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綠妙語(續寫) (65-67) 作者:丶一舞傾天下

簡體

. book18.org

【仙綠妙語(續寫 )】 book18.org

作者:丶一舞傾天下book18.org

2020/9/12發表於SIS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六十五章 口舌之爭 book18.org

「大木頭,你們仙子峰是什麼樣子的?」 book18.org

「大木頭,你和林姐姐認識多少了年?她怎麼會看上你啊……」 book18.org

「大木頭,你們……」 book18.org

「……」 book18.org

「你說話啊!」 book18.org

層出不窮的各種問話和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讓剛剛離開吳子郡的韓易頭疼不已,韓易平日在妙法門中也是屬於比較健談之人,性格開朗喜好玩笑,可沒想到遇到一個比他還要活潑的梁以珊,屬實是敗下陣來,只得開口求饒。 book18.org

「梁小姐,你就不能消停一會嗎……」 book18.org

梁以珊聽了,頓時挑起秀眉,大聲道:「林姐姐可是讓你一路上好好照顧我,你若是這般,等再見到了她,有你好果子吃!」 book18.org

韓易翻了翻白眼,無奈道道:「那你想做什麼啊……」 book18.org

「嘻嘻……也沒什麼,就想知道那麼漂亮的林姐姐,怎麼會看上你這麼個大木頭呢?」 book18.org

「我木頭?」韓易在心中暗暗嘀咕:「我也就在你面前不說話……不過也是,自己怎麼就在這小丫頭面前沒了聲響呢?」 book18.org

頓了頓,韓易沒好氣的說道:「沒辦法,誰讓我師姐就喜歡我呢!」 「喲……」梁以珊撇了撇嘴:「林姐姐哪都好,就是看人的眼光差了點啊!」 「你……」韓易頓時無言,只得加快腳步,將梁以珊甩在身後,來到同行的蒼鷹派長老宋興元身邊,抬頭望了望一眾正在趕路的蒼鷹派弟子,皺眉道:「宋長老,南平郡的局勢這麼緊張麼,何至於這麼多人一同前往……看這隊伍,得有上百人眾吧!」 book18.org

宋興元呵呵笑道:「差不多,不過韓公子有所不知啊,我蒼鷹派與梁山劍宗同屬東玄洲的頂尖勢力,兩家爭鬥,交戰人數要多一些,而且南平郡處地重要,對手又是和我派旗鼓相當的梁山劍宗,自是馬虎不得啊!」 book18.org

「也是……」韓易點點頭,「我們何時能夠趕到南平呢?」 book18.org

宋興元沉吟一番,道:「畢竟人員眾多,行進速度自然也慢上一些,我們早上出發,現在已是過了午時,不過照這個速度來看,明日下午便可與我南平所余勢力匯合。」 book18.org

韓易聞言笑道:「畢竟都是修道之人,趕路的速度要比常人快上許多……我看這些蒼鷹派弟子,皆是生龍活虎昂首伸眉,想來都是蒼鷹派的精銳弟子吧?」 「韓公子好眼力,這些弟子都是我蒼鷹派宗址的精銳,平日中很少出宗,這次前往南平,也是掌門思慮再三才下的決定啊!」宋興元面有得色說道。 頓了頓,宋興元看了看身後不遠處的梁以珊,輕聲道:「韓公子,那位梁小姐的身份掌門已是告知於我,還請韓公子看好她,畢竟目前兩家……」 韓易點頭沉聲道:「這個宋長老放心,她不會惹麻煩的……」 book18.org

宋興元點點頭,接著又是猶豫道:「今日估摸著隊伍應是要歇在野外了,到時候還請韓公子照看好她,畢竟隊伍中就她一位女子,多有不便,萬一下面的弟子衝撞了她……」 book18.org

韓易聞言一楞,接著回頭看了看正低頭默默前行的梁以珊,又想起林輕語臨行時的話,點了點頭。 book18.org

………… book18.org

林輕語握碎玉瓶之後,便靜靜的坐在那,低頭不語面目不清,很快,林輕語靈識一動,果然,方才丑老怪臨走之時關上的院門再度打開,抬頭望去,果真是方才攔住自己的那個神秘黑衣人。 book18.org

神秘人悠然來到桌前,毫不客氣的坐到林輕語的對面,接著輕聲笑道:「林小姐果然沒讓我失望!」 book18.org

林輕語再度慢慢抬起頭,冷冷一笑道:「你來的倒是很快嘛!」 book18.org

神秘人呵呵一笑,道:「林小姐錯了,我是壓根就沒離開,只是也沒進入到林小姐的靈識範圍內而已……」 book18.org

「果然!」林輕語心中一震,這個神秘人的修為當真要比自己高上許多,甚至可以探查出自己的靈識範圍,不知道他是否有能力進入自己的靈識範圍而不為自己所知呢,若真可以這樣,那可得要比自己的師傅或者高鐵泰的修為還要高才行! book18.org

