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綠妙語(續寫) (62-64) 作者:丶一舞傾天下

簡體

. book18.org

【仙綠妙語 續寫】 book18.org

作者:丶一舞傾天下book18.org

2020/9/2發表於SIS book18.org

*** *** *** book18.org

第六十二章:煢煢孑立 book18.org

「呵呵……」高鐵泰聽了林輕語的話,眼神微眯,但是臉上微微抖動的鬍鬚已是暴露了其內心中的驚濤駭浪,高鐵泰不禁心中暗道:「她是怎麼知道的?莫非……」 book18.org

頓了頓,高鐵泰嘴角露出一個陰沉的笑意,笑問道:「林小姐是怎麼知道的?」 book18.org

「高掌門是承認了?」林輕語微微一笑,反問道。 book18.org

「林小姐是怎麼知道的!」高鐵泰笑意不見,加深語氣沉聲道,同時對林輕語的問話不置可否。 book18.org

「呵呵……猜的……」 book18.org

「猜的?」 book18.org

「猜的!」 book18.org

「林小姐覺得我會相信嗎?」 book18.org

「我不用高掌門相信,事實就是這樣罷了!」林輕語不緊不慢的說道。 高鐵泰沉默無言,一旁的林輕語看到高鐵泰一副眉頭緊鎖的樣子,轉向一旁,望著不遠處蒼鷹派宏偉的大殿,嘴角慢慢勾起,道:「高掌門,說是我猜的你可能不信,但是事實就是如此,這是實話,沒有方才我說的那些,你就沒有理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改變初衷,這點毋庸置疑。」 book18.org

「其次……」林輕語頓了頓,聽到高鐵泰仍是沉默無言,微微一笑接著說道:「蒼鷹派的家事我妙法門不好過問,也不好干預,但是其中到底有沒有奸人作祟,這一點高掌門自己清楚,您是想守著您這偌大的蒼鷹派基業長青,還是冒險去追逐一個所謂的天大承諾,現在雖還不知這個所謂的承諾是什麼,但是天上可沒有餡餅掉下來,您就不怕砸中您的,是一塊石頭麼!」 book18.org

「林小姐果真是慧心妙舌啊!」高鐵泰輕哼一聲。 book18.org

「高掌門莫非忘了我剛才的話了?」林輕語背對著高鐵泰,呵呵一笑。 「什麼話……」高鐵泰這個角度,一覽林輕語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段,潔白的裙擺在山澗邊徐徐飄擺,真好似仙人兒一般,令人目眩神移,頓了頓,高鐵泰才回過神來,回道。 book18.org

「一開始,便是有神秘人故意挑起貴派與梁山劍宗的仇怨,甚至後來截殺你派出去的密使,不讓梁仁興看到你寫與他的書信,但在這種情況下,高掌門仍是沒有打斷與梁山劍宗魚死網破,心中仍是存有和睦之心,這一點,恐怕那神秘人也是心中瞭然……」 book18.org

「於是……」林輕語微微一笑,「那人才會向高掌門拋出一個天大的承諾亦或者是……指使他人向你傳達這個消息,讓高掌門心動不已,從而有了讓高掌門與梁山劍宗決一死戰的決心……」 book18.org

「你是說……」高鐵泰的神色愈發凝重起來:「向我獻計之人,便是……不可能!」 book18.org

「所以……」林輕語轉過身來,正面直視高鐵泰,眨了眨眼睛,一字一句的逼問道:「高掌門已然知道是誰了?」 book18.org

「絕無可能!不會是他!」高鐵泰沉聲道,不過眼神之中已是多了幾絲陰沉。 「到底是誰呢?」林輕語笑意吟吟的問道。 book18.org

…… book18.org

「父親……」 book18.org

丁雪風輕輕敲了敲房門。 book18.org

良久,房內傳來丁睿明的聲音:「進來罷!」 book18.org

丁雪風推門而入,看到丁睿明正坐在廂房一側的竹榻上閉眼入定,丁睿明雙腿曲膝,跪坐在榻下的地毯上,拱手道:「父親,您找我?」 book18.org

丁睿明睜開雙目,眼中有了兩分笑意,問道:「可是掌門叫你過來的?」 「是……掌門說父親有事找我。」丁雪風猶豫了一下回答道,「可是……父親為何會讓掌門傳話呢,豈不是有失了禮數……」 book18.org

