗暴的揽入怀中,低头望了望已经微闭双眼似是认命的林轻语,低声道:“林小姐可不要睁眼哦!否则后果自负!”

说着,伸手将脸上的黑布慢慢扯了下来,挂在自己的脖颈间,接着快速低下头,朝着林轻语娇艳欲滴的红唇上狠狠亲了上去!

“嗯……”

. 第六十六章 困心衡虑

神秘人不过刚刚贴上林轻语的红唇,怀中的美人便是嘤咛一声,继而一股微凉传到神秘人的唇间,紧接着林轻语在神秘人怀中凹凸有致的玉体开始微微扭动,似是挣扎,神秘人微微一笑,伸出舌头轻轻勾起林轻语的唇瓣,继而灵巧的舌头游龙戏凤般很是轻易的便钻入林轻语的檀口中,美人口中的湿热与方才唇瓣之

的微凉形成鲜明的对比,也让神秘人的身体开始有些燥热起来……

激吻许久,神秘人发觉怀中的娇躯开始慢慢安静下来,推搡之间也是愈发的无力,而且就连美人喘息之间也是多了几分急促之意,神秘人的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得意笑容,紧接着反而出乎意料的主动将二人唇瓣分离,望着面色潮红微微喘息的林轻语,神秘人脸上的得色更浓。

林轻语睁大双眸,眼神中多了一丝疑色。

“怎么,林小姐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在下收取后面的本钱了”神秘人微微一笑,接着转身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挑了挑眉,轻声笑道。

“你……”林轻语面目一冷。

“不过说起来,林小姐真是没让我失望……”神秘人一脸感慨道,“林小姐的小嘴儿……果真是香甜无比,令人回味无穷啊!”

接二连三的调戏取笑,令林轻语羞愤不堪,只好冷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小姐莫要动气嘛!”神秘人呵呵一笑,“既然答应了林小姐,在下定然不会反悔,这便起身前去南平相助韩易……”

“当真?”林轻语冷冷一笑,脸上满是怀疑:“会有这么简单?”

“这便告辞!”神秘人微微一笑,竟然真的起身向院外走去。

“对了……”神秘人走到一半,突然转身道。

“果然!”林轻语心中冷笑不止。

神秘人看到林轻语的表情,先是一楞,接着呵呵一笑,“林小姐多虑了!”

顿了顿,神秘人微笑道:“在下只是想告诉林小姐,等到在下将事情办妥之后,还请林小姐主动献身于我,我……不喜欢强迫女人!”

“……”

“告辞!”神秘人转身离开。

院落中的林轻语,静静的望着两扇随着微风从而轻轻晃动的院门,眼中的无奈更浓。

…………

从林轻语那里吃了一鼻子灰的丑老怪,虽是胆战心惊惴惴不安,但倒也听话的默默的在暗中跟上了高铁泰,一路上不显山不漏水的潜伏在其左右,一天下来,高铁泰除了听取下面的人汇报前线事宜,就是再发布各种与梁山剑宗的交战命令,左右看起来,倒也只是一个正在与他人交战的一派掌门,但是稍微知道点内情的丑老怪可没那么想,暗中多多加了小心,紧紧地盯着高铁泰的一举一动,生怕有什么事情错过了。

终于,到了傍晚,在大殿上方独坐已是许久的高铁泰,面色仍是阴晴不定,又是过了许久,竖起耳朵已是等了很久的丑老怪终于听到了高铁泰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唉……”

高铁泰缓缓起身,走下台阶,站在大殿中,脚下的石砖早已是经历了不知多少年的踩踏,棱角不再,表面光滑如磐,举目望去,大殿中数根廊柱皆是贴着红色漆粉,高大耸立,好像无形之中支撑着苍鹰派这个庞然大物一般,可如今……

高铁泰走到一根廊柱之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入手如冰,寒意森森,如果此时有人一同触碰此间廊柱,就会发现触觉如同高铁泰此时的眼神一般,令人胆寒。

“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给你们的还不够么……”

“或者是……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高铁泰眼神一凝,紧接着缩手如爪,五指在廊柱之上不过轻轻划过,便是留下五道令人心惊的深深划痕!

“哼……你也不是什么好心!”高铁泰一甩大袖,接着大步离开。

潜伏许久的丑老怪望着高铁泰这般作态,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闹吧……闹的越大越好,这样我才有东西好交待嘛!”