神秘人好像看出了林輕語的想法,伸出兩隻極為纖細白凈的手放在桌上,十指相合微微一笑道:「林小姐多慮了,我還沒那個本事!」 book18.org

林輕語嘴角微動,不管神秘人所言真假,她自是不會相信。 book18.org

二人就此沉默,院內陷入一片寂靜。 book18.org

良久,林輕語率先開口問道:「你當真可以救我師弟?」 book18.org

神秘人笑了,而且笑的很開心,甚至臉上僅存可見的兩隻眼睛都笑成了兩隻彎彎的月牙狀,他知道,林輕語還是忍不住了,畢竟韓易…… book18.org

神秘人嘆了口氣,假裝無奈道:「事到如此,林小姐還不肯相信我嗎?」 「我有可以相信你的地方嗎?」林輕語冷笑道。 book18.org

「那不相信的地方呢?」神秘人眨了眨眼,反問道。 book18.org

林輕語一聽無言,這神秘人又是將了她一軍,自是沒有什麼地方可以相信他,但是也找不出什麼可以不相信他的地方,畢竟,林輕語不敢保證韓易現在是否身陷險境,而且綜合高鐵泰和丑老怪的所言,至少這件事是有那麼幾分苗頭所在的,倘若蒼鷹派潛在威脅的那個內鬼就是丁睿明,那麼對前來相助蒼鷹派的自己與韓易自是視為眼中釘,趁著韓易獨自一人而周圍又都是蒼鷹派弟子的時候,倒不是沒有下手的可能,甚至……計劃周全,還可以嫁禍給梁山劍宗! book18.org

林輕語不敢冒這個險…… book18.org

「你的身份,實力……條件!」林輕語面無表情道。 book18.org

「哈哈……」神秘人聞言大笑,接著幽幽笑道:「身份重要嗎,若是可以讓你知道,我怎還會一身黑衣呢?實力?能夠救你師弟即可!至於條件……這才是關鍵嘛!我們不如來談談這個!」 book18.org

「一身黑衣,只是因為你身在蒼鷹派,不可暴露。實力,其實也無需知道,以你的修為,比起高鐵泰估計也就只是五五之開,甚至更低,你只是擔心萬一暴露了行蹤,在蒼鷹派宗址之內,一個高鐵泰你可以應付,再加上蒼鷹派的其他人員,你或許就對之乏力了吧?不然以你這種性格之人,若是不把整個蒼鷹派的人放在眼裡,恐怕早已是大搖大擺的在蒼鷹派的宗址中橫行無忌了吧,還穿什麼黑衣呢?」林輕語冷冷一笑。 book18.org

「啪啪……啪」 book18.org

神秘人撫掌而笑,一邊鼓掌一邊看向林輕語的眼神更加火熱,同時探頭向前低聲道:「林小姐果真是天資聰穎啊!」 book18.org

「無需廢話!」 book18.org

「行……」神秘人點點頭:「我嘛,當年宗門為人所滅,所幸有人相助,這才僥倖生還,現在也無門無派,不過一隻喪家之犬而已,四處漂泊!」 「不用說的那麼玄!」林輕語眼神微眯,冷冷道:「什麼門派?」 book18.org

「這個暫時還不能說……」神秘人搖了搖頭,接著笑道:「不過這個想來對林小姐不重要吧?」 book18.org

「你的名字!」林輕語想了想,接著開口道。 book18.org

「林小姐怕不是糊塗了?」神秘人呵呵一笑,「既然我連門派的名字都沒有說,林小姐認為我的名字可以告訴你嗎?當然,我也可以胡亂編個名字出來騙你,不過那樣又有什麼意思呢?」 book18.org

「說來說去,我對你的身份還是一無所知!」林輕語面無表情的說道。 「只是現在不能說」神秘人幽幽一笑,「等到時候林小姐自會知道的,我們現在聊得不是救你師弟一事麼?」 book18.org