「無妨……」丁睿明擺了擺手:「今日去往南平的那些人可是出發了?」 丁雪風點了點頭:「是……已經出發!」 book18.org

「那妙法門的韓易呢?」丁睿明眯了眯雙眼,凝聲問道。 book18.org

「自是一同去了……」丁雪風疑聲道:「這不是掌門早就安排好的麼……」 「呵呵……看來還是不放心啊!」丁睿明抬頭喃喃道。 book18.org

「父親您說什麼?」丁雪風似是沒聽清,疑問道。 book18.org

「沒事……」丁睿明微微一笑,轉移話題道:「我看你對那林輕語倒是頗有好感,現如今就她一人在我派宗地,你怎的不多與她走動走動,培養培養感情?」 book18.org

「我本想今日就與她一起商議咱們蒼鷹派安防事宜的……」丁雪風苦著臉說道:「可這不是讓您給叫過來了麼……」 book18.org

「哈哈……」丁睿明站起身來,笑道:「怎麼,是怪為父耽擱了你的事情麼?」 book18.org

「雪風不是那個意思!我……」丁雪風急忙道。 book18.org

「沒事……呵呵」丁睿明拍了拍丁雪風的肩膀,「起來吧,過來這邊,喝點茶……」 book18.org

「是……」丁雪風站起身來,跟著丁睿明來到房中的木桌邊,坐了下來。 丁睿明倒了一杯茶,遞到丁雪風的面前,微微一笑道:「平日中還是怪我把你管的太過嚴格了些,方才不過是與你開個玩笑,你便如此緊張!」 book18.org

「父親說笑了!」丁雪風趕忙接過茶杯,微微一笑道。 book18.org

「聽說那林輕語與他的師弟韓易感情……不錯?」丁睿明似是不在意的問道。 「是啊……」一想起韓易與林輕語的關係,丁雪風眼神便是微微發冷,聲音中都是多了幾分寒意:「不光是感情好,據說在仙子峰的時候他們的師傅趙姑娘已是給他們定了婚約!」 book18.org

「看來你對那林輕語倒是真的喜歡啊……一說到韓易,你的語氣都是變了……」丁睿明微微一笑。 book18.org

「父親見笑了……」丁雪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book18.org

「說是這樣說,不過方才看你這般性子還是有些太過浮躁了,你要記住,不論什麼事,都要喜怒不形於色,若是讓他人這麼容易知道你的喜好軟肋所在,如何成得了大事!」丁睿明沉聲道。 book18.org

「是……知曉了!」丁雪風點頭道。 book18.org

「罷了!」丁睿明嘆了口氣,「你若是真喜歡那林輕語,為父也支持你,如此佳人,倒是配的上我兒!」 book18.org

「謝父親的支持!」丁雪風聞言一喜,可是轉臉又是苦道:「可惜林小姐心中已是……哎,難啊!」 book18.org

「那個韓易……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辦法!」丁睿明微微一笑,眼神中閃過兩道光芒。 book18.org

「父親可是要……」丁雪風小心翼翼的問道。 book18.org

「這次去南平的人中可有不少我的心腹……罷了,你不用多問,為父會幫你處理好的!」丁睿明擺了擺手。 book18.org

「多謝父親成全!」丁雪風哪裡還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頓時喜笑顏開。 「行了,你回去吧,沒事多去找一找那林輕語,不為其它,單是在修道一途上的天賦造詣,林輕語都可算的上是你們年輕一輩的頂尖之人啊!而且據說她早已是掌管妙法門的大小之事多年,對門派的管理張弛有度,你可要多向她學習啊!將來你若是……行了,去吧!」 book18.org

「是,雪風明白!」丁雪風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book18.org

「等等!」丁睿明突然站起身叫住他。 book18.org

「怎麼了,父親……」丁雪風疑聲道。 book18.org

丁睿明望著丁雪風,良久,嘆了口氣,道:「雪風,你要明白,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 book18.org