也不怪丑老怪如此心态,林轻语的床榻,他可是好久没有爬上去了,早已是日思夜想寝不能寐,好不容易熬走了韩易,结果还没来得及亲热,便是差点又被愤怒无比的林轻语给出手……

一想到林轻语那诱人无比的柔嫩娇躯和在床榻上行事时不经意间露出的万种风情,丑老怪的身子就开始躁热起来,可是要怎么样才能如愿呢?自己今天可是刚刚惹怒了她啊……而且就算遂了自己的心意,让自己上了床,若是还像以前那样,和林轻语交欢数次中,林轻语无一不是在床榻上冷淡不已,言语之间更是冷漠至极,丑老怪自是早已心中不满,但又不敢相争,生怕林轻语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赶下床去,可若是在床上事事都听从林轻语的安排,又实在是太不爽利……

有了高铁泰这一系列的作态和接下来自己紧跟其后的监视,丑老怪对于自己可以爬上仙子之榻的信心已是十之八九,毕竟韩易已是不在……自己若是能够拿出令林轻语满意的讯息,应是……但是如何能够让林轻语真正的在床上显露风情,令自己尽享仙子玉体与情欲激情呢呢?

什么办法才能够两全其美呢?

猛然间,丑老怪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至极的想法,继而丑老怪竟是被自己的想法惊得浑身发抖,眼神中充满了兴奋与紧张!

朱砂泪!

……

高铁泰离开大殿之后,便是踱步来到丁睿明的住处,思虑再三之后,还是走进丁睿明的院落,轻轻敲响了那扇紧闭多时的房门。

“谁?”房内传来丁睿明低声的询问。

“咳……是我!”高铁泰淡淡道。

“……”房内静谧无声。

很快,房门打开,丁睿明站在门前,弯腰拱手道:“掌门……您怎么过来了……”

“怎么,不让我进去坐坐?”高铁泰轻笑一声,接着似有所指道。

“啊?……啊!掌门快请!”丁睿明反应过来,急忙道。

“算了……”高铁泰挥了挥手,淡然道:“还是不进去了……你若是无事的话,便陪我去后山走走罢!”

“……”丁睿明低着头眼珠急转,接着很快便是笑道:“我当然没事,掌门请!”

“嗯……”高铁泰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丁睿明望着高铁泰虽是年迈却不显任何伛偻的离去背影,眼睛微眯,心中思虑一番,接着跟了上去。

出了院落,丁睿明赶到高铁泰的身旁,轻声笑问道:“掌门可是有什么事么?”

高铁泰转头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怎么,现在没事都不能找咱们这个苍鹰派的副掌门说说话了么……”

“掌门说笑了……”丁睿明闻言倒也是不卑不亢,只是言语之间很是担忧:“我苍鹰派与梁山剑宗交恶,争斗激烈,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忙于相争之事,自是没想这么多……”

“两家相争,总会有结果的……而且照你先前所说,我苍鹰派已是立于不败之地,怕什么!”高铁泰好像很是好笑的看了一眼丁睿明,打趣道。

“那是自然……”丁睿明回答道,只是莫名的,语气中多了几分不自然,可能他自己与高铁泰二人都没有察觉到:“虽是大已无忧,但也不可放松警惕啊!”

“呵呵……”高铁泰呵呵一笑,不知不觉之间,二人已是来到苍鹰派的后山,二人已是在登山梯道上走了许久,再往前去,便是苍鹰派的祠堂所在,高铁泰停下脚步,转身面向丁睿明,似是不在意的四周望了望,道:“那日我们便是在此处见得他们派来的那人罢?”

丁睿明闻言一愣,也是抬头看了看,点头道:“确实是这里,掌门,您说这个是……?”

“无事……只是突然想起来了”高铁泰伸手捻了捻洁白的胡须,感慨道:“那日你讲这事说与我听,我还不信,直到见了他们派来的人,心中才稍微有所定数……只是不知,这一决定,对于我苍鹰派来说,是福还是……”

丁睿明闻言心中一震,接着呵呵一笑,急忙道:“掌门放心,虽说他们与咱们苍鹰派都地属仙元大陆东部,但也只是相对于整个仙元大陆来说,这么大的仙元大陆,整个东方之地太大了,他们平日中可与咱们东玄洲毫无瓜葛来往,而且想来以他们在仙元大陆上的实力与声望,绝不会欺骗我们的,况且容我说句放肆的话,咱们一个苍鹰派,对于他们来说,还真不定能看不上……”

“呵呵……”高铁泰闻言没有任何恼怒,反而呵呵一笑道:“说得好啊!一个苍鹰派,一个小小苍鹰派……确实不算什么!”