聽到韓易,林輕語頓了頓心神,冷冷道「實力總可以說吧!」 book18.org

「林小姐方才不是說了麼,與那高鐵泰……」神秘人呵呵笑道。 book18.org

林輕語打斷了他的話,冷聲道:「告訴我你的實力!」 book18.org

神秘人聞言一頓,接著笑道:「口舌之爭有何意義,林小姐何不自己試試呢?」 book18.org

說著,伸出一隻手,攤在桌上,手掌之間光芒灼灼。林輕語自是知道這是一種探尋修道之人修為的方法,二人手掌相貼,調動全身修為氣續於掌心,可獲知對方修為高低,不過這種方法需要對方自願,而且探知出的結果也不是很詳細,只能得知高低大概,並無階級。所以近些年越來越少的人知曉和使用這種辦法了,畢竟自身修為實力關乎自家性命,怎能讓旁人得知。 book18.org

林輕語抬頭望了望神秘人,發現他正一臉無謂的看著自己,眼神之中滿是自信,其中又夾雜火熱興奮,林輕語暗暗嘆了口氣,還是伸出一隻手,手掌向下,催動體內氣力,光華湧現,猶豫著將手掌慢慢放了上去。 book18.org

很快,二人雙手分離,神秘人收回手掌,抬到鼻尖輕嗅一口,道:「林小姐的玉手真是香滑啊!」 book18.org

林輕語沒有理會這神秘人的調戲話語,通過方才的試探,林輕語已經確認對方的修為實力確實比自己要強上許多,但是愈發的知道這神秘人不是誆騙自己之後,林輕語的內心也愈發的開始焦急起來,畢竟如果真的按照這神秘人的說法,韓易就真的隨時都有性命之憂! book18.org

「條件……」林輕語面無表情。 book18.org

「林小姐以為呢?」 book18.org

「我不知道!」 book18.org

「林小姐真的不知道?」 book18.org

「不知道!」 book18.org

「呵呵,那不如我讓林小姐知道知道?」 book18.org

「你想做什麼?」 book18.org

「林小姐不是不知道麼?」 book18.org

「……」 book18.org

「現在林小姐知道了嗎?」 book18.org

「知道了。」 book18.org

「答應否?」 book18.org

「不可……」 book18.org

「放心,不急……」 book18.org

「什麼意思?」 book18.org

「我先收點利息即可……其他的嘛,等韓易脫險以後也不遲!」 book18.org

「什麼利息?」 book18.org

「像咱們方才一樣,再來一次」口舌之爭「!」 book18.org

「……」 book18.org

「林小姐可是答應了?」 book18.org

「我……」林輕語猶豫不決。 book18.org

聽林輕語說完,又看到林輕語猶豫的神情,神秘人微微一笑,站起身來,兩步繞過石桌,來到林輕語的身前,一把將林輕語從石凳上拉了起來,很是粗暴的攬入懷中,低頭望了望已經微閉雙眼似是認命的林輕語,低聲道:「林小姐可不要睜眼哦!否則後果自負!」 book18.org

說著,伸手將臉上的黑布慢慢扯了下來,掛在自己的脖頸間,接著快速低下頭,朝著林輕語嬌艷欲滴的紅唇上狠狠親了上去!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六十六章 困心衡慮 book18.org

神秘人不過剛剛貼上林輕語的紅唇,懷中的美人便是嚶嚀一聲,繼而一股微涼傳到神秘人的唇間,緊接著林輕語在神秘人懷中凹凸有致的玉體開始微微扭動,似是掙扎,神秘人微微一笑,伸出舌頭輕輕勾起林輕語的唇瓣,繼而靈巧的舌頭游龍戲鳳般很是輕易的便鑽入林輕語的檀口中,美人口中的濕熱與方才唇瓣之 的微涼形成鮮明的對比,也讓神秘人的身體開始有些燥熱起來…… book18.org

激吻許久,神秘人發覺懷中的嬌軀開始慢慢安靜下來,推搡之間也是愈發的無力,而且就連美人喘息之間也是多了幾分急促之意,神秘人的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得意笑容,緊接著反而出乎意料的主動將二人唇瓣分離,望著面色潮紅微微喘息的林輕語,神秘人臉上的得色更濃。 book18.org

林輕語睜大雙眸,眼神中多了一絲疑色。 book18.org

「怎麼,林小姐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在下收取後面的本錢了」神秘人微微一笑,接著轉身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挑了挑眉,輕聲笑道。 book18.org

「你……」林輕語面目一冷。 book18.org

「不過說起來,林小姐真是沒讓我失望……」神秘人一臉感慨道,「林小姐的小嘴兒……果真是香甜無比,令人回味無窮啊!」 book18.org

接二連三的調戲取笑,令林輕語羞憤不堪,只好冷聲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book18.org