「是……多謝父親!」丁雪風屈身低聲道。 book18.org

「行了,走吧!」丁睿明重新坐在桌旁,揮了揮手。 book18.org

「如此年紀便是凝虛入境後期,當真可謂啊!」丁睿明在空無一人的房間中喃喃道。 book18.org

丁雪風從丁睿明的住處出來以後,滿心歡喜,聽方才丁睿明的話,似是也要讓自己的心腹對那韓易出手,這一下,算上自己的安排,兩波人都是對付一個小小的韓易,還不是手到擒來? book18.org

不過丁雪風又是轉念一想,當初南宮疏影交待自己的只是安排人對那韓易下手,讓其中毒委病,並沒有說要將那韓易給殺了啊!可是按照自己父親的性格,對付那韓易,肯定是一擊必殺以絕後患的,會不會……算了!只有死人才能夠永絕後患,只要那韓易一死,林輕語豈不是……?想到這,丁雪風露出森森冷笑,一想到那林輕語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與嬌嫩豐盈的動人身段,丁雪風便是暗暗下了決心。 book18.org

反正將來韓易身死,也不是自己安排的,以父親的手段,怎麼也找不到自己頭上,就權當不知道! book18.org

…… book18.org

「高掌門還是不願意說麼!」林輕語雙目緊緊的盯著高鐵泰,嘆息道:「若是再讓那人暗中操縱一切,後果可是不堪設想啊!」 book18.org

「絕不可能是他啊!」高鐵泰的臉色雖已是露出微微悲戚,但眼神卻是變得愈發的寒冷起來。 book18.org

「高掌門,這樣吧……」林輕語笑了笑,「您不需要告訴我那奸人是誰,您只需要告訴我是誰給您獻計與那梁山劍宗決一死戰的……」 book18.org

高鐵泰苦笑道:「林小姐可真會說笑,那不是一樣的麼?」 book18.org

「那高掌門也是承認了那給您出謀劃策的人便是那奸人了?」林輕語微微一笑。 book18.org

「我……」高鐵泰一窒。 book18.org

「高掌門,你要知道,我妙法門費盡心思氣力給你相助,你最起碼也要拿出誠意來吧!」林輕語話鋒一轉,語氣變得開始生硬起來。 book18.org

「……」高鐵泰沉默無言,等了許久,才猶豫著俯在林輕語的耳邊,從牙縫中硬生生的吐出三個字。 book18.org

「是他?!」林輕語也是心中一震,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book18.org

「林小姐沒有想到吧……呵呵」高鐵泰苦笑道:「若像你方才所說,那我這蒼鷹派還真是可笑啊!」 book18.org

「高掌門,我先回去了,以後若是有什麼事,還請第一時間告知於我,請您記住,我妙法門是來相助的,不會害了蒼鷹派……」林輕語沉聲道。 book18.org

「是……」高鐵泰點了點頭,嘆道:「方才的對話,還請林小姐務必保密,不要告知任何一人,畢竟……」 book18.org

「明白!」說完,林輕語轉身離去。 book18.org

「呵呵,原來是煢煢孑立!」高鐵泰望著四周空無一人,喃喃道。 book18.org

*** *** ***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六十三章 悄入彀中 book18.org

林輕語告別了高鐵泰,獨自一人向著自己的住處慢慢行去,一路上秀眉微蹙,她也實在沒料到高鐵泰說出的那個名字居然是他,真是沒料到啊!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林輕語正緩步行走在路邊,任由體內的妙法功訣自行運轉,吸收著空氣中的絲絲能量,別說,蒼鷹派宗址所建之處,靈氣充沛,倒不失為一處絕佳的修煉之地。就在林輕語心中思慮事情之時,腳步卻是陡然停下,方才微閉的眼眸也是迅速睜開,一臉凝重的望向前方,那裡,一道身影倚牆而立。 book18.org

能夠一聲不響進入自己的靈識之隔,想來修為不弱於自己!林輕語頓了頓身形,輕舒一口氣,還是緩步向前走去,待走到那人旁邊時,來人攔住林輕語的去路,身形高挑,步伐敏捷,一身黑衣不說,口鼻之處亦是黑布遮面,面容晦暗不清,後背背負著一把頗為古樸的銀色長劍,想來應是專注劍道一途。 book18.org