接着高铁泰转过身去,面向来时的梯道,望向身下偌大的苍鹰派建筑群,自言自语道:“东海灵影岛,好大的威风啊!”

“您说什么?”丁睿明好像没听到高铁泰的喃喃自语,问道。

“没什么……”高铁泰话锋一转,“对了,你若是无事,再陪我去一次祠堂祭奠一下吧……我苍鹰派立宗这么久,还从未与他派一同……我这心中总是有些不安啊!”

“呵呵……宗主您多虑了,我陪您去!”丁睿明笑着宽慰道。

“嗯!”高铁泰点了点头,接着向祠堂行去,不过丁睿明看不到的是,此时的高铁泰眼神中已是多了一份莫名意味的坚定,只是不知是倾向何方。

二人离开不久,远处树林的暗处中隐隐显露出一个身形,定眼一看,正是紧跟着高铁泰许久的丑老怪,此刻脸上正是笑意满满,不过更是淫笑居多。

“东海灵影岛?越来越热闹了!”

“不过有了这些信息,想来今晚我会更热闹!”

. 第六十七章 得寸进尺

望着高铁泰与丁睿明的身影越来越远,丑老怪满意的点了点头,方才高丁二人的谈话,丑老怪已是从中获取了足够多能与林轻语汇报的信息,但是丑老怪转念一想,现在天色尚明,若是此刻回去,估计又是免不了林轻语的一顿惩戒斥责,还是算了,丑老怪叹了口气,还是施展身形,悄悄跟了上去。

丑老怪一路跟到苍鹰派祠堂边时,高铁泰便又像以前一般,让丁睿明一人守在祠堂门前,独自一人进入幽暗的祠堂中,不知所以,丑老怪也没那个自信可以绕过修为高深的丁睿明,也只好暗暗潜伏在一旁,反正今日已是有了许多消息,况且祠堂的情况自己也早已是禀明与林轻语,自己也是没办法哟!

倒是丑老怪刚刚找好位置潜伏之时,正巧发觉准备独自一人守在祠堂门前的丁睿明,望着高铁泰进入祠堂时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等到高铁泰进入祠堂关上大门之后,丁睿明更是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装腔作势……”

“哦?”丑老怪在暗中目睹了这一切,微微一笑。

丁睿明接下来坐在了一块青石板之上,双目微闭,开始安静的打坐起来,而在暗中的丑老怪此刻也无所事事,无处安放的双手突然碰到了自己胸前的一块硬物,心中一动,于是伸手掏了出来,一只极为精美的红色小瓶映入眼帘,正是今日自己突然想出的那个胆大至极、能够成全所谓“两全其美”的办法得用的最重要的东西:

朱砂泪!

好东西啊!不愧是寻欢阁的圣物!丑老怪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当初就是用了这个东西,才享受了林轻语的绝美身躯。

看了看,玉瓶中的朱砂泪还剩下不少,上次不过用了寥寥,便是一举拿下仙子的处子红丸,这一次,应该怎么用呢?这再给林轻语用朱砂泪,万一事后给林轻语知晓了,盛怒之下……可得好好思索一番!

丑老怪暗暗叹了口气。

像林轻语这种天之娇女,最受不得的便是旁人骗她,要不……?

丑老怪心中一动,继而心思急转,权衡利弊。

…………

那边,南宫疏影望着一脸莫名意味的丁雪风,心中暗笑,故作疑声道:“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丁雪风伸手揽过南宫疏影的蜂腰,挠了挠头,清了清嗓子柔声道:“师娘,我想你了嘛……”

“这不是见到了么?”南宫疏影莞尔一笑,接着长袖一挥,身体轻轻一转,从丁雪风的怀中挣脱开来,走到一旁。

丁雪风急忙来到南宫疏影的身后,干笑一声道:“见是见了,可不是还没有……”

“没有什么?”南宫疏影双臂交互在一起,轻轻晃动脚尖。

丁雪风从后面看着南宫疏影的红裙娓娓拖地,绝美有致的身躯在红裙之下若隐若现,盈盈一握的蜂腰缠着一道金色的锦带,将整个身形衬托的更加凹凸有致,微微立起的肩领中,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迷人眼球。

丁雪风嘿嘿一笑,从后方用双臂环过南宫疏影的杨柳细腰,大手轻轻在南宫疏影的小腹处轻轻摩挲,同时趴在南宫疏影的肩头上,望着南宫疏影小巧晶莹的耳垂,轻轻吹了口热气,挑逗道:“还没有与师娘欢好啊!”