「林小姐莫要動氣嘛!」神秘人呵呵一笑,「既然答應了林小姐,在下定然不會反悔,這便起身前去南平相助韓易……」 book18.org

「當真?」林輕語冷冷一笑,臉上滿是懷疑:「會有這麼簡單?」 book18.org

「這便告辭!」神秘人微微一笑,竟然真的起身向院外走去。 book18.org

「對了……」神秘人走到一半,突然轉身道。 book18.org

「果然!」林輕語心中冷笑不止。 book18.org

神秘人看到林輕語的表情,先是一楞,接著呵呵一笑,「林小姐多慮了!」 頓了頓,神秘人微笑道:「在下只是想告訴林小姐,等到在下將事情辦妥之後,還請林小姐主動獻身於我,我……不喜歡強迫女人!」 book18.org

「……」 book18.org

「告辭!」神秘人轉身離開。 book18.org

院落中的林輕語,靜靜的望著兩扇隨著微風從而輕輕晃動的院門,眼中的無奈更濃。 book18.org

………… book18.org

從林輕語那裡吃了一鼻子灰的丑老怪,雖是膽戰心驚惴惴不安,但倒也聽話的默默的在暗中跟上了高鐵泰,一路上不顯山不漏水的潛伏在其左右,一天下來,高鐵泰除了聽取下面的人彙報前線事宜,就是再發布各種與梁山劍宗的交戰命令,左右看起來,倒也只是一個正在與他人交戰的一派掌門,但是稍微知道點內情的丑老怪可沒那麼想,暗中多多加了小心,緊緊地盯著高鐵泰的一舉一動,生怕有什麼事情錯過了。 book18.org

終於,到了傍晚,在大殿上方獨坐已是許久的高鐵泰,面色仍是陰晴不定,又是過了許久,豎起耳朵已是等了很久的丑老怪終於聽到了高鐵泰發出一聲重重的嘆息: book18.org

「唉……」 book18.org

高鐵泰緩緩起身,走下台階,站在大殿中,腳下的石磚早已是經歷了不知多少年的踩踏,稜角不再,表面光滑如磐,舉目望去,大殿中數根廊柱皆是貼著紅色漆粉,高大聳立,好像無形之中支撐著蒼鷹派這個龐然大物一般,可如今…… 高鐵泰走到一根廊柱之前,伸出一隻手輕輕撫摸,入手如冰,寒意森森,如果此時有人一同觸碰此間廊柱,就會發現觸覺如同高鐵泰此時的眼神一般,令人膽寒。 book18.org

「人心不足蛇吞象……」 book18.org

「我給你們的還不夠麼……」 book18.org

「或者是……你們到底想要什麼!」 book18.org

高鐵泰眼神一凝,緊接著縮手如爪,五指在廊柱之上不過輕輕划過,便是留下五道令人心驚的深深劃痕! book18.org

「哼……你也不是什麼好心!」高鐵泰一甩大袖,接著大步離開。 book18.org

潛伏許久的丑老怪望著高鐵泰這般作態,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鬧吧……鬧的越大越好,這樣我才有東西好交待嘛!」 book18.org

也不怪丑老怪如此心態,林輕語的床榻,他可是好久沒有爬上去了,早已是日思夜想寢不能寐,好不容易熬走了韓易,結果還沒來得及親熱,便是差點又被憤怒無比的林輕語給出手…… book18.org

一想到林輕語那誘人無比的柔嫩嬌軀和在床榻上行事時不經意間露出的萬種風情,丑老怪的身子就開始躁熱起來,可是要怎麼樣才能如願呢?自己今天可是剛剛惹怒了她啊……而且就算遂了自己的心意,讓自己上了床,若是還像以前那樣,和林輕語交歡數次中,林輕語無一不是在床榻上冷淡不已,言語之間更是冷漠至極,丑老怪自是早已心中不滿,但又不敢相爭,生怕林輕語一個不高興就把自己趕下床去,可若是在床上事事都聽從林輕語的安排,又實在是太不爽利…… 有了高鐵泰這一系列的作態和接下來自己緊跟其後的監視,丑老怪對於自己可以爬上仙子之榻的信心已是十之八九,畢竟韓易已是不在……自己若是能夠拿出令林輕語滿意的訊息,應是……但是如何能夠讓林輕語真正的在床上顯露風情,令自己盡享仙子玉體與情慾激情呢呢? book18.org

什麼辦法才能夠兩全其美呢? book18.org

猛然間,丑老怪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大膽至極的想法,繼而丑老怪竟是被自己的想法驚得渾身發抖,眼神中充滿了興奮與緊張! book18.org