「你是誰?」林輕語眯了眯眼眸,冷冷道。 book18.org

「呵呵……」來人的聲音聽來年歲不大,而且頗為輕佻,「林小姐何必管我是誰呢!我既然找你,自是有事告知與你……」 book18.org

「何事?」林輕語似是不在意的問道,但已是不動聲色的拉遠了與來人之間的距離,負手而立,隨時準備出手。 book18.org

「你師弟韓易可是當真跟隨蒼鷹派的人去了南平郡?」來人呵呵一笑回答道。 「你不是蒼鷹派的人?」林輕語答非所問。 book18.org

「林小姐可真會開玩笑!我若是蒼鷹派的人,怎還會這般模樣打扮呢!」神秘人微微一笑,「林小姐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即可!」 book18.org

「是又如何?」林輕語一臉戒備的沉聲道。 book18.org

「呵呵……那可就不妙咯!」來人眉眼含笑,搖頭晃腦道。 book18.org

「莫要故弄玄虛!」林輕語面目微寒,冷聲道。 book18.org

神秘人聽了林輕語的話,也不惱,只是笑呵呵的說道:「我不過是聽了些關於你師弟韓易不利的消息,不過現在看來,好像林小姐並不想知道嘛!」 「有話直說!」林輕語聽了來人的話,心中一震,眼中更是精光閃過。 神秘人倒也不囉嗦,微微一笑道:「據說蒼鷹派中有人已是看不慣你師弟韓易的存在,想要趁著這次機會,一舉將你師弟斬殺在南平郡內!」 book18.org

「誰?」林輕語急聲道。 book18.org

「這個嘛……現在還不方便說!」來人又是呵呵一笑。 book18.org

「我如何能夠相信你所說?」林輕語心思急轉,繼而開口道。 book18.org

「林小姐信不信我無所謂,不過倘若將來韓易真的斃於南平郡,林小姐可莫要怪我沒有提醒過你哦!」來人滿不在乎道。 book18.org

林輕語聽了神秘人的話,沉默不語好大一會,接著一字一道道:「為何要告訴我這些?」 book18.org

「哈哈……」來人大笑一聲,接著嘆了口氣道:「可能是因為我……比較熱心腸?」 book18.org

林輕語聽了他的話,盯著其冷笑不止。 book18.org

頓了頓,來人擺了擺手,呵呵笑道:「和林小姐開個玩笑,林小姐不會生氣吧?」 book18.org

望著仍是冷笑不語的林輕語,來人收斂神情,淡淡道:「林小姐莫要擔心韓易的安危,我不光可以告訴你這個消息,甚至還可以前去南平助韓易脫離險境,怎麼樣?」 book18.org

「呵呵……你還真是好心啊!」林輕語冷冷道:「做了這麼多,那你想要什麼?」 book18.org

神秘人聞言向前一步,身體慢慢靠近林輕語,在林輕語的身前深深一嗅,接著抬頭盯著林輕語的面頰,一字一句道:「林小姐能夠給我什麼?」 book18.org

林輕語不禁身體快速向後退了一步,再度抬頭看向神秘人之時,眉眼之間已是多了幾分厭惡,方才這人的眼神中所代表的的含義林輕語再明白不過,於是冷冷道:「我什麼都給不了你!」 book18.org

「林小姐不必將話說的這麼死嘛!」神秘人微微一笑,從懷中掏出一隻淡綠的小玉瓶,抬手扔給林輕語,林輕語一把接過,冷冰冰的疑聲道:「這是什麼?」 book18.org

「北玄州之地所特產的」冰蟬「,天生下來便是一對,有生死互應之知!」 神秘人呵呵笑道:「林小姐若是想通了,可將你瓶中的那隻殺死,我這邊即可便知林小姐的意思……」 book18.org

「你說有人向我師弟出手我便信你?」林輕語打斷他的話,冷冷道:「我師弟和我一同來的蒼鷹派,乃是前來助蒼鷹派退敵,這次去南平更是身先士卒前去與梁山劍宗爭鬥,蒼鷹派感激還來不及,怎可能還要對我師弟下手?你說的……不可信!」 book18.org

「林小姐懷疑的在理!你也可以自己去調查,也可以慢慢考慮,不過……」 頓了頓,神秘人又是說道:「林小姐可要抓緊時間了,時間可不多,估計他們一到了南平甚至說在路上就會動手,若是……林小姐到那時可莫要後悔!」 林輕語聽了神秘人的話,低頭望向自己手中的玉瓶,沉默不語,心思急轉之下將玉瓶慢慢放入衣中,同時頭都沒有抬的冷聲道:「滾!」 book18.org