丁雪风的轻声低语再加上作恶的大手在南宫疏影的小腹间来回游走,一时间,南宫疏影的身子轻轻抖了一下,甚至觉得有些舒服,也就没有反抗,甚至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丁雪风的爱抚。

丁雪风见到南宫疏影没有反抗,心中暗笑,将头贴近南宫疏影的脖颈,轻轻亲吻雪白的肌肤,扑面入鼻皆是美人体香,令丁雪风口干舌燥,躁动不已,大手也开始在南宫疏影的身体上徐徐游走起来。

“嗯?……”

南宫疏影突然睁开双眸,原来丁雪风的大手已是攀上南宫疏影胸前的双峰,此刻正在不老实的想要解开胸前的衣扣,以便将大手伸进去,尽享酥胸乳球的柔软嫩滑。

“别这样……”南宫疏影被丁雪风方才的亲吻爱抚弄得双颊微红。

“师娘,我想死你了!”丁雪风意乱情迷的说道,同时手上的动作不停,想要接着解开衣扣。

“别在这……”南宫疏影皱了皱眉头,,伸手拦住丁雪风双手,低声道。

“没事的师娘,你难道就不想我么……师娘我也会让你很舒服的!”丁雪风嬉笑道,同时用一只手微微用力攥住南宫疏影的双手,腾出一只手接着想要解扣。

“放肆!”南宫疏影双目一寒,接着将丁雪风的双手大力挥开,转身从他的环抱中挣开,怒声斥责道:“你疯了不成?!”

“呃?师娘……”丁雪风先是微微一愣,接着被南宫疏影反应和怒斥吓了一跳。

“丁雪风……”南宫疏影双目微眯,绝美的脸颊上满是怒容,语气更是冷冰冰的说道:“你是不是精虫上脑了?”

“我……”丁雪风刚要解释,便被南宫疏影的话打断。

“你觉得我是那种可以随时随地就可以与你交欢的女人吗?你觉得我是那种荡妇淫娃吗?”南宫疏影冷冷道。

“不是……师娘,我不是那个意思……”丁雪风急忙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南宫疏影的语气冷的吓人。

“我……”丁雪风还想解释。

“你先回去吧……”南宫疏影冷冷道。

“师娘,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丁雪风一听南宫疏影让他离开,一时间慌了神,急忙道。

“记住,我虽然和你上了床,但不代表我是你心中想的那样的女人,也不代表我有多喜欢你,知道吗!真在床上的时候我可以任由你操弄,也可以放荡形骸的配合你,在床下,想让我做婊子?你配吗?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南宫疏影冷冷道,接着转身离去。

丁雪风呆呆的望着南宫疏影离去的背影,又是想起南宫疏影方才的骂自己的话,自己从小到大在苍鹰派也是地位颇高,还从来没人敢说让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想到这,丁雪风不由慢慢握紧了拳头,眼神也愈发的阴冷,同时心中暗骂道:“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装什么清纯!再装纯,不还是被我在床上操的直叫?”

丁雪风深知南宫疏影亦是修为高深,这些话自是不敢说出口,生怕南宫疏影的灵识察觉,也只好在心中默念暗骂,正骂的起兴,突然听到远处飘来南宫疏影冷冷的声音:“趁着韩易不在,多去找找林轻语……有什么消息抓紧告诉我……”

丁雪风听到南宫疏影的声音,心中一动,接着嘴角慢慢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大声道:“知道了,多谢师娘指点!雪风一定来找你……”

“哼……滚吧!”远处传来一句冷哼。

“有什么消息抓紧告诉你?还不是想让我没事就来操你?行啊,可以告诉你,不过得在床上!”丁雪风心中暗道,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

“不过林轻语嘛,还是要多去找找的,嘿嘿……”丁雪风脸上露出一丝淫秽的笑容,接着转身望了望四周,想起方才发生的一切,嗤笑一声,转身离去。

…………

晚间,林轻语的住处。

委坐在床榻上林轻语刚刚修炼完今日的课习,正在双眸微闭慢慢调整吐纳呼吸。虽是天赋异禀,但林轻语在修道一途上的努力,可比旁人一点都不少,甚至可以用十分刻苦来形容。勤能补拙不假,但是如果天赋与勤奋并存的话,那就十分可怕了,这也是林轻语不过双十年纪便有如此修为的原因。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寂静的房间内升起。

“谁?!”林轻语缓缓睁开眼,疑声道。

“林小姐,是老奴……”门外传来了丑老怪的声音。

林轻语皱了皱眉头,暗叹一声,还是疑问道:“何事?”