硃砂淚! book18.org

…… book18.org

高鐵泰離開大殿之後,便是踱步來到丁睿明的住處,思慮再三之後,還是走進丁睿明的院落,輕輕敲響了那扇緊閉多時的房門。 book18.org

「誰?」房內傳來丁睿明低聲的詢問。 book18.org

「咳……是我!」高鐵泰淡淡道。 book18.org

「……」房內靜謐無聲。 book18.org

很快,房門打開,丁睿明站在門前,彎腰拱手道:「掌門……您怎麼過來了……」 book18.org

「怎麼,不讓我進去坐坐?」高鐵泰輕笑一聲,接著似有所指道。 book18.org

「啊?……啊!掌門快請!」丁睿明反應過來,急忙道。 book18.org

「算了……」高鐵泰揮了揮手,淡然道:「還是不進去了……你若是無事的話,便陪我去後山走走罷!」 book18.org

「……」丁睿明低著頭眼珠急轉,接著很快便是笑道:「我當然沒事,掌門請!」 book18.org

「嗯……」高鐵泰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book18.org

丁睿明望著高鐵泰雖是年邁卻不顯任何傴僂的離去背影,眼睛微眯,心中思慮一番,接著跟了上去。 book18.org

出了院落,丁睿明趕到高鐵泰的身旁,輕聲笑問道:「掌門可是有什麼事麼?」 book18.org

高鐵泰轉頭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怎麼,現在沒事都不能找咱們這個蒼鷹派的副掌門說說話了麼……」 book18.org

「掌門說笑了……」丁睿明聞言倒也是不卑不亢,只是言語之間很是擔憂:「我蒼鷹派與梁山劍宗交惡,爭鬥激烈,最近一段時間都是忙於相爭之事,自是沒想這麼多……」 book18.org

「兩家相爭,總會有結果的……而且照你先前所說,我蒼鷹派已是立於不敗之地,怕什麼!」高鐵泰好像很是好笑的看了一眼丁睿明,打趣道。 book18.org

「那是自然……」丁睿明回答道,只是莫名的,語氣中多了幾分不自然,可能他自己與高鐵泰二人都沒有察覺到:「雖是大已無憂,但也不可放鬆警惕啊!」 book18.org

「呵呵……」高鐵泰呵呵一笑,不知不覺之間,二人已是來到蒼鷹派的後山,二人已是在登山梯道上走了許久,再往前去,便是蒼鷹派的祠堂所在,高鐵泰停下腳步,轉身面向丁睿明,似是不在意的四周望了望,道:「那日我們便是在此處見得他們派來的那人罷?」 book18.org

丁睿明聞言一愣,也是抬頭看了看,點頭道:「確實是這裡,掌門,您說這個是……?」 book18.org

「無事……只是突然想起來了」高鐵泰伸手捻了捻潔白的鬍鬚,感慨道:「那日你講這事說與我聽,我還不信,直到見了他們派來的人,心中才稍微有所定數……只是不知,這一決定,對於我蒼鷹派來說,是福還是……」 book18.org

丁睿明聞言心中一震,接著呵呵一笑,急忙道:「掌門放心,雖說他們與咱們蒼鷹派都地屬仙元大陸東部,但也只是相對於整個仙元大陸來說,這麼大的仙元大陸,整個東方之地太大了,他們平日中可與咱們東玄洲毫無瓜葛來往,而且想來以他們在仙元大陸上的實力與聲望,絕不會欺騙我們的,況且容我說句放肆的話,咱們一個蒼鷹派,對於他們來說,還真不定能看不上……」 book18.org

「呵呵……」高鐵泰聞言沒有任何惱怒,反而呵呵一笑道:「說得好啊!一個蒼鷹派,一個小小蒼鷹派……確實不算什麼!」 book18.org

接著高鐵泰轉過身去,面向來時的梯道,望向身下偌大的蒼鷹派建築群,自言自語道:「東海靈影島,好大的威風啊!」 book18.org

「您說什麼?」丁睿明好像沒聽到高鐵泰的喃喃自語,問道。 book18.org

「沒什麼……」高鐵泰話鋒一轉,「對了,你若是無事,再陪我去一次祠堂祭奠一下吧……我蒼鷹派立宗這麼久,還從未與他派一同……我這心中總是有些不安啊!」 book18.org

「呵呵……宗主您多慮了,我陪您去!」丁睿明笑著寬慰道。 book18.org

「嗯!」高鐵泰點了點頭,接著向祠堂行去,不過丁睿明看不到的是,此時的高鐵泰眼神中已是多了一份莫名意味的堅定,只是不知是傾向何方。 二人離開不久,遠處樹林的暗處中隱隱顯露出一個身形,定眼一看,正是緊跟著高鐵泰許久的丑老怪,此刻臉上正是笑意滿滿,不過更是淫笑居多。 「東海靈影島?越來越熱鬧了!」 book18.org