「呵呵……」神秘人看到林輕語將玉瓶收下,微微一笑,身形微動,消失在牆後。 book18.org

等神秘人消失許久,林輕語才慢慢抬起頭,眼神中仍是精光閃爍,紅唇微閉貝齒緊咬,良久,嘴角慢慢勾起一個冷酷的弧度。 book18.org

…… book18.org

疏影居。 book18.org

丁雪風探頭探腦的在疏影居的門前打量許久,四處望了望,猶豫了許久,還是伸手叩響大門,不多時,一個長得極為俏麗的婢女將院門打開,看到是丁雪風站在門外,先是委身行禮,接著疑聲道:「原來是丁公子,何事叩門?」 「原來是慕藍姐姐,那個……」丁雪風輕咳一聲,問道:「我師娘……可在?」 book18.org

「在的……」名為慕藍的婢女躬身回道。 book18.org

「那麻煩姐姐告訴她一聲,就說雪風求見!」丁雪風聞言心中一喜,急忙道。 「可是……」慕藍猶豫道,「夫人是不允許有人進入疏影居的……這個,丁公子應該知道吧!」 book18.org

「知道……」丁雪風心中翻了翻白眼,但還是笑道:「可是我找師娘有急事,姐姐只需要通報一聲,想來師娘應會理解的,你放心,我就站在這等著,絕不自行進去!」 book18.org

「那……好吧!」慕藍想了想,回答道:「不過按照規矩,我還要把院門關上……請丁公子見諒……」 book18.org

「去吧去吧!……」丁雪風揮了揮手,不在意的說道。 book18.org

「丁公子請稍等!」名為慕藍的婢女轉身將院門徐徐關閉。 book18.org

「嘿嘿……」丁雪風心中暗喜,一想到南宮疏影那誘人至極的成熟身軀,心中就不由自主的燥熱起來。 book18.org

過了好一會,院門再度慢慢打開,不過此刻開門的,卻不是方才那個名叫慕藍的婢女,丁雪風愣了一下,還未開口,只聽這個婢女顫聲道:「丁公子請回吧!」 book18.org

丁雪風聞言更是發愣,急忙道:「怎麼是你?慕藍呢?莫非師娘不願見我?沒事……我進去和她說……」 book18.org

說著,丁雪風仗著已是與南宮疏影有了肌膚之親肉體之欲,抬腳便是要向裡面走去。 book18.org

「請丁公子還是回去吧……」婢女聞言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上身伏地,言語之間好像很是害怕,身體都是微微發抖的說道:「方才夫人已是極為嚴厲的出手懲治了慕藍姐姐,同時告誡我們,以後不論是誰,都不可向她通報是否可以進入疏影居,說這是夫人她早已定好的規矩,任何人都不得違反,慕藍姐姐向夫人通報,已是對規矩不謹……」 book18.org

「這……」丁雪風聞言心中一震,沒想到南宮疏影對她自己定的規矩竟是如此看重,竟然連身邊長陪已久的貼身婢女都是說罰便罰……更是沒想到事到如今自己還是進不去疏影居的這到「大門」…… book18.org

「算了……」丁雪風輕哼一聲,望著伏在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婢女,心中一動,伸手扶住婢女的盈盈手臂,同時大手隔著青衣薄紗在婢女的臂彎處輕輕揉捏摸拭,口中輕聲笑道:「紫青姐姐不用如此害怕,我不進去就是了!」 book18.org

名叫紫青的婢女被丁雪風的親密動作弄得面紅耳赤,急忙從丁雪風的手中抽出手臂,退後一步,低聲道:「多謝丁公子……」 book18.org

丁雪風望著紫青略顯青澀的緋紅面頰,雖不及林輕語南宮疏影那般傾國傾城,但卻也是麗雪紅妝,般般入畫。而方才那個喚為慕藍的婢女更是南宮疏影身邊這些婢女的領婢,仔細回味一想,更是要比眼前的紫青還要美上三分,堪的上是花顏月貌,閉月羞花,自己平日中怎麼就沒注意到呢,想來都是把眼光放在她們的主子南宮疏影身上了!不過也是,有南宮疏影和林輕語這樣的月桂仙子在場,什麼樣的女人都會失了光芒。 book18.org