“明知故问?”门外的丑老怪暗笑一声,接着开口缓缓道:“老奴跟随高铁泰,有了些许的消息,想来应是有些用处,所以想着来汇报给您……”

“有些用处?”林轻语想起今日丑老怪的不作为,冷冷道。

“是的!”丑老怪的语气倒很是自信。

“等着……”许久,房间内传来林轻语低沉且无奈的回答。

“不急的……”丑老怪倒是话锋一转,干笑两声,似乎心中有些紧张。

过了会,林轻语把房门打开,瞥了一看正在台阶下来回走动的丑老怪,沉默不语。丑老怪听到开门声,急忙转身施礼道:“林小姐!”

林轻语望了望寂静漆黑的院落,语气冷漠道:“进来吧……”说着,微微侧转身形,,一只手扶在门上,似是示意让丑老怪先行进去。

丑老怪看了林轻语的动作微微一愣,接着小心的瞅了瞅林轻语的脸色,许久,也没从林轻语的表情中看出一二,林轻语表现出来的只有一个词,冷漠。

或许还可以再加一个词,无奈。

丑老怪稍稍定了下心神,还是抬步走上台阶,小心翼翼的绕过林轻语的身侧,走入房间,一股熟悉的淡淡幽香扑面而来。

林轻语的香气!

林轻语面无表情的跨过门槛,来到台阶上,伸出一只手臂,五指分开,在空中慢慢划过,青光霎现,继而消散不见,正好转头看到这一幕的丑老怪笑了,结界嘛,看来仙子现在很是自觉嘛,省的过一会再去布置了!

林轻语慢慢回到房间内,轻轻掩上房门,来到圆桌前,坐了下来,看了看站在一旁正在干笑搓手的丑老怪,淡然道:“说吧,有什么消息。”

“老奴今日暗中跟随高铁泰在苍鹰派大殿时,发觉他暗吐心言,好像对苍鹰派的许多人心生不满,而且我估计首当其冲应该就是那个……”丑老怪急忙道。

“丁睿明?”林轻语挑了挑眉。

“林小姐果然聪明!”丑老怪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马屁。

“接着说……”林轻语好像没听到丑老怪的奉承,仍是淡然道。

“是……老奴听到好像最后他说句什么”你也不是好心“,这个……”丑老怪轻咳一声,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林轻语,犹豫道。

“嗯……说的应该是我,他这么想也正常,这个不重要,还有呢?”林轻语答应一声,接着问道。

“还有就是……”丑老怪顿了顿,轻声道,“老奴今日跟随高铁泰丁睿明二人又去了后山祠堂那边,途中听到他们二人的谈话,想来已是可以确定苍鹰派的后手是什么了……”

“哦?是什么!”林轻语眼前一亮,脸颊上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急忙问道。

丑老怪心思急转,犹豫许久才抬头缓缓道:“这个信息重要无比,老奴告诉林小姐了,林小姐可否……”

林轻语收敛面色,沉默许久,才冷冷说道:“像以前一样,你想要的会有的……”

“老奴想要的可不止以前一样……”丑老怪缓缓说道。

“你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了……”林轻语冷冷道。

“这个随便您怎么说,不过您还没听,怎么就知道是如何呢”丑老怪低着头,面色不清,不过语气倒是有些有恃无恐的意味,毕竟……

“……”

房间陷入一片死寂。

过了许久,林轻语双目紧紧盯着丑老怪,一字一句道:“你想怎么样?”

丑老怪深呼几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慢慢把头抬了起来,也是一字一句道:“老奴觉得以前您在床榻上不够放得开,所以……”

“所以?”林轻语听了丑老怪的话,眼中顿时精光闪过,但是脸上反而冷笑不止。

丑老怪也是知道此刻林轻语听了自己方才的话,恐怕此时早已怒极,但话已是说到这,于是丑老怪把心一横,大声道:

“老奴请您服用一样东西助兴!”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