「不過有了這些信息,想來今晚我會更熱鬧!」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六十七章 得寸進尺 book18.org

望著高鐵泰與丁睿明的身影越來越遠,丑老怪滿意的點了點頭,方才高丁二人的談話,丑老怪已是從中獲取了足夠多能與林輕語彙報的信息,但是丑老怪轉念一想,現在天色尚明,若是此刻回去,估計又是免不了林輕語的一頓懲戒斥責,還是算了,丑老怪嘆了口氣,還是施展身形,悄悄跟了上去。 book18.org

丑老怪一路跟到蒼鷹派祠堂邊時,高鐵泰便又像以前一般,讓丁睿明一人守在祠堂門前,獨自一人進入幽暗的祠堂中,不知所以,丑老怪也沒那個自信可以繞過修為高深的丁睿明,也只好暗暗潛伏在一旁,反正今日已是有了許多消息,況且祠堂的情況自己也早已是稟明與林輕語,自己也是沒辦法喲! book18.org

倒是丑老怪剛剛找好位置潛伏之時,正巧發覺準備獨自一人守在祠堂門前的丁睿明,望著高鐵泰進入祠堂時的背影,臉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等到高鐵泰進入祠堂關上大門之後,丁睿明更是冷哼一聲,自言自語道:「裝腔作勢……」 book18.org

「哦?」丑老怪在暗中目睹了這一切,微微一笑。 book18.org

丁睿明接下來坐在了一塊青石板之上,雙目微閉,開始安靜的打坐起來,而在暗中的丑老怪此刻也無所事事,無處安放的雙手突然碰到了自己胸前的一塊硬物,心中一動,於是伸手掏了出來,一隻極為精美的紅色小瓶映入眼帘,正是今日自己突然想出的那個膽大至極、能夠成全所謂「兩全其美」的辦法得用的最重要的東西: book18.org

硃砂淚! book18.org

好東西啊!不愧是尋歡閣的聖物!丑老怪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當初就是用了這個東西,才享受了林輕語的絕美身軀。 book18.org

看了看,玉瓶中的硃砂淚還剩下不少,上次不過用了寥寥,便是一舉拿下仙子的處子紅丸,這一次,應該怎麼用呢?這再給林輕語用硃砂淚,萬一事後給林輕語知曉了,盛怒之下……可得好好思索一番! book18.org

丑老怪暗暗嘆了口氣。 book18.org

像林輕語這種天之嬌女,最受不得的便是旁人騙她,要不……? book18.org

丑老怪心中一動,繼而心思急轉,權衡利弊。 book18.org

………… book18.org

那邊,南宮疏影望著一臉莫名意味的丁雪風,心中暗笑,故作疑聲道:「怎麼,還有什麼事嗎?」 book18.org

丁雪風伸手攬過南宮疏影的蜂腰,撓了撓頭,清了清嗓子柔聲道:「師娘,我想你了嘛……」 book18.org

「這不是見到了麼?」南宮疏影莞爾一笑,接著長袖一揮,身體輕輕一轉,從丁雪風的懷中掙脫開來,走到一旁。 book18.org

丁雪風急忙來到南宮疏影的身後,乾笑一聲道:「見是見了,可不是還沒有……」 book18.org

「沒有什麼?」南宮疏影雙臂交互在一起,輕輕晃動腳尖。 book18.org

丁雪風從後面看著南宮疏影的紅裙娓娓拖地,絕美有致的身軀在紅裙之下若隱若現,盈盈一握的蜂腰纏著一道金色的錦帶,將整個身形襯托的更加凹凸有致,微微立起的肩領中,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頸,迷人眼球。 book18.org

丁雪風嘿嘿一笑,從後方用雙臂環過南宮疏影的楊柳細腰,大手輕輕在南宮疏影的小腹處輕輕摩挲,同時趴在南宮疏影的肩頭上,望著南宮疏影小巧晶瑩的耳垂,輕輕吹了口熱氣,挑逗道:「還沒有與師娘歡好啊!」 book18.org

丁雪風的輕聲低語再加上作惡的大手在南宮疏影的小腹間來回遊走,一時間,南宮疏影的身子輕輕抖了一下,甚至覺得有些舒服,也就沒有反抗,甚至微微閉上眼睛,享受著丁雪風的愛撫。 book18.org