「客氣什麼……」丁雪風呵呵一笑,眼睛緊緊的盯著眼前的婢女,輕聲道:「方才慕藍因為我受了責罰,我心中也是過意不去,還煩請紫青你回去代我向她表示歉意,等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補償她,還有……你!」 book18.org

「丁公子客氣了……」紫青被丁雪風的灼灼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輕聲道:「那奴婢先回去了……」 book18.org

「嗯……雪風告辭!」丁雪風微微一笑,彬彬有禮的拱手回道,接著一甩青衫,風度翩翩的踱步離開。 book18.org

名為紫青的婢女望著丁雪風器宇不凡離去的身影,又想起丁雪風方才和自己的洋洋話語,青澀純凈的眼眸中悄然多了一道光華。 book18.org

…… book18.org

「師娘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為何不讓我進去啊!」丁雪風離了疏影居的大門,剛剛拐過一個彎,似是覺得無人能夠聽到了,於是撇了撇嘴,嘟囔著。 「喲,丁大公子這是生氣了啊!」 book18.org

丁雪風的頭上傳來了一聲誘人的膩聲話語。 book18.org

*** *** ***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六十四章 弄巧成拙 book18.org

丁雪風聞言抬頭一看,比鄰而立的水墨色牆邊上,一位穿著大紅金邊色衣裙的女子正坐在那裡,輕輕搖晃著手腕上的鈴鐺,嘴角勾起,正似笑非笑的盯著他,仔細不看,不是丁雪風心心念念的南宮疏影又是誰! book18.org

丁雪風又驚又喜的同時,急忙朝四周望了望,接著低聲道:「師娘,您怎得坐在那上邊,太危險了,快些下來,雪風在下面接著你!」 book18.org

「喲!若是這般高度便是傷的了我,我看我還修的哪門子道,乾脆做個田間婦人好了,倒是你…… book18.org

「南宮疏影微微一笑,接著話鋒一轉,面色微冷道:「誰讓你擅自來我疏影居了?還要面見我,我看你是不想…… book18.org

「「我這不是想您了麼……」丁雪風一看南宮疏影臉色微寒,急忙打斷她的話,但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什麼好的理由,只得低聲道。 book18.org

「油嘴滑舌!」南宮疏影輕哼一聲,撇嘴道。 book18.org

丁雪風訕訕一笑,接著急忙說道:「師娘快些下來吧,下次我一定聽你的話,絕不貿貿然的就過來找您了,好不好?您在那上面,別讓旁人看了去!」 「切……我既是坐在這裡,就絕不會……」南宮疏影白了他一眼,接著嫣然一笑:「那你可要接住師娘啊!」 book18.org

「那是自然!」丁雪風嘿嘿一笑。 book18.org

南宮疏影從牆頭邊上一躍而起,大紅色的衣裙迎風飄蕩,鼓鼓作響,隱約可見的優美身形在空中轉了兩圈,徐徐落下,接著正好被早已準備好的丁雪風伸出雙臂一攬而過,抱了個香玉滿懷。 book18.org

南宮疏影的玉臂輕輕勾住丁雪風的脖頸,微微抬頭俯在丁雪風的耳邊輕聲笑道:「看來雪風還是有點本事的,沒讓師娘摔著……」 book18.org

丁雪風只覺得徐徐熱氣吹向自己的耳廓,懷中美人更是縷縷幽香入鼻,沁其心脾,一時間,一股最原始的燥熱不自覺的從小腹間徐徐升起,丁雪風抱住南宮疏影的一雙大手輕輕的南宮疏影的臀瓣處揉捏兩下,接著用正在慢慢發硬堅挺的肉棒隔著兩人衣物在南宮疏影的翹臀處輕輕頂拭,口中嬉笑道:「師娘找的位置好!」 book18.org