丁雪風見到南宮疏影沒有反抗,心中暗笑,將頭貼近南宮疏影的脖頸,輕輕親吻雪白的肌膚,撲面入鼻皆是美人體香,令丁雪風口乾舌燥,躁動不已,大手也開始在南宮疏影的身體上徐徐遊走起來。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南宮疏影突然睜開雙眸,原來丁雪風的大手已是攀上南宮疏影胸前的雙峰,此刻正在不老實的想要解開胸前的衣扣,以便將大手伸進去,盡享酥胸乳球的柔軟嫩滑。 book18.org

「別這樣……」南宮疏影被丁雪風方才的親吻愛撫弄得雙頰微紅。 book18.org

「師娘,我想死你了!」丁雪風意亂情迷的說道,同時手上的動作不停,想要接著解開衣扣。 book18.org

「別在這……」南宮疏影皺了皺眉頭,,伸手攔住丁雪風雙手,低聲道。 「沒事的師娘,你難道就不想我麼……師娘我也會讓你很舒服的!」丁雪風嬉笑道,同時用一隻手微微用力攥住南宮疏影的雙手,騰出一隻手接著想要解扣。 book18.org

「放肆!」南宮疏影雙目一寒,接著將丁雪風的雙手大力揮開,轉身從他的環抱中掙開,怒聲斥責道:「你瘋了不成?!」 book18.org

「呃?師娘……」丁雪風先是微微一愣,接著被南宮疏影反應和怒斥嚇了一跳。 book18.org

「丁雪風……」南宮疏影雙目微眯,絕美的臉頰上滿是怒容,語氣更是冷冰冰的說道:「你是不是精蟲上腦了?」 book18.org

「我……」丁雪風剛要解釋,便被南宮疏影的話打斷。 book18.org

「你覺得我是那種可以隨時隨地就可以與你交歡的女人嗎?你覺得我是那種蕩婦淫娃嗎?」南宮疏影冷冷道。 book18.org

「不是……師娘,我不是那個意思……」丁雪風急忙道。 book18.org

「那你是什麼意思?」南宮疏影的語氣冷的嚇人。 book18.org

「我……」丁雪風還想解釋。 book18.org

「你先回去吧……」南宮疏影冷冷道。 book18.org

「師娘,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丁雪風一聽南宮疏影讓他離開,一時間慌了神,急忙道。 book18.org

「記住,我雖然和你上了床,但不代表我是你心中想的那樣的女人,也不代表我有多喜歡你,知道嗎!真在床上的時候我可以任由你操弄,也可以放蕩形骸的配合你,在床下,想讓我做婊子?你配嗎?也不看看你是什麼東西!」南宮疏影冷冷道,接著轉身離去。 book18.org

丁雪風呆呆的望著南宮疏影離去的背影,又是想起南宮疏影方才的罵自己的話,自己從小到大在蒼鷹派也是地位頗高,還從來沒人敢說讓自己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想到這,丁雪風不由慢慢握緊了拳頭,眼神也愈發的陰冷,同時心中暗罵道:「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裝什麼清純!再裝純,不還是被我在床上操的直叫?」 book18.org

丁雪風深知南宮疏影亦是修為高深,這些話自是不敢說出口,生怕南宮疏影的靈識察覺,也只好在心中默念暗罵,正罵的起興,突然聽到遠處飄來南宮疏影冷冷的聲音:「趁著韓易不在,多去找找林輕語……有什麼消息抓緊告訴我……」 book18.org

丁雪風聽到南宮疏影的聲音,心中一動,接著嘴角慢慢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大聲道:「知道了,多謝師娘指點!雪風一定來找你……」 book18.org

「哼……滾吧!」遠處傳來一句冷哼。 book18.org

「有什麼消息抓緊告訴你?還不是想讓我沒事就來操你?行啊,可以告訴你,不過得在床上!」丁雪風心中暗道,眼中閃過狡黠的光芒。 book18.org

「不過林輕語嘛,還是要多去找找的,嘿嘿……」丁雪風臉上露出一絲淫穢的笑容,接著轉身望了望四周,想起方才發生的一切,嗤笑一聲,轉身離去。 ………… book18.org

晚間,林輕語的住處。 book18.org

委坐在床榻上林輕語剛剛修煉完今日的課習,正在雙眸微閉慢慢調整吐納呼吸。雖是天賦異稟,但林輕語在修道一途上的努力,可比旁人一點都不少,甚至可以用十分刻苦來形容。勤能補拙不假,但是如果天賦與勤奮並存的話,那就十分可怕了,這也是林輕語不過雙十年紀便有如此修為的原因。 book18.org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在寂靜的房間內升起。 book18.org

「誰?!」林輕語緩緩睜開眼,疑聲道。 book18.org

「林小姐,是老奴……」門外傳來了丑老怪的聲音。 book18.org

林輕語皺了皺眉頭,暗嘆一聲,還是疑問道:「何事?」 book18.org

「明知故問?」門外的丑老怪暗笑一聲,接著開口緩緩道:「老奴跟隨高鐵泰,有了些許的消息,想來應是有些用處,所以想著來彙報給您……」 「有些用處?」林輕語想起今日丑老怪的不作為,冷冷道。 book18.org

「是的!」丑老怪的語氣倒很是自信。 book18.org

「等著……」許久,房間內傳來林輕語低沉且無奈的回答。 book18.org

「不急的……」丑老怪倒是話鋒一轉,乾笑兩聲,似乎心中有些緊張。 過了會,林輕語把房門打開,瞥了一看正在台階下來回走動的丑老怪,沉默不語。丑老怪聽到開門聲,急忙轉身施禮道:「林小姐!」 book18.org

林輕語望了望寂靜漆黑的院落,語氣冷漠道:「進來吧……」說著,微微側轉身形,,一隻手扶在門上,似是示意讓丑老怪先行進去。 book18.org

丑老怪看了林輕語的動作微微一愣,接著小心的瞅了瞅林輕語的臉色,許久,也沒從林輕語的表情中看出一二,林輕語表現出來的只有一個詞,冷漠。 或許還可以再加一個詞,無奈。 book18.org

丑老怪稍稍定了下心神,還是抬步走上台階,小心翼翼的繞過林輕語的身側,走入房間,一股熟悉的淡淡幽香撲面而來。 book18.org

林輕語的香氣! book18.org

林輕語面無表情的跨過門檻,來到台階上,伸出一隻手臂,五指分開,在空中慢慢划過,青光霎現,繼而消散不見,正好轉頭看到這一幕的丑老怪笑了,結界嘛,看來仙子現在很是自覺嘛,省的過一會再去布置了! book18.org

林輕語慢慢回到房間內,輕輕掩上房門,來到圓桌前,坐了下來,看了看站在一旁正在乾笑搓手的丑老怪,淡然道:「說吧,有什麼消息。」 book18.org

「老奴今日暗中跟隨高鐵泰在蒼鷹派大殿時,發覺他暗吐心言,好像對蒼鷹派的許多人心生不滿,而且我估計首當其衝應該就是那個……」丑老怪急忙道。 「丁睿明?」林輕語挑了挑眉。 book18.org

「林小姐果然聰明!」丑老怪不輕不重的拍了一下馬屁。 book18.org

「接著說……」林輕語好像沒聽到丑老怪的奉承,仍是淡然道。 book18.org

「是……老奴聽到好像最後他說句什麼」你也不是好心「,這個……」丑老怪輕咳一聲,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林輕語,猶豫道。 book18.org

「嗯……說的應該是我,他這麼想也正常,這個不重要,還有呢?」林輕語答應一聲,接著問道。 book18.org

「還有就是……」丑老怪頓了頓,輕聲道,「老奴今日跟隨高鐵泰丁睿明二人又去了後山祠堂那邊,途中聽到他們二人的談話,想來已是可以確定蒼鷹派的後手是什麼了……」 book18.org

「哦?是什麼!」林輕語眼前一亮,臉頰上竟是露出了一絲笑意,急忙問道。 丑老怪心思急轉,猶豫許久才抬頭緩緩道:「這個信息重要無比,老奴告訴林小姐了,林小姐可否……」 book18.org

林輕語收斂面色,沉默許久,才冷冷說道:「像以前一樣,你想要的會有的……」 book18.org

「老奴想要的可不止以前一樣……」丑老怪緩緩說道。 book18.org

「你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了……」林輕語冷冷道。 book18.org

「這個隨便您怎麼說,不過您還沒聽,怎麼就知道是如何呢」丑老怪低著頭,面色不清,不過語氣倒是有些有恃無恐的意味,畢竟…… book18.org

「……」 book18.org

房間陷入一片死寂。 book18.org

過了許久,林輕語雙目緊緊盯著丑老怪,一字一句道:「你想怎麼樣?」 丑老怪深呼幾口氣,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慢慢把頭抬了起來,也是一字一句道:「老奴覺得以前您在床榻上不夠放得開,所以……」 book18.org

「所以?」林輕語聽了丑老怪的話,眼中頓時精光閃過,但是臉上反而冷笑不止。 book18.org

丑老怪也是知道此刻林輕語聽了自己方才的話,恐怕此時早已怒極,但話已是說到這,於是丑老怪把心一橫,大聲道: book18.org

「老奴請您服用一樣東西助興!」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