「討厭!」南宮疏影自是知道丁雪風話中意思所在,而且自己的身體也是感知到方才是什麼東西在橫衝直撞,雖是與這丁雪風有了肌膚之親,平日中對他的作態話語也是放蕩形骸,但聽了丁雪風的這般調戲話語,仍是臉頰微紅,急忙從丁雪風的懷中掙脫開來,站在一旁,被錦繡華裳遮住的臀部在方才丁雪風的揉捏下此時仍是傳來陣陣酥麻。 book18.org

「師娘,我……」丁雪風急忙來到南宮疏影的身旁,炙熱的眼神不言而喻。 「做什麼?」南宮疏影白了他一眼,從方才的羞澀不已又是恢復了以往的清冷神態,與方才的作態大相逕庭。 book18.org

「那個……師娘,我想你啊!」丁雪風一看到南宮疏影又是變成了往日中高高在上的蒼鷹派掌門夫人,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低聲訕笑。 「我讓你辦的事如何了?」南宮疏影淡淡道。 book18.org

「都安排好了……」丁雪風急忙回答道:「您放心,這一次那韓易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book18.org

「喲,這麼自信啊!」南宮疏影輕哼一聲:「聽你這意思,是不是還有別的幫手啊?」 book18.org

丁雪風聞言一楞,接著急忙呵呵笑道:「沒有啊……只不過是我這次安排縝密,一定不會出什麼岔子的,自然信心十足……」 book18.org

「是麼……」南宮疏影扯了扯嘴角,接著嫣然一笑道:「你知道不和我說實話的下場是什麼嘛?」 book18.org

「我與師娘說的就是實話啊!」丁雪風倒是口循如一的說道。 book18.org

「行……」南宮疏影點了點頭,「無妨,你若是不聽我的,到時候雞飛蛋打,可莫要怪我計策不行!」 book18.org

「師娘說的哪裡話……」丁雪風呵呵一笑,「我已是安排人在那韓易身邊,只要是到了南平郡,一定將師娘給我的藥物用在他的身上,保證神不知鬼不覺,旁人只會覺得韓易傷於和梁山劍宗爭鬥之中,而且照您講的,一定不會傷其根本,只會讓他昏迷不醒,到了那時,任誰查不出其中所以,到時候我再拿出解藥與林輕語,嘿嘿……」 book18.org

南宮疏影望著丁雪風搖頭晃腦得意洋洋的樣子,心中冷笑不止,如此這般形色不堪,做事不顧,可憐丁睿明如此費盡心機啊! book18.org

…… book18.org

林輕語慢步走到自己的住處,望著空無一人的院落,嘆了口氣,坐在院中的石桌旁,又是想起方才那個神秘人給自己講的話,心中暗暗思索不定,莫非自己真的要讓那神秘人去解救韓易?可是那樣的話,那個人還不知要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可是當真有人要暗殺韓易?還是那神秘人的話可不可信呢?若他只是…… 想了許久,林輕語還是不敢拿韓易的安全做賭注,若是真的有人想要暗中加害韓易,可因為自己的猜疑而沒有去……這個結果,林輕語是無法接受的,將來也無法原諒她自己。 book18.org

不多時,林輕語靈識一動,接著抬頭望去,原來是丑老怪正跨門而入,林輕語眉頭一皺,接著疑聲道:「你怎麼回來了?」 book18.org

丑老怪快步來到林輕語的身前,先是屈身行了一禮,接著畢恭畢敬道:「今日林小姐讓老奴盯著高鐵泰,我看您方才一直與他在一起,也就沒敢打擾,想著等您與其分開之後,再去盯著他……」 book18.org

「我與高鐵泰在一起的時候,你難道不會去盯著丁睿明麼?」林輕語冷冷道。 「這……」丑老怪遲疑了一下,但仍是呵呵一笑滿不在乎的說道:「林小姐說讓我盯著高鐵泰……老奴……沒敢有多餘的想法。」 book18.org

「!」林輕語聽了丑老怪的話,雙目一寒,接著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倒真的聽話啊!」 book18.org

林輕語又是想起今日高鐵泰說的那個人的名字,就是丁睿明。以及後來那個神秘人話中意味所在,有人想要暗殺韓易,可是這一切的一切,自己竟然事先都不知道,像個傻子一般落入牢籠任人牽著鼻子走,若真是丁睿明想要暗殺韓易,而自己卻讓韓易白白落入危險境地,歸根結底,這個所謂可以提前潛伏洞察信息的丑老怪,一丁點的作用都沒有起到,若是他早早盯住丁睿明,早些獲悉丁睿明的想法安排,自己也不會在那神秘人面前如此被動…… book18.org

一時間,林輕語心間一股莫名的怒氣作祟,寒意森森的眼眸直盯著丑老怪,看的丑老怪心驚膽戰,暗暗咽了口唾沫道:「林小姐息怒……老奴只是覺得那丁睿明只是蒼鷹派的副掌門而已,想來對蒼鷹派的一些機密之事也是了解不是甚清,沒需要……」 book18.org

「副掌門?沒必要?」林輕語聽了丑老怪的話,一時間氣的秀眉高挑,絕美的臉頰上陰雲密布,接著沉聲道:「你自己也知道那蒼鷹派後山的祠堂中神秘詭測,定有蒼鷹派的機密所在,那高鐵泰進入祠堂能夠讓丁睿明守在外面,你說丁睿明對蒼鷹派重不重要?知不知道蒼鷹派的機密?有沒有必要?」 book18.org

一連三個問句,加上林輕語的怒氣沖沖的語氣和要殺人的眼神,讓丑老怪臉上冷汗涔涔,丑老怪還沒看過林輕語發這麼大的火,上一次發這麼大的火還是自己暗中下藥將她……一想到這,丑老怪心中一突,這林輕語不會要把自己……沒必要吧,只是一個丁睿明啊! book18.org

丑老怪不知道的是,一個丁睿明放在平時自是沒有這麼重要,不過現在林輕語通過高鐵泰告訴自己那蒼鷹派所謂的內鬼可能就是丁睿明之後,林輕語已是有些信了那神秘人的話,覺得韓易已經身處險境,而丑老怪事先居然一點察覺都沒有,還在這裡和林輕語玩所謂的文字遊戲,說著什麼林輕語只是讓他看著高鐵泰,而丁睿明那邊卻沒有絲毫關注,這樣下來,林輕語怎能不惱,而丑老怪倒也是倒霉,不偏不倚的正好撞在林輕語的槍口之上,弄巧成拙罷了。 book18.org

丑老怪一時間慌了神,急忙跪在地上,急聲道:「老奴沒有想這麼多……要不老奴現在就去盯著丁睿明,可高鐵泰……不,老奴去盯著高鐵泰……不,丁睿明……老奴……」 book18.org

林輕語望著丑老怪只會跪在一副慌不擇言的樣子,想著此時韓易已是身處險境,按照那神秘人說的,說不定丁睿明或者那所謂的幕後黑手會在半路上動手,心中怒火更盛,青袖一揚,霎時間強大的氣息湧出,便是要對著丑老怪呼嘯而去。 book18.org

丑老怪一看林輕語要動手,嚇得急忙趴在地上,叩頭不止:「林小姐饒命啊!」 book18.org

許久,丑老怪發覺並無異樣,輕輕抬頭望去,林輕語並沒有動手,收斂了內息,站在一旁,只是眼中仍是寒意森森,怒容滿面,胸前起伏不定,似是在極力壓住心中的怒火,丑老怪心思急轉,接著急忙道:「謝林小姐不殺之恩!」 林輕語強壓住心中的怒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冷聲道:「去看好高鐵泰,出了岔子,就……滾!」 book18.org

「是是是……老奴告退!」丑老怪急忙站起身來,向門外跑去。 book18.org

出了門,丑老怪抬手擦了一把腦門上的冷汗,定了定心神,好像方才在鬼門關處走了一遭一樣,背後仍是涼氣嗖嗖,回頭看了一眼院子,暗嘆一聲,原本打算趁著韓易離開,早已按耐不住多時的丑老怪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與林輕語親熱一番,沒想到……哎! book18.org

等到丑老怪離開,林輕語坐在石桌旁,雙眸微閉,吐納幾番,再度睜開雙眼之時,已是恢復了平日中雲淡風輕的模樣,眼中怒氣不在,剩下的,只是無奈與決絕! book18.org

林輕語面無表情的從懷中掏出一隻淡綠色的玉瓶,握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攥緊,再度鬆開之時,掌心只餘下些許粉末,在寂曠院落中不時掠過的微風輕輕吹拂之下,慢慢消散不見。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